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8, 2009

大头照上了《当今大马》......

昨晚被波力带去KL吃《当今大马》的十周年庆晚宴,没有想到鄙人的“大头照”竟然上了《当今大马》头条,真的是很流汗一下......

波力也有在里面,左边后面穿白裤的就是波力!

本来我都不知道的,是朋友在facebook上跟我说了,我才跑进来看的,看到时还真的吓了一大跳!这个摄影记者还真有意思......

哈哈!自爽一下,并无不妥!

顺带一提:行动党州议员李映霞坐我隔壁桌,第一次看到她真人,真的是西北水啊!比照片美很多......

Saturday, November 21, 2009

全柔区会汇报会@居銮,21.11.09


小弟有幸参与了21.11.09在居銮德教会举行的全柔区会汇报会,与此同时,廖派也在附近不远处的永平,举办了另外一场汇报会,不过其内容就不得而知。

在这场汇报会上,因为居銮区会是东道主,所以小弟也是场地工作人员之一,负责掌registration的。我甚感欣慰的是,出席这场汇报会的人,都可以在表格上清楚写出名字、职位以及签名,而没有看到旅行团之类的,或者三岁大的小妹妹。

废话不多说,整个汇报会的内容,我认为最为重要的重点如下:

1)承认廖派特大的召开程序,但不承认廖派特大的议案,必须再做修改。
2)支持重选,但绝不仓促进行,最快也要明年三月。
3)团结方案强调不秋后算账,翁蔡两派如今都可以同席而坐,明日廖派也一样可以,砍魏周纯属翁总个人的意愿。
4)中央给予区会的直接拨款,将会立刻进行,并设立有效的监督机制。
5)马华志在大选,并非党选党争,下届大选不止要捍卫堡垒柔佛,还要收复他州失地。

途中也许小弟漏了一些重点,不过我也只记得这些。

从老蔡的演说中,在场出席者都明确接收到了一个讯息:

马华的团结,建立在容人之道,即使要面对重选派系对立的场面,过后大家还是要回归同一个团队!

Tuesday, November 17, 2009

吳啟聰‧教育政策不應矯枉過正


吳啟聰‧教育政策不應矯枉過正
2009-11-17 19:50

近日消息傳出,教育部欲修改華小、淡小的馬來文課程,改為採國小的馬來文課本。這無疑是繼英語教數理過後,又橫空降下給華小、淡小的一顆語文炸彈,很難想像小學生們還在學saya的發音時,就要聽老師用國小的馬來文課本來教課。

筆者念小學的時候,只有精英班的學生才“敢”在UPSR報考國小的馬來文,而普通班的學生大多數都是報考華小的馬來文。可見國小的馬來文對於華小生來說,無疑已經昇華至一個困難之極的程度,報考之純粹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能耐,而並非考驗這個華小生是否已經達到了基本的馬來文水準。

教育本是百年樹人的大業,理應由淺入深、按部就班,如果不從基本功開始學起,反而要一步登天跟自小講慣馬來語的國小生,同步學習國小的馬來文課程,俗語說一句:“還沒有學爬,就要學跑。”,對於頭腦還未完全發育的華小、淡小生來說,無異於揠苗助長。如果小學生長期在難以適應的環境下學習陌生的語文,在掌握馬來文的學習過程,效果可能會適得其反。

一直以來不乏聽到有人因為適應不了中學的語文環境,導致其學業從此一蹶不振,原本只是一科馬來文學不好而已,導致其他用馬來文做媒介語的科目也一樣無法掌握。如今,如果確實把華小、淡小的馬來文改為國小的馬來文課本,恐怕小學生們對於馬來文的恐懼以及厭惡會加深,到時不止學不好馬來文,甚至將來在中學修讀其他以馬來文媒介語的科目,也會一塌糊塗。

小學課程是啟蒙教育,所有課程都應該讓學生“量腹而食”,把課程的難度調至正常水平,無需太高,也不能太低。一直以來,華小、淡小的馬來文課程,雖然難度比不上國小的馬來文課程,卻為華小、淡小生踏踏實實地打下了馬來文的基礎,日後升至中學依然可以有效地銜接馬來文為主要媒介語的中學課程。對於以華語、但淡米爾語作為自身母語的華小、淡小生來說,小學的馬來文課程應該著重於生字的認識和語法的應用,而不是一定要媲美國小生的馬來文程度才叫做理想。

大馬教育制度朝令夕改,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然而改來又改去卻始終不見得改善了甚麼,反而絕大多數時候是矯枉過正。

如剛剛被廢除不久的英語教數理,也是矯枉過正的例子之一,教育部不止廢除小學的英語教數理,甚至連中學的也一併廢除,孰不知中學的英語教數理其實是有必要保留,可以為銜接英語環境的大學課程做好準備。如今,教育部說要華小、淡小採用國小的馬來文課程,又何嘗不是再一次的矯枉過正?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11.17

Thursday, November 12, 2009

(看图说故事)哗!!!甘都得???



看到这个新闻,我的反应只有一句:哗!!!甘都得???

小廖招架不住老蔡的“要做总会长?还是署理?”,在无地自容之际,竟然还可以用这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来反击,实在令人叹为观止,佩服佩服!

廖派不止在政治上被逼入了墙角,连谋略也被逼入了死角,魏胖米粉那些才高八斗的军师到底跑去了哪里???

蔡须无条件离开???到底现在马华党员,是比较希望老蔡离开?还是比较希望小廖离开?

四两拨千斤就经常听到,可千斤拨四两还真的是头一回看到,厉害!

吳啟聰‧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


吳啟聰‧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
2009-11-12 20:30

近期以來,大馬國內朝野政黨的黨爭亂象,不僅僅是馬華的專利而已,在同一個時期,公正黨、行動黨、回教黨、國大黨、進步黨等等也陷入了黨爭的泥沼。難道說這些政黨真的是人才輩出,一山不能藏多虎,黨爭才連連爆發?

其實不然,在現有面臨黨爭的朝野政黨中,尤其是在野黨,不乏有者在過去的很長時間一直以來都是相安無事,直到近期以來,才逐漸犯上了跟執政黨一樣的毛病,黨爭烽火四處燃起。這種黨爭的亂象,在308海嘯過後更為明顯,皆因一個非常簡單易懂的道理:“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

一個政黨,不管是在朝在野,如果沒有掌控中央或者州政權的話,政治資源有限之至,對於從政者來說絕對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苦差,因此也從缺“力爭上游”的政黨領袖,甚至他們還會充份展現出“孔融讓梨”的精神,互相謙讓高層黨職,以致黨爭鮮少發生。

相反的,一旦政黨取下了中央或者州政權的話,政治資源馬上就會變得充裕起來,使到從政者的精神立刻為之抖擻,“力爭上游”的政黨領袖因此而層出不窮,盡在一片激烈的明爭暗鬥中,不停地內鬥內耗,相互競爭高層黨職以求出線,最終引爆了一發不可收拾的黨爭。

這種“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的道理應用在大馬政黨上,雖然非常可悲,但它卻是鐵一般的事實。大馬政壇的確太過缺少為了政治理念而奮鬥的政治人才,反而卻充斥著一大堆唯利是圖的投機政客。這些政客並沒有把心思花在人民的福祉上,反而把所有的時間與精力,投入在沒完沒了的黨爭,以求成全自己的功名利祿。

政黨的成立宗旨原是為人民服務,然而如今政黨的功能卻徹底被投機政客給騎劫了,變成了一種高回報的政治投資。有利可圖的政黨則門庭若市,而無利可圖的政黨卻門可羅雀;甚麼政治理念、崇高理想轉眼之間立刻變成了空談,整個政壇都因此而變得烏煙瘴氣,即使是原本一塵不染的在野黨,在初嘗州政權的政治成果之後,也一樣成了藏污納垢之所。

首相納吉面對著國陣旗下成員黨的黨爭亂象,也覺得十分無可奈何,甚至在國大黨的代表大會上語重心長地說:“贏了黨選,輸了民心,也是沒有意義的。”這句話其實正中國陣成員黨的下懷,同時也給了其他在野黨一個警惕。一個政黨的生存價值,取決於人民的支持度,如果人民不予支持的話,那麼即使你的派系包辦了整個政黨的所有黨職,也一樣是徒然無功。因為人民可以用選票否決掉你的政黨,不讓你贏取任何議席,並把你的一切政治資源給抽起來,正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11.12

Tuesday, November 10, 2009

首相的“祝福”如同吸毒


首相的“祝福”如同吸毒

马华党争从一开始的翁蔡斗一路打到现在的翁廖斗,原本只是属于中央领导层的小规模宫廷政变,如今也已经扩大规模至全国各地的马华基层,廖派的1128特大如今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正在翁廖恶斗之际,廖派宣称16名中委随时准备会见首相纳吉,反映党内情况和党争真相。

早在翁蔡的团结方案出炉之时,翁诗杰就曾经轻轻带过地表示,团结方案已获首相纳吉的“祝福”。如今廖派更是隆而重之地宣称,他们的中委随时准备会见首相,其目的应该也是为了获取首相的“祝福”。马华堂堂一个全国最大的华基政党,全世界第三大的华人政党,为何在自己党争最危难之际,那根救命稻草竟然会是首相的“祝福”?

在这之前,马华某知名领袖在跟某在野党领袖引起口舌之争的时候,就曾经挑战在野党领袖“有种”就在首相面前把同样的话说多一次。如此“壮举”,一度成为了当时国内政坛的一大笑话,在野党人士更是无不津津乐道。也许绝大部分的马华领袖都忘了,首相即使再神通广大,但他可以管的也只是国阵的家事,对于国阵以外的人士,也顶多只能做到“以德服人”,而不是“家法伺候”。

如今马华各派系领袖竞相争取首相的“祝福”,即使争取到了,又有什么实际意义?也许因为首相手操委任官职的生杀大权,恋栈权位的马华领袖自然会乖乖就范,然而在外界人士的眼里,尤其是华社,又会是怎样一个看法呢?华社自然不会盲目地跟着认同首相的意愿,然而却看得一清二楚,马华领袖如何依赖首相的那副窝囊样。有必要觉悟的一点是,马华的生存意义取决于华社的支持,而绝对不仅仅是首相的“祝福”而已。

笔者认为,首相的“祝福”对于马华领袖来说,就如同吸毒一般。当首相的“祝福”可以为自己带来官运亨通的时候,感觉就很像毒品可以带来一时之间的欢愉。久而久之,对于首相的“祝福”形成了一种依赖,就好象对毒品上了瘾一样,少了它就形同世界末日。之前只是偶尔躲在小巷抽一两口而已,用首相的名号来唬唬人就够了;如今却是大剌剌在大街上抽给全世界的人看,高调寻求首相的“祝福”,仿佛在“正当化”首相的干预。

然而,瘾君子的下场,想必我们大家都非常清楚。瘾君子因为对毒品的依赖,受制于毒品,因而丧失了生产力,最终遭社会所唾弃,沦为社会垃圾;马华领袖因为对首相“祝福”的依赖,受制于首相,因而丧失了政治力量,最终遭华社所唾弃,沦为政治垃圾。两相对照,岂不觉得十分相似?马华领袖必须谨记一点,首相的干预其实是一种羞耻,并没有什么好值得沾沾自喜的。

又是投篮文章一篇......

廖派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说什么召开特大寻求重选,私底下还是要16中委觐见首相,分明是借特大之名,向首相施压,以图增加谈判筹码!

我打死都不相信廖派要重选,重选的话论选票,死到最惨的就是他,哪里可能敢选?

个人预测1128特大会告吹,因为到时要不是廖派已经拿到了想要的筹码,就是廖派自己悬崖勒马不敢召开特大寻求重选。

Wednesday, November 4, 2009

評論:吳啟聰‧在團結方案下重新出發?(等着我们把?改成!)


評論:吳啟聰‧在團結方案下重新出發?
2009-11-04 20:37

在1103中委會上,翁蔡兩派的團結方案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絕大多數的中委會成員都支持了這項團結方案。如果沒有再節外生枝的話,估計馬華黨爭就此告一段落,而這個團結方案將會維持馬華目前領導層的現狀,直到下一屆黨選為止。

縱觀翁詩傑還留任總會長,蔡細歷復職了署理總會長,而廖中萊又退回去原先副總會長的位置。乍看之下,這一切似乎又回到了黨爭爆發之前的原點,然而實際上,馬華內部派系之間的縱橫交錯已經是不能同日而語了。須知昔日勢同水火的翁蔡兩派,如今已經站在同一陣線,總會長與署理總會長爭鋒相對的畫面將不復在。唯一令人遺憾的,就是翁詩傑與廖中萊,從昔日的親密戰友,變成今日的反目成仇,日後馬華若再生亂,也應該是從這點開始引爆。

團結方案的主要宗旨是包容了所有的派系,聚集一堂共享權力,其中以勢力最大的翁蔡兩派為主。這跟之前的馬華傳統有很大出入,向來強調“成王敗寇”的馬華,一直以來都是勝者全勝,敗者全敗的情形。在上一屆的黨選中,蔡細歷雖然高票當選署理總會長,但卻因為與翁詩傑的派系不一,因而被拒於當權派的大門之外,最終引發了最慘烈的黨爭。如今,團結方案一出,翁蔡兩派共享權力,但廖中萊仍堅稱自己是署理,由於不滿註冊官干涉黨務,準備將此帶上法庭。看來團結方案僅僅是表象而已。

團結方案不止執行於中央領導層而已,更是迫切需要在地方基層上發酵。早在翁蔡黨爭爆發以來,全國上下地方基層之間的派系對立,近乎是全面開打的狀態,已經造成了馬華的巨大分裂。如今雖然他們的派系領袖已經握手言和了,但對於地方基層來說,卻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去擁抱昨日還想置自己於死地的敵人。對於團結方案的推動,馬華絕對要做到上行下效,各派系領袖還須說服麾下基層坦誠接納團結方案,與昔日舊敵達致權力共享。

馬華眾多派系當中,就以翁蔡兩派的幅員最大,也是這次翁蔡黨爭的主力軍。馬華的戰火能不能盡數熄滅,還須仰賴翁蔡兩派是否可以貫徹團結方案。但由於廖派如今已被逼到牆角,因此團結方案能否完全落實,馬華能否恢復昔日的和平景象,令人難以樂觀;也因此馬華也難以有了一個喘氣的機會,可以讓馬華休養生息、重新出發。馬華的整合必須一洗馬華之前黨爭的負面形象,化作一個堅固的團隊,重新爭取華社的信任。這不止是重建馬華的超級工程,更是要為下一屆大選鋪好前路。

說到大選,上一屆的308海嘯,就是馬華內部派系鬥爭的哀歌之一。在上一屆大選,馬華不止被海嘯給衝垮,在許多國州議席,也因為地方上的派系鬥爭,而被硬扯後腿,才導致大敗。如今這個團結方案何嘗不是給予眾人一個機會,在派系對立的矛盾之下,也可以有共生共存的空間,不過它要克服的派系傾軋的問題,可能須要一段時日。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11.04

以上是经过星洲编辑过的文章,而以下才是本人的原文,因为改得蛮多一下,尤其是对于廖中莱的立场,所以特此两篇一起放上来供大家对照参考,多多指教!

马华在团结方案下重新出发

在1103中委会上,翁蔡两派的团结方案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绝大多数的中委会成员都支持了这项团结方案。如果没有再节外生枝的话,估计马华党争就此告一段落,而这个团结方案将会维持马华目前领导层的现状,直到下一届党选为止。

纵观翁诗杰还留任总会长,蔡细历复职了署理总会长,而廖中莱又退回去原先副总会长的位置。乍看之下,这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党争爆发之前的原点,然而实际上,马华内部派系之间的纵横交错已经是不能同日而语了。须知昔日势同水火的翁蔡两派,如今已经站在同一阵线,总会长与署理总会长争锋相对的画面将不再复在。唯一令人遗憾的,就是翁诗杰与廖中莱,从昔日的亲密战友,变成今日的反目成仇,日后马华若再生乱,也应该是从这点开始引爆。

团结方案的主要宗旨是包容了所有的派系,聚集一堂共享权力,其中以势力最大的翁蔡两派为主。这跟之前的马华传统有很大出入,向来强调“成王败寇”的马华,一直以来都是胜者全胜,败者全败的情形。在上一届的党选中,蔡细历虽然高票当选署理总会长,但却因为与翁诗杰的派系不一,因而被拒于当权派的大门之外,最终引发了世纪党争。如今,团结方案一出,不止翁蔡两派都可以共享权力,甚至连过节甚深的廖派也可以分一杯羹,这就是考验团结方案的包容性所在。

团结方案不止执行于中央领导层而已,更是迫切需要在地方基层上发酵。早在翁蔡党争爆发以来,全国上下地方基层之间的派系对立,近乎是全面开打的状态,已经造成了马华的巨大分裂。如今虽然他们的派系领袖已经握手言和了,但对于地方基层来说,却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去拥抱昨日还想置自己于死地的敌人。对于团结方案的推动,马华绝对要做到上行下效,各派系领袖还须说服麾下基层坦诚接纳团结方案,与昔日旧敌达致权力共享。

马华众多派系当中,就以翁蔡两派的幅员最大,也是这次翁蔡党争的主力军。马华的战火能不能尽数熄灭,还须仰赖翁蔡两派是否可以贯彻团结方案。一旦团结方案成功落实了,马华即将恢复昔日的和平景象,而马华也终于有了一个喘气的机会,可以让马华休养生息、重新出发。马华的整合势必一洗马华之前党争的负面形象,化作一个坚固的团队,重新争取华社的信任。这不止是重建马华的超级工程,更是要为下一届大选铺好前路。

说到大选,上一届的308海啸,就是马华内部派系斗争的哀歌之一。在上一届大选,马华不止被海啸给冲垮,在许多国州议席,也因为地方上的派系斗争,而被硬扯后腿,才导致大败。如今这个团结方案何尝不是给予众人一个机会,在派系对立的矛盾之下,也可以有共生共存的空间。

也许编辑过后的内容会比较接近现实,但我坚信廖中莱本身卫生部长的地位是不会动摇的,团结方案少不了他。

Monday, November 2, 2009

马华老店还是一样继续开下去!


刚才有个前辈短讯我说,马华就要散了,我的看法以一首诗来明志:

昔日陈梁已成灰,

明朝翁蔡谁犹记?

京城虽破山河在,

另待明君复天朝!

马华有百万党员,全国上下几千个支会,难道因为上面两三个人乱,我们就要散了?

马华老店还是一样继续开下去!!!

評論:吳啟聰‧還在等甚麼?等最大利益!


評論:吳啟聰‧還在等甚麼?等最大利益!
2009-11-02 19:11

首相納吉在民政黨的常年代表大會上發飆,措辭嚴厲地勸告國陣成員黨要儘快解決內鬥,雖然沒有點名是哪一個成員黨,但顯然是意指正在內鬥得不亦樂乎的馬華。納吉向眾黨領袖問道:“還在等甚麼?”,筆者可以回答他這個問題,當然是在等“最大的利益”。

馬華內鬥到今天這個地步,堪稱是一發不可收拾,不止馬華全體上下黨員都心急如焚,而最為緊張的應該是身為國陣主席的首相納吉。江湖傳聞巫統已經開始秣馬厲兵,為下一屆全國大選做好準備收復失地,然而眼前國陣的第二大成員黨馬華卻是如此的不濟,深陷於黨爭泥沼中無法自拔,納吉也只能暗歎恨鐵不成鋼。

坦白說,如果納吉出手介入馬華黨爭,那將會是最快也最有效的解決方法。歷史上也有過先例,陳梁和雙林黨爭鬧到無可救藥的時候,還必須等到首相介入才得以平息。首相並沒有甚麼超人的能力,只不過他手中操有委任官職的生殺大權,馬華領袖斗生斗死也無非是為了爭得一官半職,試問又有誰人膽敢拂逆首相的意願?

然而,納吉並不能這樣做,如果可以的話,他早就做了。一旦納吉介入馬華黨爭的話,試問全國的華社以及人民會如何看待馬華?馬華將會被定位成一個連家事都要外人來干涉的附庸政黨,徹徹底底失去了國陣第二大成員黨應有的威信。除此之外,要巫統來干涉馬華的家事,這對於馬華的民族尊嚴來說是一大打擊,對整個華社來說是一個極其敏感的課題,就好比馬來人的土著特權。一旦馬華接受了巫統的介入,馬華日後恐怕也難以在華社面前再抬起頭來。因此,非到逼不得已的時候,首相都絕對不會輕易出手。

馬華黨爭鬧到今天這個局面,明眼人一看便知,全都是“利益”在作祟,所謂的利益就是官職和黨職。馬華的政治資源原本都已經是所剩無幾了,經歷了一場308海嘯下來,政治版圖更是馬上縮小了一半。因此,在有限的資源之下,眾黨領袖開始各懷鬼胎、明爭暗鬥,目標就純粹只是為自己爭取到最大的利益,甚麼偉大的民族使命全都拋諸了腦後。

如今陷入膠著的馬華黨爭亦是同樣情形,翁蔡廖三派系對於權力共享沒有辦法達到一個共識,每一個派系都想瓜分最大的利益,甚至是獨吞整個馬華,多多益善。然而在這個時候,最為可憐和無辜的還是底下基層的中央代表,雖然本身絲毫沒有機會分一杯羹,但卻經常被眾黨領袖擺上了神台,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甚至還要獻出人頭讓黨領袖踩著上位。

無可否認,馬華黨爭已經到達了讓人心寒的地步,甚麼道德淪喪、人心險惡都在這一場黨爭中暴露無遺。即使這場黨爭最終得以平息,也不知馬華日後要如何再振作起來,只能自求多福了。

【熱點新聞:翁蔡大對決】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09.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