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4, 2010

言路:種族課題何時了?


言路:種族課題何時了?
2010-06-24 19:15

最近土著权位组织发起人伊布拉欣又有了新噱头,他以玛拉奖学金的课题来攻击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孰不知那其实只是伊布拉欣的断章取义而已,即使连巫青团长凯里也站出来为魏家祥背书。不甘寂寞的伊布拉欣,近期以来频频为国内的种族课题火上浇油,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我国的种族课题到底何时才能了?根据笔者的观察,我国的种族课题就好像是一个恶性循环一样,生生不息。罪魁祸首还是在于土著与非土著之分的种族政策,不公平的待遇导致了非土著的不满,而当非土著力争自己权益的时候,土著又会公开向非土著呛声,形成了我们平时所谓的种族课题。

种族课题最终还是需要通过政治途径来解决,非土著寄望于在野党能够改变现状,而执政党却必须稳住占据绝大多数选票的土著票仓,继续实行种族政策才能维持政权。到了最后,我们会发觉到我们兜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原点,一直都在重复着同样的循环。要想跳出这个循环,关键在于土著与非土著之分这个决定性的因素,究竟能不能够从这个循环中被抽离出来?

土著与非土著之分的起源可以追溯至独立初期的宪法第153条文,里面阐明了国内土著的特权地位,在一些方面上享有固打,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固打制。真正的固打制,也是等到了513事件过后,才通过新经济政策被发扬光大的,从而建立起今天种族政策的框架。如果说要彻底废除土著与非土著之分,那是必须修宪才能做得到的事,而我们比较可能做到的,是如何尽量避免固打制的泛滥,以期减少社会上的不公现象。

然而却事与愿违,阻挡在我们眼前最大的障碍,是占最多数的马来社会,并不肯放弃固打制所赋予他们的权利。根据最新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7成的马来受访者,老中青皆有,他们都坚决反对废除固打制。我国是奉行民主制度的国家,在一人一票的前提之下,这占最多数民族的意愿,往往会成为了朝野政党极为重要的考量。国阵根深蒂固的种族政策自然是不易废除,而民联共主安华早前也重申,民联主张在不违反宪法第153条文保障土著特别地位的情况下,落实以需求为导向的扶弱政策。

笔者认为,要彻底地解决种族课题,就必须尽数废除现有的种族政策,还原一个公平的社会。但可以肯定的是,单凭非土著一厢情愿地施加压力,是于事无补的。唯有需要土著自己本身,尤其是马来社会,自行选择了放弃种族政策,那么废除种族政策的理想才会有一线曙光。然而,在这一天来临之前,我们依然还是必须继续沉沦在种族课题的恶性循环中,类似伊布拉欣和魏家祥之间的骂战,一直都会不绝于耳。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6.24

1 comment:

jyuno_zen董董 said...

朝野都不敢踩这条线,所以‘公正党’能有多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