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党争终于结束了......


党争终于结束了.......

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谁不想过上太平日子?谁又想要每天打打杀杀?

党争虽然是827老蔡被开除那晚开始正式引爆的,不过事实上自去年1018党选后党争就已经掀开了序幕,不管怎么样,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一笑泯恩仇的时间终于到了。

回想小弟一路走来,老蔡光碟事件爆发的时候,我还是有份落井下石的那一个,对老蔡完全不带有任何好感。一直到党选时期,本来在翁诗杰与蔡锐明之间,我还是支持翁诗杰的,不过翁诗杰的“回锅政客论”和“道德瑕疵论”让我看清楚了这位领袖的格局,开始有点同情老蔡。

党选前一晚的团结宴我有去骗吃,坦白说,当我跟黄家泉握手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这次是输稳的了。为什么?黄家泉跟中央代表握手,连眼睛都不望人一下,只是几根手指头碰到你的手一下,就马上缩了回去。反观老蔡,他都是用双手紧紧握着中央代表的手,眼睛直直望着对方,跟黄家泉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当然,老蔡胜出了署理,我还是感到很惊讶一下的,因为毕竟黄家泉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而老蔡还有光碟缠身,哪里可能会赢的?不过老蔡既然赢了,我之前对他的落井下石已经一扫而空,因为中央代表在光碟事件之后依然票选了老蔡为马华署理,那么老蔡在2008-2011年间就是名正言顺的马华署理,只要他一直都做好他署理的本分。

党选过后,翁诗杰刻意打压老蔡的一举一动让我极度厌恶,尤其是不委老蔡做州主席和纪委会主席,连仅存的政府政策监督局都要下达封口令,这些都是不符合马华传统的。除此之外,翁诗杰内斗内行的狠样,让我打从心里做出了一个决定,反对翁诗杰!但我要声明一点,在这个时候,我虽然反翁,但我还没有到挺蔡的阶段。

我开始在报章上写文章,批评翁诗杰的暴政,而我荒废已久的部落格,我也重新活跃展开我的博客生涯。可是在我反翁的当儿,渐渐地,我对老蔡的同情变成了支持,我的理念、我的路线也慢慢变成了挺蔡。不过我一直都坚持一点,老蔡未必要领导马华,可老翁一定要下台。一直到827老蔡被开除后,已经没有什么好犹豫的,直接站去老蔡的阵线跟当权派斗争到底!

翁诗杰可恶的其实不是他自己本身,而是他的滥权才真正可恶,连开除老蔡都能做了,他还有什么不能做的?要拉他下台,并不是厌恶翁诗杰这个人,而是不能再让他继续整垮马华。现在党争终于结束了,翁诗杰虽然做回了总会长,但在三派大团结的约束力之下,他也不可能再做一些胡作非为的事,党争到了这个阶段也算是圆满结束了,至少让我觉得我的付出是值得的。

马华的路还很长,收拾了党争的心情,接下来还要面对下一届的大选。

出发吧!!!

8 comments:

Mountebank said...

看嘛,一家团圆,甜甜蜜蜜,多好!

来来来,我们要感谢首相的介入,来来来,拔牙佬,我来教你唱一首台湾儿歌“哥哥爸爸真偉大,. 名譽照我家。。。。”

陳不平 said...

馬華党争真的结束了嗎?
真的一家團圓,和氣無事了嗎?
首相的介入才結束,又讓馬華的顏面往那里擱?又叫馬華黨員情何以堪呢?

Mountebank said...

陈不平你这厮干嘛泼人冷水啦。。。

你没看到拔牙佬的忐忑心历过程最后破涕而笑的真实写照吗?

对于马华的朋友来讲,过程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结果。

霹雳马汉顺已经把这种思想给发挥得淋漓尽致了,接下来的几位马华博客预见更加大放异彩。

吴启聪 said...

我说的的确是我的心路历程,但可从来没有“忐忑”过!

马华的团结建立在派系之间的制衡约束力,马华之前就缺了这个,才会出了个暴君。

现在这个结局虽然不是最理想,但也算是ok了。

Lexus said...

但愿是结束了。

Liew Yu Ping said...

恭喜马华党员,以后老大们要玩泥沙就让他们自己玩!不要让费时间去相信什么特大。留多点时间在家陪孩子读书吧。

王孙文 said...

写出自己的看法,想法,感觉。就是部落格写者需要的材料,而在部落格嘲笑,愚弄,自我的抢手不谈也罢。

吴启聪 said...

知我者,孙文兄也!

写博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字,真!

我也没有必要跟大家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