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7, 2009

馬青建議教部‧列預科班錄取標準

馬青建議教部‧列預科班錄取標準
2009-04-27 19:31

(吉隆坡)馬青總團教育局主任張盛聞說,馬青教育局將向教育部提呈一份建議書,以要求教育部公佈預科班申請錄取的標準。

他說,馬青發現在一些鄉區,那些考獲5或6科A學生,成功申請預科班,反觀一些在鄉區也有考取非常優越成績者未獲錄取,到底標準在哪裡?

他強調,預科班錄取學生的標準,有必要一一列出,以讓學生和家長知道甚麼成績才能進入預科班。

他今日(週一,4月27日)在馬華大廈召開新聞發佈會時說,馬青也將提呈建議,要求教育部以學生的優越成績、家庭收入、單親家庭、父母為公務員者,作為優先錄取條件。

他認為,拿督斯里納吉在接任成為新首相後所倡導的“一個馬來西亞”,應加以開放預科班原有保留結非土著的10%固打制,使它成為政策,這能提昇預科班整體素質。

接獲兩份全科A1上訴案

另一方面,張盛聞說,教育部今年所錄取的預科班學生,已採納績效制,因為從馬青接獲的預科班上訴個案只有兩份是考獲全部科目A1的個案。

他說,在上述全科A1的上訴個案中,其中一位學生疏忽,沒有成功的把申請表格正式呈上提出申請。

他指出,與2007年比較,馬青教育局曾接獲200份全A1的上訴個案,今次只收到兩份;馬青會協助他們上訴。

“截至上週五馬青接到1160份上訴個案,所處理完結的個案有896份。”

729上訴者應進預科班

張盛聞說,相比於往年,2008年馬青接獲的1300份上訴個案中,有458份成功上訴,2007年接獲的792份上訴個案,有124份上訴成功,也就是說自拿督魏家祥接任教育部副部長以來,上訴已明顯增加

他說,馬青認為這729份成績優越者,應該上訴得值獲得進入預科班;當局將於週二(4月28日)把這些上訴提呈給教育部,相信能在5月22日知道上訴結果,而未來得及向馬青上訴者,可自行上網向教育部上訴。

“馬青處理的上訴案例,並非單一族群,們也接到印裔和巫裔學生的各1份的上訴。”
他呼吁學生及輔導老師,勿再存有進入預科班就是進入大學的觀念,因為有許多預科班學生也考不上大學。


Sunday, April 26, 2009

吳名‧醫生的素質問題

吳名‧醫生的素質問題
2009-04-26 18:32

據悉今年的馬大醫學系五年生中,總共有7名華裔生無法通過畢業考,因此不能順利畢業,必須留級。也許區區7名留級生,華社會覺得不以為然,可是對於馬大醫學系來說,卻是一個非常震撼的消息。因為在馬大醫學系的歷史上,華裔生留級是少之又少的事,每次有也最多只是一個,可今年卻突然出現了7名留級,可見事件頗不單純。

巧得很的是,這屆馬大醫學系的畢業生,正是當年2004年趕上128事件,成功進得了醫科幸運的一群。當年128事件爆發的時候,128名4.0滿分又首選醫科的優秀生無法如願進入醫學系,而被流放去其他科系。然而,能夠脫穎而出,擠進醫科的幸運兒,絕大多數都是來自預科班(matrikulasi)的華裔生,至於來自先修班(STPM)的華裔優秀生,則大多數加入了128的隊伍。在這裡要帶出的一個訊息是,政府曾經放棄了一大群想要從醫的先修班優秀生。

如今5年過去了,政府所驗收出來的成果,就是破紀錄的7名華裔生留級,不知們應該作何感想?是今年的考試太難了?還是今年的畢業生素質不足?然而,筆者更為關注的是,我們馬來西亞日後的醫生素質到底會是怎樣?如果說今天的7名留級生是當年128事件種下的因果,那麼筆者可以斷定一點的是,日後更多的醫療疏忽、人命傷亡就是今天7名留級生現象種下的因果。整個制度都出了問題,而我們卻不得不去正視它,因為這可是人命攸關的天大事件。

政府在為醫學系招收新生的時候,把預科班生置於優先地位,卻把先修班生列為次等的級別。單單看每年的醫科、牙科、藥劑3大熱門科系的預科班生與先修班生比例,孰重孰輕一目瞭然,想要否認也否認不了。

再說,預科班與先修班,原本就是蘋果與橙的對比,論難度與水準,前者根本就不能與後者相提並論,如今卻湊成一塊來作為入學標準,實在是令人啼笑皆非。筆者只能說,如今醫學系畢業生的素質不足,是政府當年收生標準的自食其果。

大馬的醫生素質每況愈下是眾所周知的趨勢,在一般的情況之下,若手頭上是寬裕的,民眾都會寧願選擇花錢去私人醫院,而不敢冒險去政府醫院,因為類似小鈺珊斷手事件的醫療疏忽,實在是太多案例了。毫無疑問的,政府必須嚴格管制醫生的素質,而醫生的素質就得一早從醫學生的素質開始培養起。馬大醫學系的留級生現象,絕對不是事出偶然,政府也應該是時候覺悟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4.26

Friday, April 24, 2009

知道纳吉跟老总的分别吗?


知道巫统主席纳吉跟我们马华老总翁诗杰的分别在哪里吗?

纳吉深知“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的道理,纳吉自己虽然是彭亨州的国会议员,可是雪兰莪是民联夺去四州的最大一州,纳吉觉得自己有必要背起一切责任,重振雪兰莪国阵的雄风,因此选择自己亲自坐镇雪兰莪。

反观我们雪兰莪唯一的国会议员,即使只是输剩他一个,即使他是雪兰莪来的,但都还是要厚着脸皮,逃难到最安全的堡垒柔佛。雪兰莪如今跟他还有什么瓜葛吗?雪兰莪就算永远沦陷在民联手里,都不再关他事了,雪兰莪,拜拜!
小弟非常殷切地恳请老总,在下届大选,如果他还是老总的话,请在柔佛选一个最多华人的选区出战!如果他能胜出,就证明柔佛的华人都是鼎力支持他的。
当年李三春就是敢敢接受林吉祥的挑战,到超级火箭区芙蓉来硬拼行动党主席曾敏兴,就算老马在他后面倒马来票,李三春还是一样狂胜,这就是实力!老总,你有吗?

吳啟聰‧開放股權的挑戰


吳啟聰‧開放股權的挑戰
2009-04-24 20:15

筆者感到非常雀躍,在納吉上任首相的短短一個月之內,已經可以看到納吉作出的第一項重大改革,開放27項服務業的股權,撤銷30%土著股權的限制,這也許就是我們萬眾期待“全民的馬來西亞”的頭響炮。

此項政策的落實,毫無疑問肯定會帶來更多的外資注入,進而刺激大馬經濟的增長,加強大馬的競爭力。然而,如此大刀闊斧之舉,必然會遭受重重的阻礙,和面對艱巨的挑戰。

眾所周知,自從新經濟政策推行以來,土著的30%股權固打在大馬的政商體系已經是根深蒂固,如今雖然不是全面性的連根拔起,但也是始於足下的千里之行,至於是否會觸動馬來社會那根民族主義的神經線,就不得而知了。在這之前,以巫統為首的部份馬來社群,甚至還嚷嚷要把30%土著股權固打提昇至60%,如今“反其道而行”的開放股權,肯定會招來相當程度的反彈。

馬來社會的民族主義,很多時候只是一種情緒,說是土著的30%股權固打,可是實際上絕大部份的馬來社群都沒有分得一杯羹,而是被朋黨階級的馬來菁英給半路騎劫了。雖然普遍上馬來社會手中並沒握有半分好處,但在民族主義的作祟之下,總會驅使整個民族去捍衛這個看不到摸不著的“土著特權”。對於急欲改革的納吉來說,這股來自民族的壓力,究竟是否可以動搖到納吉的決心嗎?

清末時期的光緒皇帝和康有為等人,就曾經大刀闊斧地展開“百日維新”。雖然維新的項目都是富國強民之事,無奈卻觸犯了慈禧太后為首保守派的利益。慈禧太后聯合大臣榮祿,推翻了光緒皇帝的短暫政權,最後導致光緒皇帝被軟禁在宮,康有為亡命天涯,戊戌六君子包括了康有為的親弟弟也在菜市口丟了腦袋,整個“百日維新”土崩瓦解告終。納吉如今的“民族維新”,我們又該怎樣看呢?

納吉的權柄無疑來自巫統的主席寶座,而巫統底下儘是嗷嗷待哺的新經濟政策既得利者。試問如今納吉縱有商鞅、王安石變法的決心,可是要揮刀斬斷這些本來源源不斷的利益輸送帶,究竟是否會招致整個保守派的反噬呢?難保保守派不會派出一個榮祿來,組成巫統黨內一支強大的派系,隨時隨地準備扳倒納吉這個“多管閒事”的明君。

面對著民族和政黨的壓力,納吉毫無疑問正處於左右兩難之間,但這畢竟是歷屆首相都無法做到的事,究竟是否能在納吉的手上成功,大家都在拭目以待。30%的土著股權固打,其實多年來也是政府真金白銀買回來的,如今放下這個累贅包袱,對於國家的財政也不啻是一種解脫,也許國家的發展前景才是納吉當下唯一的考量。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4.24

Thursday, April 23, 2009

吳啟聰‧不甘寂寞的馬哈迪


吳啟聰‧不甘寂寞的馬哈迪
2009-04-23 20:30

敦馬哈迪縱橫馬來西亞政壇數載,是為大馬歷任首相任期最長的首相,從1981年至2003年,前後總共長達22年之久。然而,馬哈迪在其退位讓賢過後的這幾年裡,似乎依然還過著“退而不休”的日子,不甘寂寞的馬哈迪從未停歇過他對政治的熱衷。

從早前馬哈迪對阿都拉和凱里的指指點點開始,馬哈迪的雄風就不曾為人們所忘懷,一直到最近其公子慕克力的崛起,如今更是官拜貿工部副部長,正式延續了馬哈迪的政治香火,馬哈迪的精神歷久亦不會衰退。雖然前首相退而不休的例子比比皆是,然而可以做到如此“全面性”的退而不休,也就只有馬哈迪一人而已。

馬哈迪與阿都拉的故事,隨著阿都拉的下台,也正式告一段落,凱里無法入閣也只能自認倒霉。可是馬哈迪的士氣卻一直高漲不曾減退過,即使雙武補選栽了一個大跟頭,眼前的本南地補選,雖然首相納吉已經明顯表態要棄戰,可是馬哈迪還是堅持要參選。在這裡值得探討的一點是,馬哈迪目前在納吉領導的國陣體系裡面,到底扮演著甚麼角色?馬哈迪的作風毋庸置疑比資政還要資政,但其手中是否依然握有當年雄霸天下的豐厚籌碼?納吉又是否非要被馬哈迪給牽著鼻子走不可?

除了堅持要參選本南地,馬哈迪也順勢重提美景大橋的計劃,們可以看到一點的是,跟阿都拉的政權相比之下,納吉的政權顯然給予了馬哈迪更大的發揮空間,然而幾時才會觸及納吉的底線,還是一個未知數。令我們華社擔憂的一點是,從馬哈迪最近的種族言論一一看來,馬哈迪由始至終都不曾放棄過對於大馬來人主義的追求,即使巫統黨選已過,馬哈迪也沒有再繼續演戲的理由,可馬哈迪就是赤裸裸地表露無遺他的大馬來人主義。

納吉自上任首相以來,就大力推行其“全民的馬來西亞”的理念,可以肯定的是,納吉目前並不打算走回種族政治的舊路,與敦馬的大馬來人主義可以說是完全背道而馳的。站在華社的立場,固然是希望納吉能夠落實“全民的馬來西亞”的理念,可不甘寂寞的馬哈迪,究竟會從中構成多大程度的障礙,我們還得拭目以待。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馬大牙醫系學生‧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4.23

吳啟聰‧種族關係其實很脆弱


吳啟聰‧種族關係其實很脆弱
2009-04-23 20:04

柔佛北幹那那國中,原本只是一名馬來學生和一名華裔學生的肢體衝突,卻引來家長教師的介入,到最後還甚至爆發民眾圍堵警察局的壯觀景象,差點演變成一場種族暴動。筆者看了這一則新聞,裡只能暗歎,們的種族關係其實很脆弱。

當年513事件席捲整個馬來西亞半島的時候,柔佛州在已故蘇丹伊斯邁的出面斡旋之下,成為唯一一個沒有被種族暴動禍及的州屬。可如今,這個令人遺憾的事件,就正正發生在柔佛州苯珍縣的“黃梨之鄉”,我們的種族關係與當年相比,明顯脆弱了一大截,一觸即發。雖然警方一直努力澄清這並不是一樁種族問題,然而看起來卻似乎是越描越黑,越是繪聲繪影,就越似真有其事。我們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純粹只是兩個學生的打架,哪裡可能會發生圍堵警察局這種大場面?

追根究底,種族關係惡化的罪魁禍首,肯定是不負責任的投機政客。在大馬種族政治的模式之下,一直以來都不乏投機政客,為了取悅自己的族群得到選票的支持,不惜炒作種族課題,以友族作為假想敵,激發族群的危機感,並以此得到族群的共鳴,充當“民族英雄”。然而,此等不負責任之舉,也許可以成就類似政客的青雲直上,可對於種族關係,卻造成了無可挽回的傷害。原本是同一屋簷下的同胞,如今卻被不良政客煽動成彼此敵視對方,種族關係已經被徹底政治化了。

除了不負責任的政客,政府的種族政策也是種族關係惡化的首要推手。大馬目前推行的國家政策,大致上都還保留著新經濟政策的靈魂,國家財富與資源的分配,還是得根據膚色來區分土著與非土著。在不可能公平競爭的環境之下,非得利益者的心理肯定比既得利益者來得更加不平衡,理所當然地會從嫉妒演變成一種仇視。再說,政府也不曾真正努力過要融合各大民族,至今各族之間的日常生活還是很缺乏互動與交流,種族之間的鴻溝也越拉越大,彼此之間的排他性與不信任也越來越為強烈。

筆者認為,政府當務之急是要盡快制定種族關係法令,來制裁煽動種族情緒的投機政客,斷絕種族關係惡化的禍根。至於種族政策方面,最近新任首相納吉已經隆而重之地推出“全民的馬來西亞”的理念,希望納吉真的能落實“全民的馬來西亞”理念,逐步廢除以種族作為依據的國家政策,讓各族在沒有種族觀念的環境下繼續貢獻一份力來發展國家。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4.23

Tuesday, April 21, 2009

評論:吳啟聰‧本南地,戰或不戰?


評論:吳啟聰‧本南地,戰或不戰?
2009-04-20 20:18

隨著法魯斯的辭職,其本南地州選區也跟著懸空有待宣佈補選,安華已經鐵定派出一個公正黨的狠角色上陣,而這個候選人也即將是填補檳城第一副首長的不二人選。安華同時也丟了一個頭痛的問題給首相納吉:本南地,國陣到底是戰,還是不戰?

儘管安華已經開聲,呼籲納吉如果不想勞民傷財,最好是讓民聯不戰而勝。而令人出乎意料的是,直到如今納吉所給予的反應,都似乎相當響應安華的呼吁,公開表示國陣或棄戰。或許納吉在他出任首相的短短一個月之內,即將締造一個獨立52年以來的紀錄,國陣破天荒首次棄戰補選。而整個國陣上上下下,唯納吉馬首是瞻,除了國大黨稍有微言之外,其餘成員黨都已經很努力在為棄戰點綴冠冕堂皇的說辭。

本南地,典型的“雞肋”選區: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一個鄰接吉打州的檳城大陸選區,遍佈了回教黨與公正黨的勢力,而且還是一個原屬公正黨的選區。這場仗肯定硬得很,納吉到底是該戰?還是不該戰?如果硬著頭皮打下去,國陣的勝算可以說極微渺,站在納吉的立場,這場仗再怎麼樣算都划不來,因此直接宣佈棄戰,可以說是明智之舉。

以308海嘯過後5場補選輸了4場的成績來看,國陣已經不能再承受任何打擊,況且補選都會被冠上對納吉公投的名號,這場當然也不例外,因此納吉沒有必要冒這個風險。除此之外,這可是安華為了安排第一副首長人選而刻意製造的補選,如此師出無名之舉,對納吉來說,簡直就是一發開出界外的球,接著的話反要被扣一球。納吉應選擇棄戰,來換取人民對安華的審判,讓人民運用自己的智慧去分析誰是誰非,而不是讓補選的熱潮煮滾了腦袋。

這只是區區一場州議席補選,而且還是原本就屬於民聯的議席,國陣即使拿下了也不可能奪回檳州政權,再怎麼盤算,這個“雞肋”實際上不止食之無味,棄之也一樣不可惜。可是,要讓國陣大開如此棄戰先例,就正如前首相敦馬哈迪所說:巫統如果因為怕輸而棄戰,這是奴僕的心態。然而,政治並非意氣之爭,筆者不認為國陣的士氣會因為本南地的棄戰而從此一蹶不振,大丈夫能屈能伸,不打沒有把握的仗,棄戰上能保全納吉的威信,下能節省補選耗費的民脂民膏,何樂不為?

何況,308以後的一系列補選沒完沒了,除了去世的議員,類似旺阿茲沙、阿魯姆甘和法魯斯的辭職,就無端端製造了3場補選,不止浪費國家資源,也辜負選民的厚望。

雖然選委會應該保持中立的立場,但人民總得擦亮雙眼,理性看待師出無名的製造補選之舉。政治不是兒戲,昨天剛中選,今天就辭職,大選了又再補選,把人民搞得團團轉,教人民情何以堪?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4.20

評論:吳啟聰‧成也安華,敗也安華!

評論:吳啟聰‧成也安華,敗也安華!
2009-04-17 19:51

檳城副首長風波終於有了一個了斷,法魯斯毅然辭去州議員以及副首長雙職位,本南地州選區也以宣佈補選告終。在整個事件當中,安華身為民聯最高領袖以及公正黨主席,毫無疑問地主導一切劇情的發展。

在整個檳城副首長事件當中,筆者最為感興趣的,是檳城首長林冠英處理這個事件的手法,以及其與安華的合作關係。當初308行動黨成功執政檳城過後,毫無疑問的,是林冠英行使首長應有的權力委任法魯斯為副首長,而如今法魯斯無法再繼續出任該職,可林冠英似乎不能獨自做決定委任新人取而代之,並且還要等待安華的推薦人選。民聯向來推崇3大成員黨之間的平等關係,行動黨絕對不會居於公正黨之下,淪為次等的成員黨。可如今看林冠英對待安華的方式,似乎超越成員黨之間應有的尊重,而是變得類似巫統與馬華的從屬關係。

法魯斯辭職後,能夠填補其遺下空缺的公正黨議員有兩位,可即使只是二選其一,安華都還是遲遲不能決定。原因不難理解,兩者都並非安華的屬意人選,真命天子是即將上陣本南地補選的公正黨最高理事曼梳。一旦曼梳成功捍衛本南地州議席,曼梳就會一躍龍門升為檳城副首長。

以目前民聯場補選勝了4場的氣勢看來,再下本南地這一城只不過是易如反掌的事。可值得令人探討的是,安華為瞭解決副首長人選問題,竟然不惜懸空州議席製造補選機會,實在是令人歎為觀止。法魯斯的辭職,究竟是出於個人的意願?還是安華的意願?即使貴為一州的副首長,也只能充當做一顆被犧牲掉的棋子。

法魯斯黯然下台,固然是與其涉及的石廠弊案有關。可值得我們關注的是,當對立的國陣一方都還沒有正式展開行動,安華為首的民聯一方卻毅然大義滅親,上演如今法魯斯辭職的戲碼。法魯斯一旦辭職,對於國陣來說,任何把柄都不再具有政治價值,可令國陣始料不及的是,安華竟然可以做到壯士斷臂。這一盤棋,雖說是走著民主的遊戲規則,可是實際上大家都只是棋盤上的棋子,一個無名的小兵。過了河就不能再回頭,任由敵軍宰殺。

筆者認為,民聯若繼續一味推崇安華“無可取代”的地位,那麼無疑是民主進程的一大隱憂。精神領袖固然重要,但若要為其拋頭顱,灑熱血,還得看他是否依然秉持崇高的政治理念。一句話總結了檳城副首長風波:成也安華,敗也安華!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4.17

Tuesday, April 14, 2009

人生何处不政治?

昨晚,我暂居的student house发生了一件很肚烂的事情!

家里一开始本来全部人都share一条line来上网,后来出现了专门download的害群之马,害到整条line慢到不行,结果后面房的人就出声要收回他的line一个人用!

由于新的line还没有开,我们都得暂时tumpang他的line一下,可是就在昨晚,我的电话线被拔掉了,旁边还贴着一张英文notice,指着我臭骂我download,再也不要给我tumpang了。

冤枉啊!真实情况是,我并没有download,是隔壁房的栽赃嫁祸,一下子所有黑锅都丢给我背!

现在超级肚烂之余,还要马上联合其他跟我一样被"遗弃"的housemate开多一条line,不然不知几时才可以上到网!

唉!人生何处不政治?小小一间student house都充满了黑暗的政治!这只死猫很难啃!

Monday, April 13, 2009

公共服务局面试记



2009年4月14日的大清早,我们一行人到公共服务局的面试中心,接受例常的政府牙医面试。小弟有幸被安排为本届马大牙科生的天字第一号面试者(其实排名不分先后,纯属巧合)

虽然被通知为8点开始,为了发扬守时运动,我们还特地天未亮就出发了。可是却在那里干等了两个小时,到了九点半才开始。

九点半,负责人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叫了我进去。她说,本来还要等多一个专科牙医来才开始的,不过那家伙似乎翘班了,所以不能再等下去了,就此开始吧!

厉害!翘班能翘得如此潇洒,一个借口都不需要,想翘就翘,干脆不来,也不用另行通知。

不过也好,少了一个人来面试我,省老子的功夫和时间!

面试完毕了之后,步行到附近的餐厅吃早餐,一看到餐厅内门庭若市的盛况,我不禁翻了翻我的手表来看。

“接近十点了!”

哇靠!office时间不是八点半就开始了吗?这些公务员怎么十点钟了还来这里挤爆餐厅?

心里不禁对这群厉害的公务员肃然起敬!malaysia boleh!

差不多十点了,我吃完转身就要离去,可是见四周的公务员,即使吃完了也意犹未尽,坐在原地叹茶抽烟吹水,他们平时都是这样混日子的吗?

以前有个中六老死阿heng,他刚从食品工程系毕业出来,现在私人界工作,曾经考虑过要跳槽来打政府工。

阿heng就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老板你要知道(老板是小弟的昵称),一旦打了政府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我问为什么?

他说:“政府工出了名是懒人工,请三个人做一人份的工,而私人界就是倒转过来请一个人做三人份的工,当你做惯了政府工,哪里可能还能适应私人界的环境?”

虽然我一早已经知道个大概,不过听他真人以身说法,还真是第一遭。

以前看过新加坡电影《小孩不笨》里面曾经有着一幕,刘谦益虽然是大老板,但却怂恿孩子努力读书,考到好成绩才能打政府工,打了政府工就会有很多钱。

新加坡只是跟我们一水之隔而已,可是为何公务员的文化,以及民众对于公务员的观念会如此大相径庭???

唉,请三个人做一人工,如果可以省下多余的两人工钱,拿来建设国家,又或者是直接扣税,国阵会执政多一千年!


Sunday, April 12, 2009

柔佛马华应获正部长



柔佛马华应获正部长

纳吉的新内阁名单出炉,马华的正副部长配额不减反增了一个副部长,实在是可喜可贺。然而,对于马华来说,这份内阁名单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身为马华大州的柔佛,完全没有正部长,四个正部长,两个来自彭亨,一个来自霹雳,一个来自雪兰莪。

虽然总会长翁诗杰身兼柔佛马华州联委会主席,然而柔佛州的官职配额,却很明显的并未被给予合理的重视。虽然说柔佛也分配到了3个副部长,然而众所周知,副部长并没有掌握实权。每个周三在首相署召开的内阁会议,受邀出席的都只是正部长而已,至于副部长连门都进不了,莫说要参与讨论国家政策的制定。

柔佛马华应获正部长,这不单纯是地方主义,抑或是州属情结,其中也拥有着非常深远的战略意义。在上一次的308海啸中,全半岛的马华几乎可以说是全军覆没,就仅仅剩下柔佛州这最后一座堡垒,即使稍微开了缺口,可还是坚固依旧,当今马华的15名国会议员,就有超过一半是来自柔佛的,还有众多的州议员不等。巫统也是同样的情形,纳吉的新内阁名单当中,就以柔佛的成员最为众多,高达7人。反观我们马华,实际上并没有效仿类似的“论功行赏”,坦白说这是非常打击柔佛马华士气的举动。

人们常说,柔佛是国阵的传统堡垒,打不破的铜墙铁壁。其实笔者认为,没有任何一个政权是“理所当然”的,执政党必定是获得选民的认同,才一拳一脚打回来的江山,绝对没有口头上说的如此轻松。如今柔佛马华不获正部长,柔佛华社是无法谅解的,何以在308大选中,柔佛华社是唯一不掀起反风,反而还倒过来助马华一臂之力的,如今竟然会落得如此荒凉下场?对于柔佛华社和马华来说,这种不公平的现象,绝对会导致众人心理的不平衡,甚至最后还会对马华、国阵失去了信心,下届大选直接加入反风的队伍也不在话下,最后的堡垒也可能不再是堡垒。

在内阁名单出炉之前,就已经盛传来自柔佛的副教育部长魏家祥能够升正,对于柔佛华社来说,这是雀跃万分的大事。可是如今魏家祥依然还是维持原职,而柔佛却完全没有正部长,人们在叹息之余,也开始质疑总会长翁诗杰提呈内阁人选的智慧。媒体记者日前向翁诗杰询问,为什么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厉不受委入阁?而翁诗杰却叫记者去查阅宪法,只有国会议员和上议员才能受委入阁。然而,耐人寻味的是,同样不是国会议员、上议员的马华妇女组主席周美芬,却能在当天早上受委为上议员,下午则宣誓就职为副部长。

如果马华要继续维持在柔佛州的优势,就得留住柔佛华社的民心。如今柔佛马华不获正部长的情形,绝对是为马华倒米的举动。柔佛华社会因此而感觉受到马华中央的漠视,和多年来对于马华的支持都如同付诸流水。希望在下一次的内阁改组,翁诗杰能够认清这个错误,而给回柔佛马华一个正部长。

(上个周末投稿,今天获得投篮通知)

Saturday, April 11, 2009

休假启事


由于小弟即将应付牙科最后一年的毕业考,从4月27日考到5月7日(如果“好彩”中viva的话会考到15号),因此从现在开始会发奋图强,谢绝一切外出活动,博会少上点,文章也会少写点!

刚才耀棉兄打电来叫我明天出去喝茶,不过已经11号了,拜一我还要交一份assignment,还是下次好了,抱歉耀棉兄!
听说求真兄、国文兄也会出席,抱歉小弟不能来,请求你们的原谅!下次一定!

不好意思!祝福小弟顺利毕业吧!
5月7日过后,小弟又是一条龙了!哈哈!

Friday, April 10, 2009

評論:吳啟聰‧納吉內閣塵埃落定


評論:吳啟聰‧納吉內閣塵埃落定
2009-04-10 20:39

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內閣名單終於出爐,坦白說,這個內閣的陣容,並沒有為我們帶來多大的驚喜,反而卻讓我們看到納吉執政背後的隱憂。

原本預期納吉會大刀闊斧地為內閣瘦身,結果出來竟然比原來的內閣還要肥了一圈。看來,納吉對於國陣各成員黨的控制,還說不上非常老練,一樣要依據前朝阿都拉的模式,犒賞三軍式的非要弄個人人有份才能穩定軍心。除了馬華敲鑼打鼓地要維持部長人數,護駕有功的東馬政黨也必須論功行賞,在這種形下就只能動巫統部長的腦筋了,可是又要怎樣向巫統交代呢?所以,還是老話一句:一切照舊!一些敗選者,甚至又被委任部長、副部長。

巫青團長凱里榜上無名,反而落選的巫青團長候選人慕克力卻被委為貿工部副部長。馬哈迪的回巢,再加上如今其公子慕克力的入閣,自然會被聯想為馬哈迪時代的復興。補選已經明顯顯示馬哈迪的影響力不復當年,如果納吉此刻選擇延續馬哈迪的政治香火,務須三思。

重要部門傳統上還是交由巫統的最高層,即黨主席、署理主席、以及副主席分別出任。相當感到意的是外交部竟然交給阿尼法,而同是來自沙巴的巫統副主席沙菲益被分到鄉村發展部,表面上看來東馬的巫統支派無法駐進巫統的權力核心,但實際上沙菲益可以利用此職在東馬鄉區走動。

在這之前,馬華曾經嚷嚷要增設華裔副首相,也許某些後來的因素,讓馬華立即噤若寒蟬。筆者認為,與其做一個掛名副首相,不如想方設法為馬華爭取到以上所列傳統的巫統重要部門,尤其是貿工部這種更有實權以及影響力的部長職。馬華署理總會長蔡細歷榜上無名,不僅表示客觀阻力仍存在,也意味著總會長翁詩傑之前的“一笑泯恩仇”純屬門面的功夫,實際上並沒有真正解決黨內的糾紛。

整體而來,納吉要以這種格局來進行改革,恐怕難有顯著成效。盼望這只是納吉暫時的緩兵之計,等納吉的政治手腕得更強硬,繼而建立一個強勢的團隊。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4.10

吾皇万岁!!!

纳吉将委任6名上议员,以便为他们入阁而铺路。这六人将在下午4点宣誓就职。

国会已经发出通知,宣誓成为上议员的6人分别是民政党主席许子根、巫统妇女组主席莎丽扎(Sharizat binti Abdul Jalil)、马华妇女组主席周美芬、前巫统吉兰丹州连委员会主席阿旺阿迪(Awang Adek Bin Hussin)、加米尔(Haji Jamil Khir bin Haji Baharom)以及拉惹侬仄再纳阿比丁(Raja Nong Chik bin Raja Zainal Abidin)。

在这6人当中,有4人是在去年全国大选中落败的国阵领袖

~~~~~~~~~~~~~~~~~~~~~~~~~~~~~~~~~~~~~~~~~~~~~~~~~~~~

谈到为何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不获受委入阁翁诗杰说,反而要记者去翻阅宪法寻找答案。

他说:“请你看一看宪法,宪法有提到,只有国会议员或者上议员才能受委为部长。”

小弟的话只有一句:吾皇万岁!!!!!
(小弟为老总的智囊团全体成员感到惋惜)

华社:周美芬为什么可以入阁?

老总:因为宪法规定,一定要国会议员和上议员,才能受委入阁。我早上委她做上议员,那她下午就可以受委入阁了嘛!

华社:那蔡细厉为什么不可以入阁?

老总:因为宪法规定,一定要国会议员和上议员,才能受委入阁。老蔡既不是国会议员,也不是上议员,当然不可以受委入阁啦!

华社:那为什么你宁愿委妇女组主席做上议员,也不愿意委署理总会长做上议员?

老总:我不用向你交代!

Thursday, April 9, 2009

吳啟聰‧當小偷變成大盜


吳啟聰‧當小偷變成大盜
2009-04-09 20:53

翻開報章,不乏治安敗壞的新聞,這邊打家劫舍,那邊殺人放火,也許我們一早已經麻木了。可是,為何在這個步伐快得看不清的時代,樑上君子已經不再躲在橫樑之上,而是登堂入室用巴冷刀來對你親切問候?不知不覺,偷竟然成了大盜!

筆者目前暫居八打靈市,一個遍佈馬大與拉大學生的社區。如此典型的遊子社區堪稱是罪犯的天堂樂園,學生們對於此片土地並無多大的歸屬感,而安全意識也會降到最低程度,怎教罪犯不儘盡興地幹案?宵小入門爆竊還只算是小兒科,橫刀攔路的那種才叫可怕,教筆者如今不止夜間不敢出,即使走在路上也要瞻前顧後,活似一隻疑神疑鬼的膽小貓。

甚麼時候開始,我們平民百姓要比鼠輩還要心驚膽戰?而汪洋大盜卻能瀟灑地來去自如?當你們真正見識到,夜間的摩托刀匪也可以像警察一般巡邏社區鄰里的時候,你們就能深深體會到這種意境。

我們賴以保障生命安全的警察叔叔,可以在路口的同一座樹頭下,埋伏一整個晚上守株待兔,等賊人自投羅網(隔天同一個地點照樣發生攫奪案)。可是在大多數的時間,筆者看到的警察車都只是靜靜地泊在嘛嘛檔的旁邊。警方的工作效率,究竟是以破案率來評定,還是以罪案率來評定?以高者為優乎?

曾幾何時興起一陣“全民拼治安”熱潮,然而帶鎗的執法人員如果都不以身作則,我們這些手無寸鐵的,又能做些甚麼?相信曾經有到過警局報過案的人,都會非常瞭解警方的工作態度。

現在正值經濟風暴來襲,丟了飯碗幾近斷炊的人不知會有多少,而逼上梁山鋌而走險的人又不知多了多少,罪案率的直線上升是一種殘酷的趨勢。小心門戶,似乎是我們唯一能做的事,必須提高自身的安全意識,儘量防範罪案的發生。

至於警方的辦事能力,政府必須不時鞭策警方,以周詳計劃實際行動來撲滅罪案,尤其是加強社區的巡邏最為重要。看到橫刀攔路的大盜,筆者會不禁想念起躲在橫樑之上的樑上君子,小偷變大盜,可笑亦可悲!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馬大牙醫系學生‧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4.09

Wednesday, April 8, 2009

評論:吳啟聰‧3B補選結果牽動政局



評論:吳啟聰‧3B補選結果牽動政局
2009-04-08 19:34

2009年4月7日的3B補選正式落幕了,民聯保住了武吉干當和武吉士南卯一國一州議席,而國陣只是取回峇當艾州議席,一切格局都只是恢復補選之前的面貌,民聯國陣二比一。然而,這場3B補選對於新任首相納吉的打擊,卻是難以想像的沉重,對於大馬政局日後的發展,也有著巨大的衝擊。

繼上一次的瓜登補選,加上這次的3B補選,不難發現308海嘯事隔一年之後的今天,反風依然還在延燒著,甚至更加的強盛。不得不承認霹靂天、黃潔冰事件和阿魯姆甘辭職,煮沸了人民的熱血,對此反風的助力甚大。然而,對於國陣來說,這是一個徹徹底底的覺悟,這股反風已不再是一般的鐘擺效應,而是人民對於國陣的不再信任,不可能再繼續守株待兔乾等人民回心轉意。

人們普遍認為這場3B補選是對於新任首相納吉的信心公投,上回的瓜登補選亦是同樣說法。其實不然,納吉自4月3日上任以來,截至補選當天也只不過是4天的時間,以補選成績做信心公投來論,未免有點言過其實。我們必須認清一個事實,納吉肯定一直都會是大馬的首相,直到下屆大選國會解散為止。在這中間的三四年時間裡,我們何不以客觀的心態,去看待納吉的實際政績?倘若國陣還是依然無力回天,那下一屆大選必定會面臨嚴峻的考驗。

納吉本來視3B補選為民意測試,為下屆全國大選投石問路,如果成績理想,隨時都可以宣佈閃電大選。然而,如今補選成績如此慘不忍睹,想必納吉必定會無限期延後大選,直到局勢有利於國陣時,才會重拳出擊。如此看來,其實補選慘敗對於國陣也不至於完全是壞事,至少避免了勝選過後的得意忘形,讓國陣從今以後謹慎執政,步步為營,是為人民的福祉。

3B補選慘敗之後,納吉的當務之急,就是重組內閣,組建一個強勢的團隊,以期重振國陣的雄風。在內閣成員方面,阿都拉時代的巨無霸內閣,肯定會被納吉瘦身,通過一連串部門的合併與廢除,以及委任強勢的政黨領袖入閣,建立一個最具前瞻性的新內閣。在國家政策上,我們應該可以看到一系列大刀闊斧的改革,一洗國陣昔日的刻板形象,納吉的“全民的馬來西亞”政策就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中。

3B補選也讓納吉和國陣深深體會到了民意的重要性,相信納吉日後處理一切事的手法,都會以民意為重,絕對不會輕易罔視之。類似霹靂變天、黃潔冰事件還有阿魯姆甘辭職的課題,都一律招致了人民的反感,民心的流失,最後造成3B補選的慘敗。這是一個重大的教訓,教國陣不得不從此收斂,也不會再上演同樣的戲碼,要不然下一屆大選大好江山隨時都可能會拱手讓人。

如今的納吉好比是昔日臥薪嘗膽的越王勾踐,即使大權在握,可半刻也不得鬆懈下來。除了要挽回流失的民心,更要面對經濟風暴的來襲,國陣在一片風雨飄搖中是否還能力挽狂瀾,就要看納吉個人的毅力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4.08



笔后小记:报纸上看到砂州白毛的衰样,坦白说,没有看过第二条样子比他还衰的政客,老总比他帅得多,你们认同吗?(纯属外表上的人身攻击,与他个人政绩无悠)

Tuesday, April 7, 2009

評論:吳啟聰‧敗選者可否入閣?


評論:吳啟聰‧敗選者可否入閣?
2009-04-07 20:06

去年的308海嘯反風壓境,不乏刀鋸大樹的景出現,民聯許多名不見經傳的新兵小將,一樣可以扳倒國陣成員黨的龍頭老大,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民政黨主席許子根和國大黨主席三威魯。

許子根、三美威魯等重量級政黨領袖敗選,是國陣以及眾人所始料不及。敗選,即意味失去國會議員資格,不能被委任入閣。因此,眾人都非常期待前首相阿都拉如何安置這些政黨領袖。一般上,最普遍的方法,莫過於委任他們為上議員,再委任他們入閣做部長。可是,阿都拉卻拒絕這樣做,並且明文規定不委敗選者任何上議員和官職,只有一個巫統婦女組署理主席莎莉扎例被委任為婦女事務顧問。

阿都拉給於的理由只有一個,也非常明確和簡單,在大選中落敗的候選人,代表該候選人並不獲得選民的認同,如今若是硬把敗選者塞進國會,豈不非等同否定選民的抉擇?如果敗選者不止做上議員,還被委任入閣做部長,無疑是開民主天大的玩笑。

這個規定,在阿都拉的威權下如同天條,因此在阿都拉在任期間,眾多敗選的政黨領袖也只能乖乖賦閒在家,靜待東山再起。如今阿都拉退位,納吉繼承了首相大位,有人似乎蠢蠢欲動。

其中以民政黨主席許子根最為明顯,最近甚至被黨員慫恿與馬華競爭副首相的職位,而民政黨前主席兼永久顧問林敬益也多番告誡許子根不可妄自求官。至於國大黨主席三美威魯雖然並沒有求官的舉動,可是從三美堅持蟬聯國大黨主席的意願看來,三美暫時並沒有辭官引退的打算。最後我們看馬華的新任上議員周美芬和姚再添,兩者都被外界盛傳會被委任入閣。周美芬日前已經對外表示,她不會拒絕當官,而姚再添則還未有表示。

值得探討的一個問題是,阿都拉退位後,當初不委敗選者的理由是否已不成立?其實不然,人民依然無法諒解,何以一個被人民用選票否決的候選人,還可以繼續走入上議院?甚至繼續入閣做部長?如果如此簡單的民意都被否定,那麼不止敗選者本身會遭到譴責,甚至他們代表的政黨,以及整個國陣,都會被人民標榜為民意的掠奪者。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4.07

Monday, April 6, 2009

吳啟聰‧黨政合一與委任文化


吳啟聰‧黨政合一與委任文化
2009-04-06 20:24

大馬目前的政治結構,是採取“黨政合一”的模式,政黨的高職與政府的官職是互相關聯的,即由政黨的黨要出任政府的內閣部長。比方說,當今我們的執政黨是國陣,而國陣的黨魁是巫統主席,而他也必然會出任首相,其他的內閣官職則根據國陣成員黨的黨職順序分

不過,黨政合一有時也會有例,歷任首相往往會選擇性地黨政分家,委任一些黨外人士出掌某些特定部門,而相關人選只需要另外被委任為上議員,就可符合部長資格。還有一種黨政分家的況,就是首相不按照黨職來分配官職,一些議員在黨內即使沒有相當黨職,也被委任入閣。1996年的巫統婦女組主席拉菲達蟬聯失敗,可是依然被繼續委任為貿工部長。

黨政合一是相對合理的制度,執政黨在大選中受到選民的委託,而政黨領導層則是在黨選中受到的黨員的委託。因此由政黨領導層出任執政政府的內閣部長,是無可厚非的事,也間接地反映了民意。然而,有些時候基於某種考量,首相也會破例黨政分家,委任一些具有專業資格的黨外人士出任部長,以期發揮其專業知識。然而這種黨政分家存在了一個漏洞,就是我們的內閣成員並不像國一般,完全不需要議院的通過,只需首相委任即可走馬上任。在這種情形之下,黨政分家所委任出來的部長,是不符合民意的。

世界各國皆有不同的政治文化,而大馬的政治也獨有一種委任文化,在政黨內部亦是如此。大馬的政黨,至支會區會,大至中央高職,雖然大部份黨職都是通過黨選產生的,然而還存在著某些重要職位,依然是由黨主席委任的,尤其是總秘書和總政。這些受委黨職並不是通過黨選所產生,也不能代表黨員的意願,而只是黨主席個人的意願。這些受委黨職在黨內固然是位高權重,可是如果首相要根據黨職來分配內閣官職,是否應該把這些受委黨職列為考量呢?在委任文化的熏陶之下,黨政合一其實一早已被歪曲了,也與民意脫了節。

不久前,馬華總財政鄭福成對外表示,他因為事業太忙,所以不想當部長。當然,鄭福成的總財政職位是由馬華總會長翁詩傑親自委任的,而且歷史上也不曾出現過有馬華總財政出任內閣部長的先例。同樣是被總會長所委任的總秘書則曾經出了幾個內閣部長,陳祖排和黃家泉就是代表性人物。

如今,筆者想做一個比方,馬華只有4個部長的配額,一個肯定是馬華總會長自己本身,另外兩個如果給總秘書和總財政的話,那麼就只剩下最後一個部長留給真正代表民意的黨領袖。委任文化其實除了方便黨主席之餘,同時也是通往獨裁霸權的康莊大道,不止是馬華而已,所有政黨亦是如此。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4.06

Sunday, April 5, 2009

马华应该力争贸工部长,而非副首相

虽然最近老总跟华社都很发烧华人副首相的课题,可是小弟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发言,且容在下暂时“冷眼旁观”吧!

小弟比较有兴趣的,是马华如果要在内阁里面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应该出任什么部长,而绝对不是什么第一第二第N副首相。

纵观我国内阁的重镇部门,天下第一部财政部,应该还是交给首相自己管。天下第二部国防部其实未必要给重要人物担当,不过向来都是副首相做的。天下第三部内政部,天下第四部贸工部、天下第五部教育部、天下第六部外交部。(这些顺序纯粹是小弟自己排的,即使你有异议也无所谓,不过这些都是巫统的铁桶部门,外人是绝对无法攻破的。)

现在马华做不做副首相都无所谓,最要紧的是能够攻破巫统的铁桶阵,拿到其中一个以上所列的部长。

而小弟个人最为推介的,是贸工部,现在由慕尤丁掌管,以前拉菲达做了几十年。

其他六个部门,基于国家安全的因素,是绝对不可能交给华人的,也不用去妄想,可是贸工部交给马华却是合情合理的,还有得好谈。

老总做不做得成副首相小弟都不会喝彩或倒彩,如果真的争取到了贸工部长,那小弟会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说赞!

另外加一点,至于马华被安排什么什么铁桶部门的副部长,那是拿来废的,众所周知副部长一向来都是没有实权的,所以也不用太高兴,我们要把眼光集中在正部长。

坦白说,如果老总真的当了副首相,但官职却维持在交通部长,那我可以肯定的说,情形是lppl,一点变化都没有。

小弟曾经看过一本书《大马华社之谜》,其中一篇是讲当初前总会长陈修信下台引退的故事。陈修信当年兴致勃勃地向敦拉萨讨一个副首相来做,可是敦拉萨说了句:

“陈兄,论资格,你做首相都没有问题,可是你就是过不了我族群的那一关!”
(那时候的陈修信可是财政部长)

Friday, April 3, 2009

马华总财政郑福成不想当部长


事業太忙‧鄭福成不想當部長
2009-04-03 19:34

(吉隆坡)馬華聯邦直轄區州聯委會主席丹斯里鄭福成表示,他沒有意願成為內閣部長

也是馬華總的鄭福成說,他不知道自己有否在馬華呈交給首相的新內閣名單內,不過,即使他在名單中,他也不會接受委任,因為他本身的事業太忙了。

他說,在過去他和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會面和商談馬華事務時,雙方都不曾提到馬華在新改組內閣中的事項,包括馬華領袖“入閣”名單。

“所以,我完全不清楚新內閣名單的人選和馬華呈交的名單內容。”

鄭福成是於今日(週五,4月3日)早上在馬華聯邦直轄區州聯委會一項移交電腦活動後,受詢時有關新改組內閣名單和他本身會否受委時,發表上述談話。

他說,在事業上,他要照顧屬下至少5000名員工和他們家庭的生計,在華社事務上,他也已擔任很多職位,所以時間已不允許他再擔任任何重要職位。

星洲日報‧2009.04.03

小弟的话:

看到了这一则新闻,身为马华的一员,不知你们会作何感想?

小弟的感想就相当多一下,不过现在还不想说出来先,让各位大哥先说。

評論:吳啟聰‧納吉時代的新希望


評論:吳啟聰‧納吉時代的新希望
2009-04-03 19:25

2009年4月3日,納吉終於正式宣誓就職為大馬第六任首相,我們從此踏入一個全新的納吉時代。揮別了短暫的阿都拉時代,眼前還殘留著政治危機和經濟風暴,萬眾期待著納吉如何為人民帶來新希望。至少,筆者目前看到了,納吉的嘔心瀝血之作—全民的馬來西亞。

大馬的歷任首相,尤其是剛退位的阿都拉,每每上位之時都不忘誇下海口要當“全民首相”,然而卻缺乏實際的實踐方案,甚至完全不曾將之列為國家議程,徹底淪為一個空空洞洞的口號而已。如今,新任首相納吉早在其宣誓就職之前,就已經隆而重之地推介“全民的馬來西亞”的治國概念,而且也將以此作為國家政策的主軸。無可否認,這是一項很大的突破,儘管這個政策的未來充滿了數,然而我們必須給予正面的態度。

納吉表示,大馬的趨勢是任何問題都會成為種族問題,這句話正正說中了要害。如今納吉的“全民的馬來西亞”,實際上已經和傳統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相去不遠了,捨去了“馬來主權”,不再以族群自居,而是以大馬人角度看事。這些不正是我們大馬華社日盼夜盼的光景嗎?當然,我們華社也應該以身作則,首先摒棄種族之間的門戶之見。

納吉可以做到這一點,與他個人在巫統裡面的地位是息息相關的。如今納吉在巫統的地位是相對穩定,沒有任何人能夠挑戰他的權威。在這種絕對權威之下,納吉可以大刀闊斧地進行任何他屬意的改革,包括了“全民的馬來西亞”,無需要為了爭取黨內的支持度,而受制於民族主義無法動彈。坦白說,如果納吉能夠一直保持他在巫統黨內的優勢,納吉絕對能給予我們意想不到的改革成果。

除了種族問題,經濟問題也必須貫徹“全民的馬來西亞”的概念。雖然新經濟政策的一些元素還存在著,可是如果能夠切切實實地擺脫朋黨的營私文化,將經濟蛋糕公平地分予人民,扶助各族的貧窮人士,更為廣大的馬來族群將會因此受惠,種族問題也不再是一個問題。308海嘯已是一個紅色警戒,國陣目前殺鵝取卵的經濟模式如果再不改革,必定會招致部份人民的唾棄,下屆大選的嚴峻考驗不在話下,到時才想要改革一切都太遲了。

筆者迫切希望,眼前的“全民的馬來西亞”計劃,即使在3場補選過後,納吉還會繼續重點推行。畢竟任何一個國家領導人,都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全民的領袖,而不是一部份人民的領袖而已。納吉是大馬第一個當上首相的首相之子,新經濟政策雖然始於其父,但相信最後會終於其子。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4.03

Thursday, April 2, 2009

吳名‧凱里須具備圓桌精神


吳名‧凱里須具備圓桌精神
2009-04-02 19:58

巫青新任團長凱里,一向來給予華社的印象,不乎一名大馬來民族主義的死忠擁戴者。如今凱里終於登上了巫青團長的大位,其過去激進的形象還歷歷在目,教華社如何對此君推心置腹?顯然的,凱裡敏銳的觸覺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勝選以來就一直採取低調的路線,甚至還信誓旦旦地說要當開明領袖,囑咐“華社與他意見不同可協商”。

近期以來,顯然的馬華也意識到了協商的黔驢技窮,也相應打出了“不求高調,只求成效”的口號,企圖用來粉飾協商的面貌。然而,308海嘯,馬華的敗績告訴了我們,“只求成效”顯然起不了作用,華社反而更加欣賞翁詩傑的“三萬三千”,敢怒敢言的形象最為迎合觀眾的口味。如今,凱裡提出的“協商”,也許在馬來文的意思裡有著另一番的詮釋,不過對於華社來說絕對會招致反效果。

凱里首先必須要認清一個事實,當今的巫統不再是代表馬來人的唯一政黨,其馬來票源已是與回教黨和公正黨三分天下。換句話說,巫統如果單單仰賴馬來選票,是絕對無法順利執政的,再怎麼樣都需要非土著的支持才能成功上台。以往單純的協商,不但嚴重缺乏了合作的誠意,也根本無法合理地解決問題,如今要老調重彈協商之道,倘若沒有任何新一番的改良改善,是絕對不會讓人信服的。

筆者堅決反對訴求式的協商,即提呈白紙黑字書面式的備忘錄或是訴求,給予巫統內部去勾勾叉叉。這將處於一種完全被動的狀態,從頭到尾一直都被巫統主導著,完全沒有互動,根本談不上是一種合作的模式。因此,協商必須升級為共同會議的形式,尤其是圓桌會議。

所謂的“圓桌會議”,是指一種平等、對話的協商會議形式,是一個與會者圍圓桌而坐的會議,席位不分上下尊卑,避免按照順序的排座方式。圓桌會議最主要強調的就是平等原則和協商精神,凱里必須給於相關人士更多的機會參與討論,以平等的姿態獲得眾人的共識,方能有效地解決一切問題。然而,如果凱里始終無法貫徹圓桌精神,以霸主的姿態壓倒性地主導一切議題,那麼我們還是會回到協商的那條老路,惡性循環還是一樣在延續著。

倘若從政者無需面對民族、輿論的壓力,根據本身的意願和理性的分析去行事,也許一切都會變得好起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4.02

Wednesday, April 1, 2009

马华应积极监督历史课文的修改


最近巫统新任副主席希山慕丁,在巫统大会上发表的“巫统争取独立论”,瞬间引起非马来人,尤其是华社的哗然。华社的目标相当明确和一致,就是要否定希山的“巫统争取独立论”,还原华印裔有份参与争取独立的历史,更重要的,就是要阻止希山修改历史课文内容,保留各族独立先贤的丰功伟绩在历史书上。

就在华社朝野领袖针对希山言论口诛笔伐的当儿,马华总会长翁诗杰表示,马华将结合学术界和知识界,把有关方面的资料档案编整妥善,然后通过网络媒体和通过互联网,向全世界对外宣示我们在这个国家的参与和贡献。笔者初次看了这一则新闻,不禁当场愣住了,马华身为华人第一大党,全世界第三大华人政党,如今竟然对希山的修改历史课文束手无策,反而还要通过网际网络来为自己的历史正名,实在是悲哀之极。

无可否认,在希山的独立论一出,马华领袖,如总会长翁诗杰、马青总团长魏家祥等人,为了维护民族的尊严,纷纷第一时间站了出来谴责希山的言论。然而,谴责归谴责,这全然不是一个解决方案,希山的修改历史课文建议,是否因此而动摇了呢?再说,华社也不至于光顾着面子问题而已,更加重要的,莫过于我们的华裔子弟日后修读的历史课文,是否会被有心人歪曲得面目全非,甚至完全抹杀了华印裔先贤的历史功绩。

如今,由总会长翁诗杰提出类似的“网际网络正名运动”,无疑是等同在官方的正式管道上,已经彻底向巫统和希山方面认输和妥协。既然对于历史课文的修改无法力挽狂澜,就只好通过网际网络为自己的历史正名,这算是聊表慰籍吗?华社看在眼里,心里应该做何感受?做何感想?坦白说,类似的“网际网络正名运动”不提也罢,提了更加显示马华的懦弱无能,徒增添华社对于马华的负面印象。

笔者认为,马华身为国阵第二大成员党,应该善用手上握有的政治筹码,更加积极地参与监督历史课文的修改,而绝对不是置身事外,再任由巫统单方面随心所欲地篡改历史课文内容。或者建议成立一个委员会,广纳朝野政党、各族人士、还有历史学家,参与编写历史课文的内容,其中马华就应该扮演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积极地参与监督历史课文的修改,不容许任何毫无根据的篡改行为。笔者相信,这才是华社真正对马华寄予厚望的事。

禁足不够,还要驱逐?


巫统上议员拿督罗斯兰阿旺表示,行动党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在国会内的行为举止无礼之极,理应将后者驱逐出境。事前哥宾星因为在国会殿堂上,公然指责候任首相纳吉涉及蒙古女郎命案,而被禁足国会12个月。如今,罗斯兰显然认为禁足不够,还要驱逐哥宾星出境才行,形同褫夺哥宾星的公民权。

之前禁足哥宾星12个月,已经是等同封闭了蒲种国会选民的喉舌长达一年之久;如今倘若还要驱逐哥宾星,简直就等同直接否定了蒲种国会选民投选出来的国会议员,抹杀了人民的意愿。这种情况为我们带出来了一个问题:如果民主投票的结果,人民投选出来的国会议员,是可以如此轻易地被否定的话,那么我们还要大选来做什么?反正只要是执政者不满意的议员,就可以动用权力将之铲除,即使选了也是白选。

我国的民主制度尚未完全成熟,至今都还满是漏洞,人民的意愿往往都被歪曲得面目全非。不能否认哥宾星之前在国会上怒叱纳吉的失礼之举,然而议长的禁足令,并不止是发在哥宾星一个人的身上,而是发在哥宾星所代表的数万选民身上。在法律上的定义上,国会议员在国会里面都不以各自姓名来称呼,而是以各自选区为名。哥宾星在国会里面的时候,已经不再叫做哥宾星,而是叫做蒲种,即他的国会选区。

笔者认为,禁足令是不合理的,因为该项惩罚剥夺了该选区选民的发言权,若能换成扣除薪水津贴、或是取消退休金之类,只关系到哥宾星一个人的惩罚方式,那才是合情合理的。又或者,废除掉国会议员的国会免控权,用国家的法律去制裁议员的不轨行为,那也是绝对公道的,至少可以有效地制止议员继续口出狂言来扰乱国家秩序。

然而如今,巫统的上议员竟然建议驱逐哥宾星,坦白说,这是相当荒谬的一件事。我国的三权分立,即司法、立法和行政,有待去追究“驱逐”到底是谁的权限,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国会立法权的权限。试问该上议员究竟是要叫议长驱逐哥宾星?还是要叫隔壁的司法权帮忙驱逐哥宾星?更何况,以哥宾星的所犯事项,顶多只能列为一般的诽谤处理,根本不可能会动用到“驱逐”如此夸张离谱,很显然的,该上议员对此事已经表现得太过情绪化。

我国国会议员的素质,的确有待提升,笔者实在不愿再看到国会里面的刀光剑影,来来去去都只是有如泼妇骂街,毫无实际内涵的辱骂而已。笔者希望由人民神圣一票投选出来的国会议员,是真正能够在国会里高谈阔论政治理念的,而不是打瞌睡,或是无故翘会,或是存心来吵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