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8, 2009

評論:吳啟聰‧“豬流感”的迷思


評論:吳啟聰‧“豬流感”的迷思
2009-06-28 17:49

世界都根據國際衛生組織統稱H1N1流感為A型流感的情況之下,馬來西亞新聞部竟然一枝獨秀,與眾不同地稱H1N1流感為“豬流感”。雖然以廖中萊為首的衛生部已經嗆聲要糾正流感之名,可新聞部卻以“容易發音、容易明白”為理由,堅持使“豬流感”為名。

一意孤行將A型流感稱之為“豬流感”,究竟是否真如新聞部長萊斯雅丁所說的“容易發音、容易明白”,還是個未知數。但筆者認為,這個“豬流感”鐵定會招致許許多根本沒有必要的麻煩。

A型流感一旦改成了“豬流感”,首當其衝的莫過於豬農、豬肉販,和一切與豬肉有關的行業。“豬流感”之名,肯定會嚴重誤導國民對於A型流感的認知,錯誤以為豬才是流感的罪魁禍首。人們會因此而聞“豬”色,儘量避免豬肉,必定會嚴重打擊豬肉業。在流感肆虐期間,恐怕整個豬肉業都會萎靡不振,甚至缺堤崩潰,不知會影響多少戶人家的生計。

除此之外,A型流感倘若改成了豬流感,這會帶給人民一個非常錯誤的訊息,人們會以為吃豬肉才會受到傳染,因此只要不吃豬肉,就可以百毒不侵。可是實際上,A型流感是人傳人的疾病,跟豬一點關係都沒有。倘若人們因為易名“豬流感”,而對“人傳人”放下了戒心,卻對“豬傳人”步步為營,恐怕這只會進一步助長A型流感的疫情擴散。

將A型流感與豬掛鉤,不但無助於眼前的抗疫行,更有可能加劇疫情。大馬在拼競爭力方面,不但不思長進,甚至還偏好開倒車,如今這個“豬流感”就是最好的例子。在馬來西亞,A型流感突然間變成了豬流感,看在外國人眼裡盡是笑話,對大馬公共政策的信心動搖。

政府部門之間的協調也出了問題,雖然說當今的中央政府是由國陣獨立執政,可是如今新聞部的萊斯雅丁和衛生部的廖中萊卻產生分歧。抗疫不止是政府的事,更加是全民的事,如今政府的所有部門都應該站在同一陣線投入抗疫,而不是鬧內訌。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6.28

Thursday, June 25, 2009

吳啟聰‧母語教學不是為了捍衛語言


吳啟聰‧母語教學不是為了捍衛語言
2009-06-25 18:01

前首相敦馬哈迪不久前表示,國家和民族的進步比捍衛語言更為重要,因為推行英語教數理政策,並不會否定任何語文的重要性和存在。筆者認為,馬哈迪也許誤解了很重要的一點,堅持母語教學其實並不是為了捍衛語言,而是因為母語教學對於學生來說是最有效的教學模式。

早在6年前英語教數理政策被隆而重之地推出之時,就立刻招致華社的大力反對。華教向來都是華社最為敏感的課題,如今英語教數理就猶如洪水猛獸般侵食華教的根基,也許一開始華社反抗的原意是真的為了捍衛語言。然而,從這6年的英語教數理政策看來,們確確實實看到了英語教數理的不切實際,而不純粹是因為它侵佔了母語的地位。

依稀記得筆者小學的時候,學習的都只是語文知識和基本數學,不像如今的小學生還要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然而,筆者認為,小學階段的教育,除了基本數學,就應該以語文知識為重,培養學生的各種語文能力,精於讀、寫、聽、講。但是,在學生尚未完掌握各種語文時,學生唯一能接受的教學模式就只有通過母語,因為那是學生唯一聽得懂的語言。

如果硬要逼一個從小就講華語的小學生,通過英語來學數理,學生不但聽不懂老師在教甚麼,甚至課本上也還有一大堆生字需要查字典。在如此的環境之下,試問學生又如何能夠有效地吸收知識、學習技能?倒不如讓小學生在小學階段好好地學習英語,升上了中學後才開始穩健地通過英語來學數理,按部就班才能達致最佳的教育,而揠苗助長則是於事無補。

一直到了最近,馬來社會才開始發出反對英語教數理的聲音,然而從他們目前的口號看來,顯然還是被馬哈迪給說中了,他們的確是在捍衛著他們的語言,這就和6年前的華社沒有兩樣。但是,既然我們已經看到了英語教數理的不足之處,這已經不止是單純的民族主義、捍衛語言而已,我們要的是最為有效的教育模式。

英語教數理政策之前是在前教長希山慕丁在任時大力推行的,如果要在他任內廢除英語教數理,恐怕會讓希山慕丁下不了台。如今剛剛換上了副首相慕尤丁出任教長,要廢除英語教數理已經是沒有了後顧之憂,也可以給希山慕丁一個完的下台階,想必廢除英語教數理是勢在必行的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6.25

Tuesday, June 23, 2009

吳啟聰‧種族政治大行其道?


吳啟聰‧種族政治大行其道?
2009-06-23 20:15

繼回教黨主席哈迪阿旺提出的聯政府建議之後,巫統主席納吉表示甚是歡迎。接下來行黨秘書長林冠英,和馬華總會長翁詩傑,也表示行動黨和馬華可以“洽談”。就這一點,讓們看清了一個事實,身為一個政黨的考量,政治理念的分歧並不是最為重要的,只要有實際利益,絕對沒有永遠的敵人。

除了聯合政府,我們看到一個更加嚴重的危機是,回教黨要跟巫統組成一個馬來人的聯盟,行動黨和馬華又可以洽談組成一個華人的聯盟。

如今已經是21世紀地球村的年代,為甚麼古老的種族政治不但沒有消聲匿跡,反而還大行其道了起來?不敢想像的是,一直延續到下一個世紀,我們還是要依據種族膚色來區分你我的馬來西亞。

種族政治的可怕之處,在於它不但不能建立一個公平競爭的國家社會,甚至乎可以有條有理地分裂國民。即使可以使同樣的語言溝通,但一樣都還是要楚河漢界地區分你是甚麼人,我是甚麼人。在絕大數的時候,國家的整體利益都會被忽略了,而各大民族也只會顧及自己民族的個體利益。在劍拔弩張的種族氣氛之下,莫說要達致國民團結,甚至連芝麻綠豆的小小課題,都可以一觸即發成大規模的種族問題。

筆者想奉勸各位政客的是,切勿為了個人自身的政治利益,而把整個國家的前途埋葬在種族政治的墓碑下。如今為了達到眼前的執政目的,卻可以違背自己最初的政治理念,罔顧人民的意願,一意孤行地用種族來劃分馬來西亞的政治版塊,這是開倒車,退回種族政治的路線。那些本來就是以種族為依據的政黨,如巫統、馬華、國大黨,繼續留在種族政治的道路上或無可厚非;然而那些開放給民的政黨,如公正黨、行動黨、民政黨,切勿錯入種族政治之路,一去恐難再有回頭日。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308海嘯證明了人民懂得運用手中一票來決定國家的命運,並不惜把原來的執政者給拉下台。為政者不應該再把政權當作是理所當然的事,要懂得去迎合人民的意願,建造更好的馬來西亞,而不是教人民唯命是從,包括之前所謂的聯合政府的建議,到底把民意置於何處?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6.23

Thursday, June 18, 2009

吳啟聰‧自由、公平與前進


吳啟聰‧自由、公平與前進
2009-06-18 16:59

眼看時下的局勢越來越亂,夢中的烏托邦也距離們越來越遙遠,不管是國陣,抑或是民聯,誰上台執政都不可能給予人民一個滿意的政府,尤其是在元種族的馬來西亞,更是無法滿足任何一個民族的部要求。縱觀大馬的國情,筆者認為,為政者還需貫徹3F主義,即Free(自由)、Fair(公平)與Forward(前進),作為政策方針的標準。

自由是最基本的人權,一個主張限制自由的政府,必然是不得人心的政府。通常跟政治有關的自由,包括了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在現今資訊發達的年代,要禁錮人民的思想已經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反之,政府必須順應大勢所趨,開放自由空間予人民,坦然面對洪水猛獸般的輿論。只要不是觸犯法律的輿論,政府都必須相信人民有足夠的慧去做理性分析,人民要的無非只是實事求是。

公平與平等是不一樣的,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是生而平等的。李嘉誠的孫子一出世就可以繼承千億家產,而我們的孩子卻喝不起DHA的奶粉。同樣的,膚色的區別也是殘酷的事實。然而,公平卻是可以後天補足的,一個公平的社會理應公平地對待每一個人,而每一人也理應獲得公平的待遇。這只是一個自然演的社會秩序,任何借助外力來打破這個秩序的企圖,都必然會遇到它的矛盾之處,彷彿逆流而上,寸步難行。政府處理社會不公的問題時,也會遇到類似的難處,人為的不公平到底還可以堅持到何年何月?

前進是人類生存的原力,人活著無非是為了進步,然而大馬的公共政策卻習以為常地以“開倒車”著稱,實在令人汗顏。國家的競爭力,是國家的實力所在,要在國際上站得住腳,就要時刻保持最頂尖的競爭力,不然就會慘遭淘汰的噩運。舉凡國家政策的制定,都必須是經過深思熟慮,而不是如同李光耀嘲諷我們的朝令夕改,更加不是政治人物的一時興起。當我們高喊boleh的時候,試問我們真的是boleh了嗎?

筆者並不曾幻想過烏托邦的存在,然而這簡單的“自由、公平與前進”,卻是最為基本的原則,為政者若能捨棄自身的利益,以人民為重,這一點其實並不難做到。不管怎麼樣,為政者必須時刻警惕自己,人民才是老闆,而為政者的命運,也操縱在人民手中的一票。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牙醫‧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6.18
free fair forward 是小弟对政治的核心思想。

Tuesday, June 16, 2009

表错情的OTK Fans Club


不久前在国文那里看到了这一个banner,就觉得非常抵死,还以为是国文特地做来讽刺老总的。

于是我就抄了下来,放在我的博顶部。

刚才不小心发现到了一个叫做“OTK Fans Club” 的链接,心里面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OTK Fans Club这回事?”

按进去后,OMG!置于顶端的正是我这张banner!原来老总还真的有属于他自己的后援会!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看来在这段期间,应该很多人误以为我真的是老总的粉丝吧!

这个表错情还真有够吓衰的,天大的误会!哈哈!都怪我粗心大意!

二话不说,拨乱反正,立刻把banner给摘了下来!

老总!请相信我!我曾经是非常支持你的......就在你变脸之前..........
这让我想起了,古时明朝有个魏忠贤为自己建生祠,让人民供拜;如今我们有个老总,不知是为自己建,还是默许底下plp的人建这个fans club,让党员朝拜,可笑可悲兼可怜!!!

Monday, June 15, 2009

老总?老鼠?傻傻分不清楚!


巴生港口自由区的问题,等着他回答;

林吉祥每天都在叫阵,我们的免战牌还要挂多久?

老总到哪儿去了???

走得如此狼狈,连柔华总的监誓仪式都放了飞机。

不管老总是不是所谓的出国公干.........

全国上下的人老早就认定,老总是在逃避职责。

如果真的是公干,那么就很冤枉一下........

如果不幸言中是逃避,那么就只有两个字:“活该!!!”

连累了马华也一起受罪..............

黑色蓝保


他是英雄,当之无愧!

霹雳变天之时,他带领民联杀出一条血路!

武吉甘当之役,他把国阵杀个片甲不留!

法庭判赞比里上诉得直,他依然锲而不舍!

他已经是回教党的一颗璀璨明星!

今日,国会的宣誓仪式,他缔造了记录!

一句“人民万岁”再加上一条“黑丝带”,

五分钟不到,他就被轰了出去。

他是黑色蓝保!也许蓝保也不如他猛..........

Sunday, June 14, 2009

笑话两则

笑话一

隔壁家的范清渊,突然间说不退党了,

因为................................

有1000个人短讯挽留他..................................(爆笑中)

笑话二

我们家的老总,突然间说不退出国阵了,

因为..............................

这只是学术研究........................................(笑到晕掉)

Friday, June 12, 2009

马华应该退出国阵吗?should MCA leave BN?


请记得2009年6月11日这一天,因为在这一天里,我们马华真的是丢脸丢到全宇宙去,堂堂总会长的部落格里放上了“马华应该退出国阵吗?”的民调,结果竟然是超过75%赞同退出,简直就是让对面那些民联的人笑到脸黄!!!

古时候的西周,周幽王不惜烽火戏诸侯,就只为博得褒姒的嫣然一笑,到最后真正出事了,诸侯们都不再前来救驾,结果西周就酱亡了。这虽然是中国版的“狼来了”,但还带出了多一点的寓味:君无戏言!!!

皇帝的一句话,即使听起来再怎么儿戏,都是一种诏命!而我们马华总会长说出来的话,自然也有相若的份量。如今这个笑死人不赔命的民调,还真的是博得了对面民联朋友们的捧腹大笑,然而我们这群被笑到头低低的党员,又该如何适从?

也许有些人看到,老蔡当初抛出了跳槽炸弹,就即刻得到了国阵总协调作为回报,心想这可是个好主意。如今老总也要学老蔡说:“马华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简直就是copycat。哦!不对!应该是copycat version 2.0才对,因为隔壁民政的范清渊才是copycat version 1.0。哈哈!拜托!东施效颦也要有个限度,不止师出无名,而且还司马昭之心,这也未免太过没有说服力了!

不过,当初老蔡是押上了自己,最多押埋他的议员公子YB智勇,并没有拖马华下水,而且老蔡是光明正大地把自己的处境摊开来讲,任由天下人评说。如今,我们的老总,静悄悄地把整个马华都押上了赌桌(又不见押上他自己),要广大民众用民调成绩来传达一个信息给巫统:“马华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唉!这种人……我也没有力去讲他了……

真的是够了!请别再做这些偷鸡摸狗,又极度丢脸的事了!纳吉在第一时间就澄清这只是学术研究,而老总则在“第二时间”撤掉了所有的民调。在这两个时间之内,我不知纳吉跟老总之间到底做了什么样的“沟通”,但无论如何,我们真的是受够了!

“马华应该退出国阵吗?”照理来说,这个问题应该召开特大,交由全体中央代表去表决,才算是合法的。然而,老总选择了放在部落格上,让广大民众,不管你是张三、还是李四,都一样可以照投不误。而且更加耐人寻味的是,马华身为代表华人的政党,这个民调竟然只出现在老总英文版的部落格,却不放上中文版的部落格,是不是怕巫统看不懂中文啊???坦白说,这是相当幼稚一下的做法!

我似乎还残存着一丝的希望,也许只会用“掌心雷”输入法的老总,并不懂得经营自己的部落格,平时都是交由他的军师兵团去处理的,而这次民调也不完全是老总搞出来的……但,其实酱更加恐怖,证明了老总的身边确确实实全是狗头军师,上梁不正下梁歪………

马华…….(火箭!借我一支蜡烛点一下……)
刚刚了解到原来这个民调早在308时期已经放上去了,因此有必要在此注明,以示对老总公平起见。
但,308距离现在也有一年又3个月了,这个民调已经沉进海底了这么久,为什么突然之间又浮了上来???
到底是谁故意炒上来的???我很好奇一下...............

Thursday, June 11, 2009

承认中国文凭?舍近求远!

楼上这位帅哥可是我们大马留华同学会会长陈志成,最近老蔡发表的“承认或不承认中国大学文凭并不是最重要的事”,这位帅哥第一个跳了出来,指着老蔡的鼻子骂老蔡自我矮化、自我放弃、制造“华人自扯后腿”的表现!

bravo!陈志成!小弟给你一个响彻云霄的掌声!

首先,我们要知道一点,我们的学生为什么要去中国留学?

黄明志的negarakuku也有云:“独中文凭丢去longkang,毕业后我就飞到了台湾~~~”

政府不承认独中文凭,我们华人子弟才要留华、留台,也许不是全部,但应该也说中了绝大多数。

你们说,承认独中和统考,让独中生也有机会进入本地大学,是不是更加重要?

就算慕尤丁说了,暂时不可能承认独中,山不转水转,我们也可以稍微改变一下原有的制度,在本地大学开个门口给独中生。

比如说,允许大学设立自己的入学考试,让独中生通过入学考试进入本地大学?

方法不止一个,是要靠人去想的.....................

说到承认中国大学文凭好像是唯一的出路似的,实际上如果只专注于承认中国文凭,而不去思考我刚才所说的问题,这无疑是舍近求远罢了!

全部问题都一样重要,只是看你要往大方向去看,还是去死钻那个牛角尖。

如今还要尝试把这个承认中国文凭的问题,渲染成种族问题,好让老蔡戴上这顶“华族罪人”的帽子,bravo!坦白说,手法太过硬了点,也相当勉强一下,而且还是打横来讲的!

最后,也是最劲爆最好笑的!!!

陈志成也说了,叫老蔡应该多多学习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

bravo!小弟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

陈志成万岁!翁诗杰万岁!大马六百万个聪明的华人万岁!!!


吳啟聰‧以9科主科為標準


吳啟聰‧以9科主科為標準
2009-06-11 20:26

拜讀南方客的〈華文應列必修必考科〉文,雖然南方客認為將華文科列為必修必考科,可以鼓勵學生報考華文,然而筆者認為這個建議在實行方,是相當困難的。眾所周知,華社還有為數眾的華裔學生從小在國小就讀,並不諳華語,也不可能會報考華文科。如果說要把華文科加在他們的必修必考科內,恐怕行不通。

筆者對近年來SPM報考科目嚴重氾濫的現象甚感擔憂,因此也同意政府限制SPM報考科目的建議。在學生報考至十幾二十科之餘,其實有9科是政府一早列明的主科,其餘科目皆屬於附加科目。舉例說,一個典型的理科生,將會報考國語、英語、數學、高級數學、化學、生物、物理、歷史和道德總共9科主科,而其餘科目,包括了華文科,均列為附加科目。如果換作了一個文科生,其中的理科科目亦會被相同數量的文科科目所取代。

如果政府列明每位學生的9科主科為標準,而不把附加科目列為獎學金考量的話,那麼學生沒有興趣報考華文科的問題便不存在,而且因為華文科只是附加科目之一,它的成績便不會影響到9科主科的總標準,因此學生報考華文科就會沒有後顧之憂。因此列明9科主科為標準,是相對理的。比如說,一名想要讀醫的學生前來申請獎學金,有關當局只要考量這學生9科理科科目為標準,而無需去看這學生的文科成績有多少科1A。

一旦實行9科主科為唯一標準,相信就可以糾正學生們比賽拿多A的不正確心態。因為即使拿再多個A,最終也只有9科主科會被列為審核標準,在沒有實際效益的驅使下,學生們自然而然會放棄追逐多A的遊戲。

相反地,學生們會根據自己真正的興趣愛好,去拿自己想要的科目作為附加科目,其中華文科就是最主要的附加科目。這也符合學習是為求取知識,考試是為了驗收學習成果的教育宗旨。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6.11

Tuesday, June 9, 2009

马华高层拜会李光耀


李光耀访马,马华高层领袖拜会李光耀!

所谓的“马华高层”,看看这张照片...............

从左开始:
总会长翁诗杰
妇女组主席周美芬
马青总团长魏家祥
总秘书王茀明
副总会长廖中莱

咦?少了谁?????

署理总会长蔡细厉呢???

是老蔡不得空来???还是像上次新春团拜酱被安排在隔壁桌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照片里面可以看到的,都是老总的爱将!!!

这些婆妈帐我不想在这里算,我看到的是另外一个重点。

想当年新马还未分家的时候,李光耀曾经跃跃欲试要取代马华,成为国内第二大党,即代表华人的政党。

听好,是要取代!就证明了当时的人民行动党并不如我们马华!

如今看这群“马华高层”拜会李光耀的样子,小弟真的是无限感慨啊!

人民行动党已经执政了新加坡50年,我们马华还在这里做什么?

Sunday, June 7, 2009

吳啟聰‧聯合政府粉碎兩線制


吳啟聰‧聯合政府粉碎兩線制
2009-06-07 18:43

剛落幕不久的回教黨黨選,親巫統的納沙魯丁成功衛冕署理主席,然而親民聯的埃爾安派則囊括3名副主席和控制了中委會。親巫統以及親民聯兩派可以說是平分秋色,但回教黨的領導核心還是在於親巫統的主席哈迪阿旺和署理主席納沙魯丁的手中,而哈迪更是揚言,民聯終有日會與國陣組成聯政府。

回教黨自從民聯創建以來,一直都不甘示弱於盟友公正黨以及行黨,雖然公正黨顧問安華才是民聯的實權領袖,但如今的回教黨似乎完無視盟黨的存在,還代民聯發言。回教黨目前佔據了29個國會議席,是民聯84席中的三分之一,如今回教黨的聯合政府建議,是否徵詢過公正黨和行動黨的意見?又是否能夠代表整個民聯?

如果民聯和國陣確實成立聯合政府,這也意味著現在的政府內閣,將不會由國陣獨力組成,而必須分配相當比例的官職給民聯。毫無疑問的,聯合政府鐵定會粉碎兩線制的夢。人民期待的兩線制,無非是要兩個旗鼓相當的陣線輪替執政,從而打破任何一方的壟斷,讓兩大陣線有良性競爭,人民再從中利。

哈迪哈旺這項組聯合政府的建議,顯示民聯可能跟國陣坐在同一張桌子,不要去爭取人民的選票,任何的理念之爭也變得模糊不清,集體利益才是最為重要的,虧的終究是人民。

如果說聯合政府純粹只是回教黨的一廂情願,那麼們有必要探討回教黨在非回教徒社會的支持率。回教黨在以往的大選,一律是非回教徒的票房毒藥,回教國的口號就足以令人退避三舍。然而在去年的308海嘯中,非常明顯的,非回教徒尤其是華裔,對於回教黨的支持是直線上升的。我們必須釐清的一點是,非回教徒的選票突然倒向回教黨,到底是基於對回教黨的支持?還是對國陣的厭惡?此時回教黨揚言要與國陣組成聯合政府,又是否出自支持者的意願?

回教黨要走的回教國之路還不教人擔憂,最害怕的還是回教黨要跟巫統一起走的大馬來人主義之路。回教黨若與巫統結合成一個國內最大的政治勢力,甚至足以獨力執政,不止回教國而已,一切國家政策都會走向極端的種族路線,到時才是我們最大的惡夢。

為了兩線制的未來,為了人民的利益,回教黨都不應該走向親巫統的路,更別提聯合政府的建議。如今回教黨雖然還是由親巫統的宗教司領導,但很顯然的,親民聯的專業人士開明派已經開始入駐回教黨的領導層,希望一切都會變得明朗起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6.07

Friday, June 5, 2009

吳啟聰‧不要豆腐渣工程


吳啟聰‧不要豆腐渣工程
2009-06-05 20:11

繼八打靈市的再也購物中心坍塌,帶走了7條人命之後,瓜登貢巴達蘇丹米占體育場又突然坍塌,壓毀了一輛靈鹿和3輛摩托,所幸沒有造成人命傷亡。再也購物中心是在拆除途中坍塌,倒還情有可原,可如今這個耗資2.8億的體育場,僅僅啟用一年就坍塌,實在說不過去。毋庸置疑的,肯定又是一宗黑心的豆腐渣工程。

豆腐渣工程的可惡之處,不僅僅是在於斂財騙錢而已,更加嚴重的是罔顧他人的性命安全。如今這個體育場的坍塌部份,恰巧是貴賓以及王室成員的席位,倘若不幸禍及我們的國家元首,那該如何是好?當然,即使受害的只是平民百姓,也一樣罪無可赦。台灣跟中國,就因為一場大地震而揭發了豆腐渣工程,但馬來西亞得天獨厚遠離震區,卻依然還可以無緣無故地坍塌,可見我們的豆腐渣工程比外國的來得糟糕。

豆腐渣工程之所以會存在,可以有很多的人為因素,而最為常見的,肯定是偷工減料。發展商往往為了賺取暴利,不惜鋌而走險,偷工減料以達致縮減成本的目的。建築物在這裡少了根鋼骨,那裡少了些水泥的情況之下,其安全穩固肯定是一個很大問題。一旦這些建築開始啟用,承受了重量壓力過後,很快的就會出現漏水、裂縫等跡象,甚至乎坍塌。

除了黑心的發展商,官商勾結的方面也不可被忽略。某些公共工程因為官員的黑箱作業而被發展商投得了標,工程費的一部份充作了台底交易的金額,發展商自然得偷工減料縮減成本。

除此之外,負責審核工程繪測圖和建築工程規格的地方議會,如果也同流合污,收了賄賂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麼黑心的發展商自然可以肆無忌憚地繼續建造其豆腐渣工程。

隨著連連兩起坍塌事件,再加上其他以往的建築物坍塌記錄,大馬的豆腐渣工程現象已經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不管是政府、發展商、還是社會人士,都必須給予十分的關注。政府必須嚴厲監督任何建築工程的規格,以及限定定期檢查所有建築的安全。

至於執法單位,尤其是反貪局,更加需要加強執法,嚴厲打擊官商勾結的文化。最後,社會人士也必須時時警惕,確保使用的建築是持續安全的,如發現任何漏水、裂縫跡象就需馬上舉報,請專人來實地驗證。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6.05

Thursday, June 4, 2009

吳啟聰‧大學排名併發症


吳啟聰‧大學排名併發症
2009-06-04 20:00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理大烏龍收生事件,讓社會人士充份見識到我們政府大學的百病叢生。筆者不久前剛從馬大畢業出來,對於政府大學的弊病也感觸良多,尤其是最近政府大學都在努力不懈地拼世界排名,而其所引發出來的併發症,包括了理大的頂尖大學計劃,為大馬高等教育帶來了相當負面的影響。

馬大不但是國內歷史最為悠久的大學,其世界排名也是國內的第一把交椅。可是如果跟國外的大學比,馬大的排名就一年不如一年,從百大跌到了兩百大,現在更是退到了兩百開外,其他的大學亦是面臨相同的命運。為了拼世界排名,高教部歷年來與大學攜手推出了一系列新政策,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研究型大學計劃。

按照這個計劃,國內數間主要的著名大學,即將轉型成研究型大學。而其實行手法可以說是相當“極端”,逐年減少學士課程的學額,以求增加更多碩士課程的學額,甚至還揚言最終會把學士課程的新生減至一半。聽起來似乎很合理,但實際上,學生可以進入大學就讀的機會因此被大大減少了。而所謂的碩士課程學額,雖然是增加了,但本地根本就沒有這麼多的碩士生,最終這些碩士課程都充斥了一大群的中東、非洲學生。

為了填補這一方面的不足,政府也一夜之間破格提昇了多間學院大學為正式大學,以容納更多的學士生。然而,這些學院大學本身並未完全做好準備升格為大學,政府如此破格提昇,無疑等同揠苗助長,是否真的可以勝任正式大學,還是個未知數。而絕大多數學生嚮往的,都是普遍上比較著名的大學,如馬大、國大、理大、博大、工大、北大、沙大和砂大,並非前身為學院大學的升格大學。

身為一個朝先進國目標前進的國家,其大學教育理應如同中小學教育一般普及,而並非高不可攀的象牙塔。只要符合錄取標準的學生,都應該被給予機會繼續深造高等教育,然而在馬來西亞的教育制度之下,要進入大學就猶如參加一場生死淘汰賽,只是要讀大學而已,又何需三頭六臂呢?一心只顧拼大學排名,卻忘了大學教育的真正宗旨,那鐵定是本末倒置的。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吴启聪‧牙醫‧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9.06.04

Wednesday, June 3, 2009

一个人的转变,到底可以有多大......





一个人的转变,到底可以有多大........................
(这是小弟有史以来写过最短的博,但也是意义最深的一篇)

who let the dog out???


最近我们马华博客圈闹了一些风波,耀棉兄(路见要鸣)被某人针对、抹黑、诬蔑!

这个人,最近非常大胆地发表极度过分的攻击性言论。

完全不管马华的形象,也不顾他老板黄日升的颜面,甚至连民联的朋友们都看不过眼!

受害最深的,除了耀棉兄,还有他老板体青部副部长黄日升,

手底下出了这么一个“奇人异士”,不知为黄日升倒了多少米?

可大家有所不知,黄日升一个月前已经炒他鱿鱼了!

这也是为何他最近会这么活跃、这么放肆的原因。

是在向黄日升报复吗?天知道!

但我们都知道一点,这个人我们一直都是非常熟悉的................

人们都爱叫他做.........................

狗!!!!!!

(叫人狗是不对的,我也只是听人家这么叫而已,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Tuesday, June 2, 2009

吳名‧嚴打大耳窿


吳名‧嚴打大耳窿
2009-06-02 19:50

最近爆出的大耳窿囚禁欠債人的事件,簡直無法無天到令人髮指的程度。他們的暴行已超越般人的想像。

筆者對阿窿今日這種暴行有一大疑問,為甚麼整個阿窿集團可以發展到如此嚴密的規模,而警方竟毫不知情?究竟是阿窿集團過於神通大?還是警方辦事不力?甚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阿窿集團的存在,本身就是不可容許的罪惡,以高利息的非法貸款,搾乾欠債人的血汗,甚至訴諸暴力收債。這些年來,多少人因為欠阿窿債而妻離子散、家破人亡?這是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如今竟可以發展到設牢房禁錮欠債人,簡直過份猖狂,不止警方必須嚴厲取締阿窿活動,而社會人士也應該全力配合警方的行動。

警方的辦事效率的確非常令人質疑,警方的職責除了破案,還有更重要的就是防範罪案的發生。阿窿集團可以說是在警方的鼻尖下招搖過市,一直到如今浮出水,警方才“如夢初醒”恍然大悟。警方難道看不到通街都貼有阿窿的招貸廣告?還有老百姓平日都會接收到莫名其妙的阿窿手機短訊,而每家每戶更是定期收到阿窿派發的名片。阿窿的“生意”手法,已是無孔不入,而警方卻能等到事情發生後才去解決?

向阿窿借貸者一般上是華裔,筆者認為,這很大可能與賭博有關。無論是合法的博彩業或非法賭博活動,皆可以引誘人們越陷越深,傾家蕩產之餘,甚至不惜借阿窿翻本。筆者想說明的是,如果要狠打阿窿集團,也須從非法賭業下手。

最後,也是最令筆者感到最遺憾的,據知住在阿窿牢房附近一帶的居民,雖然親眼目睹阿窿的暴行,也親耳聽到欠債者的呼救聲,但為求明哲保身竟可以無動於衷。稍有良知的人若早一點報警,搗破阿窿的巢穴,那麼阿窿集團也不可能建立起今天的規模。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名‧2009.06.02

Monday, June 1, 2009

吳啟聰‧頂尖大學不頂尖


吳啟聰‧頂尖大學不頂尖
2009-06-01 19:22

檳城理科大學(理大)擊敗國內歷史最悠久的馬來亞大學,脫穎而出躍升為國內第所頂尖大學。在人們對理大充滿期待的當兒,4574名學生於529日被通知錄取,第二天30日又被證實除名,鬧出天大笑話,受牽連的學生與家長莫不怒氣衝天。

身為頂尖大學的理大,今年是第一次採納絡招生系統,因為經驗不足而引發技術性問題,固然無可厚非,但值得關注的是,根據報章的報導,受影響的學生竟有超過90%是華裔。筆者看到這篇報導後的第一想法:又是小拿破崙們惹的禍。超過90%受影響學生是華裔,而大馬的華裔人口總數僅佔不到25%,兩者之間強烈的對比,不難令人嗅出種族主義的味道,也難怪人們會有所揣測。

如果說這次事件真的帶有種族色彩,那麼頂尖大學的頂尖名號也是浪得虛名,所謂績效制根本只是個空幌子。大馬推行多年的績效制,到目前為止,人們都還是無法完全相信政府的績效制是否真的講究績效。國立大學的世界排名依然是每年倒退,而大學生的素質還是持續下降,追根究底還是要檢討們的績效制,是否已經徹底擺脫了種族主義的幽靈?

理大成為頂尖大學之後,難得有機會可以獨立自行招生,不料竟落得如此尷尬局,已經徹底打擊人們對理大的信心,教人們懷疑理大日後是否可以撐起頂尖大學的重任。對於受影響的學生來說,“得而復失”是非常難以接受的事,更暴露理大招生的黑箱作業,使整個事件更具爭議性。理大當局務必要檢討任何行政偏差,至於所謂的“技術性問題”,絕對不可再重演。

理大當務之急是必須讓招生標準和過程制度化,將所有錄取者的成績以及所得科系公諸天下,避免任何黑箱作業。只有這樣,才會讓所有人誠服,不會引起不必要的猜疑。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6.01

翁诗杰与柔大臣达共识???


翁詩傑:與柔大臣達共識‧借外力爭出線者不能得逞
2009-06-01 09:57

(吉隆坡)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翁詩傑透露,他已就州11名縣、市議員被撤換的事件和柔佛州務大臣拿督阿都干尼達致共識,任何意圖借用外來力量爭取出線的人士恐怕將“事與願違”。

他披露,他早前曾和阿都干尼出訪新加坡,彼此不僅相處非常融洽,同時針對多項議題,包括柔州馬華縣、市議員在遴選過程中所發生的“插曲”進行分享。

所達共識無公佈

翁詩傑也是馬華柔州聯委會主席,他週日(531日)下午在馬華總部與2名馬華柔州行政議員陳國煌及何襄贊進行長達3小時會議後說,他與州務大臣、2名行政議員之間的聯繫與溝通皆從未對外公佈,也無需向全世界報備

和州務大臣所達致的共識,我從來沒對外說過,為何這些人(發表傳言者)定要很執意在我未發表談話前,憑自己的想象力去解讀和下定論?不覺得好笑嗎?”

他說,更離譜的是,有些人好像一定非得要說他和國煌之間有矛盾,這些人顯然不瞭解他和國煌之間的溝通。

與陳國煌緊密聯繫

他指出,他與陳國煌一直都保持緊密聯繫,而不僅是開會時才溝通,可是一些人是因唯恐天下不亂才頻頻製造傳言。

翁詩傑強調,他選擇不回應主要是因為他深信陳國煌及何襄贊有能力好好處理所發生的風波,同時也深切明白2人在處理過程所遭受到的不必要委屈

他指出,他在會議上已聆聽整個事件的匯報,並全探討風波中所出現的傳言和繪聲繪影,結論有“啼笑皆非”4個字。

“有些人基於本身想要爭取出線,出盡法寶但最後卻無功而返,當然這些人會感到不高興,甚至說了一些不應說的話。”

他說,他不否認過程中有一小撮人意圖借用外力為自己爭取出線,包括發佈內閣消息;不過,他不認為這些人能夠得逞。

他披露,週日的會議除了談及柔州縣、市議員課題外,也讓他在出國公幹前,對部門或州聯委會等工作做好交代。

星洲日報‧報導:鮑艾瑾‧2009.06.01

小弟的话:

bravo!老总!好样的!小弟给你一个热烈的掌声!

小弟真的无法想象你在阿都甘尼那里到底碰了什么样的钉子,不过听你的口气,一定是相当够力一下!

陈国煌的事情,你只是在“欲盖弥彰!越描越黑!”我也不用再多说。

至于市议员名单的事情,你还是坚持说“借用外力争取出线”,也就是之前盛传的“引清兵入关”。哈哈!别再转移视线了!我们正在等着你解释,为什么市议员名单会出了问题???

最后的最后,也是小弟认为最劲爆的!

“所达共识无需公布”!这一句是我看了笑到翻肚的!

我不管你被阿都甘尼鸟了些什么,你们之间的“共识”也根本无需公布,我们等待的是你如何让那些所谓“借用外力争取出线的人”“事与愿违”!!!

我们虽然很傻很天真,不过阿都甘尼不是傻的,人民也不天真,请继续空降你的天兵天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