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7, 2010

言路:馬華過不了華社心理那關


言路:馬華過不了華社心理那關
2010-05-27 19:02

最近,馬華在新任總會長蔡細歷的領導之下,頻頻在報章媒體上高調問政,一洗馬華過去沉默是金的作風。然而,值得我們探討的是,馬華的這一番洗心革面,又是否能夠挽回大馬華社的信任與支持呢?

馬華自從在308海嘯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以來,大幅度縮水的政治版圖導致了馬華的士氣一直萎靡不振。再加上之後又爆發了有史以來最為荒謬的黨爭,造成了馬華在華社心目中的形象與地位更是一落千丈。除此之外,現今的行動黨正值如日中天,以29國席躍升為民聯最大成員黨,無疑是馬華最為強勁的競爭對手。而且很明顯的,現今的華社絕大多數人都選擇了行動黨,而不是馬華,作為他們在政治上的寄托。

種種不利馬華的因素綜合在一起,實在很難想像馬華是否能夠再次振作起來。筆者認為,現在馬華最大的難題,就是馬華過不了華社心理那關。蔡細歷近期以來大刀闊斧的改革行動,筆者很質疑馬華是否能夠因此而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地挽回華社的支持?即使馬華真的做出了成績,試問華社又是否會以正面的態度去看待馬華的改革成果?悲觀地說一句,馬華的政績與華社的支持,絕不可能是等值的交易。

華社對於馬華所累積的負面印象,其實是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若要真正走入華社群眾當中,瞭解到他們對於馬華的不滿,無非是出自施政不公,也就是劍指國陣的種族政策。對於華社而言,在他們的心理有一種被虧欠的感覺,為何土著與非土著之間會有不同的待遇?為何華社的個人發展空間,總是要受到種族政策的諸多限制?身為國陣華裔代表的馬華,就得為這一切買單,當然也必須一應承受華社的憤怒。

如今即使馬華的改革,能夠為大馬華社的利益帶來逐步的改善,在短時間之內,也不見得華社會因此而回心轉意支持馬華。只要國陣的種族政策依然存在的一天,就必然會成為華社心中的一根刺,時刻提醒著他們不可能接受身為國陣一員的馬華。近期大選補選的華裔選票傾向,已經非常明確地證實了這一點。或許要等到華社再也感受不到施政不公的一天,才會開始釋懷,慢慢重新接受馬華,但這肯定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面對在野黨的強大競爭,馬華可以說是招架乏力。反對黨未曾執政中央,華社並不知道在野黨究竟可以為華社帶來何種改變。馬華能否浴火重生,唯有拿朝野的實際政績來比較一番,才能下定論。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27

蔡总,很对不起泼了你冷水,不过忠言逆耳啊!

今时今日的马华,是绝对不用期望可以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了。

我们只能继续默默耕耘,唯有改变整个施政不公的大环境,才能真正改变到华人的心境。

这条路还很长,如果行动党有能力代劳的话,那就有请吧!

26 comments:

小明 said...

上题在这儿答,哈!哈!
不只华人地位没改变,就连马华地位也一样,就是当你没到。

就拿赌球和新加坡那片地来比喻,这牵涉全体国民的利益,但整个内阁/国阵成员党只被告知结果!你们部长还是人民有何意见,跟他何干?
干了还先跟巫统最高理事会作出解释,人民/内阁连解释都不用?合同都签了,就算作出解释又如何?http://malaysiakini.com/news/132931(他说,巫统最高理事会已经接纳,他对新加坡之行所作出的解释,并认为此行的协议对马新都有好处。)


巫统最高理事会最少还有一个解释,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巫统已把国家/政党混在一起了,他们已当整个国家就是私人的,他们已忘了政党只是代管人,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

小明 said...

真正主导这个国家的是巫统最高理事会不是内阁,好几回内阁同意的,巫统最高理事会反对,到头来还是内阁跟巫统最高理事会的意见,这不是天下笑话。不管老蔡如何敢怒敢言,能改变吗?
如民联上台,至少没那个党的中委会能如此一样,因三党的席位都拉住对方。

小明 said...

很多马华当官的都过不了官字,这也为何马华会软弱至今。你问看马华内阁成员/大官小官
A)下回大选,马华大胜,但自己没官当
B)下回大选,马华输剩底裤,但自己有官当

你算看他们的答案是什么?

吴启聪 said...

华人地位?马华地位?没有想到你对老蔡的能力比我还有信心,才上任两个月不到的老蔡,我只希望他能稍微改善到华社的利益,你却觉得他应该已经提高了华人跟马华的地位?不过这也并非遥不可及,但需要一点时间。

难得你这么看得起老蔡,我还真的很高兴,不过很可惜就如我这篇文章所述,他的改革历程注定要事倍功半了...

赌球课题马华确实是认栽了,不过新加坡土地课题是n年前就定下来的了,执行是迟早的问题。

吴启聪 said...

巫统现在的气焰,跟308海啸之前相比,明显已经大不如前了。不过无可否认的,还是需要再多加制衡。以前黄家定时期连哼都不敢哼一声,现在的老蔡确实比黄家定更有作为。

我没有行动党的雄心壮志,不敢期望老蔡这短短几年能够搞出人人平等来,但至少马华在政绩上必须前进不能倒退!

等民联上台后,我们再看如何吧!现在先吹还言之过早,我正在期待民联的影子内阁出炉呢!(不是那一个部门三个部长的什么东东)

你的问题,即挑战人性,没有逻辑,也没有实际意义。我如果回答你,我很想赢大选,但我不想做官,对你而言又有什么意义?你正在期待我国政坛会出现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坦白说,民联都未必有...

小明 said...

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哈哈,这话正合我意,就如我常提的我国没有圣人党,只有少烂党!!
就如你常看不过眼民联的过失,我则认为只有圣人党才没过失。
那新加坡土地在签字前,条件全可再谈过,我不认同你所讲的之前所定下来。

我的比喻是要告知你马华官性太重,这也造成今天的软绵绵。
要如何改变,就看马华阿头有没这能耐去改变。方法是有的。
民联有不如此一样?同样的,给它五年不就知道囖!题外话,再益算不算圣人?哈!哈!
在红毛地方,很多党要都不要当官,因官太难当,干的好,选民讲我付你钱你干的好是应该的。
不小心用了官车载老婆去屋后买菜被人看到,不只没官当,还要被人从头骂到尾!
如马来西亚的官也这样,我包你很多党要都推官!

吴启聪 said...

我其实看不过眼民联的,不是单纯的过失,而是民联的不稳定性,3党各自为政缺乏统一队形。等民联正式执政中央了,就会看得一清二楚了。

新加坡土地课题,其实社会各界褒贬不一,有人说纳吉丧权辱国,有人又说纳吉解决马新20年难题。但对于新山人来说(你应该也是新山人吧),应该算是好事吧?(经济课题我不大在行)

乱绵绵不单单是官性的问题,也是整个制度的问题。巫统一党独大的局面有待打破,而308海啸也确实开启了这个契机。与其找一队不怕死的官,倒不如改变制度让这些官不需要怕死,更加实际。

说到马华的改变,我现在正在等待老蔡的改革成果,个人认为老蔡是李三春以来最有能力的总会长。(林良实其实也很强,但只是在稳定方面而已,至于在改革上毫无建树)

我其实非常渴望民联下届执政,但我有信心以民联目前的不稳定性,应该会一届就打包。(个人看法而已,无须太过激动)

再益,你说他完全没有私心,我不相信!

东方社会的观念,与西方是全然不同的!

Cinn said...

虽然难了一点,可我相信马华比民政更有可能,及有能力赢回华社的支持。当然,相对要付出的时间与努力,还有勇气必须是双倍甚至是更多的。
马华有很多的专业人士,不像民联。可惜就可惜在于他们权力有限,可这也是他们自己造成的,没辙!!

Dogdogman said...

请问华人前世亏欠了马华什么而今世必需义无反顾的支持马华,不管它几十年来多么的无能,不管它几十年来和巫统狼狈为奸对人民干了多少坏事,不管它是如何的太监相?

如何你认为华人现在不支持马华只不过纯粹是因为dulan马华不能替华社争取这个那个,那么你是大错大错,现在华人在乎的不只是华社的问题,还有国家的大问题!

这个国家病入膏肓,这是国阵腐败无能政府造成的,所以许多华人不只不投马华,只要反是国阵的,就不投。

我就大约数一数国阵干了多少坏事,多么的无能,所以做么大家会dulan,不可能一一写完,太多了!

1. 和许许多多大盗公司签不平等条约
2. 和独立发电场签不平等条约
3. 白象计划一大堆
4. 不公平对待华校印校
5. 执政无能,只靠增加公务员数目解决失业问题,造成国家一大负担。公务员数目增加容易,删减可困难了。这个肿瘤如何解决?
6. A钱,看看那些什么什么皇宫,带几百万现钞出国。。。。当然,你们马华说没证据嘛。 但是你们解释得了那些钱从那里来吗? 有人受到对付吗?
7. 国家石油收入去向不明。。。那么多年那么多的收入,到底去了那里? 拿来发展国家? 可是咱们看到连个像样的公共交通系统都搞不出了,现在又要咱们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取消石油津贴,这简直是逼大家继续一样驾驶,只不过用更昂贵的开销
8.马来西充满丰富的天然资源,没有大天灾,结果被国阵统治到快要破产了!!!首相署部长自己承认的。


你说说,做么我们不可以抛弃国阵包裹你们马华?难道马来西亚人民是应该作践自己的?

当然,你们会说,我们要遗忘过去,展望未来。
如果你在一间公司当经理超级无能,弄到公司亏损连连,董事局要炒你,你可以不可以说:我们要遗忘过去,展望未来?

国阵十年如一日的策略,就是把所有一切不好的推给前任的。

阿都拉上台他是包青天,他要纠正马哈迪的错误,我们要大力支持阿都拉。

纳吉上台是要纠正阿都拉的无能,我们要强力支持纳吉,捍卫One Malaysia 精神。

所以,想凭这一套就要人民永生永世的支持国阵?做梦啦。

huichun said...

我想很多马华人都自以为华社是因为种族政治而抛弃了他们,大错特错。

如多食人间烟火,多去和草根交流,你就知道贪污问题,贫富不均,生活压力,制度不公等,才是让人民面向反对党的原因。

那人民为何还要寄托一个已无药可救、腐败无能和会拖累全国人民的沉船呢?

Dogdogman said...

huichun说的对。
马华人到现在还是以为华人不满只不过是因为之前马华不敢,没有努力替华社争取这个,争取那个。。。

难怪蔡老大上来,就高调的搞同一套:提呈备忘录!

要求政府这个那个。。。。

自曝其断,自取其辱,证明马华的唯一功能只不过是替华社当中间人向政府(巫统)要求这个那个。

连赌球经营,马华似乎都是后知后觉。

Ace said...

说得没错,马华的确有很多“专业人士”,专门垮事业的人士真多,最近最有名的还是PKFZ,上一个哑了,新一个忘了. 几十年的交通部长职位都在马华脚下,却踢出一个“蠢天”来.
如果说是改革,倒不如说是“纠正”?一只猫的本能是捉老鼠,怎知道后来太好命了,吃饱饱懒做事,现在危机来了老鼠多了,开始“说”要捉老鼠了,然后将捉老鼠的工作吹捧自己现在有了英雄感,因为很努力地去捉老鼠,跟着讲究别人的捉鼠工作没有自己那么好.
那些所谓的专业人士犯的“专业问题”,不小的不做,专做大的,更可悲的,问题出在那儿,还懵差差.

吴启聪 said...

cinn兄,你的评论相当中肯,这也是我所想的。

吴启聪 said...

狗狗人兄,huichun兄:

不知你们是否有发现到一个现象,马来西亚各族人民所重视的课题,其实是大不相同的。

对于一些理应受到全国人民不分宗教种族重视的课题,比如贪污、官僚主义、国家发展等,各大民族对于这些统一课题的反应都是不一的。

难道说非华裔就可以接受国阵在这些统一课题上的表现?而且还傻傻地继续投票给国阵?然而华裔的眼睛就比较“明亮”一点,只有华裔才看得清国阵的真面目?

华裔唾弃马华,也许种族政策未必是唯一的因素,但这肯定是相当致命性的因素。

吴启聪 said...

ace兄,很明显你连“逞英雄”和“补镬”都分不清。

身为马华的一员,我个人认为现今的马华完全没有任何英雄可逞,现在老蔡出来做的,尽只是“补镬”而已,补得好是他的本分,补不好的话就要送马华去荷兰。这种英雄,我可不敢逞!

现在的马华正处于极度狼狈、尴尬的情况当中,这一点自觉我们还是有的,我在文中也已经阐明了一切。你要继续用你的观念来看马华无所谓,重点是马华自己从今往后的政绩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Tang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Tang said...

有沒有发現一种現象:
馬华越弱的州属(西馬),华社的福利就越好。
最新的例子是森美兰,只有一個馬华州議員,MB刚刚宣佈學校一元地稅。
反而馬华越多的州属都沒有那种福利。

很久以前在魯乃補選时,有一位华教人士指出,要国阵政府公平对待华社,就不要支持囯阵政府,似乎有一些道理。

馬华最強的柔佛,我不知道华社的福利如何,但我知道建寺廟建教堂,比吉兰丹还要难。

吴启聪 said...

tang兄,你的说法让我想起了我一个很有趣的病人。

他第一次见到我这个华人医生,就跟我滔滔不绝地讲他的火箭经和大中华民族主义。

第一句话就是:“是华人就一定要投行动党!”

他还非常神秘地对我说,其实马来西亚的华人是占相当大多数的,只是马来政府在banci做了手脚.....

我在想,马来西亚的华裔,是不是就只能支持在野党的宿命。即使明天民联执政了,华裔有可能要倒过来支持国阵?

呵呵!说了一大堆废话,纯粹只是一些分享。

Tang said...

“我在想,马来西亚的华裔,是不是就只能支持在野党的宿命。即使明天民联执政了,华裔有可能要倒过来支持国阵?”

小弟是檳城人,我看过馬华100%,也看过0%在州議會里。人民是現实的,誰做不好,就換人做。

馬华有think tank, 但我不知道馬华有沒有对很多現象做研究,包括我之前舉的例子。

我同意蔡細勵有很強的执行力,但至於是否有对巫統反抗的能力,則还待証明,至少在柔佛看不到。

吴启聪 said...

柔佛真有你所说这么差吗?

我个人大学时期曾经在雪隆住了5年,其余的21年都住在柔佛,其他州属我不敢妄下定论,不过个人觉得柔佛的对华政策,整体上还是好过雪隆的。

Istern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Ace said...

你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我几时说马华“逞英雄”了?你是不是需要去看医生?还是你的理解力有限?
一个执政党的工作本来是解决问题的,然而,没能解决问题反而不断制造问题,然后将解决问题的工作将它“神化为改革”,算来你也满高招的,因为。事情还并不为止,你还出击将行动党神化为“神权行动党”,将支持行动党的人的动作就是神话他们,所以我看你不要做“医生”好了,去做“仙家”吧. 因为你不断的神话马华在改革,而我从来没有反驳这一点,只是置疑你一直在说马华在改革,又现任总会长讲话比前几任大胆了,可是我却看不出具体的东西来.
高调问政是做事还是做戏,我不愿置评,我只看成果,做不到效果可不要赖地硬就好了。正在做的当儿,反而看到一些人刻意吹捧倒是真的. 也看到一些“好心人士”,见反对党风平浪静的当儿,故意兴凤作浪.

吴启聪 said...

你的猫抓老鼠英雄论,如果你说不是在讲马华那就不是吧!

何谓改革?以前没有的东西,现在变成有了,就是改革。即使那本来都是应该有的东西,也从原来没有变成有了,这也叫作改革。从一个庸碌无能的马华,变成一个稍微有点政绩的马华,也叫做改革!不过马华所应该做的改革,正如我之前所说,是在补镬!

那你就等着看成果吧,如果到时真的是交白卷的话,放心,我会认!

反对党风平浪静?你是这么觉得的就好了,没事没事!

吴启聪 said...

行动党的神话,不是我一个人编得出来的。

林吉祥/林冠英可以做副首相(有者甚至说首相)

潘检伟可以做财政部长(这是最广泛听到的)

人人平等的梦想可以马上实现

种族政策可以立刻废除......

虽然最后两项也在我个人的理想当中,但行动党真的可以做到给我吗?(当然,现在的马华铁定做不到)

Ace said...

猫捉老鼠是本能的事,怎么被套进“英雄”去了?就好像警察捉贼是他们的职能,也不算是英雄.
马华不是一出来就是弱的,只是失败的人做失败的事而已,说是“改革”还是“纠正”,或“补镬”也行,只要做出成绩来就好,我不会对他们护航也不会泼冷水,反而看到有些人为他们敲锣打鼓的,才看不过去.
谁人做什么都不重要,有本事就上位,可不要高处不胜寒就行了,重要的是国家的发展和人民的福利不要被剥削.

吴启聪 said...

我刚上了篇《马华过不了华社心理那关》来泼老蔡改革的冷水,你说我为他敲锣打鼓?

算了,政绩是做出来的,不是我讲有就有,你讲没有就没有的,在这里吵都没有用,我们还是放长双眼来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