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3, 2009

团结方案贵于相互制衡


在特大前后,一直都听到很多人说,翁蔡党争不管是翁留蔡走,还是翁走蔡留,马华都会只剩下半个马华而已。结果是翁蔡齐走,难道马华连半个马华都不剩?

如今的团结方案,还真的撮合了翁蔡两派,凑成了一个完整的马华。不过要认清一点的事实是,这两边半个马华,并不是融为一体,而是用针线紧紧缝了起来。

很多人嗤之以鼻翁蔡二人势同水火,怎样可能通力合作?这种团结方案只是在演戏罢了......

对!要翁蔡两派融为一体,那的确是天方夜谭,但我注重的是那用针线缝起来的合作关系。所谓的针线就是相互制衡。

一个翁诗杰玩完的马华,又或者是一个蔡细历玩完的马华,都不是一个理想的马华。

一个政党里面的派系分明是有必要的,就好象人民朝思暮想的两线制一样,总得有一个旗鼓相当的挑战派有能力制衡以及监督当权派的施政。

马华内部需要强调的是生态平衡,当权派固然强势,但却不能违反自然定律地把挑战派给抽离食物链。

然而,挑战派是永远杀不光的。

当你认为你已经把所有异己都铲除了,回头望一望,自己昔日的亲密战友马上就变成了可以威胁到自己的挑战派。

试问当权派是要永无止境地剿灭挑战派?还是选择如何与挑战派分享权力,维持生态平衡?

翁诗杰在他的队友背叛他之前,他是超级强势的当权派领袖,不容他人甛睡于卧榻之侧的翁诗杰,把他“瑜亮情结”的死敌蔡细历置于死地。结果呢?马上又催生出了一个廖中莱!

若不是第三股势力的崛起,翁诗杰不会变得孤立无援,因此也不会被逼与蔡细历合作。

但,如果翁诗杰的权力因此受到了翁蔡合作关系的相互制衡,翁诗杰虽然能做回总会长,但绝对不可能再做回滥权的总会长,这种合作关系是可取的,何乐而不为?

总会长有总会长的角色,署理总会长有署理总会长的角色,如果大家都做好自己的角色,也不去打压别人的角色,又何必要弄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死对决呢?

放下了个人恩怨,才会开始发现,原来大家都是走在同一条路上的。

个人对翁蔡的团结方案,有信心维持现状到下届党选为止。

11 comments:

Liew Yu Ping said...

马华的党员们,就那样放过“不走翁”吗?
严重的伤害已经造成,不能当着什么都没发生过。

吴启聪 said...

他需要履行诺言,即使不是现在,但可以给一个期限。

Liew Yu Ping said...

期限为期多久?马华党员有个底吗?
搞不好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就在这期限。

吴启聪 said...

个人希望是一年之内,我非常尊重这一段合作关系,也希望翁诗杰能够下台下个漂亮。

T.C.T said...

Liew Yu Ping ,
启聪说的对,他需要时间履行诺言, 严重的伤害已经造成,不是他一个人造成的,更需要翁蔡两方同心合力。这一次考验之后,谁能得利(政治精炼),就是这时刻。

Liew Yu Ping said...

其实马华党员也做不了什么对不?
唯有等咯!
时间之前已经给足了,我个人不抱任何期望。
祝马华顺顺利利啦!

吴启聪 said...

tct兄,但如果拖得太久,甚至几乎是到届满的话,那也是不对路的,不过我相信他会有分寸的,现在不再是他一个人的马华,而是全部人的马华。

Mountebank said...

日本自民党倒台,被选民唾弃,原因就是党内派系太多,互相制衡,结果造成纵然当首相的,有满怀的改革热忱,也被这些派系利益给“制衡”掉了,最后一无所得。

今天,真新鲜,居然在这个博里头,看到了某某党员大力提倡党内要“互相制衡”,如果“互相制衡”这条扭计招数如此好用,不如我们建议周米粉阿姨在部门内大力推广,把这项“绝世好计”宣导于各个家庭内---让夫妻之间,亲子之间,盈满“相互制衡”力量,则,家庭一定美满安详。

呜呼哀哉,搞政治的,忘了政党成立的原始目的,却往黑暗摸索去,那是相当可怜却不可爱的一件事呀。

吴启聪 said...

mountebank兄,恕在下直言一句,你除了会鸡蛋里挑骨头和泼冷水之外,很像从来没有给过半句建设性的言论。希望你下次在泼冷水之余,也顺便给一点你认为可行的绝世好桥,谢谢!

我非常慎重参考了你的说法,也给予了一定程度的认同。不过,马华不是自民党。

但我要告诉你的是,现在马华里面,翁蔡个占了半个马华的民意基础,你是要翁吞掉蔡?还是要蔡吞掉翁?还是干脆叫廖来吞掉翁蔡?

团结方案是现今马华最好的解决方案,也许它不是你理想中的最完美。(不过说也多余,你一早就批死马华应该灭党了,还解决个什么?)

我所谓的制衡,在翁蔡之前,总会长和署理都各自占据一定的角色,并且可以有效制衡对方。我要慎重声明,所谓的制衡,并非制衡当权派的政策方针,而是制衡当权派无法滥权,诸如开除蔡细历这种做法。

如今翁蔡合作的模式,就是把这种制衡具体化,你能说马华的当权派从此绑手绑脚,政令不行了吗?对于个人的利益,也许会如此,但对于党的利益,我可不这么认为。

宪法也是一种制衡,难道说有了宪法,政府就受禁锢了,国家就不用发展了?

说完一句,你需要的是统一乱世类似john conner的英雄,而不是能顾及全面的政治人物。

Mountebank said...

拔牙佬,建设性的话语,就埋在其中一段,闻香却不下马,罔顾美意,岂不凉哉。

拜拜。

吴启聪 said...

一个不受制衡的总会长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之前的翁诗杰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抱歉我并不能相信一个“满怀改革热忱”的领袖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理党务。

如果这个领袖真的是john conner的话,那就还可以..........

只可惜,我们大家都是凡夫俗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