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8, 2010

吳啟聰‧安華與民聯“大話西遊”


吳啟聰‧安華與民聯“大話西遊”
2010-02-18 21:20

最近就公正黨議員競相退黨跳槽的亂象,民聯顧問安華已經鄭重向其支持者公開道歉,並且還引述了《西遊記》故事情節比喻現今的亂象,形容國陣和巫統就好比《西遊記》裡的妖魔鬼怪,不斷地想方設法離間唐僧4師徒的感情,一直在破壞民聯成員黨之間的合作關係。

難得不諳華文的安華也懂得中國文學的4大名著,但此時此刻若以《西遊記》的妖魔鬼怪來非常具體地“妖魔化”國陣,恐怕也不見得能夠順利化解公正黨眼前真正的危機。針對公正黨議員跳槽的課題,筆者認為,若硬要把全部責任都推卸到國陣的身上去,就未免太過一廂情願了。須知“蒼蠅不舔無縫蛋”,議員本身的素質固然是一個重大因素,然而政黨無法留住議員,也是一個無可否認的敗因。

針對議員的素質,還得從他們仍未中選,還是候選人的階段開始分析。朝野政黨,尤其是公正黨,究竟是基於甚麼樣的考量,來決定由哪一個候選人出戰哪一個國州議席選區。事實證明了,所謂的議員素質,竟然是我們始料不及的退黨、跳槽,即使並非全部議員都是如此,但公正黨如同排山倒海般的跳槽熱潮,實在令我們大失所望。

公正黨當初在敲定候選人名單的時候,明顯並沒有做好長遠的規劃,因此無法派出最適合、最優秀的人選上陣參選。

安華宣稱,公正黨還很“新”,所以才會貿然派出未經“測試”的候選人上陣308大選。坦白說,雖然安華說公正黨很新,然而實際上公正黨從1999年創黨至今已有11年之久,經歷了3屆大選的洗禮,如今已然成為大馬第一大在野黨。也許跟國陣53年的長期執政比較,公正黨區區11年歲數還算是很嫩而已,然而公正黨是否打算一直抱持著這種“幼嫩”的心態到大選?

除了議員的素質,公正黨也必須慎重檢討為何留不住議員。一個健全的政黨,不管在朝在野,效忠該黨的中選議員理應絕大多數是從一而終的。然而倘若一個政黨,頻頻發生議員退黨跳槽,則意味著這個政黨本身極有可能出了問題。或許是黨的政治鬥爭路線已經變得模糊,讓議員無法再作認同;或許是黨內部的人事糾紛,讓議員受到壓力被逼退出這個是非之地;又或許該黨與盟黨之間的政治歧見,讓議員在工作方面感到無所適從。議員蟬過別枝,不是敵對政黨單單用高薪厚祿就可以輕易收買得到,以上種種因素都有可能是真正的症結所在。

我們其實一直都在等待,直到何時民聯才會停止把一切責任都推卸到國陣身上,而是痛定思痛地徹底反省與檢討自己本身的不足之處。如今民聯亂象叢生,民聯就應該盡全力割除毒瘤,不讓毒瘤繼續滋長,而不是把毒瘤的根源全賴給國陣。公正黨目前的毒瘤未清,是鐵一般的事實,朱基菲裡依然老神在在地大放厥詞,然而再怎麼怪罪國陣也是於事無補,唯有看安華何時才決定要砍下無情一刀。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2.18

4 comments:

thepplway求真 said...

当你消费民联少数议员跳槽或给民联带来的伤害是否有计算国阵因此的获利?

请问你认为国阵毫无责任“预备”民联议员变节?

哪为何电视台如此开放给一个变节的民联领袖访谈,却不让民联3党实权领袖接受访谈?

这些简单的逻辑推断不能够说明国阵完全与民联个别“利益”领袖的利害关系与你的民联应该负责任没有自相矛盾之处吗?


民联变节领袖最终的利益---国阵因此掌握非民选的2/3多数议席

吴先生的论调--人民对民联失望--因此应该投给国阵或废票?

最后的利益谁属???谁是大赢家?????

吴启聪 said...

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民联议员跳槽“完全不关”国阵事,但我认为是“不完全关”国阵事。

举例来说,你如果说许月凤是100%为了钱而跳槽国阵,我倒不完全这么认为...倪氏兄弟的因素我有一点点相信...

我对于跳槽变天的立场,在上一篇文章已经写得很明,应该没有必要再重述一遍。

求真兄,老实说一句,与其继续骂国阵是妖魔鬼怪,倒不如真正把民联内部的妖魔鬼怪给一网打尽吧。

如果你至今都还是觉得,民联完全没有问题,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了。问题人人都有,国阵更加多......

thepplway求真 said...

我只是提醒大家,看问题不要随意切割。民联能够出现许月俸与zul等是好事,因为在更多人注重全民团结,以民为本(merakyatkan),司法公正,民主健全之际,还有唱反调的,特别凸显个人的需要多过人民的需要,人民的委托。

这些人出现是表示党与民联的成熟导致他们威胁了他们的私人目的,这些是人民普遍看法,只有那些把个人议程对等于人民议程的人才会认为没有了许月俸很可惜。

哪谁可怜霹雳州原本的善政,不分种族的政策无法按照民意落实,必须透过一个只手遮天的怪兽来作秀?

竟然你的文章重点与主题已经偏向一个舍本逐末评论倾向,而我一贯提出的是在大格局里窥探国家民主进程。

吴启聪 said...

“这些人出现是表示党与民联的成熟导致他们威胁了他们的私人目的”

非常钦佩你对于民联诸党的“评价”!老实说虽然我是马华的,但我骂国阵的远比骂民联多,我并不相信“零瑕疵”的鬼话。

按照你那“民联永远是对的”的思路来看,那么我的文章针对民联的不足之处来开炮,不止是“舍本逐末”而已,简直就是荒天下之大缪!

我还是那句话,正视问题吧!(虽然你完全不觉得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