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0, 2010

杨善勇:独家穴道只点国阵


民行党308上台执政之前,应对一个马来西亚发生那一匹布长的丑闻,共有四门招牌注册,屡试不爽的独家穴道,专门用作克制国阵的正副首相、部长、副部长、大臣和首长。

如果相关的案情发展确实错综复杂,尺码属于XL级别或以上,则主张第一时间设立皇家委员会介入寻探真相大白。

反之,如果事情一般,相对地说,不算曲折,也不严重,我党领导往往要求涉案的要员本身自行呈辞,以示全权负责;或者被动地火速停职接受调查,直到事情有所结果。

第三级的个案呢,按照过去的做法,是建议“扣除”相关代表十令吉薪金,以示惩罚之意。

除此之外,民行党一向不遣遗力力主建立一套“公报财产”的制度之外,也一再倡导诸如阳光法案的声音。

308海啸之后,南中国海两岸的一个马来西亚民心集体思变,促成民联在五个州属上台批;火箭上下一时措手不及,岂料原先的四门独家所有的招术,居然因此害残自己。

本次郑文福据云盗用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信笺的公案,正是这么一回事。为什么纪律委员会除了不痛不痒地开除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党一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同理,奉首席部长的人身安全为由,关闭光大五个通道封闭生意,导致光大成气急请愿,首长政治秘书黄伟益居然回说“请便”;如此发言的非常不当何不建议扣薪十令吉?

不但这样,除了年前碍于民情激愤,民联不得不抚顺民意,意思意思公布雪州行政要员的家产之后,直到2010年的此时此刻,我们为什么从此不见民联议员再一次的财产申报?

由此可知,民行党作风的彻底虚伪,和国阵的腐败其实没有本质的差别。唯一的不同或许仅是他们脸皮的厚度。那么,他们自己做不到所谓CAT政府的标准,怎么还敢公开一再提出,要求对手做到廉洁一百分?

眼前因为郑文福案的效应继续扩散,党主席卡巴星律师甚至因此下令全党高层和基层一起封口,不准公开论争。但是,这么一来,从今以后,民行党如何面对自己,如何面对对面的政敌,如何面对自己的支持者?

深谙火箭的资深评论人黄永安点评的正是这一个尴尬的困境:“行动党在经过这次(郑文福公案)的冲击后, 相信也不会在愤怒知青群中获得2008年大选时数量那么多的助选义工或站台义嘴,网上的替代性传媒也会更批判性对待朝野政党……”

认识了这一点,我们自可明白槟州首长林冠英自言民联政府非常重视中文博客的崛起,“他们在网上发挥的效力可让网民获得更均衡的消息来源”云云,当然纯属一篇表面文章。

一旦天下博客把刀剑直接面指火箭的脸上,说不定他们就要设立皇家委员会专事调查中文博客的消息来源了。

作者:杨善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