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0, 2010

言路:吉打州的民联精神呢?


言路:吉打州的民联精神呢?
2010-05-20

最近,吉打州的回教党政府积极“鼓励”州内商家,在商业广告招牌置放爪夷文,其字型之大甚至可以远远超过原本为主的马来文字。只要进入吉打州境内一看,四处都林立着满是爪夷文的广告招牌,乍看之下仿佛到了中东的回教国家一般。

吉打州虽然宣称是民联执政,但众所周知,吉打州政府其实一直都是由回教党独揽大权。从州议席的数目上来看,回教党大可以单独执政吉打州,不必为了凑数执政而需要看其他盟党的脸色。也因为如此,回教党多次不顾所谓的民联精神,一贯我行我素地在吉打州内实行了许多回教化的政策。

从一开始的50巴仙土著房屋固打,到拆除州内唯一的宰猪场,回教党在吉打州内早已经是没有什么民联精神可言了。直到现在,满是爪夷文的广告招牌在整个州内大行其道,根本就是罔顾州内非回教徒的感受,试问吉打州的非回教徒此时此刻作何感想?须知吉打州的华裔居民人数实际上远远超过了吉兰丹州,两州之间的回教化政策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回教党的民联盟党,包括了公正党和行动党,对于回教党在吉打州实行的一系列回教化政策,看起来似乎置若罔闻,不禁令人感叹吉打州的民联精神何在?行动党当年曾经指责国阵在路牌放上爪夷文,如今却可以对回教党的爪夷文招牌不闻不问,形同默许,这是否又有双重标准之嫌?除此之外,民联可以为东马原住民的贫困打抱不平,然而却对吉打州非土著、非回教徒的遭遇视若无睹,难道说民联的眼睛也是“选择性”明亮的?一旦对上民联执政州属,视线就马上变得模糊了?

最近普遍流行一种论调,那就是说现在的民众不再害怕回教国,回教国课题基本上影响不了民联支持者的投票意向。然而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回教党是为民联的第二大成员党,原本是最大成员党的公正党,因为一连串的议员退党事件,如今只剩下24席,反倒沦为了最小成员党。除此之外,在霹雳变天之前,回教党更是囊括了民联5州的其中3州之州务大臣。对于我们而言,怕不怕回教国是一回事,但能不能看小回教党,却又是另外一回事。而现今吉打州的回教党,明显尚未能说服人们相信,回教党是可以包容所有种族宗教的。

或许我们可以说,以行动党为首的槟州民联政府之前换上了中文路牌,如今吉打州的回教党也换上了爪夷文招牌,表面上看似无伤大雅,人们也无需过度敏感。就现阶段而言,民联3党还可以在民联执政州属各自为政,倘若有朝一日民联执政中央了,当行动党的中文路牌硬碰上了回教党的爪夷文招牌,这又应该如何是好?这当然只是一个比喻而已,可我们都知道,两者之间碰在一起所产生的矛盾,以及之后衍生出来的政治协商,都不可能完全满足马来人或华人,到时是否可能又要走回国阵的旧路?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20

30 comments: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许多民联的支持者天真的以为只要回教党不取得2/3的议席,就无法将国家改造为神权回教国,但事实上,他们所崇拜的政客,根本不当这是一回事,只要有得执政,回教党主导的政府如何乱来,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个被称为回教国的世俗主义国家,或一个不称为回教国,却肆无忌惮施行神权主义的国家,到底何者才符合我国国情呢?

Freddie said...

吉打回教党先把宰猪场毁掉,就感觉这个州干净多了。支持者说我们可以不吃猪肉。

下一步就要切“古古”了,这样人人都干净。支持者说我们可以做太监了。

水秀山明 said...

爪夷文在吉打高高挂,林吉祥及行动党竟然不吭声。

槟城行动党政府堆行华文字路牌,吉打回教党堆行爪夷文广告牌。表面是各自为政,实际上是分裂人民。

小明 said...

你跟波力真的是abang adik. 一个主攻主流媒体,一个主攻网络。
你一篇,我一篇的。老蔡批了perkasa以后,他立即写了文章应景,你还不快快。。。。。没做功课!!!
听讲,蔡公子要当官了?如真,那还不快做功课。在他当官后就立刻发表来为他背书,记得把他搭脚车的良好家教写上去,还有偷欢的良好家教就免了,我们这儿交保守的。怎样也不能让人感觉如黄氏兄弟般的照顾自己人。人家的哥哥是庸才来的,我家儿子是人才来的,怎能拿来比?

宰猪场好像是非法的是吗?为何308前的政府不合法化它?听讲它已在那儿很多很多年了是吗?

还有,黄燕燕的超级世博大谎话(15个最佳场馆),不知你跟波力敢不敢写篇文章来应景。这可是部长的公信力问题。
还是今天的她是蔡人马,所以你们当看不见??哦,明白明白。。。

马华特攻手 said...

不要转移课题,快叫林吉祥出来解释。

freifeit said...

哇劳!这只是商业广告而已,这样也拿来讲。。

对七十巴仙的华人来说,华人切身课题(教育,公平政策等等)才是重要的。。

民政大桥 said...

每个小课题,林冠英林吉祥从来都没放过。

这次怎么变成“只是商业广告而已,这样也拿来讲”。

行动党 = 变,变,变 = 骗,骗,骗。

freifeit said...

朋友,我是大马公民,不是任何政党支持者。

我对你们(马华,民政)真是失望透顶。。

民政大桥 said...

在吉打爪夷文的课题上,我们对行动党卖华的本事更加深痛绝望。

Daniel Wen said...

小明, he already wrote about the 蔡公子! See this week China Press, from Mon till Yesterday, forgot the exactly date.

吴启聪 said...

一早就已有预感这篇文章会被民联的人鸟到够够力,哈哈!

那些说到天南地北的,恕不招待!

针对吉打州的爪夷文招牌,我只有两个问题:

1)回教党准备把爪夷文招牌拿下来吗?

2)行动党准备针对爪夷文招牌吭声吗?

仅此而已,谢谢!

小明 said...

这样历害预感,不如预感马票开什么?不如预感世杯那对赢?还来写稿!!!!!
这样限制两个问题,他人的问题又恕不照待。

原来,
只能牙医问人题,不能人问牙医题???

针对新山满街的爪夷文路牌,我只有两个问题:

1)国阵准备把爪夷文招牌拿下来吗?

2)马华当年针对爪夷文路牌吭声吗?

仅此而已,谢谢!

天南地北的意思通常指那人的讲的东西没跟据的?

1)宰猪场好像是非法的是吗?
2)?为何308前的政府不合法化它?
3)听讲它已在那儿很多很多年了是吗?
4)黄燕燕的超级世博大谎话

以上那个是天南地北?全都是事实!!!
还记得,有人在博里批黄家泉在国会里没表现,结果有人就把黄家泉在国会里所提的问题和时间一一放上网。你也不当看不见???
对不起,我忘了。。。。

只能牙医问人题,不能人问牙医题

小明 said...

搭脚车和偷欢的良好家教也应不是天南地北吧?

吴启聪 said...

小明啊小明,现在的行动党正在重复着当年马华做的事情,不过你是不可能认同这一点的。

我觉得很佩服一下的是,马华当年至少还知道这是不对的,还会跟华社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之类的话。

但现在看你们,干脆说“这完全不是问题!”蛮流汗一下......

对对,你的天南地北全是真理,国阵是全黑的,民联是全白的,小明是最明的!

小明 said...

基本上,爪夷文招牌让我减了对民联的一点分数,但全加上来还是高过国阵的分数,我当然还是投民联.就如此间单,就如你考牙医一般,没可能只考一题或只算一科目的分数.世上是没全黑还是全白党的。以马华这样的kpi,到是很容易被人超越。
我不是民联的党员,在上星期我还荣辛的被波力称为马华党内人?

吴启聪 said...

很高兴至少你不会说爪夷招牌“完全不是问题”,这一点你是很明的。

民联还未考过“执政中央”这一科,现在的kpi只是小考而已,我拭目以待,你乐见其成。

哦,还有50%房屋固打这一科吉打的民联确实是落后了国阵,至于宰猪场你觉得那是非法的所以没有问题,那就不提也罢。

DaYeah said...

poli and dentist are "bombers" for CSL...... they do not care about truth. only $$

Kime2009 said...

Dear "Dr", you said
>>1)回教党准备把爪夷文招牌拿下来吗

So i guess you should do more reading, if you do Reading, you should know Jawi is another kind of Spelling of Malay.

Since chinese can used chinese script (characters), so, let the malay used their Jawi.

What is your problem? In Fact, i don't care any problems of jawi (or even arab as fake up by your good friend poli$ug), what i can is these corruptors go EAT SHIT lar.

Dr???? MY FOOT lar.

Kime2009 said...

"Dr" Said>>我觉得很佩服一下的是,马华当年至少还知道这是不对的,还会跟华社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之类的话。

So? After said SOLI? then what? Still continue sleep with corruptors?

You are not stupid, else you won't be a Dr (MY FOOT lar). Just that you have "benefit" from the party. Don't bluff, everybody know in internet there isn't any supporters of MCA without a MCA membership/benefit.

Dr? My FOOT lar

(you ever feel shame when other called you Dr? I don't feel that when they call me Dr, because i didn't do any single thing as your tuan did, aka eat $$$$).

吴启聪 said...

dayeah兄,所以truth是什么?

吴启聪 said...

kime2009,若你真的觉得爪夷文招牌对你来说完全不是问题,那我的这篇文章明显是碍着你的眼了,在此说声抱歉先!

还有,同一句话,你要重复多少次?

Lawrence Teh said...

转载自奶茶部落:

诸位,
早日在星洲日报,读了吴启聪对吉打爪夷文一文,确实惊见天人!没想到马华博客居然能有通天本事,能以语文,看透回教党的心思。

语文实乃沟通技巧,并无种族歧视,就连当年明成祖选郑和太监下西洋,也是因为郑和本人对宗教、修养及语言掌控能力,而定夺郑和才是不负皇命的最佳人选。

再说,大马许多华商,已经从本来的华语为主的招牌,换成许多友族容易叫,容易念的马来文,Ali cafe 就是经典例子。

要知道商业的效应,对易念易称的招牌,有延续经营的效益,如果连产品或招牌也不能记得,如何达到行销的成果?

爪夷文对独立前的马来亚,并不陌生,这只是一种语文,鼓励母语教育,是大马人的福气,就好像咱们那样,读华文讲华语。

无奈吴兄的高见,让我觉得非常可笑!什么需要顾及吉打华人的感受?试问吉打华裔是占多数吗?而吉打州政府,只是“鼓励”,却没立法强制推行,老实说如果某华商的顾客群是以穆斯林为主,为何不行个“方便”、增加亲切感将招牌贴出爪夷文。

语文是想解决人民不懂,打开方便之门,新加坡地铁用多种语文,难道是为了讨好人民,难道在机场放日文,就是P日本人的LP?

难道Maryland在2008美国总统大选,启用繁体简体中文的选票,是P哪里华人的LP?还是通过“方便”来让美国华裔履行他们的投票的权力?

谈种族政治,必需去掉种族基因,马华博客及文宣,几时才能跳出守旧的框架,再与不是种族政治的咱们争夺网民天下?

爪夷文=回教国,更是天方夜谭!

吴启聪 said...

针对奶茶兄对于爪夷文课题的高见,小弟实在是佩服到五体投地。

如果当年你们对于国阵的爪夷文路牌,也可以如此释怀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早就和平了!

马华再怎么不堪,都不至于把立场给转来转去。这一点我必须向你们民联致敬!

“老实说如果某华商的顾客群是以穆斯林为主,为何不行个“方便”、增加亲切感将招牌贴出爪夷文。”

老实说国阵政府的人民是以穆斯林为主,为何不行个“方便”,增加亲切感将路牌贴出爪夷文。

妙对!妙对!

毛德鼎 said...

回拔牙大大,

您对于爪夷文课题的见解,小弟实在不解。

以一个华裔回教徒来说,爪夷文有问题吗?

爪夷文本是巫语的文字,就如华裔看华文,问题何在?

您是正义的?

毛德鼎 said...

回Freddie,

我们可以不吃猪肉。但是不可以乱说话。

您的“古古”回教党要切了吗?回教行割礼只切包皮都不晓?

都以身在回教国竟没做功课!

吴启聪 said...

是的,毛德鼎大哥,小弟知错了,爪夷文招牌对于华人来说,完全不是个问题。

那么小弟想请问一下,现在的爪夷文路牌还算是个问题吗?

毛生胆 said...

您问我现在的爪夷文路牌还算是个问题吗?不如您去问巫统?

算了吧,您还是去专心拔牙吧.

吴启聪 said...

毛兄,又改名了?

名字可以乱改,但政治立场是不能乱改的。

如果现在的政治立场决定要“改”成挺爪夷文招牌的话,那么就顺便连爪夷文路牌也一起挺了吧!

毛生胆 said...

吴兄,

吾换假名乃小私事,一天数次,不必介意。

您还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啊?不如算了吧。

吴启聪 said...

你的问题?

『以一个华裔回教徒来说,爪夷文有问题吗?

爪夷文本是巫语的文字,就如华裔看华文,问题何在?

您是正义的?』

以上三句?

以一个华裔回教徒来说,爪夷文当然没有问题。以前中学时代,我看我的马来同学也只有在agama课本上,才会用到爪夷文。

吉打州政府积极鼓励吉打子民看爪夷文,却没有鼓励吉打子民看华文,这确实是没有问题。

你才是正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