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31, 2009

評論:戰神‧自貿區報告只是第一步


評論:戰神‧自貿區報告只是第一步
2009-05-31 18:59

近日,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巴生港口自貿區調查報告終於出爐了。這個耗資300萬令吉的普華古柏報告,雖然內容是點到為止,並沒有實際揭露其中暗藏的弊端,而且它所提供大堆數據,也只有此領域的專業人士才懂析解讀。然而,這個調查報告只是一個開始,以它所掌握的初步數據為基礎,為緊接下來的後續行動鋪好了道路。

對於這個自貿區,人民最為關注的莫過於它所涉及的貪污舞弊。從一開始的11億變成最後的125億,這筆令人瞠目咋舌的天文數字,後總共翻了十來倍,可交出來的竟然是一頭大白象,裡暗藏的弊端可想而知。在整個事件水落石出之前,人民都不應該公開批判任何的涉案者,只希望有關當局能夠儘徹查一切真相,給人民一個合理交代。

為了揪出貪污舞弊的害群之馬,絕對有必設立一個皇家調查委員會,繞過政府內閣尤其是交通部,直接向最高元首主導的獨立委員會負責。只有這樣,才能避免官官相護的問題,不管涉案者是甚麼來頭,前首相抑或是前部長,都可以毫無顧忌地展開調查。唯有這樣,其調查結果才能為人民信服,把其爭議性降到最低。如果這個案件來去只是在交通部內兜兜轉轉,不難想像負責官員們在調查重要人物的當兒,免不了投鼠忌器。除此之外,反貪委員會也必須傾全力配合徹查這個案件,一定要將貪污舞弊者繩之以法。

除了徹查貪污舞弊,人民關心的,也包括了自貿區的未來命運。是要繼續注資,讓自貿區繼續經營下去?還是乾脆賣掉自貿區?兩者之間,筆者選擇了前者。畢竟這個自貿區從一開始到現在所吞噬的金額,都是納稅人的血汗,如今要壯士斷臂,為求止血,對人民來說並不是公平的決定。政府必須從中吸取教訓,謹慎監督自貿區的日後運作,按部就班地將自貿區導入正軌,使之轉虧為盈。

自貿區案件,已經成為震驚全國的重大弊案,如今全國人民都在看著政府會如何處理。如果政府還是一如既往地把一切問題都掃進地毯下,毫無疑問的,國陣政府的民望將會再次受到重挫。希望國陣懂得把握這次機會,證明自己的改革決心給全國人民看。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戰神‧2009.05.31

Saturday, May 30, 2009

驳斥《引清兵入关论》


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柔佛市议员撤换事件,被某些有心人粉墨成“引清兵入关”,说是“吴三桂”为了跟老总对着干,不惜引巫统介入干预,直接撤换掉马华11名市议员。

非常精彩,小弟给一个热烈掌声先!现在要插入正题了!

我们暂且来抽丝剥茧,一层一层地揭开来看先,别急着直接跳入吴三桂做结论!

首先,市议员名单出了问题!什么问题?

当地区会正式推荐的人选落选了,取而代之的是从天而降的天兵天将。

甚至,原本的市议员名单被第三只手擅自篡改了!

马华基层领袖站出来呛声!问题终于浮出了水面!

市议员名单出了问题,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为什么会出了问题???(没有人敢回答)

那些爱说“巫统介入”的朋友们,我们还是用一个比较贴切的说法吧!

真正介入的是柔佛州务大臣,阿都甘尼!不是亲爱的巫统!

为什么阿都甘尼要介入?因为州务大臣才是真正委任市议员、村长的人!

市议员名单出了问题,阿都甘尼绝对有责任去拨乱反正,重新挑选最适合的市议员人选!(若要说最“适合”,我倒认为应该说最“没有争议性”吧!)

说“巫统介入”无非只是要煽动马华党员和华社,相信某个躲在幕后的阴谋,盛情邀请了巫统,马来人的政党,来kakacaucau我们马华的内务!来kakacaucau我们华人的家事!

别忘了,阿都甘尼只是在执行州务大臣的职务,没有你们想像到巫统酱遥远。

引清兵入关.......................笑话一则!哇哈哈哈!!!

快要说到重点了!

市议员名单问题浮上了水面,州务大臣拨乱反正了,现在又有新的问题来了!谁该负起责任?

肇祸者这时进退维谷,认了就完蛋,不认又不行,怎么办?

唯一的方法是................

转移视线,贼喊抓贼!

让人民忘了市议员名单问题的存在,转移视线去看谁招惹了巫统介入这件事情!

唉!只能说,这也未免太过侮辱人民的智慧了................

我们忘记市议员名单的问题了吗?没有!!!肇祸者还欠我们一个答案!

我们真的应该去看谁引了清兵入关吗?也许可以猪事八卦,不过刚才那个问题好像还没有答案!

正如我刚才所说,所谓的清兵就是阿都甘尼,而阿都甘尼只是在执行州务大臣的职务!

至于吴三桂呢!我们就等那个做了亏心事的肇祸者出来说明谁是吴三桂吧!

至于市议员名单的问题,别急着拉布条登报纸,乱骂谁不该做市议员,谁该做市议员!

要知道,现在的市议员,已经不是古代皇帝老儿委派下来的县老爷,虽然地方议会选举被废除了,可是人民还是有权力选择自己想要的人选,而人民不喜欢的人选,人民必然会反映上去!

请选择人民最能接受的人选!请选择最没有争议性的名单!请别把人民当作笨蛋!

要支持一个人当市议员,请先证明人民支持他;要反对一个人当市议员,请先证明人民反对他。

市议员的名单出了问题,应该算是一种反对吧!如果有人觉得不是,那就不是罗!

但选错了人当市议员,接下来背黑锅的人可是阿都甘尼,料他也不想吃这只死猫!

Friday, May 29, 2009

吳名‧笑看柔佛市議員風波


吳名‧笑看柔佛市議員風波
2009-05-29 20:06


近日柔佛馬華的市議員風波,堪稱是到達了戲劇性的發展,幾經峰迴路轉之下,11名市議員在最後一秒被匆匆撤換,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如今,為了這個市議員風波,傳聞馬華副總會長陳國煌對總會長翁詩傑的領導作風頻頻不滿,甚至擬與之決裂。


在過去十幾二十年裡,柔佛馬華在林良實和蔡細厲的領導之下,一直以來都是長治久安。如今換上了當今總會長翁詩傑領導柔佛州聯委會,不出一年就鬧出了如此笑話,身為州主席的翁詩傑肯定是責無旁貸、難辭其咎。即使陳國煌貴為遴選委員會主席,但眾所周知,最後的決定權還是落在了州主席的手上,而且“國王的人馬”才有望脫穎而出。陳國煌充其量也能為翁詩傑車前馬後而已,不大可能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這次的市議員風波竟然可以鬧得如此沸沸揚揚,無風不起浪,事出必有因。據知馬華的領導當局空降了許天兵天將擔任市議員,引起了各地區會的極度不滿。而聽聞各大區會提呈上去的市議員人選名單,竟然遭到了第三隻手擅自篡改,怎教馬華基層領袖不怒髮衝冠?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市議員的人選關乎馬華在地方上的實際管治,如果處理不當的話,不止會受到基層領袖的抗議,也會遭到當地居民的投訴,絕對不容小覷。


這次的市議員風波,有一點非常引人關注的是,巫統和州務大臣阿都甘尼的插手。一直以來,國陣的合作模式,巫統和馬華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巫統絕對不會插手馬華的市議員人選。然而這一次巫統竟然破例干預,不知是巫統太過多事?還是事態真的太過嚴重?筆者相信是後者居多。308海嘯過後,巫統一定想儘辦法保住國陣的最後堡壘柔佛,任何可能動搖國陣根基的事,想必巫統都絕對不會允許發生,包括了這次的市議員風波。巫統的插手,到底是在成全個人的政治議程?還是在迎合人民的真正意願?後者絕對是是唯一的可能性。


市議員區區一個九品芝麻官,竟然可以引起如此軒然大波,實屬罕見,在大馬歷史上還真的是頭一遭。不管甚麼派系糾紛、權力鬥爭亦好,別忘了人民的意願才是最為重的。選出來的市議員,不管是來自何門何派,最重要的是能夠得到人民的信任,儘心儘力地為人民服務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5.29

Thursday, May 28, 2009

阿吉仔与阿旺决裂记


阿吉仔继上回退出江湖后,这回又到了清朝当上了漕运总督,司管漕船运输之业务。

一天,阿吉仔的马仔,江南巡抚阿旺,来找阿吉仔。

阿旺:“总督大人,您看这回的知府、知县名单该怎么着?”

阿吉仔:“你阿旺才是遴选委员会的主管,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罗!我绝对不会干预!”

阿旺满心欢喜地心想:“哗!发达罗!酱“顺摊”全部交给我话事......”

正当阿旺转身准备离去时,阿吉仔突然间喊了一声:“慢!”

只见阿吉仔不慌不忙地从袖口里掏出一张纸.......

阿吉仔:“照着这名单上面的名字来选就可以了......”

阿旺傻掉:“总督大人,您说过您不会干预的,现在怎么......”

阿吉仔:“我哪有干预?这张名单只是供你“参考”而已,有本事你就不要跟......”

阿旺稍微瞄了一瞄阿吉仔的名单,大吃一惊!

阿旺:“这......这名单......跟各州各县推荐上来的人选......完全不同......”

阿吉仔:“那又怎样?你照做就是了!”

阿旺:“是......(@#¥%&×)”

又一天,江南总督阿尼召见了阿旺(总督是官拜一品的封疆大吏,巡抚次之官拜二品)

阿尼:“你的这张知府知县名单是怎么回事?名字全被篡改了你知不知道?”

阿旺:“这......”

阿尼:“我知道你跟漕运总督的事,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闹上皇帝那边的话,你我都要人头落地!”

阿旺这时已经吓出一身冷汗,不过还是说不出话。

阿尼:“老实说,我给你多一次最后机会!哪张名单可以最令人民满意,最不会给我们添麻烦的,你就呈哪张上来给我!

阿旺:“这样......我会很难交代......”

阿尼:“球在你脚下,该怎么取舍,你自己应该知道!别为了一个人,把整个江南都送去荷兰!”

阿旺:“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阿旺再次去找阿吉仔......

阿旺:“这回事情闹大了!没有路走了,我们只有跟回各州各县提呈上来的名单!”

阿吉仔:“哎呀!你吃碗面翻碗底?你忘了当初是谁提拔你上来的?”

阿旺:“当初是你提拔我上来的又怎样?现在有事了你也不是一样推我去死!”

阿吉仔:“我不管!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不关我的事!全是你一手搞出来的!”

阿旺:“我早知道你会来这一套!也好!大不了一拍两散!”

阿吉仔:“你一定会后悔的!”

阿旺:“谁会后悔还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才是幕后黑手,我只是被你操纵的傀儡而已,我们就走着瞧吧!”

阿吉仔:“你!!!”

阿旺:“我当初背叛师门,不管天下人的耻骂,铁了心来投靠你,如今出事情了,你竟然第一时间就把我推出去送死!你还算是人吗?”

阿吉仔气炸了肺,用手指指着阿旺:“你......你......”

阿旺冷冷地道:“是你不仁在先,莫怪我不义在后!我做的事情光明磊落!我问心无愧!”

说罢,阿旺潇洒地转身离去,阿吉仔与阿旺从此决裂!

阿吉仔与阿旺决裂记就此完结,谢谢捧场。

陈国煌与翁诗杰决裂?


柔縣市議員名單風波
未被通知名單遭篡改
翁詩傑 陳國煌決裂?
報導︰戴秀音

(新山28日訊)柔州縣市議員名單風波,或引爆翁詩傑和陳國煌決裂!

消息指出,柔馬華署理主席陳國煌雖為遴選委員會主席,其提呈的名單卻在未接獲通知下被“篡改”,心存疙瘩,加上馬華總會長兼柔州聯委會主席拿督斯里翁詩杰,表面不干預遴選工作,“臺底下”卻動作多多,更進一步惹起陳國煌怒氣。

據悉,盡管經多次努力,陳國煌終獲柔州大臣賦予“特權”,連消帶打,重新擬定名單,惟如今又面對“阻力”,令陳國煌忍無可忍,計劃在近日召開記者會,闡述此次縣市議員風波始末。

小弟的话:

请容许小弟接下来用极粗的口气来讲话。

可怜的陈国煌,想当年爹娘都不认,不惜背叛师门,连屁股都卖给了老总你。你今天惹了一身蚁,竟然把所有的死猫都塞给陈国煌吃,把全部罪名都赖在陈国煌的身上,把忠心耿耿的陈国煌一下子给卖了!这种人真的是正人渣!人渣!人渣!人中之渣滓!!!

是因为像陈国煌这种叛将你不能完全信任?还是你一路来都是酱来对待你的下属的???试问谁还敢跟你找吃?找死就有!几时会被你卖了都不懂!现在哪个马华党员不想吐你口水???

身为柔佛的一员,我现在真的感觉我们柔佛很像被你狠狠地强奸了好几轮!以前天下太平的柔佛,现在给你搞到乌烟瘴气、民不聊生,现在惹出麻烦来了,竟然还敢嫁祸于人,这到底是人来的吗?

YB陈国煌不要气馁!我们绝对同情你的处境,也不计较你以前的变节,快点过来跟我们一起对抗无良的老总!只要我们的目标一致,我们绝对效忠于你的领导之下,随时准备为你冲锋陷阵!

YB陈国煌!站起来吧!柔佛马华!站起来吧!

吳啟聰‧如果電影少了大反派……


吳啟聰‧如果電影少了大反派……
2009-05-28 19:48

們平日看的電影,都千篇律是故事主角與大反派之間的恩怨情仇,而大反派抓住奄奄一息的男主角猛楸狠打,往往都是故事的最高潮,也是觀眾最愛看之處。如果有一天,電影少了一個大反派,故事全由男主角演完,那麼這齣電影還賣了座嗎?

筆者看了最近警方不斷與行動黨大特玩貓抓老鼠的遊戲,從穿黑衣、送蛋糕、點蠟燭,到早最高潮的絕食運動,堪稱是高潮迭起,精彩連連。無可置疑的,在人民的眼中,行動黨肯定是維護正義的主角人物,而警方卻配合演出大反派的角色,正好給了人民一齣好戲,讓人民大飽眼福。

值得關注的是,警方扮演的大反派角色,雖然是力不討好,可警方一直以來還是非常努力地扮演其角色。也許我們可以說警方是在執行公務、維持秩序,逮捕涉嫌擾亂公共秩序者也是無可厚非的事。但是,從政治的角度看來,而不是從刑事的角度看,警方在最近與行動黨一系列沒完沒了的“纏鬥”,的確立刻做出伸縮性的調整。

坦白說,警方若大膽從現有的“劇本”中,抽身離去,不再扮演任何的角色,當然包括了大反派,甚至與人民站在觀眾的同一陣線冷眼旁觀,整個故事絕對會有我們意想不到的發展。電影突然少了一個大反派,故事主角就被逼做獨角戲,圍觀看熱鬧的觀眾必然會看得沒癮,自然而然散開而去。如今的絕食運動,如果警方真的大膽放任不理,不以任何名目逮捕涉及人員,就由得他們絕食抗議,你們說這場戲可以堅持得了幾久?

警方對於行動黨的撒手不管,絕對百利而無一弊,首先警方在民權的課題上將會佔了先機,不違反人權自由,允許行動黨盡情地舉辦任何活動;其次,警方將會令人民刮目相看,以往的強悍形象突然間變成了通情達理;其三,警方採取觀望的立場,減少與行動黨的直接衝突,反正行動黨也不可能進行非憲制的顛覆活動;其四,這是最迅速有效平息民怒、恢復秩序的方法。然而,筆者認為最主要的,還是要讓這場戲沒得繼續演下去。

為了社會的安寧,我們都必須遵循憲制的精神,讓一切糾紛交由法律去處理,示威抗議的群眾固然不對,而濫用權力的警方更加是大錯特錯。如果人民對司法失去了信心,那麼整個國家也沒有希望了,將會永無止境地沉浸在動盪不安之內。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5.28

柔佛多名市议员最后一秒被撤换!


柔佛州的市议员名单,多名马华议员在最后一秒被匆匆撤换,大家闻出什么味道了吗?

相安无事了几十年的柔佛,堪称是国阵铜墙铁壁的堡垒柔佛,为什么突然间会遭此巨变?

马华的脸,到底丢到哪里去了?你们感到羞耻吗?

我们尊敬的柔佛州联委会主席,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在这个课题上绝对是责无旁贷、难辞其咎,即使不用我点名,也没有其他人有能耐背这个黑锅!

老蔡让你这么害怕,竟然这么紧张把所有老蔡的人马都扫进垃圾桶。可是你知道吗?所谓老蔡的人马,也许未必真的完全是老蔡的人马,不过他们肯定是这几十年来,为柔佛子民服务出好口碑的基层领袖。跟你空降那些不知所谓的天兵天将,是截然不同的!

今天州务大臣阿都甘尼掴了你狠狠一巴,这一巴不但掴在了你的脸上,也同时掴在了我们马华全体党员的脸上,因为毕竟是我们把你给捧上老总的位子,是我们给予你权力委任自己做柔佛州主席,是我们的错!我们的确该打!打得好!打得我们都醒过来了!

反省了吗?你的市议员名单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难道说你的名单完全没有问题,全世界都凑合起来围剿你?

你已经开启了自我毁灭的装置,正如我之前所说,推翻你的人,不是老蔡,也不是任何人,是你自己!

Tuesday, May 26, 2009

吳名‧閉門會議VS隔空喊話


吳名‧閉門會議VS隔空喊話
2009-05-26 19:35

副首相兼教育部長慕尤丁,為了展示誠意和避免教育課題被政治化,於昨日與7個華團領袖的會,將謝絕任何政治和政黨人士參與。筆者認為,類似的閉門會議,將會以最直接交流的方式,收取最大的成效。

在大馬過去的政治裡,政府都鮮少舉辦類似的閉門會議,而社會團體欲與政府溝通,都免不了通過報章媒體來隔空喊話。閉門會議與隔空喊話,雖然都是表達意願的種方式,但在實行起來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效果,尤其是在元種族的馬來西亞。

大馬是多元種族的國家,而大馬的政治體系基本上也是奉行種族政治,各大主政黨依然還是以種族作為依據,而國家政策亦有土著與非土著之。在這麼一個環境之下,要提出課題的一方代表著某一族群的利益,任何的政治課題都很有可能馬上就變成了種族課題。一旦政治課題被種族化了,立即就會觸及種族主義那根極為敏感的神經線,隨之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隔空喊話的壞處,就在於通過報章媒體的渲染,非常容易就能挑起種族的情緒。一方吵著要爭取這個,另一方又要誓死捍衛那個,到頭來問題還沒有真正解決,雙方就已經開始吵了起來。然而,這種局面對於政府以及政治人物造成了極大的障礙。很多時候,這些政治人物即使本意並非如此,但礙於來自自己族群的壓力,也被逼做出只對自己族群有利的決定。

倘若這一切都以閉門會議的方式進行,無承受來自任何一方的壓力,參與者都可以開誠佈公地交流意見,而政府也非常樂意地配合解決問題,形成雙贏的局面。就以這一次的慕尤丁會晤7大華團來說,會議的議題並沒有必要在報章媒體上大事渲染,而各族之間也不可能憑空煽風點火,整個會議將會在最和平的氣氛下進行,也必然能收取最大的成效。

筆者很高興看到慕尤丁能做出如此的改革,這跟以往靠種族主義博上位的巫統領袖全然不同,閉門會議取代了隔空喊話,自然是件天大的好事。遙想當年的“訴求”,就堪稱是隔空喊話的經典失敗例子,各族之間雖然還未完全搞清楚整個來龍去脈,就已經開始大吵特吵,最後政府不敢插手,而華社也被逼退讓。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5.26

Monday, May 25, 2009

吳啟聰‧龍頭之爭,民主之戰


吳啟聰‧龍頭之爭,民主之戰
2009-05-25 20:07

被人民進步黨開除的首相署副部長慕魯基亞,在進步黨特大被選為任主席。國陣的成員黨,向來都熱衷於黨爭內鬥,除了進步黨,其他的成員黨亦是如此。對於執政了半個世紀從未倒台過的國陣,在蛋糕人人有份的大前提之下,黨職簡直就等同官職,教人難以抗拒其誘惑。

不管是執政黨,抑或是在野黨,個健全的政黨,從支部、區部一直到中央,必然有完整的組織結構,而龐大的基層黨員則作為政黨的後盾。最為重的是,每個政黨一定有著屬於自己的黨章作為最高約束力,確保整個政黨的領導層通過民主程序而產生。所謂的政黨龍頭之爭,其實並不全然是兩個人之間的利益衝突,麾下黨員亦被賦予機會表決民意,選出眾望所歸的真命天子,堪稱是一場民主之戰。

一個領袖為甚麼會被人民推翻?領袖一開始被寄予委託才以上台,做得好自然可以再受委託,做得不好就唯有被請下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這就是民主的精神所在。而該領袖何時才會被人民給“請”下台?這就要視乎人民的耐性,有的可以等到下一屆的黨選;有的等不及了,就如進步黨一般,乾脆開場特大把黨主席給馬上轟下台。

雖然在任領袖也曾經是人民最初的選擇,可是當人民發覺所托非人的時候,人民當然有權力另擇賢能,沒有甚麼好後不後悔的。昨天中選的領袖,今天變了樣,明天就可以毫不猶豫地把他給拉下台。因為這個領袖並不是人民所真正想要的,貨不對辦,不知是領袖的演技太好?還是人民的眼力太差?遲疑一刻鐘,就等同加多一刻鐘的毀壞。

不管是通過黨選,抑或是特大,任何政黨都必須遵循黨章作為最高約束力,以絕對合法的方式進行民主程序,來決定政黨的命運,而其最終結果也必須是無可否定的。如今的進步黨通過特大選出新任主席,在任主席維斯已經公然挑戰其合法性,看來沒完沒了的口舌之爭也在所難免。


但是,如筆者先前所說,龍頭之爭,也是一場民主之戰。事情既然可以發展到了如此地步,想必卡維斯也應該自檢討。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5.25

Saturday, May 23, 2009

新闻自由是否包括损人?


翁詩傑回應編協指責‧“新聞自由是否包括損人”
2009-05-23 18:41

(彭亨‧雲頂)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針對馬來西亞華文報刊編輯人協會(編協)發文告指他報警調查《號外周報》,有妨礙聞自由事,他反問所謂的“新聞自由”,是否包括無中生有及傷害他人。

今日(週六,523日)出席馬華聯邦直轄區區會領袖政治教育培訓營開幕禮後,受詢時說:“希望你們先看一看、瞭解有關內容;還有想瞭解所謂的自由是否包括無中生有、傷害他人?”

星洲日報‧2009.05.23

過氣政客的回鍋術



2008-08-31 11:06

有人喜歡研究政客的眾生相,卻可能不知過氣政客也樣足以成為研究的對象。其中尤以心不甘情不願被迫下野的當權政客為甚,半皆有“回鍋”之心,不惜挖空心思嘗試東山再起。

所謂“回鍋”,老饕自然會聯想起“回鍋肉”,可政客的“回鍋”,在大馬的國情現實裡,卻更能形象化的被稱為“再循環”。言下之意,顯然已將這類意欲東山再起的政客喻為有待“再循環”的廢物,其用詞形容之尖銳,可謂極盡貶損揶揄之能事。然而,這種用詞僅在英語社群中有其普及性,跨進了中文圈子,人們似乎想不起尚有甚麼形容詞比“東山再起”更為貼切。若說搞“復辟”,則未免過於抬舉當事人,畢竟有末路王孫才會搞“復辟”。

意圖回鍋的過氣政客想東山再起,當然不能毫無動作。而今最常見的,莫過於他們在官場邊上“指點江山”,儼然以一派宗師自居。其發言的風格撥辣挑畔,敢言人之不敢言,誠然一副“敢怒敢言”的模樣。這一切若以他們下野的政治言行來對比,自不難有判若兩人之慨。

他們對黨政大事喜歡指點江山,自是他們的人權,可旁人也可質疑他們既然有真知灼見,為何不在任內加以落實。這到底是後知後覺乎?抑或只是藉以“回鍋”的手段而已?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

與此同時,他們針對時弊發言嗆聲的勇猛,也難免令人耳目一。惟獨為何這些言論須留待不在其位後,方才敢於讓它見到天日?或許有人會辯說,位尊權重的當權高官,身在其位時必須受到諸多官場條規的肘制,以致不能暢所欲言。這是不爭的事實,朝野皆然。縱使變天,朝野對調,也一樣難於改變這種官場潛規則。

然而“敢怒敢言”的可貴之處,是身居高位者敢於以身犯禁,犯顏進諫或針對公眾議題仗義執言。這要勇氣和智慧,因為它非但涉及個人仕途失的風險,甚至可能會招引牢獄之災或殺身之禍。

相反的,下野後的過氣政客反正不受任何肘制,自是可以暢所欲言,因此根本談不上需要過人的勇氣。事實上,要衡量他們的道德勇氣,就應該以他們在位時敢於仗義執言的勇氣為準繩。時下一些政客見獵心喜,以為“敢怒敢言,敢做敢當”是從政的優質品牌,因此任意妄加詮釋,混淆視聽。他們嘗試要人相信,只要敢於發表驚世駭俗的出位言論,就管它叫“敢怒敢言”;敢於做出違反社會道德價值規範的事情者,醜事一經揭發,只要勇於承認,也可自誇為好漢一條,以為這就是“敢做敢當”的表現。

這種表現象其實根本經不起客觀的檢視,民眾期待的“敢怒敢言”是以民眾福祉為依歸的建言或諫言,必須有理有節,切中要點,才有望彰顯其功效。否則,再動聽再出位的言論,充其量也只不過是志在討好民眾於一時而已,難有作為。

而“敢做敢當”的正確標準,應該是勇於承擔自己正確言行的責任和後果。這需要擇善而固執的勇氣,堅持自己的立場觀點,不屈從於權勢的淫威下。

回顧這些過氣政客的過去,自不難發現他們向來視這8字箴言如同洪水猛獸。道德勇氣在他們的心目中只是賴以逞強的匹夫之勇,對官場中“討好文化”簡直是離經叛道的行為。

曾幾何時,他們為了回鍋,竟連當年自己在位時最不屑一提的“敢怒敢言,敢做敢當”也得派上用場。句話說,這8字箴言只是權充他們回鍋上位的手段工具而已。

在政海官場中尋求“回鍋”,固然也是人權,但人們要問的是:準備“回鍋”的過氣官爺在位時到底又曾做過什麼?他們不能期望別人只看當下,不看過去。畢竟,要精準評估一個從政者的水平、素質,是絕對不能囫圇吞棗、光看他們當下應時應景的語言操弄和議題炒作的,否則勢必受到他們“回鍋術”所蒙騙。

星洲日報/政海獨白.翁詩傑.2008.08.31

小弟的话只有一句,跟老总一样:“新闻自由是否包括损人?”

Friday, May 22, 2009

吳名:限制SPM報考科目明智之舉


吳名:限制SPM報考科目明智之舉
2009-05-22 19:11

副首相兼教育部長的慕尤丁表示,政府計劃限制大馬教育文憑(SPM)考生的報考科目。雖然慕尤丁表示,這項限制是為了確保更加公平地遴選公共服務獎學金人選。但是,筆者認為,限制SPM報考科目的意義遠遠不止如此而已。

慕尤丁要表達的意思其實非常簡單,一個10科全科A1的學生,和另外一個16科全科A1的學生相比,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後者比較優秀,但實際上他們兩個都一樣囊括了全科A1,是報考科目的寡不同而已。倘若獎學金以16科A1生為優先,那對10科A1生是有欠公平的。

SPM的科目基本上可以成文科、理科二類,這兩類的考生都必須報考10科左右的科目,而那些文科、理科“通殺”的學生,則可以報考至16、17科不等。問題是,為甚麼要拿這麼多科?立志要當醫生、工程師的,可以選讀理科;立志要當律師、會計師的,可以選讀文科;報考16、17科的學生,立志要當甚麼?

若要探討大馬學生競相報考多科的怪異現象,可以追溯回多年第一個考16A1的坤成女生葉瑞玲。葉瑞玲一夜成名,不但成了大馬華社的一段佳話,更成為了學子們立志要超越的目標。這種把考場當作競技場,忘記考試是學習成果的驗收,卻把考試當成揚名立萬的踏腳石的心態值檢討。

政府如今計劃限制SPM的報考科目,大概是要回到過去那種每人只能報考10科的制度,這絕對是明智之舉。從根本上杜絕報考多科的歪風,也可糾正學生的學習心態,並讓學生更專注於自己的本科。

不過,最近鬧得滿城風雨的公共服務獎學金風波,其實不盡然全出於學生報考多少科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有人6科A1也可以拿到獎學金,而很多人全科A1(不論拿多少科)卻榜上無名。如果拿到獎學金的人全是置於最頂端的優秀生,那麼排名後面的“多科A1生”自然是無話可說,偏偏落榜者的成績比入榜者更為優秀,這就是令人難以接受的不公平現象。

至於成為“眾矢之的”的6科A1獎學金得主,據知他是申請工程系。人們忽略了這個關鍵,公共服務獎學金的主要條件,就是學成歸來後必須為政府服務10年不等。在現實考量下,大多數人會認為拿獎學金去讀工程“不值得”,因此鮮少有人申請工程系,而此獎學金得主也幸運地得償所願。至於那些申請醫科、牙科的“多科A1生”,其競爭之激烈程度可想而知,自然是另當別論。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5.22

赞比里胜诉了,可悲的结局......


赞比里胜诉了,霹雳三度变天,真是一个可悲的结局。

可悲的不是民联,也不是霹雳州子民,而是国阵,在政治上这是彻彻底底的失败!

抢回了霹雳,却丢掉了全国的民心,可悲可悲!

民联在各州各地都点上蜡烛了,明天开始霹雳的民联议员还要开始绝食抗议!

政治戏码大家都懂是怎么一回事,可是观众就是爱看,身在政治这个圈子就一定要遵守这个游戏规则。

今天我不想去评论民联的人怎样厉害演戏博同情,我要骂的是你国阵竟然把整座戏台都丢给了民联!

国阵才是这出政治戏的出品人兼大反派,不过盈利全归民联所有。

国阵!巫统!老总的马华!到底你们在搞什么屁?

政治不是酱玩的!!!除了解散,还是解散.............
我已经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站哪一边的了.........
看到国阵的愚蠢,我真的是忍不住要破口大骂!
看到民联在演大戏,耳朵边立刻就响起了“咚咚咚咚锵”的大戏奏乐声!
国阵不尊重人民的意愿,民联不尊重人民的智慧!
到底是政客的素质太差?还是我们人民的要求太过低了?
快点结束这个乱局吧!

Thursday, May 21, 2009

吳啟聰‧殺雞焉用牛刀?


吳啟聰‧殺雞焉用牛刀?
2009-05-21 20:42

“今天你殺了,日後還有千千萬萬個我!”在老掉牙的邵氏電影裡,每逢有烈士慷慨就義之時,都絕對少不了這一句戲詞。然而,在現實生活裡,這句戲詞卻活生生地被搬上馬來西亞的政治舞台。繼上回507霹靂州議會重開,警方逮捕了130人了之後,再接再厲,日又再逮捕了11名參與“悼民主死亡”燭光會的行動黨領袖和黨工。有一個很好笑的問題是:你抓完嗎?

一個國家要是通過民主程序而產生出來的政府,那麼就得隨時隨地做好準備應對民意的反彈。你可以制服得了人民的肢體,但你絕對征服不了人民的民心。相反的,你越是走向專制的極端,而人民就越是想要推翻你,今天你抓了一個,明天就了千千萬萬個反對你的人。只要手中一票還生效的話,你就永遠也抓不完這些異議份子。

如今馬來西亞紛亂的政局,動用警力似乎還是政府首選。當然,筆者也贊成,如果是嚴重擾亂公共秩序的暴動、示威,動用警力也是無可厚非的事。但是,倘若和平集會也用上了警力,那麼就未免有點殺雞焉用牛刀了。筆者並不敢質疑警方是否有此權力,而是懷疑政府這麼做又有甚麼好處?一場警察逮捕“正義之士”的激情戲,報章、站搶著來貼幾張拉拉扯扯、“慷慨就義”的驚心動魄畫,人們看了不是聲淚俱下,就是破口大罵,你說政府到底佔了甚麼便宜來著?

筆者只知道,前兩年的興權會遊行示威,涉及範圍幾條商店街的店主都抱怨說,很多示威群眾闖進店裡趁火打劫;今年的霹靂變天初期,明眼人都看得出,霹靂皇宮前的示威群眾是經過某某政黨精心設計的陣形排列。這裡要帶出的重點是,很多時候武力鎮壓並非是個好的選擇,倒不如讓它順其自然,觀眾沒戲看了,反而會去看清楚到底發生甚麼事。

今天筆者看到的大逮捕行動,對於國陣政府來說,絕對是弊多於利,筆者甚至看不到它的利在哪裡。如果警方從頭到尾都不插手,也許這個“悼民主死亡”燭光會,也未必會上得了報紙。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馬大牙醫悉學生‧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5.21

Monday, May 18, 2009

阿吉仔死荐老二当差记


阿吉仔的故事又来了,这回不是当营运长,时空倒流回去充满江湖厮杀的古代,阿吉仔当上了某联盟旗下其中一个帮会的帮主。

这一天,阿吉仔帮主被联盟的盟主召去了......

盟主:“喂!阿吉仔!你们帮会搞什么鬼?你的二当家阿烈要跳槽过去隔壁联盟了,你知不知道?”

阿吉仔:“知道啊!他要走嘛给他走罗,我还可以省下麻烦,免得他留在那里笃眼笃鼻!”

盟主:“你快给我把他给拉回来!整个南部的地盘都是阿烈看的,他一走,我们联盟还有命的?”

阿吉仔:“是......盟主......(@#$%^&*()”

阿吉仔脸臭臭地走出门口......

又再一天,阿吉仔主又被联盟盟主召去了......

盟主:“喂!阿吉仔!你的这份分舵舵主名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搞到全部分舵的人都呱呱叫?”

阿吉仔:“盟主,你别听信小人的谗言,我的名单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全部分舵的人都跟我讲定数了......”

这时突然冒出一个大胖子出来,怒目直瞪着阿吉仔,此人正是副盟主是也。

副盟主:“你还敢狡辩?南部以前可是令伯的地盘,你瞒得过盟主外地人,难道你还瞒得过我吗?”

阿吉仔吓到一下,做么副盟主会杀出来的......

副盟主:“我已经派我的眼线去南部明察暗访,你所谓的名单根本就是跟所有分舵的人对着干,你是想砸掉我们联盟的招牌是吗?”

阿吉仔:“这............”

盟主怒吼:“阿吉仔!给我弄份像样的名单来!”

阿吉仔:“是......盟主......”

盟主:“慢着,还有一样事情要宣布......”

这时盟主后面跑出来了一个熟悉的脸孔,正是阿吉仔帮会的二当家阿烈!

盟主:“你真的是太过乱来了,我现在要委任阿烈做我们联盟的协调员,负责协调所有帮会,尤其是你的帮会!”

阿吉仔:“OMG! WTF! 盟主你不是来真的吧?”

盟主:“上次我给你面子,不把阿烈放进来我们的联盟班子,现在你太不像话了,是你逼我这样做的!”

阿吉仔:“阿烈.........他道德有问题........”

盟主:“难道你就道德没有问题?你试试去问问你帮会里的人这个问题!看他们会给你什么答案!”

阿吉仔:“盟主!酱我很难跟我的帮会交代也......”

盟主:“你少来!你不是说过你做什么不用向全世界交代的吗?现在还交代什么?”

盟主露出一个奸笑:“况且,你现在帮里的人,不知是听你的多,还是听阿烈的多......”

阿吉仔:“盟主.......你........”

盟主:“我意已决,不用再多说,你退下吧!”

阿吉仔又再脸臭臭地走出门口。

一走出门口,《江湖日报》的记者就马上围着阿吉仔......

记者:“阿吉仔帮主,请问你对盟主委任阿烈为联盟协调员,你有什么看法?”

阿吉仔:“哦!你们有所不知,我两次会晤盟主,为的就是要推荐我帮的二当家阿烈,出任这个联盟协调员。坦白说,没有我的“穿针引线”,很难成事啊......”

记者:“那为什么你两次出来脸都是一样的臭?”

阿吉仔:“哦!你们都知道我24小时都是“一条汉子”,表情当然要严肃端正,没想到被你们讲成脸臭臭了......”

记者:“阿吉仔帮主,为了你的子民,你还真的是尽心尽力啊!”

阿吉仔:“对!为了您的权益,我会坚持到底!”

整个阿吉仔死荐老二当差记,就此完毕,谢谢捧场!

Sunday, May 17, 2009

政治不能当饭吃


在恩霆那里看到了一篇文章《追之政治梦》,说的是想要往政治发展的年轻人。

前年参加了一场由马青主办的大专生活营,在这里头,小弟也遇到了很多类似的年轻人大专生。

尤其其中一个让我印象极深,据说他是国大华裔生的头头,当我抵达火车站集合的时候,就听到他的朋友向我介绍他做“总会长”!

对于政治,小弟始终都是抱着一个心态:

“政治不能当饭吃!”

当政治变成了生计,那么无疑肯定会迷失了原来的自己。

这个不敢做,那个不敢说,做错了说错了,要砸饭碗的!

我们可以很认真地投入政治,但切勿把它当作唯一的赌注!

除非把政治工作当作是一份全职正业,那么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可是若把政治工作当作一个等待机会的平台,赔上的可能是自己的青春,甚至埋葬了当年的理想和抱负。

政治还是不能当饭吃......

Friday, May 15, 2009

致老总:也许推翻你的人,就是你自己


致老总:也许推翻你的人,就是你自己

相信大家对这张照片都不会感到陌生,而我也把它长久把它高挂在我部落格的标题底下。我相信,我应该是第一个把这张照片从网络里抄出来,并公开使用的人,我甚至将之贴在了佳礼论坛里面,可是最近我发现到,好像很多人、很多网站都很喜欢用这张照片来做贴图,

曾经有个网友对我说:“呃!你做么酱大整蛊把这张照片贴出来?看了就讨厌!”

哦?我这张照片可是从老总的部落格那里抄下来的,照理由应该是很好宣传效果的,怎么人家看了反而会觉得讨厌呢?

老总摆着一条汉子的架势,高喊“为了您的权益,我会坚持到底!”,这完全没有问题啊!你们又有些什么意见呢?

其实,这张照片,就是给老总的一面镜子,看进去可以清楚看到老总的政绩,人们的反应就是最真实的评价。

无论怎么看,这都只是一张单纯的宣传海报,可是如果当人们看着这张照片的时候,心里是咒骂多过认同,那么老总就应该要自我检讨一番了。

我今天在部落格高挂老总的海报,如果老总是做得好的,我自然是在帮他做宣传;可是如果老总是做得不好的,那我绝对是帮他倒着米!可是来来去去还是同一张海报!

老总啊老总,可以听听我几句肺腑之言吗?

请问你现在手下的“大将”,除了为你出些馊主意之外,又有几个是真正能帮到你的?你是不是觉得你的肩膀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好像全世界都要由你一个人来扛完?

知道老蔡跟你最大的差别在哪里吗?老蔡出名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他懂得重用人才,并让他们发挥最大的潜能,也许在你老总的眼中他们只是一条狗,可是他们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的看家本领,怎样都比你那些IWG的plp党强上千百倍。

你手下能用的人,不是被你赶跑,就是被你吓跑了,更加甭说要录用新的人才。知道人家常在你背后讥讽你是“公羽”吗?就正正说你是项羽霸王的再世!你的霸道我暂且不想多说,可是项羽就是典型的劳碌命,不肯重用手下人才,什么都要自己扛,做将军打仗倒很在行,可是要做皇帝就力不从心了。

说得好听一点,你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说得难听一点,也是实际一些,你就是“疑神疑鬼”再加“妒才”。你已经是受万人朝拜的老总了,为什么还要每天疑神疑鬼担心有人会谋夺你的皇位?手下的人才就是准备给你物尽其用的,可是你就是不愿意让他们在你面前展露才华,什么功劳你都第一时间抢着来邀功。你让你手下的人,很泄气,跟着酱的阿头,感觉超没有前途的说。

老蔡跟刘邦很像,虽然背景都是有些道德问题,刘邦不但是个流氓,而且还生性好色,可是事实上刘邦却比老蔡窝囊多了。韩信说过,韩信自己是将兵之才,而刘邦则是将将之才,韩信固然是可以率领多多益善的兵马,可是刘邦只需要控制一个韩信,就可以得到天下了。我要说的是,老蔡跟刘邦的相像之处,就在于他们都是将将之才,这才是一个领导人应该拥有的格局。老总,当你找到了你真正能用的“将”,你也会领悟到这一境界的。

说了这么多,肯定有很多人要说我是老蔡的狗,帮老蔡骂老总之类的。呵呵!!!

老总啊老总,为什么要拿自己跟老蔡比?你是老总,他是老二,你大过他,这不用质疑!

不要把所有反对你的人,都理所当然地当作是支持老蔡的人,绝大多数反对你的人,是百分百纯粹反对你的人,反对的你的所作所为,跟老蔡一点关系都没有。

想清楚你一路走来,老蔡今时今日所得到的支持率,有多大部分,是你自己亲手奉上给他的?

1018的时候,老蔡不敢跟你打老总,因为如果打下去,你是胜稳的,连我都会投你一票!

可是现在,你连开场特大的勇气都没有,这是为什么?你不止输给了老蔡,你还输给了你自己!
也许有这么一天,推翻你的人,不是老蔡,也不是任何人,而是你自己。

老土地说一句,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这句话用在你的身上是再也贴切不过。

进蛇惊魂记


进蛇惊魂记

这不是小学生的作文,是小弟刚刚才发生的真人真事!

刚回到柔佛老家没有几个小时,尿急跑去厕所解放,在解放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看到那个蹲式马桶好像有点异样……有个黑色的条状物好像正从洞洞里钻着出来……再看清楚一点……哇!!!

两粒小小粒黑到发亮的眼睛正在望着我,那是一条蛇!!!这条蛇足足有我三支手指粗,头扁扁的,背面黑色,腹面白黄色。它听我一喊,也跟着警觉了起来,整个蛇头突然竖直了。我即刻抓了挂在一边的喷水器,身体往后一退,猛按喷水器向那个蛇头射去。那只蛇受到了射击后,就马上钻回洞里去了,久久没有动静。而我手还是拿着那把喷水器,守在一边,深怕那条蛇突然间又扑了出来,又或者爬进家里。

我爸有在房间,我大声喊他,但没有反应。于是,我丢下了喷水器,马上去拍打爸的房间墙壁,把他给唤了出来,之后又飞快跑回厕所前面,捡起了喷水器,继续守着那个马桶。爸马上去煮滚水,把热水灌进去,但我质疑这有没有用,之后爸又打电话叫妈买硫磺回来。

妈把硫磺带回来了,洒在了所有的入口处,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只蛇只要是怕硫磺的,就应该不可能再跑进来了。

X的,久久没有回来,一回来就碰正进蛇这种衰事,还真的不是普通的衰。

妈说,最近常看到有青蛙跑进家里,这只蛇应该是追青蛙追进来的……

后来想想,这跟我们目前的霹雳政局还有多少相似之处……

先是我们纵容青蛙跑进来,接着就吸引到蛇也溜进家里,没有咬到人还好,但也有够我们担心害怕的了。

国阵屁股痒吸纳了三只青蛙,搞霹雳变天,结果就引到全国民意的反噬,咬到国阵体无完肤,现在连霹雳州政权也搞丢了,真的是偷鸡不到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家只是普通的新村屋,并不是什么国阵,哈哈!

Wednesday, May 13, 2009

曾亚英的无声抗议


(石沉大海的过期文章,听说最近振林山的明德华小动土礼,老总跑去喝咖啡不得空,就叫了曾亚英作代表,这篇文章现在拿出来再看,也别有一番味道)

曾亚英的无声抗议

坊间盛传,马华柔佛州妇女组主席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曾亚英,因为不满最近官职的分配,而向马华无限期请假。要强调一点的是,曾亚英纯粹只是向党请假,至于其国会议员的职务,她还是照常工作。有趣的是,振林山一名常打老婆的男子,就以为曾亚英请假而肆无忌惮地再打老婆,结果曾亚英还是照常马上出面解决问题。

曾亚英的无限期请假,毫无疑问的肯定是一种无声的抗议,而这种做法也被前马华总会长敦林良实认同是成熟之举。毕竟敦林才是搞请假玩抗议的开山鼻祖,想当年敦林因为马哈迪政权制定经济政策没有咨询过马华的意见,就愤而告假去澳洲“散心”。然而,敦林的说法也不完全没有道理,曾亚英的请假抗议,成熟在于她的党政分明,虽然杯葛党的活动,但却无碍于执行她国会议员的日常工作,对人民来说不欠公平,也可以籍此抒发自己的不满。

值得令人省思的一点是,曾亚英的无声抗议,是否只是曾亚英一个人的问题?其实不然,这其实是整个马华的问题,是基于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与马华领导层之间的沟通不良,因为负责提呈马华内阁人选名单上去给纳吉的人,正是总会长翁诗杰本人也。如果说曾亚英不满官职的分配,那到底是曾亚英没事空发牢骚?还是翁诗杰的内阁名单有问题?这个问题,也许答案早已深埋在众人的心里,尤其是马华党员。

目前在马华党内广为流传的一个论调,就是柔佛马华虽然在308海啸中力保了马华15国席中的7席,半壁江山居功至伟,可是内阁名单出炉,不但没有半个正部长,连副部长也被削去了一个,柔佛马华都为此而感到愤愤不平。笔者在此不想以州属情结作为论述,就单单探讨曾亚英的个案。曾亚英是为当届中选的国会议员,完全符合受委入阁的首选条件,然而就在不透明的遴选制度之下,曾亚英落选了,而308败选的周美芬,和九月即将卸任上议员的王赛芝,却双双通过其他管道被委入阁。曾亚英此刻心里的滋味,的确是难以想象的复杂。

早前从总会长翁诗杰的中委会、会长理事会、以及各州联委会的名单看来,就已经非常充分地了解到翁诗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作风,如今内阁名单亦是同出一格。然而,笔者认为,马华内部的矛盾应该就只是停留在政党的阶段,并不应该延烧至政府部门来。因为出掌政府部门的人选,是必须站在最前线服务人民的公仆,并不纯粹只是党争的胜利者,而官职也不是党争的战利品。如今搞成败选者入阁,正牌国会议员却坐冷板凳的局面,不但教党颜面无存,也教人民情何以堪?

最后,曾亚英身为柔佛州的马华妇女组主席,即使心中再怎么不满,其无声抗议也必然有一个期限,到底最终会不会得到“善意”的回应,还是一个未知数。据说最近柔佛州联委会举办的脑力激荡营,过半区会的人杯葛不出席,柔佛马华的情绪可见已非一般。最重要的是,曾亚英究竟是对是错,还是得交由广大的柔佛华社和马华党员去裁定。

Tuesday, May 12, 2009

513事件40周年纪念(13.5.1969~13.5.2009)


整整40年了,513,这个远比308还要重要千百倍的日子,我们永远都不能忘记。

不能忘记有两种,一种是巫统每逢大选就拿来恐吓华裔选民的下三滥招数,还有另外一种就是我们自己知道发生过什么事,并永远记住这个耻辱!

1969年之前之后的马来西亚,到底变成了什么样?我们大家心照不宣,而这绝对不是我们想要的!

我们的目标永远只有一个:打破种族的藩篱,不分肤色共同建设马来西亚!

513不该成为我们心灵深处的阴影,而是在我们的精神里竖立起一座殉难纪念碑!

我们不主动排斥友族,反而还要与之融为一体,但抗拒一切种族政策!并斗争到底!

愿513殉难者安息,rest in peace!

吳啟聰‧地方官職應遵循民意


吳啟聰‧地方官職應遵循民意
2009-05-12 19:43

最近又到了兩年一度的地方官職遴選,包括了市縣議員和村長,各州的執政黨都正為此事傷透腦筋,尤其是馬華,各處各地都是狀況連連。舉個例說,馬華總會長翁詩傑初掌柔佛州聯委會之際,人新作風,也順便掉整個新的班底,大膽採用新人出任地方官職。

筆者認為,地方官職的遴選,必須以民意作為考量,而不是根據政黨領袖的喜好。地方官職,如市縣議員和村長,一般上都會由地方上的政黨領袖出任,這自然有它的箇中原因。地方領袖既然可以中選為支會、區會黨,必然是受到了地方人民的支持,也間接代表了地方民意。然而,如果罔顧民意,儘是空降天兵天將來出任地方官職,恐怕日後也難以服眾。

地方官職,雖然只是芝麻綠豆的小官,但卻斷不可忽視它的重要性。一個政黨在一個地方上的口碑,絕大數取決於它的民生服務,而地方官職就是站在民生服務的最線,與人民直接接觸的唯一角色。如果選錯了一個不受人民愛戴的地方官,那麼恐怕在他的在任期間,都盡只是會破壞黨的口碑而已。

除此之外,地方官職還是人民與政府政黨之間的橋樑,上層需要聽到人民的聲,都還仰賴這些地方官職代為轉達。倘若選錯了一個不擅與人民溝通的地方官,那就無法把人民的心聲上達天聽了。

國陣的成員黨,尤其是馬華和民政,在歷屆地方官職遴選的過程裡面,都存在著一些黑箱作業的弊病。由於地方官職的遴選權力是歸州聯委會所擁有,因此州聯委會的領袖大可以根據自己的標準,來進行遴選的工作。在這種情形之下,往往那些並不是很受人民歡迎的候選人,偏偏就是懂得迎合上層的喜好,猛拍上層的馬屁,結果“理所當然”地當上了地方官。然而,通常這類地方官在其工作崗位上的表現,都是差強人意的,甚至嚴重地導致民怨四起。

地方官職,始終都是需要遵循民意,而那些真正有為民服務的原任地方官,更加不應該淪為派系鬥爭的犧牲品。308海嘯的教訓,充份告知了們,國陣與人民之間的距離已經漸行漸遠。這時若還不思縫補這道裂痕,卻去處心積慮地門別派,將口碑好的地方領袖排斥在主流之外,那麼相信離滅亡也不遠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5.12

Monday, May 11, 2009

营运长阿吉仔~南巡惊魂记

*以下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你真的有够衰*

话说国内第二大企业的营运长阿吉仔,新官上任半年不到,励精图治,誓要重振企业节节败退的业绩。最近,阿吉仔刚效仿了当年的乾隆下江南,亲自到总公司的南部分公司走一趟,主持公司的创社60周年纪念庆典。

南部分公司的附近,同时也环绕着许多同一企业子公司的分行,其中一间子公司分行的行长就想沾营运长的光,诚意邀请阿吉仔顺路过来他的分行,帮忙种一朵花作为纪念,时间定为三点正。南部分公司的负责人也设想得非常周到,一早算到阿吉仔贵人事忙,预备了一架私人专机,等阿吉仔种完花后就载送他回去总公司。

接近约定时间3点的时候,子公司分行行长一行人等左等右等,始终都等不到阿吉仔的踪影。一直到2点45分的时候,行长的电话响起...............

“喂!那个什么什么行长啊!我突然有急事要忙,不得空过去,我已经叫了代表,就酱先,拜拜!”来电者正是堂堂企业营运长阿吉仔。

画面转回阿吉仔的周围环境...............

阿吉仔:“来来来,我们去lim kopi!”

喽喽甲:“我说营运长啊!你酱放人家分行飞机,会有问题吗?”

阿吉仔:“come on!这种子公司的分行,全国有千多两千间,每间都要我去的话,我哪里还有时间跟你们在这里lim kopi啊?”

众喽喽:“营运长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画面又转回分行行长那边,正当行长望着那朵花发愣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阵女人声说“嗨!”

行长转身一看,原来是南部分公司的女性职员事务委员会会长,阿樱姐!

阿樱姐:“哈罗!我是营运长派来做代表的!要种花是吗?没有问题!”

行长摆了一个苦情脸:“营运长怎么放我飞机啊......”

阿樱姐:“话不能这么说,营运长日理万机,怎么会有这种闲空来这里种花?”

行长挖苦地问:“那阿樱姐你就很得空吗?”

阿樱姐:“当然啦!前阵子营运长公布的人事改组,我原本还信心满满可以被调去总公司任职的,哪里知道没有我的份,却给了隔壁那个还只做多4个月就离职的姿妹,为了这件事,我也郁闷了很久一下......”

行长同情地说:“唉,营运长从北方来,不知我们南部的公司运作,更加不会珍惜我们南部的老臣。阿樱姐你之前吃了碗闭门羹,我今天也吃了一只鸽子,大家彼此彼此,心照不宣。”

说罢,行长跟阿樱姐都摇头长叹了一句“唉~~~”

画面又转回阿吉仔lim kopi的周围环境......

“报告营运长!你的车镜被打破了!里面的公事包也不翼而飞!”

阿吉仔听罢,与众喽喽冲去停车场看他的宝贝车怎样了。

惨了罗!车镜真的被打爆了,里面的公事包也被贼人偷走了!

阿吉仔恨得咬牙切齿:“此等贼人,绝对不能姑息养奸!今天若放走了他,他日又会再继续干案,抢我倒无所谓,抢了老百姓的话,教老百姓们情何以堪啊?要知道,道德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就是因为没有了道德,才会去奸淫掳掠,掳掠倒无所谓,奸淫可就不得了,你杀人放火都只是小事一桩,可是你一旦犯了奸淫之罪,你就永世不得翻身,我一定会无时无刻都诅咒你、谩骂你、甚至在报章专栏上唱衰你,把你当作回锅肉来炒.................”

众喽喽:“好了好了,营运长,道德经就暂时别念了,我们还是报警吧!”

阿吉仔摆出一条汉子的架势,直点头说“嗯!”

阿吉仔与众喽喽到附近警局报案,报案内容如下: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时间约为三点左右,国内第二大企业的营运长阿吉仔正和他的喽喽们在某某咖啡厅享用着香醇的咖啡,而阿吉仔泊在停车场的轿车却被贼人爆镜了,还拿走了公事包。

后来这件事情传遍了整个南部分公司,尤其是那个被放飞机的分行行长,大家才恍然大悟地说:
“原来营运长是在忙喝咖啡啊~~~”

整个营运长阿吉仔~南巡惊魂记的故事,就此完毕,谢谢捧场!

注:故事有些细节,由于资讯接受错误,因此需要修改:私人专机是阿吉仔从总公司带来的,并非南部分公司所准备;阿吉仔去分行不是种花,而是为分行的新店主持动土礼;被爆镜的不是阿吉仔的车,而是阿吉仔喽喽的车。故事的主干,并没有多大变化,因此也没有必要再去一一修改,只是在此注明。抱歉!

霹雳又变天了!


法庭宣判民联尼查为合法州务大臣!

霹雳又再变天了!

马来西亚的政治,真的是比天气变化得还快,我们都来不及去评论。

唯有静待霹雳变天2了罗!

个人认为,如果这项判决是不可能被推翻的话,那么唯有解散州议会,重新大选,才是唯一出路。

毕竟,就算尼查做回大臣,州议会还是国阵31对民联28,会怎样个玩法我也无法想象。
不信任动议,也许是国阵唯一的翻身机会,可我还是很质疑,到底新“选”出来的议长甘尼申,到时会不会又被法庭裁决不合法?
这种游戏,再玩下去也没有意义了,一子下错,全盘皆落索,国阵如果迷途知返的话,就壮士断臂放弃霹雳吧!要不然整个国家的政权都会跟着陪葬!

Sunday, May 10, 2009

我终于毕业了......


2009年5月11日,最后一科的viva list终于出了,小弟已经顺利过关,可以毕业了。

从我2004年6月18日踏进马大以来,已经足足五年了,老土地说一句,好像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现在就是梦醒时分了!

感谢我的父母!感谢我的老师!感谢我的同学!感谢大家!

在真正开工之前,暂时会先做着无业游民,当做是放一个长假!
2009年5月15日,final pass list终于出来了,小弟已经正式毕业,等待8月的毕业典礼。


注:也许之前小弟冒犯了一些不可能会祝福我毕业的人,希望能够手下留情,不要在此帖让小弟难堪,甚至逼我删帖。在这之前若有任何惹怒你们的地方,小弟在此说声抱歉!

評論:吳名‧回到正確的政治教育


評論:吳名‧回到正確的政治教育
2009-05-10 18:22

看了霹靂州議會5月7日的亂象,筆者中感觸良,一幕幕痛入心扉的民主悲劇,呈現在筆者的眼,議長西華古瑪被“連人帶椅”抬出州議會、黑衣軍送蛋糕、點蠟燭等等鏡頭,剎那間感覺大馬的民主政治在嚴重地倒退。

當一個國家的民主政治趨向成熟,其政治環境理應是充滿理性和溫和的;反之,當一個國家的民主政治在開著倒車,其政治環境就會充滿了情緒和激進,甚至斥諸暴力。如今在們眼前上演的霹靂亂象,究竟是屬於哪一類型的民主政治?恐怕我們也不敢妄下定論,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大家都期待大馬的民主政治可以趨向成熟行進。

政治教育,是民主政治非常重的一環,幾乎每一個朝野政黨,都有設立屬於自己的政治教育局,負責傳達政黨的政治綱領和鬥爭路線給人民。除此之外,政治教育還有一個更偉大的使命,那就是教化人民甚麼叫做民主,瞭解自己的權利,並懂善用手中一票去決定國家的未來。

然而政治教育也可以為兩種,一是通過政治講座、辯論、對話方式,以政治理念來贏取人民的信任;二則是通過煽動、示威、暴力,以政治伎倆來挑起人民的情緒。一般上,後者往往都被用於政治動盪的國家,為政者可以隨心所欲地利用情緒來操控人民。然而,我們真正理想的政治教育模式,無可置疑的當然是非前者莫屬。

我們必須回到正確的政治教育,讓人民擁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分辨是非黑,理性決定國家的未來前途。絕不是讓人民被高亢的情緒衝昏腦袋,在還未完全清楚狀況下,就一窩蜂地跑去衝鋒陷陣。政治終須回歸政治,一切政治課題皆必須以政治的角度去看待,而不是東拉西扯一些風馬牛不相及的政治秀,來煽動人民的情緒。

看回霹靂亂象,雖然州政權已經回到了國陣手上,而州議會也重投了國陣的懷抱,然而霹靂變天依然不能為人民所認同。在政治教育裡,國陣給了人民不良示範,必定會招致民意的反噬,下屆大選的命運堪虞,實為因小失大。而民聯也有不足之處,在鬥爭過程當中所採用的政治伎倆,注重挑起人民的情緒更甚於贏取人民的信任,模糊了人民的視線。不管怎樣,若要真正做到“還政於民”這4個字,也許只有解散州議會,重選舉,才能徹底解決眼前的政治危機。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5.10

Saturday, May 9, 2009

钻人裤底的评论法:回应郑名烈


钻人裤底的评论法:回应郑名烈

投稿了一些日子,个人对于时事评论的方式有一些新的认识,其中就有一种钻人裤底的评论法,即是对于某些想要抨击的人物,不去直接攻击目标人物的所作所为,而是九曲十八弯地钻啊钻进人家裤底,并不是真正要揭发什么不可告人的丑闻,而纯粹只是要告知你他的裤档里面有几臭,让你去联想一下那种听他所形容的臭味。

拜读了郑名烈的大作《蔡细厉果真要走吗?》,不知为什么,笔者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以上所说的“钻人裤底评论法”,或许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可能是笔者想多了。

“蔡细历这位快步入过气政治人物的政治立场与从政理念是否起了化学变化。”把在任活生生的署理总会长说成“快步入过气政治人物”,即使不用看完整篇文章,单单看这个开头,各位看官就已经可以知道郑名烈的立场和他接下来要写些什么了。不要紧,耐心一点,继续看下去。

郑名烈的第二段要点是说“蔡细厉不意打错算盘”,内容大概是说老蔡玩跳槽是打错了算盘,因为马华不要留他,民联也不要收他。郑名烈不止非常清楚老蔡心里打着什么算盘,甚至还可以代表马华民联发言表示不欢迎老蔡。在这段里面,老蔡被定位成“暗地里打算盘”的奸诈小人,也刻意为老蔡塑造了一个马华民联都唾弃他的形象,还拿皇牌性爱光碟出来压轴,看来我已经闻到老蔡裤裆的臭味了。

郑名烈的第三段要点是说“带枪投诚,枪还锋利吗?”,内容大概是说老蔡自己的性爱光碟已经是身有屎,老蔡既不能杀敌,更加会伤了自己人。郑名烈个人对老蔡的政治价值看来评价很低,将之看成了一个只会倒米的政治人物。在这段里面,不止要告诉你老蔡很臭,还要告诉你说老蔡很贱价,即使是免费过档,还要倒自己家的米,这笔生意划不来。

郑名烈的第四段要点是说“建议翁蔡大选一决高下”,内容大概是叫翁诗杰和蔡细厉下届大选,一个代表马华,一个代表民联,一起打古来国会议席,看谁会胜。郑名烈认为翁诗杰与蔡细厉是天造地设不共戴天的宿敌,迟早都需要来一场生死对决。在这段里面,老蔡被定位成一个不顾一切都要搞对抗,即使大逆不道也要谋夺翁诗杰皇位的人。

郑名烈的最后一段要点是说“也许可以考虑跳槽民政”,内容大概是借最近的沙巴二州议员加入民政的事件,建议老蔡可以跳槽民政。郑名烈无非要奚落老蔡的跳槽只是玩玩而已,既然只是玩玩,跳槽去隔壁家的民政又何妨?在这段里面,要告诉你老蔡是一个在马华讨不到好处,就会奔走去隔壁家另外讨过好处的人。

看完了郑名烈的大作,心里不禁感叹了一句:“原来老蔡是这种人啊!真多亏郑名烈兄的提醒!”

Thursday, May 7, 2009

吳啟聰‧蔡細歷的跳與不跳

吳啟聰‧蔡細歷的跳與不跳

馬華署理總會長蔡細歷,最近平地一聲雷地轟出一句跳槽,弄朝野上下都為之而震驚不已。民聯領袖安華雖然承認拉攏蔡細歷跳槽,然而另一邊廂馬華總會長翁詩傑則指責蔡細厲在製造挖角聞。筆者認為,“誰在製造新聞?”這全然不是一個重點,更加值得令人反思的是“誰能製造新聞?”。

蔡細歷,目雖然貴為馬華的第二把交椅,堂堂署理總會長,可是實際上,他手下只有一個停止操作了4個月的政策監督局,在黨內既沒有重黨職,在黨外亦沒有內閣官職。然而,就是這麼一個無權無勢,形同無牙老虎的蔡細歷,能夠成為聚光燈的焦點所在。們大家都照不宣,蔡細歷的跳與不跳,實際上對整個政局都有著非常深遠的影響,若說那只是蔡細歷的個人議程而已,恐怕也無法掀起眼前的驚濤駭浪。

蔡細歷如果跳槽了,對於馬華黨內,將會暫時終止黨內的派系鬥爭,恢復黨內的和平景象。蔡細歷的 派系倘若抽身離去,等同掃清翁詩傑眼前的一切障礙,因此翁詩傑的單一派系即將會獨大起來,一統馬華的天下。短期之內,馬華黨內也不可能崛起第二個能夠與翁 詩傑旗鼓相當的狠角色,因此翁詩傑的絕對領導地位可說是穩如泰山,即使要做滿三屆9年的總會長,也不在話下。

然而,蔡細歷的跳槽對於馬華的影響還是其次,其對於國陣的影響更為巨大,要不然正副首相都不會比翁詩傑還要緊張於蔡細歷的跳槽風波。蔡細歷盤踞在柔佛數年,其在柔佛建立起來的勢力,可以說是根深蒂固。單單看其子蔡智勇代父上陣都一樣可以凱旋而歸,就已經能夠充份見識到蔡細歷在柔佛的影響力,畢竟在同一場308海嘯中,不知吹倒了少像許子根、三美威魯級別的龍頭老大。如果民聯獲得了蔡細歷的加盟,國陣的最後堡壘柔佛,一個華裔佔了40%的州屬,恐怕也難逃被攻陷的命運。

政治是一門可能的藝術,蔡細歷也只是徘徊在跳與不跳的十字路口。如果蔡細歷最終選擇了不跳,那麼一切都會回到原點,翁詩傑與蔡細歷之間的“一笑泯恩仇”,也只能充當美好的回憶了。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馬大牙醫系學生‧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5.07

Monday, May 4, 2009

蔡细厉的真正价值


蔡细厉的跳槽新闻,发现很多翁派和蔡派的人马,都很喜欢纠缠不清于“谁在制造新闻?”的课题。然而,小弟想问一下,这个很重要吗?小弟认为更加可观的,是老蔡在媒体面前释放出来的新闻魅力,那才是老蔡的真正价值所在。

come on, 一个六十二岁的退休医生,现在充其量只是一个“挂名”的署理总会长,而他也不再是卫生部长,不再是柔州联委会主席,他只是区区一个停工四个月了的政策监督局主任。我可以很大声的说一句,今时今日的老蔡是一只没有牙齿的老虎,连爪子都被老总拔光了。可是问题就在这里,老蔡的一句跳槽,就是可以弄到天下大乱,你我都疯狂起来,这到底是为什么?

面对现实吧!大家要认清一点,老蔡的影响力到底来自何处?

老蔡在马华混了25年,身为一个马华领袖,他的能力大家都有目共睹,不用我多说,除非有人硬硬又要拿道德课本出来。

老蔡要跳槽?这应该是他自家的事,可为什么马华上下就必须要为他紧张?(不包括那些真正不屑老蔡跳槽的马华党员)还是一句,面对现实吧!

老蔡就是老蔡!不提起勇气去面对老蔡真正的价值,反而去努力“证明”谁在制造新闻,这是于事无补的。

坦白说,如果今时今日的马华党员不再支持老蔡,那么老蔡就真的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了,甚至可以安安静静地离开。

Sunday, May 3, 2009

安华与老总,谁在说谎?


民联成立特委会探讨改教课题安华承认刻在拉拢蔡细历跳槽

王德齐 5月3日 晚上10点35分

针对政府日前决定陷入改教争议的孩子,必须按照父母结婚时的共同宗教抚养,民联今日炮轰内阁鲁莽做出这项决定,并未事先周全地咨询各方意见。而民联也决定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来处理这项课题。

此外,民联领袖安华也暗示,该联盟已接触和拉拢马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右图),但未有最终的成果。

针对蔡细历是否准备加盟民联的问题,安华则没有直接做出回应,只是笑称“他正在路途中”。

当记者进一步询问他是否曾接触蔡细历时,他坦言自己不曾亲自接触后者。

但他接着笑着补充说,“不只是蔡细历,我也有向前首相敦阿都拉打招呼”。

安华是在今天主持民联领袖会议后,于傍晚6点左右,假八打灵公正党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如此表示。

翁詩傑:為個人議程‧“蔡細歷製造挖角新聞”

2009-05-03 17:50

(吉隆坡)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今日(週日,5月3日)非議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蔡細歷為了個人議程而製造新聞。

他對蔡細歷受民聯招攬而可能跳槽的事表示毫不知情,但他不會主動聯絡蔡氏瞭解情況。

他說,如果問題牽涉到黨,蔡細歷應該在黨內提出,馬華有足夠的平台,而蔡細歷本身也有參與。

翁詩傑也是交通部長,他週日出席五碑錫蘭佛寺舉辦的“關懷與愛分享會”後,受詢及會否主動會見蔡細歷時反問:“有這個必要嗎?”

“如果天天有人製造新聞,那們豈不是要把日常生活中重要的事全擱置一旁,去應付這類動不動就因為個人議程而引發的新聞?大家應該公平一點,難道個人議程更重要嗎?”

他強調,他真的完全不知情,一切都是通過媒體報導才知曉,因此,大家應該去問新聞製造者,而不是問只是通過報章報導才知道消息的人。

針對蔡細歷指若沒機會服務將退黨,他說,他沒有興趣回答這類與個人議程有關的問題。

小弟的话:

两个新闻摆在一起看,不知你们作何感想?

这头安华叔叔说承认拉拢老蔡跳槽,那头老总哥哥说老蔡制造挖角新闻!

到底是谁在说谎呢?

各位大哥,你们相信谁的话呢?

老蔡如果真的跳槽了......


老蔡如果真的跳槽了,小弟猜测可能会带来以下冲击(超级精简版):

一、翁诗杰即将一统马华天下,做稳三届九年的总会长。

二、如果老蔡打的是柔佛以外的国席,民联如虎添翼。

三、如果老蔡代子上阵出战柔佛,国阵的柔佛堡垒铁定沦陷。

四、马华即将受万民拥戴,从此千秋万世,永垂不朽,历久不衰..................

Friday, May 1, 2009

吳啟聰‧寧要10間異名校


吳啟聰‧寧要10間異名校
2009-05-01 19:32

早前馬華總會長翁詩傑說,馬華將向教育部正式建議,把7所增建及13所搬遷的華小的其中1間,命名為葉亞來華文小學。筆者不解,到底們是在為增建華小而感到興奮?還是在為華小命名葉亞來而感到雀躍?制度化增建華小,一直以來都是我們華社不曾放棄的遠大目標,只可惜久久都未能實現。若說要給筆者1間葉亞來華小,筆者情願要10間叫做蘇丹甲、拉惹乙、天猛公丙、布特拉丁的華小。“寧要10間異名校,莫要1間葉亞來!”

筆者雖然不敢否定馬華為了彰顯葉亞來開埠吉隆坡的豐功偉績,而爭取華小以葉亞來命名的努力。但是,我們眼前更大的目標是制度化增建華小,而不只是為了要走出希山慕丁“獨立論”的陰霾,就借葉亞來之名,來為我大中華民族的顏面增添一份光彩。7所增建,13所搬遷,搬遷的數目超越了增建的整整一倍,看來馬華忙完了葉亞來過後,還需要多加努力在增建華小上。要知道,解決華小不足的問題,肯定比紀念葉亞來還來得要緊。

所謂的制度化增建華小,就是按照學生人數的增長幅度來增建華小。目前我國華小的情況大致上是如此,遠在郊區的華小,面對人丁凋零的問題,學生人數不足而導致關閉,或者遷校;至於城市的華小,則面對學生爆滿的問題,學生人數過剩而導致軟體硬體設施皆不足於應付學生的需要。然而,解決這些問題的機制並不存在,郊區的華小往往在等待遷校的當兒,就被逼關門大吉了;而城市的華小往往在等待擴建的當兒,就開了上下午班,一班還要擠上50人不等。

如果真的能盼來制度化增建華小,希望政府能夠重新考察全國各地學生人數的增長幅度,並根據這些數據在相關地區增建華小,也應該設立一個機制去專門處理校地、建築、設備和教員的配給。目標是非常具體的,一個地區的華小如果平均每班人數是50人,那就努力地將之減少為40人甚至30人,實際地解決華小爆滿的問題。至於申請遷校已久的郊區華小,切勿讓它等到花兒也謝了,必須設立一個機制,盡快將之搬遷至人口稠密的地區,與增建華小同步進行。

當華小爆滿的問題解決了,學生們不用像沙丁魚似的擠在一間課室裡,本來想讀華小的學生也不用跑去隔壁的國小上課,那麼到時我們再慢慢紀念葉亞來也不遲。只希望眼前的民族主義意氣之爭,不要模糊了我們民族原來的真正目標,制度化增建華小才是當務之急。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