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31, 2009

往事只能回味......

你可以把这笔帐赖在老总身上,也可以赖在投老总一票的中央代表身上,但切莫赖在马华的身上!因为马华是无辜的!


森州建機場‧翁詩傑:我敢宣佈就不是空談
2008-11-29 19:00


(森美蘭‧芙蓉)交通部長拿督斯里翁詩傑宣佈,基於現有的廉價航空總站的載客量已遠遠超過飽和點,因此,交通部正準備在毗鄰的森美蘭州興建一座新機場。他強調,森州要擁有一個機場並不是空談,他相信這會成為事實,並帶動森州的發展。

光明日報‧2008.11.29



森新廉航終站告吹‧新地點敲定隆國際機場範圍
2009-01-31 18:10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交通部長拿督斯里翁詩傑今日(週六,1月31日)坦承,亞航與森那欲聯合發展的拉務新廉航終站計劃出現變數,雙方已無法進一步落實總值16億令吉的廉航終站計劃。

星洲日報‧2009.01.31

Friday, January 30, 2009

吳啟聰‧中國大學設分校的疑問

吳啟聰‧中國大學設分校的疑問
2009-01-30 20:16

馬華總會長翁詩傑帶領的訪華團,近期捎來了許多好消息,其中一個就是建議中國頂尖大學前來柔佛設立分校,然而這個建議還在處於研究階段,暫時還不能下定論,也給予了們探討此項建議的空間。筆者認為,中國頂尖大學在大馬設立分校,辦教育之餘,又能賺外匯,固然是件好事,但還需考慮周全才能做進一步的行動。

中國頂尖大學要來大馬設分校,筆者頭一個想到的問題就是大學校內的教學媒介語,是否也是依照中國內地的辦學模式,依舊是以華語作為教學媒介語?然而,翁詩傑已經對此問題作了答覆,他表示馬來西亞的分校將會採用國際語言作為教學媒介語,可是並沒有明說是英語,還是華語。也許絕大多數的馬來西亞人,在潛意識裡都會認定英語是唯一選擇,然而對於中國方面來說,身為全球最多人使用的華語,又何嘗不是翁詩傑所謂的“國際語文”呢?筆者認為,中國頂尖大學對於教學媒介語和學術素質的要求,並不容易妥協。然而,如果堅持使用華語,又會演變成一間純華裔子弟就讀的大學學府。這是一個非常實際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如果雙方沒有達成一個共識,想必設立分校也只是一個空想而已。

筆者第二想到的,是錢的問題。筆者聽聞每每外國著名大學“應邀”到大馬設立分校,都會向邀請當局徵收一筆為數不少的預付定金。上回英國著名的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開不成分校,就是因為預付定金的數額太高,高達1億英鎊,轉換過來有五六億令吉,是令人咋舌的文數字。如今中國頂尖大學要來大馬設立分校,又會開出甚麼價碼呢?若從經濟角度去看,辦教育是一門資本龐大又回本極慢的生意,在如今經濟大蕭條即將來襲的前夕,我們又是否能夠承受這一大筆投資開銷呢?邀請中國頂尖大學前來大馬設立分校的建議,毫無疑問一定要徹底考量到這個因素。

第3個則是中國大學學位受不受承認的問題。眾所周知,中國和台灣以華語為主的大學文憑,向來都不受大馬政府承認,近期也只有一些重點學科,如醫科、牙科,政府才稍微放寬政策給予承認。在這個學位的大前提之下,中國大學的馬來西亞分校所開辦的課程、頒發的學位,又是否會受到政府的承認呢?人們切莫天真以為在國內學院大學取得的學位,就理所當然會受到政府承認,其實不然,華教三大最高學府,南方、新紀元、和韓江學院,受政府承認的學位也只是屈指可數,而熟為人知的拉曼大學,全校上下竟然只有一個學位是受政府承認的。

總而言之,在大馬教育主流以外的學府,其一紙文憑的價值是相當堪虞的。坦白說,如果政府不事前給予中國分校的學位一個明確的認可,那麼貿然開設分校無疑是在賭大小,賭上學子們的青春光陰、前途未來。

如果以上的問題都無法徹底解決,到時中國分校的建議最終又只會淪為寄居在某某學院的雙聯課程,到時教對這項建議興致勃勃者情何以堪?其實筆者相當疑惑一點,既然大馬目前的本地學院是如此士氣低靡,學位更是一文不值,為何政府不想方設法發展這些現有的學府,反而去動外國著名大學的腦筋呢?最後也是最關鍵的,筆者希望中國大學分校的建議,是以辦教育為唯一的宗旨,而不是為了其他目的,兩者之間對於整個課題的考量,是徹徹底底的南轅北轍,道不同,不相為謀。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1.30

Thursday, January 29, 2009

老总对老二没有兴趣?请观赏老总的文集。

不得不承认老总是很有才华的,不过看了他说他对老二没有兴趣,我真的是beh tahan了,把他的文集放上来给大家欣赏!里面每一篇都是在挖苦老蔡的,实在看不过眼!

http://www.sinchew.com.my/node/98725?tid=15 別再沾污
http://www.sinchew.com.my/node/96865?tid=15 都是政治惹的禍?
http://www.sinchew.com.my/node/95284?tid=15 啼笑皆非的年代
http://www.sinchew.com.my/node/93584?tid=15 尾巴還是藏不住的
http://www.sinchew.com.my/node/91491?tid=15 病牙處處碰不得
http://www.sinchew.com.my/node/89448?tid=15 歪理出台
http://www.sinchew.com.my/node/87734?tid=15 黨意大過天?
http://www.sinchew.com.my/node/86445?tid=15 政壇混混的求生術:抹黑
http://www.sinchew.com.my/node/85722?tid=15 政壇混混的求生術:抹黑
http://www.sinchew.com.my/node/83821?tid=15 迎接敢怒敢言的年代
http://www.sinchew.com.my/node/79949?tid=15 過氣政客的回鍋術
http://www.sinchew.com.my/node/78257?tid=15 都是性事惹的禍
http://www.sinchew.com.my/node/76622?tid=15 「菜單」傳奇
http://www.sinchew.com.my/node/74830?tid=15 為貧窮嗆聲
http://www.sinchew.com.my/node/72936?tid=15 只看「當下」的是非觀
http://www.sinchew.com.my/node/71043?tid=15 有期待就不能姑息
http://www.sinchew.com.my/node/68265?tid=15 椅子決定價值
http://www.sinchew.com.my/node/62637?tid=25 缺乏自信者的嘴臉
http://www.sinchew.com.my/node/55206?tid=25 又是考驗用人標準的時候
http://www.sinchew.com.my/node/53087?tid=25 在任跛腳又如何?
http://www.sinchew.com.my/node/51927?tid=25 又是甦醒的選舉季節
http://www.sinchew.com.my/node/50183?tid=25 索賞是索賄的零頭
http://www.sinchew.com.my/node/50039?tid=25 請民粹放手
http://www.sinchew.com.my/node/47615?tid=25 當權勢說話時

感谢老总,给了我一个最好的反面教材,就是老总自己本身!

吳啟聰‧種族關係法令勢在必行

吳啟聰‧種族關係法令勢在必行
2009-01-29 19:13

團結、文化、藝術及文物部長沙菲益早前宣佈,內閣已經一致同意不設種族關係法令,因為內閣認為目前國內種族發展狀況良好,儘管其中有令人憂慮的言論,但沒必要擬定新的法令來促進團結。然而馬華總會長翁詩傑,也是內閣成員之一的交通部長,卻在另一邊廂馬華將探討反對制定種族法令的論述與理由。這一點就讓筆者疑惑了,既然還有“探討”的空間,又何來內閣的“一致同意”呢?看來國陣內部也應該效仿馬華,規定各部長在對外發表文告之前,必須先徵求國陣理事會的同意,這才能有效避免各有各說的情況。

沙菲益也表示,國內的種族關係令人樂觀,各甘榜小鎮仍然可以看到種族互助、友愛團結的情景,而更重要的是,大馬獨立超過50年,各民族相互間已有深刻理解。儘管沙菲益的言語是如何的慷慨激昂,然而不知沙菲益可否知道,大馬的國立大學於2006年才開始制定《種族關係》為一年級新生的必修科,宗旨就是為了挽救大馬目前岌岌可危的種族關係。如果要追溯回去種族關係法令的緣起,正是那以“華人寄居論”而一舉成名的阿末伊斯邁。坦白說,如果硬要聲稱現今的種族關係沒有問題、完無缺,那無疑只是粉飾太平、與實際情況落差甚大。

筆者翻遍有關種族關係法令的新聞,發現到朝野之間對於這項課題,存在著一項致命性的矛盾。種族關係法令的始作俑者,毫無疑問肯定是馬華首先發起的,而馬華當初也無非是為了阿末伊斯邁的“華人寄居論”才會有此概念。馬華的立場,正如早前翁詩傑所說,馬華的建議是制定一個制約不當、破壞種族和諧言行的法令。然而,在野黨,包括了行動黨和公正黨,都無不趁此機會,照著“種族關係法令”字面上的意思,拉扯到英國的1976年種族關係法令上去,宗旨是在於消除種族歧視的方面。非常明顯的是,朝野雙方對於種族法令的思考方向已是南轅北轍,筆者也實在不知道到底朝野雙方還能怎樣再繼續辯論下去。

在野黨提出的消除種族歧視,也就等同於廢除土著與非土著之分,這是要動到國之根本的頭等大事,需要經過三分之二國會議員通過、統治者理事會御准方能修憲,而且還要得到全國土著的認同,對於目前的馬來西亞來說實在是難度太高了。而馬華提出的制約破壞種族和諧言行,相比之下就比較實際多了,也迫切需要儘快落實,以具體的法令制約任何煽動種族情緒的言行舉止,到時類似“寄居論”的發表者就不止被凍結黨籍而已,而是可以切切實實地被控上法庭。種族關係法令的詮釋,兩者之間,筆者會選擇後者。

人類不會因為秉持道德觀念而奉公守法,而往往都是因為懼怕刑罰才會乖乖遵守。正如2009年後的後座乘客不會為了自身安全而綁帶,而是害怕那2000令吉的罰款和一年的監禁。一條法令的形成,就能發揮阻遏的作用,阻遏人們不敢鋌而走險。如果說制定種族關係法令,還是一件介於“有必要”與“沒必要”的事,那麼筆者想說“預防勝於治療”,與其孜孜不倦地勸導人民不要玩弄種族課題,倒不如先擱一把利刀在種族主義者的脖子上。制定種族關係法令,是勢在必行也!

(作者是馬大牙科系學生)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1.29

Saturday, January 24, 2009

小弟来向各位兄贵拜个早年罗!

昨晚小弟已经顺风回到柔佛巴罗老家,现在闲着没事做等过年罗!

在此恭贺各位敬爱的兄贵: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恭喜发财!

也深深祝愿我们的国家和马华: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种族和谐!领袖正常!

刚刚在老爸的贺年卡堆里面看到了老总的贺年卡,里面的意义非凡,与大家分享一下:

拿督斯里翁诗杰与您共勉: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欲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 《礼记。大学》

老总好料,没有想到竟然可以政海独白到贺年卡上来,厉害厉害!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老总的弦外之音各位兄贵听到了吗?

小弟只知道,不能治国的人,再怎么厉害修身齐家都只是你自己家的事,对国家,对社会,对民族,对党团,一点用处都没有!!!

Friday, January 23, 2009

吳啟聰‧親學生陣線執政馬大校

吳啟聰‧親學生陣線執政馬大校
2009-01-23 20:42

2009/10年份的馬大校園選舉終於落幕了,一開始的時候,親學生陣線(學陣)只有19席,而親校方陣線(校陣)則有20席,還剩下法律系的最後2席獨立人士,倒向哪方即成為造王者。法律系的全體學生展開公投決定2席獨立人士的歸向,結果是壓倒性地支持學陣,學陣因此從19席增添2席至21席,順利執政闊別了5年之久的馬大校園。除此之外,值得強調的是,9席校園級學生代表之中,學陣就囊括了8席,穩坐釣魚台,直把校陣人馬逼入牆角。

5年前,自從政府高調介入國立大學的校園政治後,校陣就取代了學陣,順利蟬聯了5屆馬大校生代表理事會,而臥薪嘗膽的學陣則一直不斷秣馬厲兵,不屈不饒地與校陣奮戰到底,一直到這一屆的校園選舉,終於重新回到了執政舞台。無可否認的,這次的馬大校園選舉,之所以可以刮起這般強勁的反風,全要仰賴308大海嘯的餘波,為反對勢力的學陣提供了一個非常有利的處境。即使是校陣的傳統鐵票,宿舍生都無懼於秋後算賬的可能性,紛紛揭竿起義勇於投學陣一票,只求能夠改變、改革現狀。

在馬大校園選舉時期,主要有兩項課題,是為學陣的制勝因素,一是十二宿舍的華人檔事件,二是回教學院的掛豬頭事件。十二宿舍的華人熟食檔,原先是通過阿里巴巴的方式,從第一手土著業主那頂當下來的。雖然條例有明文規定,只有土著才可以在大學校內經營熟食檔,而該華人檔業主也相安無事地經營了好幾年,直到最近才被正式趕出宿捨,華裔學生們愕然發現該項不公平的條例存在,因而引起了反彈。這個華人檔課題,不用質疑的,肯定為校陣倒了為數眾多的華裔選票。

馬大回教學院內的祈禱室被掛上豬頭,而且豬頭還被寫滿著辱罵學陣字眼的白布包裹著。雖然這個事件至今都還是件無頭公案,也不可能會查到個水落石出,不過基本上就這個事件,因為回教學院正是學陣馬來勢力的大本營所在,馬大校內的馬來選票也流向了絕大部份給身為受害者的學陣。除此之外,警方還介入搜查新青年協會,此舉無疑地引起了全校學生對校陣的反感,尤其是感到憤憤不平的華裔學生。一個血淋淋的豬頭,輕而易舉地就刷下了華裔和巫裔兩邊選票,為學陣增添了政治籌碼。

其實,人們屢屢愛拿大學校園選舉來比做真正全國大選,那是不大正確的想法,因為相比之下,大學校園選舉的民主制度是尚未成熟的。撇開校方的諸多限制不,這次的馬大校園選舉,星期四提名,要到當下午過後才可以開始進行競選活動,再加上星期五為最後一天的競選活動,星期六和日都是假期,星期一就是投票日了,前後競選活動的時間最多為一天半左右,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傳達競選訊息予學生,導致學生到最後連誰是校陣誰是學陣都分不清。

除此之外,學生的總投票率也是偏低的。只有宿舍生還說得上比較方便回宿舍投票,而校外住宿生,就像筆者本身一樣,還得集中在東姑大禮堂內投票,對於學生來說是極為不方便的事,而對於沒有交通者,則是更加不可能徒步走去投票的,因此校外住宿生的投票率一向來都是非常偏低的,也大大拉低了學生的總投票率。

最後也是最關鍵的,筆者認為校園政治真的是不能與國家政治相提並論,雖然反風刮起來也是一樣的效果。校園政治,不管是校陣獲勝,還是學陣獲勝,校務大權還是緊緊握在校方的手中,學生代表能涉及的政治領域其實是少之又少。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1.23

Thursday, January 22, 2009

我和老蔡有个约会 21-1-2009

马华博客相聚欢-老蔡与我居正中(一前一后就差很远了,哈哈!)



跟YB智勇一起和照,毕生的荣幸!



21-1-2009,小弟第二次参加了马华博客的聚会,这一回我们不是九人帮躲在居酒屋里饮sake了,我们从九人帮,突然间扩充了一倍,到十八个人,另外还添加了老蔡和YB智勇,还有老蔡的两个靓女助理,在bangsar shopping cetre的喜粤酒楼捞生!


小弟我除了07年曾经跟团到卫生部造访,合计埋这一次,共只有两次亲眼目睹老蔡的风采,如今可以在同一张桌子吃饭,与之坐正对面,实在是毕生的荣幸。


老蔡果然名不虚传,虽然是英文教育出身,可是操得一口流利的华语,幽默起来又真的很抵死一下,笑瓜我们。然而,最让小弟敬佩的是,老蔡分析国家大势的思路,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锐利,可以从一个大原则,再破解至每一个小细节,丝毫不带半点含糊,让你打从心里写一个服字给他。而且老蔡那份与众不同的自信,简直就是压倒性的,让人完全不敢去挑战他的权威,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黄家泉听到要跟老蔡辩论就夹着尾巴跑了。哈哈!


这一趟,让小弟最为感到意外惊喜的,莫过于老蔡的公子YB智勇。YB智勇就坐在我的隔壁,整晚跟我谈了很多话。说老实话,以前刚听到YB智勇上阵的时候,小弟曾经嗤之以鼻,凭靠父荫上位之辈。经此一会后,我真要打自己一个耳光,为什么自己当初会有这么不堪的想法?


YB智勇实际上是个非常低调谦虚的人,跟他靠在一起,你完全感觉不到他的YB架子。博客们逐个抵达报到后,一桌子已经坐不下这么多人,没有想到我身边的YB智勇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椅子给往后拉,活像个大人吃饭小孩子让位的样子,小弟我看了首先就是吓了一大跳!捞鱼生的时候,他夹了一些脆脆的零食进自己的盘里,突然间转过头来望着我嘻嘻笑说:“每次捞鱼生我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个!”又再吓了我一跳!这完全不像我平时认识的其他YB!来了盘青菜,波力兄一连夹了青菜给身边四五个人,盘子转到了我眼前,我也没想太多,就学波力夹了青菜给隔壁的YB智勇,哪里知道他马上就很紧张地阻止了我,说:“不用紧我自己来,真的不需要的!”第三次吓到我了!这哪里是YB来的?YB应该都是摆在神台上给人拜的嘛!


其实YB智勇根本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二世祖,他说他小时候在巴株还是自己踏脚车去补习的,而且还自己为脚车油漆,看来老蔡的家庭教育堪称是我们全国华人的典范!最难忘的,是YB智勇对人讲话的那种神情,小弟还是要不厌其烦地再说一句,他真的很不像YB!他可以定定望着你的眼睛,很兴奋很开心地跟你讲东讲西,而且讲到激动的时候,还会一直用手来轻拍我的手臂,这点简直就是让我看得目瞪口呆!真正的YB说话都不外乎是“哦!”,“嗯!”,“是吗?”,“我知道了。”等等,哪里有这个样子的???


坦白说,虽然这个英雄宴的东道主是老蔡,大会的spot light理应是完全照射在老蔡的身上,不过对于小弟而言,当场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坐我隔壁的YB智勇。无可否认的,倘若YB智勇能一直保持现在的形象,那么我们马华长久以来腐败、高傲、狗眼看人低的烂招牌,也迟早会再装上去一个金漆招牌!


老蔡离席后,YB智勇还有留下来陪我们在楼下的咖啡店喝茶聊天,一直到一点打烊了,我们才各分东西,倦鸟归巢。一个刚认识的博友志伟,自愿提议载我回家,甚是感动!


回到家后,一点半了,累到鸟样,不过值得!

PS: 本博还是坚持不设立任何名目、形式的监督小组,以树立良好政治风气和文化。

Tuesday, January 20, 2009

評論:吳啟聰‧華人票回流國陣的迷思

評論:吳啟聰‧華人票回流國陣的迷思
2009-01-20 20:13

瓜登補選成績一出,各界人士都議論紛紛華裔選票的流向,各大媒體更是大肆報導華人票回流國陣的輿論,而馬華總會長翁詩傑則第一時間站出來答謝華裔選民給於馬華的支持。這些表面上的影像模糊了人民的視線,包括筆者本身,一開始也是以為華人票真的是回流國陣,因而忽略了補選成績數據後面所隱藏的意義。直到最近有行動黨和公正黨的人士對該項數據提出了抗議和質疑,筆者才有如茅塞頓開,去反覆研究整個補選成績。

實際上,媒體只是用瓜登旗下4個最多華裔選民的票箱來做抽樣調查,並不能算是很全面的民意調查。筆者仔細深入研究補選成績的數據,發現這所謂的4大華人票箱裡面,最多華人的是唐人街,有83.6%的華裔選民;而最少華人的是浮羅甘敏,有40.8%的華裔選民。然而,縱觀這4個華人區的國陣和回教黨得票比數,卻有一個驚人的發現,4個選區的幾乎都是一致的國陣60%對回教黨40%,選區之間的得票率最大差距竟然不超過7.43%。這就是關鍵所在,4個華人選區,不管是80%華裔選民,還是40%華裔選民,投票結果都是一律國陣60%對回教黨40%。如此看來,未必是越多華裔選民就越有利於國陣,因為4大選區的得票率都不會跟著華裔選民的比例上下滑落。但至少們可以承認一點,華裔選民佔多數的選區,的確是比較支持國陣的。

關於瓜登華人票向,主要有兩種法,一是農曆新年,二是華人投票率偏低。有關農曆新年的說法,眾所周知距離補選還有多一個禮拜就是華裔的農曆新年,在外工作求學的瓜登遊子斷不會為了補選而特地趕回瓜登,畢竟再多一個禮拜就可以回去吃團圓飯了。除此之外,現在正值農曆新年佳節前夕,也是經濟活動最為頻密繁忙的時段,要人們放掉手上的工作乖乖回去投票,而且還要承擔被裁員的風險,更加是不可能。有關華人投票率偏低的說法,據說在三千多個沒有出來投票的華裔選民裡,只有一半是身在異鄉的遊子,還有另外一半的瓜登本土華裔選民並沒有出來投票。這也許在昭示著這些不願出來投票的華裔選民,擺明抱持著觀望的態度,兩個爛蘋果都咬不下去。瓜登補選的華裔選票少算了一半,再怎麼衡量也不可能準確地推算出華人的票向。

其實華人票回流國陣的假象,並不難去瞭解。在瓜登補選之前,全國上下都無不預測華人票必定倒向回教黨,連身為馬華總會長的翁詩傑,更是一早就明言在先,瓜登的華裔選民只佔11%, 不可能是造王者,也不能代表全國華人的意向。如此看來,國陣和馬華對於瓜登的華人票向已是絕望之至,但國陣和馬華都不曾放棄過扭轉乾坤的機會。如今瓜登補選成績一出,華人票雖然沒有增加,但也沒有大跌已經是萬幸之至、意料之外,對於馬華來說這簡直就是一場捍衛華人票的勝利,瓜登補選的總成績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整體上來說給了人們一種華人票回流國陣的錯覺。

然而,倘若真如媒體所說,華人票回流國陣,馬來票流失去回教黨,各位街坊可曾認為這是一件好事?如果這是事實的話,無形中也昭示著我們的種族政治還在無止境地延續下去,巫統為了挽回馬來選票,被逼推行更多的親馬來人政策,和不利華人的政策,到時華人又要再次刮反風,就此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如果瓜登補選成績真的如此被巫統錯誤分析,那麼到時我們華人又要再次跌入這個惡性循環了。總結一句,華裔為主的選區,雖然比較有利於國陣,但種族比例已經不再是衡量票向的唯一標準了,不管是國陣,還是民聯,都要領悟這個道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1.20

奥巴马让我们马华汗颜了......

奧巴馬盛讚麥凱恩

奧巴馬週一(19日)盛讚昔日競選對手麥凱恩,稱譽這位共和黨參議員是一位“傑出及勇敢的公務員”。

在宣誓就職前夕,奧巴馬為麥凱恩(72歲)舉辦了一場黑領帶晚宴。他表示,淪為戰俘的經驗讓麥凱恩在衡權方面具有“獨特和標新立異的洞察力”,使他在政治上能夠跨黨派。

奧巴馬在講話中也呼吁政治上的團結和消彌分歧。他稱,麥凱恩擁有“同目標和共同努力的觀感……這深植在他的真本性中”。

儘管在2008年的總統大選中,兩位候選人“競選激烈”,甚至“針鋒相對和激昂地辯論”,但奧巴馬稱,他和麥凱恩現在分享一個共同責任“迎接一個以們的共同認知為基礎的新季節”。

他指出,一些時候,麥凱恩排除萬難,並冒著激怒共和黨人的風險,一切只為了國家的利益

奧巴馬在請麥凱恩上台前說:“謝謝您,約翰,感謝您為美國的付出,還有您在未來的幾個月和年裡繼續服務。”

星洲日報/國際‧2009.01.20

看了这篇新闻,身为马华党员的我,突然间觉得很汗颜,除了奥巴马,到底是谁让我如此汗颜的,也不用多说了......

奥巴马胜选美国总统以来,第一单盛举就是重用希拉里为国务卿,即当日跟他竞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死对头,完全不计前嫌,更不怕希拉里会抽他后腿。

如今,奥巴马对败选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不但没有出言奚落,而且还称赞有加,言语中完全不带半点虚伪,直言不讳大家都是同在一艘船上。

奥巴马,对党内党外的政敌,单单那份气度,就已经非常值得我们去学习了。

请问应该向奥巴马学习的人,反省了吗?

奥巴马的言论中,出现了很多“共同”这个词句,我也特地highlight了起来,这个“共同”其实对我们来说意义非凡。

撇开一切功名利禄不论,单单这个“共同”,就是我们彼此不论身份地位贫富贵贱,站在同一个平台上,一起追逐的目标!

马华不是姓翁的,也不是姓蔡的,马华是我们全部党员共同拥有,也是唯一的家。

而马华要走的路,还很长,也越来越难走,只要党员们能共同走下去,一定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

至于那些死都无法了解“共同”意义的人,还是请“别再玷污”马华,就算你的道德情操比孔子还高......

被我hurt到的人,在这里说声对不起!

要怪就只能怪奥巴马太过没有道德观念,太过没有智慧了。

最糟的是,奥巴马太过大方了!凸显了某人的小气......

两相对照,羞愧难当............................

Sunday, January 18, 2009

老总新作《别再玷污》,请多多捧场!

別再沾污
翁詩傑 自由論談 星洲廣場 2009-01-18 11:04
政壇上不時會湧現一些時髦用語,說的人多,卻不見言者個個均能理解其真義,否則就不會一再鬧出一籮筐的笑話而不自知。

時下,“改革”一詞似已成為席捲全球的政治用語,跨越地域、國界、信仰、黨派。執政黨為了要永續執政、扭轉頹勢,固然要談“改革”;在野黨意在變天奪權,當然也不能不談“改革”;即便是黨內派系之爭,派系頭目亦同樣打“改革”的旗號。 (党内谁酱大胆敢玩改革???)

霎時間,見風使舵的機會主義者有之,煽風點火的政治“搞”家(跟“玩家”同出一轍)也大有人在,跟紅頂白更是蔚然成風,就只歎正牌志在改革、具高瞻遠囑視野的有識之士少若鳳毛麟角 (鼠目寸光,专窥人家房事之辈就很多)

在這種氛圍下,令人難免納悶的情景是,有人一邊廂把“改革”一詞喊得漫天價響,另一邊廂卻希望固有的秩序一切如舊──人事佈局如舊 (老二未必要有党职官职的,你们太过守旧了);思維邏輯如舊;辦事方式如舊。

這些人也談“整合”,可在他們心目中,卻從不相信“整合”需要理念結合為基礎。對他們而言,“整合”的體現方式不外是不分良莠的湊合,管它是藏污納垢或是兼容並蓄,反正要凸顯的是大一統的體面 (坚持拒绝接受道德有瑕疵者)有道是“輸人不輸陣”,管它是良才或朽木,只要在人事佈局上能以權位當酬庸犒賞,加以安撫一番,彼此的臉上掛得住,自然就皆大歡喜,相安無事。觀此情景,我們又豈能不為所謂的“整合成功”而歡呼!

然而此類的整合成功,充其量只能促成表面的“貌合”,卻始終無從擺脫“神離”的考驗。究其實,這才是任何黨團組織改革轉型的最大障礙。

在芸芸改革眾生相當中,要數政治搞家最令人側目。有的人是天生造反的料子 (不听总会长训示者)不管是張三李四當家,他就是要跟你對幹,可又提不出什麼明確的訴求。他擺出一副意欲“替天行道”的模樣,骨子裡卻是不存絲毫的公義。他信誓旦旦動輒要監督別人的領導,可偏偏忘了自己還有一整籮筐的壞點子,旁人引為笑談。 (政府政策监督局这个职位是谁发明?谁委任谁的?)

若說這類政治搞家沒有自知之明,則未免過於將他們看扁。而公信力於他,反正不是首要考量,他們自然無須在意別人的眼光或自己的可信度 (道德有瑕疵者就不该回锅)

他們的手段本就無異於一般的惡搞。所不同的是,市井的惡搞旨在揚名,引人注目;而這種政治上的惡搞,則是多了一層利益的考量,因為他們的惡整領導層、炮打司令部(党内异议分子)不愁沒有金主肯出重金犒賞。換言之,這根本就是一場待價而估的政治遊戲。

政治道德淪喪及此,我們又豈能不拍案而起,為真正的改革尋回公道这句话说得非常的对,现在大家正有此意)對朝野政黨而言,改革固然是為了要強化各自在政治場上的競爭力,這純然是本位利益的考量。然而倘若因有改革的意念,而改進施政的品質,讓社會政經納上正軌,則不啻是為民眾的福祉加分。

感念及此,我們又豈能默讓機會主義者假借改革之名而橫行!

星洲日報/政海獨白.翁詩傑.2009.01.18

老总的气量还是一如既往啊!难得难得!

紧听老总训示,我们会拍案而起,为真正的改革寻回公道!!!

老总万岁万岁万万岁!!!

評論:吳啟聰‧瓜登補選之後……

評論:吳啟聰‧瓜登補選之後……
2009-01-18 18:52
沸沸揚揚了這麼長時日的瓜登補選,終於和平落幕,回教黨候選人華希恩都以2631張多數票擊敗國陣候選人萬阿末法立,為瓜登補選劃上了一個句號。雖說瓜登補選只是大馬222個國會議席的其中一個,不管是回教黨還是巫統獲勝,都無法改變當下的政治格局,不過這次的瓜登補選成績帶給了我們兩個重要的訊息:一是馬來選票回流回教黨,二是華裔選票回流國陣。

馬來選票會回流回教黨,這是大多數人的意料中事,並沒有給我們帶來甚麼驚喜。安華效應在這場瓜登補選中佔了首功,安華除了是民聯3黨的共同首領,在馬來社群中的崇高地位更是不容覷視。此番瓜登補選,安華親自率大軍征討瓜登,普遍上在瓜登選區的馬來社群引起了排山倒海的效應。其次,國陣在這次補選的連續銀彈攻擊中,看在馬來人的眼裡,也許是有點太過傾向討好華人了,因而引起了反感。從表面上看來,巫統對於馬來選票本來就不抱多大的希望,所以才會說11%的華裔選票將是造王者。

華裔選票會回流國陣,這基本上是非常難以預測的事,不到最後一秒也不會知道到底會倒向哪一邊。馬華總會長翁詩傑在補選時期發表說,瓜登華裔只佔11%,不可能是勝負關鍵,而且補選成績絕非全國華人意向。從翁詩傑的口吻中,可以聽出他對瓜登的華人票向也是非常悲觀的。然而,補選成績證明了華裔選票回流國陣,這不止拜國陣的銀彈攻擊所賜,也要歸功於當地華人懼怕回教國的心理。縱觀瓜登的補選成績,可以得到的結論是巫統輸了,馬華贏了,然而令人感到擔憂的是,這也顯示了種族和宗教的兩極化正在逐步擴大中。

國陣的落敗無疑給候任首相納吉一個沉重的打擊,最直接的影響莫過於鐵定延後下屆大選的日期。雖然說納吉初掌巫統,還必須貫徹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原則,將所有內閣成員和國陣議員換成自己最屬意的陣容。但如今瓜登補選的落敗,無疑在昭示國陣正處於下風,不可能貿然舉行下一次大選。納吉勢必臥薪嘗膽,等待最好的時機,才敢給予重拳出擊。

除了巫統,還有一個受害者就是行動黨。行動黨主席卡巴星不久前才信誓旦旦地說,如果回教黨繼續堅持回教國理念,行動黨將毅然退出民聯。如今回教黨贏了瓜登,政治籌碼又再增添了許多,勢必更加狂妄無忌於建立回教國的終極目標,簡直就等同拆了行動黨和卡巴星的下台階,接下來也許還會有更多戲劇性的發展,等著讓人民大飽眼福。

一個補選,兩個不同的陣營,可是回教黨和馬華成了得利者,而巫統和行動黨則成了失利者,政治的關係就是這麼錯綜複雜,尤其是在多元種族、多元宗教的馬來西亞。然而,全國人民都一致渴望的,是有素質的政黨和政府,而那些不符合標準的政客,遲早都會被人民所淘汰。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1.18

Saturday, January 17, 2009

瓜登前后的老总说......

瓜登补选前老总说......
翁詩傑:瓜登華裔只佔11%‧補選成績非全國華人意向
2009-01-12 09:31
(雪蘭莪‧巴生)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表示,瓜拉登加樓的華裔選民只佔10.8%,瓜登補選的成績,不能看作是全國華人的意向。

他說,每個州屬每個地區的選民所面對的問題都不同,對一些議題的看法也略有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而且補選期間,還有許多因素相當錯綜複雜及互相影響。”

瓜登补选后,老总说......
翁诗杰感激华裔选民支持
证明华人支持马华的改变


[瓜登补选] 更新!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表示,瓜登国席补选成绩中,华裔选民对国阵的支持增加,这证明华人支持马华的转变。

「我要感谢国阵竞选机关,尤其马华党员,纵然我们落败,但是,我还是要感谢华裔选民与马华共同时艰。」

他说,他被告知华裔选民在这次补选中,较308大选更支持国阵。

翁诗杰在其部落格表示,人民也传达明确讯息,他们的期望将随著时间而改变。

---------------------------------------------------------

从“补选成绩非全国华人意向”变成“证明华人支持马华的改变”.........

小弟基本上已经佩服到五体投地.............

原先急着要丢掉的烫手山芋,如今变成桌上的美味佳肴了,却摇着尾巴想要咬上一口......

我也不想评论太多,留给党员的智慧去评断吧!

Friday, January 16, 2009

如果瓜登华人票少过50%投给国阵,马华会怎样?

这个问题,也许是我杞人忧天了,不过看到老总这么紧张推掉那个11%的责任,我也跟着紧张起来了。

老总自己新官上任,瓜登补选会不会跟纳吉的一样,是华社对他当总会长的信心公投呢?

不过老总说了,这不能代表全国华社的意愿。

说到瓜登的当地华社,老总钦点的马华老三(实际上是老二,真正的老二被打入冷宫了)总秘书王茀明,恰恰好是瓜登旗下万达区的前州议员,似曾相识燕归来啊!

瓜登华社如果反了,到底是不给王茀明面子?还是不给翁诗杰面子呢?还是不给马华面子呢?

输了,大家都很没面子。

根据可靠内幕消息,308后的第二晚,所有国阵领袖召开紧急会议,巫统逼着前总会长黄家定给国阵一个交代(不否认马华的惨败是因为马华的懦弱,但无可置疑的绝对是建立在巫统的霸权之上),当晚就已经奠定了小黄的引退下台。

如今,我们的老总,虽然是不需要向全世界交代的,不过这包括了巫统吗?

要马华向巫统交代,这个事实让马华自己人都听了很不爽,让行动党的人听了马上就来狂轰滥炸了。

不过,个人认为,马华对瓜登补选的整体成绩无需负责,不过对于那11%,就无可厚非,责无旁贷了。

瓜登,小弟个人不敢看好........

308大选的时候,华人怕回教党会席卷全国或者某个州属,所以都不敢投回教党。

不过现在的瓜登,回教党输赢与否,都对天下大势完全没有影响可言的,敢敢投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老总,买好两张机票,跟老王一起去国外散散心吧!

我不是在倒米,我只是在说事实,小弟永远都支持马华,不管是谁做老总都好!

Thursday, January 15, 2009

評論:吳啟聰‧瓜登只是222個國會議席之一

評論:吳啟聰‧瓜登只是222個國會議席之一
2009-01-15 20:19

瓜登補選終於到了決戰之日,這個典型的游離選區,歷史上一直都是飄搖不定於巫統和回教黨之間,2008年大選巫統候選人已故拉沙里伊斯邁也是僅僅以600多數票險勝,如今補選究竟會鹿死誰手?無可預測!照目前情況看來,只能拿以往的紀錄作為參考,巫統回教黨各佔五五波,難分高低。瓜登補選並不能與上一輪的峇東埔補選相提並論,峇東埔是安華的老巢,即使2004年大選公正黨輸剩一個國會議席罷了,那唯一的國席就是峇東埔,國陣派出亞力夏去硬碰安華,無疑等同雞蛋碰石頭,本來就毫無勝算可言。如今的瓜登補選,既然是勢均力敵,全國人民自然等著看一場好戲。

除此之外,巫統候任主席納吉和馬華新科總會長翁詩傑,更是大大增添了瓜登補選的可觀性,各自都陸續發表了引人省思的言論。納吉率先發言說,瓜登補選並不是對他當首相的信心公投,而巫統一方也宣稱瓜登的華裔選票會定勝負。在另一邊廂,翁詩傑則提出相反的理論,他表示瓜登佔了88%的馬來選民才是勝負關鍵,僅佔11%的華裔選民並不能左右戰情,而且還特別強調說,補選成績非全國華人的意向。很顯然的,以納吉為首的巫統,和以翁詩傑為首的馬華,都不約而同地不敢貿然扛下“勝負關鍵”的角色,而且也擺明要把補選的效應僅僅局限於瓜登這個選區而已,就彷彿在向全國人民昭示著:“瓜登只是全國222個國會議席的其中一個而已,222分之一,別把輸贏扯到天下大勢去。”

縱觀瓜登的真實情況,馬來選民佔了88%, 其中三分一支持國陣,另外三分一支持回教黨,剩下最後的三分一則是游離票,也可以說是勝敗的關鍵所在,誰能盡數贏得這游離票,誰就會是最後的勝利者,然而往往游離票也是很平均地分佈在兩方陣營,因此誰也沒法佔到好處。如果說馬來選票是平球的話,那麼緊接下來的黃金進球就要單單看11%的華裔選票了。

坦白說,這11%的華裔選票對翁詩傑和馬華都是極為頭痛的,如果馬華被逼扛下這個“勝負關鍵”的角色,翁詩傑扮演的國陣華裔領袖,就得為華裔的票向全權負責。除此之外,翁詩傑不久前欽點的馬華總秘書王茀明,恰恰好正是瓜登旗下的萬達區前州議員,盤踞多年的地頭蛇若也盯不住華裔選票的話,實在是難辭其咎,教翁詩傑本人情何以堪?然而無可置疑的,華裔對於馬華的評價,儘是建立在巫統主導的國陣政策之上,馬華卻得為巫統留下的手尾買單,有如啞巴吃黃蓮。

不過話說回頭,納吉和翁詩傑的“瓜登只是222分之一”理論,其實也並不是沒有道理。不管全國人民是如何期待這齣好戲,瓜登始終還是瓜登,根本無法把全國人民的意願強加在瓜登上,瓜登也無法代表全國222個國會選區。單單是瓜登的選民結構,就無法反映整個馬來西亞的人民結構,瓜登88%的馬來選民,這個落差實在太大了。而且瓜登位於種族和宗教色彩極濃的東海岸,也是回教黨的大本營所在,若論單一政黨在瓜登的影響力,也是無法與其他西海岸和東馬的州屬相提並論的。總的來說,瓜登補選只是222個國會議席的其中一個,對馬來西亞當下的政局根本不會做出任何改變,也許頂多只能當作是下回大選的溫度計罷了。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馬大牙科系學生‧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1.15

读者说我老!伤心ing......

刚才在某露天小贩中心吃晚餐,隔壁桌一个看起来小过我一点点的男生,一边看住报纸一边说:

“原来吴启聪长得这个样。”

“那个之前在《沟通平台》写《牙医很无奈》的。”

“他说他是128,应该很年轻嘛。”

“这张照片做么拍得酱老?”

有读者追看我的文章,理应是很高兴的一件事,可是说我老就......

唉!本人25岁生日还未到,大学还有四个月才毕业,别把我看到那么老......

是那张照片的问题!!!成熟一点就等于老吗???

不过话说回头,跟那小子虽然只是一桌之隔,听到他在那里谈论我,却又没有看到我,我口中的饭都差不多要喷出来了。

老总说后座绑带不会助长贪风

翁詩傑:無關道路新措施‧個人行為助長貪風
國內 2009-01-15 18:34

(吉隆坡)交通部長拿督斯里翁詩傑今日(週四,1月15日)駁斥“政府推行的各項道路安全新措施,助長貪污及賄賂風氣”的講話。

他強調,如果個人對行賄有基本認識及原則,貪污及賄賂現象就不會滋長,無關政府推行新措施。

星洲日報‧2009.01.15


话说2009年后的某月某天某时某刻,阿明载了一车五个人,出去享用午餐。

在路上,被一个白衣叔叔给拦下了......

这时后面的那三条友才猛然想起:

“死火!2009年了,后座要绑带,忘记鸟!!!”

车镜搅了下来,白衣叔叔拿着笔做状要开单......

阿明问:“请问这个罚单可以在这里还吗?”;“Saman ni boleh bayar di sini tak?”
(阿明的意思是问可不可以去附近的警察局还,而不需要去到JPJ还)

白衣叔叔答:“可以!五十块在你的驾照底下......”;“Boleh,50 ringgit di bawah lesen anda...”

结果阿明连附近警局都省到不用去了..............

以上的后座绑带虽为本人老作,不过与白衣叔叔的谈话内容,实属本人中六时期补习老师的真人真事。

到底符不符合逻辑,就还要问问我们的老总了。

Wednesday, January 14, 2009

50%土著房屋固打是吉打和民联政策?太子林在搞什么?

林冠英:50%土著房屋固打制‧“是吉州和民聯政策”
國內 2009-01-14 19:32
(檳城)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說,吉打州所推行的50%土著房屋固打制是吉打州的政策,並且是民聯的政策。

他說,行動黨在吉打州的唯一州議員,即哥打達魯阿曼州議員李源益曾表示,本身似乎並不是此州民聯政府一份子。


他指出,行動黨必須與李源益討論,是否有必要把本身抽離自吉打州政策,畢竟吉州政府並未與行動黨討論有關政策。

林冠英是今日(週三,1月14日)與公務員會面後,受詢及馬華中央黨部發言人李偉傑抨擊他(林冠英),指民聯的任何政策須得到3個成員黨的認同才能進行的言論,是睜眼說瞎話一事,作出上述回應。

李偉傑質問,如果林冠英不是睜眼說瞎話,那是否代表民聯3黨認同吉打州政府推行不符合多元種族理念的50%土著房屋固打制,以及雪州大臣委任土著出任雪州經濟發展局總經理是符合民聯的多元種族政策?

林冠英強調,如果有關政策要成為民聯政策,那麼就必須獲得民聯3黨的同意,否則就不是民聯政策,差別就在這裡。

星洲日報‧2009.01.14

看到这则新闻,感觉火箭也是时日无多了。

一路来我都觉得,火箭好彩有林氏父子这两个毒瘤拖着,不然马华早就被火箭给干掉了。

林氏父子的作风,感觉就好象晚年的希特勒,独裁到来,却不明断,到头来只会带党团去荷兰。

我们马华幸好还是采用民选总会长制,而不是世袭帝皇制,即使偶尔出了一两个败家子,也不会像隔壁流传至千秋万世。

50%土著房屋固打?是吉打政策?是民联政策?吉打有民联吗?我只看到回教党。

太子林还要硬撑死顶,这句话金口一出,看来又要惹来连番的狂轰滥炸了。

Monday, January 12, 2009

马华改大门,故事任你编

李偉傑:另闢直通總部入口‧馬華大廈“改門”無關風水
國內 2009-01-06 19:34



馬華公會大廈“改門”,右側的新大門除了方便民眾直接通往馬華總部之外,也是馬華日後的新活動樓層。(圖:星洲日報)

(吉隆坡)馬華總部發言人李偉傑指出,馬華公會大廈“改門”,和風水佈局無關。

他表示,目前在馬華大廈正門入口處進行的裝修工程,與風水格局完全扯不上關係,而是黨要開辟另一個可以直接通往馬華總部的入口及活動空間。

他今日(週二,1月6日)受詢時指出,直接通往馬華三春禮堂樓梯入口處及電梯的新正門將命名為“馬華中央黨部”,以作為黨日後的新活動樓層,方便公眾參與馬華的活動,以便建立起黨與公眾的溝通橋梁。

由於華人篤信風水,因此有人指馬華近期所進行的裝修工程包括改門與總會長辦公室,與風水有關。

讓民眾更貼近馬華

李偉傑指出,事實上有關裝修工程是以實際效用為考量點,根本就與所謂的風水無關。

他說,由於原有的入口處是正對底樓的銀行及商店,因此黨認為必須將大門改成正對馬華總部,才能讓民眾感覺更貼近馬華。

他表示,開辟多一個大門並非第一次,而是還原馬華大廈入口處數年前的原貌而已。

他也說,有關工程預計可在新年前夕完成,屆時新大門就可作為黨團拜的進口處。

星洲日報‧2009.01.06

刚才上星洲网站收集资料时,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旧新闻。

李伟杰啊李伟杰,你到底是马华发言人?还是老总代言人哦?

你代表老总发言国家大事是天经地义,可你如果代表老总发言这种改大门的风水谬论,就真的是很令人汗颜。

2008年马华党选前夕晚宴,跟我同桌的中央代表们,大多都不认识李伟杰,不过手里拿着李伟杰赠送的宣传小品,有者甚至说:“这个李伟杰啊!他做的东西都是很有用一下的......”

初初听到这句话,我也不以为然,不过后来知道李伟杰以最高票中选中委,心中就开始充满了纳闷,也许是我还不够认识李伟杰本人吧,也很可能李伟杰的宣传小品的确达到了非凡的宣传效果。

如果再继续当老总代言人的话,下届党选也许就不会再这么爽了罗!

改大门!撤圆桌!怪力乱神的老总!马华的前程是否还需要找问米婆?

没有眼看!

叶新田被殴事件的启发




董总主席叶新田在新纪元学院第十届毕业典礼被重拳击中鼻梁,已经成为震惊全国华社的大新闻,报章上相关新闻占据的版位,几乎可以媲美瓜登补选的新闻。想必大家都心中有数,这起事件的起因,肯定与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新院风波撇不开关系,案发现场竟然还是新院的毕业典礼,这是何其讽刺的画面。

爆发了将近一年的新院风波,围绕在董总与前院长柯家逊之间,一直都无法平息,剪不断,理还乱,而近期华堂的加入战围,更是显得战情的空前激烈。再加上媒体毫不吝啬地大事渲染,新院风波已经从一个小小的人事纠纷,升华至全国华社都热切关注的华教危机。笔者认为,新院风波带来最大的冲击,除了几乎毁掉新院本身,更加具有破坏力的,就是彻彻底底打击了华社对于华教的信心。

如今新院毕业生冲上台殴打叶新田,叶新田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殴得鼻血流如注,堂堂华教掌门人的董总主席叶新田落得如此狼狈下场,试问华社应该如何去重新看待我们的华教?有者说,这是新院教育出了问题,才造就了行凶的学院生。不过笔者认为,整个新院风波竟然可以发展到了学院生斥诸武力这等程度,显然的整个问题已经彻底离了谱,台上打人时台下传来的阵阵掌声似乎更加具体地支持了笔者的论点。一开始只是董总和柯家逊两方的问题,到后来却还拉扯了各大系主任、讲师、学生、和家长等进来,掺杂了种种的负面情绪下去,这不但无助于解决眼前的问题,反而还无限地扩大问题。

在整个新院风波里,新院本身就是最大的受害者,在最新一轮的招生活动里,报名就读新院的新生就急速减少了50%。这个数字毫无疑问的,是敲醒华社的警钟,让华社充分了解到,新院风波实在不可以再闹下去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去争论谁对谁错都已经毫无意义可言了,新院是董总的资产,也是董总的权力,这是不争的事实,前院长柯家逊已经成为了过去,继任院长潘永忠也不失为一个厉害的角色,要如何恢复新院的正常校务操作,才是所有人的当务之急。

董总和校方的关系,就好像总统府与国务院的关系,偶尔发生些意见上的冲突,即府院之争,是非常寻常的事,只要存在着合理的辩论空间,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既然董总和校方两者都祭出了华社的旗号,以华社为尊,那么就应该以华社的意愿作为制衡的机制。校方是由董总所委托的,而董总则是由华社所委托的,董总可以制衡校方,而华社又可以制衡回董总,因此整个华教制度的良性循环,始终都还是要操纵在华社的手上。笔者在此希望,类似新院风波的华教危机,不会再轻易地由私人恩怨所引爆,让华教演变成更为成熟。

Saturday, January 10, 2009

寻找失落的圆桌

《圆桌武士的传说》




传说中,圆桌武士和阿瑟王所信任的默林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就在阿瑟王继位当时,在默林高举双手施展了绝美的魔法,在一瞬间,大厅里出现了一张巨大的圆桌。那是一张可以容纳12人的圆桌……

默林的声音在空中飘荡。“我们正处在一个创造历史的时刻。这张圆桌上将满坐着世界上最英勇的骑士们。而且他们之间要以兄弟之情彼此相待。他们将遍游世界,并为正义与公理而战。有许多骑士将因此而牺牲性命。但是圆桌武士的声誉将会一直流传下去,直到永远!
  
引用自<阿瑟王与圆桌武士第二章>

所谓“圆桌会议”,是指一种平等、对话的协商会议形式。是一个与会者围圆桌而坐的会议。在国际会议的实践中,主席和各国代表的席位不分上下尊卑,可避免其他排座方式出现一些代表席位居前、居中,另一些代表居后、居侧的矛盾,更好体现各国平等原则和协商精神。据说,这种会议形式来源于英国亚瑟王的传说。5世纪,英国国王亚瑟在与他的骑士们共商国是时,大家围坐在一张圆形的桌子周围,骑士和君主之间不排位次。圆桌会议由此得名。至今,在英国的温切斯特堡还保留着一张这样的圆桌。关于亚瑟王和圆桌骑士的传说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版本,但圆桌会议的精神则延续下来。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这种形式被国际会议广泛采用。

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圆桌变成了......



请问你们会做何感想?

也请问问一下理事会的成员吧.....................

感谢冠凯兄的comment,给了我灵感继续了下半段:

冠凯 said...
哈哈,我知道你要讲什么,
古时大夫们都在庙堂进行朝会
那张照片应该是故宫博物馆的中和殿
庙堂是非常庄严的,
是商议军国大事的地方
我也曾进过你讲的庙堂,
有人喜欢圆桌,
有人喜欢方桌,
有人喜欢随便坐
有人喜欢排排坐
有些人喜欢长官式theater style,
有些人喜欢圆桌式conference style
以前用的又好像是长方形的
也有人喜欢椭圆形的,
无论如何最重要全部人都有位坐,
有时换换位子也无可厚非
可能有人看过风水,
战争时也有战时指挥权和约法,
毕竟也许非常时期要有非常安排,
或许换换会风生水起
就好像当年蒋委员长开会时,
所有将军都要起立,因为他们都是他的学生
大头进来时我们也要礼貌站起来握手,
竖立威严其实也未尝不是坏事,
不然我们这些野孩子随便就在网上口诛笔伐,太没有纪律了,哈哈!!!!

吴启聪 said...
冠凯兄,

你都会说这是古时大夫们进行朝会的庙堂,不管再怎么庄严都好,现在都只是沦为鬼影憧憧的故宫博物馆。

皇帝的时代过去了,辛亥革命再多两年就满一个世纪了,为什么如今还是这么多人如此地缅怀过去?

理事会的桌子,从亚瑟王的圆桌,变成秦始皇的朝会,请问我们马华党员要做何感想?

理事会的成员,莫说那些非当权派的,即使是由老翁钦点的,不管再怎么感激皇恩浩荡都好,难道就不会有一点遐想吗?

风水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开讲都有话,风水佬可以骗你十年八年......我看308海啸也是因为马华的风水不好,所以老总不止要换桌子,连大门口都要换!

非常时期有非常安排,从亚瑟王的圆桌,变成秦始皇的朝会,这种安排无疑是民主形式的转变,圆桌的平等定位已经不复在,取而代之的是你尊我卑的君临天下,这种安排我真的是不知还能不能称之为民主?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不管应该称之为皇上还是老总的马华总会长,是1018由2400名中央代表一人一票投选出来的!

老蒋当上委员长的时候,应该不需要经过2400人的批准吧???

站起来的握手,是基本的礼貌;然而要用一颗真心去接受你秦始皇式的千秋万世,还需要一点时间,抱歉!

小弟文笔酱差,不敢胡乱口诛笔伐,最主要也是要问问理事会成员,那些全部都有位子坐的人,在这个朝会里,坐得舒服吗?坐出了什么感受?

还有一点,小弟最近缺钱用,如果老总不嫌弃的话,小弟可以兼职做龙椅后面那个拍大扇的宫女还是太监,小弟不介意的!有薪水拿就好!哈哈!

谢谢!

最后,想特别强调一下,马华今时今日的派系之争,还不是建立在政治理念上,而是单纯地建立在个人的权力斗争之上,不管我们是在为哪一个主子效命(特别强调小弟无门无派无主子),到头来都是要回到同一个家,在同一个屋檐下遮风挡雨,而这个家就是马华。

Friday, January 9, 2009

我和博客有个约会 9-1-09




2009年1月9日,马华博客终于举办了第一次的聚会,只是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小聚餐,不含任何的政治因素,请各位政治人士不要紧张先。

小弟没有交通,有赖波力兄前来我家接载我,路上兜了一点错路,所以有点迟到了。到达目的后,已经看见阿武叔、耀棉兄、长流兄端坐在餐席大快朵颐。他们都说我放在网上的照片,看起来像30多岁的成功商人,没有想到真人竟然酱年轻,小弟今年只有25岁啦!哈哈!

去拿了个食物回来,就看到了伯芳兄、年生兄、振国兄陆续到来。最后一个水兴兄,因为他太过出名,每个人都以为一定会有人通知他来,结果水兴兄到头来竟然没有收到任何人的通知,波力兄才马上致电叫水兴兄来。哈哈!人太出名,反而容易被遗漏掉。

这个聚会的意义非常重大,以小弟的年纪,真的觉得很荣幸能够和各位大哥同聚一桌,煮酒论“英雄”,共商国家大事,不过我们不学某人谈房事。从各位大哥的金玉良言中,小弟不仅领会了各位的那份豪爽,其中也获益良多,学会了不少东西。感谢各位大哥不嫌弃小弟只是无名小卒一个,还能与小弟称兄道弟,实在是荣幸之至。

波力兄提议了要改革我们的马华博客,改成可以容纳百川,开放给更多马华以外的人浏览,尤其是反对党的,然而,在改革的当儿,当然也会有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我们也有稍微提到,尤其是振国兄的看法更是犀利。

水兴兄也有提议我们一人交出几篇文章,出一本书,可以想的!哈哈!

最后,我们决议不久后要找老蔡和魏家祥吃饭,如果老翁也赏脸的话那是最好不过,哈哈!

接近十二点,店都要打烊了,我们才从店里滚出来,临别秋波,还依依不舍地在店前围成一个圈寒暄多几句。哈哈,真的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大家都是相逢恨晚!

散了,波力兄载我回家,他自己也披星戴月赶回巴株去了,四点多才回到家。

小弟非常期待下一次的聚会,希望到时我们的阵容会更为壮观,哈哈!

注意:本次聚会,出席者共九人,坚持不成立任何的监督小组,以竖立良好风气!




吳啟聰‧民主政治與團隊精神

吳啟聰‧民主政治與團隊精神
2009-01-09 20:21
據悉首次舉行的馬華會長理事會已議決,規定馬華各局主任在對外發表任何針對政府的政策,尤其是觸及其他國陣成員黨部長的文告前,必須先徵求會長理事會的同意。雖然此舉被普遍視為是馬華當權派,欲針對某些人所下的一道“封口令”,然而理事會成員一再澄清“封口令”純粹乃子烏虛有之坊間傳言,故現身說法以正視聽。

實際上,“封口令”只是一個加以情緒化的詞彙,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遭遇不少類似的例子,只是未曾給它一個統一的詮釋而已。以事先溝通為大前提,避免出現各有各說的情況,從而設立一個過濾機制,最後以該團隊的名義發表一致的立場。以上的形容,馬上就令人想起了一個非常熟悉的詞彙--國陣精神。國陣精神與封口令有著異曲同工之處,國陣精神也是非常強調一致性的,強制其成員黨接受與附和團隊的立場,違抗者即等同背叛團隊。多年前,檳城的馬華州議員陳清涼和林武燦就因為投下了棄權票,因而被凍結黨籍7個月。

筆者認為,類似封口令和國陣精神的一致性規定,是為民主政治與團隊精神的矛盾。論國陣精神,國陣的國州議員雖然是由人民所委託,但卻被逼要附和國陣的方針行走;論封口令,馬華的票選領袖雖然是由黨員所委託,但卻被逼要附和理事會的標準辦事。夾在民主政治與團隊精神之間,試問從政者應該作何取捨?在心理掙扎的當兒,在繁文縟節的局限之下,也許一早就錯過了出擊的最好時機,徒造就了黨團的失策,和人民的損失。

然而,大馬的政治體系始終都是以民主制度作為基礎的,即使是黨團政治,也是通過民主程序,從選舉中產生出其領導班子。一個受黨員委託的黨領導層,理應是一個能夠迎合黨員意願的團隊,倘若這個領導層非但不能順應民主的意願,反而還背道而馳設下諸多限制,堵塞民主的管道,那就是民主的失效。民主的失效非但不能反映人民的心聲,而且還會招致人民的眾怒和反抗,最終實現“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原理,用回民主一票扳倒不稱職的領導層。

不管怎麼樣,政局的動盪,絕對不會是人們所期待的,領導層既不願被人民推翻,而人民也不願被領導層愚弄,政局的穩定就全仰賴於領導層和人民之間的生態平衡。至於類似封口令和國陣精神的一致性規定,造就了民主政治與團隊精神的矛盾,也是破壞這個生態平衡的導火線。要如何去預防和避免破壞的擴大,就要首先考驗領導層的政治智慧,以及民主的成熟度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1.09

tmd的封口令,简直视民主为无物,党员投选出来的领袖,却不能为党员和党说话,到底是不信任领袖的能力?还是不尊重党员的选择?

一句话,还要经过理事会过滤才能出街,等到过滤好来,即使没有面目全非的话,也已经错过时机了!

还有更重要的,理事会是谁选出来的?理事会的标准要用投票表决吗?

莫说老蔡,只要是反翁派的,会有机会发言吗?

Thursday, January 8, 2009

吳啟聰‧政治人物宜養大度

吳啟聰‧政治人物宜養大度
2009-01-08 20:06
容筆者以一則真人真事來做開場白。某個退休教師,在過去30年來,一直不斷接到無聲的騷擾電話,就在科學昌明的近代,終於逮到了惡作劇者,是為該教師30年前教過的舊學生。原來這學生30年前就以小氣著稱,該教師曾經在其成績冊中評語一句“宜養大度”,結果這學生就記恨了整整30年。該教師覺得非常痛心疾首,不是因為被他的舊學生騷擾,而是因為這麼多年了這個學生都還是無法領悟“宜養大度”這四個字。

就連少不更事的小學生,身為教師的都要孜孜不倦地教之宜養大度,那麼試問我們的政治人物呢?國內某華基政黨的主席,自從其當選以來,就處心積慮地排斥其副手,不僅不按照民主意願分派黨職,也甚是無意賜之一官半職。除此之外,該政黨主席甚至對其副手的成年往事做百般道德批判,不僅在媒體面前公開不屑道德有瑕疵者,更在其報章專欄上不厭其煩地抨擊回鍋政客。縱觀該政黨主席的所作所為,實在令人質疑其是否擁有一個黨主席該有的肚量,也許需要一個小學老師教教他如何「宜養大度」。

人民對於一個政治人物的考量,是為道德修養、政治主張和實際政績3大因素。而人民對於一個政治人物的期許,則莫過於該政治人物可以為人民帶來正面的改變。道德固然重要,可是老百姓的生活更為重要。針對本身道德標準所不齒的道德有瑕疵者,也許只需要做一次過的公開聲明即足矣,然而一味地窮追猛打,甚至摻雜了其他的政治因素下去,就彰顯出肚量的不足,徒淪為他人笑柄。身為政治人物如此做法,已是招人恥笑,若身為一黨之首,更為黨員所唾棄,擱置政務黨務於一邊不顧,卻一味口誅筆伐道德有瑕疵者,徒讓當初投其一票者搖頭歎氣而已。

華基政黨的宗旨,莫過於為國內華社謀求福祉,爾今政黨龍頭卻深陷於道德論戰之中,欲罷不能,試問難道真的不怕寒了全國600萬華人的心?面對民主投票的結果,必然要是心服口服,又怎能取巧於黨章之空隙,扭曲民主的意願?身為一名政治人物,言行舉止皆入老百姓之眼,宰相肚裡理應可撐船,然而如今盡只見其氣量有多狹小,教黨置面目於何處?

政治人物並非聖賢,孰能無過?若真能領悟“宜養大度”之道,將視野擴大至國家大事,認真為人民為政黨鞠躬盡瘁,想必亡羊補牢,未為遲也,成為一代明君也不在話下。倘若迷途仍未知返,就還須親身體驗一番“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之道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1.08

其实小弟投了这篇稿去星洲后,心里面就七上八下,希望它登又不希望它登,这将会是小弟有史以来最大胆的一篇文章,也许因此被开除党籍也不在话下。

不过现在既然登了出来,小弟也松了一口气,管他什么的,大不了引颈一刀,慷慨就义,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就仅存心中那份正义罢了,也不怕被你判死刑,顶多等你被轰下台后再重返马华!

最起码,我问心无愧!

Tuesday, January 6, 2009

赵高再世,鹿马难辨

两千年前的秦朝
赵高:“陛下,这是马!”
胡亥:“胡说!这明明是鹿!”
赵高:“你们说这是马还是鹿?”
大臣:“当然是马!”
胡亥:“那...是马罗...”

2009年的马华
老翁:“党员们,这不是封口令!”
党员:“胡说!这明明是封口令!”
老翁:“你们说这是封口令吗?”
中委会、理事会:“当然不是封口令!”
党员:“那...不是封口令罗...”

原来历史不会因为跟着时代的进步而改变,身为人类秉持人性,我们一直都是在原地踏步而已...

封口令的成立性

老蔡:“我要对外发表有关小廖处理毒奶的手法!”
理事会:“不通过!”
老蔡:“为什么?会闹出人命的!”
理事会:“如果老总肯让你讲,我们就通过!”
老蔡:“那家伙哪里肯让我出来?”
理事会:“那是你们两的事,去沟通沟通好来啦!别来烦我们!”

结果,老蔡什么也不用对外发表,政策监督局也是成立来爽的!

以上对话只是揣测封口令的成立性,不具有任何真实性,如果大家觉得正确的话,不用鼓掌,如果大家觉得错误的话,欢迎踩场!

茅草行动2009

茅草行动又要来罗!不过跟1987年的完全不一样,这次是关系到马华内部......

尉缭子有云:

茅草长出来的时候,不要去理它,由得它疯长,当长到不得不除的时候,人们自然而然会去除草的!

老总从当选一路走来的纪录:

1. 强调可与任何中央代表选出来的领袖合作,选后却侮辱代表没有智慧,缺乏道德廉耻心。

2. 破记录耗时两个月才召开中委会议,造成党务呆滞;若党章无限,看来连会都别想有得开。

3. 中委会全数翁家军,票选中央仅两人上榜,掀起史无前例的超级裙带风。

4. 夺蔡细历纪委会制衡权,以便为所欲为。

5. 背弃承诺,延迟巴生自由港调查报告。

6. 委蔡细历政府政策监督局主任,后又害怕得发出封口令。

7. 逃避败选州属主席职,强占马华堡垒州。

8. 破格提升自家南海奇兵以陌生人身份出任第一大州联委会主席。

9. 破格提升自家南海奇兵兼任州分团团长及州联委会署理主席。

10. 边缘化蔡细历成为第一位别无他职的署理总会长。

11. 发表“我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伟论。

12. 针对马来主权论朝论夕改,逆向代马华承认马来主权论。

13. 纵容陆垠佑发表让马华党员引以为耻,支持马来主权的贬蔡论。

14. 强调蔡氏无权发言,否定党员赋于蔡氏的合法代表权。

15. 发表一党一头论,抹杀马华民主、民权的建党架构。

16. 公开奚落蔡氏服务意愿,扭曲为爱官如命,否定党员赋予蔡氏可出任部长的代表性。

17. 借报章专栏百般羞辱,不厌其烦的作出人身攻击。肆意破坏家庭圆融。

18. 破记录耗时七十六天方召开会长理事会会议,阻滞党务,毫无改革意愿。

19. 会长理事会全员清一色裙带亲兵,尚睁眼说瞎话,佯称选贤与能。

20. 发表“免得有人不服我说这是党章赋予我的权力”伟论。

21. 纵容亲信乱政,自组监督小组,破坏党纪及党民主程序,作状宽容,视若无睹,行打压之实。

22. 强行发出封口令,将党机制推入蛮荒时代。

23. ... 实在太荒唐了,写了想呕... 不写了!


不知还漏了什么,算算一下,原来大多数都跟老蔡有关,也没有办法,谁叫老总把绝大部分的时间和精神都放在老蔡的身上。

如果要开除我的党籍,悉随尊便;如果要告我诽谤,少来!我可学你那套回锅政客,从头到尾完全没有指名道姓!

各位亲爱的马华同志们,如今茅草长到几高了?

Monday, January 5, 2009

给老总和plp党的歌

小叮当十八点力作:《说好的改革呢》

你的回话很霸道 在这个时刻
我想起党选前的承诺 改革怎么了
情绪莫名的拉扯 马华怎么呢
但你喋喋不休咬老二 宽容哪去了

党选过了 走了 一切尘埃落定
你霸道 独行 我懂了
三零八的不快乐 从你中选那一刻
马华的内斗内耗 真的痛了

怎么了 你曾经 说过的 改革呢
我懂了 不说了 心淡了 讲爽的
你爽与不爽 都不需 向世界 解释理由
那些独特的感觉都太深刻 我都还记得
你怎么了 说好的 改革呢
我错了 泪干了 心淡了 后悔了
只是三零八的耻辱还旋转着 要怎么停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叮当的这首歌,简直就唱进了我们的心肝肺腑!

plp党员们,歌词句句都在shoot着你们的老板,有看到那句是在挺蔡的吗?

老总真的是你们想像中般冰清玉洁、白璧无瑕吗???

老总真的是完全没有问题吗???

现在我们也不是急着要造反,我只想老总快点结束他的道德改革,改做一点正经事吧!

三零八的耻辱还在旋转着,40国席还存15席,90州席仅剩31席,难道老蔡的道德还重要过三零八的耻辱吗???

还是,这只是合理化老总独裁的借口???

我不管老总是假小气还是真道德,还是那句,快点做些正事吧!

46亿港口没有问题?后座没绑带要坐牢?拜托我们要的不是这些........

我们要的是,老总几时才要一雪三零八的耻辱???怎样个雪法???

我非常迫切期待看到你的《政海独白》里写些家事国事天下事,而不仅仅只是老蔡的房事罢了,都不知道多少篇了,从党选讲到现在,显到爆!

与plp党舌战后感

最近在波力兄的博客里,跟几个为数不多的plp党舌战,看起来plp党寡不敌众,最后plp党冒出一句:

“低人一格者往往在讲别人时, 自卑感就自然的流露,把领导层维护党形象扭曲为政治迫害, 把语重心长,确爱之深,责之却的叮咛形容为苦涩酸溜的字汇词藻,把礼义廉耻践踏成鸡毛蒜皮的私德,把…...."

这句话几乎令我举双手投降,plp竟然可以到如此境界,不投降你还想我做什么?舌战到了如此地步也不再具有任何意义了,接下来也只剩爆粗罢了。

plp党,好心别再一厢情愿地认定我们是老蔡重金礼聘的枪手啦,虽然我也很想,今天刚交了几百块给做牙冠的牙科技师,现在手头紧得很,哈哈!可惜,我不是,也没有半分钱可收。也许我们的所作所为到最后是有达到“挺蔡”的效果,那全都要感谢老翁给了我们足够反他的理由。

骂了这么久,别告诉我你们还不懂我们到底在想些什么!如果你们真的如此敬爱你们的老总,那就有请将我们的心声上达天聪,不然到最后要用选票来表达我们的心声,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场面会非常难看的。

老总的个人魅力,虽然罩着他从独行侠一路杀上总会长,可是相信你们也察觉到了,他的魅力已经开始慢慢失效,甚至开始让人质疑、否定、谩骂!不用怀疑,这一切并不是因为我们这些基层吃饱没事做来搞反对,完完全全是因为老总本尊当选以来的所作所为。

当一个中央代表言之凿凿地对你们说,他后悔投错了一票给老总,你们又要说这家伙吃饱没事干跑来捣乱的,根本不想去思考话语背后的逻辑,悲哀悲哀!

倾巢之下,无复完卵,大树倒了,到时也没有人让你们plp了。

Sunday, January 4, 2009

評論:吳啟聰‧天堂關投票何事?

評論:吳啟聰‧天堂關投票何事?
2009-01-04 18:59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瓜登補選,朝野雙方都如火如荼地展開拉鋸戰,尤其是宣傳方面更是奇招百出,回教黨的精神領袖聶阿茲甚至發表了“投回教黨可以上天堂”的偉論,不僅引來民眾嘩然,更惹來國陣一方的嚴厲譴責。不過話說回頭,天堂又關投票何事?且容筆者以超越宗教的角度去解析這個課題。

馬來西亞雖然在官方的定義上是回教國,可是國內依然還是奉行著世俗法律和世俗政治,政教實際上並不合一。在大馬的政治生態環境裡,就僅存回教黨唯一一個異數,是以宗教作為政治鬥爭目標。多年以來,巫統一直都有提出抗議關於回教黨以回教之名義參政,甚至向法院提出訴訟,但都無功而返。然而,巫統的動機不外乎要搶灘回教黨的馬來人選票,可是在現實上,尤其是多元種族的馬來西亞社會,以宗教之名參政,人民若給予支持,究竟是出於對宗教的虔誠?還是出於對政黨的信任?這一點就道破了以宗教之名參政到底符不符合政治的邏輯。

宗教是神聖的,不管是任何一個宗教,任何一個支派,憲法上也闡明了大馬的宗教信仰自由,因此任何外來的因素都不應涉足宗教這個神聖領域,尤其是複雜至極的政治因素。然而,堂而皇之地行使宗教之名,甚至巧妙地“代天說話”,從而達到政治目的,對於宗教本身已是一種形式上的褻瀆,對於人民的智慧來說更是一種無理的愚弄。即使法律無法遏止類似事件的發生,至少人民須受適度的教育去擺脫思想的枷鎖。

中古時期的歐洲,也是慘遭迂腐的宗教思想捆綁了千年之久,才在文藝復興時期開始主張“人道主義”,即是“以人為本”的思想中心,徹底擺脫了鬼神邪說。爾今我們馬來西亞的政治體系,沿用了民主制度,以一人一票的模式,通過選舉產生出執政的政府,整個過程都是徹徹底底地回歸至人民的身上,投票權也是屬於人民的,根本無需與自己信仰的宗教做心靈上的衝突,因此政治與宗教是可以分開而論的。

回教黨如今不止不言放棄建立回教國的終極目標,甚至還一度揚言要實行回教刑事法、禁酒令等回教化政策,此舉不但拖累了同是民聯盟友的行動黨和公正黨,本身政黨的公信力也蕩然無存。

其實筆者一直以來都很懷疑一點,雖然回教黨在馬來社會的支持度是相當的高,可是如今的馬來人是否真的願意接受回教國?至少筆者身邊的馬來朋友、馬來同學,除了宗教信仰,就生活方式而言,是已經徹底地世俗化了,要他們接受塔利班阿富汗式的回教國,是鐵定不可能的事。既然如此,又何必動用到“天堂”來釣選票呢?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1.04

Saturday, January 3, 2009

下一届总会长......

纵观当今朝廷,老大老二,看了就叹气.........
四个副总,更加...............
那下一届还剩谁哦???



魏家祥在帮白小搬椅子















魏家祥在帮一个有大学资格却升不上DG41的小学老师做纪录














答案是当今马青总团长魏家祥也。

看了以上这两张照片,真的不能不佩服他个人的政治智慧。

虽然本人对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不过个人觉得魏家祥的确是一个政治游戏的大好玩家!

这点就值得我们去敬佩!

看了今时今日的老翁,我们真的要吸取教训,寻找一个真正懂得玩政治的人来当我们的头。

也许下一届,天命所归者,非魏家祥莫属。

当然,只要魏总还是保持一贯作风,小弟绝对支持他!

马华急需成立一个总会长后援会

成员有:

Chairperson:

Dr. Daphne W.Y. Loke (Academician)

Members:


Tee Han Cheong (Lawyer)
Dr. Lai Kwong Choy (Doctor)
Lee Moon Whai (Engineer)
Lee Fook Yin (Company Director)
Low Chee Eon (Lawyer)
Ng Chin Long (Businessman)
Felix E.B. Lee (Academician)

看起来很熟是吗?

没有错!他们就是廉正监督小组的原班人马!

专门负责支援总会长,为总会长铲除“奸党”(非友即奸),目前正忙着剿灭蔡党。

Friday, January 2, 2009

我的回信

今天,除了报馆主编的信,小弟还收到了一封不认识的人寄来的信。

这个人应该是翁诗杰的粉丝,骂我为什么要支持老蔡,讲到老蔡怎样个不堪。

重点是,他问我为什么柔佛人都要支持老蔡。

刚好,小弟也是柔佛人,但却跟这位大哥想的差天酱远。

以下是我的回信,有些比较敏感的词句已经被我稍微修改了。

————————————————————————————————————

首先,我想这位大哥先搞清楚一点,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要挺过蔡细厉,但我却不否认我反翁诗杰。

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一句,我一分钱都没有收过蔡细厉的,算起来我们支会跟他还有过一点恩怨,当年我们推荐的村长人选也被他硬硬挡了下来。

可我现在不是帮蔡细厉说话,更加不是你所谓的维护,我是在帮马华说话。

翁诗杰当选以来的所作所为,实在真的是太看不过眼了,独裁可以做到这个程度也算是够神了。

想拿一个例子来做比喻:

情形就好像一个你很喜欢玩的游戏,而其游戏规则一直都是你紧紧遵守奉之为经典的,突然来了一个大佬,把全盘游戏给彻底推翻,还言之凿凿地说,从今以后我就是规则。

在这种情形之下,除了愤怒还是愤怒,我并没有特别去同情那些没得玩的受害者,而纯粹是不齿这个来搅局的大佬。

总而言之,本人对老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

然而,1018党选,老蔡最高票当选署理总会长,这是不争的事实。

马华的规则,就是要根据民主的意愿来公平分配权力,翁总并没有遵守到这个规则,还将之全盘打翻。

你们挺翁诗杰的人,都一厢情愿地以为我们在挺老蔡,其实我们只是反翁诗杰,而不是挺老蔡,这点你们再仔细想想一下,不难理解的。

马华的民主制度失效,不管是蔡派还是翁派,对你我都没有好处的,请相信我!

如果翁诗杰从此以后愿意遵守回游戏规则,那么我绝对会誓死效忠于一个开明的总会长!

柔佛人,对于老蔡的评价,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高,只是我们都习惯了老蔡。

不管怎么样,回归民主,民主的投票结果是神圣的,没有人可以否定,要否定的话,请在下一届用选票来否定。

投稿糗记

今天下午收到了报馆的确认通知,我的文章不被采纳,因为事先已经发表在部落格上了。

我从小舅那里听说了“一稿不能两投”的报业原则,不过毕竟小舅在星洲打工已经是八十年代末的事情了,那时还没有网际网络和部落格,我理解到的是一稿不能投两家报馆,可是没有想到实际上发表在部落格上也不可以。

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也紧记这次的教训,以后再也不会重犯了。

对不起,主编、和各位读者们,对我事前的无知深感抱歉!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搞懂,的确有点白痴,哈哈!

Thursday, January 1, 2009

从村长选举看人民的意愿

昆仑喇叭新村在元旦选出全国首个民选华人新村村长,公正党昆仑喇叭支部主席丁春荣以345票中选,成为大马史上首位由人民票选出来的候任村长人选。接下来新邦波赖区州议员曾敏凯,将提呈丁春荣的名字给予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作为推荐出任昆仑喇叭新村的村长人选。虽然之前的霹雳州行政议会对村长选举尚存一点保留,然而如今木已成舟,相信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也不至于胆敢犯众怒,多数都会成人之美,批下村长人选作为顺水人情。
在独立后不久,我国的地方议会选举就被废除了,人民的第三张选票从此消失,地方政府被纳入州政府的权限,而地方议会的官员、即村长、县市议员,则直接由州政府所委任。如今因为308大海啸的机缘,五州政权落入民联手中,方能着手恢复地方议会选举和人民的第三张选票,而当下的昆仑喇叭村长选举,就正是为这一大目标做首次大胆实验。
在地方政府上,华人的传统官职有县市议员和村长,虽然都只是芝麻小官,但却是站在最前线搭起一座官民桥的灵魂人物,还需仰赖他们的智慧来维系官民之间的沟通,因此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然而,一直以来村长和县议员都不是民选的,而是由州务大臣直接委任,从而产生了诸多的矛盾,甚至违背了人民的意愿。
在国阵执政的州属,华人官职传统上都是由马华和民政两党分担,村长和县议员人选通常也是由两党的州联委会筛选,其中过程完全不需要以人民的意愿作为考量,而是取决于州联委会的录取标准。因此,经常发生同一个现象,即某官职候选人,虽然并不是很受当地人欢迎,但却因为能够迎合州联委会的喜好,顺利出任有关官职;反而,某官职候选人,虽然甚受当地人的爱戴,但却因为无法讨好州联委会,最终还是落选。坦白说,这种现象并不是国阵的专利,即使是民联也摆脱不了,这就是委任制度的失效,因此迫切需要民主制度取而代之,方能选出当地居民最为信任的候选人出任官职。
然而,恢复地方议会选举也并非是尽善尽美之事,自然也存在着它的负面影响。首当其冲的莫过于耗费公帑,要举办一场选举,从准备选民册、选票、工作人员、计票中心等整个过程,简直就等同在焚烧钞票,如非必要,应另作打算。第二,至于目前的民联州政府和国阵中央政府,在很多的行政方面都充满了矛盾,以致许多的发展计划都被逼搁置一边,倘若地方议会的民选官员与州政府或中央政府又属敌对阵营,那岂非再是添乱?不管怎么样,根据民主制度的循序渐进,我们迟早都是要效仿西方先进国家采纳地方议会选举,是为大势所趋,就要看我们的人民是否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迎接这一切的来临。

吳啟聰‧馬華廉正監督小組頭響炮

吳啟聰‧馬華廉正監督小組頭響炮
2009-01-01 19:27
不久前,馬華新成立不久的馬華廉正監督小組(IWG),通過其專屬部落格向外界表示,馬華署理總會長蔡細歷應該效仿某位華教鬥士,為了緋聞毅然辭去所有公職,以示負責謝天下。然而這件事情並沒有被媒體大事渲染,因為畢竟這個廉正監督小組純粹只是8名“憂國憂黨”的專業人士兼馬華黨員私自成立的獨立小組,小組本身並不帶有任何的決策以及行政權,頂多只能供作咨詢用途。可是,就在筆者對此事件不以為然的當兒,筆者通過瀏覽眾多馬華菁英的部落格,意外發現到幾乎人人都在炒熱著廉正監督小組事件,而且對其評價不高。如此看來,廉正監督小組實際上帶來的衝擊,是相當為人所關注的,尤其是馬華黨員。
廉正監督小組的成立,本身已是一個不解之謎,也無從稽考。廉正監督小組成立初期,總會長翁詩傑表示歡迎,而總秘書王茀明也不言反對,只是強調小組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馬華黨員,整體上來說,都只是對廉正監督小組抱著觀望的態度而已,也不曾期待過小組會給他們帶來甚麼驚喜。然而,讓眾人始料不及的是,廉正監督小組的頭響炮,竟然是要蔡細歷學他人辭職,如此驚人之“偉論”,立刻就迎來了四方八面的惡評如潮,也激起了馬華黨員的眾怒。
如果以理性去分析,可以總結廉正監督小組的辭職論為以下3人帶來了莫大衝擊,總會長翁詩傑、某位華教鬥士、以及署理總會長蔡細歷。廉正監督小組針對蔡細歷的立場,在很大的程度上已經導致了馬華黨員的諸多猜疑,有關廉正監督小組與總會長翁詩傑兩者之間的聯繫。如果馬華黨員因此而產生錯覺:“廉正監督小組即使不是總會長所設,也是為了總會長而設。”這種情形簡直就是陷翁詩傑於不義,對其甚是不公平,倘若真為了此事而蒙受不白之冤,實為大大不值。第二個受害者是某位華教鬥士,廉正監督小組以他為例,拿蔡細歷來開刀,撇開它的政治動機暫且不論,此舉無疑等同在他的傷口上撒鹽,舊傷未癒還要淪為政治工具,實為悲哀,相信華教人士也會相繼為此事而感到憤憤不平。最後一個是蔡細歷,雖然隔夜冷飯又被炒熱回來,但塞翁之馬,焉知非福,就這個事件基本上馬華黨員都是給予蔡細歷同情的,站在同一陣線譴責廉正監督小組。
然而,廉政監督小組的事件之所以可以激起馬華黨員的巨大迴響,主要是因為廉正監督小組的行為等同藐視了馬華的民主制度。眾所周知,蔡細歷是在性愛光碟事件過後,依然還是通過民主程序,以最高票當選署理總會長,這就是中央代表們的民主意願。爾今廉正監督小組公然要求蔡細歷辭職,這無疑等同否定了中央代表們的選擇,視馬華的民主制度為無物,教馬華黨員如何能不憤怒?
坦白說,民主制度以外的組織團體,就好比身體上的增生組織,不是按照身體的需要而增生,增長幅度也不受身體的控制,久而久之就會變成毒瘤,最終形成無可救藥的癌症。馬華唯一還可以感到欣慰的,這個廉正監督小組起碼不是馬華中央正式設立的一個組織,如果是的話,那麼今天的馬華黨員就不止是對著廉政監督小組臭罵了。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吴启聪‧马大牙科系学生‧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