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6, 2010

不得不学的宣传策略


最近某个政党针对2011年财政预算的教育拨款来大作文章,主要是强调华小拨款仅占293亿的1%而已,而且也企图误导华社认为其余的99%全部拨给了国小。

至于广大的华社,如果真的误以为99%拨款给了国小,请继续看下去;如果你完全没有如此想法的话,那就不必了。

我们的教育部,管辖范围从学前教育开始,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先修班和大学预科班,总共可以分为四个教育阶段。

这293亿中,有多少巴仙拨给了大学先修班和大学预科班?有多少巴仙拨给了中学?有多少巴仙拨给了小学?有多少巴仙拨给了学前教育?这还不包括学府以外的教育发展费用。

单单看小学的部分,试问华小与国小的拨款比例,真的有如宣传效果般的1%对99%吗?

我这里有一些从《星洲日报》抄来的数据,就有稍微解释到293亿教育拨款的去向:

『2.1億提昇掌握國英語

“政府也將撥出2億1千300萬令吉,以提昇學生的國語和英語的掌握能力;同時,提昇小學課程網要的水平。政府同意從英國和澳洲錄取375名外國教師,以加強大馬的英語教學。”

他說,政府也將在2011年杪增加1千700個幼教班和800名擁有學士學位的幼教老師,以把接受學前教育的人數推向72%。

撥9500萬給宗教中小學納吉指出,政府也同意撥出9千500萬令吉予宗教小學及中學。

他說,政府也將撥出64億令吉予教育部,作為建造及提昇學校、宿舍、設備、器材及提昇教師專業水平的經費。

撥2億給表現優異學校

他說,政府也將發出2億1300令吉予表現優異的學校,以及獎勵表現出色的校長或教師。

為提供優質教師及指導員,更好教導學生,政府以獎學金方式,撥款5億7千600萬令吉供有意深造者申請。』

还有一个更加值得令人关注的是:

『慕尤丁:半津學校撥款增500%

副首相兼教育部長丹斯里慕尤丁說,政府在給半津貼學校如華小、淡小、宗教學校、教會學校等的發展撥款,從今年的3千920萬令吉提高到2億5千萬令吉,總共增加了500%。』

该政党只懂得呛声华小(和其他半津学校)拨款仅占教育拨款总数的1%,却只字不提今年的华小拨款(和其他半津学校)其实已经从3千920万令吉提高到2亿5千万令吉,即增加了500%。

我知道我说到这里,很多人会想要鸟我,单单2.5亿令吉的施舍就可以让我在这里为国阵歌功颂德?

抱歉,我在这里并不是为了谁歌功颂德,而是要拆穿该政党的宣传策略,就事论事而已。

当然,我不否认,2.5亿距离制度化华小拨款,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但今天我们确实取到了500%的突破,而这个努力还会一直持续下去,再接再厉!

今时今日的政治,不再讲究政绩,而是讲究如何在大选中赢取最多的选票!

该政党的宣传策略,不得不学!如果你想继续在这个政坛生存下去的话。

但是,如果用扭曲事实和误导大众的手段,那就要看选民有没有足够的智慧拆穿你的西洋镜了!

36 comments:

肚懒公会 said...

“副首相兼教育部長丹斯里慕尤丁說,政府在給半津貼學校如華小、淡小、宗教學校、教會學校等的發展撥款,從今年的3千920萬令吉提高到2億5千萬令吉,總共增加了500%。』”

“该政党只懂得呛声华小拨款仅占教育拨款总数的1%,却只字不提今年的华小拨款其实已经从3千920万令吉提高到2亿5千万令吉,即增加了500%。

拔牙佬,你自己的说法以上第二段则歪曲了第一段的实质,第一段所言:2亿5其实不是华小单独享有的,同意吗?然而第二段切被华小独吞了,华小有这个福气吗?

陳不平 said...

吴启聪先生你愈來愈像波力先生,為了為主子竟不用數据,随口說出华小拨款的撥款增500%。真是令人太失望了!不平也非常痛心人性為何会是非顛倒至此地步!
如果說政府拔給半津貼學校如華小、淡小、宗教學校、教會學校等的發展撥款,只是3千920萬令吉。
那么3千920萬令吉是不是要除4,那全国884间半津华小所得不是只有九百多萬,平均每间每年只獲壹萬壹千多零吉的拔款,每天不過30多令吉,如此少得可怜的撥款要教华小情何以堪?
如今即使从从3千920万令吉提高到2亿5千万令吉,再除以4,华小所得拔款也不過是六千多萬,再除884,每间所獲拔款也只是每年7萬零吉,即每天不超這200零吉。
30零吉可以做什么?200零吉又可做什么?
竟有人為此而歌功頌德,豈不是在自歎欺人?

吴启聪 said...

肚烂公会大哥,言之有理,我也被对方的策略稍微影响了(看漫画中的那个华小就知道了),谢谢,现在就改!

吴启聪 said...

不平兄,我在文中埋下了几道伏笔,你竟然全被讲中!

“30零吉可以做什么?200零吉又可做什么?”


『当然,我不否认,2.5亿距离制度化华小拨款,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但今天我们确实取到了500%的突破,而这个努力还会一直持续下去,再接再厉!』

“竟有人為此而歌功頌德,豈不是在自歎欺人?”

『我知道我说到这里,很多人会想要鸟我,单单2.5亿令吉的施舍就可以让我在这里为国阵歌功颂德?

抱歉,我在这里并不是为了谁歌功颂德,而是要拆穿该政党的宣传策略,就事论事而已。』

不平兄,你是否认同行动党这种误导华社以为国小取得99%拨款的宣传伎俩?

还是只要能够把民联送进布城,你就眼不见为净了?

吴启聪 said...

不平兄,你“除4”的说法有待商榷。

华小、淡小、宗教小学、教会小学

这四种半津学校里面,华小无疑是巨无霸的比例,哪里可能只得四分一罢了?

简单比较一下,难道淡小可以取得跟华小一样的拨款?

30令吉?200令吉?平时讲数据,我肯定讲输你,但不代表你可以胡乱放一些自己计算的数据进来...

陳不平 said...

大家關心的重点是华淡小的拔款不足总額的1巴仙,好像沒有人特別强調国小取得99%拨款。
华淡小的拔款就算不除4,而是乘4,也仍是微不是道!
其实國小如真的用在所需之处,不平相伩大部人与不平一样,不介意國小得到多少拔款。大家介意的是华淡小得到的拔款实在少得不像样,可笑的是掌權者竟還在"一个马來西亞"大作文章!

吳先生說:『当然,我不否认,2.5亿距离制度化华小拨款,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但今天我们确实取到了500%的突破,而这个努力还会一直持续下去,再接再厉!』
五十三年了,华淡小拔款仍舊杯水車薪;吳先生憑什么說,而这个努力{华小拨款}还会一直持续下去,再接再厉!

是憑什么身份說話?又憑什么保証?

若非308大選,可能連這个杯水車薪的拔款也沒有。如果有誠意,就應在當前盡力解决华淡小的撥款問題,而非大打太极或百般拖延。

陳不平 said...

补充一点,不平不是不懂用心機,也不是不懂別人用心機。
不平只是覺得有話直說,自己坦然,讀者聽者也舒适,不用揣摩。

吴启聪 said...

『大家關心的重点是华淡小的拔款不足总額的1巴仙,好像沒有人特別强調国小取得99%拨款。』

有漫画为证,自己慢慢看个够吧!

这里有某位大律师的言论:

“為什麼國小可以有幾百億的撥款,其他學校加起來卻連他們的1%都沒有?!”

如果你真觉得99%国小是子虚乌有的话,那我也没话可说了。

『是憑什么身份說話?又憑什么保証?』

这不纯粹是我吴启聪说的话,是老蔡在马华代表大会的演讲政策重点之一,还有印出书来。

至于身份和保证,或许就是你根本都不屑一顾的马华招牌吧!

不管怎么样,我还想问不平兄一句:

不停地煽起华族之火,却不去改变马来人的思维,真的能够送民联进步城吗?

陳不平 said...

講事实,說真相。
不可以說成是不停地煽起华族之火。
至於國家資源財產被掠奪,是整个國家及全體马來西亚人民(當然包括最大族群的马來同胞}的損失。
所以我們不止要讓华印裔明白无止境的貪腐濫權舞弊營私的可怕,也一样讓马來同胞也明白此等禍害。

陳不平 said...

吳先生說:有漫画为证,自己慢慢看个够吧!
漫画寫的是國小及其他獲293亿-1巴仙。
注意"是國小及其他",不是只指國小吧了!

吴启聪 said...

不平兄不止好口才,连眼力也一样好!

没有想到酱大个“及其他”,你都看得到,小弟实在是羞愧不已,佩服到五体投地!

~aNG~伟翔 said...

牙醫,可以不要那麼拐彎抹角嗎?做人可不可以光明磊落一點。一句話,你認為這個2011預算案好是不好?有沒有問題。不要讓黨性蒙蔽了你的眼睛!

Roy said...

吴启聪医生,若是换个政府,距离制度化华小拨款就会更近一步,你会认同吗?
虽然这不是必然的结果,可是这是个几率极大的结果。
53年做同一样事情而认为会得到不同的结果是愚昧的。

Lawrence Teh said...

拔牙佬走火入魔了,哈哈哈哈!因为国小没有扫完99巴仙,所以华小1巴仙就没问题?

我见以拔牙佬随咸菜去全国巡回对华社讲解,拆穿反对党的西洋镜,华人一定会很感谢马华。

Lawrence Teh said...

"我在文中埋下了几道伏笔..."

wahahahahahahahahaha! 你以为写了这个“伏笔”人家就不敢批评你?wahahahahahah!

马华的网络强手就只有这种水准?

吴启聪 said...

『若是换个政府,距离制度化华小拨款就会更近一步,你会认同吗?
虽然这不是必然的结果,可是这是个几率极大的结果。』

roy,你的这个问题,只有等民联执政了,才会有真正的答案,不是你我在这里说了算。

机率极大?

你知道行动党的三大执政承诺是什么吗?

1)每个老人给1000令吉
2)全国免费无线上网
3)废除暗中抄牌

华小拨款我不敢包,但以上三样的机率确实是极大的。

陳不平 said...

不用語帶玄機;漫画突出了國小,用意是大部份拔款是用在國小。難道吳先生敢否定這一点嗎?
ROY說:『若是换个政府,距离制度化华小拨款就会更近一步,你会认同吗?
虽然这不是必然的结果,可是这是个機率极大的结果。』
吳先生說:
"roy,你的这个问题,只有等民联执政了,才会有真正的答案,不是你我在这里说了算。"

上述兩段話不是誰可說了算,讓我們看看歷史,就可知端倪:

(一):沙巴當年在团結党推翻沙统,成立州政府後,設立了常年撥款予华小獨中。

(二):檳州政府在民联執政後,也宣佈了前政府前所未有的政策:即常年拔款予州內四所獨中。

(三):雪州政府在2011年度的财政预算案也宣佈了拨款华小400万令吉以及华文独中200万令吉。

(四):霹靂州民聯在執政後,宣佈拨地一千公顷(2470依格)给霹雳9所独中。

以上的事实,已经很明顯告訴我們,換政權必有新气象,人民要爭取合理的權益也肯定較容易。

dogdogman88 said...

陈不平说得好极了。308在野党执政某些州属,华校才开始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种种拨款幅度是国阵强大时期想都不想到的。

国阵强大,华社受迫害。
国阵软弱,华社才被重视。

单单从华社方面看,支持国阵强大,根本是等于跟自己过意不去。

拔牙佬一直嘴巴上说务实,可是这种事实摆在眼前他却故意装看不见。令人发噱而已。

吴启聪 said...

『用意是大部份拔款是用在國小。難道吳先生敢否定這一点嗎?』

我敢否定,我已经很清楚地告诉你了,教育拨款要分配给四个教育阶段,虽然我没有确实的数据,不要说国小,即使是整个小学部分,都不可能用掉你所谓的“大部分”(有劳你定义一下大部分)

请问不平兄一下,当今马来西亚13州之内,华教系统保留到最完善的,是哪一州?

小弟认为是柔佛州,我还记得你曾经跟我争论过新山地区的华小问题,但我还是觉得柔佛州的华教系统是最完善的。如果你觉得另有他州的话,可以举出。

至于你举出的例子,我也赞同,这也是为何我没有完全否定roy的原因,但州级别跟国级别不同,在州级别施行的政策,未必到了国级别还是照旧。保守而且公道地说一句,只有等到民联执政中央了,我们才可以confirm,不平兄你认同吗?

吴启聪 said...

狗狗人兄,我的务实之道,在于我根本看不到民联有执政中央的可能,虽然我真的很想如此(绝对没有骗人,请再看下去)。

你们单单推翻掉国阵的华基政党是没有意义的,要推连巫统也一起推掉,民联才可能会执政。

我个人的希望是如此,尽量保留马华的实力,但巫统的议席请你拿去吧!即使让民联执政也未尝不是坏事,我等着跟行动党对调角色很久很久了!

Caroll said...

马华领袖一边靠巫统拿好处,马华网络枪手一边说“尽量保留马华的实力,但巫统的议席请你拿去吧!”

果然很务实呵。大开眼界。

吴启聪 said...

如果要国阵倒台的话,巫统不倒不行。

马华还要留着跟行动党对调角色。

Caroll said...

国家要有明天,巫统马华一样都要倒。马华如果还要有明天,更要狠狠让它倒一次。

吴启聪 said...

巫统马华可以倒台,但却不可以完全退出国会(当然,华社绝对可以让马华完全退出国会)。

如果民联执政的话,没有了巫统和马华做在野党,你又期待有谁能制衡民联?还是民联神圣无比,根本就不需要制衡?

陳不平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陳不平 said...

吳先生不用數据就否定了大部份教育拔款是用在國小,護主心切,算是情有可原!
但是华小的拔款只有教育撥款的0.85%,還要分成四份,最厲害的是四份中,還不知誰是少中之少(太少了,不敢用"多"字)。這点吳先生該不敢否認吧!
吳先生為護主,又用上了州级别跟国级别不同,不平要回應的是:換了政府就有很大機會改善,不換就永遠沒有機會!既是如此,為什么不換政權呢?
吳先生,你說呢?

吴启聪 said...

那你认为293亿中,国小应该拿掉多少亿?“大部分”是不是超过一半,即147亿?然后其余的再分给中学、大学预科班、大学先修班、和学前教育?

换了当然会有机会,有机会变更好,也有机会变更烂,欢迎你尝试!不过还未成事实的东西,劝不平兄最好不要当历史来讲故事。

陳不平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陳不平 said...

重点是华小的拔款只有教育撥款的0.85%,還要分成四份,最厲害的是四份中,還不知誰是少中之少(太少了,不敢用"多"字,所以不敢用"多少"一詞)。
至於我有絕佳機會換掉超爛不能吃的萍菓,你却告訴我,或許會換回更爛的萍菓。
你說有多少人會認同你呢?

吴启聪 said...

民联3党至今对于执政中央的共同政策还是左闪右避,连空头支票都不敢开,会合作出什么默契来还是个未知数。

我根本就不需要人家认同,我有我的看法,你有你的看法,然而事实不是你我说了就算的。

不平兄,等到民联执政中央后,对华教的总政策明显比国阵更加好的时候,我敢跟你保证,马华从此不敢再提华教二字,至少我个人是如此。

陳不平 said...

民联在未執政梹雪吡前,也未曾承諾常年撥款予华校或拔地養校。
沒有承諾却擇善而行,當然好過那些時常開空头支票的政權,更等而下之的是竟要求有關政党開空头支票的支持者。
寫文章无非是要抒发已見或宣傳自己認知的事物,能得到認同及共鳴,當然是最高兴不過的事。吳先生不需要人家认同,不平亦无話可說。
真等到民联执政中央那一天,在現實情况下,不用等到民联政權对华教的总政策明显比国阵更加好的时刻,不平想马华早就四分五裂或奄奄一息,還談什么敢不敢再提华教二字呢?

Caroll said...

“我根本就不需要人家认同”这句话只是酸葡萄心理罢了吧!你以为要引起认同共鸣是那么容易的吗?

吴启聪 said...

照不平兄的说法,相信槟霹雪的子民必定非常欣赏民联的政绩,看来除了槟州,霹雪的政权也肯定有望可以守住了。

连空头支票都不敢开的人,你相信他会一一实现你的所有梦想?我只能说:祝你美梦成真。

至于你对“认同”的意见,我个人认为,要写一篇让全部华人拍烂手掌的文章有何困难?但要改变华社的命运谈何容易?

在网络世界里,想要找几个认同国阵的人都很难很难,但为何在现实里,国阵依然还是执政?巫统依然还是屹立不倒?

至于你对马华下野后的看法,呵呵!我们就拭目以待吧!民联执政中央过后,真正有难的不是马华,而是行动党。

Caroll said...

巫统屹立不倒,要感谢它们多年来对主流媒体的张控、对选区划分的操弄、对选举委员会的操控、以513营造白色恐怖、走狗党的配合。。。吴牙医那么有见识,竟然一样也不懂,还要问?

陳不平 said...

除了槟州,基於種族結构及其他因素,民联要保住霹雪的政权也肯定有望可以守住了。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华裔選民感受到民联執政,各族的政治權力分配遠比國陣均勻得多,所以民聯的华裔支持力肯定有增无减。

吳先生說:在网络世界里,想要找几个认同国阵的人都很难很难,但为何在现实里,国阵依然还是执政?巫统依然还是屹立不倒?

其实国阵依然还是执政,是基於多个因素,如:
(一):選區分划不公,沒有履行一人一票的原則,最少選民的布城只有6千多名選民,加埔則有11萬多名選民。

(二):種族政治及宗教政治,深深影响了一些選民。

(三):郵寄選票。

(四):受教育不高的原住民,大多受環境影啊及容易被小恩小惠利誘。

(五):墾殖民也因背景關係,在野黨无法輕易接近他們。

如此情况,在野黨尚能打破國陣的三分之二國会議席,可見國陣是多么不得人心。

民联若能执政中央,有難的是誰?就真的要拭目以待。

KC said...

做人要像我一样务实一点,假如冥联可以执政中央,偶拔牙佬就拔掉自己的大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