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3, 2010

言路:雪州賣沙弊案省思


言路:雪州賣沙弊案省思
2010-06-03 19:43

不久前舉國轟動的雪州賣沙弊案,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別遴選委員會(SELCAT)終於召開了一連3天的聽證會,以徹查雪州政府企業Semesta高層賣沙弊案。不料首日的聽證會就已經爆出,Semesta剛設立後的首4個月,就已經發了2個月的花紅給予員工,令人嘩然。

這起賣沙弊案一開始之所以會被炒熱起來,是因為本案的投報人,正是公正黨的加埔國會議員馬尼卡瓦沙甘。如果說投報人是來自敵對陣營的,或許還會有很大的嫌疑隱藏了特定的政治動機;然而如今投報人竟然是公正黨的自家人,就不得不引人關注這起弊案究竟是不是真有其事,自然而然地引起了今天的軒然大波。

一直以來,我們對於一個政府的腐敗現象,不管是中央政府,還是州政府,大致上可以歸為兩大類:一是官商勾結瓜分政府工程利益;二則是政府企業中飽私囊公司收益。如今這起賣沙弊案則是屬於後者這一類,Semesta是雪州州內唯一受委管理雪州沙石的官聯公司。目前SELCAT所提出的疑點,除了Semesta不符常理的大派花紅之舉,還有Semesta至今只為雪州帶來了1500萬令吉的收入,比原先預定的目標1億5000萬足足少了1億3500萬之多。

奪下一州政權,有機會上台執政,這對於民聯來說無疑是一把雙刃劍。民聯固然可以藉此機會,展現執政能力,並從中汲取寶貴的實戰經驗;但絕對的權力就會造成絕對的腐敗,民聯自然也無法避免黨內的害群之馬監守自盜、貪贓枉法,從而顯示出民聯政府的監督不力之處。

深受人民支持的民聯,雖然尚未執政中央,但也已經順利攻下了4州政權。無可否認的一點是,人民一直都在觀察著這民聯4州的執政表現,期待民聯的施政能夠比國陣時期改善許多。有了前朝的國陣作為對比,人民對於民聯的執政表現的評價,只有3種可能性:更好?一樣?更差?而這個評價,並不是一般的政治評論員所能夠紙上談兵的,還必須由民聯州的子民親身體驗過民聯的施政,才得以給予最準確的評價。

做得好的話,民聯自然就向布城邁進了一大步;但做得不好的話,反而會讓人民感覺到好像在走著回頭路。而這起賣沙弊案,又何嘗不是給予民聯的一記警鐘呢?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6.03

4 comments:

吴启聪 said...

针对这篇文章,我正在等着“贪污又怎样?我们才不care!”之类的回应......

frei said...

http://www.merdekareview.com/read/13213.html

向雪州透委会致敬

【作者/beimazai】 Jun 04, 2010 12:30:04 pm

我的意见是回应: 职位越高花红倍数越大 KSSB主席口供自打嘴巴
雪州政府成立以邓章钦为主席的雪州议会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不论是对国阵或民联所召开的听证会,全部案件一视同仁的摊在阳光下审理,不偏袒己方(民联),审案抽丝剥茧,一丝不苟,深深获得雪州选民的认同,大赞没有枉费他们投选了民联。

反看国阵,尽是贪污滥权,曾几何时像民联般召开过听证会来审问涉嫌犯错的国阵官员?如何欺压民联人马单看赵明福的事故就叫人义愤填胸,自己人马犯错就偏袒,只知道官官相护,隐瞒民众,把事情掩饰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当人民都是傻瓜,却不知原来自己更傻,所作所为像极了把头埋进沙里的鸵鸟,不知道早已被人民看的一清二楚,对国阵大失所望,纷纷生了离弃之心,也成就了民联的壮大,他日国阵若失去执政权可别怨天尤人,这是咎由自取,活该。

吴启聪 said...

你以上所说的我都认同!

我要说的是,贪污腐败从来就不是任何一个政党的专利,绝对的权力就会造成绝对的腐败。国阵需要大改,民联需要小改。

我一直以来都非常欣赏邓章钦的作风,尤其是他完全不卖林氏父子的帐,上次刘天球事件就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

只可惜邓章钦自己都会说,他就只能被丢去坐冷板凳,做一个没有实权的议长而已。不过不用担心,邓章钦一直都在充分发挥他的所有政治资源,主要是议长一职。

邓章钦,加油!!!

frei said...

言之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