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5, 2010

言路:居銮人清醒得很---回应巫程豪医生


言路:居銮人清醒得很---回应巫程豪医生

2010-03-24

拜读了巫程豪医生的大作《沉睡的居銮人》,笔者身为其中一名居銮人,认为巫医生对于居銮人并不是很了解,而且还有着相当程度的误解。居銮人对于水荒的反应,如果不能迎合到民联的意愿,这其实未必代表居銮人还在沉睡。

巫医生在文中极力强调在朝与在野之分,只因为水供是州政府的权限,即使在任的居銮州议员是民联行动党的黄南华律师,我们都还得把这个责任全部往国阵的州政府头上推去。然而对于老百姓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水,人们关心的是怎样解决眼前的水荒问题,而不是配合民联造势捞取政治资本。

民联号召的“请愿活动”,可以说绝对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即使全居銮人都站了出来,指着国阵政府骂个狗血淋头,难道水源就会从天而降吗?即使国阵政府现在亡羊补牢,种植树木、增建水坝,难道水荒问题就会马上获得解决吗?民联的主要目的或许是在于要谴责国阵,燃起人民对于国阵的那把怒火;然而人民现在真正需要的,却是水。试问民联是否有更实际的方法可以马上为人民唤来水源?

一系列图文并茂的新闻报导,已经让居銮人十分清楚目前干旱的情形。连续数个月未曾下雨,河水早已干枯见底,甚至还长出了草;至于水坝里面的水,老早已经是所剩无几。如果说是政府故意囤积水源、切断水供,那人民示威抗议还可以骂到政府乖乖放水;可是现在根本就是没水可放,人民即使再怎么示威抗议都只会是白费气力,倒不如更加积极地去应付眼前的水荒问题。

近年来全球的气候起了巨大的变化,而这一回突如其来的干旱也实在让我们措手不及。数年前居銮才刚刚经历了百年大水灾,怎料现在竟然可以滴水未下好几个月。须知居銮县内现在已经干枯见底的水坝,其中有好几个,当初建立的功能其实是用于防洪,如今正好相反,倒变成了防旱,但也最终难逃干枯的命运。无可否认,政府对于气候的变化欠缺了一定的敏感度,须知马来西亚已经不再是幸免于天灾的国度。政府绝对有必要听取民联的号召,着手做好日后的防范措施,但可以肯定的这并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

居銮人对于这次的水荒,怨声载道固然是避免不了,但人们也很纳闷的一点是,为何人们必须寄望于败选的国阵候选人,更甚于胜选的民联州议员?民联是否只要一天尚未执政,就只能臭骂国阵的不是,而不是以更实际的方式来帮助人民解决问题?民联经常大放豪语地说不做看水沟、修路灯的议员,那么我们的水沟应该找谁来看?路灯应该找谁来修呢?谁在做正经事,谁在做无谓事,居銮人清醒得很,不管是民联还是国阵,居銮人都会用选票淘汰掉应该淘汰的候选人。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3.2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