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2, 2010

倪可敏:华社不应该轻易上当!


亲爱的YB倪可敏律师,

你说:“巫统疏远土权是一石二鸟之计,华社不应该轻易上当。”

那么我很好奇想问你一个问题。

如果今天巫统“抱紧”土权,请问你又应该说些什么呢???

是不是不管巫统做什么都好,华社都不应该轻易上当???

21世纪的政治变成如此彻底盲目的模式,实在教人感到悲哀......

9 comments:

Chong Swen 钟璇 said...

昨天看到衣不拉猩大言不惭在即来的大选会有惊人宣布,再加上与他一起疯的老番癫2号人物前首相马哈迪,'恐吓'巫统与Perkasa切断关系将送走国阵政府,已不是味道。然而,不甘寂寞的老马与该死的衣不拉猩,早就该送'致哑药'给他俩。

搞极端种族主义应是过街老鼠,为了全民利益抵制Perkasa应是好事,大家应抛弃弃见携手见其成。没想到年青才俊的倪可敏,为了保护党的未来,不给与此事支持,还在搞华巫对立。什么时候,政客能真以民为本!?

aru said...

除了口交老总咸片是真的。其他的。。。。华社真得不应该再轻易上当。

Alfanso said...

真的,华社不应该再轻易上当!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人要知足,知足常乐!癫吗,已经颠了!

Lawrence Teh said...

我给拔牙老的答案:“是的!”

马华那么讨厌老马,为何当年老马掉转枪头指华社诉求是极端分子时,不见妈华英雄挺身鸟他“老番颠”,要等到他退休之后才来扮英雄?

stillwater said...

Timing is everything

When Anwar was in power, why he did not right all the wrong he claimed today.

Why chinese education suffered the most while he was the educational minister.

Oh, yes .. He said hes was wrong and we all should choose to believe..

Come on people, you guy just want to politic and not so much of right or wrong anymore..

I do not see it make you guy any better and if end of the day thing turn for the worst..

I dont think u guy would feel a slightest bit of remorse..

Be careful of what you wish for, it may always come true and become your worst nightmare.

kiam ming said...

华人给马华和巫统骗了无数次,
最重的一次是‘诉求'事件
不用倪可敏提醒,华人已经自醒了
马华的朋友们醒了没!

Alfanso said...

kiam ming, 和拔牙佬一样,依然没有醒!

缘起缘灭 said...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我不晓得蔡细历和许子根是否认识台湾“可爱教主”杨丞琳,可是杨丞琳的这首“暧昧”却很适合在这个时候点给蔡许两位领袖细心品听。

早前,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据说在国阵会议中向其他国阵成员党撇清巫统与土著权威组织的关系,这对于被土权极端言行逼得束手无策的马华及民政,简直是一个拉中Jackpot的大喜讯!

马华民政领袖们第一时间广发文告,“自由、中庸、开明、明智”等所有文胆可以想到的赞美词汇,如鲜花般尽往巫统及纳吉洒去。“巫统终于与土权划清界线”成为了马华民政奔走相告的大好消息。就不懂有没有人因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感激巫统毕竟没有遗弃马华民政而感动落泪。

可惜啊,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美丽的绮梦是虚幻的。不出数天,纳吉在记者“巫统是否疏远土权”的追问下,坚决不肯明确表态,继续含糊其辞地以“巫统可以和任何非政府组织合作”轻轻带过。就连当事人东姑安南也来个舌根急转弯,澄清自己没有说过巫统会疏远土权。

这下可把马华民政一众领袖精英、明嘴铁笔摆上台了。“巫统与土权切割”的文告与鸿文早已公告天下,现在纳吉与东姑安南却拍拍屁股不认账,马华民政的脸要往哪儿搁?

马华民政两党之所以会陷入捧错LP擦错鞋的窘境,有两个可能性:

第一个可能,东姑安南当日根本就没有表明巫统将与土权划清界线,是马华民政的领袖过于渴望天降甘露,进而一厢情愿自我诠释,结果马屁拍在马腿上。

第二个可能,则是东姑安南确实有讲过这句话,不过那纯粹是纳吉用以测试水温的惯性伎俩。如果党内没有人反对,纳吉就可以扮演他的“一个马来西亚首相”;如果党内反对激烈,那就由东姑安南来个急转弯的演出。进可攻,退可守,马华民政就当陪跑的小丑吧!

无论是第一或第二个可能,都可以得出相同的结论:纳吉根本不具备与极端种族主义进行切割的政治决心。

在“一个马来西亚”被巫统及土权的种族主义腐蚀得摇摇欲坠的当儿,纳吉日前又提出了“一个马来西亚测验”,要求各界人士在开口前先“三思”:是否冲击其他族群与宗教、是否有利和谐、是否有利团结?这三道测验题,纳吉其实只需派发给自家的巫统和土权领袖就够了,尤其是他那位坚持“马来人第一,马来西亚人其次”的副手。

只要纳吉继续不愿与土权划清楚河汉界,他的一个马来西亚就仍旧是一句自慰式的口号。只要巫统继续和土权保持暧昧的关系,原本明媒正娶的马华与民政,就得继续哼唱“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稿投《火箭报》评论专栏

事到如今,不幸给倪可敏言中

拔牙佬·····你的牙还剩下几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