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9, 2010

言路:立法定義“支持信”


言路:立法定義“支持信”
2010-07-29 19:15

雪州巴生市議員鄭文福矢口否認有盜用雪州行政議員劉天球的信箋,以為他或他家人向巴生市議會申請或接受工程合約。不過鄭文福承認,他的確有“代表”劉天球簽署過不少的支持信,包括給投標工程的承包商。

筆者覺得不解的一點是,政治人物所發出的“支持信”,究竟在法律上能夠起甚麼樣的實際作用?這已不單純是政治炒作,我們要探討的問題是,支持信的文化會帶給社會怎樣的衝擊?之前在巴生港口自由區弊案中,中央交通部長也一樣涉及發出類似的支持信,如今只不過是換了一個主角。

一直以來,支持信的法律效用都是非常模糊不清的,當年筆者上訴大學申請的時候,也曾經獲得了一封時任教長的支持信,只可惜毫無效用。然而政治人物發出給商界的支持信,究竟又有多大的實際效用?商界人士是否只要手持一張政治人物的支持信,就彷彿得到了一紙聖旨,讓有關機構因此不得拒絕他的任何要求?由此可見,支持信在國家發展上能帶來極大破壞。

如今支持信的課題已經浮上台面,朝野雙方不應該五十步笑百步,必須想方設法如何亡羊補牢才是最為要緊的。筆者認為,朝野雙方應該立刻全面否定支持信的效用,以及嚴禁成員發出任何形式的支持信,在政黨內部作自我監管。

除此之外,政府也應該儘快立法定奪支持信的法律效用,規範支持信在政經文教各大領域上的使用。如此一來,所有相關機構如再接獲任何類似的支持信,可以有法可循。

長久以來,人民對於貪污腐敗的官場現象恨之入骨,如今擺在眼前的支持信課題,或許就是其中一個源頭。人民對於政治人物有所要求,可以通過正常的途徑來申請,但絕對不是抄捷徑索取支持信來方便其行事。政治人物如果是出於熱心助人,那還無傷大雅,但倘若中間涉及了官商勾結、瓜分利益,那就是不折不扣的貪贓枉法了。

不管怎麼樣,唯有政黨自律,再加上律法嚴明,雙管齊下才有可能約束支持信的使用。不管是任何一個政黨,大事炒作支持信課題之舉都是有欠明智的,如何提供建設性的方案,來解決眼前的不良現象,才是為上上之策。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7.29

1 comment: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怎么说呢?漏洞。。。。。。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