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7, 2010

言路:歷史必須及格,有必要嗎?

言路:歷史必須及格,有必要嗎?

副首相兼教育部長慕尤丁宣佈,歷史科列入大馬教育文憑考試(SPM)的必須及格科目。此舉用意雖難以捉摸,然而站在人民,尤其是學生的立場來想:有這個必要嗎?

或許慕尤丁可以說,當今的學生和青少年匱乏歷史知識,不知道馬來西亞建國過程的辛酸,不瞭解種族和諧的可貴,甚至不懂得珍惜現有的“太平盛世”,強制把歷史課列為必須及格科目,學生就不敢對歷史科掉以輕心,務必將歷史課本背至滾瓜爛熟。然而不管怎么樣,把如此濃厚的政治色彩灌入政府考試中,不覺得有欠妥當嗎?

執政者擁有操縱權

常言道:“歷史是由勝利者寫的。”古往今來,撰寫歷史的操縱權落在執政者手中,被推翻的前朝政府,或現今的在野黨,都不可能成為歷史主流。因為歷史不單單敘述曾經發生過的事件,還必須加入當權者主觀的詮釋,甚至為歷史中的角色設定忠奸立場。例如在我國歷史中,聯盟政府是理所當然的建國元勳,馬共則是發動武裝起義的叛變分子。

當然,要改變歷史的撰寫方式,肯定不是簡單的事。我們的學生一直以來,也只能憑著歷史課本記載的事件,去聯想曾經發生在這片國土上的事跡,至于是否要相信歷史課本的詮釋,可就見仁見智。如果教育部打算以這種方式,來規範學生對歷史的認知,筆者認為恐怕徒勞無功。

舉例來說,筆者考SPM時期,中四歷史就有好幾課講回教文明,而且必然占長篇作文題目的其中一題。大致上歷史科的出題方式,會強制學生熟讀回教文明這一部分。然而身為學生的我們,不會照單全收歷史課本上所有內容,我們也有自己的思考模式,去琢磨這一段歷史的經歷;當然,作答時必須寫上“標準答案”,才能夠得分。

各種管道獲取資訊

若想把歷史科當作思想武器,這恐怕是停留在馬共時期的落伍思維。如今邁入資訊爆炸年代,人們不再單單依賴歷史課本探索歷史,我們可以通過各種管道,獲取圖文並茂的資訊,而且必然以史實作為前提。至于額外加上去的歷史詮釋,對于人云亦云者或許還有些效用,然而對于能夠獨立思考者,則完全起不了作用,甚至適得其反。

如果不把政治帶入教育,或不把歷史科當作決定能不能拿到文憑的關鍵,學生或許可以把歷史當作一門學科。要培養學生對歷史科的興趣,還有很多方法,刪去主觀詮釋、恢復歷史原貌,及去政治化,就是最有效的方式了。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8/11/10

3 comments:

chongsiew said...

那就要再问你的大老板咯。。。。

Tze Howe, 9W2THO said...

如果教育部坚持要把历史课纳入必须几个科目的清单里,那就必须重新修订历史内容,以符合现代社会的需求。首先高中历史课的编修工作,应该由公民社会来分担,而不是单单由教育部主观诠释,这样才可以确保编修出来的历史内容,符合马来西亚多元种族的国情,各个种族、政党和个体得到合理的篇幅报道和历史诠释。再者,历史课不应该只是侧重回教文明历史,或者是我国的独立奋斗史。反而应该对世界各个文明和国家发展变革也大量着墨,以有效的培养学生的世界观,让他们更容易的和世界接轨,在全球化的时代里提升本身的竞争力。这样,历史才不会变成学生的学术负担。

Tze Howe, 9W2THO said...

看回马来西亚的历史课,且不论教育部把历史课列为必须及格科目的背后有什么用心良苦,但是如果意欲强制人民和学生接受一些不实的史料,哪怕就徒劳无功了。站在教育哲理的角度,要人民了解历史,把历史设定为高中必修课已经是很足够了,实在没有必要把历史课作为必须及格的科目之一。别忘了,作为国家人力资源培训的总机构,教育部真正的任务并不只是培养一批只懂忠君爱国的木头,而是培养懂得明辨是非、高竞争力的学生。循着这个原理,基础数学、英语是不是更应该被列为大马教育文凭里必须几个的科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