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首相的“祝福”如同吸毒


首相的“祝福”如同吸毒

马华党争从一开始的翁蔡斗一路打到现在的翁廖斗,原本只是属于中央领导层的小规模宫廷政变,如今也已经扩大规模至全国各地的马华基层,廖派的1128特大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正在翁廖恶斗之际,廖派宣称16名中委随时准备会见首相纳吉,反映党内情况和党争真相。

早在翁蔡的团结方案出炉之时,翁诗杰就曾经轻轻带过地表示,团结方案已获首相纳吉的“祝福”。如今廖派更是隆而重之地宣称,他们的中委随时准备会见首相,其目的应该也是为了获取首相的“祝福”。马华堂堂一个全国最大的华基政党,全世界第三大的华人政党,为何在自己党争最危难之际,那根救命稻草竟然会是首相的“祝福”?

在这之前,马华某知名领袖在跟某在野党领袖引起口舌之争的时候,就曾经挑战在野党领袖“有种”就在首相面前把同样的话说多一次。如此“壮举”,一度成为了当时国内政坛的一大笑话,在野党人士更是无不津津乐道。也许绝大部分的马华领袖都忘了,首相即使再神通广大,但他可以管的也只是国阵的家事,对于国阵以外的人士,也顶多只能做到“以德服人”,而不是“家法伺候”。

如今马华各派系领袖竞相争取首相的“祝福”,即使争取到了,又有什么实际意义?也许因为首相手操委任官职的生杀大权,恋栈权位的马华领袖自然会乖乖就范,然而在外界人士的眼里,尤其是华社,又会是怎样一个看法呢?华社自然不会盲目地跟着认同首相的意愿,然而却看得一清二楚,马华领袖如何依赖首相的那副窝囊样。有必要觉悟的一点是,马华的生存意义取决于华社的支持,而绝对不仅仅是首相的“祝福”而已。

笔者认为,首相的“祝福”对于马华领袖来说,就如同吸毒一般。当首相的“祝福”可以为自己带来官运亨通的时候,感觉就很像毒品可以带来一时之间的欢愉。久而久之,对于首相的“祝福”形成了一种依赖,就好象对毒品上了瘾一样,少了它就形同世界末日。之前只是偶尔躲在小巷抽一两口而已,用首相的名号来唬唬人就够了;如今却是大剌剌在大街上抽给全世界的人看,高调寻求首相的“祝福”,仿佛在“正当化”首相的干预。

然而,瘾君子的下场,想必我们大家都非常清楚。瘾君子因为对毒品的依赖,受制于毒品,因而丧失了生产力,最终遭社会所唾弃,沦为社会垃圾;马华领袖因为对首相“祝福”的依赖,受制于首相,因而丧失了政治力量,最终遭华社所唾弃,沦为政治垃圾。两相对照,岂不觉得十分相似?马华领袖必须谨记一点,首相的干预其实是一种羞耻,并没有什么好值得沾沾自喜的。

又是投篮文章一篇......

廖派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说什么召开特大寻求重选,私底下还是要16中委觐见首相,分明是借特大之名,向首相施压,以图增加谈判筹码!

我打死都不相信廖派要重选,重选的话论选票,死到最惨的就是他,哪里可能敢选?

个人预测1128特大会告吹,因为到时要不是廖派已经拿到了想要的筹码,就是廖派自己悬崖勒马不敢召开特大寻求重选。

4 comments:

Freddie said...

又是投篮文章一篇......

-------------------------------

哈哈, 你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贬翁挺蔡’,张张上报,都没问题。

我建议如果你的文章要上报,试试看写些‘贬翁挺廖’的,说不定会有机会。(开玩笑的啦)。

吴启聪 said...

freddie兄,星洲最近的立场怎样,看来你我都心知肚明。

之前我贬翁挺蔡,我是问心无愧,现在也一样。

看来廖派操纵媒体的功夫不是一般......

Freddie said...

翁蔡都是能顶住‘被打压’的人,越是打压,他们会越坚强。

吴启聪 said...

说翁蔡“被打压”,这的确有一点勉强,因为事实上是两只大象都不要打仗了,只是一只小蚂蚁嚷嚷着还要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