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9, 2009

吳啟聰‧立法規定公開政治獻金



吳啟聰‧立法規定公開政治獻金
2009-09-29 20:14

國際透明組織大馬分會主席劉勝權指出,政黨接受政治獻金必須付出代價,並建議立法規定企業公開政治獻金。這個建議是非常可取的,這對於大馬的反貪問題將會有顯著的幫助,以實際法律來遏止台底下政治獻金氾濫的現象。

政治獻金,對於大馬的普羅大眾來說,還是一個很新鮮的詞彙,要不是最近張慶信宣稱給了翁詩傑1000萬政治獻金,充作“馬華區會活動基金”,相信很多人都還不知道政治獻金這一回事。基本上,絕大多數的大馬人都會乾脆把政治獻金與貪污舞弊直接掛鉤,孰不知在遙遠的先進國度,例如國,早已經有一整套完整的政治獻金製度,而馬來西亞似乎還停留在“私相授受”的階段。

誠如劉勝權所說,一個政黨需要政治獻金是無可置疑的事,就像馬華一樣,黨員年捐只有區區2令吉,試問又如何能夠支撐整個政黨龐大的開銷?馬來西亞的確需要效仿美國的政治獻金製度,立法規定公開政治獻金,尤其是白紙黑字列明捐獻人、收款人、以及一切單據皆不能少。可是美國的實際情況跟大馬截然不同,美國舉凡有候選人要競選某職,必定成立一個基金會,負責管理政治獻金以及一切支出,所有款項的來龍去脈一清二楚,任君悉查。

然而大馬的所謂的政治獻金往往都是在私相授受的情況下完成,錢從哪裡來還搞不清楚,可能就直接全進了個人的口袋,需要用到時再一點一點吐出來,若想要追查這一筆賬,恐怕跟阿扁的“海角7億”一樣遙遙無期。

劉勝權指出,政黨接受了企業的政治獻金後,日後就一定要付出代價,所謂的代價就是要方便企業招標、採購等的商業活動。在黑箱作業的政治獻金之下,政黨在為企業大開方便之門的時候,就顯得更加的黑幕重重,不清楚當初這個企業捐獻了多少,現在更不知道要吐回多少處給它,換句話說,這就是人們常掛在口邊的“貪污舞弊”。

而事實上,如果捐款對象是一個政黨,而且在白紙黑字之下有著明確的用途,在健康的政治獻金製度之下是合理的;除非捐款對象是一個政客,一口氣就私吞了所有捐款,不開收據也不說明用途,這種就是徹頭徹尾的貪污舞弊。

相信一旦政治獻金的制度落實了,政黨回報企業的方式就不需要再繼續黑箱作業,一切都可以光明正大地進行,開創另外一個管道供企業公平競爭。除此之外,企業也無需再餵養貪得無厭的政客,須知政治獻金是用於政黨的政治用途,而不是用來填滿政客戶口裡的金山銀山。企業從此只需通過政黨取回應得的回報,而不是乞求政客多多關照。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9.29

老总!还等什么?带领马华向依沙和巫统宣战吧!!!


『就算是犯下刑事罪行,只要人们肯接受,也有翻身的机会,并列举民联及巫统领袖的例子说,“有些犯下刑事罪行的人,但是人民仍可以接受他们。有些人当了首席部长,有些是部长。”』

出自于:依沙 29-9-2009 巴眼槟榔

亲爱的老总大人,请问你还在等什么?

依沙对全天下人说了如此“挑衅”的话语,老总你就快点带领马华向依沙和巫统宣战吧!!!

啊!?怎样个“挑衅”法?

“就算是犯下刑事罪行,只要人们肯接受,也有翻身的机会”这句话不是摆明在向你挑衅吗?

老蔡犯了通奸罪,虽然中央代表肯接受他,但你跟你的纪委会、中委会和会长理事会打死都不会给他翻身的机会。

试问,依沙现在是不是严重地在向我们马华挑衅呢?

依沙代表的巫统,我看我们马华跟他们始终都还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老总!向依沙和巫统宣战吧!我会为你冲锋陷阵的!!!

Monday, September 28, 2009

吳啟聰‧考車制除貪的理想與現實


吳啟聰‧考車制除貪的理想與現實
2009-09-28 17:49

交通部長翁詩傑表示,在逐步推行全新的“自動執法系統”的同時,交通部將深入檢討現有考車制度,主要是解決考車制度出現的貪污問題。眾所周知,考車制度的貪污問題幾乎跟大馬的歷史一樣悠久,甚至近乎司空見慣的程度,在這裡筆者想要勾劃出考車制除貪的理想與現實。

相信有考過車的人,都曾經聽過“包”這個貪污術語。只需要給指定數目的付費,就可以“包”你考試過關,俗稱的“kopi執照”唾手可得。令人瞠目咋舌的是,這種“包”的服務,已經不再讓你自由選擇要或不要,而是直接“包”入了整個考車配套裡面,形成一種有系統到令人難以置信的貪污制度。即使你的駕駛技術再怎樣高超,你的執照也早已灌入了“kopi”的元素。

然而,所謂的“包”,只包括了考車場內的所有考試,至於考車場外的考試,則要另外再“包”。考官指示你駕出考車場外的時候,一些害群之馬(雖然佔了很大部份)就會向考生索取賄賂,如果考生拒絕行賄的話,這個考生就算是F1賽車手,也可能過不了關,下回再來碰運氣。

筆者中學時期有個歷史師,她說她考車總共考了7次,並不是因為她的駕駛技術跟蠟筆小新的媽媽一樣爛,而是因為她前面6次都拒絕行賄,到了第7次才到一個不索賄的考官。擺在們眼前的現實是,試問我們之中又有多少人能夠像這名老師一樣堅持不行賄的原則?

當貪污已經變成了一種根深蒂固的文化,而且覆蓋範圍竟然是如此廣闊的程度,那麼有關當局對於除貪大業就應該做“革命性”的覺悟。

對於一個考生的駕駛技術有所要求,是無可厚非的事,因為不擅駕駛的人,一旦領了駕駛執照,在路上就形同手持殺人兇器,危害自己以及他人的性命。因此,考車制除貪,的確可以有效遏止不達標準的考生領取“kopi執照”。

另外必須關注的是,交通規則的筆試部份,當然也是可以“包”的項目。目前還有很多社會人士,甚至是跟筆者同年齡層的80後生,即使他們的駕駛技術毫無問題,可卻無法通過馬來文或英文來作答筆試部份,因此只好被逼選擇“包”。當然,貪污歪風肯定不可長,但是否應該伸縮性處理這類語文不通的問題呢?

最後,我們必須認清整個考車制除貪的理想與現實,並一一對症下藥,而不能淪為空空洞洞的政治口號。無可否認,以現階段而言,要落實考車制除貪,恐怕還有一段很長遠的路,不過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有關當局對於除貪大業的決心與堅持,才是最重要的關鍵。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9.28
题外话:
X的,刚才放工后,下个车五分钟去对面店买东西,回来竟然中了市议会的saman,那个蓝衣印度仔还在抄住隔壁两辆车。有没有酱高的效率哦?
不管,赖它帐!人家叫“机”都可以不给钱了啦!我赖它一张saman罢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用个人名义来诠释特大,太肤浅了!


本来我是想把这个题目留来投去报馆的,不过最近关于马华党争的社论,就算是中立的都很难登出来,更甭说是挺蔡的,还是放上博自爽好了,还可以写得巴刹一点。

自马华特大被敲定以来,无论是蔡派的特大,还是翁派的特大,都被冠上莫名其妙的名称,不过大致上都还是围绕在翁诗杰与蔡细历的个人名义之间,诸如“救蔡特大”、“挺翁特大”、等等。坦白说,用个人名义来诠释特大,实在是太肤浅了!

马华身为一个拥有百万党员的超级大党,难道说其核心价值就只围绕在翁诗杰,抑或是蔡细历两个人身上罢了?特大又岂是为了他们二人而开?马华不同于国大党,总会长一离开,马华不可能会马上毁掉50%(详情可以请教三美威鲁),领袖可来可去,马华依然还是马华。

翁派人士惯称蔡派特大为“救蔡特大”,目的是要揶揄蔡派为了挽救蔡细历一个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召开特大。这种说法其实是不堪一击的,只要我们用点智慧去分析整个局势,自然会一清二楚“救蔡”的成分到底有多高。

老实问各位看官一句:“因为真正支持老蔡,而想要挽救老蔡的人,占了多少巴仙?”

坦白说,答案很明显的,非常的低,甚至低过翁诗杰的实际支持者。

单凭这一些一心一意想要救蔡的人,我不觉得他们号召得了一场特大。

不过事实上,特大还是被召开了,921个中央代表联署(实际有1300个)支持,你敢说他们全都是一心一意为了救蔡而来吗?

到了这个阶段,什么“救蔡”的说辞老早已经不攻自破了,我们还是比较好去研究,为什么921名中央代表支持召开特大?

无可否认,这次特大的导火线,肯定是冲着老蔡被开除党籍而来。

不过在人们的眼中,看到的不止是翁诗杰开除蔡细历这么简单罢了。

如果真的是这么简单,那么基本上不是很喜欢蔡细历的人,都不可能会出面挺他。

人们真正看到的,是总会长滥用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来开除在任票选署理总会长!

人们看到的,正是这一件绝对不容于民主制度之下的政治谋杀!

正是因为人们已经意识到,现有的党内民主机制已经失控,再也没有人制衡得了当权派的胆大妄为,因此是时候了“还政于民”,来场特大让一切回归民意。

你说,这场特大真的是单纯为了“救蔡”吗?见仁见智!

坦白说,蔡细历从来都不是一个很讨好的领袖,反而还死鬼惹人讨厌的。

至于翁派的“挺翁”特大,是总会长“1”人行使总会长的权力,召开的中央特大。基本上,要怎样去诠释这个翁派特大,我也不好说话,因为人们会说我对号入座,不过我的中心思想还是始终如一:用个人名义来诠释特大,太过肤浅了!

如果要合理地诠释特大,也许就只能用其召开的管道来命名为“基层特大”和“中央特大”。

根据党章,召开特大的管道有两种,一是通过基层,超过三分一代表联署召开;二是通过中央,总会长独自一人宣布召开。这种诠释法才是白纸黑字,有根有据的,不过再怎么诠释特大,特大的性质都不会改变,出席特大的中央代表始终都是同一组人。

但是,希望马华党员从今以后不要再用个人名义来诠释整个马华的大小事情,太肤浅了!

总财政郑福成说:开一次特大花70万......


马华总财政郑福成在星洲上说:开一次特大花70万......

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负担,马华不应该为“一个人”忙......

郑福成的政治智慧向来令人难以捉摸,不过这一次还真的让我看傻了眼!

蔡派的基层特大,是921人(实际上有1300人)联署召开的特大,就算是要花70万,除到来一人也是用760。

至于翁派的中央特大,是总会长“1”个人行使总会长权力召开的特大,70万是总会长一个人花掉的。

所以,真正浪费70万的人到底是谁?

郑福成想用这个说法来骂蔡派,其实无疑是在倒着老翁的米(倒到很严重的那种)。

郑福成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物,可以说是马华历届总财政出场率最高的一个。

郑福成曾经上过星洲封面,说什么“开特大,马华就完了”。

(顺便一提,妇女组主席周美芬曾经在居銮某党宴上说过:“如果开特大的话,她就辞职,反正留着也没有意思了。”不知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一席话,不过当然也不会有人很傻很天真去相信)

一直到翁诗杰宣布召开中央特大,郑福成又说“开特大挺翁是解决党争的最好方法”。

真的是炸到!蔡派的特大就会弄到马华“完蛋”?翁派的特大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不管他的标准有几双重都好,别忘了出席蔡派翁派特大的中央代表,都是同一组人!

直到最近,郑福成也说了,翁诗杰下台的话,他会辞职。

总财政是由总会长委任的职位,当委任人已经下台了,试问这个委任还会生效吗?

到了那个时候,由得他选择辞职吗?

总结一句,郑福成,做生意你在行,不过搞政治......嘿嘿!

老实说,身为一个总财政,跟总秘书不同,理论上是不应该太过干政的!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Mau Cari Angpau党的入党资格


Mau Cari Angpau党的入党资格

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Mau Cari Angpao党的党员,五官眼、耳、口、鼻、舌都要达到一定的标准才能入党。

眼~一定要盲的,不然千度近视也可以,让你看不清党的方向,看不透党领袖的所作所为。

耳~一定要非常听话,上头叫你做什么,你乖乖去做就是了,不听话的小孩是要打屁屁的。

口~选择性的哑巴,为党领袖宣传的时候就要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可是对于党领袖的所作所为,不能做任何建议性或批判性的发言(plp就无任欢迎)。

鼻~鼻子一定要跟狗一样灵光,嗅到哪里比较多骨头就往哪里跑,没有肉的地方避之则吉。遇到危险的时候,也可以第一时间嗅到不对路,并且尽快抽身逃离。

舌~甜味的味蕾一定要异常发达,这样才能无限放大甜的味觉,上头给你一粒糖,你就好像吃了一罐糖酱;苦味的味蕾一定要异常迟钝,这样才能尽量缩小苦的味觉,上头给你苦差,你就完全感受不到苦味。

如果你符合了以上五大条件,敬请马上报名入党,欢迎加入Mau Cari Angpao党!

至于现有的其他的什么MCA党,如果你们也要求你们的党员做到跟Mau Cari Angpao党一样的标准,那么也无任欢迎你们一起来Cari Angpao!!!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会长理事会VS中委会的矛盾


众所周知,老蔡光碟案件不止一案两审,甚至还一案两判。

会长理事会先前判了老蔡开除党籍,中委会之后又判了老蔡冻结党籍。

在这里,小弟不曾怀疑过中委会是否有这个权力,我只是好奇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怎么可能会有不一致的判决?

会长理事会有22个成员,其成员都是从中委会的44成员中由总会长“精挑细选”出来的。

废话不多说,真正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中委会里面重复了22个会长理事会的成员,就是一半了。

8月27日会长理事会开除老蔡党籍的时候,老总“信誓旦旦”地说了,开除老蔡是会长理事会“一致”的决定。

“一致”的意思,应该是全部人都抱持着相同的意见并且赞成。

换句话说,会长理事会扣掉老蔡自己,共有21成员“一致”赞成开除老蔡!

如今中委会改判老蔡冻结党籍,中委会44成员里面,会长理事会就占了一半22个,扣掉老蔡自己本身就还有21个(别忘了他们都是“一致”赞成开除老蔡的),实际上只要另外22人中的其中一个也表示赞同开除老蔡,那么就是22,超过43总数的半数了,那么基本上老蔡还是要坚持原判,开除党籍的。

可是为什么?中委会又“集体”决定判老蔡冻结党籍呢???

老实说,我刚才说他们需要多一个人就可以开除老蔡了是多余的屁话,因为蔡派的陈财和、张日洲、郑修强及卢诚国4人离席,中委会就只剩下21人打18人,不用开会都是赢稳的!

可是就是有着这样一个赢稳的局势,为什么会长理事会的决定还是被中委会给“推翻”了?

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21个会长理事会成员里面有人改~变~初~衷~

我们必须要佩服那些非常有勇气“知错能改”的大人们,不过问题又来了,老翁不是说了会长理事会“一致”通过开除老蔡的吗?

两个选择啦!一是老翁撒谎!二就是会长理事会的成员摇摆不定!随便选一个!

说了这么多,始终还是多余的屁话,因为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何须劳驾我这个拔牙佬在这里指指点点!

哈哈哈!

光碟重现~只怕您忘记!!!


老蔡的光碟重现江湖!

光碟第一现,老蔡辞了官!

光碟第二现,老蔡被开除了党籍!

光碟第三现,中央代表因此而唾弃老蔡???让翁诗杰继续领导马华???

好样的!同一片光碟,竟然可以杀同一个人三次!

一片连盗版商都不愿再翻卖的光碟,在某些人眼中,依然还是如获至宝的终极武器杀手锏!

不怕你看厌了黑白画面,只怕你忘记!

怕你忘了老蔡的污点,怕你忘了投票给翁诗杰......

中央代表们,希望你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们是谁......

你们是马华的中央代表!!!

Wednesday, September 23, 2009

大党说话,岂能儿戏?


大党说话,岂能儿戏?

马华是我国最大的华基政党,也是国阵体系内继巫统之后的第二大成员党。号称拥有百万党员的马华,同时也是继中国共产党和台湾国民党之后,全世界第三大华人政党。论马华的规模,如果不去计较马华一共输了多少个议席,马华始终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党。

近日闹得满城风雨的开除署理总会长蔡细历风波,终于正式引爆了马华的翁蔡党争,而翁蔡的命运也即将会在双十节的特大一决生死。就在马华全体上下引颈期待华山论剑之时,马华的中委会提早给了众党员一个“惊喜”,即裁定蔡细历的纪律处分从开除党籍,减刑成冻结党籍4年。中委会的这个决定自然是无法质疑其合法性,不过它却推翻了早前会长理事会的一致决定,这在马华建党60年历史来绝对是破天荒之创举。

蔡细历的同一起光碟事件,之前不止是一案两审,如今更加是一案两判,实为峰回路转之极。针对这项减刑的课题,会长理事会虽然行使了其终极权力判决开除蔡细历,如今中委会却行使了党章另外赋予的权力推翻了前者的判决,减刑改为冻结党籍4年。笔者特地去浏览马华官方网站,意外发现到原来会长理事会的成员,竟然全数都是中委会的成员,当中还重复了22人。同一组人在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这两个不同的场合,竟然能对同一个蔡细历的同一起案件做出不一样的裁决,这是相当耐人寻味的事。

不管怎么样,蔡细历的减刑当中存有什么政治议程,并不是重点,关键在于马华身为一个大党,针对一个二号人物署理总会长的纪律处分,怎么可以有如天气转换般朝三暮四?一个大党说的话,又岂能当作儿戏?昨日会长理事会说了这么办,今日中委会却说要那么办,一列火车两个车头,火车尚且不懂要开往哪个方向,而车上的乘客就肯定更加不知道自己将会去哪里,这是一个大党该有的格局吗?试问只要此例一开,从此中委会随时随地都可以推翻会长理事会的决定,那么总会长与会长理事会的公信力又何在?(即使总会长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过不后悔开除蔡细历)

笔者在马华官方网站还发现到一点,原来“代表大会”置于马华组织结构图的最顶端,凌驾于一切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等等权力机制之上。而根据马华章程和代表大会常规,马华的最高权力是代表大会,但执行所有职务之权力由中央委员会负责。众所周知,马华特大即将在双十节被召开,堪称最高权力的代表大会,到时自然会投票决定蔡细历的生死存亡。试问,在这个节骨眼上,还需要劳驾中委会以及其他热心人士,对蔡细历的判决做诸多无谓的修饰吗?不过总而言之,慎记:大党说话,岂能儿戏?

注:党争文章不再投稿星洲!!!

Tuesday, September 22, 2009

早知今日要减刑,又何必当初要开除?


今天在星洲看到了这一张图片,我非常喜欢这张图片,虽然最近我强烈觉得星洲日报在翁蔡课题上有欠中立,不过竟然还看得到这一张酸老翁的图片,实属难得!

救火员翁诗杰,用中委会的水,去救特大的火,完全写实了现在发生的真正情况!

总会长翁诗杰,用中委会的权力为蔡细历减刑,减低中央代表即将在特大爆发的不满情绪。

8月27日,即老蔡被开除的当天,小弟我特地守在了电脑旁边不睡觉,一直等到会长理事会的最终决定。

当时我就在想,如果老翁冻结老蔡的党籍,那么老蔡就没有戏唱了,基层即使有不满,但也绝对号召不了一场可以推翻老翁的特大,也许老蔡就只能默默地任由老翁宰杀了。

可是如果老翁选择开除老蔡的党籍,那么就绝对可以买好爆米花和汽水,坐正正准备看戏了。老翁滥用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来对付老蔡,虽然说是司马昭之心,但路人会不会不平则鸣,那又是两码子事了。我相信,唯有开除老蔡的党籍,如此离谱的凌迟极刑,才能唤起马华党员对于如此暴君的公愤,继而全力反扑杀奔马华总部!

结果,老翁并没有让我失望到,他还是选择了开除老蔡的党籍。

可以肯定一点的是,老翁在开除老蔡的那一刻,他并没有预测到,基层的党员可以打破沉默,号召一场足以推翻他暴政的特大。

他在赌一把!赌基层有没有这个胆量!他赌输了,基层连人头都拿了出来!

一直到特大不得不开的那一刻,老翁才匆匆忙忙行使总会长的权力,另外召开一场中央特大,来抵抗基层特大。

如今,看到了行情不对,才又后悔开除蔡细历做得太绝,用中委会减刑来亡羊补牢,不过太迟了。

当初老翁开除老蔡那种“不共戴天”的决心,我们看得一清二楚,现在打死都不会相信老翁是如此“宽宏大量”,会无条件主动为老蔡减刑。

人在做,天在看!

这场特大的火,你觉得你灭得了吗?

开除蔡细历是谁的决定?


开除蔡细历是谁的决定?

随着马华的翁蔡党争爆发以来,翁蔡两派除了在传统媒体上刀来剑往,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里也一样是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无论是俗称的“专业枪手”、又或者是翁蔡的支持者,甚至是纯粹来凑热闹的党外人士,都非常踊跃地投入这场舆论大战。

直到最近,笔者从部落格中看到了一个论调,即“开除蔡细历是党的决定”。何谓“党”?这里的党到底是指马华的百万党员?还是2400名中央代表?还是中央最高领导层?根据马华的民主制度,只有中央代表才拥有马华整体民意的最高代表性,形同国州议员的人民代议士身份,理论上应该是只有中央代表才能宣称代表整个党意。不过,若说“开除蔡细历是党的决定”,那么又与中央代表的意愿产生了一点矛盾,蔡细历明明是经过了光碟事件之后,中央代表又再重新投选蔡细历为署理总会长,现在又怎会因为同一起事件而开除蔡细历呢?

回顾历史,整个开除蔡细历的过程,是从新邦令金区会主席黄清源向纪委会投诉蔡细历的光碟事件开始(虽然原告最终撤销了投诉),纪委会展开调查并向会长理事会呈交开除蔡细历的建议,最后由会长理事会“一致”通过开除蔡细历的决定。在整个过程当中,所谓的中央代表也只有在当天半夜收到了手机短信,才真正获知蔡细历被开除了。

从技术上看来,牵涉开除蔡细历决定的人,不外乎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而已。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实际上并不是由民意所直接产生的权力组织,纪委会的5个成员,是由总会长委任的;会长理事会的21成员,总会长也委任了总秘书、总财政、组织秘书、和10名委员共13人。幽默地问一句:“开除蔡细历是谁的决定?”答案也许还是个谜,不过可以肯定的,绝对不能说是党的决定。

至今时今日,特大也已经确定被召开了,再去争议开除蔡细历是谁的决定,也不再具有任何的实际意义,因为真正的党意,即2400名中央代表,将会在这回的特大中定夺蔡细历的去留。就算蔡细历在这场特大中,被中央代表用选票给请下台,那么蔡细历也是输得心服口服,因为这回是如假包换、童叟无欺的“党的决定”。

马华领导和众党员们,在这次的翁蔡党争当中,不应该只学会了厮杀格斗的技巧,更应该从中检讨马华未来的路线,如何确保马华的党内民主机制,以及把长远宏观的愿景寄托在争夺出线的党领袖们。须知,唯有经营才是让别人认同自己的不二法门,盲目支持某个党领袖是没有意义的,最重要的是要确定这个党领袖,拥有可以带领马华突破格局的能力。
挺蔡的,不上!
中立的,不上!
挺翁的,统统都上!
我..........................

Monday, September 21, 2009

马华的最高权力是代表大会


代表大会

根据马华章程和代表大会常规,马华的最高权力是代表大会,但执行所有职务之权力由中央委员会负责。
会长理事会判老蔡死刑(开除党籍),中委会判老蔡无期徒刑(冻结党籍),代表大会又会判老蔡什么刑呢?
不管怎么样,马华的最高权力是代表大会,中央代表决定一切!

Sunday, September 20, 2009

从开除减刑至冻结党籍,改变了中央代表的立场吗?


首先,不得否认中委会对于蔡细历的纪律处分,从开除减刑至冻结党籍四年,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说它是闹剧,不是说会长理事会错了,也不是说中委会错了,重点是一个讲开除,一个讲冻结,那么就一定有其中一个是错的(不过却未必一定有一个是对的)。

冻结,果然是很“冻”一下,帮打得火热的翁蔡党争降温一点,浇熄中央代表对翁诗杰的怒火。

都说了,现在翁诗杰已经退一步海阔天空,恢复了蔡细历的党籍,那你们就不该再bising bising!总会长已经给你们很好的discount了,你们就不好再杀价了啦!

事实上,从开除减刑至冻结党籍,改变了中央代表的立场吗?

你说中央代表会不会接受总会长offer的discount?(你以为在巴刹买菜咩?)

我很早已经说过,现在的中央代表最为关注的,并不是蔡细历个人的生死存亡,人们眼中看到的不止是翁诗杰开除蔡细历而已,而是看到总会长滥用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来开除署理总会长,现在还滥用埋中委会来给discount,唉!我都不知道还要怎样说下去......

我们的党,在沉没着......

沉没,并不是因为蔡细历的倒下,而是因为党内民主机制荡~然~无~存~!

人们普遍上说,翁诗杰这招以退为进来offer discount,的确可以招回一些对他“改观”的票,那么蔡细历这回就代志大条了!

正因为蔡细历更加危险了,中央代表才应该更加懂得把同情票丢给谁......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连敦马都反对依沙上阵,道德圣人有何看法?


连素称最能“藏污纳垢”的敦马,都已经开口反对有污点的依沙上阵补选,不知道德圣人有何看法?

是否应该表明马华的立场,森州马华誓死反对有污点的依沙上阵补选?如果巫统坚持让依沙上阵,森州马华就退出国阵云云..............

上一回涉及金钱政治,也是污点满身的甲州首长阿里,虽然退出了党选,不过还是继续做他的甲州首长,却久久不见道德圣人和马华有何立场。

别让党争挡完我们的视线,正经事还是要做的,上一回牛头示威马华已经交了白卷,如今反对有污点的依沙上阵,如此强调道德至上的机会,又怎么能错过呢?

“我不能接受有污点的人!”如雷贯耳的名句精华,不过切勿双重标准......

又或者是,你根本就没有把道德看得那么重!!!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马华特大,还在等什么?


马华特大,还在等什么?

日前翁派做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决定,即无条件让蔡派的五项提案统统通过,让马华特大的召开一敲定案。如今连最困难解决的提案问题,翁蔡双方都已经达成协议,接下来就仅剩一个明确的召开日期而已,而这个日期将会由总秘书王茀明做最后定夺。

据悉王茀明择定十月十日才召开特大,然而现在距离这个双十节,却还有接近一个月之久,从时间上的角度看来,这场特大也未免来得有点太迟了。既然特大提案都已经被敲定了,速战速决不止是蔡派原来的本意,更是翁诗杰一再强调的,特大就应该尽快被召开,不需要再拖延时间。纵观马华的全体中央代表们,一早都已经在磨拳擦掌整装待发了,现在就只等待特大的号角一吹。

如果可以省却一些不必要的繁文缛节,预料马华特大在技术上,最早可以在十月之前被召开。尽快召开特大有着它一定程度的意义,众所周知翁蔡双方好不容易才从“双特大”变成了“单特大”,这都要多亏翁派在特大提案方面暂时做出的让步。如今难得特大可以在毫无阻碍的情况下顺利推进,但是却难保在特大被真正召开之前还会出什么变卦,为了避免一切节外生枝的悬念,特大还是尽快召开为妙,要不然迟则生变。

马华的中央代表大会原定于十月十一日召开,而王茀明却择定了在代表大会的前一天召开特大,因此代表大会很有可能会被展延。须知特大其实是可以提早召开的,而代表大会也无须让道展延。如果说特大的投票结果可以一次过解决翁蔡党争的纠纷,那么紧接下来的代表大会,就将会是马华整合团队的最好时机。不管是原任还是新任领导层,都可以通过这个代表大会,向中央代表们宣布党最新的政策方略,并结束党争时期四分五裂的局面,促使党内的再次大团结。如果特大被拖延了,代表大会也一并会被展延,到最后就错失了整合团队的最好时机。

到最后,我们还是要强调翁蔡党争务必要速战速决,毕竟20多年前的陈梁党争,持续长达20个月之久,就是马华最为惨痛的教训。如今只要翁蔡党争一天尚未解决,马华的党务就一天陷入瘫痪状态。而那些身居官职的马华正、副部长,还有一众国州议员、甚至是地方上的市县议员、村长等,都正在陷入党争杀得天昏地暗,正规的工作却被搁置了一边,长久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除此之外,马华党争在华社和人民面前,终究不是一件光彩、体面的事,在他们的眼里,马华尽只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政党,因此根本没有理由再继续拖延下去这场翁蔡党争。

马华的党员,以及大马华社,都希望马华党争能够早日结束,恢复昔日的和平景象,毕竟马华是一间已经六十年了的老店。要尽快结束这场翁蔡党争,就务必要尽快召开特大,马华特大,还在等什么呢?

“总辞”吓到你了吗?


听到翁总的一句“总辞”,心里是否有一种“天快要塌下来”的感觉?

会长理事会,马华的中央最高领导层,好比一间公司的董事会,有可能一夜之间就会崩溃瓦解。

为了一个蔡细厉,我们有可能要承受比the day after tomorrow还要可怕的世界末日,值得吗?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么我就只需要问你一句:“总辞”吓到你了吗?

会长理事会21个成员,其中总会长亲自委任的已有总秘书、总财政、组织秘书、和10名委员共有13人,加上总会长本尊就共有14人。

一个所谓的会长理事会,21人里面,与总会长有直接从属关系的,就已经占了14个,即2/3,或67%。 也就是说,总会长的任何意愿,包括了开除署理总会长,都绝对会在会长理事会里得到至少67%的支持率,铁定通过的意思。

特别针对开除蔡细厉的事件,会长理事会还缺席了黄燕燕和陈国煌两个副总,那么总会长的支持率又拉高了比例,19人中的14人,即74%的支持率,要开除蔡细厉只需要过50%就可以表决了,现在74%还不让蔡细厉永不超生?

废话说得够多了,应该讲回“总辞”的重点了。

我们先假设一个说法:翁诗杰被中央代表请下台了,之后会怎么样?

总会长的位置悬空,将会由他人暂代。

而之前由翁诗杰委任的总秘书、总财政、组织秘书、和10个委员,照理论上来说,也应该一并跟着翁诗杰退下来。

何谓“委任”?委任就是当权者权力的配给,一旦当权者已经失去了权力,又何来权力配给予这13壮士?

也就是说,这13会长理事会的成员,再加上总会长自己本身,就有14个人要退出这个舞台。

21个人突然不见了14人,还剩下7个人,那叫做“重组”,而不是翁诗杰振振有词的“总辞”!

总的来说,重组是必然的结局,而总辞只是多余的修饰词语。

不过,13人不一定全都要走,到最后很可能走的只有翁蔡其中一人而已。

这就要看最后的胜利者,究竟有多大的胸襟去容纳曾经与之为敌的党同志。

Tuesday, September 15, 2009

成全蔡派提案乃借花献佛之举


翁派无条件完全接纳了蔡派的五大提案,让单特大通行无阻,可喜可贺!

不过..................

实际上,这并不是纯粹出自翁总的“宽宏大量”,蔡派也不需要做出太过夸张的“谢主龙恩”!

921名中央代表联署支持,以蔡派的五项提案召开特大,在技术上,这个特大是铁定开稳的,而提案也肯定是一字不删。

如今,若翁派把“接纳提案”当作是“大赦天下”,那就是“借花献佛”了!借符合党章规程的特大,公告天下“恩准”召开这个特大!

但无论如何,都要感谢翁总不搞一个多余的“中央特大”,来挡在“基层特大”面前搞搞震,这点我们还是需要“谢主龙恩”的!

感谢翁总!万岁万岁万万岁!

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吳啟聰‧沒有無可取代的領袖

吳啟聰‧沒有無可取代的領袖
2009-09-14 17:49

印度國大黨的黨選剛剛落幕,國大黨主席三美威魯的屬意人選大獲全勝,再次延續三美的政治神話,即使三美已經不再是國會議員和內閣部長。但這回三美卻語驚四座地說:“一退下,國大黨就會毀掉50%。”能夠自詡為一個政黨的50%代表性,大馬政壇上也應該只有三美才有如此狂傲口氣,不過縱觀大馬各大小政黨領袖,又何嘗不是類似三美一般的思維?

筆者依稀記得,2003年馬哈迪退位讓阿都拉接棒的時候,馬哈迪就曾經非常自豪地表示,能夠和平地做到政權移交,在東南亞國家並不常見。坦白說,這句話其實並不值得我們自豪,相反的,更加凸顯出東南亞國家的民主欠缺成熟,政權移交本應是民主制度的必然程序,又何必要形容到鐵樹開花一般的境界?如今看回三美的言論,不難發現,絕大多數國家領袖、抑或是政黨領袖,都認為自己的地位是“無可取代”的。

須知一個貫徹民主的政黨,其領袖必然是通過民主程序,由基層黨員投選出來。換句話說,領袖的身份地位,並非從天而降,完全是由基層所委託。倘若一個領袖把黨職當成了理所當然的事,就會忽略這個事實,而把政黨當作是自己的產,營造秦始皇千秋萬世的美夢。只要他們在位的一天,他們就可以持續行使權力,操控整個政黨的運作,把基層黨員玩弄於鼓掌之間。

民主政黨的領袖,理應是“可來可去”,說甚麼“無可取代”那只是當權者一廂情願的想法。一個真正成熟的民主政黨,其組織架構必然有一定程度的基礎,而黨務的運作也須趨向制度化。每當黨內政權交替的時候,整個政黨的黨務依舊可以正常運作,不同的是領導層已經經歷了新陳代謝。政黨領袖之前通過民主程序被捧上台,之後也一樣可以通過民主程序被請下台,這完全是基於民意的表現,對於黨務的運作並無多大影響,這才是所謂的“可來可去”。

除了三美,國內還有眾多的政黨領袖,叱吒風雲數十年者不乏有人,難道說幾十萬黨員找不到一個可以取而代之的人才?平心而論,這些所謂領袖,絕大多數都不願真心誠意去培養接班人,甚至毫不留情地壓二號人物,以鞏固自己“無可取代”的絕對地位。基層黨員如果繼續認為這種現象是見慣不怪的事,就難怪政黨領袖可以接二連三地締造政治神話。面對那些自認“不能被取代”的政黨領袖,基層黨員應該大聲對他們說:“你是可以被取代的!”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9.14

马华党争终须还政于民


马华党争终须还政于民

马华党争自从署理总会长蔡细历被开除党籍以来,就纷纷扰扰了好一阵子,党内党外犹如无头苍蝇般追击党争消息。一直到蔡派呈交上去921个中央代表联署签名给总秘书王茀明,整件事情终于有了个明确的方向,召开特大已成定局,而这个特大必然会给予翁蔡党争一个痛快的了断。

根据马华的党章,只需要收集三分之一的代表签名,也就是800个,既能召开特大。如今蔡派虽然宣称所得签名已破1200, 但是只呈交了921个签名,不过对于召开特大也已经绰绰有余。特大的召开也意味着,马华党争到了最后终须还政于民,由中央代表投票决定翁蔡的生死存亡。这也是相对合理的,既然当初1018党选时期是由中央代表捧翁蔡二人上位,今日也应该由中央代表决定哪个应该被请下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也。

昔日霹雳变天之际,在民联与国阵的政权之间,人民要求解散州议会,重新大选,唯有还政于民才能给予人民一个合理的交代。可惜马华错过了上一次贯彻民主的机会,对于霹雳变天始终都没有坚持还政于民的立场。不过这一回的翁蔡党争,马华终于都要实践还政于民,让中央代表决定党的未来方向,一直到下届改选为止。对于马华的众领袖来说,这是绝对值得一上的一堂课,让他们了解到,由上头几个人主导的寡头政治是微不足道的,还需要仰赖广大的民意基础才能立足。

若要深入探讨这一回翁蔡党争的起因,众所周知这肯定是冲着蔡细历被开除党籍的事件而来,跟之前盛传的PKFZ弊案也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中央代表之所以会同意召开特大,无非是因为他们质疑蔡细历被开除的正当性、纪委会的公信力、以及会长理事会的决策。与其陷入没完没了的口水战,倒不如来一场特大解决一切纠纷,回归民主的真谛。

为了速战速决翁蔡党争,特大的召开日期务必要尽快裁决,无需再继续浪费时间,相信众中央代表们也已经在家磨拳擦掌整装待发了。而特大会场也必须被严加紧密地维持秩序,以避免任何节外生枝的骚乱,最重要是要让中央代表们能够顺利完成投票的程序。投票必然是秘密的,绝不能让他人知道中央代表把票投给了谁,更不能让他人影响中央代表的最后决定,因为这一票是凭着自己的良心而投的。

最后,不管特大的结果是谁胜谁负,输的一方都必须坦然地面对投票结果,这才是成熟的民主表现。马华不能够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党争而渐渐衰败下来,反而要去芜存菁,产生更加优秀的领导团队来继续带领马华突破格局。

Sunday, September 13, 2009

翁蔡党争分秒必争


翁蔡党争分秒必争

蔡派宣称已经收集超过800个代表签名,如果属实那么随时都可以召开特大,但偏偏在半途中杀出翁派特大这个程咬金,导致蔡派特大不得不拉紧急煞车。蔡派须要顾及的是,翁派特大肯定会落在蔡派特大的前头,拥有了绝对的主导权,翁派特大的提案、出席率、以及投票结果,都会直接影响蔡派特大的可塑性。

以目前的情况看来,翁派特大依然还在摆着“空城计”的架势,特大提案至今都还是不能说的秘密,更甭说要给予大家一个明确的召开日期。但是,只要翁派持有总会长召开特大的权力,就能成功拖住蔡派的进度,使到蔡派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如今二合一特大已经彻底沦为门面上的功夫,虽然翁蔡双方都不可能妥协于对方的提案,但谁也不愿背上“关闭门户”的罪名,依然还是要做状敷衍。

不过这里可以预测到的一点是,不管再怎么拖延特大的进展,到最后特大都必须在十月的中央代表大会之前被成功召开,那可说是翁蔡两方都认同的最后期限。虽然距离代表大会还有一个多月之久,不过从目前的战情看来,翁蔡党争绝对是分秒必争,尤其是蔡派,时间拖得越长,就对蔡派越为不利;反之,战线拉得越长,对当权的翁派来说,就越是有利。

蔡派自从蔡细历被开除党籍以来,在很大的程度上都得仰赖党员的不满情绪,才能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与当权的翁派匹敌。然而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旦蔡细历被开除的课题降了温,党员的不满情绪就会慢慢变得冷谈下来,甚至选择沉默,如果再加上当权派的威逼利诱,也许可能会马上倒戈相向。当权的翁派应该一开始就已经预算了这种结果,因此也丝毫无惧与蔡派打消耗战,一直到特大的号角响起为止。

若要深入分析蔡派支持者的思路,撇开那些骑墙派的投机分子不说,大致上都质疑蔡细历被开除的正当性、纪委会的公信力、以及会长理事会的决策。蔡细历的支持度究竟可不可以持之以恒,则要视乎其支持者到底有多么坚持自己最初的理念,不过我们都非常清楚一点的是,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只要战线再被无限地延长下去,再坚固的铜墙铁壁也会崩溃瓦解,身为挑战派的蔡派自然是没有例外。

报章说原本处于下风的翁派,如今已经开始逐渐扳回优势,也就等同笔者所说,时间正在慢慢吞噬着蔡派的政治筹码。不过,人们并没有忘记一点的是,胆敢签下蔡派特大签名的中央代表已过八百,甚至谣传超过千一,那些不敢签名,却敢投票的人,又何止这个数目?如果这个特大会被拖到最后一秒,那么十月的代表大会前夕即将是决战之日。

自由区弊案缩小了马华格局


自由区弊案缩小了马华格局

当人们在热切讨论自由区弊案应不应该被列为马华特大提案的时候,自由区弊案已经逐渐被升华成马华唯一重点出击的课题,有者甚至评之为总会长翁诗杰孤注一掷的翻身仗。然而,笔者认为,虽然说彻查自由区弊案是势在必行,然而过度强调尽只会缩小马华的格局而已。

早在“前”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出掌马华政府政策监督局的时候,笔者就已经感到非常纳闷,所谓的“政府政策监督”,也只不过是局限于马华出任部长的四个部门而已,如此格局也未免实在太小了。如今过度强调自由区弊案,不止是把马华的格局局限于交通部而已,更是只专注于自由区弊案的单一课题。

除了翁诗杰出掌的交通部,马华还有廖中莱的卫生部、江作汉的房屋部以及黄燕燕的旅游部,这些部门的重要性未必不如交通部,而且也不是闲着没事做,A型流感肆虐至今都尚未彻底控制疫情,如今孤注一掷于交通部的自由区弊案又是否为之妥当?马华身为执政政府的第二大成员党,本就应该放眼整个内阁政府的运作,而不只是偏安一隅于自己被分配到的四个部门,更甭说要把焦点全聚在单一部门。

无可否认,这回的马华特大被召开,完全是因为翁蔡党争所引起的,而翁蔡党争的源头则来自蔡细历被纪委会和会长理事会开除党籍。至于应不应该把自由区弊案列为特大提案,就要视乎这个课题跟这回的党争是否有任何关联。眼前我们看到的是,马华党员不管是主张挺翁,抑或是挺蔡,都没有理由出面阻止彻查自由区弊案。就论目前翁诗杰展开的调查工作而言,是否有受到了马华党内的阻扰?即使受到了马华党内的“祝福”,又是否会因此而通畅无阻?

如果说自由区弊案是总会长翁诗杰孤注一掷的翻身仗,这种说法是有碍于马华党内民主发展的。马华作为一个成熟的民主政党,就应该树立一个领袖“可来可去”的文化,而不是趋向个人权威主义至上,翁诗杰的“翻身”成功与否,实际上并不能与整个马华的生死存亡相提并论。翁诗杰彻查自由区弊案,是他身为交通部长应尽的本分,但这却不是身为马华总会长的天职使命,不能因为他交通部长的身份,而把交通部的课题当作是党的课题来看待。

至于特大被召开的理由,党员最为关注的,始终还是蔡细历被开除的正当性、纪委会的公信力、以及党员对于会长理事会的信任度。自由区弊案如果勉强被插入列为特大提案,只会显得格格不入,毕竟那始终都不关马华的党务。然而笔者最为关心的是,马华是时候扩大自己的格局了,放眼整个政府内阁,绝不能被捆绑于一两项课题而已。

牛头示威是国阵民联的失败


牛头示威是国阵民联的失败

近日闹得满城风雨的莎亚南牛头示威,因为当地的回教徒居民不满兴都庙搬迁至此地,因此高调示威抗议迁庙,甚至出动了血淋淋的牛头。基本上,抗议迁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不过践踏兴都教徒视之为神明的牛头,此等公然挑衅行为,就直接引爆了种族情绪的炸弹,紧接下来的后续风波也都是冲着这颗牛头而来。

笔者认为,这回的牛头示威,堪称是国阵和民联的失败,没有人能在这起事件中捞得任何的政治利益,反而双双都栽了一个大跟头。首先我们看看国阵这一方,警方和内政部都明显抱着双重标准来处理这一个事件。真正点火的牛头示威群众不但没有受到对付,内政部还屡屡尝试为他们找寻藉口开脱;至于为了反应同一个事件而开烛光会的兴权会,却立刻遭到了迅雷不及掩耳的逮捕。看在眼里的人民,尤其是非回教徒,想必都绝对不能苟同国阵的所作所为。

在另一边厢,民联也一样遭受到莫大的打击。尽管雪兰莪州务大臣卡立,在迁庙对话会会场上公然遭到恶言侮辱,但也一样要被逼向牛头示威党妥协,对于迁庙事项作出最大的让步。一直以来,民联都被其支持者视为推翻国阵霸权的希望,尤其是推翻国阵实行多年的种族政策,无奈今天落得如此无力回天的局面,让人不禁叹息即使是民联,也始终躲不过种族政治的命运摆弄。比起国阵,刚起步于执政舞台的民联,所受到的打击更为严重。

既然国阵和民联都是这起事件的受害者,那么很明显的,这回的牛头示威并不是一如既往般的政治课题,而是病入膏肓的社会问题。摆在我们眼前的事实是,我们的种族关系是异乎寻常的脆弱,种族情绪简直就是一触即发。种族以及宗教之间的包容性薄如一张纸,在面对种族和宗教的压力之下,不管是国阵,还是民联,都被逼要无条件地低头,即使那是不合情理的。可对于主流之外的边缘族群,难道就注定要被牺牲掉吗?须知唇亡齿寒之道,今日遭殃的是拥有150年历史的兴都庙,难保下一个不会是神庙、佛寺、教堂等。

也许内政部长希山慕丁至少说对了一句话:“以牙还牙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然而这绝对不等同于姑息养奸,国阵政府依然还是要秉公处理,犯法的人始终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至于民联政府,向种族主义低头虽然是逼不得已,但须知那绝对不是人民所期待的,必要时候还是得拨乱反正,即使得罪族群也在所不惜。

最后也是笔者最关注的,牵涉其中的牛头示威党,究竟是否代表了绝大多数马来社群或是回教徒的心声?就好象当年的大选诉求一样,由始至终真正鼓噪的也只是一小撮的沙文主义者,但却一样成功掀起有如海啸来袭般的惊涛骇浪。我们面对的,究竟是一整个民族?还是只有几匹害群之马而已?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09

退与不退,两相对照......



退与不退,两相对照......


翁诗杰: 蔡细历对马前卒、鹰犬或狗腿子之词一知半解


翁诗杰: 蔡细历对马前卒、鹰犬或狗腿子之词一知半解

时间:2009-09-13 00:35:39 来源:风云时报 作者:编辑

(云顶12日讯)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指前署裡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对「马前卒」、「鹰犬」或「狗腿子」之词一知半解,产生误解。

他表示,蔡细历相信是通过第三者转述,再加上其中文造诣不深,才会对有关的词产生误会。

他强调,当时他所发表的言论大意内容为他不愿看到有人利用外力干预党争,成为「马前卒」、「鹰犬」或「狗腿子」。

「上述的言论后,引起了他的不满,可能是他的造诣不深,产生误解。」

他表示,「狗腿子」以白话解释,可能会有人解说为「走狗」。

他也对最近有人频频针对有关课题喋喋不休,让他感到非常纳闷。

针对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週五发表不插手马华内部问题,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表示欣慰和欢迎。

他指出,身为国阵主席兼首相的纳吉的一番言论,表明了纳吉将认真看待此课题,并作出尊重马华广大党员意愿的明确釐清,让他大表欣慰和欢迎。

「对于首相指他将不插手马华内部的问题,我表示欣慰和欢迎。」

翁诗杰今日是在出席「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发展圆桌会议」的闭幕礼后,召开记者会时,如此表示。虽然特大协调人拿督斯里陈财和週五已呈交代表签名和提桉,但翁诗杰表示,週五的会长理事会中并没有讨论召开特大的时间。

「该处理的就会去处理,马华内部都是各司其职。」

他强调,无论是马华会长理事会或中委会所做出的决定都是集体的,并不是由一人做出的决定。

他补充,若有人要蓄意扭曲事实的话,只有事实才能让谎言不攻自破。

被询及「翁派」的提桉是否也会在近日内曝光,翁诗杰澄清:「我们并没有所谓的『翁派』、『不倒翁』或『倒翁』,目前虽然有很多不同的意见,但我可以理解,大家都是为党好。」

他表示,所谓的「翁派」等称号,都是外界所「赐予」的,对于这些称号,他也只能一笑置之。「我尊重你们的人权,当然我也希望你们能给予相等的尊重。」


翁诗杰宣佈,马华将成立「农业经济局」,由森美兰联委会主席拿督姚再添出任局主任,以探讨和研究国内的农业技术和发展等问题。

他表示,该局将会纳入国内外专业的农业专家,做全面的探讨。

他表示,在週五所举行的会长理事会中,也针对国内的政局,尤其是多个重要法令修改的探讨,包括《内部安全法令》、《家庭婚姻法令》、《国民服务法令》等。

「马华至今依然关心民众所面对的问题,不单只是在处理内部的问题而已。」

Thursday, September 10, 2009

PCM=Parti Cinta Malaysia(爱马党)=止痛药


什么叫做PCM?

PCM是一种药物paracetamol的简写,也就是我们家喻户晓的panadol,用于退烧止痛。

我诊所的病人,拔完牙后,我都会给他们四粒PCM,痛的时候就吃!

最近,有一个新的PCM突然冒起,而且还爆红,它就是Parti Cinta Malaysia!爱马党!

这个像俱乐部多过像政党的爱马党,之所以会突然蹿红,还要多亏马华总会长翁诗杰的免费宣传,老翁爆料说蔡细历一干乱党余孽即将窝身于这个爱马党,准备另起炉灶取代马华。

可怜的蔡细历,在党内人头落地还不止,竟然还要终老于这个蚊子党中的蚊子党......你说有可能吗?

老蔡被逼出走马华的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即将来临的特大里,中央代表支持了翁诗杰开除蔡细历的决策。

如果真的走到了这一步,老蔡也没有必要再留恋大马政坛了,不管到时老蔡情不情愿,也不可能可以东山再起了,即使搞一个笑死人的爱马党,也无济于事!

老蔡盘踞了柔佛几十年,打造出马华的半壁江山,半数议员皆出自柔佛,为何到了晚年还要远走北马荒芜之地开疆拓野?

老蔡被开除党籍是8月27日的事情,爱马党早在这个日子之前早已经被成立了。如果老蔡要成立新党,绝对不需要这么紧张,大可以等到特大过后才来成立新党。
最凄凉的是,堂堂一个政党的总部,竟然设在一间关门大吉的酒廊内......一代枭雄蔡细历不至于这么落魄潦倒吧?

好一个爱马党,PCM,一颗赐予老总的止痛药,让全世界人都以为老蔡真的要另起炉灶,全面扑灭老蔡支持者的信心。

老总,你需要吗啡morphine,药效会比较强一点......................

翁总一路走来......

不能當官就翻臉‧翁詩傑:我不怕圍剿

獨家專訪翁詩傑:幾股勢力阻公佈PKFZ報告‧“我陷十面埋伏”

翁詩傑:不只惹道上人物威脅‧查PKFZ延燒出倒翁行動

翁詩傑:遭金錢外勢力滲透‧黨內有人籌1億“倒翁”

黨內外集資1億倒翁‧翁詩傑:事敗或籌組新黨

馬華總會長翁詩傑:黑白勢力內外夾攻‧毀馬華滅國陣

特大若推翻決定‧翁派總辭

簽名挺蔡獲金錢回酬?翁詩傑促紀委會查指責

翁詩傑:訪基層察覺‧部份中央代表被迫簽名

翁詩傑:包括上議員和官職‧“蔡細歷3要求我給不到”

翁詩傑:向國陣投訴沒官做‧蔡要巫統插手黨務

翁詩傑:委部長是首相權力‧“蔡細歷沒當官怪罪我”

翁詩傑:與東馬政黨合併‧“蔡派擬組新黨”

适可而止!!!

Wednesday, September 9, 2009

特大提案新鲜出炉(拔牙佬版本)

特大提案新鲜出炉了罗!(拔牙佬版本)

有见于马华统领四大部门,因此这回的特大也一共有四项提案!

1)全力支持交通部长翁诗杰彻查PKFZ弊案
2)全力支持卫生部长廖中莱抵抗H1N1 A型流感
3)全力支持房屋部长江作汉处理死人塌楼的意外事件
4)全力支持旅游部长黄燕燕争取印尼舞蹈为大马制造的舞蹈

这些提案干系着马华的生死存亡,马华能不能咸鱼翻身就要全靠这一仗了!

请各位中央代表多多支持!谢谢!

把党务和政务混为一谈,本来就是很好笑的事情!

事情发展到PKFZ弊案主控权被首相纳吉给抽了起来,中央代表的“全力支持”又是否真的可以帮到总会长“彻查PKFZ弊案”?

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只是在自爽......

不过,总会长也说了:翁诗杰否认遭超级专案组削权,形容自贸区弊案晋“最后阶段”!

Tuesday, September 8, 2009

水果箱的妙用


小学作文习题:水果箱的用处

水果箱嘛,用处也是因人而异的......

水果贩:废话!当然是用来装水果啦!

阿公:过年可以装芦柑送给亲戚朋友。

自己:可以用来装我一大堆的lecture notes。(现在没有用到了)

陈水扁:(很神气地)我用它来装两亿新台币!

张庆信:(不甘示弱地)我也用它来装了五百万马币!!!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12402

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过年时的芦柑箱,上面总是写着《恭喜发财》四个大字,吃了也不愁不发啊!

这是个讲究证据的法治社会,有请各位看官切勿擅自乱下定论!

要知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Sunday, September 6, 2009

評論‧吳啟聰‧萬事俱備,只欠提案


評論‧吳啟聰‧萬事俱備,只欠提案
2009-09-06 17:44

馬華二合一特大似乎距離現實越來越遠,翁蔡兩派的特大談判終告破裂,王茀明指陳和並未呈交蔡派提案,而陳財和又指王茀明手上既沒有翁派提案,亦拒絕接收蔡派提案。眼下的局勢是,翁詩傑行使總會長的權力,即可以馬上召開特大;蔡細歷若收集到800簽名,也是一樣可以召開特大,剩下攪局的,就只欠特大提案了。

蔡派人馬自從蔡細歷被開除黨籍後,就即刻投入蔡派特大的部署工作,因此其五大提案已經提前曝光,不再是秘密。至於翁詩傑這一邊廂,翁派提案至今時今日還是個謎,總秘書王茀明表示翁派提案經已出爐,但沒有必要公開示人。

從馬華黨爭的進程表看來,比起蔡細歷號召的特大,翁詩傑突然宣佈召開的特大的確是比較匆忙一些,也許需要多一點時間做準備功夫。早在翁詩傑開除蔡細歷的時候,翁派人馬似乎從未預測到今日不得不召開特大的局面。在這之前,翁派都是主張反對以任何名義召開特大。既然召開特大已成定局,當然要將主導權掌握在自己手裡了。

究竟馬華要召開“單特大”,還是“雙特大”?那就得交由翁蔡兩派去談判了,至於談判的主要內容,當然還是圍繞在特大的提案。召開“單特大”的關鍵是,雙方的提案都必須原封不動地被帶上特大,哪方能傳達雙方的意願給予中央代表投票決定。但是,如果其中一方不能妥協另外一方的任何一條提案,那麼“單特大”能開成的機會也十分渺茫,到時唯有召開“雙特大”才能解決問題。

筆者認為,蔡派的“翁詩傑不信任動議”是不可能為翁派所接受的,畢竟蔡細歷是被開除才有必要爭取平反的機會,而翁詩傑如今安安穩穩地坐在總會長寶座,又何須以身犯險,讓出總會長寶座交由中央代表再次定奪?

然而,即使“單特大”開不成,亦不見得“雙特大”就肯定開得成,因為接下來的變數實在太多了。由於翁詩傑行使總會長的權力召開特大,其翁派特大必定會落在蔡派特大的前頭。如果翁派特大會場發生任何“意外”的話,就好比當年803的“丟椅子”事件,那麼也甭想中央代表還會有興致去赴第二場特大,更嚴重的是,隨時可能會惹到巫統出手干涉,到時第二場特大也鐵定告吹。除此之外,這也要視乎中央代表們的愛黨精神,是否可以驅使他們風雨無阻地連續出席兩場特大。

如果“單特大”能夠談得攏,自然是皆大歡喜,如今是萬事俱備,只欠“提案”,一個雙方都可以認同的提案。那麼到時中央代表們不用白多走一趟,也無需再面對“雙特大”的種種變數,即可一次過解決這場驚天動地的翁蔡黨爭。

【熱點新聞:翁蔡大對決】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9.06

Saturday, September 5, 2009

翁诗杰:流言蜚语由它去





谨遵总会长训示:流言蜚语由它去!!!

(说人是非者,便是是非人............这只是同一天之内的报纸)

翁诗杰值得RM4,287,000


如果说中央代表一票值得RM3,000的话,翁诗杰以1429票当选马华总会长,那翁诗杰本身就值得RM3,000x1429=RM4,287,000。

四百多万,比大彩头奖还多,果然还是蛮贵价的!

老蔡就贱价一点,RM3,000x1115=RM3,345,000.

哈哈!如果中央代表的支持率,有一天真的可以用RM来计算的,那会是什么样的马华啊?

能想出这种计算法的人,自己本身已经侮辱了整个马华..................

Friday, September 4, 2009

解读《蔡细历3要求我给不到》~心理战术


今日的星洲头条,《翁诗杰:包括上议员和官职。“蔡细历3要求我给不到”》。

昨日翁诗杰郑重宣布自己不会退位,也就等同昭告天下,这场仗会由他带头,一直打到最尾,也不用期待半路会中场换人。

今日翁诗杰爆出,蔡细历曾经跟他要求上议员、柔佛州主席、和官职,我们又该怎样解读这个说法呢?

一个字:迟!!!

以翁诗杰不爽蔡细历的程度来说,这句话未免来得太迟了。

早前人们在争议蔡细历为什么没有被委任何职位,翁诗杰从来都没有正面回答过这些问题,只是含沙射影地说“有人......有人......”,为何当初就不肯明说?

如今党争爆发了,才来把这个议题当作秘密武器,正义凛然地公告天下,可惜时效已经过了。

不过即使到了这个阶段,翁诗杰的这番言论,还是无法被确定真伪的!!!

至于这个秘密武器到底有多大杀伤力,我们也不妨探讨一下。

说蔡细历“求官心切”,无非是一种粗糙的心理战术。

突然爆出蔡细历曾经向他狮子大开口,要这个要那个,让你们看清所谓的署理总会长到底有多么贪婪,多么地想做官想到发疯!

这种人,尽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你相信他可以领导马华吗?不可以是嘛!我一早就说了!!!

在下请问,在座各位有谁进了圈套吗?

解读《廖江配不存在,翁诗杰不引退》


今天的星洲头条《廖江配不存在,翁诗杰不引退》

之前曾经传出小道消息,翁诗杰有可能在最后一秒放弃总会长,退位让贤给廖中莱,那么一来就可以马上平息纠纷,直接把蔡细历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翻身。

这是合逻辑的,毕竟不喜欢翁诗杰的人,远远多过支持蔡细历的人,翁诗杰如果出到这招退位,不但可以跟蔡细历同归于尽,也可以另外存留廖中莱和江作汉这一丝香火,作为转战幕后的退路。

但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小弟一开始就非常怀疑,到底翁诗杰是否会有“信得过”的接班人来接他总会长的位?我个人一早就断定,翁诗杰绝对不会退位!!!

事实证明,蔡派的人也过虑了,翁诗杰依然还是翁诗杰,终于郑重宣布他不会退位,所谓的廖江配是不存在的。

至于翁诗杰的这个重大决定,我们应该从哪个方向来解读呢?

首先,翁诗杰依然还是要继续面对不喜欢他的人,还有支持蔡细历的人,那他就仅剩下对他死心塌地的支持者,特大这场仗如果不出茅招的话,肯定硬得啃不下!

其次,做为“准”接班人的廖江,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继续辅佐翁诗杰?帮他的话,如果蔡细历赢掉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如果是他赢掉了,那么他几时才要退位?

其三,最为关键的骑墙派游离票,鉴于翁蔡之间的输赢比例,会重新做出下注对象的调整。翁蔡谁的胜算比较大,谁就可以囊括这些游离票。

其四,对于翁诗杰的忠实支持者(尤其是强烈支持开除蔡细历者),翁诗杰不会退位已是既定的事实,如果对廖江配还有点期待的话,那么难免会动摇军心。

其五,这将会是一场翁蔡两人之间的世纪之战,所谓的第三股势力暂时被压住出不来了,中央代表会被逼二选其一。翁蔡各自的支持者自然不用多说,如果扣除掉骑墙派的投机分子,我们来分析一下那些完全没有牵涉利害关系,依然心如明镜的中央代表,那就要看他们是比较讨厌翁诗杰,还是比较讨厌蔡细历了。

总而言之,个人认为《翁诗杰不引退》带来的冲击,是相当可观的!

Thursday, September 3, 2009

評論:吳啟聰‧馬華黨爭的表態文化


評論:吳啟聰‧馬華黨爭的表態文化
2009-09-03 20:08

隨著馬華的翁蔡黨爭爆發以來,翁派和蔡派的人馬都競相表態支持其中一方,在報章媒體上公開挺翁或挺蔡的鮮明立場。這種表態現象,可說是馬華歷屆黨爭的傳統文化,除了看得令人眼花繚亂之外,然而實際上,它也含有其本身的智慧在內。

對於馬華這個注重權力鬥爭多於政治理念的政黨來說,絕大多數時候表態是為了向支持的對象展示自己的忠心,尤其是手握生殺大權的當權派。很多時候也許表態了未必會受到上級的青睞,但如果不表態的話,就很可能會馬上被貼上叛徒的標籤。在這種情形之下,表態也只是情勢所逼,並不是完全出於自己的意願。

至於挑戰派的表態,則往往屬於“敢死隊”的做法,儘管手中並沒握有任何的政治資源,也無法承諾任何的好處犒賞,卻得一樣豁出去硬拚當權派。跟當權派相比,挑戰派會處於相對的劣勢,因為挑戰派的支持者往往有限之極,勇於表態的也少之又少,畢竟沒有多少個人敢冒掉腦袋的風險,去堅持自己所認同的理念。

還有另外一種表態,叫做“不表態”,這類人往往可以被詮釋為兩種。一是們慣稱的“騎牆派”,他們沒有明確的效忠對象,因此只能見風轉舵,一旦看到哪邊佔有優勢,就馬上往哪邊靠。這類人的游離票,卻往往是黨選上決定誰勝誰負的造王者。還有另外一種是“不方便”表態的,因為自己深陷敵營,所以不便做出與周圍同志相左的決定,就好像曼聯迷不小心坐到了利物浦迷的觀眾席上,又怎敢為曼聯喝彩?

表態的最主要功用,是以支持者的數據來營造所支持對象的公信力,也就是所謂的“造勢”。往往每當某一方領袖行情大熱的時候,就已經是先聲奪人,自然會吸引到大量騎牆派的游離票前來助陣。由此可見,表態的氾濫現象,就是為了虛張聲勢而下的一步狠棋,而數據的真偽,也未必可以完全相信。

不過不管怎麼樣,表態歸表態,實際上支持不支持又是另外一回事。也許有種種的因素促成了一時之間的表態,不過到了最後投票的關頭,秘密一票還是要憑自己的意願而投,因為沒有人知道你到底把票投了給誰,根本無法秋後算賬。大熱倒灶和大爆冷門是經常都有的事,我們對此並不陌生。

如今看回現在的翁蔡黨爭,膽敢簽下蔡派特大表格的人已過800,至於那些尚未露面的支持者究竟還有多少?(如果可以突破1200大關的話,也就等同超過半數中央代表支持蔡)。而反觀翁派這廂,報章上亦顯示大多數州屬都擁有過半的代表挺翁,實力絕對不容小覷,身為當權派也佔了一定的優勢。至於最後的投票結果是否與現今的表態現象相若,那我們就要拭目以待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9.03

Wednesday, September 2, 2009

翁派特大VS蔡派特大,看看有何不同?


翁派的提案如下:

1)支持会长理事会开除蔡细历的决定
2)支持马华彻查PKFZ弊案

蔡派的提案如下:

1)反对会长理事会开除蔡细历的决定
2)维持蔡细历被开除前的最初领导名单
3)翁诗杰的不信任动议

小弟的疑问如下:

1)如果过半代表反对开除蔡细历,那么是否有白纸黑字勒令翁诗杰一定要辞职?(出来行走江湖,全靠个“信”字!)

2)pkfz弊案,到底跟马华党务、跟蔡细历被开除,有什么实际的关系?有必要列入特大提案吗?(难道现在就没有人支持马华彻查pkfz弊案吗?)

3)如果在特大被召开之前,代表还未投票决定蔡细历的去留,所谓的最初领导名单被更改了,由江作汉或者是廖中莱顶替署理总会长的职位,甚至总会长,那是否合法?(蔡细历的上诉期限有效至9月11日)

4)如果过半代表通过了翁诗杰的不信任动议,翁诗杰是否一定要接受这个结果?(也许......)


特大的变数如下:

1)只有单特大,会场被搞砸了,代表也不用投票,整个马华宣告瘫痪。

2)只有单特大,双方的提案顺利被通过,代表照常投票。

3)双特大,第一场被搞砸了,代表也不想再去第二场了,马华一样宣告瘫痪。

4)双特大,第一场的结果顺利出炉,第二场特大也可以免了。

全部人的最大疑问如下:

特大能够顺利进行吗?(不顺利的话,你会选择收工走人?还是坚持到底?)

Tuesday, September 1, 2009

評論:吳啟聰‧馬華黨爭宜速戰速決


評論:吳啟聰‧馬華黨爭宜速戰速決
2009-09-01 18:31

就在蔡派如火如荼地收集特大簽名之際,怎料翁詩傑平地一聲雷地宣佈召開翁派特大,剎那間雙特大橫空降世,彷彿20多年前的陳梁黨爭又再歷史重演。翁詩傑行使總會長的權力,佔了一個決定性的優勢,那就是在程序上可以比蔡派更早更快召開特大。雙特大的關鍵之處,就取決於特大的提案有別,各派都會制定有利於自己的提案。

在翁蔡的雙特大提案中,筆者認為最關鍵性的,有翁派的“支持開除蔡細歷之決定,否則會長理事會總辭”,以及蔡派的“不信任翁詩傑動議”和“否決開除蔡細歷之決定”。須知2400名中央代表都是將會出席雙特大的同一組人,基本上只要過半的中央代表支持其中一方,另外一方就會立刻崩潰瓦解,結局都將會是一樣的。不過弔詭的是,謠傳翁詩傑可能會主動放棄總會長寶座,另做接班的安排,因此蔡派也特別提案要維持最初的領導名單。

馬華黨爭的戰線如果再如此拉長下去,肯定會沒完沒了的,又不知到何年何月才得以結束亂世。須知陳梁黨爭就足足鬧了20個月,結果換來的結局是86年大選馬華以慘敗告終,如今這場翁蔡黨爭是否還要重蹈覆轍?如果說雙方將交由中央代表作出終極決定,那麼所謂的雙特大也只不過是多此一舉,倒不如來一場終極特大,一局定輸贏,也無謂再浪費彼此的時間,消耗黨內的資源。

這一場終極特大,即將是一場“不是你死,就是亡”的世紀之戰。如果把翁派和蔡派的提案總結在一起,會發現到兩者之間都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翁詩傑和蔡細歷之間“兩個只能活一個”,或者是蔡細歷成功被開除,又或者翁詩傑在辭職與被彈劾之間選其一。最重要的是,馬華的這一場黨爭務必要速戰速決,拉長戰線實際上並不具有任何意義,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只會拖垮整個馬華而已。

至於翁詩傑還是蔡細歷,誰才會是最後的勝利者,其實並不是最重要的問題。筆者認為,黨爭結束過後的“善後”工作,才是最為關鍵的。如今馬華被硬生生劈開了兩邊,而贏家只有可能是一邊而已,輸家的那一邊也許可能會被“抄家滅族”、趕盡殺絕。如此做法,不但大大削弱馬華的力量,更可能逼迫輸家投奔敵營,與馬華繼續分庭抗禮。唯有期待馬華新主得以善待輸家,不計前嫌地盡數收編入馬華的大旗之下,大致上維持馬華的統一局面,把破壞降到最低點。

馬華的歷屆黨爭也算是一種宿命,猶如暴風雨來襲一般無可避免,但馬華的內鬥對於馬華的整體形象絕對是一種累贅,一切看在華社的眼裡,莫不搖頭歎息。只期待黨爭能夠產生出最優秀的領導團隊,重新樹立馬華的威望。

【熱點新聞:翁蔡大對決】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09.01

《透视大马》---赐予蔡细历最好的宣传工具

《透视大马》---赐予蔡细历最好的宣传工具

http://www.malaysianmirror.com/cn/home/

按图放大





(相信任何人看过《透视大马》后,都会有一种想挺蔡的冲动......)

我不挺翁!也不挺蔡!我是挺马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