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9, 2009

吳啟聰‧種族關係不是零和遊戲


吳啟聰‧種族關係不是零和遊戲
2009-12-29 19:48

近日首相署部長納茲里說了一句“我愛我的民族,但不表示我要憎恨其他種族”,簡直是一語道破大馬種族關係目前所面臨的困境。須知種族關係並不是零和遊戲,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你勝我負,抑或是我勝你負,愛自己的民族之餘,並沒有必要憎恨其他種族。

納茲里向來被人視為巫統內部少有的開明份子,對種族關係的課題一直持有開明態度,不同於其他被種族情緒所牽引著的巫統成員。國家幹訓局事件,納茲里是第一個站出來指責幹訓局的巫統領袖,甚至不惜與人多勢眾的巫統保守派爭鋒相對,也就是因為國家幹訓局的事件,巫統內部的鴿鷹派之分才會正式浮上台面,分庭抗禮公開對峙。

大馬種族關係自獨立以來就未曾有過改善,反之卻是日益惡化。種族之間本應有的互相信任,逐漸被互相猜疑取而代之。本來只是單純地維護自己民族的權益,如今卻與憎恨其他種族捆綁成一個配套。種族之間無疑形成一道隔閡,摻雜了仇視。長久下去,種族關係可能形同計時炸彈,一旦引爆後將一發不可收拾。

每當國人對某個種族課題僵持不下時,各民族的心態依然停留在爭強好勝的階段,非得要爭出一個勝負才肯善罷甘休。然而,種族關係並無所謂勝負可言,當我們看到某個民族成功爭取權益,而某個民族則被逼退讓一步,實際上種族之間的仇恨只會越積越深,形成更大的矛盾,然後再無止境地進行惡性循環。這種所謂的勝負,不僅沒有實際意義,還是扼殺國民團結的兇手。

納茲里提出的論點,就在嘗試糾正國民對種族關係的觀念。我們或許只需要單純地維護自己民族的權益,可為何要把其他種族給牽扯在內?甚至去憎恨其他種族?種族關係根本不是零和遊戲,不一定要有贏家和輸家之分,換言之,場場都很可能是和局的結果。如果大家執著於種族關係的勝負,我們就絕不可能有擁抱友族的機會。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12.29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