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1, 2009

全柔区会汇报会@居銮,21.11.09


小弟有幸参与了21.11.09在居銮德教会举行的全柔区会汇报会,与此同时,廖派也在附近不远处的永平,举办了另外一场汇报会,不过其内容就不得而知。

在这场汇报会上,因为居銮区会是东道主,所以小弟也是场地工作人员之一,负责掌registration的。我甚感欣慰的是,出席这场汇报会的人,都可以在表格上清楚写出名字、职位以及签名,而没有看到旅行团之类的,或者三岁大的小妹妹。

废话不多说,整个汇报会的内容,我认为最为重要的重点如下:

1)承认廖派特大的召开程序,但不承认廖派特大的议案,必须再做修改。
2)支持重选,但绝不仓促进行,最快也要明年三月。
3)团结方案强调不秋后算账,翁蔡两派如今都可以同席而坐,明日廖派也一样可以,砍魏周纯属翁总个人的意愿。
4)中央给予区会的直接拨款,将会立刻进行,并设立有效的监督机制。
5)马华志在大选,并非党选党争,下届大选不止要捍卫堡垒柔佛,还要收复他州失地。

途中也许小弟漏了一些重点,不过我也只记得这些。

从老蔡的演说中,在场出席者都明确接收到了一个讯息:

马华的团结,建立在容人之道,即使要面对重选派系对立的场面,过后大家还是要回归同一个团队!

17 comments:

这世上数我最牛 said...

Hi,You are really nut!

吾说八道MyRAF said...

欢迎马华三大机构重选。

KH said...

To 这世上数我最牛,
you are really nutless!!

Please show respect to someone blog!

anti said...

kluang's friend told me, the registration form was filled up by anonymous before the event?

more than 80% is from employees in pontian & gelang patah?

吴启聪 said...

anti兄,你这个砸场出手也未免太低了吧?

昨天我们这些掌registration的,全部表格都是空白的,不知你的居銮朋友是从哪来的消息?

口说无凭,昨天我们登记的全过程,都有记者在旁面严密监督着,翻了又翻我们的登记表格,似乎担心我们造假。

anti兄,你的说法不攻自破了!

昨晚出席最多的是居銮人,因为是东道主嘛!并非振林山和苯珍。

Rain said...

Dr.,save your breath,don't bother this kind of people. As you know that there are some committees in Kluang against you all. Heard from a friend? Ha, maybe he is one of them. Who knows?

thunderkajang said...

拔牙兄,本人愚鲁兼记性不好,所以劳请台端多多纠正以下的事情:
1)在媒体转播的画面中,蔡医生说1128特大不符合党章,所以是不合法的,总部将致信同志中央代表们。现在怎么会变成他老人家说承认特大召开的程序,唯不承认议案的技术性问题呢?不懂台端是否能够贴上总部致给中央代表的信件让愚弟了解其内容呢?
2)蔡医生支持重选是真的吗?他不是说过无条件跟翁氏合作,落实两人在党内96巴仙支持率的大团结方案吗?看来是愚弟误会了他老人家的意思,写信给社团注册官做会署理后,他不是说过其实署理一职本就没有空过,原来蔡医生以上的说话就是支持重选,重选原来就是蔡医生和翁氏的大团结方案重点之一,用心良苦啊!
3)原来砍魏周纯属翁氏个人意愿,不属于蔡医生和翁氏的大团结方案内容之一,不知在1113中委会议上蔡医生是否为了这点原则有发挥其直率的性格,为该两人的事情试图纠正翁氏而被责难呢?不知翁氏撤换其他几位最高理事及委任新成员原来也是翁氏的意愿?蔡医生和翁氏无条件合作的大团结方向原来就是凡事依照翁氏意愿就对了!
4)台端不知是否可以祥述在马华一甲子的党史中是否原来中央都未曾给与区会直接拨款呢?莫非蔡医生要告知的是以前的拨款是不直接的和并没有设立有效的监督机制?如果以前也有给与各区会不直接拨款,那么过去一年的不直接拨款以发放了吗?
5)感恩蔡医生对马华的关爱,不知到如果翁氏不接受蔡医生支持重选的大团结方案重点,蔡医生秉持着对党的忠诚是否能以国阵总协调的职权在全国各州属包括班旦国会议席即刻快马加鞭,推动各项行动捍卫原有堡垒,然后协助马华收复其他失地呢?
6)马华的团结建立在容人之道,即使要面对重选派系对立的场面,过后大家还是要回归同一个团队!- 既然有如此胸怀和远见,不知蔡医生何故在1010特大时忘了抽出对总会长投不信任票的提案?蔡医生应该忘了加入另一条无需表决的提案那就是:无论总会长被投不信任票和蔡医生无法恢复党籍和党职,一切投票结果只是民意调查,过后两人还是要回归同一个团队,代表们无需太认真。

3 said...

Gelang Patah MCA members and frens are those come from the same factories - Local B and Local A.

All salries paid ----.

I believe ANTI - all done before the show start. They are well organised but for the wrong reasons.

For GUP to work, why not all go back to before 1010, and cSL can not be appointed as Johor Chief. If wait till March 2010 for election, CSL has enough time to consolidate power - offer positions and allowance. See the allowance already announced.

3 said...

Gelang Patah MCA members and frens are those come from the same factories - Local B and Local A.

All salries paid ----.

I believe ANTI - all done before the show start. They are well organised but for the wrong reasons.

For GUP to work, why not all go back to before 1010, and cSL can not be appointed as Johor Chief. If wait till March 2010 for election, CSL has enough time to consolidate power - offer positions and allowance. See the allowance already announced.

吴启聪 said...

thunderkajang兄:

首先,我要告诉你说,我写的重点,是我自己摘录的要点,并非quote老蔡的原文,要一个字一个字地照回,那是不可能,不过意思肯定还是一样的。

1)特大是经过16中委联署召开,所以召开程序是合法的。特大的首相议案,是要重选。所谓的重选,在中委会不愿意总辞的情况下,就一定要先罢免中委会。因此,议案一定要先罢免中委会,进而再举行重选。(如果道理在你们那边,难道修改一下都不敢吗?)

2)老蔡和蔡派支持重选,那已是既定的事实,不管你怎么去揣测他老人家的用意。总之蔡派的最终决定是支持重选,跟廖派的意愿一样,只是我们认为重选不能像煮快熟面一样,不得仓促举行。并非无期,就在三月。

3)你已彻底离题,我只需郑重地告诉你,老蔡和蔡派事前完全不知道翁总挥刀砍魏周的事,要阻止也阻止不来,that's all!

4)据说中央拨款是中委会在4月定下的议案,如今半年已过尚未实行,老蔡将之推快,并无不妥。以往的监督机制,是完全失效的,相信你不会否认以前的拨款都直接进了区会主席的口袋,如今老蔡要求一个新的监督机制,也并无不妥。

5)支持重选是一个原则问题,政治没有如果,要是蔡派跟翁派无法达到共识的话,那也只是削弱蔡派在政治方面的力量,却不会改变最先的原则。

6)在会场当天,有一个人向老蔡发问,以前翁派的人“这样”来对你,如今你要怎样跟他们合作?老蔡回答说,你们必须要知道,小弟绝对不是好欺负的,骂我的人,我一定骂回他的,公平嘛!现在你看,翁派的人跟我不是一起坐在了这里吗?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容人之道不是与生俱来的,还需经过历练才累积得来的。

吴启聪 said...

3:

all done before the show start?

我本来还感到那些记者很讨厌的,一个个疑神疑鬼神经兮兮一直翻了又翻我们的登记表格,现在我终于了解到他们的重要性了,他们就是推翻这一切谬论的铁证。

有怀疑的话,请致电询问有关报馆。

T.C.T said...

thunderkajang,
老蔡不是承认召开的程序(1128特大)任何的特大都可以开,只要不从复以往1010的那种模糊的议案,就是1010议案出现了问题,加上党章缺陷,党领袖的缺乏精炼,负面看是大问题,正面看是改革的开始,你的问题1和2是问的对,但不重要。
问题3,4 ,党争是一批元老在背后玩,如果老蔡老翁相斗下去,唯有得利是廖派,这是他们的目的。
你在挑他们两人过去的问题是无谓的,你要看到的是应该大家坐下谈,恢复各职,做好修改党章,做好党务,然后才谈重选。这就是团结最终目的。

KH said...

"1)特大是经过16中委联署召开,所以召开程序..............罢免中委会,进而再举行重选。(如果道理在你们那边,难道修改一下都不敢吗?)""

不是不敢, any amendments need to counter sign, right? now, 16 become 12, less than 1/3. Now they claimed to have M'sia top law firms and former appeal court judge to back EGM2 is legal, who are these fellows?

KH said...

"1)特大是经过16中委联署召开,所以召开程序..............罢免中委会,进而再举行重选。(如果道理在你们那边,难道修改一下都不敢吗?)""

不是不敢, any amendments need to counter sign, right? now, 16 become 12, less than 1/3. Now they claimed to have M'sia top law firms and former appeal court judge to back EGM2 is legal, who are these fellows?

吴启聪 said...

我相信如果他们敢修改议案,翁蔡派就敢给他们再签过,不过这又于党章不合,再细节一点的我就不懂了。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我也来参一脚,谈谈“加央被雷劈”所提的问题:

1. 老蔡言论前后一致,号召特大合法,特大提案不合法,老翁则认为廖派通知书擅用总部笺头而非特大工委会笺头,连号召方式也属违法,一切清楚明白,要掰请先做功课。

2. 老蔡支持重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老蔡肯定是第一个提出重选的人,只是当时有官有职的各位像只缩头乌龟,没有要重选还政于代表就是了,否则老翁何必另求方案,提出大团结献议?

3. 老翁砍魏廖,是他的权力,老蔡以前与他不和时,老翁砍完所有亲蔡者,他也不曾异议,因为这是总会长的权力,就算老翁之前与他商讨,他也只能劝谏,不能操控。还有,请你去问问首相,当他的国防部长、内政部长、交通部长...在出卖他之后,还明打明要推翻他,他还会委他们入阁吗?

4. 如果机制化处理中央拨款不好,那请“加央被雷劈”的兄台提出一个更好的建议,不要为反对而反对,太下作了。

5. 你的“如果”非常“如果”,“如果”翁总也表示同意呢?“如果”翁总不表示不同意呢?... 太多的“如果”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不要“如果”,我们要的是立场及务实方案,你可以继续问“如果”,请恕我们没空作陪,因为时日不多,我们得赶快工作,如果你愿意,大家可以一起努力,如果你坚持未可知的如果,请便。

6. 请回去翻旧报纸吧,特大的结果已充份展现,代表接受特大前30名中委“共同决定、共同负责”“与翁总共进退”的大原则,他们还是毅然投下不信任票,代表了什么?代表着要这伙人集体辞职,接受重选!为何1011老蔡要求集体总辞重选时,这些中委差点连粗话都骂出口?为何翁总1015要求履行特大议决时,大家全都不同意,只要他一人下台?为何1103蔡派张日洲在中委会再次要求愿意总辞重选的人一同表态,却没一个敢举手?那种言而无信的货色现下和我们说“尊重”特大、“拯救”民主?去你的!!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还有,启聪,修改党章的特大是合法的,只要所提的不违反国家的法律系统。问题是,这些人根本不是要解决问题,不会提出建设性修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