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7, 2010

言路:一個議員值500萬?


言路:一個議員值500萬?
2010-06-17 19:16

隨著最近爆發的行動黨霹靂州議員吉舒榮特星退黨事件,行動黨霹靂州主席倪可漢透露,行動黨在308大選前規定該黨候選人簽署一份500萬令吉違約金的合約,以確保候選人的忠誠。

吉舒榮特星的退黨事件固然是非常震撼,然而500萬令吉的合約更是讓人感到吃驚。早在霹靂變天的初期,就傳出許月鳳等民聯議員曾經簽署過一張“賣身契”,即一張未志期的辭職信,一旦退黨即立刻生效,以便懸空此州議席。然而以上說法在這之前純屬傳聞,其虛實並無從稽考,怎料如今行動黨親口承認這份合約的存在,並且還附加上了500萬令吉的違約金。

坦白說,人們做夢也未曾想過,原來議員也可以有個價碼的,而且還是500萬令吉的天價。如今這份合約公諸於世,不禁讓人們設想到一個問題:難道一個議員值500萬令吉?何謂議員?議員即是人民的代議士,是人民通過大選一人一票投選出來的代表,在議會裡作為人民的喉舌。一個議員,小則代表數千個人民,大則代表數萬個人民,如今若說要為議員標上一個價碼,這無疑是褻瀆了議員一職的神聖,試問教人民情何以堪?

行動黨宣稱此舉是為了要起阻嚇作用,以確保候選人的忠誠,不敢輕易退黨跳槽。筆者認為,行動黨其實只須勒令退黨議員立刻辭去州議席即可,又何須為此再加上一個價碼呢?如果說行動黨精挑細選出來的候選人,都必須在500萬令吉違約金的阻嚇之下,才得以確保其行動黨的忠誠,不覺得行動黨應該為此而好好反一番嗎?一個因為害怕賠錢而不敢輕易退黨的議員,又是否應該成為人民的典範?突然之間,在500萬令吉面前,彷彿甚麼政治立再也站不住

筆者覺得很好奇的一點是,當年霹靂變天之時,霹靂州議會的局勢是國陣31席對民聯28席。如果當時行動黨當機立斷地把這張合約給拿出來,或許許月鳳就不能成功退黨,而局勢也會扳回國陣30席對民聯29席,僅僅一席之差很大可能就可以迫使蘇丹解散州議會重新選舉。可為何事隔了這麼久後,直到現在的吉舒榮特星退黨,行動黨才決定亮出這張合約來?筆者認為,或許行動黨對這張合約的約束力早已心中有數。

這份合約其實存有一個漏洞,如果說牽涉議員堅持不退黨,卻在州議會選擇親國陣的話,行動黨是不是必須立刻開除這名議員?

不管怎麼樣,用500萬令吉違約金來阻嚇議員退黨充其量只是治標而已,要怎樣不讓議員萌起退黨之心,才是治本之道。見證了公正黨排山倒海般的議員退黨風潮,行動黨又是否有所頓悟了呢?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6.17
针对这个500万令吉合约事件,行动党主席卡巴星的反应最为吊诡,他说“只有霹雳和森美兰州的议员有签这张合约而已......”。
是否意味着,连卡巴星本人都觉得这张500万令吉的合约,其实并不是什么光鲜的事???
我相信议员是可以用金钱收买的,但please啦!不要把议员变成“统制品”,也标上一个市价好吗......

16 comments:

吴启聪 said...

这篇文章势必引起众人的狂轰滥炸,炸就炸吧!坦白说一句,我只是说出我对于这500万的真实感受。

frei said...

合約是两者同意之下才签的,毁约了自然要赔偿。这是天经地义和理所当然的事,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吴启聪 said...

《退党即辞议员》

《退党即赔500万》

在以上两份合约之间,我可以接受前者,但我不可以接受后者......

小明 said...

这篇文章势必引起众人的狂轰滥炸,炸就炸吧!

唉,自问自答。。。。。。。。。。。。

吴启聪 said...

小明,何来问?何来答?你发烧了吗?

说到自问自答,小弟怎敢在你阿明哥面前班门弄斧?

Alfanso said...

逼议员签署合约的确不大好,但如果国阵肯修订反跳槽法令,人家就不必这么麻烦。吴医生不去批评国阵,却对人家的合约品头评足,真的是典型的马华避重就轻的手法。

吴启聪 said...

alfanso兄,关于“反跳槽法令”的建议,我之前曾经在两篇文章中提及,请自行翻阅。

如果明天国阵爆出一张价值一千万的卖身契,你看我批不批评?说真的,这回行动党的五百万,还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

吴启聪 said...

《通过法令制止跳槽歪风》星洲言路1/2/09
《跳槽变天扰乱社会秩序》星洲言路10/2/10

小明 said...

这篇文章势必引起众人的狂轰滥炸

这不是自答是甚么?
自己的第一篇留言如此,还不算自答?你都预了结果。

吴启聪 said...

如果这也叫作“自答”,那么请问“自问”在哪里?

虽然这只是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但我清楚得很我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好一个聪明的小明~~~

Lawrence Teh said...

吴牙医以为自己是部落红人,随时有数千人等着来浏览留言,嘻嘻!

可惜你不是文情并茂、西西刘、波力巴克。。。

吴启聪 said...

lawrence兄,请问这是一个课题吗?

我原本以为你们会冲着我的《一个议员值500万?》而来,没有想到原来你们对我的《狂轰滥炸》比较有兴趣,少见少见!

德申 said...

小明,启聪这不叫自问自答,这叫自弹自唱。
当然这不是主题,500万才是。
敢问500万很大吗?500万的目的为何?
我想,在野的穷议员来说,这是很高的门槛。在执政的大官们来说,500万算不了什么!开口闭口多是亿亿声,随手一抛就是一千万。
看来五百万还起不了作用。最好是让跳槽者直接入狱。我们人民实在是被这些无耻政客玩得太惨了,就是这类人渣的存在,才会让滥权者为所欲为,妨碍国家的发展。
500万,值得惊讶吗??!!

吴启聪 said...

德申兄,配合你再唱一句。

只怕这500万的价码开出来,国阵会二话不说:“500万?抵到烂啦!”

可悲的是,开价的那个,并不是国阵,而是神圣无比的行动党。

入狱又何尝不是赌气的话?我的要求比较实际,“更改党籍者,即同时放弃议员资格”,我在n年前已经说过这个了。

500万不值得惊讶,议员也有个价码才叫人惊讶!相信是全球政坛上的唯一一个!

德申 said...

这500万不是个价,是一道防火墙;可它防的可不是火,是防人性的贪婪,也防国阵的利诱。可是,目前看来还不管用,只能照妖。

还有,国阵是不会修订反跳槽法令,“更改党籍者,即同时放弃议员资格“根本谈不上实际。除非。。。下届大选有变天的改变。

再问,人民的委托不值五百万吗?

吴启聪 said...

500万确实是个价!行动党议员要退党可以,请赔500万~这已经有够明显了,倪可汉昨天还在讨论要怎样用这笔500万,他说可能捐去做慈善......流汗......

起码实际过你的“入狱”啦!退党的议员,其实不用剁手剁脚,或是赔钱,只要把议席交出来就合理了!等你变了天再说吧~

你有一个很大很大很大的误会和误解。你问我人民的委托不值500万吗?难道你认为我的意思是人民委托不值500万?

我告诉你:人民的委托是无价!!!根本就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值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