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0, 2010

言路:對事不對人


言路:對事不對人
2010-04-20 17:18

行動黨副宣傳秘書張念群要求馬華中央領袖,即蔡細歷、林祥才、顏炳壽等人解釋,為甚麼當初支持再益廢除內安法令,但是如今卻與再益為敵?筆者想強調的一點是,馬華當初支持的,是再益廢除內安法令的建議,而並非是再益本人,因為馬華向來秉持的原則,都是對事不對人。

當初的再益依然還是國陣的一員,毅然提出了廢除內安法令的建議,馬華並不曾考量過到底是何方神聖提出了這個建議,只要是認為合理的就應該聲援支持。尤其是當時郭素沁、拉惹博特拉、陳雲清被政府援用內安法令逮捕,馬華更是不可能保持沉默,自然附合了再益的建議。然而,馬華對於再益的個人發展,由始至終並沒有抱持任何特定的立場,也沒有義務去支持再益除了廢除內安法令以外的政治立場。

馬華曾經支持再益廢除內安法令,並不代表馬華就必須支持再益往後的政治發展,更何況再益從國陣過檔去民聯,甚至代表民聯出戰烏雪補選。舉個例子來說,紅遍一時的霹靂州九洞議員許月鳳,試問在她退出行動黨成為獨立議員之後,那些當初曾經支持過她的九洞選民,現在是否依然繼續支持她嗎?按照張念群的邏輯,九洞選民當初既然用選票支持許月鳳中選為九洞的州議員,那麼九洞的選民是否也應該解釋為何現在不再支持許月鳳?然而再益的例子又跟許月鳳相差多少?實際上,許月鳳是從行動黨的黨籍變成無黨籍,而再益卻是從巫統的黨籍變成公正黨的黨籍。

如今再益代表民聯的公正黨出戰烏雪補選,再益跟馬華站在不同的陣線,除了當初的廢除內安法令,兩者之間的政治立場可以說是完全對立的。向來人稱開明派的再益,或許他個人的願景會跟馬華不謀而合,旨在建立一個公平的大馬社會。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再益與馬華選擇了不同的政治鬥爭路線,就現在而言,馬華無法認同再益的民聯公正黨路線,也確實是無可厚非的。就是在這種狀況之下,行動黨和張念群是否真的理性要求馬華義無反顧地支持再益?倒不如干脆叫馬華退出國陣更加實際一點。

即使再益現在再次挑戰馬華是否認同他廢除內安法令的立場,筆者相信馬華依然還是會給予認同,不過就僅僅只限於廢除內安法令的立場,馬華並沒有義務支持再益跳槽民聯、出戰烏雪、以及再益現在走著的公正黨路線。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4.20


先前被YB张念群所提供的史料给混淆了,之后找到真正的资料,因此在这里要做出一些纠正:

马华当初支持的立场是:

1)即刻释放陈云清及无故遭扣者;

2)政府应全面检讨内安法令。


31 comments:

Marcus Tan 键汉 said...

对,没错,当时的立场是支持修改法令而不是废除法令。

算啦,总之呢,所有过去民联的就是好人,圣人,应该的啦。。留在国阵的就是垃圾。

这是他们的逻辑啦。。

吴启聪 said...

键汉老弟,“黑白”虽然是人定的,不过“是非”却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发生过的真实事件,虽然可以从多个不同角度去分析,但却不容扭曲事实的原来真相。

陳不平 said...

貪污濫權舞弊營私朋黨事件,在霸權政治下早就層出不窮,見怪不怪。
稍有良知者,本就該凝聚一切可凝聚的カ量,推翻霸權,救國家人民於水深火熱中。
若是昧著良知,一方面千方百計為霸權開脫掩飾塗粉,一方面又企圖扼殺剛現曙光的制衡局面。或許各人可在現時換取權位利益,但禍及後代子孫,豈非自甘作賤,亦沒有面目面對子孫後代!
民聯未必好,但霸權肯定禍國殃民,助紂為虐者當然也該為做孽的罪行付上代價。

吴启聪 said...

不平兄,天下事在于理。

小弟自认没有这个本事“扼殺剛現曙光的制衡局面”。我说的话,听不听得进去,全凭各位看官自己的喜恶。

小弟更加没有“或許各人可在現時換取權位利益”,现在做着一月三千多块薪水的拔牙佬,分猪肉怎么没有分到给我的?哈哈哈!

最后,只想简单跟你说一句:

民联不等于人民,国阵也一样不等于人民。

国阵是执政党,民联是在野党,仅此而已!

吴启聪 said...

国阵与民联的角色,随时随地都可能调换过来!

陳不平 said...

不平亦非常贊同"民联不等于人民,国阵也一样不等于人民。"
但霸權政治下的貪污濫權舞弊營私朋黨事件,實在太嚴重了,簡直快壓死國家人民了!
要改變,要還政於民,國家人民才會有希望,才會有未來。能夠推翻霸權,讓國家出現新政局,當然是較為理想,否則在野黨至少也須掌握四十巴仙國會議席,才能有效制衡霸權,不讓霸權為所欲為。
有識之士本就當為國家人民著想,為民主貢獻一份綿力。若是對當前霸權政治視若無睹,已辜負了自己及國家人民。甚至宁願與霸權同污合流,充當馬前卒助紂為虐,就算過得了自己那關,禍及子孫的重罪,又如何向後世交代呢?
也許不平言重了,但是絕對是一片赤誠之心。若有得罪處,尚請吳兄見諒!

吴启聪 said...

绝对的权力,就会造成绝对的腐败!

你口口声声说的霸权,你又如何肯定民联执政中央后,不会变成另外一个霸权?

不过坦白说,我也认同民联应该打破国阵的三分二优势,以作为制衡之用。

支持民联就等于民主?这跟民联等于人民有什么两样?看来你对我那句话的认同,也不是几认同罢了....

等民联三党彻底结束现在的暧昧关系,以统一的形态呈现于人民的眼前,并不再以前朝腐败作为自身唯一政绩,而是以具体的政策方略,展示民联的执政能力。尤其是,行动党在民联可以为华社争取到的权益,比马华在国阵的还要多。

到时我会开始认同,民联是可以取代国阵的!

吴启聪 said...

还有,讲道理,不等于助纣为虐!

若只为了反对而反对,也不管有理还是没理,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陳不平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陳不平 said...

不平從來不曾說過"支持民联就等于民主",但不平可以肯定霸權不倒,貪污濫權舞弊營私朋黨事件就無法遏止,從國家層出不窮的驚天弊案就可証實這點。

民联执政中央后,會不会变成另外一个霸权?那是個未知數?但即使會變成另外一个霸权,也需要時日讓她銳變狀大,再怎樣也不會一步跨天像如今的霸權這么可怕,再說人民一樣可以憑手中一票否決她。就像臺灣人民倒了國民黨,又再倒民進黨一樣,充份展現了人民的力量。

放任原本為所欲為的霸權政治繼續橫行無忌,或甚至加入其陣營為虎作倀,放著眼前的危機不顧,又企圖千方百計阻止可能會出現的轉機,卻又杞人憂天的大談及預設霸權倒了會有新霸權。這不是講理,是昧著良知企圖誤導普羅大眾,真是罪過!罪過!豈不令人悲憤歟!

吴启聪 said...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你所谓“对民主的贡献”就是“要改變,要還政於民,國家人民才會有希望,才會有未來。能夠推翻霸權,讓國家出現新政局,當然是較為理想,否則在野黨至少也須掌握四十巴仙國會議席,才能有效制衡霸權,不讓霸權為所欲為。”

说到民进党,阿扁第一次上台的时候,他的声望不会逊色于安华,不过八年后阿扁下了台,他的名字甚至比马哈迪还要臭。至于民联要怎样才不会变成阿扁,你直接跳过了我的最后一段。不平兄,你觉得民联准备好执政了吗?

为虎作伥?助纣为虐?既然你把民联说得这么白,又把国阵说得这么黑,小弟何德何能有本事“误导普罗大众”?要讲理的话,请先把你的判官槌收起来吧!

吴启聪 said...

你开口闭口的“貪污濫權舞弊營私朋黨”,劝你先去打听好民联州的行情。

我完全不敢否认国阵在这方面的功力,但林大首长却在不久前说了槟州这2年来是0贪污,可喜可贺!

陳不平 said...

不平對霸權政治的貪污濫權舞弊營私朋黨事件及種族宗教政策,的确恨深痛絕!但不平卻未曾為民聯說好話,不平期待的是一種互相制衡,一切以人民為主的政治局面。

吴启聪 said...

所谓的霸权,308过后早就没有了,如果还是霸权的话,国阵还需要跟民联斗个你死我活、每票必争咩?

我也认同制衡,打破三分二优势是必要的。

等民联彻底了摆脱凑数执政的影子,并拥有了适当的执政能力,到时何止制衡,直接取代国阵都可以。

可问题是,民联三党在人民的背后,究竟将会以什么方式来分享政权?天知道~

吴启聪 said...

我要坦承我的视野比较窄小,我往往只是拿马华跟行动党做对比,而不是国阵跟民联。

在执行力方面,虽然马华的成绩很差,不过我认为马华比行动党好。(个人认为而已)

德申 said...

如此说来,马华當初并未支持再益,也没支持廢除內安法令的建議,所以馬華中央領袖也无需解釋。

马华的提议也只是个“安全”的提议:促请政府全面检讨內安法令。说了跟没说没有多大分别。好处是此类建议即不会触怒巫统,又能令人觉得马华有做声(kata something,不是 kata nothing)。

马华要是如此对事,倒不如支持思想开放敢于提倡改革的人士。若不敢公开支持,就暗地里吧!

吴启聪 said...

检讨意味着修改。

陳不平 said...

看看還是一如既往巫統的肆意妄為,甚至國大黨本身也沒有權力決定侯選人,只能巫統說了算。兔死狐悲,將來馬華民政及其他國陣成員黨的命運可想而知!誰敢一口咬定我國已沒有政治霸權?

就算308之後,已經有略為改善,那也該歸功一些勇於否決霸權的選民。但這還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還需要一場更超型的308政治海嘯,才能徹底改變我們的超級畸形政治生態。

吴启聪 said...

不平兄,说你也不相信,其实我真的很希望民联跟行动党可以尽快执政中央一届,不过我的愿景并没有你的那么理想......

信不信也罢!霸权要否决,只希望不要是一蟹不如一蟹......

陳不平 said...

會不會一蟹不如一蟹是未知數?只是今蟹已太不堪,他日之蟹再不堪也不會不堪到那里去!

原有的已完全不行,有轉機不放手一博,就等於自我放棄良機,置國家人民於窘境困境而不顧,豈是吳兄此等血性之人所願乎?

就算沒機會,也應與有識之士尋找及創造機會,為國家人民有更好的明天共同努力。

吳兄身在國陣,不平敢問一句:不平所指的霸權治下,屢見不鮮的貪污濫權舞弊營私朋黨事件,吳兄可敢否定不平所言。

若是不敢否定不平所言,又何苦與霸權共舞?既增加了霸權分力,也成了抗衡霸權的一分阻力,就算不惹來罵名,也會辱沒了自己,何苦來哉!

吴启聪 said...

小弟有一些亲戚在丁加奴经营树桐生意的,他们曾经经历过1999年的变天。

他们对于回教党和巫统的看法是:

巫统虽吃,但吃得有路;

回教党也吃,不过吃得没有路。

(这两句话是原汁原味从当地人口中抄下来的,绝对不是我发明的)

从1999至2004年间,丁加奴的树桐芭简直就是被lelong,大肆砍伐,直到现在已经是所剩无几。

针对国阵与民联之间的“貪污濫權舞弊營私朋黨事件”,我还真不敢断言谁比较厉害。

至今民联四州,唯有槟城还未真正露馅(上次那个法鲁斯不懂算不算),其他三州心照啦,尤其是雪州!

我不危言耸听,丁加奴那段故事是我亲耳听回来的,至于其他民联州属的数据我不敢乱说,就由你们自己去评断吧!

吃不吃钱,对我来说是次要,我其实最为关注的,是行动党在民联里面究竟是否有足够的能力,去撑起保护华社的责任。

如果行动党即使执政了,真的可以做得比马华还好(这个条件严重的宽松,行动党应该很容易就可以达到了),那我坦白说,马华也真的可以关门大吉了。

陳不平 said...

吴启聪聽朋友說"巫统虽吃,但吃得有路;

回教党也吃,不过吃得没有路。"

吳啟聰又說:"针对国阵与民联之间的“貪污濫權舞弊營私朋黨事件”,我还真不敢断言谁比较厉害。"

看來吳先生不止人云亦云,更是真的是沒有看到國陣腐敗濫權的禍國殃民程度,甚至質疑国阵与民联之间的“貪污濫權舞弊營私朋黨事件”是誰比較猖狂?
國陣的貪污濫權眾所皆知,隨舉數例:国防部新购置的潜水艇无法潜水、两台战斗机的引擎失窃、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弊案、赵明福和古甘扣留期间死亡案等问题....。
不平不知吳先生是要為霸權政府及自己開脫,還是真不知國陣之腐敗,竟將民聯與國陣相提并論,又提不出實据o無論是前項還後項,不平只能悲嘆三聲矣!

吴启聪 said...

不平兄,相信民联执政中央之日也不远矣,我们何不拭目以待?在此逞口舌之快也没用。

吴启聪 said...

只要民联一日尚未执政,国阵跟民联都不能摆在同一个秤上衡量。

我认同你的“相提并论”......

凌国文 said...

受人所托转载。。。

读了吴启聪在星洲日报“对事不对人”(http://www.sinchew-i.com/node/8747) 一文后,心中郁闷不已,必须写文反驳,以正视听。

吴启聪说马华向来秉持的原则,是对事不对人,因此当初马华只是支持再益的立场,并没有支持再益这个“人”。笔者重看张念群的文告,发现该篇文告的中心概念并不是强调再益这个“人”,而是质问马华现任领袖,如果还秉持当初废除内安法令的立场,为何如今却要与一个同样立场的再益为敌呢?

所以,由始至终,张念群只是要求马华领袖遵守回之前的立场,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笔者认为,张念群文告的出发点是正确的,毕竟一个领袖或者政党必须如吴启聪所说的,要坚持原则。张念群认为蔡细历、林祥才和颜炳寿如果当初都敢于在媒体针对再益废除内安法令的立场表示支持的话,他们所秉持的立场理应始终如一,可是为什么当再益出现在敌对阵营时,马华等人就忘记了自己支持废除内安法令的立场,转而支持一个对内安法令毫无立场的国大党候选人呢?

除了内安法令的立场外,现任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也曾经说自己是“马来西亚人优先”,但是副首相慕尤丁却说他是“马来人优先”,甚至获得首相纳吉的附和,这时马华和巫统的立场看来也相左,可是为什么马华还要与巫统站在一起,甚至在乌雪并肩作战呢?

另外,我们也看到马华也曾经在中文报章炮轰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可是为什么当国大党候选人卡拉玛纳丹接受网络媒体访问时说每个人都是PERKASA时,马华还要支持他呢?马华的原则在哪里?

如果按照吴启聪所说,马华是“对事不对人”的话,那马华应该是与同样立场的人如再益和同样立场的政党如行动党站在一起,但为何如今却又去支持一个没有同样立场的人和没有同样立场的政党呢?难不成只要是国阵的人,马华就会毫不思索地给予支持?看起来,马华不是对事不对人,而是对人不对事啊!

吴启聪说,马华曾经支持再益废除内安法令,但并不代表马华必须支持再益往后的政治发展,然而吴启聪没有解释,如果再益往后的政治发展依然是要求废除内安法令呢?除非这些马华领袖已经忘记当初那些义正言辞的声明,要不然马华没有理由不支持他吧?

至于吴启聪以九洞州议员许月凤退党的例子,更是风马牛不相及!吴启聪问道九洞选民在许月凤跳槽后是否还继续支持她?看来吴启聪不明白,当初九洞选民支持许月凤是要她代表行动党抗贪腐,争民主,如今她靠向一个贪腐滥权的阵线,人民当然不会再继续支持她。

与立场坚定的九洞选民相比,当初马华是支持再益的立场,而再益跳槽后,他的立场至今也没有改变,但为何马华要自己先变呢?

谁认识吴启聪的,请帮忙转告他,谢谢他为他最爱的马华继续丢脸!

邹宇晖

方人也 said...

我实在不明白什么叫做“巫统吃钱吃得有路”和“回教党吃钱吃得没有路”?你亲戚所谓的“有路”是什么意思?或许你亲戚是马华的死忠支持者,所以在回教党执政登州时,他找不到“拿芭的路”。只在国阵执政他才有路,回教党执政他就死路。

又是谁告诉你丁加奴的森林至今所剩无几?丁加奴的处女林多的是,只不过碍于各州不同的开采固打才使到处女林的树桐供应比以前相对减少。设立定额的年开采固打是为了长期保护森林资源,让木材业得以持续发展下去。丁加奴现正开发第二个水坝,发展范围牵涉4万多亩,从这开采的树桐足于在未来几年满足州内板厂的需求。

回教党执政登州,石油钱没有直接拨到回教党的手,他们唯有开放芭门增加州政府收入来维持开销和发展,芭门的税率也因此提高了4倍之多。

如果回教党州政府当初真的胡乱开芭,巫统重掌登州后,理应可以抓到证据和痛脚。巫统确有设立调查委员会,最终出了一本白皮书就草草收场,不了了之。要是真有痛脚,巫统还不老早打锣敲鼓公告天下,甚至诉诸法律行动。

我发现我身边的马华支持者也像你一样,企图利用“回教党也是贪污”的例子来合理化“巫统数十年来的贪污行径”。为什么马华各地支持者的论调总是同一个样?

吴启聪 said...

那个宇恒的弟弟,兼未来文冬的YB :

不用客气,我丢了马华的脸,你应该感到开心才对,别太“郁闷”......

吴启聪 said...

方人也兄:

『回教党执政登州,石油钱没有直接拨到回教党的手,他们唯有开放芭门增加州政府收入来维持开销和发展,芭门的税率也因此提高了4倍之多。』

非常感谢您的数据,证明了我说的话不完全是假的。

丁加奴的树桐商和板厂商,这几年来一直面临着极其严重的木材荒,生意快做不下去了。

我亲戚的板厂,刚刚关闭,不过他还有其他的业务可以继续支撑下去。

吴启聪 said...

关闭理由不是没有“门路”,而是丁州市场严缺木材!

方人也 said...

回教党执政时面对国阵中央政府经济上的为难。为了增加收入,回教党确实是开放了更多能产出树桐的“政府地”供砍伐,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是开源的办法之一。这些砍伐过后的政府地较后都拿来发展成园丘或作其他用途。木材业者在回教党当政的时候都不愁树桐来源,皆大欢喜。如果拿不到芭,至少都买得到树桐,如果芭拿不到,树桐也买不到,我想那个人大有问题。

木材荒是发生在国阵重掌登州政权之后。那个被登州苏丹拒绝的前州务大臣一上台,油钱开始回流登州政府,有了大笔油钱,那个前大臣根本不把芭门收入放在眼里,他索性冻结开芭,不理会木材业者的生死,也不制定森林配给政策,造成木材业界怨声载道。他跟前首相的驸马爷和Patrick Abdullah联手推动华而不实的计划乱花油钱中饱私囊,结果沦落到今天如斯田地,让不被党中央祝福的阿斗上台取而代之。

我实在搞不懂,开放更多芭门到底怎样会跟贪污撤上关系?难道开放更多政府地(不是原始森林)供开采树桐就证明回教党贪污?你是不是因为知道巫统一路来发放芭门时都在吃钱,才认为回教党也会如法炮制?回教党州政府面对经济拮据,难道它就不需要设法找钱付公务员薪水,不必推动州内发展了吗?

至于你亲戚做不下去,你应该把账算到前大臣为首的国阵政府头上。要不然就是你亲戚没有本事跟别人竞争下去,才被市场淘汰。有空不妨抽空来登州看看,现在的情况是树桐满街走,车子跟后头。树桐荒跟着Idris过去了,现在登州四万依格的芭门等着出材,不知道你亲戚摸到门路向自家政府讨到芭了没?你亲戚不是说巫统吃钱吃得有路的吗?

吴启聪 said...

吃得有路跟没有路的分别在于,巫统吃的方式比较中规中矩,至少业者还能够预算固定的数目;而回教党吃的方式就很乱来,上层下层通通伸手要钱,到了最后业者根本就无法预算其数目,实际数目的总合也超过了以前巫统时期的很多很多。

当然,不管吃得有路还是没有路,贪污都是不良示范,在这里没有任何意思要变相鼓励贪污,纯粹只是道出实情而已。

至于你说的最新情况,请容我再去打听打听,感谢你提供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