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1, 2010

迦玛事件与欧阳文风


这一稿跟上一稿,连续多次都投不进《当今大马》的读者来函,向《当今大马》的言论自由致敬!!!
迦玛事件与欧阳文风

针对988噤声事件,名笔欧阳文风放话说:“如此罪大恶极的节目,做为当天节目特别嘉宾的我,没有被有关当局对付,如今逍遥‘法’外。”身为名笔的欧阳文风,应该没有理由不知道,多媒体委员会的广电条文只能用来对付拥有执照的电台,而不能用来对付受邀出席的特别嘉宾。如果欧阳文风这么想被绳之以法的话,或许内安法令会比较适用于他,不过这当然这也要看欧阳文风究竟有没有真的犯法先。

根据广电的10.2与10.3条文,持有关执照者“不能提供任何扰乱国内种族或宗教的敏感性与情绪的内容”,“不能提供与国家的社会志向有冲突的文化或道德价值的内容”。

欧阳文风指出:“从9点至10点,谈种族主义问题,从美国的种族主义谈及大马族群关系,呼吁大众不应对友族持有刻板印像,强调社会应提倡包容与多元的文化。”

我无法搜索回当日9点至10点的谈话内容原文,不过看到欧阳文风如此精简地总结其内容,即“从美国的种族主义谈及大马族群关系,呼吁大众不应对友族持有刻板印像,强调社会应提倡包容与多元的文化”。实在让人好奇,所谓的“对友族的刻板印象”,不知是否有可能已经触犯了“不能提供任何扰乱国内种族或宗教的敏感性与情绪的内容”或“不能提供与国家的社会志向有冲突的文化或道德价值的内容”?

这一点唯有当天亲耳听见电台节目的听众,才能自行判断,没有听过当天节目的人,像我一样,就只能听欧阳文风讲故事。不过老实说,每个人的标准都是不一样的,就像黄明志的歌听起来总是让人觉得很爽,简直就把他捧做华人的民族英雄,他指出友族的种种“问题”,那些根本都是事实来的,警察为什么还要抓他?莫名其妙!

兜了一个大圈,欧阳文风还是要出“主菜”来压轴了:988噤声事件,纯粹只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蔡细历要剁掉曾经挺翁反蔡的988人马!

我想要大家认真地思考:

1) 蔡细历有没有必要特别对付988人马?对于他的政治有什么实际的帮助?

我个人认为有必要对付迦玛,纯粹是针对他个人过去的言论,不符合华社的价值观。

2) 就算蔡细历要对付988人马,那么请问蔡细历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吗?还要请新闻部的多媒体委员会来帮忙做戏?

当年翁诗杰要换掉988的整批人马,只需要一声令下,根本就不需要跟你兜这么大个圈。

3) 现在声称挺言论自由的人士们,尤其是迦玛和黄莉娥等人,当初许国伟被下逐客令的时候,你们有站出来挺言论自由吗?亲爱的欧阳文风,你呢?

988噤声事件不止是一个单纯的言论自由课题,更加是可以用来攻击马华和蔡细历的黄金机会,机不可失!

8 comments:

大米 said...

就这个课题,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

但是,非常可悲的是,因为你们是MCA,所以大家就理所当然认为你们是活该的箭靶,无论你如何说如何解释,都是多余的。昨天看到一句话和你分享:

永遠不要向任何人解釋你自己。因為喜歡你的人不需要,而不喜歡你的人不会相信。

这是MCA如今的写照。

蘇國評 BOND SAW said...

迦瑪、黃莉莪、廖朝吉等人都是在翁詩傑當權後,通過政治安排進入988工作,享有高菥,他們原來並不是988職員。

過後,他們又說服許國偉離開南洋商報,加入988,全都有政治目的。

他們的主要工作就是護主,必須挺翁反蔡,這是條件,沒有得選擇,外人也許不知道,但媒體人都很清楚。

但是,有媒體人職業操守的許國偉,後來發現不對勁,不願根據聖意行事,不願狼狽為奸,不願出賣良知,只好自噤,最後憤而離開988.

988在翁派高層掌權下,有言論自由嗎?

如果翁詩傑沒有敗陣,護主有功的迦馬可能升任988首席執行員,黃莉莪可能就坐上RFM主席之位了,廖朝吉也會升官發財。他們都是政治即得利益者。如今被撤,就算是蔡細歷的旨意,有錯嗎?和言論自由有關嗎?

大家不要再被煸動了,如果涉及言論自由,媒體被壟斷,就像當年南洋被收購,我們都站出來反對!

我反對馬華的領導人為了個人的政治利益,安排自己人進入黨營媒體工作,享有高薪,然後在黨爭時顚倒是非,抹黑對手.

迦馬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希望蔡總不會再安排自己人進入星報及988,讓黨營媒體自由操作,編輯及管理自由。

如果這次星報革除的是988原來的職員,而不是翁詩傑掌權時委任的高菥人物,我們都應該站出來維護他們。

迦馬,令人看不過眼他的胡作非為,利用群眾達個人目的,他的背後有誰,那才是關鍵,被利用的群眾及一些評論人,遲早知道真相,晚節不保。

Ace said...

一个是打烂一碗饭,另一个是打烂一锅的饭,两件可以相提并论吗?当然可以,但是问题的大小有不同的做法. 可是,为何没有人声援?没人声援的话是谁人的问题?是一个人吗?为何有大问题发生后,要指摘某某人?
当许某离开后难道没人关心吗?只不过听众的力量有限,没有媒体力量是办不到的事.
一个人的言论和人格是一个人的事,言论自由是大家的事,现在引申的问题至于整个时事讨论都没了,这关系到大家的资讯问题.况且,公司出状况,身为大老板会置身事外吗?现实一点来说,你买的股票从三令吉跌到二令吉的话,人家问你,你会否气定神闲告诉人家,我的股票全权由我的顾问负责,我没有干涉. 还是说,贵公司的经理被警察扣留了,你也会不插手吗? 那为何台湾的某大老板的分公司的总裁要为分公司跳楼而道歉?
一个会说如果不是在同一酒店同一间房进行不道德行为,就不会被偷拍,就不会风波连连;那跟一个小偷不被人逮到的话,小偷还不算是小偷有什么两样.
一个有这样思维的人说目前这个事件,他是置身事外的话确实是令人们满惊讶的.

当时许某事件发生后,都没几个声援,早已入土为安了,现在有人重提往事,有什么目的?但肯定不会是平反许某,而是要“借尸讨伐”他人而已,真可悲.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可怜,可悲!就那么简单!

YaSheng said...

华人对马华的态度, 就是:
'有功无赏, 打破得赔'
真无奈, 很遗憾 !

thepplway求真 said...

非常简单的比较:
牙医投稿不进《当今大马》就没有言论自由,但是那些别说投稿只要是星洲不喜欢的人都是等人。迦玛与988大地震轻描淡写为人事调动,哈哈这就是你们认识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

为什么马华要控制媒体,为什么不把把公共媒体卖掉?!

国阵与朋党牢控的媒体(这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比不上吴医生的两篇稿?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自由也是要要限定!够烂了!

凌国文 said...

求真兄这句“国阵与朋党牢控的媒体(这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比不上吴医生的两篇稿?”不懂是否让牙医都牙痛?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