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3, 2010

雪州的阿拉vs马来西亚的阿拉


《禁止其他宗教使用阿拉字眼,雪州苏丹谕令子民严格遵守》

这几天在《当今大马》看到了这一则新闻,才突然醒起了,不久前雪州才是开创先河禁用阿拉的民联州,那时候人们都很疑惑今后州歌到底要怎么唱? (这句话很有争议,事实上是2009雪州回教理事会禁止非回教徒唱含有阿拉字眼的歌曲,几乎成为禁唱州歌第一州)

事隔年多后的今天,我差点把雪州的阿拉事件给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雪州苏丹出来谕令子民严格遵守,方才让我重温这段记忆。

现在看到民联三党,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地向国阵政府施压,要求允许全国的非回教徒都可以使用阿拉。民联此举的出发点,绝对是我们非回教徒所一致认同的,并且站在同一阵线强烈要求政府就范。

不过....................

为何年多前雪州禁用阿拉的时候,民联身为执政党又不见有如今的“慷慨激昂”???

现在烫手山芋传到了国阵的手上,为什么民联又可以如此的“慷慨激昂”???

我不是想吹毛求疵,或是鸡蛋里挑骨头什么的,不过这真的是摆在眼前的双重标准,即使民联现在争取的“标准”是我们想要的......

当我们在热切渴望宗教自由的时候,我们的声音却被一些政客“借”去捞取政治资本,可怒也!

当日既然可以放弃雪州的阿拉,今日为何又要誓死捍卫马来西亚的阿拉???民联请回答我!

把政治因素给强加在宗教危机上,徒然只会更加复杂化现有的问题罢了。

与其依赖朝野政党,我倒比较寄望于宗教的权威组织。

实在没有这个雅兴去观看政客们的大戏,还是比较关注如何化解这场宗教危机!

18 comments:

冥王星 said...

无可否认的,反对党联盟本身有很多自相矛盾的课题。双重标准,也在他们的政治生涯里头发挥的淋漓尽致。无人能出其右。

吴启聪 said...

其他政治的事情,行使这种政治手段我并不反对。

但现在是宗教危机,这些家伙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真看不过眼!别拿宗教来玩啦!

冥王星 said...

除了宗教,还有华教。。看了都生气

吴启聪 said...

宁愿赔4千万给豆蔻村,却只给2百万予全州华小,算术真厉害!

hainansword said...

关于雪州州歌,某回教徒朋友的回答如下:
"Allah kan untuk orang Muslim, maka Tuanku kan orang Muslim, Jadi memang wajarlah kita nyanyikan lagu negeri Selangor bersama sebagai taat setia dan doa untuk Tuanku Sultan, dan ini bukannya isu FAITH (agama)"

某党某人在野时曾经大力抨击国阵华基政党头戴宋谷一事吗?其实戴宋谷无关宗教,只是马来习俗和象征,他们却大作文章捞取资本。现在做上位子还不是乖乖的越戴越爽,有胆量的就脱下来宣布反对嘛,说穿了只不过是双重标准的政客罢了。

冥王星 said...

在雪州议会里,你不带宋谷,还不能站起来发言,会被议长下令坐下。。“因为不带宋谷”

其实,双重标准,出尔反尔,大声讲,小小力做都是大部分政治人物的伎俩。只是看不下去一些上位了的人不断拿教育和宗教来捞取政治资本。

你有看过叫华小董事部提呈发展蓝图的县议会吗?又不是发展商,提呈什么发展蓝图。。

小明 said...

1) 盲眼的都知道,如敢反对sultan的意见,一定被巫统/前锋报拿来大炒的,想问为何雪州马华又不出声?你又是不是double standard?今天给你当雪州马华主席的话,你敢反对吗?

2)(当日既然可以放弃雪州的阿拉,今日为何又要誓死捍卫马来西亚的阿拉???民联请回答我!)- 马华如何回答这问题,我也很想知道?

2)今天民联support的是一般非回教徒的意愿,如一开始首相开声,大家等上诉庭判后才来讲的话,会有今天的局面吗?

3) 你认为在阿拉事件上,应像民联般慷慨激昂还是应像马华这样发发文告,借礼堂就好?

4)(现在烫手山芋传到了国阵的手上,为什么民联又可以如此的“慷慨激昂”???)
- 到底是那一位传到了国阵的手上?是民联,法庭还是国阵自找的?

5)(这几天在《当今大马》看到了这一则新闻,才突然醒起了,不久前雪州才是开创先河禁用阿拉的民联州,那时候人们都很疑惑今后州歌到底要怎么唱?)-

基本上,sultan 干甚麽都跟那个洲的政党没关联。他在阿拉课题上也不去想到底是民联还是国阵是执政党,这你认同吗?为何你偏指明民联州呢?

-那model被判鞭事件,为何你又不指明国阵州?

吴启聪 said...

你这算是比烂的心态吗?

吴启聪 said...

如果是的话,我在这里先承认一句:国阵确实比民联烂!

我知道你已把这篇放上了佳礼,国阵比民联烂是事实,我认了,这就是我的立场!

吴启聪 said...

禁止非回教徒使用阿拉的禁令,制定于1988年(当然是出自国阵手上)。

2009年爆发雪州州歌风波的时候,民联已经翻箱倒柜地查证了这个禁令的存在,不过没有后续。

2010年的现在又爆发阿拉字眼案,国阵变成了众矢之的(我要说它是活该的),民联对此课题就马上charge满了power。

这不是国阵与民联之间的争一日之长短,而是宗教应该沦为政治的工具吗?

joseph said...

2009年雪州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州歌风波

gen said...

做人要有良心,荣华富贵而出卖同胞,马华做太多了。。。你要加入一份?

吴启聪 said...

gen:

国阵的好话我也没有多说,这一回我是真的有如此想法:

这不是国阵与民联之间的争一日之长短,而是宗教应该沦为政治的工具吗?

小明 said...

不是我要比烂,而是身为马来西亚人的无奈现实,我们不能等到救世主或圣人党出现时才能不投国阵一票....

吴启聪 said...

小明

坦白说,我心里非常希望下届大选民联执政中央,不管你信不信都好。虽然在马华主流里面我这可是离经叛道的思想,但我坚持认为马华唯有置于死地,才能后生。民联一天未执政中央,我们就不知道民联是否真的比国阵更好。

冥王星 said...

行政偏差,来自领袖,但是、有很大一部分来自政府上下的官员。除非,民联执政中央后,把大部分的官员炒完,不然,我不觉的会有多大的改变。

下面的官员才是让人民感到政府不公平的根本。很多官员都是阳奉阴违的。不过,失业率会大大地提升!

hainansword said...

彭亨州更够力,几十个字词及句子非回教徒不能用,警方无需逮捕令可随时抓。。。什么世界啊?

冥王星 said...

不过,我道觉得谁执政不要紧,在自己区服务的一定要能做事的。很老实的,中央是谁他也不会,也不可能看到、照顾得到我们。

如果,为了让某个党执政中央而把自己的地方上的利益当掉就不值了。
我不是叫你投哪一方,只是,候选人应该是有能力的,帮到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