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8, 2010

言路:兩場補選,一種趨勢


言路:兩場補選,一種趨勢
2010-05-18 19:05

剛剛落幕的詩巫補選,人聯黨的劉會耀以398票飲恨,敗給了行動黨的黃和聯。這場補選對於民聯的意義非凡,民聯第一次在東馬的補選中勝出,終於打破了國陣在東馬的政治神話。

不久前剛落幕的烏雪補選,跟這場詩巫補選相比之下,雖然這兩場補選的勝利者皆屬於不同的陣線,然而兩者之間卻顯示出同一種趨勢,即華人選票一面倒向民聯,而非華裔選票則有回流國陣的跡象。

雖然烏雪和詩巫補選顯示出同一種趨勢,然而實際的補選結果卻取決於華人選票的巴仙率。烏雪的華人選票巴仙率偏低,國陣因此能在烏雪補選勝出;然而詩巫的華人選票巴仙率卻偏高,國陣則因此而慘遭滑鐵盧。

除了種族性的選票傾向之外,烏雪和詩巫補選還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國陣的糖果策略已經證實失靈。之前的烏雪補選,國陣雖然給予了當地華社不少份量的補選糖果,然而當地的華社顯然並不領情,接近八成的華人選票依然投向了民聯。如今的詩巫補選,國陣還是一如既往地重施故計,向當地華社大派特派補選糖果,然而當地華社也顯然不肯賣國陣的賬,民聯依然囊括了超過七成的華人選票。

烏雪和詩巫補選帶出來了一個很明顯的訊息,那就是東西馬兩地的大多數華人都不願意支持國陣,而且他們堅定不移的票向,不是補選糖果可以輕易左右的。

如果國陣能夠早一點領悟到這點,或許國陣也無須大費周章地釣取華人的選票;臨時抱佛腳的派糖果,反而還會引起華人的反感,結果更加得不償失。然而問題的重點,其實是在於國陣長期以來的執政成績,明顯不能令華社感到滿意,尤其是在種族政策方面。

國陣對於現今華人的思維,明顯做出了過時的判斷,以致國陣始終都未能真正捕捉到華人的心理。以前舊時代的華人,教育尚未普及,三餐不得溫飽,對於政府偶爾的小施小惠,仿如久旱逢甘露一般,自然而然會對政府感恩戴德。如今新時代的華人,普遍受過高等的教育,懂得身為納稅人的權利,也十分清楚政府的撥款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政府若是謙虛恭敬地拿出撥款還不大要緊,但如果是趾高氣揚地要人們向他“感恩”,那就實在令人汗顏了。

社會會改變,政府也一樣要改變。當華社開始唾棄政府,政府就應該檢討現有的政策,以便能夠迎合所有民族的需要。

如果政府選擇繼續無視民情,那麼人民的不滿也一樣會持續下去,在接下來的每一場全國大選、大小補選,通過選票而顯現出來。到時就切勿再問“華人到底要甚麼?”,除非你已經徹底放棄了華人的選票。

【熱點新聞:詩巫補選】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18

3 comments:

thunderkajang said...

毫无疑问的,这两场补选中国阵一险胜一微败确实反映了现今国内政治的大趋向,也凸现了一项危机,那就是种族之间的政治趋向日益分歧,对国民团结抑或‘一个马来西亚’这个还有待时间证明的概念是一项大冲击!其实,国阵在这两场补选中所得之票数很大程度上是依靠纳吉个人效应,仿佛候选人变成了是纳吉,而首相更在乌雪一战中抛出‘对国阵政府的民意公投’的晒冷战略,可见这个国阵大家长不是一个平庸之辈,他知道所推行的短、长期政纲还是有一定的市场。在我们检讨华裔选民投票心态和他们对于国阵政府的‘人制化’大为不满之余,也必须要思考非华裔选票回流国阵的因素,难道意味着高达七成的巫裔和原住民及五成多的印裔选民之民主意识和法制精神非常低下,反之他们只会享受施舍和糖果吗?个人浅见,纳吉的开放和开明政策不但没有引起非华裔选民的不满,这是首相冒险成功的重点,因为除了民主行动党之外,回教党和公正党的非华裔领袖其实心里不正在慌乱和头大吗?看起来,非华裔选民有他们自己的盘算,换个角度,他们支持国阵是因为依布拉欣让他们心里觉得好爽吗?反对党说的潜水艇变帆船、无引擎风筝飞机、阿丹杜雅等课题反而让他们感到更要支持巫统领导的国阵?这里我提起巫统这两个字原因无它,即是我们千万别低估了他们的政治智慧,因为他们心里也知道华裔七成心在野,他们更要把注押在另一边,这是一种心理政治游戏。如果我们常和马来朋友一起喝茶聊天,我们会发现他们绝对不是‘笨小孩’。试想,如果下届民行党和十个八个公正党华裔候选人全胜,那也不过五十来个席位左右,国阵却还依靠非华裔选票执政,那么届时我们华裔同胞就要冷静的想想自己和其他种族的政治智慧的强弱对比了。

吴启聪 said...

雷加影兄,下次可以拜托你分段一下好吗?看了很晕...

现在的行动党如日中天,人人平等的梦想指日可待,劝你还是别泼人家冷水了...

thunderkajang said...

哈哈,不好意思哦,我也是在很晕的情况下写的。
真金不怕红炉火,它应该不怕冷水泼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