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0, 2010

言路:合法賭球注定流產


言路:合法賭球注定流產
2010-06-10 19:05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合法賭課題,朝野政黨各自陷入了激烈的爭議當中,而社會人士也多為大力撻伐合法賭球。而合法賭球的最新發展,則是政府向媒體表示尚未正式批准賭球執照予相關集團,也意味著合法賭球至今仍未有定案。

從政府的最新表態看來,合法賭球多數是兇多吉少了,賭球執照到了最後應該還是不會被批准。自賭球課題爆發以來,在野黨不遺餘力地抨擊,再加上社會人士一面倒地譴責,政府在如此強大壓力之下不可能一意孤行犯眾怒,必定以民意為重,拒絕批准賭球執照。走到了這一步,可以說合法賭球是注定要流產,此時此刻不可能順利誕生於馬來西亞。

凡事都必有其利與弊,包括了合法賭球也不例外。筆者認為,合法賭球最大的好處,是在於人們必須用真金白銀去投注站下注,賭本一旦耗盡便沒得再賭,不至於深陷泥沼,筆者也鮮少聽聞有人會特地借阿窿去合法投注站下注。與合法賭球相比,非法賭球則可以無限度地讓人們賒賬,一直到債台高築,深陷無底洞,甚至被逼借阿窿來還賭債,導致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坦白說,平時在我們身邊發生的類似案例,有十之八九都是非法賭博所造成的。

而合法賭球的壞處,則是在於等同變相鼓勵賭博,助長國內賭博的歪風。無可否認的是,有了合法賭球的存在,人們從此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入投注站賭球,跟以前偷偷摸摸的非法賭球明顯大不同。合法賭球,或許可以正如剛才所說,減少病態賭徒的無限度賭博,但同時也增加了更多的新手賭徒,因為合法投注站為人們打開了賭博的方便之。在野黨和社會人士,就是衝著這一點壞處,而堅持反合法賭球,即使在朝的國陣,也有一些成員出聲表示不認同合法賭球。

然而,站在政府的立,賭球執照的批准與否,並不能遊走於合法賭球的利與弊之間,還須給予一個明確的答案。一旦批准了,政府就要做好心理準備面對合法賭球所帶來的衝擊;倘若選擇不批,則一切恢復原狀。以目前的局勢看來,政府必須選擇不批,在龐大的稅收與人民的意願之間,政府若要穩定政權就只能選擇後者。

國陣政府在納吉的領導之下,有一點明顯跟馬哈迪時代非常不同,那就是納吉無論大小政策都是先思而後行,聽取民意才來定案。如今這個合法賭球課題就是一個例子。回想昔日的馬哈迪時代,我們對於國陣的朝令夕改,本末倒置的“先實行,後研究”,一直都感到極度的厭倦。如今納吉能夠根據民意來做出政策的判斷,這何嘗不是國陣政府長期執政以來的一大突破?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6.10

9 comments:

小明 said...

拜神竟也要收准證費.....向政府有關當局申請酬神戲費用僅收取320令吉,可是今年有關當局卻增收多一項申請拜神准證的費用320令吉,令人深感遺憾。

猜猜看,这件事发生在那里?
如是吉打的话,你会有何高见!
如是峇株巴轄(好敏感的地方),不知你又会有何意见?

里面还有本年度的神话,政府办事不力/偏差因反对党公务员搞鬼,够神奇吧?还是出自州议员之口。

其实,单一项事件我们不能断定这政府是较不坏还是很坏,这其中会有很多的加加减减。就如吉打的jawi事件,不能因这样就断定它坏过国阵,同样的,我也不会因拜神竟也要收准證費而肯定国阵坏过民联。这只是其中一个加加减减吧了。

不过会讲出反对党公务员搞鬼的人,我直接按灯,out!

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103944?tid=9

Lawrence Teh said...

大马卡添油计划,花了7000万购入解读器之后才决定计划停跑。

消费税法案,国会提呈二读之后才临时喊停。

这些是先思后行,还是先行后思?

小明 said...

(筆者也鮮少聽聞有人會特地借阿窿去合法投注站下注。)
-都还没合法,当然还没有。如合法赌球就会如云顶般合法的话,怎会不一样。你这话就如跟大家讲云顶是没阿窿的,只有非法赌档才有。
赌小钱,当然非法合法都没两样。但一合法的话,那些赌大钱的就有管道了就如云顶。这间接的造成社会问题。
护主不是这样的。
这样的刹车也能变成听取民意,再一次看到你高深的变变变功力。
他根本是先行后看,真瞒不过就再看看,这是听取民意?
题外话,听讲最近有个马华部落客有难因发表文章不小心评论到总会长?真的吗?

Freddie said...

启聪,

打扰一下,提外话,马华纪委会是不是要马华部落客乖乖听话?你可以向蔡总了解以下吗?我们是不是要“一言堂”,团结一致。

小明 said...

http://keykok.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11.html


马华重回谈判桌。。。。。

吴启聪 said...

纳吉紧急刹车你们不欣赏,难道你们比较欣赏像马哈迪酱的一支油踩着去?

如果我是一个执政者,我提出了一个自己的概念,再叫我的团队去拟定这个方案。

然而,这个概念遭到了人民的反对,我决定尊重人民的意愿,收回这个概念,重点是绝不一意孤行。

到了这个时候,你们是要怪我从头到尾都不应该有这个概念吗?还是因为我有了这个概念,你们就认为我没有资格继续执政下去?

纳吉的紧急刹车,你们爱诠释成“纳吉怕了人民”,而我则认为是“纳吉尊重人民的意愿”。不过算了,怎样诠释都好,反正效果都是一样的,人民反对的政策最终都不会落实。

如果你们认为这个国家唯一可以建设的可能性,就是在于让民联执政而已,那么基本上我说什么都是错的,仅此而已,拜拜。

吴启聪 said...

关于薛杰豪的案件,我其实对此案也并不是很了解,但我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想法:杀鸡焉用牛刀。

首先我想大家搞清楚一个问题,薛杰豪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中标?是因为抨击老蔡吗?还是因为他的什么“新马华think tank”之类的主张?

如果你们一口咬定是因为抨击老蔡的话,那我想问问你们,在整个马华博客里面,抨击老蔡的难道就只有一个薛杰豪而已吗?其他例如振国、恩霆等不属于原蔡派的马华博客,难道骂老蔡不比薛杰豪骂得凶吗?怎么又不见纪委会找他们喝茶?

不管怎么样,还是那句,杀鸡焉用牛刀。薛杰豪如果真能在马华掀起惊涛骇浪的话,纪委会才来慢慢对付他也不迟。

如今我看到的,是纪委会为薛杰豪做免费宣传而已,听说他是日落洞的区团副团长,或许来届大选应该让他来对垒日落洞之虎卡巴星吧!卡巴星有难了......

Dogdogman said...

纳吉明明是批准了赌球执照,不然Vincent Tan就不会傻到那么高调说9月开赌,要会见民联领袖云云。。。曹智雄也不会说出民联禁止赌球的话讲违反宪法。。。

现在纳吉看到反抗声浪大,为了选票考量,就找下台阶说“赌球执照还没批准啊”,然后叫Vincent Tan吃死猫。

根本不是一国首相的作为,根本没担当。好的就归功于他,不好的就推给别人。

而且这不是因为纳吉尊重人民,而是尊重选票数目。
如果纳吉领导的中央政府是强势政府的话,担保早就实行了。
所以这才是不投国阵的好处。

吴启聪 said...

你的说法应该归类为“纳吉怕了人民”,我都说了,不管你们怎样诠释都好,反正效果都是一样的,人民反对的政策最终不会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