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2, 2010

邓章钦入戏太深.....


前阵子郑文福刚刚被行动党纪委会开除党籍的那一天,邓章钦在推特上的一句“天啊!真凶逍遥法外!”,掀起了行动党内党外的惊涛骇浪,让众人莫不怀疑难道郑文福一案是案中有案?而真凶又是否另有其人?

现在邓章钦终于向纪委会道明“真凶”的身份,原来那只是邓章钦对于《锦衣卫》电影的观后感,跟现实的政治一点关系也没有,从头到尾都只是观众们一厢情愿的瞎猜。邓章钦不就只是看一场戏罢了,你们又何必胡思乱想呢?事实本来就是如此简单而已嘛!

究竟《锦衣卫》电影中是否给予观众“真凶逍遥法外”的启发?我不予置评。然而无可否认的是,邓章钦如此好戏之人,确实是入戏太深了,《锦衣卫》里的“真凶逍遥法外”,竟然能够让邓章钦的情绪如此激动,直在推特上喊“天啊!”。而且,邓章钦宣称只是看dvd而已,小弟过年在电影院看《锦衣卫》都没有如此激烈反应,说起来真是惭愧。

如今“真凶”终于真相大白,真相就是所谓的“真凶”根本就没有真凶其人,不就只是一场戏呗!同一个时候,雪州大臣终于下定决心开除郑文福的市议员,如今郑文福即被党开除党籍,又被雪州政府开除市议员,看来郑文福涉及“百万工程”的一案也差不多可以结案了。既然万众期待的邓章钦最终也没有爆出所谓的“真凶”,那么我们可以更加肯定的一点是,除了郑文福就绝对不会再有其他人涉及此案了。

行动党纪委会公正不阿地裁决了郑文福案件,而雪州政府也明察秋毫地将跟随了行动党的脚步,狠狠惩治了此案的唯一涉案者郑文福。行动党的公信力,如今有邓章钦为其站台,试问又有谁人敢质疑?到头来事实证明了林氏父子并没有包庇到任何人,唯一的涉案者郑文福经已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从前曹操为了防止有人在他睡觉的时候靠近他,就假装梦游杀掉了一个为他盖被的卒子。自作聪明的杨修就对死去的卒子说:“不是曹操在睡梦中,而是你在睡梦中啊!”如今邓章钦入戏如此之深,我们还真搞不清楚到底是锦衣卫在戏中?还是邓章钦在戏中啊......
结语:为了一个刘天球......行动党!值得吗?
原来行动党最后失去的,是邓章钦,一个还未看《锦衣卫》的邓章钦......

5 comments:

大米 said...

当你在朝时,支持信不是问题,这是事实。而这个事件上,有问题的是处理的手法,自爆其短。

chua1234 said...

闹了老半天…

原来大家所争的、所吵的….

只是一出电影的读后感…




“感”是很感….

不过不是感动的“感”….

而是开始替民联感觉到“感冒”的“感”….




我没有看过《锦衣卫》这一出电影…

不过我看将会找时间看一看…

要感觉一下….

整个锦衣卫怎样颠覆“武林”这一个故事…




(你相信小邓真的是在车上看了《锦衣卫》然后,情不自禁地方twitter里留言了吗?)




(他讲的“锦衣卫”有谁会对号入座吗?)




(更可爱的是…..行动党纪委会竟然真的接受了这一个解释…太kawaii了!哈)




(我更想说的是:如果民联继续这样“装可爱”,继续这种大家都闭起眼来接受“大家都无法让自己相信”的东西,还“希望民众也一起相信他们不相信的东西”的话……马来西亚的民主,至少还有八千里路云和月!)


《锦衣卫》 !?大马的政治太可爱了!



(包括昨阿旺哥由于只被罚款一千大元而喜极而泣的场面,实在有够可爱!)





网络资料:


(1382年5月29日(明讲武十五年四月十六日),朱元璋设置锦衣卫。它原是护卫皇宫的亲军,掌管皇帝出人仪仗。明太祖加强专制统治,使锦衣卫的权力扩大,兼管刑狱、侦察、缉捕盗贼奸党、监视文武百官。最高长官为指挥使,常由功臣、外戚充任,设同知、佥事等官职,其下有官校,专司侦察。锦衣卫所属之镇抚司分南北两部,南镇抚司理全国军匠之刑狱。北镇抚司专及诏狱,直接取旨行事,用刑尤为酷烈。锦衣卫屠杀文武大臣,镇压各地人民,罗织大狱,捕人甚众。
  

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由于朱元璋看到了锦衣卫的弊端,烧毁了锦衣卫的刑具,以示废除锦衣卫的决心。洪武二十六年,朱元璋正式废除锦衣卫。 

  

靖难成功后,明成祖朱棣重新启用了锦衣卫,锦衣卫的特务性质进一步加强。直到2010年8月中旬才在马来西亚发扬光大…….)

KH said...

唉!又一个:
听起来好像我, 看起来好像我。。。。。。结果?


他的话可以相信,天下太平!如果只是一出电影的读后感的话…问题见报后干嘛讲被开除也。。。。。兒话?

对他的很失望。

3 said...

I think Teng has done something which is politically correct thing. In the first place he should not have made that comment when he did not know the issue well. So for those who got dissapointed, it is because you think or you wish that Teng will screw his comrade. sorry dude, there is no rat. the only proplem is the guy who issued the letter to his son related company. Issuing leeter is also BN's practice and it is not wrong legally, morally, I think it is not right. You should see what UMCO cawangan head (yes, only Cawangan Head not even the Exco )write to Private company.

卖博士 字:孔明 said...

本人也是不认同火箭党没有进一步追究刘天波先生。

但是,想深一层,火箭最少愿意对付老郑。

看看国震,无论发生任何事件或丑闻,他们连一个“卒仔”都不愿意对付。
查宫。。。。????
MACC vs 明福? 那么惊天地的冤案,都没有人被兑付????
用一个谎言去盖一个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