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31, 2009

用功利思维来衡量博客,太过一厢情愿!

如果封口令的主要对象是马华博客,那坦白说,那是非常天真的想法。

对于一个马华博客来说,触犯了你的封口令,你可以拿我怎么着?

开除我的党籍???开除了又怎样???我会哭天喊地叫爹娘吗???

我既没有党职让你废,更没有官职让你贬,我还tmd怕什么???

对于天真的马华领导们,我想衷心奉劝一句:

用功利思维来衡量博客,太过一厢情愿了!

“将心比心”用在这种场合,是不合适的。

马华博客跟你们不一样,不需要顾虑党职官职,不受功利因素影响。

面对现实吧!面对一个资讯无界限的新时代吧!

Wednesday, July 29, 2009

吳啟聰‧封口令行得通嗎?


吳啟聰‧封口令行得通嗎?
2009-07-29 20:21

馬華會長理事會近日議決,禁止所有黨員通過平面和電子媒體,對黨及黨領袖做出不公批評,進而破壞黨形象或影響黨的威信及聲譽。筆者認為,馬華此舉無疑等同開民主倒車,不敢坦然面對黨內聲浪,卻視輿論猶如洪水猛獸,避之則吉。

眾所周知,近日來馬華黨內的翁蔡派系,一直都不斷在輿論界刀來劍往,各為其主辯說天下大勢。相信這道“封口令”,就是衝著翁蔡之間的內鬥而來,目的是為了制止輿論大戰的蔓延。

禁止黨員對黨及黨領袖做出批評,這個條例是極度不合理的。馬華身為一個民主政黨,所謂的黨,是由黨員所組成的;所謂的黨領袖,也是由黨員所投選出來的。如今禁止黨員對黨及黨領袖做出批評,試問要置黨員的地位於何處?馬華此舉,確實愧對“民主”二字。

不願聆聽黨員的心聲,更不想探索黨員的思路,只求永遠活在一個“天下無賊”的完美世界裡,如此做法與鴕鳥把頭埋進沙土,有何兩樣?如果馬華有心貫徹民主的真諦,就一定要把最基本的言論自由還予黨員,廣開黨內言路,集思廣益推動黨務,即使是批評,也應該做為警惕,時時檢討反省。倘若馬華對黨內都已經無法貫徹民主,那又要怎樣讓華社和人民信服馬華的民主路線呢?

有關當局若想通過封口令平息黨內紛爭,坦白說是白費心機的,甚至會適得其反。黨內真正敢對黨及黨領袖做出批評的黨員,絕大多數是不計較功名利祿者,對於他們來說,官職黨職他們沾不上邊,僅有一個黨籍任你開除,這類人的批評,才是領導應該聆聽的真話。

看來,馬華還是擺脫不了“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魔咒,馬華到底還有多少本錢可以繼續內耗?就憑那輸得只剩三分一的議席?馬華若一開始就把心機放在對外政策,今天大概就不會出現凋零的現象。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7.29

小弟的话:

这篇文章就是小弟在“平面媒体”上,对“党”及“党领袖”做出的“不公批评”,在此恭候纪委会的处分......

Tuesday, July 28, 2009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马华博客末日到了......)


对付乱评领袖破坏形象的党员
马华宣布展延直选总会长建议

马华会长理事会今午议决,禁止所有党员通过平面和电子媒体,对党及党领袖做出不公批评,进而破坏党形象或影响党的威信及声誉。

会长理事会授权总秘书王茀明,把违反这项禁令的党员,送交党纪律委员会查办,再由纪委会定夺下一步的惩罚。

不答禁令是否具有追溯性

王茀明(中者)今午在会长理事会后,代表提早离席的总会长翁诗杰,召开记者会表示,这项禁令将从即日起生效。

至于会否追溯回过往的言论,王茀明并没正面回答,只说“我们将监督党员(的言行)。”

不过,他否认,这是一项封口令,反之只是禁止党员对党或党领袖,做出毫无根据的指责。

欢迎约见但不能公开放话

他声称,党依然欢迎党员的建设性建议,只要这些建议不会对党造成负面影响。

“我们也欢迎所有党员,约见党领袖提出任何建议,不过却不能公开放话。”

否认因慕尤丁施压发禁令

王茀明也否认,这项禁令来自副首相慕尤丁的施压。

慕尤丁昨日曾公开促请马华,勿通过媒体展开你来我往的舌战。

小弟的话:

翁派的!蔡派的!从今以后大家再也不用吵了!

以前封口令只是用来对付老蔡一人,没有想到现在竟然延烧到马华百万党员了!!!

看来媒体和舆论都对某些人非常的不利,搞到有人要高喊:“他玩臭!中场停止!!!”

马华连党内的民主与自由都无法搞定,又怎样去给予华社和人民民主和自由呢???

如今封口令一出,小弟就等于被废了武功,今后再也不能在此发表鸟论了..................

才怪!!!

等着你的开除党籍信!!!

民主和自由就是有一种非常怪懒的定律,上面的人越是打压,下面的人就越是想抵抗,我就是其中一个!!!

想用封口令封埋百万党员的脑?门都没有!!!

我很高兴一点的是,距离你倒台的日子又近了一大步!!!


Sunday, July 26, 2009

吳啟聰‧顛覆馬華何需外力?



吳啟聰‧顛覆馬華何需外力?
2009-07-26 18:00

馬華總會長翁詩傑近日表示,目前有一股外力全面以財力介入,試圖顛覆馬華,旨在完成“倒翁”目的,並聲稱黨內有人借外力介入黨務。筆者認為,在這個奉行民主的社會裡,一個政黨要自取滅亡可以有千百種方法,然而要借用外力來顛覆之,卻是聞所未聞的。

馬華是一個貫徹民主的華基政黨,其中央領導層亦是由全體中央代表投選出來。換句話說,中選的中央領導層,都是受到多數中央代表所認可的人選,也是民主體制的一種主要表現。倘若中途有所謂的“外力”從中作梗,可以操縱中央代表的投票結果,那麼如此政黨也就只會淪為名實亡的民主政黨。然而,中央代表的意願可以隨心所欲地被扭曲嗎?中央代表被假設扭曲了意願,究竟是在否定中央代表的投票資格?還是在低估中央代表的選民智慧?

顛覆馬華與顛覆領導是全然不同的兩回事。前陣子副相慕尤丁鬧得滿城風雨的“感恩論”,就曾經被人猛批“黨國不分”,把執政者與國家混為一談。然而,如今眼前的顛覆領導舉動卻被視為顛覆馬華,這又何嘗不是另外一樁的“黨國不分”?80年代陳群川推翻了梁維泮,取而代之成為新一任馬華總會長,然而陳群川之舉究竟是“顛覆領導”?還是“顛覆馬華”?遺憾的是,成王敗寇一直以來都是政治的現實所在,歷史也儘是由執政者來撰寫。

308過後的馬華,早已滿目瘡痍,宛如風中殘燭。馬華若有被“顛覆”現象,難道真的單純是被“外力”顛覆嗎?難道馬華本身就不存在可以被顛覆的致命基因?

人的視線往往很輕易被轉移,不去看事情的主軸,卻只看它的枝節,以偏概全、對號入座也相應衍生。

正值多事之秋的馬華,一本恩仇錄早已載滿刀光劍影,可筆者認為,江湖上雖然“腥風”不斷,卻不見隨後而來的“血雨”。接二連三空穴來風的陰謀論,一次又一次地讓人看得心驚膽跳,但卻始終不見驚心動魄的廝殺場面。畢竟,和平是一件好事,們固然要居安思危,防患於未然,可誰也不願見到手足相殘的可怕畫面。單純的危機感,尚可稱之為杞人憂天,倘若再複雜一點的話,就成欲加之罪了。

要顛覆馬華又何需外力?馬華的百萬黨員,便能鑿沉馬華這艘大船,外力只需要在一邊坐收漁人之利。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7.26

Saturday, July 25, 2009

棍中之棍


诗杰再揭发外力颠覆马华“倒翁”细历反击:我才是真正被迫害者

近日来在媒体上接二连三地公开揭露马华出现一股“倒翁”势力,导致他陷入“十面埋伏”危急状况的马华总会长翁诗杰,今日再次重申,目前有一股外力全面以财力介入,试图颠覆马华,旨在完成“倒翁”目的,并声称党内有人借外力介入党务。

外力有两种:政治及财力

他表示,外力分为两种,一种就是政治力,即别的政党力量介入。另一种则是财力。

他声称,自从他要求彻查巴生港口自贸区弊案后,这些既得利益人士或集团通过口讯恐吓,到造谣人格抹杀,最近更以金钱颠覆马华,企图教唆煽动党员,包括鼓动召开特大等,以罢免他的总会长及交通部长职,誓拔除他这个眼中钉!

他声称,对于个人去留,他以平常心看待,从不放在心上,不过作为马华总会长,他不能坐视不理,任由邪恶势力得逞。

翁诗杰是今日出席2009年度马华雪州大会主持开幕时,进一步揭露此事。

他警告说,身为马华党员,不应该引进外力干预党内内部问题,以免后患无穷。

他强调,任何一个在联合政府里的成员党,若要活出尊严,就不应该引入外力来干预自己党内的事情。

棍中之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佩服佩服!!!

Friday, July 24, 2009

谁在搞党争?


特大?!围剿?!十面埋伏?!

这些词汇从谁的口中吐出???

可是到头来我们又看到了些什么具体的东西???

不得不佩服老总“居安思危”的境界,屁股坐着老总的位子,却每天想着老二要围剿他;身居堂堂交通部长,却每天想着自己遭到十面埋伏。

可是再可是,什么围剿?什么埋伏?你们看到影子了吗?

危机感可以自行营造,甚至有助于推动党内大团结,可意义何在???

解决危机的领袖多不胜数,可制造危机的领袖还倒真的少见。

党太过不团结了,也许的确需要老总振臂一挥,就能团结所有派系在自己门下,尽是囊括所有的游离势力。

玩过《猴子抢球》游戏的人都知道,两边把球丢来丢去的人都可以玩得非常爽,可怜的是中间那只猴子东跑西跑就只为了追这粒球。

我不想做猴子,但我了解一个道理:先撩者贱!!!

Thursday, July 23, 2009

全校学生力挺1M班班长


以前小学的班级用红黄蓝青来排列,红班就是M班,一年级红班就是1M班。

话说某天1M班班长跑过来对级任老师说:“老师,全校学生都力挺我做什么什么事!”

级任老师愣了一下,问道:“挺你的人,有谁啊?”

班长信心满满地道:“有卫生股长、刷牙组长、华语壁报组长、国语壁报组长、英语壁报组长、数学壁报组长......”

级任老师打断说:“慢!这些不都是你自己委任的人吗?副班长咧?只有你跟副班长才是全班同学投选出来的。”

班长拉长着脸道:“那个家伙道德有问题,还每天跟我唱反调!”

级任老师问道:“那你刚才为什么又说“全校”学生力挺你?你好像连自己班的同学都还没有搞定......”

班长满怀斗志地道:“有这些这么多的正副组长来挺我,你说我们班、隔壁班、还有二三四五六年级的学生,还不乖乖地听我话吗?”

级任老师心里暗骂:“真不知这种小孩以后长大了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注:小弟以前一年级的时候还真的曾经当过1M班副班长

Monday, July 20, 2009

终于可以上到网了......


这段日子,换了一个新环境,沉寂了这么久,终于又可以上到网了。

不过,短短的时间内,没有想到国家会发生这么多令人震惊且又愤怒的大事。

赵明福,R.I.P;蔡锐明,祝你步步高升;老蔡,你应该拜多点神;老总,自己知道自己事啦......

Wednesday, July 8, 2009

马六甲皇朝已经是五百年前的事了......


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终于决定废除英语教数理,可是令小弟蛮失望的是,不止小学的被废,连中学的也一样被废掉,有点开倒车的味道......

不过这还不要紧,我们的马来作家协会,简称马来作协,在报章上发表了非常令人流汗的言论。马来作协声称斗争还未结束,他们还要力争中六、预科班、甚至大学的数理都顺便废除英语教学,改用国语教学。

最劲爆的一句,马来作协说马来文有望成为“全球语言”!!!OMG!WTF!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马来文曾经的确成为过“全球语言”,也就是所谓的lingua franca,不过那已经是五百年前马六甲皇朝的事了。现在听马来作协这么一说,让人觉得马来作协的大人们仿佛还停留在马六甲皇朝的时代,尽是缅怀昔日的光辉灿烂。

说回正题,孰不知今日我们所用的马来语数理教科书,内容都是从英语原本一个字一个字auto translate翻译而来的。你说,到底是读马来语版本?还是读英语版本?哪个比较准确???再说,auto translate出来的结果,很多时候让人看了真的可以笑个半天,到头来搞到一头雾水,满头问号,这又何必呢?

大学的参考书全是用英文写的,马来作协的目标,难道是要翻转整个大学图书馆,把每一本书都翻译成马来语,然后跟大学生说这其实是“大势所趋”???

亲爱的大学生们,马来语是“受命于天”,你们就“顺应天命”吧!

民族尊严的确很重要,但如果成为了时代进步的障碍,也不得不放下啊!

最后还是要提醒马来作协一句话:马六甲皇朝已经是五百年前的事了.............

Tuesday, July 7, 2009

吳啟聰‧政治人物不可財大氣粗


吳啟聰‧政治人物不可財大氣粗
2009-07-07 19:33

要買得起價值3000萬的豪宅,對於一名牙醫來說,並不是難事,只需要拔50萬顆牙齒就足夠了。不過對於一個就在今年還夠“年輕”角逐巫青團長寶座的牙醫來說,倒是一點也不簡單。當人們都在對“查氏皇宮”歎為觀止的同時,其實還另外存在一座更加雄偉的“基氏皇宮”。

政治人物,尤其是身為人民代議士的,廉潔的形象必須非常鮮明,才能打造出廉正政治文化,給予人民最基本的信心去繼續給予委託。大馬的政治人物,即使不是甚麼富商巨賈,純粹只是簡單的專業人士或是知識份子,雖然薪水看起來並不怎麼樣,但卻可以在你眼前打造出一座皇宮來,讓你看傻了眼。令人汗顏的是,韓國前總統盧武鉉,自己雖然沒有貪污,但卻因為親戚受賄,搞到最後要跳崖以死謝罪。大馬與韓國相比,實在是大相逕庭。

政治人物斷不可表現得“財大氣粗”,在眾目睽睽之下彰顯自己的財力,過著窮奢極侈的生活。即使人們沒有真憑實據,可以證明該名政治人物涉及貪污,然而所得收入若與實際開銷相差太離譜,必然會引人遐想,而其形象也肯定會蕩然無存。除了政治人物本身的信譽會遭到損壞,政治人物所代表的政黨陣線都一樣會受到牽連。舉例來說,前陣子的查氏皇宮,就為國陣倒了不少米,整個國陣的信譽和形象,嚴重遭到摧毀,被定位成貪污腐敗的象徵。

面對眼前的貪腐現象,有3大機構並沒有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即政黨、政府、國會。第一,政黨沒有過濾候選人名單,並非只選賢能者上陣競選;第二,政府的執法不嚴,反貪局縱容漏之魚逍遙法外;第三,國會上下議院沒有制議員公開個人財產,並嚴格審核議員所上呈資料。簡單來說,就現在馬來西亞的情況看來,對一些人而言,的的確確是貪污腐敗的溫床,即使人民看在眼裡,也奈何不了貪贓枉法的高官老爺們。

與政府的無能相比,人民更為痛恨的就是腐敗,因為人民辛辛苦苦的血汗錢,不是用來建設國家,反之被用來餵養肚滿腸肥的貪官污吏。更為令人髮指的是,貪官污吏們並不是把貪來的錢鎖進金庫裡,而是明目張膽地在你面前建起一座皇宮來夜夜笙歌。對人民來說,這肯定是一種非常痛的領悟。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7.07

Saturday, July 4, 2009

恭贺公主出阁


恭贺公主出阁,恭贺老总首次招驸马,祝愿这对新人永浴爱河、幸福快乐!


听说公主跟小弟同年25岁,驸马爷还是一名大律师,真的是可喜可贺!


没有看到其他的马华博客放上贺词,小弟就抢先plp一下吧!


(几时轮到我呢?不过到时报纸肯定不会登啦................)

Thursday, July 2, 2009

生存VS平衡


看了最近吉打的民联分裂风波,小弟心里的滋味,虽然可以很肯定并不是幸灾乐祸,却只能感叹行动党正在踏上马华的旧路。

马华和行动党,身为华人的代表政党,而偏偏华人又是这个国家的非主流民族,这两个政党不管是在哪一个阵线,都得随时准备为老大抹屁股,收拾种族课题的残局。

以前当家的只有马华,行动党只是在旁边看,所以每次都是马华中标,现在行动党也当家了,终于轮到它尝尝这种滋味了。

这就是政治的现实所在,面对它总好过逃避它!而且即使你想逃避,也逃避不了......

虽然马华和行动党都是在“生存”与“平衡”之间打转,可是前后次序有一点不同。

马华是在平衡中寻求生存;而行动党则是在生存中寻求平衡!

马华总是在巫统的高抬贵手之下寻求生存的空间;

而行动党却慌于要如何去跟两个马来人为主的盟党分享权力;

到头来,人民身上所感受到的,还是一模一样的东西。

究竟是要学马华先平衡后生存?还是要学行动党先生存后平衡呢?

没有答案!除非种族政治彻底在马来西亚消失......

Wednesday, July 1, 2009

吳啟聰‧KPLI旨在增加華小師資


吳啟聰‧KPLI旨在增加華小師資
2009-07-01 20:28

教育部表示大學畢業師訓班(KPLI)即將停止收生,也就是說,從此以後只有教育系本科出身的大學生才能執教鞭,而其他科系的大學生則不得其門而入。

KPLI在設立初期,也許是屬於一種過渡性的計劃,但筆者認為KPLI確實存在著它的功。一、可以迅速增加華小師資;二、可以為大學畢業生建立更的就業機會;三、可以進一步提昇小學教師的學術資格。不過無可否認的一點是,KPLI出來的教師,在教育方面的專業性,的確是不如正規教育系出身的教師。然而筆者認為,KPLI還是很有必要繼續存在的。

正規教育系出來的教師,絕大多數都會被分配去中學執教,而鮮少會被派去小學,尤其是華小。而筆者也非常質疑,教育系可以培育出來的中文組教師,究竟是否有如鳳毛麟角般珍稀?能夠填補華小的空缺嗎?答案很明顯的,至今時今日,國內的華小都還是依靠聘請臨教和代課老師,來解決師資不足的問題。如今教育部關上了KPLI的大門,其他科系的大學生就無法順利當上教師,因此相信實際情況將會雪上加霜。

教育部近年來都不斷提倡,要提昇小學教師的學術資格至大學水平,然而如今教育部關閉KPLI,就正與這項宗旨背道而馳。現今小學的教師,多數還是出身於SPM資格的師訓班,而目前教育部如果要提昇教師的學術資格,一是送現有的SPM資格教師進大學深造,二就是大量引進大學資格的教師。如今教育部關閉了KPLI,就等同揮刀斬斷了大學資格教師的來源。除非教育部能夠在短期內,大幅度增加教育系的畢業生,以填補之前KPLI畢業生遺下的空缺,不然恐怕很長時日都無法成功提升教師的學術資格。

即使KPLI只是一種過渡性的產物,然而只要它還有存在價值,教育部就不應該輕易廢掉它。筆者相信,只要華小一日還是缺乏師資,被逼另外聘請臨教和代課老師來解燃眉之急,KPLI就能迅速為華小增加中文組教師。只要小學教師的學術資格一日還是參差不齊,KPLI就能進一步提昇教師的學術資格。也許KPLI畢業生的專業性並不如正規教育系的畢業生,然而教學技能是可以從平日的教學經驗中培養出來的。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7.01
注:资料错误,关闭的是DPLI(中学组),并非KPLI(小学组),虽然两者都是大学毕业师训。不过笔者的这篇文章,主要带出的论点是,KPLI绝对有它存在的必要,即使今天没被废除,日后也不能轻易被废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