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2009

结束党争须为能容人者


结束党争须为能容人者

随着马华翁蔡党争迅速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极有可能会被召开的特大,即将决定翁蔡二人的生死存亡。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场党争是在所难免的了,然而党争一爆发下来,马华内部铁定哀鸿遍野、血流成河,而整个马华也会随之变得四分五裂。

即使党争是笃定的事实,但相信马华全体党员,都不希望眼睁睁看着整个党分裂开来,无不期待党争结束后,又迅速恢复昔日的和平。如今翁蔡两派恶斗,我们可以预期的结局是否一定非“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不可?即使翁蔡二人之间只能存活一个,那么又是否应该把战围扩展到整个马华呢?

根据马华的党争史看来,马华党争一向都贯彻“成王败寇”的道理,胜者全胜,败者全败。对于失败的一方,不止为首的那个要被请下台,很多时候甚至连整个派系的子弟兵都要被连根拔起,以绝后患。如此抄家灭族下来,仔细一算,也许整个党已经被掏空了一半,力量也必定大大减弱。除此之外,那些被驱赶出党的失意党员,倘若投奔敌对党,又或者干脆另起炉灶搞对抗,那么对党造成的伤害必定更为巨大。对于马华来说,民政党就是一个最好的历史教训。

笔者认为,结束党争的人,不一定要指明是翁诗杰还是蔡细历,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必须能够容人。所谓的容人,实际上是能够包容所有曾经与自己敌对的党内同志。在党争结束后,依然可以不计前嫌,尽数收编敌对阵营的残余人员,而不至于要把他们置于死地。这对于维持党内的统一,是非常关键的,不止能迅速恢复党内的和平,也可避免减弱党的力量。党争不一定要沾满了血腥,能把破坏性给降到最低点,才是明智之举。

首相纳吉虽然已经言明不会插手马华的党争,但也表示马华的内斗可能会拖垮国阵。须知目前马华要挽回华人选票已经是非常艰巨,如今内斗的负面形象犹如雪上加霜,如果马华再因为党争而造成分裂的话,那么恐怕马华总有一天会遭到唾弃。现在党争已成为既定的事实,剩下就要看马华,到底要选择血流成河?还是兵不血刃?

Sunday, August 30, 2009

杂菜饭之谈


刚才七点多的时候去了一档我常去的杂菜饭档吃晚餐,差不多要打烊了,老板没事做就跟他的朋友在那边闲聊。

朋友:“迟点你的夜市开张,可以请黄家定过来开幕嘛!”(相信这位朋友还不知道马华总会长换成翁诗杰了)

老板:“请他来,我的饭就不用卖了罗!”

我一边吃饭一边听到了这一段谈话,心里就想:

现在翁蔡斗个你死我活,就算斗赢了又怎么样?

简简单单的一句杂菜饭之谈,已经给了马华一个最写实的定位!

老实说,能扭转这句话的人,才真正应该做上总会长......

Saturday, August 29, 2009

表态=投票吗?


翁蔡党争引爆开来,翁派蔡派旗帜鲜明地竞相表态,眼前的乱象还真的看了令人眼花缭乱!

什么叫做“表态”?

就是上个报纸,告诉全世界:“我支持XXX!”

为什么需要“表态”?

那是为了显示自己对主子的忠心,表态了未必得到主子的青睐,不过不表态的就铁定被标签为叛徒!

“表态”那么冒险?那么还是不要表态好了......

那人家就会说你是“骑墙派”,小心到时两头都不到岸!

“表态”真的有用吗?

当主子行情热卖的时候,那些“骑墙派”就会倒向赢面大的那一边,那就等于白白赚了那些游离票!还有一种说法,叫做“虚张声势”!

可是“表态”的人,就一定会“投票”给同一个人吗?

说到重点了,只要投票是秘密的,没有人知道你投给谁,也没有办法秋后算账,那么到时投票就要看自己的良心了,什么“表态”都是假的!

那么我们还看这些“表态”来干嘛?

嘿嘿!有时候有些电影的预告很有看头,可是真正买票进去看了才知道那其实是一部烂片!

个人的“表态”,跟团体的“表态”,又有何关联?

如果说你是个曼联迷,当你不小心坐到利物浦迷的观众席时,你敢为曼联喝彩吗?

Friday, August 28, 2009

程序上的问题,也可化作铡刀!


为了反驳蔡派指马华纪律委员会相隔21个月后旧案重翻,二度惩罚蔡细历的指责,马华总秘书王茀明今日将纪委会针对性爱光碟事件的调查报告摘要,上载到马华官方网站,并逐点驳斥蔡细历早前提出的销案5大理由。

报 告指出,马华新邦令金区会主席黄清源是在2008年5月28日致函投诉蔡细历的性爱光碟事件。虽然上届纪委会(2005-2008 年)在同年7月18日讨论这项投诉,并议决交由会长理事会作进一步的定夺,但最后并没有提呈给会长理事会,而是决定暂时搁置至2008年10月份的党选过 后,避免影响有意参加党选党员的资格。

“因此,上届纪委会或会长理事会并没有对这项投诉作出结论,而是暂时搁置。”

纪委会与理事会都不曾结案

证据充足就算销案也能照查

惊讶蔡细历说行为准则无效

中选署理与纪律调查两回事

蔡细历承认婚外情存在已久

报告指蔡细历没辞国会议席

大马华社无法认同通奸行为

我最有兴趣的只有这条而已,也是最关键性的一条,其余的大家都知道只是为了把报告做得厚一点。

“纪委会与理事会都不曾结案”?

这只是在玩弄程序上的问题!

素闻只有钻法律漏洞来脱罪,可从来未闻有人钻法律漏洞来定人罪......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骗钱的戏院!退票!退票!

原本期待着这一部电影......


后来又换了另外一部......

结果最后上映的是......

X的!骗钱的戏院!退票!退票!

Thursday, August 27, 2009

小弟针对蔡细历被开除的看法


对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被开除事件,以下是小弟的精短浅见:

开除蔡细历是寡头政治之举,由少数人主导了党的命运,不管是对还是错。

纪委会五个老人是总会长委任的,会长理事会也倒向了当权派一边,他们行使所谓的权力,就可以开除中央代表票选的署理总会长。

陈广才的前任纪委会已经对光碟事件封档,可如今事隔两年后黄俊杰的现任纪委会不止要翻案,甚至还严重到要开除,可见得处理同一案件的手法,也是因人而异的,到底真正的标准又在哪里呢?

标准是,所谓的纪委会,早已沦为当权派杀人的血滴子。

注:小弟不想针对任何人,多做无谓的情绪化谩骂,我只是就事论事,道出我自己的意见。

我不反对翁诗杰开除蔡细历,可是我反对马华总会长滥用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来开除署理总会长。(任何一个总会长都有可能犯同样的错)

对事不对人---《透视大马》给我的启示


浏览了《透视大马》过后,它给了我一个很重大的启示,在这里要跟大家分享一下。

现在正值翁蔡党争的敏感时期,所有的课题都会变成非常敏感,小弟随便在自己部落格哈啦几句,就马上被搬上了大大小小的神台。

不过我悟出了一个道理,不管党争再怎么激烈都好,权力斗争的老路我们是绝对不能再走回的了。

无论是站在翁派的,还是站在蔡派的,请敲敲自己的脑袋,你们不是为了翁诗杰而战,你们也不是为了蔡细历而战!

你们是为了坚持自己的理念而战!你们认同什么?你们不认同什么?一定要搞清楚!

说回《透视大马》这一厢,在茫茫舆论界中,我看到了一个不是很好的现象:

所谓翁派的人,就是尽说翁诗杰有几好几好,然后再骂蔡细历有几烂几烂!

所谓蔡派的人,就是尽说蔡细历有几好几好,然后再骂翁诗杰有几烂几烂!

老实说,对人不对事,这样有意思吗?

看到了《透视大马》后,小弟顿时恍然大悟,也许小弟以前也曾经做过类似事情,但如今如果我还继续“对人不对事”的话,那我又跟《透视大马》这些人有何不同?

我们要开始学习“对事不对人”!

针对一件事情,我们别急着看它的人头,我们必须用我们的价值观,去给予认同,或是不认同。

不管是老翁,还是老蔡,也不管哪个是你老板,做对的自然要赞,做错的照骂不误!

说得太理想了!根本不可能实现......

但我会尽量学习,对事不对人!

正义不是用嘴巴说的,是深深埋藏在心里,甚至连你都不曾发觉它的存在!

評論:吳啟聰‧內鬥改變不了馬華格局


評論:吳啟聰‧內鬥改變不了馬華格局
2009-08-27 19:32

隨著馬華署理總會長蔡細歷被開除黨籍,馬華的內鬥已經升溫至沸點,特大、黨爭一觸即發隨時引爆。此番馬華黨爭的規模之大,估計不遜於20多年前的陳梁黨爭。但值得們反思的一點是,馬華的黨爭一場接著一場,長年累月的內鬥文化,除了撤換掉當朝天子,還能為馬華帶來甚麼改變?

就眼前的翁蔡黨爭而論,不管這場大戰最後的贏家是誰,但筆者想提出的幾個問題是:蔡細歷60多歲高齡還能夠做得了多少屆總會長?翁詩傑下一屆黨選又是否還能夠繼續蟬聯總會長?到最後,馬華的格局又改變得了多少?很遺憾的,結論是內鬥根本就改變不了馬華的格局,也許我們可以寄望下一任會做得更好,但總得需要實際行動來推動整個馬華的改革。

雖然說身為一黨之首的總會長,其領導方針對於整個政黨的方向,是非常具有影響力的。但對於馬華來說,從我們的經驗看來,一些人可能感嘆領導團隊“一蟹不如一蟹”,但實際上不管是誰當朝,馬華的格局都似乎被定型了,長久以來都無法做出任何的改變。這都要歸咎於馬華的派系鬥爭,並不是建立在理念之爭,而是建立在個人利益及權力之上。因此,不管是何門何派的人上台也好,其政治理念都是大同小異而已,馬華依然還是我們熟悉的馬華。

如今馬華正在沉溺於內鬥的當兒,國陣已經輸掉了308後的第七場補選,馬華領袖們必須捫心自問,號稱代表大馬華人的馬華公會,如今還保有國內多少巴仙的華人票?毫無疑問的,馬華確實是需要改革,由誰來帶領改革其實並不是一個問題,真正的問題是,要怎樣去改革?如果說歷屆選出來的總會長,還真的是人稱“一蟹不如一蟹”,那麼我們也不用再去關注馬華黨爭到底鹿死誰手了,反正下一任跟現任也不會有多大差別。

派系鬥爭,並不一定標誌著分裂。如果派系鬥爭是建立在理念之爭,那麼甚至還有助於改善政黨的鬥爭路線;倘若派系鬥爭純粹只是建立在個人利益及權力之上,那麼所謂的政黨也只不過是山頭林立的大雜燴罷了。發燒於黨爭的黨員們,尤其是手握決定生死一票的中央代表,必須要認清的一點是,眼前的黨爭究竟是為了維護集團的利益?還是真的想把馬華帶上正軌?

如果真的想改變馬華的格局,黨員們就應該開始培養正確的政治觀念,懂得分析每一個黨職候選人的政治主張,以及投選出最具有前瞻性政治理念的政黨領袖。

杜絕山頭主義、杜絕菜單文化,堅持以民主的方式投選出最優秀的領導人才,再加上嚴密地監督領袖的黨務運作,方能挽回馬華的一線生機。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8.27

正值翁蔡党争爆发之际,小弟有些话想要说。

马华的内斗,历史重演了又再重演,而我们绝对不可以让它每次都重演得完全不具意义。

我们要了解我们并不是“为谁而战”!我们应该问自己是“为何而战”???

盲目地跟随主子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要开始迎接理念至上的新时代!

现在党争又来了,我问你:“为何而战?”

心中答案一旦清楚了,那就让这场党争变得富有意义吧!

马华的总会长应该是最具有领导才能的人,而不是拳头最大粒的那个!

这个人选,可以是翁诗杰,可以是蔡细历,可以是你,可以是我,甚至可以是他!!!

一个很有趣的网络媒体---《透视大马》


请按以下链接进入《透视大马》

http://www.malaysianmirror.com/cn/home/

因为翁蔡党争的爆发,偶然发现到自己的名字上了这个网络媒体。

进去游了一圈,觉得非常有趣!

相信我,绝对值得一看,看了包准你的眼睛会看得更清楚!

(心情不好者也不妨一试,只为求博君一笑!)

Wednesday, August 26, 2009

马华的豪赌,梭哈了!!!


开除蔡细厉?这毫无疑问是马华的一场超级大豪赌,一把全梭哈上了赌桌。

赢得彻底,输得精光,成王败寇,就看今朝!

这等于叫齐所有人马,抄好家伙,摆好阵型,随时准备开片!

还在关心我究竟是在写些“挺蔡/反蔡”、“挺翁/反翁”的同志们,你们也不用再煞费心思了,如今赌局一开,不管是翁派还是蔡派,马华上下百万党员,没有一个能够置之度外!

在这种时候,什么挺翁/挺蔡都已经变得毫无意义,我们要正视的,是这场赌局所延烧开来的战火!

堂堂署理总会长一旦被纪委会和中委会开除了,不管我们愿不愿意,特大是开定的了,没有人能阻止得了。

一句话说完:让马华回归党意!

值得反思的是,这场特大会为我们带来什么改变?我们马华的路又应该怎样继续走下去?

整个烂摊子已经摆在我们的眼前,是时候该想想接下来要怎样收拾了......
这场豪赌,赌的是党员胆量的大小......
开小的话,党员会认为蔡细厉并不是如此重要,即使被开除了,还是可以继续静静地保持沉默,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开大的话,党员会不能接受蔡细厉被开除的事实,召开特大势在必行,势必周旋到底!
你们说,开大?还是开小呢?赌一场吧!

Monday, August 24, 2009

評論:吳啟聰‧選黨不選人的後果?


評論:吳啟聰‧選黨不選人的後果?
2009-08-24 19:05

隨著吉州魯乃區州議員莫哈末拉茲退出公正黨,正值多事之秋的民聯又再面臨多一次嚴峻考驗,有者甚至說這是吉打州變天的前兆,以前的霹靂亦是如此。如今不止吉打州如此,雪蘭莪州也一樣搖搖欲墜,然而值得令們反思的一點是,為何民聯州會如此脆弱?

自從霹靂變天以來,民聯議員跳槽國陣的傳聞屢有所聞,須知選民在選票上畫叉的不止是候選人的名字而已,更重要的還有候選人的代表政黨。如今議員跳槽入隔壁家,無論是民聯跳國陣,還是國陣跳民聯,這名議員雖然依舊保有議員資格,然而其代表性早已蕩然無存,因為他不再是選民最初的選擇。面對著議員跳槽的戲碼,甚至引發變天的結局,人民空有憤怒亦只能無可奈何。

選民投票的時候,候選人的政治理念必然是選民的首要考量之一,至於政治理念則可以通過其代表政黨而顯現出來。舉例來說,國陣的候選人必然是秉持國陣的政治理念,而民聯的候選人也肯定是秉持民聯的政治理念。但是,對於那些可以朝秦暮楚、半途跳槽的議員來說,他們的政治理念又該如何定位呢?與其謾罵跳槽議員的不仁不義,筆者倒認為選民的眼力不足也得負上一些責任。

在308大海嘯中,人民反抗國陣政府的情緒高漲,國陣的候選人兵敗如山倒,取而代之的是民聯許許多多名不見經傳的新兵小將。就因為“投黨不投人”的現象,即使民聯的候選人素質良莠不齊,也一樣能夠獲得狂勝,有者甚至揶揄道“拉頭牛來都可以勝”。然而在這種情況之下,候選人們對於政治理念的堅定與否,卻往往被人民忽略了,一直到跳槽變天發生了,才捶胸頓足後悔不已。

筆者從一名公正黨領袖口中得知,他們其實本來有很多人才,不乏醫生、律師之輩。然而當委派他們上場競選的時候,就因為那是一個國陣不曾輸過的選區,結果白白把機會拱手讓給了其他二線黨員。對於無心插柳柳成蔭的“炮灰”議員們來說,如果能夠一直堅持政治理念自然是最好不過,倘若要是禁不住外來的誘惑,一旦行差踏錯跳了槽變了天,那麼悲哀的始終還是無辜的人民。

在《反跳槽法令》還未面世之前,唯一能夠制止跳槽變天的,就唯有靠人民自己了。人民絕對不能盲從“投黨不投人”的規則,在投下神聖一票之前,還得仔細考量候選人本身的素質,最重要的就是候選人的政治理念。即使議員有天大的理由非跳槽不可,人可以跳,不過請留下議員資格,馬上辭職重新補選,這才是真正的還政於民。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8.24

Monday, August 17, 2009

國大講師張國祥:較著重族群課題‧“華文報更種族化”


國大講師張國祥:較著重族群課題‧“華文報更種族化”

2009-08-17 10:45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國大馬來語、文學與文化學院講師張國祥(譯音)認為,本地華文報章更種族化。

他指出,華文報和其他本地報章一樣,比較著重本身族群的課題和報紙本身的客戶(讀者)。

“因此,華文報更種族化,而且只有懂華文的人才會去閱讀。並不是所有華人都懂華文,從小沒接受華文教育者就不會讀華文報。就因為這樣,華文報似乎很自由,要甚麼就寫甚麼,以致忽視共同民族、國民或國家的利益。”

他對《每日新聞週刊》說,可悲的是,本地主流報章如大多數國人都懂得閱讀的馬來報或英文報,當刊登了比較偏重或突出馬來人利益的新聞或看法,卻被視為“種族化”的報章。

“這種態度要不得,本地華文或淡米爾文報章也不該只顧本身族群利益,或成為只傳達本身族群意見和訴求的工具。”

勿只宣揚華裔精神

他認為,華文報章若負責任,就該扮演好加強華裔族群一致以大馬公民精神為主的新聞喉舌,而非只是宣揚華裔精神。

他擔心若再過於強調華人精神,本地華裔最終將與中港台的華人沒有兩樣。

他說,華社應該認清所在的這片土地,成為本地公民後就得“入鄉隨俗”,提出任何要求時必須認清現實,不應爭取不合理或乖離馬來西亞精神的要求。

“我不介意被人指華族叛徒,因為我所說的儘管難聽,但都是事實。

我並非勇敢或多事,反之我說的都是事實,我們必須接受現實。”

接受馬來文化融入社會

他提醒華裔和印裔,要成為大馬華印裔就得接受馬來文化融入他們的社會,如說馬來話。

“泰國的馬來人就跟這裡的馬來人不一樣,雖然日常生活有使用馬來話,但他們都說泰國話。”

他說,華文報經常玩弄種族情緒和渲染華族要求,將使社會失去國家團結一致的精神,進而導致一個馬來西亞的概念難以實現。

星洲日報‧2009.08.17

继郑全行之后,我们大马华社又出了一个天才,此君名为张国祥也。

华文报被他贬得一文不值,那么小弟平时写的也都是垃圾了?

平心而论,论种族化而言,华文报输给前锋报九条街,何以“更为种族化”?

华文报经常“玩弄种族情绪”和“渲染华族要求”?

通过平面媒体传达华社的心声,跟肆意煽动种族情绪完全是两码子事!

看来我们还得多多学习,怎样个无声胜有声,让一切尽在不言中......



Sunday, August 16, 2009

吳啟聰‧天秤不畏重,只怕失衡


吳啟聰‧天秤不畏重,只怕失衡
2009-08-16 19:16

反貪污委員會調查組主任蘇克里表示,為了避免反貪委會官員在調查政治人物的案件時,被“特定人士”一再怪罪,所以,他決定發出指示,即日起暫停調查所有涉及政治人物的案件。這麼說來,從此以後反貪委會就再也不需要去調查涉貪的政治人物,只需要關注收咖啡錢的警察就可以了?

身為一個國家的反貪委會,肩負著國家的反貪大業,國家的未來是否廉正發展,還得仰賴反貪委會的工作效率,如今形同頑童一般盡說氣話,究竟成何體統?孰不知調查涉貪的政治人物乃反貪委會的要任務,豈能容你說不調查就不調查?調查涉貪的政治人物不但不可暫停,還應該刻不容緩展開追查,否則反貪委會應該解散。

蘇克里裡口口聲聲說被“特定人士”一再怪罪,為何不問問自己又何嘗不是只對“特定人士”展開調查?擺在們眼前的事實是,查宮、基宮依然屹立不倒,可是趙明福卻為了2000多令吉而丟了命。天秤並不畏懼重秤,只害怕失去平衡。如果反貪委會真正做到大公無私,不管是國陣還是民聯,只要是涉貪就照查不誤,相信人民並不會怪罪反貪委會逼得太緊。倘若反貪委會擺明靠邊站,並不斷向另一方張牙舞爪,其公信力和獨立必受質疑。

如今為了一時之氣,如果真的依照暫停調查涉貪的政治人物,這不但給真正涉貪的政治人物一個喘息的機會,甚至還可以趁機毀滅證據、串口供、收買證人。到時所有的貪污案都只會是一場“美麗的誤會”,涉貪的政治人物全都當場無罪釋放,逍遙法外之後又再繼續犯案,到頭來遭殃的還是納稅的老百姓。

國家的公權力淪為執政者的政治工具,是非常悲哀的事,尤其是反貪委會,更是唯一能夠制衡政治人物濫權營私的機制,一旦有了政治立場,後果將不堪設想。人民指責反貪委會,是不能接受反貪委會選擇性的查案做法。反貪委會如果不思反省人民的憤怒,卻賭氣地說“我不幹了!”,這種心態確實要不得,你以為是孩子在玩泥沙嗎?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8.17

千万献金我可以挺你,不过霸王机就对不起了......


张庆信利用千万献金来报复KDSB弊案,再说千万献金也的确是无凭无据,小弟虽然一路来都对老总您也没有什么好感,但身为马华党员我还是觉得应该要挺你的。

不过如今,霸王机事件你竟然说了“都没有账单,怎样付款?”及“将会自付包机费用”,那也等于承认了霸王机的事实,这点就真的不可能再盲目挺下去了,真对不起......

这场闹剧,是国阵的悲剧,民联的喜剧,人民的黄金档连续剧,人人追着来看!

丢脸......

Thursday, August 13, 2009

千万献金?


平时买些一块两毛的东西,都不会忘了讨回收据来看。

如果你交出来的,可是一千万现金,你会怎样做?

这个问题,请让张庆信回答我们。

KDSB索取超额款项弊案,跟现在这个千万献金,

两者之间有些什么关联?

这算是“围魏救赵”吗?

攻击老总的千万献金,就真的救得了KDSB吗?

这个问题,请让张庆信回答我们。

在无凭无据、死无对证的情况之下,

要怎样证明自己所说的千万献金是虚是实呢?

这个问题,请让张庆信回答我们。

如果有人无的放矢,尽用些完全无从稽考的罪名,套在我们马华老总的头上,

相信全体马华党员,不论是何门何派,都应该万众一心,捍卫老总的清白。

除非是罪证确凿,不然为了马华的名誉,势必周旋到底!

相信法律是公正的,KDSB弊案老总已经开了个头报了警,现在也有请张庆信也顺便针对这个千万献金来报警。

嘴皮子上的功夫再怎么厉害,也决计不会胜过法官的一锤定音!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Wednesday, August 12, 2009

吳啟聰‧“美美”的茶水間


吳啟聰‧“美美”的茶水間
2009-08-10 20:06

近年來政府部門引進了日本名為“5S”的管理概念,內容大致上是要把工作環境弄得更為整潔美麗。筆者剛赴國內某間知名大學,觀摩該大學部門如何實施“5S”。該大學部門的《5s》,的確非常成功,整個部門看起來都光鮮亮麗,最令人瞠目咋舌的,還是它那間引以為傲、獲獎無數、美美的茶水間。

筆者從頭到尾都很納悶一句:“有必要這樣做嗎?”一個政府部門如果工作效率差勁的話,工作環境再怎麼整潔美麗也只是徒然。那麼試問大馬人民對現今政府部門的工作效率,整體上而言又有些甚麼樣的評語呢?

工作環境的整潔美麗固然重要,但請先確保一切硬體軟體設備的齊全,以及保持良好的工作效率。要不然,空有“美美”的茶水間,再怎麼樣也喝不出卓越的工作表現。筆者想提出的重點是,政府部門的工作表現,切勿太過流於表面的門面功夫而已,還得先多多注重工作的實質所在。人民未必會因為工作環境的整潔美麗而給予稱讚,但絕對會因為工作表現的差勁而給予批評,甚至投訴。

這種文化並不止是針對一兩個特定部門而已,實際上所有政府部門都同時有著同樣的弊病。遙想當年筆者中學時期的校長,就非常樂此不疲於“美化校園”,還命令所有學會都一定要“領養”校地來建造花園,全校師生立時成了兼職園丁。到頭來,雖然校園是真的被美化了,也成功角逐了卓越學校的榮譽,但實際上,學生的學術成績始終還是維持原狀,完全沒有被提昇到。

筆者認為,這種“美美”的文化,始終都是出自於一種“邀功”的心態。高高在上的部長階級們也許完全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可底下的部門主管們就紛紛利用這種“美美”的文化作為假象,粉飾他們那原來並不怎麼樣的工作表現。甚至在有些時候,這些美麗的“景觀”,乾脆直接取代了部門的工作表現,越是美麗的景觀,就等同於越是卓越的工作表現。

孰不知在美麗景觀的背後,日本上班族已經做出了甚麼樣的努力,這不是也應該一併模仿的嗎?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8.10

Thursday, August 6, 2009

吳啟聰‧種族、煽動、反恐法令


吳啟聰‧種族、煽動、反恐法令
2009-08-06 19:38

繼吉隆坡801反內安法令大集會的騷亂過後,內安法令的廢再次被炒熱起來,立刻成為了輿論界的熱門話題。然而,儘管走上街頭的示威群眾們是如何的激情高昂,執政當局已經明言只有修改內安法令的可能,卻絕對不可能廢除之。

內安法令是共產黨時期的產物,其最初功用無非是為了打擊共產黨的武裝顛覆活動,允許警方在不經任何審訊的情況之下,扣押可疑人士至兩年之久。時至如今,雖然馬共早已在20年前走出了森林,可是內安法令依舊還是存在,而其原來的意義早已被扭曲得面目全非。們經常看到的,內安法令並不是用來扣押惡貫滿盈的“全民公敵”,反而是用來對付反對政府的異議分子,甚至是反對黨的領袖。

內安法令的功用,大致上可以被種族、煽動、反恐3大法令給取代。不過在這三者之間,目前只有煽動法令是存在於大馬的,而種族和反恐法令只是筆者提出的概念。種族法令可以用來對付一切企圖破壞種族和諧的沙文主義者;反恐法令可以用來對付一切涉及恐怖活動者;最後的煽動法令則可以用來對付煽動人民負面思想者。

如果種族、煽動、反恐三大法令取代了內安法令,那麼當權者,不管是今日的國陣,還是明日的民聯,都無法再繼續濫用內安法令來打壓政敵。含糊不清的內安法令就不能再繼續籠統地扣押政治犯,也許煽動法令還是有可能會被用於此用途,但最起碼已經找不到借口,不經審訊就能扣押政治犯至兩年之久。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8.06
很久没有写文章了,最近开始在政府医院做工了,比较忙没有时间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