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 2010

巫统鹰鸽之争的虚与实


最近副首相慕尤丁踩到了林吉祥的陷阱,简单一句“I am malay first”,让慕尤丁一夜之间成了全国上下非马来人的箭靶。坦白说,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慕尤丁这回真的是失言了,能够广泛引起种族性的争议,慕尤丁就已经是责无旁贷了。

慕尤丁这个人,老实说他在就任柔佛州大臣的时期,堪称是最为出色的其中一任州务大臣,他对柔佛华人的政策,或许是受到柔佛苏丹的影响,一向来都是蛮不错的。而且,更为明显的是,柔佛州财政在他掌政之下,一直以来都是有盈余的。

自从慕尤丁移师上京后,慕尤丁就一直徘徊于二线的政府部门,一直到308海啸过后,慕尤丁大举逼阿都拉的宫,才突然崛起,跃身成为今日纳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二号人物。

据说,纳吉跟慕尤丁也有着跟马华一般的瑜亮情结,各自在巫统内部领导着属于自己的派系。不过巫统的派系带有明显的理念之分,单单这一点就强过马华许多。纳吉带领的是主张改革的鸽派,而慕尤丁带领的则是主张保守的鹰派。

纳吉自从上任首相以来,他所推行的改革政策,虽然不可能达到民联要求的至高境界,但至少跟阿都拉马哈迪相比,也已经是一个天一个地了。在纳吉改革的过程当中,最为棘手的挑战就是种族政策,要打破既得利者的饭碗谈何容易?至于最终改革成果会是如何,我们也以正面的态度拭目以待。

而慕尤丁带领的保守势力,则是负责捍卫大马来民族主义,或许他没有马哈迪这么极端,但也已经足以让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非常不悦。他虽然乐意跟华社对话,探讨承认独中的课题,但他也明确地为自己的立场画下了一道底线:不可能完全满足或牺牲自己与别人的利益。(给人感觉就好象:可以谈也有得谈,但千万不好拿我当老衬......)

很多学者以及政治评论员都有留意巫统的鹰鸽之争,也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是比较普遍的,也是如同刚才我所说的,鹰鸽两派在巫统内部是竞争对手,他们各自代表改革与保守两大势力。

第二种,则是比较有趣的,有者说所谓的鹰鸽之争,其实只是纳吉和慕尤丁之间的黑白脸把戏,纳吉做白脸,而慕尤丁则做黑脸。

巫统鹰鸽之争的虚与实,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我们看不透!

如今慕尤丁口里爆出:“I am malay first”,我们又是否应该要以鹰派的角度来解读慕尤丁?

坦白说,我也不知道......

4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你所的没错。一个白脸一个黑脸,但是,在我国是提倡多元种族的国家,他就不该说那样的话。他可是副首相,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家的民族,但是,在我国就应当平等的给各族。宪法是死的,人脑是活的。只可以说,人民再次的看透了国阵的所作所为。那剩下的各族又何必在大选投国阵一票呢?只能说失望。就等下届的大选让人民好好的选择好了。

小明 said...

1991年,柔佛州政府在午夜强行拆除具有百年历史的“柔佛古庙”山门。
这是新山华人20年里最悲痛的事之一,那一年谁是州务大臣?
他对柔佛华人的政策,一向来都是蛮不错的?
有时间下来新山看看慕尤丁主导的私营化计画留下几多半完工的大夏,千百人(大多是华人和新加坡人)亏到不清不楚,这算不算是对华人的功绩。。。

吴启聪 said...

我这篇文章已经清楚道出慕尤丁鹰派的渊源,虽然还有待证实它的虚实。

你刚才不知有没有看到我有所保留地加了一句“或许是受到柔佛苏丹的影响”。

柔佛古庙今日依然健在,当初苏丹把它给挡下了。

我不敢完全排除慕尤丁的鹰派思想,但加了苏丹的影响下去,在他在任期间的华人政策,总和来说是良性的。

私营化计划请容我去找找资料一下。谢谢!

维雄 said...

副首相,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