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3, 2010

雪州华小课题,朝野政党没有资格论真假!


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雪州华小课题,一开始是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指出雪州尚未批准5间华小的校地,而民联则反击一个回马枪,彻底倒反过来说是国阵不肯批什么保留地的(抱歉,不是很清楚民联的说法)。

看到民联支持者,尤其是华社,群情汹涌地剑指老蔡,因为他们一早已经认定了民联的说法铁定就是事实的真相!

然而实际情况是,请问你们有什么具体的证据,可以证实国阵民联说法的真假?(别告诉我任何一方的一面之词......)

我个人认为,国阵跟民联,朝野双方都没有资格辩论华小课题的真假,只要拥有特定的政治立场,真的可以变成假的,假的也可以变成真的,更糟的是根本就分辨不出谁真谁假。

谁敢说:国阵说的就肯定是假的???

谁敢说:民联说的就肯定是真的???

华小的课题,要追查其真相,我们还须找回专业管理华教的人士,董教总。

所有华小都总该会有董事会和家教协会吧?

而任何华小的发展进程,相信董教总都应该有记录在案吧?

尤其是新建、增建、搬迁的华小,董教总没有理由不盯紧国阵做事吧?

按照以往的纪录,国内每次爆发华教课题,董教总都是闹翻天的,可这回为何至今还不出来说个明白呢?

我倒情愿董教总可以出示马华说谎的真凭实据,好得让马华死也死个明白!

国阵有它的“政治正确”,民联与其支持者也未尝没有“情绪正确”啊!

29 comments:

叶庆华 said...

不懂的话,少讲一点.免的越帮越忙.

叶庆华 said...

http://lengkekmun.blogspot.com/2010/04/blog-post_13.html

陈不平的留言,你看的懂吗?太长了,看了有时间的话,帮我SUMMARIZE一下.

吴启聪 said...

赫?

吴启聪 said...

也许我不是很了解状况,可是看到国阵民联各说各话的样子真的是很纳闷,再看民联支持者/马华反对者毫无保留地相信民联的说法,我真的觉得有关的华教组织应该出来厘清真相。

Kheng Fah said...

看事情客观一点就好.

凌国文 said...

Copy & paste from my blog's comment:

再看看轉載自風雨華教的貼文,看柔州新山是如何嚴缺華教,看過之後還是堅持“雪州政府应该学习柔佛国阵政府处理华小问题的手法”。不平只能感嘆政治立場及利益能埋沒良知,再也無法多說了!

12组织提八大建议 新山华社促建20华小:

每英亩校地挤500名华小生!新山严缺20间华小,12代表性华团组织等携手提出8大建议,要求教育部公平处理和正视华小问题!据瞭解,过去20年来,新山县的华小学生人数激增,从1987年的1万9000人,飙升至现在的4万8000多人,可是,华小数量仅从原有的19间,增加至现在的22间。

同时,根据教育部规定的学生人数和校地面积比率,每英亩校地容纳200名学生才算合格,惟新山县有达90%的华小的校地和学生比率都超出预算,使到华小学生被迫“挤沙丁鱼”上课。

校地学生比率超额
就此,在新山中华公会领导下,带领11华团,组成“华小课题专案小组”,共同草拟一份备忘录,并将在这星期内,提呈给教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这些华团包括柔佛州中华总会、柔佛州华校董教联合会、新山中华公会、新山县发展华小工委会、新山福建会馆、新山海南会馆、新山客家(仁癸路)公会、新山广肇会馆、柔佛潮州八邑会馆、新山南大校友会、新山宽柔校友会,及柔州华教校友联合总会。

12华团今日在中华大厦召开记者会,对备忘录发表谈话;会上,根据专案小组收集的资料发现,目前,新山县22间华小地校地总计约91.78英亩,也就是说,平均每英亩挤500名学生,比教育部规定的200人多一倍有余。就此,新山中华公会教育委员会主任莫泽浩表示,大概估计,新山现有22间华小,学生应为2万2000人才算合理;若以现有人数计算,至少得增加20间华小。

他说,目前,爆满情况以新山东北区和西北区情况最为严重,其中,西北区的国光一校8英亩地达4612学生,严重超额。同时,柔佛州华校董教总联合会主席黄循积更透露,东北区的宽柔五小新生报名达19班,惟学校仅能录人取最多12班,学生爆满情况恶劣。针对此事,新山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黄剑锋表示,现在他们仅要求至2010年,东北区和西北区各增加4间华小,要求不算过份。


12华团备忘录的八大建议简述
草拟者:黄循积、黄剑锋、邱思祥、张拔川、赖瑞洪、何朝东、叶汶鑫

★建议(一)
质疑教育部制定迁校条件之本意,认为此举约束华教发展,无法解决华社需求;增建华小和师资,才能解决课室不足和学生爆满问题。

政府应该根据教育部準则,严格纠正城市华小教师和学生不成对比趋势,合理準则为一班35名学生,减轻华小老师压力和维持教学水平。

同时,政府不应该只顾及国小人数增加,增建国小;反之,政府却没有依据华小和淡小学生人数增比例,而增建淡小和华小。

政府有义务提供保留地供迁校之用和负起建校责任,以实现宪法下人民享有平等学习母语教育的权利。

★建议(二)
根据教育部规定,每5至6英亩校地的学生人数以800至1000人为标準,但是以新山为例,却出现严重“超出预算”的现象,政府应有系统化的机制,长期策划华小的发展。

★建议(叁)
1996年教育法令第28条规定,教育部长可以设立国民与国民型学校,并且必须维持这些学校,因此各源流小学具有明确的法理依据,也因如此,其发展包括微型华小迁校不应受限制和为难。

★建议(四)
在第九大马计划下,国家教育费预算为48亿令吉,但政府发放教育用款却是国小45亿(95.06%)令吉、华小1亿7000万令吉(3.6%)和淡小6400万令吉(1.34%)。 要求拨款以各源流小学人数比率为依归发放,即国小占全国学小学生人数的75.74%、华小20.96%、淡小3.3%。

★建议(五)
增建华小应根据华人密集区人口比例,拟定一套制度化机制,方便落实之际,有所依据,避免节外生枝产生人为偏差,造成为难事件发生。

★建议(六)
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解决华小师资不足问题。

★建议(七)
反对教育部派遣不谙华文的学业辅导老师到华小执教。

★建议(八)
反对教育部就搬迁华小提出的七大条件中,第一、第二和第四条文。 华社认为迁校不需获得所有家书面同意,仅董家协同意即可;同时,校地和建校费用应由政府负责;有关华小建议校地必须是政府保留地。

2007年新山县华小校地和人数比率
★新山市区 学生人数 校地
1.宽柔一小 3121人 6英亩
2.宽柔二小 1924人 5英亩
3.宽柔叁小 1348人 5英亩
4.宽柔四小 1100人 5英亩
5.约瑟华小 498人 2.5英亩
★新山东北区 学生人数 校地
1.班兰华小 3436人 1.998英亩
2.宽柔五小 2815人 5英亩
3.智南华小 3436人 2.2英亩
4.建集华小 2933人 2.5英亩
5.马塞华小 2345人 2.9英亩
6.万浮华小 305人 0.9英亩
7.启东华小 1315人 0.75英亩
8.南兴华小 1369人 6.1英亩
9.柔佛再也华小 3106人 6.5英亩
★新山西北区 学生人数 校地
1.国光一校 4612人 8英亩
2.国光二校 4232人 9.6英亩
3.辅士华小 3612人 2.232英亩
4.丹柏华小 1422人 5英亩
5.培华小学 2892人 2.6英亩
6.明德华小 800人 4英亩
7.坚柏华小 779人 3英亩
8.平民华小 1450人 5英亩
总数:22间华小 48850人 91.78英亩

感觉被边缘化 ★黄循积(柔佛州华校董教联合会主席)
政府把很多保留地用作建国中和国小,让华社有感华小被边缘化,所以政府应该有系统化的机制,解决悬而未解的华小问题,确保在每个发展区,都有国小和华小保留地。虽然一些华小获允许迁校,但迁校费用、校地哪里来,民间已经没有能力再承坦这些费用。

没有做好规划 ★符传曙(新山海南会馆和新山中华公会总务)
市区出现学生减少现象,当年市区学生人数直线上升,市区华小越建越大,现在反而学生向东北和北区区迁移,市区校园地大却没有学生。这主要是政府没有做出很好的规划,政府应该好好把华教问题列入教育系统,制定每5年至10年的计划,使到华小发展不会出现偏差。

公平兴建小学 ★黄剑锋(新山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
从1987年至2007年,新山县华小学生人数增加逾100%,除了新建的国光二校和柔佛再也华小,还有从哥打丁宜迁入的南兴华小,新山仅增加3间华小。

政府应该在人口密集区,合理和公平地建设各源流小学,现在,辅士华小2英亩地挤3600学生,已经是非常离谱的现象。迁校只是辅助,最能解决新山县华小不足方法是直接增加华小。

一劳永逸解决 ★韩庆祥(新山客家公会会长)
作为纳税人,子女应该有接受正规教育的权力,而不是象现在还得面对各种困难;尤其我国独立50年,华社还得开记者会谈华教问题,令人遗憾。华小问题上,政府必须做到两点,即“一劳永逸”解决问题,以及“一视同仁”地对待各源流小学。

质疑行政偏差 ★林奕钦(新山福建会馆会长)
教育部不可能无法计算出华裔人口密集区,也不可能不知道华小爆满,如果教育部不知道,这就是行政出现偏差。现在,政府至少得确保50%的华小问题获解决,华小问题才不会越来越恶化,中学需要华社捐钱,华小也得华社出钱,华社无能为力。

吴启聪 said...

国文兄,可以说一些关于雪州华小课题的吗?

我其实跟你们一样,也是拥有着人人平等的梦想,我也衷心希望有一天华小能够跟国小平起平坐。

期待民联执政中央过后,行动党能够为我们带来这些改变!

吴启聪 said...

我个人认为,不能用多年来的华教课题,来合理化现在针对老蔡“说谎”的指责,再详细一点,雪州5间华小的课题。

不管怎么样,“彩”你们拿尽了,应该可以开始做工了吧?

只要能够多建一间华小,相信不管是行动党还是马华,都会感到很高兴的!

凌国文 said...

我不是政治工作者,没什么拿不拿彩的问题。

既然贵党总会长要大家学习柔佛国阵政府处理华小问题的手法,在加上他老人家又担任多年的柔佛行政议员,我们当然要回顾他的功绩,看看是否达到KPI,之后才决定哪一点值得学习啊!

怎么你会看成要合理化贵党总会长“说谎”呢?

至于雪州的5间华小,既然邓章钦已经拍胸口了,贵党总会长怎么还大谈什么“独裁”的杂七拉八?直接回应啦!

还有全国各地无数间爆满的华小,我和启聪你一样,恳切希望中央与州政府全力配合寻求解决方案。

吴启聪 said...

国文兄,老实说一句,小弟身为柔佛人,我个人觉得柔佛现有的华教资源,跟其他的州属相比,柔佛已经培养了为数众多的华校生。

当初刚刚来到马大念书的时候,看到一大堆来自全国各地的香蕉人还真的有点culture shock一下,在柔佛的香蕉人可以说是少之又少,绝大多数华裔子弟都有机会上华小读书。

你要看KPI,那就请看看数十年前的柔佛华小生总人数,跟现在的相比。我不否认挤沙丁鱼的现象,但何以柔佛华人至今还可以对华教如此坚持?柔佛华教不是如你所说被严重打压的吗?

邓章钦身为议长,竟然有权可以批地,而且还要等到国阵开口才会批,我不愿置评。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快点做工吧!多建一间华小,是行动党跟马华的共同目标。

凌国文 said...

启聪,我哪一段有提到柔佛政府“严重打压”?

华小肯定要建,但有几个概念也必须为你理清:

1)没有“严重打压”,不等于支持,更不代表给于合理待遇。如果马华多年来最大的功绩就是没有让华教被“严重打压”,那我必须认同你的观点。

2)柔佛华社对华教坚持,是因为马华?

3)柔佛华校子弟最多,除了因为当地华社的坚持,还包括柔佛华人人口比例更高,跟马华或国阵政府什么事?

4)你自己也看到柔佛华小数量不足,KPI有几分?

zuiyanhong said...

睁着眼睛说瞎话,三万变三千不是发生在柔佛吗?
那时候,你老板在哪里?还不是翁诗杰出面摆平!
吴医生记得见眼科医生检验你的眼睛哦!

Huan Guan said...

你要重建马华是好事,但靠你就不知要等到几时。思维乱七八糟,惜少少扮代表。如果你有感觉是好事,应该感谢我。

eddie said...

小弟!我看你是"读死书","死读书"一类,眼观阔点.
你的阿头只是骗了九百多个同类的票,坐上总会长,不代表骗得了乌雪华人.

今天那老狐狸又再对这华小课题转话了.

从马华党争的开始,在野党都看出老狐狸的斤两了,在野党更高兴他当上总会长.

马华一些代表可给他PUSING,不等于老狐狸有本事PUSING旁观者,我门都很清醒.
你醒了吗?
还是你和他有利益关系?(如POLI)那我可不怪.
请继续吧,有时看了你的博文也蛮爽的,好象看KATUNG.哈哈!

eddie said...

看看BUKIT KOMAN的逃兵来到摈洲说鸟话.
(受詢檳馬華在308大選前,曾承諾為明德正校遷校到威省,黃燕燕說,雖然馬華曾做出承諾,但可能檳城人可能覺得並不重要,所以大選時沒投國陣.)
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10-04-14&sec=mas&art=0414md20.txt

详情请游览如下的博主:
http://tongkai.blogspot.com/

Kheng Fah said...

不懂的话,少讲一点.免的越帮越忙.

吴启聪 said...

国文兄:

你把柔佛华教讲得这么惨,还以为你在暗示着柔佛华教被打压。

国文兄,我只想简单问你一句:

你认为,有没有马华的存在,对于国内华教的兴衰发展有没有具体的影响?

还是,没有马华,华教会生存得更加发光发亮......

吴启聪 said...

至于其他的看官,我可从来不敢断言老蔡说的就肯定是真的,只是很好奇你们怎么肯定民联说的就肯定不假!

至于针对我个人的人身攻击,或许那真的是你的肺腑之言,但恕不招待了。

吴启聪 said...

针对那个陈不平引用新山县华教的数据,我有一些看法:

新山这十几二十年来,随着本州和外州移民的大量涌入,新山县人口从一开始的30万暴升至今日的130万人。

华小的数量是否有本事跟得上人口的暴涨,也来翻个三倍?国光、宽柔也已经建了二小、三小、四小、五小......

纵观整个柔佛,你们知道其他郊区县属,有多少间微型华小,它们有校舍、有教员、有教材,就只是没有半个学生,最后却被逼关闭或迁校。

用新山的华教数据来总和柔佛的华教状况,就跟用灵市的华教数据来总和雪兰莪的华教状况一样。

如果真要以此作准的话,马华真的是彻底失败,可以关门大吉了!

凌国文 said...

启聪,

我觉得你谈问题的方式,不断离题。

我谈的是柔佛州国阵政府处理华教课题的表现;您怎么拉去“如果没有马华,华教会发光发亮?”

凡事都要谈“如果没有马华,会更惨”正是贵党被华社唾弃的原因,您看到吗?

小明 said...

国光、宽柔也已经建了二小、三小、四小、五小......??????

以上的学校在7/80年代已有了。在人口爆涨百万以后,还是一样没加到六/七/八小!

基本上有点误导,你的发表会让人以为是在马华配合底下才有二/三/四/五小的!能不能先考察后发表,就如你对幕由丁的凭论一样

吴启聪 said...

国文兄,其实没有离题:

2)柔佛华社对华教坚持,是因为马华?

3)柔佛华校子弟最多,除了因为当地华社的坚持,还包括柔佛华人人口比例更高,跟马华或国阵政府什么事?

4)你自己也看到柔佛华小数量不足,KPI有几分?

你说的这三句,好像华教的发展跟马华完全没有关系酱......

坦白说,马华或多或少的政绩,确实无法如华社所愿!

吴启聪 said...

小明,你有个坏习惯,就是喜欢砍头砍尾,然后只引用我某段看起来不合理的文字(当然,你应该是把我从头到尾的每一个字都不曾当作合理过)。

“华小的数量是否有本事跟得上人口的暴涨,也来翻个三倍?”

这一句才是主文,即是被你砍掉的头,后面那句是例子,如果例子引用错误,我道歉!

Kheng Fah said...

国文,放过他吧.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凌国文 said...

启聪,

对了,你总算看到重点了:

“马华或多或少的政绩,确实无法如华社所愿!“

既然无法如华社所愿,那就应该加倍努力,达到华社的期望;而不是充大头叫人家去向他学习。

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我指的是贵党总会长。

我要表达的就是那么简单。

吴启聪 said...

国文兄,我一开始发这个帖的时候,是针对看到民联支持者一窝蜂地狠批老蔡说谎。我虽然没有办法证明老蔡的清白,可是又如何证明民联说的并不假?

没有想到突然间,就pomp一个“柔佛华教”出来,我知道那是老蔡说的。接下来人们把原来的雪州华教课题,讲去了柔佛那一块,我也实在不知要怎样混为一谈,不过我知道我还是在说着雪州华教课题。

人必自侮?我个人认为,柔佛现今的华教系统,应该是全马所有州属居冠!也许它并不是人们想要的满分,或者是80分以上,不过这已是马来西亚目前最好的了。(如果还有其他州属好过柔佛的,我道歉。)

或多或少,翻译到马来文就是sedikit sebanyak。

马华与行动党的最大差别,是在于马华已经考了执政科n年,成绩虽然不至于0分,但总是不合格;而行动党则从未考过这一科,怎知它的成绩会不会好过马华......

凌国文 said...

既然连你都认为马华几十年都不合格,那就更加应该让其他人去中央考一考啊!

吴启聪 said...

国文兄,也许你不曾留意过我说了一句非常“离经叛道”的话。

唯有让民联执政中央,让行动党取代马华现今的位置,马华才会有彻底翻身的一天。

至于行动党会考得怎样,我拭目以待,也乐见其成。

不过问题是,马华里面没有任何人希望自己将会是被牺牲掉的那一代。

也罢,决定权明显不是在马华领导层手里,而是在人民的手里。

凌国文 said...

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