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8, 2009

马华六十岁生日,你快乐吗?


马华六十岁生日,你快乐吗?
身为一个马华党员,坦白说,我不快乐!
我这不是在无病呻吟,如今的马华已经是病入膏肓,谁敢挑战这个事实?

先说说马华的大环境,308过后,马华找到出路了吗?
在国阵里面,要怎样跟巫统讨回我们该有的权力?
面对华社,要怎样才能让华人对马华改观?
马华快要变成NGO了,到底还要逃避政治到几时?

再说说马华的小环境,1018过后,马华党争何时了?
老总几时才肯承认中央代表的投票意愿?承认老蔡是票选的署理总会长?
老总几时才肯放弃对老蔡的道德批判?
老总几时才能学会向马华党员交代?
老总几时才肯开始做他所谓的改革?

老蔡的光碟为什么一年后还会再现江湖?谁干的?
特大,是谁讲要开的?老蔡吗?他真的有说过要开特大吗?
如果老蔡要讨800个签名的话,为什么不从他的老巢柔佛开始?
为什么竟然会从之前背叛过他的林员外的八打灵南区开始?
如果老蔡要造反,为什么还要明目张胆地早两个月前跟老总预约?
现在还流行飞刀传书“明晚我就来取你人头”吗?
为什么老总会昭告天下“我不怕围剿”?
你真的认为老蔡要召开特大围剿老总吗?你真的酱认为吗?
“团队合作无间除了蔡细厉”,既然老总的团队如此合作无间,那么到底是谁在围剿谁?
召开特大,除了老蔡,难道就真的没有其他可疑黑手了吗?
如果老蔡召开特大公然造反,党员会怎样去想老蔡?
谁才会是最大的收益人?

越想越可怕,越想就越悲哀!
马华啊马华!六十年啦!一个甲子!
你只教会了我们一句话:
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Thursday, February 26, 2009

己方的正義

吳啟聰‧己方的正義
2009-02-26 21:46

正義,是一個全球通用的詞彙,不管是好人,還是壞人,都老把正義的光環往自己的頭上套。然而誰才是好人?誰又是壞人?雖然兩個都自稱自己是正義的化身。民眾心中期待的,是一個黑白分明的世界,然而實際上,們大家一直都活在黑白中間的灰色地帶中,所謂的正義,也只不過是“己方的正義”而已。

早在去年,安華就敲鑼打鼓地號召916天,公開拉攏30多個國陣的國會議員跳槽民聯,這就是安華的“正義”;而在今年,納吉為首的國陣,靜悄悄地拉攏了4個霹靂州議員跳槽國陣,成就了206變天,這也是納吉的“正義”。不過就筆者看來,兩方的“正義”都是違反人民意願的跳槽變天行徑,如此“正義”用在了人民身上,又不知是否還有正義可言?

前幾年的雪蘭莪州議會,當時的國陣議長就曾經對行動黨議員鄧章欽(現已貴為雪州議長),下達了禁足令,這就是國陣議長的“正義”;如今的霹靂州議會,現任民聯議長西華古瑪又對國陣的贊比裡等7個國陣議員,下達了禁足令,這也是西華的“正義”。不過就筆者看來,兩個議長的“正義”都是為了維護自己陣營的政治利益,如此“正義”用在了州立法議會的殿堂之上,又不知是否還有正義可言?

馬華總會長翁詩傑公開批判署理總會長蔡細厲的道德問題,堂而皇之地不委其任何重要的官職和黨職,這是翁詩傑的“正義”;蔡細厲忿忿不平地公開自己被排斥被邊緣化的處境,這也是蔡細厲的“正義”。不過就筆者看來,老大老二的“正義”只不過又是一場馬華黨爭,如此“正義”用在了馬華黨員身上,又不知是否還有正義可言?

正義,本來就只是一個單純的詞匯,可如果摻雜了個人的立場下去,這種正義就徹底變成了“己方的正義”,只適合用在自己的身上。對於擁有不同立場的其他人來說,這完全不是正義,甚至絕大多數時候還會被定位成另外一個邪惡的極端。

太多“己方的正義”,混淆了人民的視聽,也不知要如何取捨。黑中有白,白中又有黑,根本不是心目中理想的黑白分明。然而,人民的選擇,根本就沒有對與錯的分別,因為人民也有屬於自己的正義。當政客們再次用“正義”來呼喚人民支持的時候,是否還會心動?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馬大牙科系學生‧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2.26

Wednesday, February 25, 2009

老总:“我不怕围剿!”

“某人不能当官就翻脸或要召开特大,但我相信邪不能胜正,所以不怕任何的恐吓或围剿行动!”

请别怀疑,这句话正是出自我们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之口。

当我买了夜报看到了这个头条新闻,我真的是捏了一把冷汗!

这种话,真的是我们老总说出来的吗?

“某人不能当官就翻脸或要召开特大”

老蔡被请去警察局喝咖啡,什么动作都还没有做,老总却一味在那里“翻脸”“特大”,如此先声夺人之招数,到底是在“爆料”?还是在“诬陷”?

老实说,我怀疑老总是看老蔡平时的同情票这么好拿,也学会扮可怜,制造“特大”的效果,来博取党员的同情。可惜,他太猴急了,自编自导自演的把戏,明眼人一看便知。

“我相信邪不能胜正”

老总道德夫子的形象还是丝毫不减,不止道德批判了得,现在连谁是正是邪他都一清二楚,想必他一定是向玉皇大帝借了照妖镜。

“不怕任何的恐吓或围剿行动!”

这一句,更加加强了我在第一段的论点,身为堂堂马华总会长,他平时的霸王作风我们已经是耳熟能详,现在竟然有人有如此能耐来恐吓他?甚至围剿他???

真的是顶不下去了,做老总就应该有老总的样子,别在敌人一动都未动的时候,你就在那里噼里啪啦地喊打喊杀!

平时习惯了欺负别人的人,现在突然间诉苦被人欺负,听了心里真的不是味道......

为什么我会说“特大”是老总自编自导自演的戏码?

反翁派醞釀開特大‧聲稱一週可收集800簽名
2009-02-25 18:39

(吉隆坡)馬華黨內反翁詩傑派系人士聲稱,他們可以在一週內,取得至少800多名中央代表的簽名,以支持召開特別代表大會。

據瞭解,特大的主要議程是對拿督斯里翁詩傑的領導提出不信任動議。

等待“適當時機”

據悉,這些人正在等待一個“適當時機”發動簽名運動;一般估計,他們醞釀召開的特大,最有可能是落在4月。

消息人士指出,既然他們有信心能取得足夠的代表簽名召開特大,也有把握能夠獲得至少半數中央代表支持投翁詩傑不信任票。

內閣改組前完成

據瞭解,“反翁人士”選擇4月,除了是要避免影響在3月29日提名,4月7日投票的武吉干當及武吉士南卯補選外,也要趕在巫統3月尾更換領導層,過後的內閣改組前完成特大。

星洲日報‧獨家報導‧2009.02.25

情形就好像:

老总派来的假老蔡:“老总,受死吧!我要开特大弹劾你!”

老总:“呜~我好怕!你们几时要动手?”

假老蔡:“哈哈哈哈!我正在等“适当时机”,现在不动手先,再多两个月就要你的命!”

老总:“呜~各位亲爱的党同志,老蔡要围剿我,他是坏人,你们不要跟他好,你们要支持我!我是好人!我是道德指数天下第一的好人!”

老实说,没有看过酱死蠢酱此地无银的杀手,也没有看过反应这么造假的暗杀目标,简单说一句,你有看过杀人还要book appointment的吗?而且还是两个月前的appointment!唉!没有眼看!

Tuesday, February 24, 2009

只有一样法宝的小叮当




去年要全国大选之前,老蔡的光碟隆重登场!

结果老蔡大选上不了阵!

今年要内阁改组之前,老蔡的光碟再现(抱歉,还是同一版本)!

结果老蔡就进不了阁吗???

撇开老蔡的道德问题暂时不说(因为我们已经用了超过一年的时间去讨论同一件事),这片光碟出现的时机,未免太具政治动机了吧?

而且,还屡试不爽!

小叮当如果只有一样法宝,是帮不了大雄的。

请小叮当和大雄慎思!(小叮当不是年生兄)

Monday, February 23, 2009

老总被巫统边缘化了???


沙里爾:津貼食品刺激內需‧不發消費券
2009-02-24 10:32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貿消部長拿督沙里爾週一(2月23日)說,由於國情不同,大馬的情況有別於向人民發消費券的新加坡及台灣,因此是以另一種支付食品津貼的方式來刺激內需。
已撥25億津貼5種食品

他說,新加坡和台灣並沒有對他們的食品支付津貼,反之交由市場浮動力量來決定食品售價,因此,新加坡和台灣需要向人民發消費券。

他週一為雀巢製造廠響應政府的降價運動“美祿建議零售價降價策略”主持推介後,在新聞發佈會上受詢及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建議政府向國人發國貨消費券一事時,發表談話。

我们敬爱的老总大人最近是怎么了?

先是“我敢宣布就不是空谈”的拉务机场,被巫统腰斩了。

不久前的许月凤跳槽事件,身为国阵老二的他也敢敢说他不知情。

现在难得从台湾总统马英九那里抄来的绝世好桥“消费券”,又被沙里尔喀嚓了。

我们的老总,最近是不是被巫统边缘化了?

为什么他的话,巫统都不屑一顾?好像比黄家定还要死。

还是他忙着对付老二,这些他都管不了了?

忠言一句:老总大人,老二事小,党团事大,请用心搞好我们的民族事业先啦!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fKtAOzAjzU

跟大家分享一个好笑的短片,我们的老总跟巫统讲起数来,像足了短片中的曾志伟。

Sunday, February 22, 2009

老总对于选民智慧的一贯看法

翁詩傑‧換不了腦袋
2009-02-22 19:12

在現實中,貪腐份子終歸是貪腐份子,不因他政黨屬的轉移而得品德高尚。然而冷眼旁觀所及,時下卻有不少看客擅為政壇是非立下如此壁壘分明的兩分法,非忠即奸,敢於挑戰貪腐威權的,即屬正義之師。

這跟孩提時代看電影急著要區分劇中角色忠奸成份的心理,並無二致。因此不管是張三李四,只要他打著反對陣營的旗號,即便是不知公義為何物,也照樣能夠當選。原因無他,人民只一心一意想把貪腐威權的化身攆走。

一般投票的民眾,可能連他投選的所謂“正義化身”的姓名背景尚且一無所知,當然更遑論掌握他的信念取向了。其實這些人當中,不少本屬貪腐利益集團,只因分贓不勻或權位利益受損而憤然出走,投奔敵營。對他們而言,這是自然的選擇。他們需要尋求新的出路,這跟正義反腐根本拈不上邊。

相反的,民眾一旦以本身的主觀意願為這類政客的屬性貼上標籤,情況的發展自然不在他們的掌握之內,畢竟他們只是場邊的看客,即持有入場的權利,吶喊喝采或是詛咒唾罵自是他們的權利。

然而叫他們情何以堪的是,政壇擂台上的政客背棄貪腐威權的象徵時,一時稱譽有加;曾幾何時,當他因利益未酬而心生異志,最後挾職叛逃,回歸故主時,民眾的鼓噪升溫、咒罵的熾熱,一時無兩,自然可以理解,但在激情之餘,不妨反躬自問:自己能否完無責任可言?

人們因為厭惡甲黨,而為政客的脫黨鼓掌,卻不知他到底為啥加盟乙黨。人們若以反腐倡廉的道德高度來對他有所期待,結果自是不言而喻。另一邊廂,持平而論,政客可不曾有此主觀訴求。他所圖的不外是權位與政經資源的利益。一旦目的未遂,而故主又一再向他招手,他選擇“鳳還巢”的意向,倒是不難臆測的。

民眾普遍感覺受到愚弄,與其說是不滿他的跳槽行徑,倒不如歸因於他的“脫序演出”,完全不依民眾的期待所致。若說是不滿政客跳槽,難道先前有關政客的脫黨過檔,投奔敵營就不是“跳槽”?其實問題的症結是,民眾一廂情願將他先前的過檔行徑視為“棄暗投明”的義舉,對如此深明大義的義士,自有一番異乎平常的期待。人們開始期待他對貪腐嗆聲、為少數族群的平權仗義執言、為建立新政權新秩序而奮鬥……然而這一連串期待,卻改變不了政客的機會主義本質。民眾為他所訂的劇本充滿了“期待”,可他的脫序演出乃源自本性使然,即使換了敵營的戰袍,卻換不了腦袋,更裝不了新的思維。對他而言,他不曾祭出冠冕堂皇的跳槽托詞,說甚麼“抗拒種族威權,捍衛廉政公義”雲雲,而是直言不諱需要新的政治生機和空間,因此不會產生絲毫欺騙民眾的罪惡感。

相反的,坊間過多言過其實的論客,在瞎子摸象的情況下憑主觀意願臆測,為他們這類機會主義政客吹噓於先,而後因他們的“脫序演出”,所謂“不按牌理出牌”而氣急敗壞的嚴詞抨擊。

升斗小民為此而暈頭轉向,無所適從。機會主義政客固然應該受到聲討,而繪聲繪影、人雲亦雲的論客,究其本質,又何異於前者?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翁詩傑‧馬華總會長‧2009.02.22

先前老总臭骂中央代表们,没有道德观念,没有选民智慧,才会选出蔡细厉做署理总会长。

可是他忘了,这些没有道德观念、没有选民智慧的中央代表,也一样把他给捧上去做马华总会长。

现在老总臭骂全国大选的选民,一样还是没有选民智慧,投民联纯属一时冲动。

可是他忘了,身为雪兰莪州的死剩种马华国会议员,他也是一样被这些没有选民智慧的选民投选出来的。

对于老总来说,什么叫做民主?

顺他意的,就叫做有选民智慧?逆他意的,就叫做没有选民智慧?

这算是干涉民主投票的自由吗?

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选民的智慧上,这是尊重民主的做法吗?

选民的智慧,政客又凭什么去指指点点???

还是你要教选民应该投票给谁???

请老总慎思!




Friday, February 20, 2009

霹雳到底鹿死谁手?

霹雳议长西华平地一声雷地轰出一记禁足令!

从原先的国阵31对民联28,突然变成了现在的国阵24对民联28.

难道霹雳又要变天了?

苏丹之前委任的赞比里的州务大臣还算不算数?

现在西华用“藐视州议会”的条例来惩罚赞比里等人“自封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的罪。

暂且放下国阵还是民联的身份,我只想客观地探讨一下这个课题。

西华公然抗旨,到底有没有问题?

他在宣誓就职为议长的时候,有没有宣誓过要“效忠苏丹”?

现在这样做,下场会是怎样?

胜利的一方,老实说,我觉得苏丹站哪,哪边就会赢!

国阵一边也是很有问题,我到现在都还是很疑惑,为什么国阵和苏丹要这么猴急,不经过州议会的不信任动议,就匆匆委任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

霹雳到底会鹿死谁手?不管怎样都好,还是尽快结束这个乱象吧!

Thursday, February 19, 2009

評論:吳啟聰‧公德與私德之間的革命

評論:吳啟聰‧公德與私德之間的革命
2009-02-19 20:04

黃潔冰的不雅照片風波,爆發了短短的數日下來,已經發展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黃潔冰極有可能會辭去州議員,有者說這是國陣的陰謀,更有人意指這是雪蘭莪天的前奏。對於筆者來說,這是一場公德與私德之間的革命,黃潔冰的辭職,將會徹底喚醒了馬來西亞人民對於公德與私德的認知,並開始學習怎麼去理看待類似問題。

政治人物的道德,可以分為公德和私德,公德是在工作崗位上的職業操守,而私德則是在業餘時間的生活規律。在原理上,們的民眾都看似很理性的,可以區分政治人物的公德與私德,嘴皮子上也很豪爽地說不介意政治人物的私德問題;然而往往在實際上,民眾始終都是無法真正放開私德的因素,即使政治人物的公德是無懈可擊,一旦扯上了私德的問題,整體的形象都被扣分成負面。當黃潔冰說出“辭職”這兩個字的時候,就已經等同徹底向這個現象屈服了。

早前的蔡細厲是頭一個被偷拍的受害者,因為他馬華領袖的身份,他的引咎辭職也只是馬華內部的矛盾,因此並沒有帶來多大的爭議,雖然實際聲援挽留他的人也不少。可是這回的受害者是公正黨州行政議員黃潔冰,民眾在她私德的背後,看到的不止是黃潔冰私生活的另一面而已,而且還看到極為明顯的政治動機。對於民眾來說,尤其是民聯的支持者,在上回蔡細厲事件看漏了的公德與私德,這回卻一清二楚地看在眼裡。這不能說是一種雙重標準,只能說它涉及的層次不同,雖然性質是相去不遠。

當公德與私德之間的革命爆發了,民眾開始反思的,並不是政治人物的私德有沒有問題,而是該不該把公德與私德分開來看。就黃潔冰的事件而言,民眾的反應並不熱衷於討論黃潔冰的私德到底有沒有問題,而是直接否定黃潔冰有沒有辭職的必要。這種現象,如此看來會發展成一種趨勢,尤其是在政治陰謀的重重籠罩之下,更易激發民眾的思想革命浪潮。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至今仍然是政治人物處世的黃金標準,缺了頭一兩個,在政治世界裡鐵定是寸步難行的,這是不爭的事實。然而,如果一地催生“修身齊家”的聖人,卻不去注重“治國平天下”的人才,那也是一種有失平衡的做法。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2.19

Wednesday, February 18, 2009

防治冒名之犬,请注意蓝色商标

由于耀棉兄(路见要鸣)的大名被一只冒名之犬冒用了,请大家注意分辨真货假货!

真货是有蓝色商标的,再加多一条底线的:路见要鸣

假货是黑色的,也没有底线的:路见要鸣

虽然这是非常显而易见的东西,也许大家一早就懂了,可是有时候看得太快也会忽略掉的。

这只冒名之犬的所作所为,想必大家对他的评价都是心照不宣,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

以下是啊利姐的意见:

蓝色商标是能冒充到。还要确认左上角的“B” blogger logo,还有右上角的头像。

Tuesday, February 17, 2009

政治人物私生活政治化

評論:吳啟聰‧政治人物私生活政治化
2009-02-17 18:42

雪蘭莪公正黨州議員黃潔冰的不雅照片流出,造成的轟動一時無兩,瞬間登上了當天大小報章的頭條新聞。近一兩年來,這等自拍、偷拍行為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社會上的不良文化,再加上如今資訊發達的輔助之下,更是進一步的氾濫成災。

在黃潔冰裸照事件之前,早前的陳冠希艷照門事件和蔡細厲的光碟風波都是偷拍文化的代表作。雖然陳冠希的情況,嚴格上不算是偷拍,而是自拍,然而其與蔡細厲性愛光碟風波有著一個共同點,都是未經當事人的同意,肇事者即把所拍內容流出世面、公諸於世。無可置疑的,這是嚴重侵犯他人隱私的犯罪行為,絕對不可原諒,社會人士應盡撻伐之。

雖然黃潔冰就這個事件扮演了受害者的角色,然而有心的政客則視之為不可多得的政治契機,大肆炒作這項課題。前雪蘭莪州務大臣,也是巫青團長候選人的基爾,更是大言不慚,主張黃潔冰應該效仿早前性愛光碟風波的蔡細厲,辭職州議員以謝天下。身為被偷拍的受害者,如今反而被說成了罪犯,如此顛倒是非、本末倒置之說法,要讓人信服是難如登天,要讓人支持他更是天方夜譚,孰不知此君的言論正在為其當局倒著大米。

蔡細厲當初選擇辭職,是為他的出軌行為表示負責;而如今的黃潔冰,其未婚人士的身份,理應在社交方面擁有更加寬廣的空間,即沒有觸犯法律,也沒有跨越道德的界線。然而士古毛州議員黃冠文依然祭出來了泱泱五千年的中華文化,指37歲的未婚女人不應裸身與男人同房,此等謬論與基爾的偉論相差無幾,一樣是在腐蝕著當局所剩無幾的形象。

政治人物的私生活,一開始就不應該被政治化,然而卻往往被當作最好的攻擊目標。政治人物的私生活一旦成功被利用來製造負面形象,那麼鋪天蓋地的社會輿論,即將淹沒政客之前做過的一切政績。即使史上最高政績的美國總統克林頓也險遭彈劾的命運,而馬華的蔡細厲,堪稱是華社公認最能辦事的華人部長之一,也一樣難逃厄運。

社會人士應該要清楚一點,不應掉入“私生活政治化”的陷阱,反而應撻伐譴責一切侵犯他人隱私的行為。如果說揭發的是一場貪污舞弊,那麼可以成為呈堂的證據,用具體的法律制裁之;如果說揭發的是一個道德問題,且要用道德上的瑕疵來引發民眾對該政客的爭議,雖說揭發者也許帶出了事實的真相,然而其心可誅卻是不爭的事實。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2.17

Monday, February 16, 2009

马华上议员人选,周美芬及姚再添上榜

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昨日在中委会议上,提出新委任上议员的人选,而在大选中落败的周美芬及姚再添,双双受委为上议员。

在前任总会长黄家定领导下,马华有规定,即在大选落选者不能受委上议员,进而出任中央政府官职。

不过,随着翁诗杰上任,似乎打破相关规定,大选落选者重新受委。

周美芬(右图)更有望随着出任上议员,进而受委出任副部长,她是填补逝世的马华雪州前秘书李成材的空缺。

姚再添则是森州资深议员,他在上届大选,于亚沙国席出战却不幸败给行动党森州主席陆兆福。
周美芬则在上届大选,于雪州八打灵再也北区寻求卫冕,却不幸败给政治新丁,行动党现任宣传秘书潘俭伟。

小弟的话:

非常精简而已,也只是我个人的感想。

两个人民不愿送进国会的人,现在马华中委会把他们给送进国会去了。

这算是什么意思???

老总抗拒老蔡的意愿,可以透彻到这种程度,酱狠不委老蔡上议员!

票选老二被票选老总彻底废了,他要怎样向党员交代???

也是多余的,反正他都不用向全世界交代的!!!

英語教數理之我見

吳啟聰‧英語教數理之我見
2009-02-16 19:59

英語教數理已在大馬實行了6個年頭,從馬哈迪開始,即將跨過阿都拉,到進入納吉時代,歷經三朝,都還是一個引人爭議的課題。如今,反對英語教數理,已經不再是華社一廂情願的想法,馬來社會也站了出來,其廢除英語教數理聯盟更是公然號召皇宮前萬人大集會,反應更為激烈。如此看來,反對英語教數理,已經變成了一個全民的問題,而且也到了不得不解決的時刻,政府如果還是繼續用拖字訣的話,恐怕會按奈不住群情洶湧。

筆者認為,在小學階段的英語教數理,廢除之是有必要的。小學是學生的啟蒙學校,教導一切最為基礎的知識,尤其是語文能力。小學生在尚未完全掌握各種語文能力之前,其思維語文主要是自己本身的母語,而學習得來的知識,都會通過母語在思維中轉介。換句話,以母語來教學,是最為直接、最為有效的學習模式。如果勉強用英語教學,學生們連最基本的英語都尚未能掌握,甚至還要一邊查字典一邊學習,根本無法有效地吸收知識。在小學用英語教數理,雖很理想但卻是不實際的。

小學的英語教數理,除了其效益不大之外,它也佔據了小學課程中一定比例的節數,從而犧牲了其他更加重要科目的節數,減低了其他科目的效益。筆者認為,在小學階段,課程最重要的就是強調語文能力和基本數學,務必要讓小學生在畢業之前,已經精通華語、國語、和英語,以及掌握了基本數學。語文知識博大精深,其中包含了語法和生字,小學生若能好好地利用這六年的小學時光去儘量吸收語文能力,對日後升中學的語文環境,可以更加容易適應。

如果小學的英語課程是有素質的,而產生出來的小學畢業生具有一定的英語能力,那麼筆者認為,中學階段是可以繼續使用英語教數理的。對於華人社會來說,這是沒有爭議的,因為畢竟升到國中後,語文環境的轉變是無法避免的,視乎是轉變成國語還是英語;然而對於馬來社會來說,這是非常具爭議性的,因為即使升中學後,他們希望可以繼續沿用國語為教學媒介語,以避免語文環境轉變的困擾。然而,各族人民都必須要認清一個事實,當學生升上大學後,語文環境將會是強制性的完全英語,若說小學要學英語太過苟刻了,何不把中學當作是一個轉折點?

總結一句,政府如果正在期待著英語教數理效益的當兒,何不從加強小學的英語課程開始下手?學生必須掌握了一定的英語能力,才能順利地吸收英語教數理的知識。縱觀政府急著落實英語教數理的心態,“揠苗助長”一成語足以盡形容之。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2.16

Sunday, February 15, 2009

没完没了的道德论战

道德论战,打来打去,没完没了。

我不得不承认一点的是,道德有污点者,在政治里的确是寸步难行!

道德沦丧是有错的,这点我不敢否认,不然蔡细厉为什么要引咎辞职,因为他知道他有错!

然而蔡细厉背负着一个道德沦丧的臭名,毅然竞选署理总会长,到最后竟然还中选了。

这算不算是大多数的中央代表都愿意再给多蔡细厉一个机会???

个人认为,就行政能力而言,蔡细厉的确是一个人才。

我至今最期待的,还是他之前提出过的国阵内部两线制,希望能够进一步落实。

以上所说皆为我个人唯一立场!

至于道德论战,没有必要再去跟老总一起研究了!

Saturday, February 14, 2009

勿将“不用交代”纳入马华主流文化!!!

周美芬:李碧真事件屬內務‧“不需對外交待”
2009-02-15 09:46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馬華婦組主席拿汀巴杜卡周芬表示,森州馬華婦女組主席拿督李碧真公開批評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是屬於內部問題,無需向外界交待是否會對付李碧真。

“這是們內部問題,我覺得不需要向外人宣佈我們會怎麼做。”

星洲日報‧2009.02.15

今天上网看到了这则新闻,炒米粉有必要学足老总的口吻这样说吗?

简单说一句:“我们会研究的......”或者“我们会处理的......”不就可以了吗?

有必要说“我不需对外交代!”吗?

上梁不正下梁歪,出了一个“不用向全世界交代”的老总,现在又出了一个“不需对外交代”的妇女组主席,我们的马华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好彩还有魏家祥这个马青总团长算是非常擅长于“交代”。

请勿将“不用交代”纳入马华主流文化!!!

这样会让我们马华党员很难堪!

华社会对我们吐口水!!!

请有关领袖反省反省!

与恩霆分享他在情人节的看法

追随一个领袖,肯定一个领袖,那就算是在擦鞋吗?我看擦鞋的定义不该是如此地肤浅。对我来说,擦鞋的意义是想从对方的身上获取某种既定的利益或收获,而所使出的奉承伎俩才能称得上擦鞋。写一篇文章来支持自己的领袖,这也被称为擦鞋的话,那启聪过去的文章不也是被归纳为擦鞋吗?因此,既然自己非擦鞋之辈,就别在他人的身上,强加擦鞋的论述。您说署理总会长是与总会长从差不多的票数选出来的,这是对的;但是,得票率却不一,总会长占得票率是占投票率的61%,而署理总会长的得票率却是占总票数的48%。若您要说署理总会长是四角战的话,为何蔡细历医生的票数也仅比黄家泉多出6%,即114票。中央代表大可不把票投给林祥才,全数把两百多票投给蔡细历医生。为何不?因为有些中央代表还是不支持蔡细历医生,而选择了黄家泉或林祥才。还有,外加一个,纪委会会处理独裁的作风吗?我想请教一下,哪个马华党章有列明总会长的领导作风的?

虽然我说了,擦不擦鞋完全不是重点,不过既然恩霆兄兴致来了,小弟也来凑凑热闹。首先,我想说的是,我从来不会“自发性”地写一篇类似kelvin“歌功颂德”的文章,往往都是有人先发表说些我个人不认同的言论,我才会回敬的,算不算擦鞋见仁见智吧!一连续的数据轰炸下来,你是想向我证明中央代表支持翁诗杰多过于蔡细厉吧?我想告诉你一件事,在老总做老总之前之后,在我们眼中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就连我自己本身(虽然我没有资格投票),我以前都是很支持老总的,至于现在,请你去做做民调,到底有多少巴仙的中央代表后悔投错票的?可惜我没有数据可以提供给你。哈哈,如果你真要祭出党章来的话,简单问你一句,请问党章规定中委会几久要开一次?会长理事会又要几久开一次?我们的老总开了多少次会?

召开特大对于刚在4个月前的党选中中选的领袖公平吗?一届的任期赋予领袖三年的委托,倘若这个任期不到1/6就要对党领袖做出裁决,这显得对领袖们过于苛刻了。对于Kelvin Lok说现在的马华是上下一心,我想这有些夸大其辞,毕竟无论是报章或部落客的反应都让人民看不到上下一心的大好景象,Kelvin Lok的言辞是难以让人苟同的。召开特大对于刚在4个月前的党选中中选的领袖公平吗?一届的任期赋予领袖三年的委托,倘若这个任期不到1/6就要对党领袖做出裁决,这显得对领袖们过于苛刻了。毕竟分不到糖果的人,当然会因此而怨声载道,四处扮演悲情人物 ,企图以退为进来扩大自己的政治版图。

对于一个今天当选,明天就变脸的人,我会毫不犹豫地要求再选多一次,就是这么简单罢了,不管是四个月还是1/6任期。你觉得,现在的许月凤去九洞再竞选多一次,她会赢吗?我个人认为,如果真的召开特大,我个人猜测老总必败无疑!不过老实说,现在真的有召开特大的必要,不是要弹劾老总,而是要公投决定是否让许月凤入党(我知道老总那里已经批了)。“毕竟分不到糖果的人,当然会因此而怨声载道,四处扮演悲情人物 ,企图以退为进来扩大自己的政治版图。”好样的,单单这句话就可以看出你的功力深厚了,不愧是佳礼校园论坛人称国大帮的马华之神。老实说一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当这群所谓“怨声载道”的人,不管是因为分不分得到糖果也好,多到足以推翻你的时候,到时就不知是你的问题?还是这群悲情人物的问题?

不会治国的人留下来也是献世,此言差矣!不是每个人一生出来,一定要当官或治理国家的。有则留下来作为跟随者,服从者不也是政治的需要吗?虽知道启聪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话下得太重了,有些失掉文人该有的气度。不会治国的人就是献世?!此外,我认同启聪所说的,不该专门咬着别人的丑事来喋喋不休。但是作为政治人物,一个公众人物,难免必须接受大众的苛刻审核,所谓“吃得咸鱼,抵得渴”嘛!曾国藩曾说过:“选择人才,应以德才为本,而以资序位末。”可见德才比资序优先,而德比才更为重要。无德者何以服天下,无德者何以号令朝野?自古,德才乃是治国的优先考量,无德者难以让天下人信服。不然,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无需因性丑闻而面对国会的弹劾,所幸安全过关。

请别误会我的意思,也许是我的错没有说明清楚。没有行政能力的人留在政坛上也是献世,这句才是正确的!不好意思,之前对待类似kelvin的plp党,不用些巴刹语言还真的是不爽,面对到恩霆兄这种文明人,自然要收敛一些。德比才重要,我认同,可是有德无才者,难以用之;有才无德者,谨慎用之。个人认为,后者比前者有用一点,当然我也很渴望有德才兼备的圣人存在,那就不用伤脑筋做取舍了。克林顿到最后也没有成功被弹劾,就是因为他是才无德而又被谨慎用之的那一个,毕竟他是有史以来政绩最高的美国总统(指经济方面)。

人民是否真的对蔡细历医生给予支持,我想启聪的言论尚言之过早。是否受党员的爱戴,我认为也不该以选票类推。好比翁诗杰般,是否真的受党员的爱戴,我想言之过早。毕竟选票是带有期待和希望,而不是完全因为“喜欢”或“爱戴”而选择之。在这里打个例子,老翁对垒老蔡,中央代表只是在这两者之间作一个选择,哪个候选人让人看到希望,可以给党员期待的就是选择,而非因为爱戴而选之。请不要忘了曾经几何时,老翁是被边缘化的人物,中选就是爱戴?那为何代表们现在才爱戴老翁呢?不是因为他们爱戴老翁,因为时势的需要。因此,若以选票或中选来证明一个领袖受人爱戴的说法,这未免太幼稚了!

抓字根???我在此慎重承认,用“爱戴”这个词是我的失误!我想改之为“支持”,不好意思。在政治上,本来就没有什么爱戴不爱戴可言,全是烂苹果,都很难选,唯有选最不烂的那个,也许应该选择用“支持”这个动词比较妥当吧!老总和老蔡的支持度,可以分为三类:全国人民的支持度、华社的支持度、党内的支持度。这三样都需要用实际的数据来证明,也就是说我之前说的都只是空话,不过我非常期待有心人士可以去做一个正式的民调,来给予我们答案。

正如党选成绩公布当天的各报章报导,翁诗杰既没有高票当选,而且只是出乎意料地比预期的票数还少。既然老翁没有高票当选,蔡细历医生又怎能高票当选呢?看看两者在各职位的竞选上所得的票数来看,高票当选又从何说起呢?独立民调的报告书是否独立,不同的人对不同的结果有不同的诠释。我们的部长哥儿们不也是时常对某些报告的结果不满,甚至不承认,还说是没有根据的。还记得二零零六年的林德宜所发表的《企业股权分配:过往的趋势与未来的政策》报告换来辞职的事情吗?当时不就是很多马来部长不接受有关报告,直指报告错误吗?其实,启聪不接受有关民调的报告书,让我联想到此事。有些事情就是发生了,但是还是有些人认为这是捏造的,往往因为这样而断送了自己的未来。忠言逆耳的意义不就全盘地说明了启聪不认同独立民调报告吗?

我只说那个关键性的民调报告书,其中最重要的一题,也是你们万众期待的,“你接受性丑闻领袖应该被委政府高职吗?”这句话对于我个人来说(不管是不是忠言逆耳也好),基本上跟“你觉得大便是臭的吗?”没有什么两样,问题是引导性极致,答案根本就是夹在里面了。不要说我强词夺理,我只挑战你一句,如果这个问题换成“你接受蔡细厉应该被委政府高职吗?”你老实答我,答案会不会不一样,虽然讲的都是同一个人!是不是捏造的,我认为不认为都不重要,只希望这份民调对你们真的有实际的用处(我个人认为是没有用处的,拿来自爽的)。

有否收钱放炮都不重要,但我倒想知道你为着什么道理正义说话呢?怎么不说自己是为了道德正义说话呢?启聪,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都有自己支持的领袖,更有自己不喜欢的领袖,好比你曾经发表的“我不是挺蔡细历,但就是不喜欢翁诗杰”。因此,Kelvin Lok的说辞无疑也是为自己的领袖说话,何来无的放矢?其实,在说别人的无的放矢时,也扪心自问,今天所骂的人不也是昨天的自己吗?

“帮理不帮亲”的“理”是道理的理,我要用的词是“道理”没有错。至于“正义”,我见到的,是一个自卑之极,严重缺乏自信的大权在握者,正在毫不留情地打压着毫无还手之力(即无官职又无党职)的老二,我是看不顺眼才站出来骂一两句的。别再学你的老板讲“道德”了,老实说,马华中人大多数听了都很想吐,包括我在内,不厌的吗?我曾经发表的,应该是“我反翁,可是我不挺蔡”,我对老翁才没有到达“喜欢不喜欢”的程度,这会很恶!你确定kelvin lok的说辞纯粹只是“为自己领袖说话”吗?为自己领袖说话需要用到“纪律处分蔡细厉”这种显眼的标题吗?为自己领袖说话,又何必要用对付另外一个领袖来说主题???我乱了!不过有一点肯定的是,如果没有kelvin lok出来献丑,我们这群部落客也不会追着他来打,因为我们根本就不会“自发性”的歌功颂德我们要擦鞋的人(如果有的话)。我很肯定,也没有抺着良心,我今天骂的是kelvin lok,以前的自己也绝对不会是类似kelvin lok的plp党(如果是的话,自我了断好了)。

最后,我想说,恩霆兄你真的是超级人才,要我擦鞋的话,我第一个就是要擦你的鞋,看好你总有一天一定会是四大部长其中之一,记得小弟不是存心冒犯哦,我们只是切磋切磋而已。

Friday, February 13, 2009

回应kelvin lok的蔡细厉执迷不悟

好样的!kelvin lok!容我再给你一个热烈的掌声!

蔡细历执迷不悟:回应宏欣和曾聒
Kelvin Lok Pui Hong 2月14日 上午11点59分

对于宏欣曾聒的批评,我要澄清,我是马华党员,但是我不是总会长的支持者,我也不需要靠擦鞋吃饭,我只是对蔡细历的所做所为看不顺眼,明明是老二却偏偏要充老大,一辆火车那里可以有两个头?一山又岂能容二虎?更何况这只小老虎还是个道德沦丧之徒!

不管你是不是靠擦鞋吃饭,你的言论无疑是在擦着鞋,不过这完全不是重点。可我也是照样看老总的独裁作风不爽,又不见得我去找纪委会纪律处分老总?一辆火车的确不可以有两个头,不过马华却又一个总会长,和一个署理总会长,你说的道德沦丧小老虎可是跟老总差不多一样票数票选出来的,名正言顺的署理总会长。你的“一山不能藏二虎”论,是在挑战马华的党章吗?

马华在总会长的带领之下上下一心,就连总会长候选人蔡锐明也站出来支持翁总会长的领导,还有蔡细历的爱将陈国煌、姚再添也都已经弃暗投明了,现在除了蔡细历自己一个人不能合群,其它的同志都已良禽择木而栖!为了蔡细历一个人的政治议程,害到外界以为马华不能团结统一,马华党员在外也抬不起头来对吗?

马华在老总的英明领导之下上下一心???我想挑战老总,敢不敢召开一次特大,来对老总展开一次的信心公投,看看2400名中央代表是如何的“上下一心”?不过听说最近马华好像打算要接受许月凤了,我看也的确有这个必要召开特大了。

马华只有区区15个国会议员,如果不和巫统协商就做不到事情,外面的人天真的以为马华好像民联一样空喊口号就做得了事,简直是异想天开的浪漫主义者!

这句我赞成,协商是马华唯一能够与巫统合作的方式,可我们不需要奴颜卑膝,叫巫统做老爸的领导。能妥协的就妥协,不能妥协就不能妥协,马华不是巫统的亲孙子,马华几时要退出国阵都是可以的。

政治家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高尚的道德,一个人连对妻子都可以不忠心,那里还会对党对国家忠心?有些人睁眼说瞎话,支持这种没有廉耻心的人上位,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些人更加无耻!

哇哈哈哈!这一段“礼义廉耻”论,你倒原原本本从老总那里抄过来了!妙!虽然说修身、齐家、平天下,可是我个人认为,再怎么厉害修身齐家的人,那都是你自己家的事,不会治国的人,留来也是献世!不是说道德不重要,可是总不能用一个道德作为衡量所有一切的唯一标准!对于我而言,那些专门咬着别人丑事,直播了再重播,喋喋不休地念个不停,这种人更加缺德。

同志们请客观的想想,如果让蔡细历得逞做了部长,在内阁里只要巫统的部长一讲起“同一间房间”,他连头都抬不起来!如果放他出去竞选,只要民联那些SRP文准的议员一讲“同一间酒店”,不止他自己连一张票都休想拿得到!还会害整个马华的领袖也一起败选,所有同志都见不得人!马华将会因为他一个人而全军覆没!毁了马华几十年的基业不是讲笑的!

六十年代,首相东姑曾经在国会里问了一个问题:“谁没有出过轨的请站起来!”结果只有陈志勤医生一个人站了起来,其他所有的朝野议员都是面面相觑。你真的认为,我们的巫统阁员,真的会动用到这句“同一个房间”?即使真有,那么我可以肯定告诉你一句,领袖的合法性取决于人民对他的支持度,一个人民支持的领袖,不管他怎么伤风败俗,他都有资格当这个领袖;一个不受人民支持的领袖,不管他怎么道德高尚,他都没有资格当这个领袖。如果今天的蔡细厉,真的是完全不受人民的爱戴,不受党员的爱戴,那我会帮你踹他一脚出马华!

不是我们要不要蔡细历的问题,而是没有人可以接受这种伤风败俗,还不知廉耻当着全世界令到马来西亚蒙羞的人,继续留在我国政坛丢人现眼!独立民调的报告书就清清楚楚的说明了人民的看法,支持他的马华同志如果还不悔改,一定成为同谋让马华没落的罪人!

说到独立民调的报告书,有胆量的话,请把所谓的民调问卷的问题列出来一下,全是引导性误导性的问题。别的我不说,如果蔡细厉真的是如此乞人憎的话,那么请问为什么他还可以最高票当选署理总会长?到底是蔡细厉本人有问题?还是2400名中央代表统统有问题?

醒醒吧,残留的蔡派和收钱放炮的枪手们,还有那些蔡细历用一顿饭买回来的部落客!良禽择木而栖,别做道德败坏者的宣传工具了!如果要发挥的空间,党内还有许多机会,为什么不要选择和优秀的领导齐心合力,向真正的敌人开火呢?

收钱放炮?我本人从来没有收过蔡细厉一分钱,可我在这里并不是为了蔡细厉说话,我是在为了道理正义说话!所谓的宣传工具,坦白说,没有kelvin lok你先在这里无的放矢,我们这些部落客也不会冲上来跟你较劲的,到底谁才是谁的宣传工具,大家心知肚明!党内的领导层,如果还在坚持现在的做法,是绝对有问题的!还不能说得上齐心合力!

馬華不應接受許月鳳


評論:吳啟聰‧馬華不應接受許月鳳
2009-02-13 20:15

霹靂變了一個禮拜以來,華社譴責跳槽議員許鳳的聲浪就不曾平息過,一直不斷地對她窮追猛打,各種各樣創意十足的罵人新點子都派上了用場。另一邊廂,一早在霹靂變天之前,已有坊間消息傳馬華總會長翁詩傑曾經會晤許月鳳,一直到霹靂變天成真以後,許月鳳會加入馬華的傳言更加是甚囂塵上。然而,筆者認為,馬華並不應該接受許月鳳。

當許月鳳成為霹靂變天的造王者過後,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就曾經狠批許月鳳為當今“吳三桂”,而霹靂前高級行政議員倪可漢則痛罵許月鳳為“民族罪人”。行動黨在許月鳳跳槽這個課題上,看來已經失去了平時應有的理智,搖身一變成為了理所當然的“華人政黨”乎?吳三桂放清兵入關,試問誰是大明天子崇禎皇帝?誰又是滿清夷族?把“民族罪人”這個罪名套在許月鳳的頭上,不覺得“民族”這兩個字不大適合嗎?筆者寧願是“民主罪人”!

然而,縱使“民族罪人”是有點欲加之罪,可是基本上從華社對許月鳳的反應看來,其“民族罪人”的實際效應也相去不遠了。即使許月鳳的跳槽行為是合法的,但卻是不合理的,畢竟跳槽是違背了人民意願、辜負了人民信託的事情,更何況許月鳳還引發了霹靂變天,成為了眾矢之的也在所難免。許月鳳受到全國人士譴責是可以預見的事,然而其中華人的反應卻是最為凸顯的激烈。

如此情況看來,身為馬來西亞純華人政黨的馬華,倘若在此時此刻接受了許月鳳的入黨,絕對是利多於弊的,就算因此而多了一個馬華的州議員、行政議員,也肯定無法抵消接踵而來的損害。馬華接受許月鳳,即等於認同了許月鳳的跳槽行為,窩藏了華社心目中的民族罪人,這將會給予馬華的整體一個萬劫不復的定位,莫說要挽回華人的信心,即使是友族同胞也一樣會對馬華白眼不屑的。

總會長如果還在斟酌是否應該接受許月鳳,那總會長應該顧全大局,以及馬華60年的老字號。如果仔細去聆聽馬華黨員的心聲,相信眾人也不會贊同許月鳳入黨的。即使許月鳳有機會出任行政議員,也可以繼續用“效忠國陣的獨立人士”身份擔當該職,根本無需染指馬華公會。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2.13

回应 kelvin lok 的纪律处分蔡细厉

好样的!kelvin lok,且容我先给你一个热烈的鼓掌!!!

马华应纪律处分蔡细历
Kelvin Lok Pui Hong 2月13日 下午2点13分

民联之所以会失去霹雳州政权,完全是安华咎由自取,如果不是安华乱政,意图通过挖角夺权,国阵稳坐中央,何必无故生非?这次的霹雳州变天,只能说是安华不仁不义,挖掘国阵议员在先,怎能怪罪纳吉?国阵是通过获得大多数议员的支持才得以组织政府,即合情又合理,有什么不对?

安华是咎由自取没有错,不过换成你这种说法就千错万错!人民在肚烂北切的时候,有必要说这些毫无建设性,又惹众怒的话吗?我会选择说:“安华的916, 和纳吉的206,有什么不同?”纳吉绝对有错!不管他在背后用了什么手段,只要是通过跳槽来变天的,就是漠视民主的力量。就算今天变天的是安华,安华也是同罪,绝对不能半点偏袒!嘴皮子上硬说纳吉无罪是没有用的,丢失了多少的民心叫他自己去数数看吧!

人民只是因为民联的恶意搧动才失去明辨是非的理智,而且示威的人士只占霹雳州子民的一小部份,怎么可以单凭这样就指定人民不支持国阵复权?

又是这种犯众怒的说法!我相信即使民联没有煽火,霹雳州支持行动党和民联的人民都一样会肚烂,别忘了单单是行动党就拿下了18州议席,那些投行动党一票的人民,不是“一小部分”而已哦!在政治里,最悲哀的,莫过于不愿承认事实,自欺欺人、掩耳盗铃,对自己一点帮助都没有!

马华总会长针对整件事的立场坚定,马华从来都不曾拒绝过任何有心加入的合格人士,按照马华党章,只要是年满十八岁,没有其它党籍的大马华人都可入党,不会因为该人的身份而有不同的标准!作为一个维护公义及民主的政党,马华也不会鄙视任何人!总会长只是表明这个立场,而且也已经声明他不曾会晤过许月凤,这一点也已经得到许月凤的亲口承认,请问总会长何罪之有?

错!马华并非来者不拒!!!欲申请入党者,必须通过一个中央核准的程序,不符合资格者,又或者会拖衰马华者,中央绝对有权力拒绝让此君入党!这不是鄙视不鄙视的问题,这是一个原则的问题,今日的许月凤不单单是霹雳跳槽变天的造王者,还是华社公认的民族罪人,试问马华又为了什么要去啃下这颗炸弹???总会长何罪之有?这就要问问老总大人自己到底有没有会晤过许月凤?你问问普罗大众,有谁相信许月凤跳槽跟老总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什么都没有说明,全是疑问句!

然而蔡细历身边的枪手却乘机大作文章辱骂自己的领袖,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也是马华党员,也是国阵的一员!是问如果今天当家作主的不是拿督斯里翁诗杰,而是蔡细历,他又会怎么做?又能怎么做?

“辱骂”?你确定你用对了词吗?你犯错了,我指责你的错误,我是在辱骂你吗?真要辱骂的话,那种叫做人身攻击,不带任何建设性的意见的!如果你有这么多如果的话,那我只想问一个如果,就是如果老总不是翁诗杰的话……..老蔡、廖总、江总、黄总、陈总,任何一个总做都好,未必一定要老蔡!

国阵是通过协商的精神才能维持今日大马各种族间的和谐及稳定,不管是巫统、马华或国大党都情若手足,不分彼此,不像民联政府是利益的结合,彼此各怀鬼胎。无论如何,国阵是一个大家庭,今天巫统领袖面对民联不合理的批评,就是对马华的批评!身为国阵成员,我们应该一致枪口向外!

错!国阵不是一个大家庭,国阵是一个合夥公司,巫统的股权最多,理所当然地坐上CEO,马华的股权第二多,以此类推!马华不是巫统的弟弟,马华只是第二大股东,随时要退股都是siao siao的!没有必要时时刻刻都为巫统抹屁股!如今还在堂而皇之地嗤之以鼻利益结合论是一种骗鬼的话!别再自欺欺人了!只要是能把马来西亚变得更好的,人民会毫不犹豫地去选择那一方!

然而,就在党面对挑战的时候,身为马华的署理总会长,蔡细历非但不站在党这一边,反而怂恿自己的枪手和自己一起倾向民联,批评国阵领袖的种种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枉顾国阵精神,蔡细历要叫马华上下情何以堪?

帮理不帮亲!你别急着咒骂老蔡批评国阵领袖种种的不是,我先问你,老蔡批评的,有没有道理先?如你真的想用这一点向老蔡开刀,那请你挑战他的言论先,指出他的那一段那一句说得怎样个不对法!有错的话,我帮埋你一起骂老蔡!

此事可大可小,国阵不应该放纵这种窝里反的行为,否则人人效法,先贤六十多年来辛辛苦苦建立的基业,转眼便可能毁于一旦!纪律委员会的元老同志应该维护党的团结,处置这种不负责任的回锅政客,杀一儆百!免得其它领袖有样学样,到时党纪必将不保!

回锅政客也跑出来了?孰不知这可是老总御用的名词,别乱乱搬出来用哦!说枪口要向外的是你,现在要用纪委会来干掉自己党老二的人也是你,我真的不知要怎样去衡量你的标准。请你认清一下事实的情况,到底大马六百万华人,马华一百万党员,绝大多数的人,到底支持不支持老蔡的言论,才来这里发表你的伟论啦!一个说出人民心里话的人,你要杀,请杀吧!

蔡细历在党选之后于党毫无贡献,几个月来都在无病呻吟,抹黑党同志对他打压,其实党内同志没被他抹黑打压已是大幸!是问有谁敢打压他?他是搞宣传的高手,随手拈来都可以大作文章,像总会长带领商家到中国时,所有会长理事会成员,包括蔡细历在内也都有获邀请,而蔡细历就故意不参与!否则蔡细历身为马华署理总会长,他若要去,谁可以阻止他?但他就是故意选择不参与,然后再制造惨遭打压,可怜兮兮的模样博取同情!知道内情的人,看了都想吐!

看了你这一段,我才是真的想吐。老总在党内怎样杯葛排斥老蔡,三岁小孩子都知道,我也不想再多说了。不知道内情的话,请去星洲日报的网站,星洲广场里面看看老总的政海独白系列,一篇一篇去看完它,才来这里呛声。没有人逼老总写这些东西出来的!

还有新春大团拜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指定他必须坐在哪里,是他自己故意去找元老同坐,再故意作出被边缘化的样子,让记者拍照抄新闻求出位,根本就是在做大戏!

新春大团拜的事情,连老总自己都不敢否认自己别出心裁的安排,所谓的“事实真相”,你在这里说的,有说服力吗?

这些乱七八糟的招数我等热爱马华的同志都一一忍耐了下来,但是他还是不肯善罢罢休!如今霹雳州政权好不容易才回到国阵手中,他非但不将心思放在搞好党务,设法帮助国阵州政府实施对人民有利的政策,反而一再重提霹雳州议会必须解散,并形容跳槽变天是“不幸”的事,完全视国阵领袖于无物,破坏国阵的合作精神及努力,根本是在替国阵倒米!

这一段我原封不动地送给你亲爱的老总!

霹雳州变天已成事实,目前马华应该绩极投入工作,为人民谋求福利,为首的领袖不应该为了博取廉价宣传而一再的破坏党的形象!总会长在308之后临危受命,担子本来就不轻,现在还要为了承担蔡细历的个人道德和议程面对千夫所指,对总会长何其的不公平!?

真的有人因为老蔡的道德事件而“千夫所指”老总吗?我再怎么看,都只是老总一个人在千夫所指老蔡而已!哇靠!谁还有能耐对老总“不公平”哦!

这种因为自己捞不到好处,便抄作新闻争出位浪费报章版位的领袖,应该被人民唾弃!党有党规,纪律委员会如果碍于他的身份,不敢施加惩戒,往后还要如何服众?

如果纪委会真的干掉了一个人民觉得他对的领袖,那就真的不知要怎样服众了!

忠言:请把你的鸵鸟头从沙里钻出来吧!!!

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一切從失蹤開始


評論:吳啟聰‧一切從失蹤開始
2009-02-12 20:23

《一切從失蹤開始》!這不是老牌影星劉松仁主演的香港無線連續劇,而是由國陣、民聯的政客,前國陣、前民聯的跳槽議員,以及連跳兩次的青蛙王子,還有全國人民,尤其是霹靂州的子民所呈現,2009年度的誠意巨作、賀歲巨片!也許《霹靂變》這個名字會更加直接了當,不過筆者還是比較鍾意《一切從失蹤開始》,因為所有的一切一切,恰恰是從議員失蹤開始,不止是已經變了天的霹靂,暴風雨前夕的吉打州不也正上演著同樣的戲碼嗎?

失蹤的定義,是指某人突然間不知所蹤,也沒有留下任何的交代,眨眼間蒸發於人世。而最近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的《失聯24小時等於放棄議員資格》,其中的“失聯”,則對“失蹤”加以註釋,就是失去了聯絡,即見不著人影,也聽不見聲音。在霹靂變天的全過程中,公正黨州議員查馬魯丁和莫哈末奧斯曼的失蹤,首先吹響了前奏。稍後,行動黨州議員許鳳也跟著失蹤了。到了變天前的最後一刻,剛從巫統跳槽入公正黨的州議員那沙魯丁,成為了最後一個失蹤者。為甚麼會失蹤呢?這個千古之謎還是留待後人去揭曉謎團吧!重點是,這些失蹤了又回來的議員,現身做的頭一件事就是倒戈跳槽入國陣,助國陣完成了變天大業!

大馬國內大學的校園政治其實也是蠻流行“失蹤”,那些候選人往往在提名日前夕就統統消失無蹤,有時候甚至連候選人的提名人、附議人也要“順便”跟著一起失蹤,筆者曾經做過一屆的提名人也幾乎險遭失蹤的命運。不為別的,失蹤純粹是為了要隔離候選人,除了要保障他們的人身安全,同時也不讓他們接觸到外界,不讓他們受到敵對陣營的拉攏,一直到關鍵的提名日才能現身順利提名。失蹤一開始是一種防衛性戰略,也許到了某個更高的層次可以進化成攻擊性戰略,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在政治上,失蹤並不是一種自然現象……

到這裡,不禁讓筆者想起大馬政壇歷史上,還有過一次大規模的集體失蹤,那就是去年916期間的國陣後座議員台灣之旅。跟霹靂變天的失蹤議員相比,後者要鬼祟了,遠遠不及前者的浩浩蕩蕩約好一起玩失蹤。某些議員受到了失蹤的保護,沒有跳槽到敵方陣營;某些議員卻受到了失蹤的鼓舞,狠下心來跳槽入敵營。看來,失蹤也不失為一種奧妙的藝術,更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失蹤,可以讓許月鳳親自砸爛20多年的行動黨貞潔牌坊,也讓查馬魯丁和莫哈末奧斯曼毫不留戀州行政議員的職位,更讓剛蟬過別枝的那沙魯丁吃回頭草。

蝴蝶在熱帶輕輕扇動一下翅膀,遙遠的國家就可能造成一場颶風,科學稱之為“蝴蝶效應”,而議員的失蹤,不管是傷風感冒,還是背痛腰痛,到最後也終究演變成了歎為觀止的霹靂變天。
如今吉打州行政議員阿魯姆甘,也還在“失蹤”中,有了霹靂州的前車之鑒,不得不讓人胡亂揣測這是否又是一場山雨欲來風滿樓?然而阿魯姆甘的辭職信已經呈遞上去,眼下也即將會宣佈懸空其州議席,成功宣告補選的一刻即將為們解開所有謎團。

近日在報章上看到行動黨主席卡巴星的雄姿,沉默已久的他,突然間炮轟林吉祥林冠英父子,更促安華辭職民聯領袖,日落洞之虎果真名不虛傳。筆者欣賞卡巴星的一點是,卡巴星由始至終都是反對跳槽行為的,不管是民聯跳國陣,還是國陣跳民聯,他都一樣不屑,堅持要制定反跳槽法令來阻遏跳槽行為。看來,卡巴星跟筆者一樣,也是看厭了失蹤的把戲,跳槽變天簡直就是開民主一個天大的玩笑。在這個玩笑的背後,究竟丟失了多少的民心,並不是一兩個硬硬搶回來的州屬可以抵擋的價值。一切雖從失蹤開始,不過還是盡早結束這場鬧劇好了。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馬大牙科系學生‧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2.12

Sunday, February 8, 2009

星爷!好样的!

卡巴星发飙,轰吉祥冠英,促安华辞职


好样的!星爷!行动党上下,身为马华党员的我唯一敬佩的就是卡巴星,星爷!

我一直都认为,是林吉祥父子阻滞行动党的发展潜能的,当然也要感谢这父子俩,让我们马华可以苟延残喘到现在。

星爷在法庭上的雄姿,已是家喻户晓,没有必要再做宣传了;可是当他做了行动党主席这个傀儡党魁,谁不知道行动党的真正揸fit人是秘书长林冠英,他的声音沉默了很久很久,日落洞之虎的名号也几乎被人淡忘了。

不过,最近的变天事件,星爷敢敢跳了出来,没有偏袒民联一方,就是强调制定反跳槽法令的必要性,和公开谴责一切的跳槽行为,就算是国阵议员跳槽过来民联,他也一样不屑!

好样的,跟安华大大不同,安华只准国阵议员跳槽入民联,却不许民联议员跳槽入国阵,其中道理的双重标准,除了那些被怒火遮眼的人民看不到,其他稍微冷静理性的人民都清楚知道安华的一时一样,毫无道义可言!

星爷,虽然身为行动党主席,可是从头到尾,都是反对跳槽的!跳槽是严重破坏民主政治游戏规则的!他本人绝对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可是偏偏全行动党上下,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全部都是唯林氏父子命是从!现在吃亏在眼前了,还敢不听老人言吗?

星爷好料!林氏父子和安华,他都已经公开声讨了,接下来整个民联的架构会怎样个坍塌,或是怎样个去补救,又是一场好戏等着看了。

我敢说,如果行动党的秘书长今天是卡巴星,那么整个行动党会变得不一样!

Friday, February 6, 2009

吴启聪 :霹雳变天面面观

吴启聪 :霹雳变天面面观

霹雳终于变天了!霹雳州苏丹阿兹兰否决了州务大臣尼查解散州议会的建议,破灭了民联的最后希望。民联1名议员重返巫统,2名成为独立人士,行动党议员许月凤退党,最终以国阵31席对民联28席,正式宣告霹雳变天,民联倒台,国阵执政,结束了308以来短短11个月的州政权。在整个变天过程当中,充满着曲折离奇、峰回路转,不过比较值得一提的,还是霹雳变天所带出来的局面。

首先,笔者想解析霹雳州苏丹阿兹兰的想法,也可以称之为代表霹雳王室的立场。众所周知,在国阵兵临城下之际,身为霹雳民联之首的州务大臣尼查,唯有通过解散州议会,举行闪电大选,方有博回霹雳州政权的一线生机,如果不如此一博的话,等同州政权拱手让人。可是,一个区区11个月寿命的州政府,如今因为议席少过执政条件就要求重新大选,那么岂不等同玩输棋了,这盘不算,再来一盘?国家大事可不同于玩棋,身为一名统治者的考量,自然要遵循民主的秩序,否决解散州议会的建议,坚持最多议席者执政的原则。

在这次的霹雳变天当中,相信已经让我们的国民,尤其是霹雳州的子民,亲身体验到了政治的黑暗,不管是民联,还是国阵,都一样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人民的眼里,这是非常严重的民主开倒车现象,相信会导致人民对政党、阵线彻底绝望,进而激发人民渴望改革的决心,也许会唤醒下一波的民主醒觉运动。这对国内的民主是一种良性的进化,促使人们不再盲目地追随任何一个政党阵线,而是睁大眼睛在监督他们的一举一动、所作所为,从而在下回大选中做出最为明智的选择。

重新执政霹雳的国阵,如果还在继续秉持着一如既往的国阵政策,可以很肯定的是,下回大选是必败无疑,迟早都会沦陷多一次给民联。308海啸的霹雳失守,已经充分证明了霹雳子民对国阵的不满,而霹雳国阵在重新执政的道路上,也务必要从失败中汲取经验,保留民联的亲民政策,终止国阵的扰民政策,取长补短也。提高州内的经济发展,改善州内的公共设施,这些都是人民所希望看到的实际政绩。

针对霹雳变天这个事件,其造王者主要有公正党的卡马鲁丁和莫哈末奥斯曼州议员,以及最近刚刚跳槽去公正党的那沙鲁丁州议员。这三名马来州议员,他们跳槽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不但无从稽考,也没有去研究的价值了,因为毕竟霹雳变天已是既定的事实。至于许月凤,更是造王者中的造王者,虽然她并没有跳槽,不过她突如其来的辞职,也并非空穴来风,早前的失联事件就已经是一个预告。而且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对于许月凤的失联事件做出如此强烈反应,想必在背后也有莫大的隐情,也许许月凤一早就已是脱了缰的野马,想挽也挽不回。

最后,笔者想总结一句,整个霹雳变天都是一场由跳槽引发的政治闹剧,如要一劳永逸地制止类似闹剧再重新上演,落实反跳槽法令是唯一途径。希望在所有的政治青蛙都安定下来了,各州政权都相当稳固的时候,朝野双方务必放下成见、开诚布公地共商反跳槽法令的契机。不管是民联、还是国阵,谁都有机会成为下一个跳槽变天的受害者,而且机会也是平等的,这种没完没了的政治缠斗,是时候为它画上一个句号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2.05

Thursday, February 5, 2009

都是凤姐惹的祸?

“跛的也会跳!”

昨天出席马青新春团拜,听到了这一句笑话。

许月凤的跳槽,造王了霹雳国阵,弄垮了民联政府,这是一个事实。

跳槽议员共有四个,最可耻的还是那个连跳两次的那沙鲁丁,可是现在看到全世界都在骂许月凤!

可以很肯定的,许月凤,莫说在霹雳,只要是马来西亚有华人的地方,都容不下她。

行动党说她是民族罪人,好一个民族罪人,行动党也会搬“民族”出来的哦,什么时候行动党以华人政党自居了?

林冠英既然可以放下狠话,24小时失联即等于放弃议员资格,摆到明与许月凤的谈判早已破裂。

虽然跳槽的共有四个,但只有许月凤是唯一的华人,就如此沦为一个“民族叛徒”了。

然而,为什么?投靠行动党就是为族争光,投靠马华就是背叛民族?等号是这样画上的吗?

许月凤的跳槽变天虽然是可耻,但我觉得与民族大业丝毫无关,那只是一个民联议员的跳槽!

在我们怪马来人种族主义的当儿,我们华人自己又何尝不是大中华主义?

Tuesday, February 3, 2009

評論:吳啟聰‧辭職‧補選VS.跳槽‧變天

評論:吳啟聰‧辭職‧補選VS.跳槽‧變天
2009-02-03 20:27

容筆者首先用一個字來形容霹靂州當下的政局,“亂”!故事一開始,是巫統州議員那沙魯丁跳槽過公正黨,而後巫統反擊,將查哈魯丁和莫哈末奧斯曼這兩名公正黨州議員拉出民聯,變成獨立人士,相信不久後也會正式跳槽入巫統。高潮就出現在這裡了,為了避免兩個州議席的流失,民聯竟然出示兩名州議員的辭職信,宣佈冷和章吉遮令州議席懸空,60內將舉行補選。

更加高潮迭起的是,兩名州議員竟然跳了出來,否認辭職的法,更聲稱那一紙辭職信是308後民聯逼迫所有州議員簽下的“賣身契”。故事到了這裡,看得觀眾無不拍案叫絕,也留下了一個天大的懸念,究竟霹靂州政權會鹿死誰手,還是一個未知數。

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大約給了們一個概念,現在的實際情況就是“辭職.補選VS.跳槽.變天”,要不就是兩名議員的辭職生效,再來一次補選見真章;要不就是兩名議員的辭職失效,即刻跳槽入巫統,霹靂州政權變天指日可待。依現在的情形看來,民聯方面鐵定咬住前者不放,即使不顧政治的道義,也毅然出示充滿“爭議性”的辭職信,勢要讓補選成真。其實不難理解,以民聯過往的輝煌紀錄看來,民聯在大大小小的補選都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如今區區州議席補選自然也是不在話下,公然挑釁國陣放馬過來。而另一邊廂,國陣方面部署已久的天羅地網,當然是渴望能夠坐享其成,網住兩個民聯州議員,讓他們直接跳槽過來,壯大霹靂國陣的陣容,而且執政霹靂也是指日可待。

儘管國陣和民聯正在爭個你死我活之際,不曉得雙方英雄豪傑可曾用心去體會現在人民看在眼裡的感受,兩個字,“不堪”!不管是“反貪局的介入”也好,還是“賣身契”也好,無不讓人民深刻體驗到政治的黑暗,那本應明如鏡、清如水的政治,如今無疑變成了深不見底的龍潭虎穴。國陣抑是民聯,為了政權可以說是不擇手段,從基本上來看這兩隻政治兇獸,其實根本就沒有分別,一樣是不堪,甚麼改變、改革也是大選時期喊爽的口號罷了。筆者身為外州人士都不禁為此亂局感慨歎氣,相信霹靂州的同胞們更是欲哭無淚、無語問蒼天。

大馬民主制度尚未成熟,兩線制也還在萌芽初期,造就了不勝數的民主漏洞,也滿足了投機政客的權欲,最後吃虧的終究還是老百姓。坦白說,憲法雖是根據英聯邦模式,不過也許那只是獨立時期的事,經過半個世紀的歲洗禮,我們的憲法在增刪之餘,似乎還遠遠不及涵蓋所有的層面,直到如今還是依然可以發生議員跳槽的笑話鬧劇。更令人髮指的是,那模糊不清的三權分立,依然可以隨心所欲地被人操縱利用、為所欲為。大馬的民主制度,如果還再按照如今的模式演變下去,筆者相信我們未來的民主政治堪虞。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2.03

Sunday, February 1, 2009

評論:吳啟聰‧通過法令制止跳槽歪風

評論:吳啟聰‧通過法令制止跳槽歪風
2009-02-01 19:38

霹靂州議員那沙魯丁從巫統跳到了公正黨,即刻掀起了一陣跳槽颶風,這邊廂國陣欲奪霹靂州政權,那邊廂又說民聯要搶森蘭州政權,為數不少的政治青蛙們正在蠢蠢欲動中,隨時準備上演一場好戲讓人民大飽眼福。

議員的跳槽,對於人民來說意味著甚麼?答案是“不公平”。們的國州議員是通過大選,由人民神聖一票投選出來的,換句話說,就是議員們受人民的委託,代表人民到國會、州議會去扮演代議士的角色。當人民要在選票上打勾的時候,人民考量的因素,除了候選人本身的素質,還有更重要的就是候選人所代表的政黨。尤其是大馬政治氣候,長年盛行“選黨不選人”的風氣,不然308海嘯也看不到許多小刀鋸大樹的真實例子,民聯名不見經傳的新兵小將,也一樣可以扳倒國陣老樹盤根的龍頭老大。在這種情形之下,如果某議員跳槽到敵對陣營去,無疑等同違背了人民當初的意願,對人民是莫大的不公平,雖然議員資格還是依然生效,不過實際上根本已經不能再代表人民說話了。

筆者最近觀察了民聯的跳槽風波良久,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對於跳槽奪權的課題,雖然整個民聯將會是得利者,然而筆者發現到,民聯成員之一的行動黨的立場竟然是反過來,反對議員跳槽的行為,更大力鼓吹反跳槽法令的落實。其實不難理解,表面上看來,國陣正在虎視眈眈霹靂州政權,而行動黨又是霹靂州最大執政黨,反對跳槽也是無可厚非。

不過從背後來看,筆者認為,行動黨是在擔心公正黨的日益膨脹。雖然目前的民聯是公正黨、行動黨和回教黨實力平均的3黨共同執政,可是爾今國陣跳槽過來的議員,大多數都以巫統馬來議員為主,而且還紛紛跳槽入公正黨,難保公正黨有朝一日不會膨脹到等同國陣巫統的絕對主導地位,因此行動黨不可不防,制定反跳槽法令正可為此下一道防線。

筆者認為,落實反跳槽法令是勢在必行的。毋庸置疑,議員跳槽是對人民極為不公平的,當一個議員跳槽到另一個政黨的那一刻,他就理應已經失去了人民代議士的資格,因為他已不再是人民當初的選擇。目前的法律規定,議員若辭職,5年之內將不能再參選。近日外交部長萊斯雅丁也呼吁政府修改此項法律,好讓跳槽議員那沙魯丁以公正黨候選人身份重新參選。

筆者認為,在理想的反跳槽法令之下,任何跳槽的議員,議員資格應該即刻被取消,而不是由得他去辭職與否,補選也是必然的。這項反跳槽法令可以阻遏各政黨爭相拉攏議員跳槽,因為即使跳槽了,可以得到他的人,卻得不到他的議席,要來也沒有用處,從而可以制止跳槽的歪風。

政治青蛙越多,就越是歪曲民意,把民主制度當作是兒戲,愚弄人民的智慧。不管得利者會是國陣,還是民聯,反跳槽法令始終都是大勢所趨,不僅可以保障各自的利益,更是捍衛民主的真諦。筆者迫切希望,類似政治青蛙的跳槽鬧劇,能夠儘快在馬來西亞消聲滅跡,還我民主一片淨土。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