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3, 2010

双十是个大日子


有位看官暗指小弟在1010前后的文路变了一个样,我省思了好一阵子,1010确实是一个重大的里程碑,但小弟自己本身有没有改变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以我个人之力,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事物。

马华在2009年的双十召开了特大,这是一个马华内部自相残杀的大日子,徒让亲者痛,仇者快!

孰不知在99年前的同一天,即1911年,中国的武昌起义也打响了革命的第一炮,只不过跟马华党争有一点很不同的是,革命军打的不是自己人,而是满清鞑子。(虽然阵亡将士也多为汉人)

起义经过

起义军征募的新兵准备开往前线.清廷为扑灭四川的人民起义,派出大臣端方率领部分湖北新军入川镇压,致使清军在湖北防御力量减弱,革命党人决定在武昌发动起义。1911年9月14日,文学社和共进会在同盟会的推动下,建立了统一的起义领导机关,联合反清。9月24日,两个革命团体召开联席会议,决定10月6日发动起义。革命党人的活动被湖北当局察觉,处处提防,再加上同盟会的重要领导人黄兴宋教仁等未能赶到武汉,起义延期。

  10月9日,孙武等人在汉口俄租界配制炸弹时不慎引起爆炸。俄国巡捕闻声而至,搜去革命党人名册、起义文告等,秘密泄露。湖广总督瑞澄下令关闭四城,四处搜捕革命党人。情急之下,革命党决定立即于10月9日晚12时发动起义。但武昌城内戒备森严,各标营革命党人无法取得联络,当晚的计划落空。

  新军中的革命党人自行联络,约定以枪声为号于10月10日晚发动起义。10月10日晚,新军工程第八营的革命党人打响了武昌起义的第一枪,夺取位于中和门附近的楚望台军械所,吴兆麟被推举为临时总指挥。缴获步枪数万支,炮数十门,子弹数十万发,为起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此时,驻守武昌城外的辎重队、炮兵营、工程队的革命党人亦以举火为号,发动了起义,并向楚望台齐集。武昌城内的29

武昌起义示意图标的蔡济民和30标的吴醒汉亦率领部分起义士兵冲出营门,赶往楚望台;尔后,武昌城内外各标营的革命党人也纷纷率众起义,并赶向楚望台。起义人数多达3000多人。

  10月10日晚上10点30分,起义军分三路进攻总督署和旁边的第八镇司令部。并命已入城之炮8标则在中和门及蛇山占领发射阵地,向督署进行轰炸。起初,起义军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指挥,加上兵力不够,进攻受挫。晚12点后,起义军再次发起进攻,并突破敌人防线,在督署附近放火,以火光为标志,蛇山与中和门附近的炮兵向光处发炮轰击。湖广总督瑞澄打破督署后墙,从长江坐船逃走,第八镇统制张彪仍旧在司令部顽抗。起义军经过反复的进攻,终于在天亮前占领了督署和镇司令部。张彪退出武昌,整个武昌在起义军的掌控之中。

  汉阳汉口的革命党人闻风而动,分别于10月11日夜、10月12日光复汉阳和汉口。起义军掌控武汉三镇后,湖北军政府成立,黎元洪被推举为都督,改国号为中华民国,并号召各省民众起义响应。

  武昌起义胜利后的短短两个月内,湖南、广东等十五个省纷纷宣布脱离清政府宣布独立。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南京成立,孙中山被推举为临时大总统。1912年2月12日,清帝溥仪退位,清朝灭亡

  另外,端方率湖北新军第八镇第十六协第三十一标及三十二标一部入川镇压四川起义,至四川资州,11月27日新军哗变,端方为军官刘怡凤所杀。

【完】

直到今时今日,虽然中国的法定国庆日为中共开国的十月一日,但实际上中国人从满清手中获得解放的大日子,是双十节才对。

马华党争的意义跟武昌起义相比之下,显然是微不足道多了。

纵观整个武昌起义经过,我看到了一点很有趣的是,虽然说整个武昌起义革命党是居功至伟,然而武昌起义打响的第一支炮第一支枪,竟然是从满清的新军中拿来的。

不止是武昌起义而已,其他各省各地的起义,亦是发源自当地的满清新军,满清政府竟然为革命党建军营、练新兵、还贴埋大炮枪弹。

不管怎么样,过程并不重要,重点是中国人民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打入XX,纠正XX,只是骗人的鬼话!!!

双十是个大日子,大家也要好好记住历史上的这一天!

(讲了一大堆废话,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6 comments:

thunderkajang said...

拔牙兄,别来无恙吧?你个人之力改变不了任何事物当然不是重点,因为重点其实是你的文路之改变代表了你思维模式和原则立场的改变,希望你的省思能让你对自己的性格和思想有更深的认识,日后让你获益不浅。双十是个大日子,因为有两个‘十’perfect 是我们华裔希望达致完美意义的一天,上世纪的双十吹起了改革的号角,掀起了改革的胜利之路,最近的双十你认为呢?

吴启聪 said...

雷加影兄,最近我完全不讲马华党争了,还真的很久没有看到你了。

哈哈!你真的觉得我的文路变了吗?

thunderkajang said...

拔牙兄,不讲马华党争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我还心系马华,对它还抱着热忱和希望,小弟不才,那敢对你的文路置评,只是感觉上不谈马华就比较温和实际得多了。。。文路可以改变,一个人可以用几种方式写稿,唯有思维有否改变就只有阁下自己最了解啦,哈哈哈!

T.C.T said...

启聪,
你不谈马华党争的事,又提双十?
最近的双十大会日期,也就必定有某某人提出,必有起因?
当然不懂台湾/中国的双十,怎能体会双十大会的含义?
上世纪的双十于我们没有关系了!现今的双十对某些人意义重大,一般的人还是觉得没什么特别。
只要人民懂得历史的效应,他们不会忘记那一天。

吴启聪 said...

雷加影兄,老实说文路思路一直以来都没有改变过,唯一改变的是我现在不想讲马华了,反正讲来也是多余。现在我比较想把马来西亚的政治环境讲得比较接近现实一点...

吴启聪 said...

tct兄,第一句我就说了,有人提起我的文路在双十前后变了一个样,我才说双十的。

你应该知道我在这篇文章里面想表达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