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12, 2010

言路:逼宮令民聯亂了方寸?

言路:逼宮令民聯亂了方寸?

隨著傳聞中的逼宮派之首阿茲敏受委為新任公正黨雪州主席,雪州大臣卡立的逼宮事件終于告一段落。表面上看來,公正黨似乎免去一場黨爭,躲過一場浩劫,然而無可否認,這起突如其來的逼宮事件,確實令民聯方寸大亂。

儘管以阿茲敏為首的“逼宮派”紛紛站出來宣稱自己沒有逼宮,而安華更是干脆說公正黨內根本就沒有人要倒卡立,臨時撤換雪州主席其實也是沒有什么特別議程的。人們到底會不會相信阿茲敏和安華的說辭,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但毋庸置疑的一點是,公正黨在逼宮這個節骨眼上突然撤換雪州主席,那也未免太過“巧”了吧?更甭說卡立剛剛才請假到國外散心去了。

縱觀“臨時撤換雪州主席”這個政治決定,可以看得出來安華在處理這回的逼宮事件中,其手法顯然生硬了一點。這一頭才剛鬧逼宮,那一頭就馬上用黨職來安撫,可見得逼宮派的攻勢是如此之凌厲,即使是經驗老到的安華也不得不向之屈服,必須忍痛割愛,拱手讓出雪州主席的寶座。在這之前,公正黨雪州主席一直都是雪州大臣卡立的囊中之物。

隱形黨爭勝利者

阿茲敏跟卡立,兩者之間屬于完全不同類型的政治人物。卡立屬于親民型,深受人民愛戴,在民間享有極高個人聲望;阿茲敏給予人民的印象並不深刻,卻一直縱橫于公正黨官場之中,在黨內極具凝聚力和號召力。

阿茲敏取而代之卡立,受委為新任雪州主席的政治決定,大家都心裡有數,阿茲敏才是這場隱形黨爭的勝利者,公正黨內部選擇阿茲敏的領導,更甚于認同卡立。

儘管如此,安華依然宣稱撤換卡立黨職,是為了貫徹“黨政分家”的理念,讓卡立可以更專注于雪州大臣職務上。然而,事實真如此嗎?眾所周知,我國的政治現實一直以來都以黨職決定官職,試問沒了黨內勢力扶持,官位還能坐得穩嗎?阿茲敏如今黨職上已超越卡立,卡立只保留雪州大臣一職,孰強孰弱,一目瞭然。阿茲敏會不會取而代之,登上雪州大臣寶座,也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

最后,逼宮事件不止是公正黨內部的大地震,也一樣波及其他友黨,尤其是行動黨。最耐人尋味的是,當眾多記者追問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的看法時,林冠英叫記者不要問他“外州事”。

雖然我們清楚知道林冠英是檳州首長,其旗下行動黨遍佈全國各地,其所參與的民聯也放眼入主布城,何以林冠英對“外州事”竟然如此漠不關心?究竟是林冠英不知如何回應逼宮事件?還是林冠英不打算走出檳州?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13/7/10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