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4, 2010

倪可汉应亲自应战


倪可汉应亲自应战

马青署理总团长兼霹雳州行政议员马汉顺,最近在马华代表大会上公开挑战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汉,辩论民联执政霹雳州11个月内的政绩。然而根据最新的情况,倪可汉似乎并没有亲自应战的意愿,而把此重任托付给其堂弟,亦是霹雳州行动党秘书的倪可敏。

其实这已非马汉顺第一次挑战倪可汉了,三个月前马汉顺就曾经在霹雳州福建公会的晚宴上向倪可汉公开提出同样的挑战,而倪可汉却未曾给予任何的回应。如今马汉顺第二次向倪可汉下战书,而且还广泛引起了媒体和民众的注意,如果倪可汉不给予正面回应的话,难免会惹来众人的非议,然而请其堂弟倪可敏代为应战也实非妥当之举。

倪可汉贵为霹雳州行动党主席,在民联执政霹雳州期间,更加是官拜高级行政议员。除此之外,在霹雳州务大臣人选悬峙的时候,倪可汉更是一度成为了行动党推荐的州务大臣人选,只是后来霹雳苏丹选中了回教党的尼查。如今马汉顺要挑战倪可汉辩论民联执政霹雳时期的政绩,以倪可汉的资历可以说是不二人选。与倪可汉相比,倪可敏只不过是霹雳州行动党秘书兼前行政议员,在霹雳州的行政经验断不可能胜于倪可汉,因此不应越俎代庖代替倪可汉应战马汉顺。

倪可敏针对自己代倪可汉上阵,向媒体表示马汉顺并非马华的霹雳州主席,因此没有资格挑战行动党的州主席,即倪可汉,而由倪可敏应战是合情合理的。笔者认为倪可敏的这种阶级观念,其实有待商榷,政策的辩论未必一定要是身份相符的对决,只要言之有物就行了。昔日巫统的阿末沙比里也只不过是以区区一名新闻部长的身份,成功挑战民联共主安华上电视辩论石油价格课题,为何安华却不因对方不是国阵主席而拒绝挑战呢?

如今马汉顺已经公开点名向倪可汉一人而已下战书,倪可汉其实已经是到了避无可避的地步,除了亲自应战也实在别无他法,如果坚持要让倪可敏代为应战,恐怕会落得非常难堪的局面。人们心中普遍上会出现一个疑问:为何倪可汉不要应战?甚至还有可能会延伸去其他质疑民联政绩的想法,倪可汉有责任扫清人民对于民联任何不必要的揣测。

其实在这个辩论里,站在国阵方面的马汉顺理应是处于下风的,因为当初国阵通过跳槽达成霹雳变天,基本上已经是破坏民主程序的不良示范,民联站在道德制高点之上应该能给予国阵一个迎头痛击。而之前不曾有过执政经验的民联,在短短的11个月执政期内,即使不能给予人民出色的政绩,人民都肯定会谅解的,因此民联也无需太过畏惧国阵的吹毛求疵。除此之外,真金不怕烘炉火,只要是本着一颗为民服务的赤诚之心,不论在朝在野都理应无畏任何的挑战。

26 comments:

虎宝宝 said...

既然“政策的辩论未必一定要是身份相符的对决,只要言之有物就行”,那派倪可敏或倪可汉又有什么差别呢?

Ace said...

他们是小孩子玩泥沙,所以要选谁跟谁玩,幼稚得要命.

吴启聪 said...

虎宝宝,这一段答你了:

『如今马汉顺已经公开点名向倪可汉一人而已下战书,倪可汉其实已经是到了避无可避的地步,除了亲自应战也实在别无他法,如果坚持要让倪可敏代为应战,恐怕会落得非常难堪的局面。人们心中普遍上会出现一个疑问:为何倪可汉不要应战?甚至还有可能会延伸去其他质疑民联政绩的想法,倪可汉有责任扫清人民对于民联任何不必要的揣测。』

如果中立人士真的会认为“大倪小倪谁出战都无所谓啦!”,那小弟确实也是无话可说了。

Caroll said...

嘻嘻,拔牙老忘记了,去年欧阳汉华挑战他偶像蔡CD辩论时,咸菜也是避而不战,百万党员甚至连代表都没有一个。

Marcus Tan 键汉 said...

这并不是派谁出征的问题。
问题的根本就是马汉顺要和倪可汉辩论,怎么突然间出来一个倪可敏?

“老板,给我一罐酱油!”
“哦,吴先生,那,你的蚝油。”

不要用谁都可以代表辩论霹雳州的政绩来逃避,问题就是倪可汉不承认怕辩论,也没说为什么不要辩论,草草了事。

thepplway求真 said...

如果要以我挑战谁,谁就要应战,我觉得这人政治零蛋!
什么是政治,除非马汉顺与倪可汉争同样的争一个议席,那么他们才必须站出来公开辩论政策,让人民裁决。

现在非常明显,许多人连简单的“政治”是什么的概念都没有就认为倪可汉逃避辩论,我觉得这样的思想极度可笑与可恶!特别是那些自诩评论人的,简直是不思长进,没有弄清概念,看不到政治辩论不是玩泥沙,不是意气用事,不是倪可汉不辩论,马华就可以收兵。

很简单如果行动党也认为如果--行动党挑战蔡细历,蔡细历不应战,就不能接受马华其他领袖出战,这是行动党的问题。

政治辩论不是口才辩论,是政策、人民的利益、政党的态度、政纲与表现,这不是比基本常识更基本常识吗?

我看不到一些评论人在这问题上有“政治认识”,真是羞耻啊!

Marcus Tan 键汉 said...

求真: 我认同你对政治与辩论的定义,我也绝对赞同。只是,此时此刻,我想,马华党员以及一些像我这么怪兰的人都想知道,倪可汉既没说为什么不出来辩,也没说为何不要辩。

1。一边执著[为什么倪可汉不出来迎战]。

2。另一边执著[无论谁出来辩,都可以]。

我倒是对第一个很有兴趣。

thepplway求真 said...

marcus,

既然你认同政治是众人的议题,是议论公共政策就不应该执着谁必须出战,我倒认为马汉顺以对手的资格来玩退兵是政治自杀,如果行动党人看不到是笨蛋!

如果我是马华的领袖,我一定要马汉顺作战到底,无论是谁上阵,重要是我(马华)要指证民联在执政霹雳州11个月的弊端;而人民有权知道问题的真伪,这是辩论的意义!这才是重点!


今天马华不应战是表示--马华指证民联的弊端是伪命题是不存在的问题!

落花先生 said...

既然你要辩的是“民联和马华在独中以地养校的课题”那么你们民联和马华派一员出来就可以了。因为马汉顺要检视的是民联的政策。

除非现在你要辩的是“可汉和汉顺在霹雳的独中以地养校课题”那么你就可以要求可汉一定要出场。问题就在政府政策不是一个人的。

人民要看到的是“民联和国阵有什么不同”而不是马汉顺和倪可汉有什么不同“

吴启聪 said...

楼上的各位大哥,我不想长篇大论,我的问题只有一个,很简单罢了:为何倪可汉不要应战?

我知道你们可以给我千百个理由为何民联要派倪可敏应战,我在此先跟你们说声我完全认同你们的高见。可是问题终究还是只有一个,为何倪可汉不要应战???

thepplway求真 said...

我也只有一个问题,马汉顺是不是喊爽,然后就不再敢上自己摆下的擂台?

吴启聪 said...

求真兄,如果上阵的,是马汉顺本来就要挑战的倪可汉本尊,而马汉顺又不上擂台的话,我在博客界消失!

TEH said...

倪可敏挑战马汉顺辩论时.
我不想长篇大论,我的问题只有一个,很简单罢了:为何马汉顺不要应战?
马华thinking of 收兵
百万党员甚至连代表都没有一个。

thepplway求真 said...

证明马华对政治的无知,以为我摆了擂台,那个不应战的就输了。这是政治不是玩泥沙好不好,我大大的评论人,用点公民意识来解读马华政治的可悲吧!

马汉顺重要还是他要揭的弊端重要?如果我是马华党员,我会说派谁上去都不是问题,最重要我马华领袖是以理服人,重点是马华有没有证据要证明民联的弊端?

我再说,如果我是马华党员,没有理由放弃这场辩论!

根本不是人选是谁,请不要羞辱了你应该有的独立思考!

行动党派大侠或孤独剑客不是重点,马华你醒了没有?

就算马汉顺不能出战,马华也应该派一位能够指证民联弊端的领袖证明马华不是空口说白话!

虎宝宝 said...

嗯,呼吁倪可汉敢敢迎战吧!虽然知道她的口才远比倪可敏逊色,但是如果真的民联做得好的话,辩论又何妨?

Caroll said...

小女子的问题也只有一个,如果马华挑战谁,谁就一定要上,为何去年欧阳汉华挑战蔡CD,蔡CD又不上?

方人也 said...

如果想知道为何倪可汉不上阵,那就请博主先解释一下Caroll的提问。或许当初蔡细历不上阵跟现在倪可汉不上阵的理由一样嘞!

吴启聪 said...

坦白说,欧阳捍华挑战老蔡的新闻,我确实是没有什么了解,可以肯定其轰动程度一定远远输给马汉顺和倪可汉的这一回。

我想请问一下,当初老蔡有接下战书吗?

老蔡是否有像倪可汉一样?我接受你的挑战,不过我叫我堂弟出来跟你打......

这里有个经常骂国阵的botak,他有些意见可以跟你们分享:

http://www.therocknews.com/article/blogger/2010-10-15/2151.html

吴启聪 said...

站在国阵的立场,我没有资格讲中立,但我个人认为虎宝宝的言论相当中肯一下,不知各位有特定立场的人士,有何看法?

stillwater said...

I never seen such chicken shit!

Why waste so much time on such people as they come out with thounsand of excuses not to stand up for himself.

Just hide behind his cousin and pulling all the strings including play out his own collegue.

Ya, our hero. Future of Perak depend on him.. Oops.. may be not him? Nizal, or cousin could do better..

Caroll said...

蔡CD连接战书都不敢,还谈什么派代表?

其实早在蔡CD还是内阁部长时,巫成豪也挑战过他辩论柔佛华社问题,还不是装聋作哑?

不过没关系,轰动程度不高,嘘,可以假装不懂。。。

吴启聪 said...

caroll,我即便在此跟你认了老蔡不敢接战书,请问又改变得了倪可汉不敢接战书的事实吗?

执政党不敢接受在野党的挑战是可以理解的(当然是应该接受的),不过在野党不敢接受执政党的挑战,这可是天方夜谭。

顺带问你一句:你现在是在比烂吗?

Roy said...

哈哈...妙极妙极!正是比烂!

行动党的高级行政议员真烂!
马华公会总会长真烂!

既然那么高调问政,在这当儿马华应该振臂高呼:“我们的总会长真烂!真烂!真得太烂了!”

话说回来,从此事看来,马汉顺医生压根儿没有想要辩论政策的意愿。那他挑起此事干嘛?充其量只是要配合马华的高调问政罢了。

Caroll said...

吴牙医承认了,贵党堂堂最高总会长,原来水准之和行动党的一个州行政议员一样烂!嘻嘻。。。

可是行动党除了老倪,上面下面旁边还有很多猛将喔,马华怎么办?

吴启聪 said...

今天的中国报,马汉顺正式宣布,先单挑倪可汉,后再战倪可敏,倪氏兄弟人人有份!

倪可汉,你怎么说?

虎宝宝 said...

樓主,漢順在辯論的時候不見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