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5, 2010

言路:禁賭從民聯執政州開始


言路:禁賭從民聯執政州開始
2010-06-15 19:02

隨著最近合法賭課題所引起的禁賭風潮,回教黨已經率先號召所有民聯州全面禁止賭博,其中除了賭球之外,當然也包括了一切合法博彩,例如萬字和多多等。除了回教黨,最近巫青團長凱里更是挑戰所有民聯州屬落實全面禁賭,以展現民聯禁賭的決心與誠意。

儘管民聯的領袖們義正詞嚴地要堅決反合法賭球,但須知合法賭球即使落實了,也始終只是我國合法博彩業的冰山一角而已。此外還有合法的萬字以及雲頂賭,這些合法博彩業的累積投注額,肯定遠遠超越於合法賭球。如果說民聯真如反對合法賭球一般,對於我國的賭博歪風是如此嫉惡如仇,那麼民聯應該是時候考慮響應回教黨的號召,以及接受凱里的挑戰,在民聯州屬落實全面禁賭。換句話說,就是禁止一切形式的合法賭博,關閉所有的萬字投注站。

不管怎麼樣,杜絕賭博歪風確實是人人有責,而禁止賭博目前在我國更是大勢所趨、民意所向。如果民聯只是擋下區區一個合法賭球是不足夠的,還須落實全面禁賭,才得以達致禁賭的真正目標。一直以來,國陣政府在於禁賭方面的表現確實是差強人意,如今民聯的崛起正可以糾正國陣過往的不足之處,為我國的禁賭大業奠下穩固的基石。

一旦民聯州屬落實全面禁賭,民聯州內的子民就可以立刻親身體驗到禁賭的成效,到時必然可以交出一張漂亮的禁賭成績單。以實際行動來證明民聯禁賭的決心,那絕對是最有說服力的做法,讓人民可以親眼辨出國陣和民聯在於禁賭方面的優劣高低。除此之外,民聯目前佔有4個州屬,倘若民聯成功在此4州落實全面禁賭,而且又能獲得正面的反應,相信禁賭風潮很快就會擴散至其他鄰近州屬,從而迫使國陣效仿民聯一樣落實全面禁賭。

筆者認為,禁止賭博與否應該是屬於州政府的權限,而州政府也有權力關閉州內一切形式的合法賭博場所。比方說,吉蘭丹和登嘉樓州政府已經多年落實全面禁賭,因此,其他民聯州政府倘若放膽落實全面禁賭,應該不會有違憲之嫌。有了吉蘭丹和登嘉樓州政府作為先例,應該已經徹底為民聯的禁賭大業掃清了眼前的一切障礙。

目前民聯的4州裡面,其中吉蘭丹和吉打州政府是由回教黨主導的,如今回教黨率先號召落實全面禁賭,相信即使行動黨的檳州和公正黨的雪蘭莪沒有參與其盛,回教黨也能獨力在吉蘭丹和吉打兩州落實全面禁賭。但在禁賭方面,人民對於民聯的期望遠遠於國陣,或許我們的禁賭應該從民聯州開始,就視乎民聯領袖對於禁賭是否抱著堅持到底的決心。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6.15

24 comments:

鱼米之乡 said...

回教党要禁赌,跟马华代表华人;市场认同率有几大?前者还未知,后者已清楚!

国阵说我们已经是回教国!
民联不敢说我们是世俗国?
我还等着两个阵营的答案!

吴启聪 said...

回教党已经言之凿凿要全面禁赌。

林冠英也义正词严地要杜绝赌博歪风。

民联要禁赌,绝对是合情、合理、合法,有何不妥?

单单禁赌球,又不禁万字,这算哪门子的禁赌?

吉打、槟城、雪兰莪,全面禁赌吧!做些国阵永远都做不到的创举给人民看吧!

德申 said...

聪兄此文看似堂皇大论,却有点低估读者智慧之嫌。难道民联不应该考虑民情,全面禁赌吗?

允许了一件错事,难道还要多允许另一件错事??这不就像允许了说谎,还要允许谋财?

最近了看你的文章,觉得总有某种口气,大概是:“有胆的话,就做给大家看吧!”。不觉的累吗?

吴启聪 said...

德申兄,好久好久不见。

全面禁赌好像不是我先提出的,是民联的回教党率先提出的,而林冠英又对赌博嫉恶如仇,全面禁赌只是符合他们口头上所说的仁义道德而已,这也是刚才我所说的合情合理合法。

如果你不expect民联可以做出些国阵做不到或不肯做的事情,难道你expect民联应该做出跟国阵一样的事情?那民联跟国阵又有何差别?

小明 said...

以事论事。。。。。。。。
万字是不会让99%的人输到破产跳楼,因每个字只能买不超过五千元。。。在整个马来西亚。
球和赌场就不一样,赌注能百千/百万以上。
我只想讲,马华一路来的立场是甚么?是不以华人意愿为最重要,如某事不是华人所愿,那马华应以华人所愿请命还是自己所愿为重?
在赌球课题,出信的人/部门有没问过马华?马华有没考察过华人所愿?
老蔡在这课题有没以华人所愿去表明立场?

吴启聪 said...

小明,国阵不主张禁赌是事实,马华嘴里也说不出民联口中的那些仁义道德,仅此而已。

但是,国阵、马华的立场如何又怎样,是否能够左右到民联的立场吗?

还是说,国阵讲要开赌,民联就必须跟着讲禁赌?反之亦然...

我不可能代表整个马华说话,但我个人的立场是,在未能有效打击非法赌博之前,合法赌博有存在的必要。

道理很简单,打电话无止境地赊账买非法万字,和用真金白银去投注站买合法万字,两者之间我宁愿选择后者。如果前者的因素已被扫清,那么后者也就没有再存在的必要。

不要再跟我讲可以借阿窿去赌,我绝对认同人们可以借阿窿上云顶博杀,但我实在没看过有人会特地借阿窿去合法万字站排队买万字。

小明 said...

我的意思是马华是不应以华人意愿为最最最优先。在马华表达立场前是不应先考察华人意愿,然后才以华人意愿为优先。要不如何天天声明马华代表华人?如马华一天不再以华人民意优先,那华人跟马华就不再有任何关系。
马华要如何再辨白如没马华就没人华人民意在政府内表达?

(但是,国阵、马华的立场如何又怎样,是否能够左右到民联的立场吗?
还是说,国阵讲要开赌,民联就必须跟着讲禁赌?反之亦然...)
其实这是龟不要笑甓。。。
如今天民联批赌球,我101%马华反赌球。这就是马来西亚的政治

Caroll said...

"但我实在没看过有人会特地借阿窿去合法万字站排队买万字。"

你有赌过万字吗?可以用一些贴近现实有common sense的例子吗?

我赞同德申所写的,来来去去都是:“有胆的话,就做给大家看吧!”。不觉的累吗?

只要民联作了一些国阵(或马华)不敢做的事情,你就马上跳前一百步去问:有种你就怎样怎样怎样!这就是你最近的写作瓶颈。

民联就算只比国阵好那么一小步,也是好。

不用急着反驳我,我没有上面那些人那么会辩论。纯粹说出一个读者的感觉。你是不错的,可是别沦为为了写而写。

Dogdogman said...

“不准赌球?做么不也把合法万字禁止了,笨!”

“不准合法赌球,做么不把云顶赌场 给关了,反正一样都是赌“。

很熟悉的话吧,最近赌球合法不合法的争论,许多网络上支持合法赌球阵营最爱抛出的类似"赌气话"。
听来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却根本不堪一击,毕竟就是“赌气话"而已。

要反就必需反到完,不反到完的话就完全不要反?

那些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干嘛许多人喜欢这种 “不是1,就必需0” 的极端处理法?

做么不能像减肥那样的想。

太肥胖不好,要减肥。

但是有些人因为体质的关系,因为毅力决心的关系,很难减到标准(如果以他的身高体重标准是65kg的话),结果减肥最多从100kg 减80kg而已。
So,因为不能减到完,所以就必需完全放弃减肥而选择继续肥下去?!

即使减肥不到,却能保持现在的体重,而不是继续再肥下去,怎样算都是赚到了嘛。

赌博也一样。大家知道赌博是不好,最好做到不赌博。
但是合法万字和云顶存在了那么久,要彻底取消不给大家赌,这会迎来很多人很大的抗拒和反对。

所以,怎么样呢?跟减肥同样的道理:
首先 :不好赌得更加多 (不好继续再肥下去)

请问:允许合法赌球不是鼓励大家赌更多吗?

接下来 : 减少赌博次数,例如行动党一直要求删减万字开彩日 (开始减重,减得一kg就赚1kg)

合法万字,云顶赌场的存在已经够大家小赌怡情了,何必一定要加多一样合法赌球希望人民赌得更加多?嫌赌球的悲剧故事听得不够吗?
合法赌球根本不可能拉走现存的非法赌球客,只不过是制造更多新的赌徒而已。

那些讽刺民联尤其林冠英说他禁止赌球是为了反而反(国阵的就要反),有的说他是怕了回教党,为了讨好回教党。。。。
根本不知所云。

行动党许多年前都开始要求删减万字开彩日了,如果现在更加严重的赌球反而却赞成,那才是自打嘴巴。
说因为怕了回教党,讨好回教党的论调更加是属于狗屁不通的指责,他们难道不知道许许多多NGO甚至槟城马华民政都支持禁止赌球,难道他们也一样都怕了回教党,都为了要讨好回教党?

frei said...

bookies搞法赌球。。
某某人搞合法赌球。。
Perkasa搞三十%股权。。



大家都在想尽办法挖本地人的钱。。
这样下去大马很快会被挖穷。。

大家却忘了国外商机处处,钱途无量。。

吴启聪 said...

小明,你的问题可以有千百种答案,但我想用一系列的fact来回答你(应该不会有吹的成分,我不想跟你拗)。

1)马华的全名是马来西亚华人公会,是国内唯一一个纯华人政党,党宗旨当然是以华人利益为先。

2)马华在国阵里面,虽然是第二大成员党,但实际政治资源抛离第一大成员党的巫统很远很远。

3)在华裔仅占22.6%的马来西亚,在马华仅占15国席的国阵,马华不可能100%满足华社的需要。

4)马华如今仅获得20%的华裔支持(有多没少),接近80%的华裔支持行动党或民联。

5)行动党尚未执政,不能与马华做直接比较。

以上5点都是fact,相信你也会认同,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你也承认了“为反对而反对”,我没看错吧?

吴启聪 said...

caroll,dogdogman,全面禁赌我并不是始作俑者,是你们亲爱的盟友回教党先提出的,ok?

只要比国阵好一步,也是好?

有这一句话,就够了......

我长期以来提倡的政治理念,只有两个字:务实!

吴启聪 said...

针对你们一直以来对于民联政绩的言论,我看到了未来的马来西亚政治会是怎样。

到了若干年后,没有人会再提起劲地猛喊谁是贪污腐败,谁是软弱无能,谁是公正廉洁,谁是人民救星,尤其是谁是华社希望。

人们只会一脸不屑地说:“我靠!都执政够久了,是时候换人做了!”(这句话,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说一遍)

真正的两线制,只有政治的现实,没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从此诞生于马来西亚。

Dogdogman said...

亲爱的盟友回教党先提出的,民联三党州政府就一定要实行?行

回教党可不是你们国阵的巫统,巫统说一,其他大大小小党包裹马华不敢说二,你们国阵党情是这样,不要以为别人也一样。

更何况回教党代表大会都已经通过不会完全禁止赌博的决议,只要求禁止赌球而已。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34367

你却还在这里企图”挖苦民联“ 讲赌气话,根本纯粹是只是为了政治考量。

小明 said...

在你眼里,不管民联有没做到99分,你也会因那一分不投民联一票,不管国阵是几分。
在我眼里,不管民联到现在是不做了足够让我减分的事,加加减减以后怎样都高过国阵。
你们最喜欢就是常把一些民联负面新闻把他搞大,然后就不停的讲,你看你看这不过是另一国阵。骨子里就是即然一样,那么大家就投回国阵就好。

你的党宗旨当然是以华人利益为先在赌球上的课题是不真以华人利益为先?大家自有答案。

吴启聪 said...

狗狗人兄,这边厢禁赌讲得理直气壮,那边厢不禁赌也是一样讲得面不改色。

不管回教党再怎么威逼施压,行动党说不禁就是不禁!劲!

说到政治考量,国阵还鲜少有机会挑战民联做些有益人民的事情,不觉得角色突然间对调过来了吗?赌气.....哈哈哈!

吴启聪 said...

小明,我衷心希望民联能够执政一届,现在我说什么都是空口说白话(你也是一样),一旦民联执政过后,一百分还是九十九分,自有分晓。

所以我才大力支持民联州落实全面禁赌,到时对于华社究竟是利是弊,自然可以跟隔壁国阵州比较比较。

小明 said...

你即如此希望,那么现在开始就应呼吁大家投民联,那么如真所望,我们就用五年时间来看看民联有几分!但在你的稿里和回言里大多是对民联的负面评语,对国阵就手下留情,这样跟你的衷心希望很冲突,我很乱。
我要马儿好,但不给马儿草。
这马儿我不要他好,但我一直给他草?

吴启聪 said...

我一直做的,只是尝试把民联从神话中给拉回现实世界,并非无中生有,凭空诬蔑。

这对民主政治来说是好的,梦还是少发一点比较好。民联要执政,这也是必经的过程。

如果民联真的可以做到跟嘴巴说的一样,那么我跟你说我也会投民联一票,你信不信?

小明 said...

最常讲不应双重标准的人自己偏偏一直在双重标准?难道国阵已做到你口中民联的期望?要不为何国阵做不到的,你也依然投国阵?你看也不看的分数,民联的就要求高高。

神话不是民联,是国阵。这样的一个政府还能生存50年,这样的领导人还不断有人伸食指配合,还能有学识的人不断为它背书,这不是神话是甚么?

吴启聪 said...

小明,说了n次的“现实!现实!”,你还是不明白我说的现实是什么。

国阵成绩虽差,但却给了人民现实,那是即使想掩盖都掩盖不了的现实。

至于民联,你说我把要求放到高高?我倒想问你,究竟是民联给予华社的希望比较高?还是我说的要求比较高呢?

我只能说,神话肯定是经不起考验的,一戳就破,愿与你共勉之。

小明 said...

讲多没用,你要懂答案,敢敢投民联啦,那不不就真相大白。
讲了n次,你还是不明白。
要懂民联如何的没希望,如何的差执政,唯一唯一就是给他上台。
可能民联达不到华社的最高希望,但最少不是我一直认为的蔡氏华人假希望。
你那么热枕行动党的话题,不如来个蔡氏亿元假希望。。。还叫记者敢敢写。。。。。
其实,你们现在的策略就是不断功击行动党,当然有时要加进回教党,大家就不断绕在你们发起的行动党课题,而没去关注到马华的短处, 信心满满上头条,过后呢????kopitiam里面笑到乱。。。

吴启聪 said...

《可能民联达不到华社的最高希望,但最少不是我一直认为的蔡氏华人假希望。》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小明,忠告你一句: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吴启聪 said...

《安华不忘重申民联的经济立场,即在不违反宪法第153条文保障土著特别地位的情况下,落实以需求为导向的扶弱政策;赞成不能长久维持津贴,但必须先从铲除贪污与漏洞,以及削减朋党的津贴开始下手。》

刚才偶然在当今大马看到了这一段文字,喝水差点吐了出来!

不违反宪法第153条文...赞成不能长久维持津贴...

我仿佛看到了你们所谓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