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評論:吳啟聰‧趙氏遺孤塵埃落定


評論:吳啟聰‧趙氏遺孤塵埃落定
2010-02-23 18:24

轟動一時的趙明福墜樓案件,其遺孀蘇淑慧終於平安誕下了麟兒。隨著國民登記局允許趙家在報生紙父親一欄填上趙明福的名字,趙氏孤兒的名份問題也就此塵埃落定,相信從此不會再引起社會的爭議,只剩下趙明福的墜樓案件依舊沉冤待雪。

趙氏遺孤的名份問題,打從趙明福墜樓案件開始,就一直懸而未決直到大年除夕,國民登記局才為趙家捎來了好消息。對於國民登記局來說,這算是“法外開恩”的特殊案例。

因為根據大馬現有的法律,凡是未婚女子誕下新生兒,報生紙父親一欄都一律放空,只能填上母親名字而已,如今國民登記局能夠伸縮性處理趙氏遺孤的案例,令人感到欣慰“法不外乎人情”。

在眾人還在議論紛紛趙氏遺孤的名份問題之際,絕大多數人,包括了筆者,都一致認為報生紙父親一欄填上趙明福的名字,是合情合理之舉。畢竟趙明福原本預計在案發第二天就註冊結婚的,而趙家也誓死堅持要趙氏遺孤認祖歸宗,沒有道理不成人之美。

“法外開恩”這粒球踢到了國民登記局的腳下,就如同一顆燙手山芋。如若登記局順應民意,讓趙家得償所願,恐怕此例一開,日後還會有更多類似的案例接踵而來;如若登記局依法行事,不讓趙家如願以償,恐怕會招架不住社會輿論和在野黨的狂轟濫炸。就是在這麼一個左右為難的情況之下,登記局遲遲不能做決定,一直拖到趙氏遺孤近乎呱呱墜地之際,方才示以綠燈。

在整個爭取趙氏遺孤名份的過程當中,凸顯出一個很不健康的現象,那就是趙氏遺孤的名份問題在一定程度上被政治化了。趙氏遺孤的名份問題,跟趙明福的墜樓案件根本就是完全分開來的兩碼子事,但卻巧妙地被朝野政黨混為一談,利用來在政壇上過招。之前甚至有者建議要檢驗新生兒的DNA來證明父親的身份,這種做法是嚴重欠缺理智的,這不止嚴重侮辱了新生兒的母親,更是對已經往生的父親大大不敬。

【熱點新聞:雪議員政治秘書墜樓死】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2.23

被星洲编辑删去了中间一些枝节,以及整个结尾,看起来好像有点怪怪,上文不接下文似的,但整篇文章的主体并没有多大改变,我也懒得再改了。
祝愿明福的后人能够平平安安快高长大,政客以及社会人士请放过他们母子俩吧!让他们母子俩从此过上平平凡凡的日子就好......

2 comments:

jas said...

吴先生,您文章中的这句:“根據大馬現有的法律,凡是未婚女子誕下新生兒,報生紙父親一欄都一律放空,只能填上母親名字而已…”,其实并不正确。

实际的情况是:若一對情侶在没有合法結婚下,女方即产下孩子,男方也可在孩子出世后为他申请報生紙,惟前提是必须向國民登記局宣誓,承認這名孩子是他的親生兒,那麼當局會把男方的名字註明在報生紙父親的欄內。

“當局是根據出生與死亡登記法令13條文(孩子生父資料未齊全)下辦理手續,孩子的報生紙雖然已有生父的名字,但在報生紙下方會註明此項條文;在法律上,這孩子仍然是私生子,而這種父親稱為‘BIOLOGICAL FATHER(生理父親)’。”

赵明福的个案则有所不同,因他尚未与苏淑慧註冊結婚就已死亡,女方的情况属于未婚生子,而在孩子出世后,若两人届时尚未注册,然而,由于赵氏已身亡,根本无法进行宣誓,因此,根據國民登記局現有的條例,孩子出生後,報生紙父親一欄將懸空。

所幸在有关当局的通融下,赵氏遗腹子的问题才能获得解决。

吴启聪 said...

我自己本身并不是法律圈内人,之前也是曾经听过一名律师的阐述,才将其说法转述于此,如有错误之处,还请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