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1, 2009

2010新年新希望!


2010新年新希望!

听说2010年会大选,个人希望大选会成真,而且也许愿民联会执政中央!(放心,你没看错!)

我迫切想要看看,究竟是安华会做首相?还是聂阿兹会做首相?

而我们敬爱的林吉祥,又会不会做副首相?

财政部、内政部、国防部、教育部和贸工部,这五大重镇部门,行动党又可以拿下几个?

国阵依然可以执政其他州属,不过是时候应该把中央政权给让出来了。

民联无论如何也要为人民正面解答以上所有的疑问!

虽然我本身是一名马华党员,说出以上言论也实在是大逆不道!

但我的确希望,国阵一次的倒台,可以让人民亲身体验民联的施政,尤其是华社对于行动党过度的“期待”。

兄弟们,白糖跟面包刚刚起了20仙,你们知道吗?

国阵的大限也快到了,但相信将会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不过说真的,中央政权可以丢掉一届,但州政权还是要尽全力保住!

我很好奇的一点是,纳吉真的有这个胆量在2010年宣布大选吗???

9 comments:

陳不平 said...

誰當首相不重要,重要的是當了首相必須保障國家人民的利益。
民聯若執政,行動黨頜袖能否當副首相或什么部長都不重要,重要的執政的民聯能以國家人民為重,千萬莫像國陣霸權般貪腐濫權舞弊營私層出不窮。

吴启聪 said...

真的什么都不重要吗......

我也等着证实民联是经得起考验的......

祥林嫂 said...

民联真的夺下中央政权对国阵绝非坏事,因此,他们将知道执政中央并非理所当然,他日再度执政之时,贪腐`滥权`欺压等等恶行将不再成为国阵(污桶)的代名词。

Freddie said...

今年不会大选啦,首相纳吉还有很多事情要处里,睡觉王伯拉留下一大堆烂摊子,很多事情不能急。

民联之所以这么强,都是国阵给的大礼,当年敦马和安华对决,甚么甚么在法庭的安件都是其次,那是安华急着上位,敦马把他干掉才引发烈火莫息,当时安华身为副首相,领导国阵在历届大选中屡建奇功,当年他还从反对党中夺回沙巴政权。

现在,安华已在反对党阵营里,领导着民联,他对国阵一陈不变的竞选机制了如指掌,回教党和行动当虽然所派出的侯选减少了,但所胜出的国州议员却大大增加了,还否决了国阵在国会的三分二尤势。

他熟悉国阵的竞选路线,要超越就容易的多了。

‘好简单着,色飘移甘’
‘点飘呀’
‘一个弯,拉一拉手制,个车表一表甘样’
‘甘又点呀’
‘赢啰 !’

Alfanso said...

赞同祥林嫂的话,让国阵下台对国阵并非坏事。不投国阵的人也未必不喜欢国阵,只是要它知道执政不是理所当然的。
民联未必好,但至少给它一个机会证明它‘不好’,否则对它不公平。

desk said...

Dear Sdra / Sdri / Friends,

2009 was a year of ups and downs, full of joy and sorrows. No matter how 2009 was, it sure a year that has enriched our experience, a year that has taught us how to pick up ourselves up, a year that has created more possibilities for years to come.

A pessimist will wait for 2009 to past, but an optimist is eager for a new year to come.

Penang Gerakan would like to wish you and your family a great and successful 2010.

by Penang Gerakan

亲爱的党同志丶朋友:

2009年有起有落,有欢乐有悲伤。我们都度过了2009年。无论如何,这一年,我们都累积了丰富经验;我们已发挥了自己的力量;我们也更期待在新的一年有更多更美好的可能性。

悲观者只会等待2009年的结束;乐观者已盼望新年的来临。

槟州民政党衷心祝愿大家2010年将更快乐美好。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by 槟州民政党

德申 said...

看你的口气,像是希望看到替代国阵的執政政府,是个经不起考验,令华社彻底绝望的政府,好证明国阵和马华公会是还不赖的。

吴启聪 said...

德申兄,个人近年来跑滚华人社会的心得告诉我说,如今大马华社对于行动党是过度的期待,而这种期待也是直接导致马华民政被唾弃的主要原因之一(当然,马华民政自己也是够烂)。

我也没有想过要妖言惑众,我只是要用事实去证明行动党的能耐,以及敲醒大马华社的美梦......

德申 said...

我想我们这个国家已经是千疮万孔,不能继续让國陣的霸權貪腐濫權舞弊營私地腐蚀,也经不起另一个替代政府的失败,来考验某个政党的能耐。一次失败的考验会带来很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