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31, 2010

1992年《妇女组丹绒宣言》


1992年《妇女组丹绒宣言》

为了提高各民族、各社会阶层妇女的权利,协助她们从被动与服从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以在国家所有领域扮演更重要角色,本党妇女组特在其1992年的《妇女组丹绒宣言》中,订下六大基本斗争纲领,作为积极开拓马来西亚妇女解放运动的指导原则,具体内容如下:
(一)反对任何对付妇女的暴力行动、剥削与歧视;

(二)平等地对待妇女劳动以及为女性工人提供更佳的保障;

(三)修改所有关于性别歧视的法律;

(四)设立一个由内阁部长领导的妇女事务部;

(五)有效地改善社会上一般卫生保健设备,特别强调妇女卫生保健方面的需求;

(六)重申妇女解放的斗争是实现全国民主与人权不可或缺的环节。

Saturday, January 30, 2010

1993年《社青团古来反贪污宣言》


1993年《社青团古来反贪污宣言》

马来西亚自1970年以来,因贪污、财务丑闻和舞弊事件损失了两百七十亿零吉。如果将这笔款项平均地分配给一千八百万名马来西亚人民,则每人将获得一千五百零吉。为了终结这种金钱政治,社青团呼吁向贪污宣战,其中包括促请:

(一)全体政府成员不但要公布财产,也要立法禁止累积不寻常财富;

(二)杜绝经政挂钩,严禁政府成员涉及商业活动;

(三)反贪污局应获得自主权及只向国会负责或接受国会的审核及监督;

(四)贪污罪名成立的全部财产应被充公。

摘自民主行动党之官方网站。

Friday, January 29, 2010

民主行动党:创党宗旨与施政蓝图


1)蓝色圆圈代表马来西亚各族人民团结一致。

2)白色背景代表清廉。

3)红色火箭象征行动党创造一个现代化、具原动力以及进步的社会的抱负。

4)四个升压机代表本邦四大民族对行动党目标所给予的支持。

创党宗旨

(一)以宪制途径在马来西亚建立一个民主社会主义之社会。

(二)促进及维护马来西亚之完整与独立自由。

(三)保持马来西亚以马来西亚全体成年公民普选权为基础的民主国家。

(四)消除现有制度的财富和机会不平等的现象;建立一个新的经济次序,好让所有公民均享有工作权利,并能 够享有其劳动和技能所生产之全部经济成果;确保一切凡是因为疾病、衰弱或年老而无法工作者获得合理的生活及社会保障。

(五)向马来西亚人民灌输国民团结、自尊与自力的精神,并激发人民奋发创造一个繁荣、稳定以及公平的社会。

(六)通过一切合法与宪制预警宣扬上述目标,包括刊物和报纸的印刷之出版和法行。


施政蓝图

本党自1966年创党迄今已有多年历史。但是,但基于国内根深蒂固的种族政治生态,加上当局长期实施违反“一人一票”原则的不公平选举制度,导致本党一直以来都没有机会参与管理国家事务来施展抱负。

此外,从过去的联盟(国阵之前身)到今天的国阵政府为了矮化本党,不断诬蔑本党“只会为反对而反对、“而没有治国政策”以及“缺乏执政的能力与经验”。

事实上,本党在严守在野党岗位的这些年来,在各个历史阶段的宣言与在日常针对数以万计的民生问题里,均凸显出本党在秉承民主社会主义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信仰的基础,制定了替代国阵政府既有公共政策的另一套宏伟蓝图,以待本党有朝一日能在组织各级政府的实践行动上,作为一贯的指导性原则。

议会改革: 恢复城市、乡镇、县及地方议会选举;废除国会上议院委任制;否定国阵在国会中的三份之二控制权,使议会成为全国及各州最高和具有实际意义的仲裁机构。

选举制度改革: 还原宪法中尊重“一人一票”精神的选区划分制度,主张年满十八岁的公民即拥有投票权,同时强调设立一个真正独立的选举委员会,以营造一个公正、自由以及廉洁的选举文化。

建国政策: 承认所有的马来西亚公民皆为土著,并在国民生活的所有领域落实民族平等、容忍礼让以及同舟共济的精神。

经济发展政策: 在强调合理分配国家经济资源、减少破坏环境、反对“党国资本主义”私营化政策的原则下,以“绩效和需求”取代种族固打制来维持国家有序的经济安定与成长。

劳工政策: 主张实施“最低工资”和“集体谈判机制”;反对无节制地输入外国劳工及严禁非法外劳;捍卫工人组织工会与罢工的自由权利,以保障工人的利益并促进工人的团结。

社会福利政策: 通过推行国民保健与社会保险计划,落实人人平等享有优质教育、文化、保健、康乐及安全的权利,尤其是老幼残弱与贫穷线下的国民皆能获得更好的社会援助。

传媒政策: 反对所有垄断资讯、压制新闻自由流通的传播法令,以营造一个更自由、公正、活力及具透明度与责任感的媒体环境。

教育政策: 反对“1995年教育法令”,主张实施一个“无缝”(开放和没有人为限制)的教育制度,以争取母语教育全面性地被纳入国家教育的主流,并成为中坚的一环。

族群与文化政策: 主张“文化民族”政策,鼓励各个民族在平等、容忍与廉洁的条件下多元融合、自由交流,进而以建立一个具有团结共识的马来西亚文化。

农业政策: 透过非种族化的土地分配制度、控制租金、拨出更多农业贷款、减轻农民税务以及土地改革计划以落实“耕者有其田”的目标。

环保政策: 匡正以往破坏生态环境的经济挂帅政策,捍卫宪法所保障的原住民森林地拥有权。有关天然资源的开发如设立水坝工程,均应先行严格评估与监督。

外交政策: 在促进国际和平正义与“不结盟运动”的原则下,积极反对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并支持世界各地为争取解放与自由的正义斗争。

国防政策: 国防武力以自卫为原则,反对政预算案过度侧重国防开销,因而主张国民服役制,强调人民团结一致并具有回弹力才是国防最坚强的后盾。

妇女政策: 反对所有歧视妇女权利与尊严的法律,致力争取妇女在各阶层的参与权,包括领导与执行的层次。在任何一项课题中,妇女的看法与她们的特别需求,都应受到咨询与照顾。

青年政策: 主张九年强制性义务教育,废除打击青年学生积极性的大学固打制与“大专法令”,并致力清除一切阻碍青年投身服务国家社会的歧视性与打压性的法令及政策等障碍。

【完】

原汁原味摘自民主行动党的官方网站,未曾增删一字,偶尔也要为行动党宣传一下嘛!

Thursday, January 28, 2010

吳啟聰‧民聯須防“朱基菲里效應”


吳啟聰‧民聯須防“朱基菲里效應”
2010-01-28 19:13

朱基菲里雖然只是區區一名公正黨居林萬拉巴魯區國會議員,然而卻經常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言論著稱。最近,他甚至還主張公正黨與回教黨應該與巫統舉行會談,以商討馬來西亞的未來。

朱基菲里的政治立場非常鮮明,雖然他身為公正黨的一員大將,然而其思維卻與民聯精神背道而馳,甚至可以說是比較接近巫統式的大馬來民族主義。在種族與宗教的課題上,朱基菲里不曾妥協,他抨擊行動黨是華人沙文主義政黨,他也批評回教黨忘了過去的基本回教鬥爭。不管怎麼看,朱基菲里都將會是民聯精神的最大挑戰者,然而真正的問題是,朱基菲里是否真的只是民聯裡面的異數而已?

儘管朱基菲里在眾目睽睽之下大放厥詞,然而公正黨的領導層對之卻是無動於衷,抑或是束手無策。公正黨最高理事兼前首相署部長再益,也已經公然放話說公正黨害怕對付朱基菲里,並且認為如果公正黨無法妥善處理這個燙手山芋,公正黨將無法落實政改的目標。由此可見,朱基菲里個人是不是異數也許不得而知,然而在背後默默支持著朱基菲里,令其在公正黨內有恃無恐的基層勢力,恐怕是絕對不容小覷。

究竟朱基菲里的政治理念以及思想模式,可以在公正黨內部,甚至民聯,引起多少人的共鳴?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然而卻是民聯精神所面臨最大的挑戰,筆者暫且稱之為“朱基菲里效應”。民聯要不要斬下朱基菲里的人頭,並不是重點,目前更為重要的是,民聯要如何遏止“朱基菲里效應”,阻擋極端的種族和宗教主義在民聯內部蔓延開來。倘若公正黨還有更多的朱基菲里跳出來指責行動黨是華人的小拿破侖,那麼所謂的民聯精神到時也只是名存實亡。

在過去的兩年來,民聯3黨對於政見的分歧,一直都採取粉飾太平的政策,以致一次又一次地爆發信心危機,卻從未在實質上改變過現狀。如今朱基菲里就是一個再也掩蓋不了的警鐘,告訴人們民聯3黨的合作關係正面臨著嚴峻的考驗,民聯3黨的政見分歧將有可能會是破壞民聯精神的罪魁禍首。這些擺在眼前的事實並不是危言聳聽,民聯應該遵循統一的政治綱領,連成一線抗衡國陣,促成國內政治的兩線制。

最後,相信全國上下的人民,尤其是民聯的忠實支持者,都在拭目以待公正黨會如何處置已經嚴重離經叛道的朱基菲里。希望身為民聯龍頭的公正黨,能夠以身作則,揮刀斬斷一切禍害民聯的根源,好讓民聯精神得以彰顯。倘若公正黨礙於局勢的逼迫之下,不得已做出姑息養奸的決定,那麼筆者在此預言,“朱基菲里效應”將永遠與民聯同在。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1.28

Wednesday, January 27, 2010

吳啟聰‧拉大應建設成最好的大學(原主题为《勿让拉大沦为一个交代》)


吳啟聰‧拉大應建設成最好的大學(原主题为《勿让拉大沦为一个交代》)
2010-01-27 19:38

衛生部長兼馬華副總會長廖中萊宣佈,拉曼大學將在今年5月開始招收第一批為數50名醫學系學生,5年學費僅需25萬令吉。這對於華社來說,的確是一個非常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因為我們的華裔子弟從此又多了一個管道可以達成懸壺濟世的夢想,而且相比之下花費也比較廉宜。

拉曼大學能夠茁壯成長為一間頗具規模的私立大學,對於大馬的教育發展固然是美事一樁。然而,筆者希望馬華並不會以拉曼大學的羽翼已豐作為理由,籍此自我放棄了華社對於國立大學的教育訴求。簡單來說,拉大如今以及未來擁有的一切,並不能用來取代華裔子弟應該在國立大學佔有的一席之地,更不能淪為馬華在教育訴求失敗上對於華社的一個交代。

拉曼大學雖然是馬華一手創辦的大學,然而拉大終究是私立大學,而並非國立大學。自從拉大創校以來,已經為大馬培育出不少的專業人才。可是筆者在這當中看到了一個趨勢,馬華礙於無法幫助更多的華裔子弟順利進入國立大學就讀,因此,拉大就為他們提供了一個理想的升學管道。當然,這並不包括那些中五畢業後,就直接進入拉大攻讀基礎課程的學生。

如今,馬華“浩浩蕩蕩”地為拉大開設了醫學系,類似的意圖更顯而易見。醫學系一直以來都是華社最為垂涎欲滴的科系,每年華裔優秀生進不到國立大學醫科的戲碼重複上演,導致馬華在教育訴求上經常弄得焦頭爛額。如今拉大順利開設了醫學系,雖然說多增加出來的學額可以稍微紓緩馬華的政治緊繃,然而這並不代表馬華就因此而給了華社一個很好的交代。

馬華終須面對政治現實的考量,華裔子弟在國立大學的學額問題,才是真正的症結所在。其中最受人爭議的,莫過於承認統考文憑,開放國立大學予獨中生,這一個課題還有待馬華,以及全體國陣的華基政黨給予正視。

除此之外,對於國中華裔生來說,國立大學錄取採用的績效制,一直都備受爭議和質疑,華裔生至今要跨入國立大學的門檻仍然面對很大的困難,尤其是一些熱門科系。大學預科班和大學先修班,如同蘋果與橙一般的對比,卻被列為同等的大學錄取資格。然而事實上,就單單論國立大學的華裔生而言,預科生在申請科系方面,顯然比先修生佔有絕對的優勢。

不管怎麼樣,馬華必須把拉大看待成一間為國家培育人才的私立大學,而並非把拉大當作是對華社的一個交代而已。希望馬華可以正視華裔子弟在國立大學的學額問題,更甚於繼續“發揚光大”拉曼大學。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1.27

Tuesday, January 26, 2010

我对拉大设医学系的感想


廖中莱宣布拉曼大学要设医学系了,今年5月招生,对于百年树人的教育大业来说,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但我只怕一个现象发生,而这个现象也肯定会在不久的将来,重复又重复地发生...

以后举凡有华裔优秀生挤不进政府大学医科的时候,马华就会跑过来拍他们的肩膀,语气诚恳地说:

“人才!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不用再吵多多了,过来我们拉大医科,我给你奖学金、学费全免、包吃包住都可以......”

试问一句,难道酱,问题就解决了吗.....................................................

拉大始终都是私立大学,并不是国立大学!!!

拉大医科只是一个bonus,国立大学的医科才是我们的成年老病!!!

我忠于马华,但我现在也不得不鸟马华,这个课题如果再像酱乌龟下去的话,我在此宣判马华的教育诉求彻底失败!!!(实际上是往反方向走了)

马华的本分是搞政治,而不是搞教育,请把拉大纯粹当作是一间私立大学,别再用它来想一些有的没的好不好......

恳请马华继续全力以赴,斗争华裔子弟在国立大学的学额问题!!!

Saturday, January 23, 2010

双十是个大日子


有位看官暗指小弟在1010前后的文路变了一个样,我省思了好一阵子,1010确实是一个重大的里程碑,但小弟自己本身有没有改变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以我个人之力,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事物。

马华在2009年的双十召开了特大,这是一个马华内部自相残杀的大日子,徒让亲者痛,仇者快!

孰不知在99年前的同一天,即1911年,中国的武昌起义也打响了革命的第一炮,只不过跟马华党争有一点很不同的是,革命军打的不是自己人,而是满清鞑子。(虽然阵亡将士也多为汉人)

起义经过

起义军征募的新兵准备开往前线.清廷为扑灭四川的人民起义,派出大臣端方率领部分湖北新军入川镇压,致使清军在湖北防御力量减弱,革命党人决定在武昌发动起义。1911年9月14日,文学社和共进会在同盟会的推动下,建立了统一的起义领导机关,联合反清。9月24日,两个革命团体召开联席会议,决定10月6日发动起义。革命党人的活动被湖北当局察觉,处处提防,再加上同盟会的重要领导人黄兴宋教仁等未能赶到武汉,起义延期。

  10月9日,孙武等人在汉口俄租界配制炸弹时不慎引起爆炸。俄国巡捕闻声而至,搜去革命党人名册、起义文告等,秘密泄露。湖广总督瑞澄下令关闭四城,四处搜捕革命党人。情急之下,革命党决定立即于10月9日晚12时发动起义。但武昌城内戒备森严,各标营革命党人无法取得联络,当晚的计划落空。

  新军中的革命党人自行联络,约定以枪声为号于10月10日晚发动起义。10月10日晚,新军工程第八营的革命党人打响了武昌起义的第一枪,夺取位于中和门附近的楚望台军械所,吴兆麟被推举为临时总指挥。缴获步枪数万支,炮数十门,子弹数十万发,为起义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此时,驻守武昌城外的辎重队、炮兵营、工程队的革命党人亦以举火为号,发动了起义,并向楚望台齐集。武昌城内的29

武昌起义示意图标的蔡济民和30标的吴醒汉亦率领部分起义士兵冲出营门,赶往楚望台;尔后,武昌城内外各标营的革命党人也纷纷率众起义,并赶向楚望台。起义人数多达3000多人。

  10月10日晚上10点30分,起义军分三路进攻总督署和旁边的第八镇司令部。并命已入城之炮8标则在中和门及蛇山占领发射阵地,向督署进行轰炸。起初,起义军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指挥,加上兵力不够,进攻受挫。晚12点后,起义军再次发起进攻,并突破敌人防线,在督署附近放火,以火光为标志,蛇山与中和门附近的炮兵向光处发炮轰击。湖广总督瑞澄打破督署后墙,从长江坐船逃走,第八镇统制张彪仍旧在司令部顽抗。起义军经过反复的进攻,终于在天亮前占领了督署和镇司令部。张彪退出武昌,整个武昌在起义军的掌控之中。

  汉阳汉口的革命党人闻风而动,分别于10月11日夜、10月12日光复汉阳和汉口。起义军掌控武汉三镇后,湖北军政府成立,黎元洪被推举为都督,改国号为中华民国,并号召各省民众起义响应。

  武昌起义胜利后的短短两个月内,湖南、广东等十五个省纷纷宣布脱离清政府宣布独立。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南京成立,孙中山被推举为临时大总统。1912年2月12日,清帝溥仪退位,清朝灭亡

  另外,端方率湖北新军第八镇第十六协第三十一标及三十二标一部入川镇压四川起义,至四川资州,11月27日新军哗变,端方为军官刘怡凤所杀。

【完】

直到今时今日,虽然中国的法定国庆日为中共开国的十月一日,但实际上中国人从满清手中获得解放的大日子,是双十节才对。

马华党争的意义跟武昌起义相比之下,显然是微不足道多了。

纵观整个武昌起义经过,我看到了一点很有趣的是,虽然说整个武昌起义革命党是居功至伟,然而武昌起义打响的第一支炮第一支枪,竟然是从满清的新军中拿来的。

不止是武昌起义而已,其他各省各地的起义,亦是发源自当地的满清新军,满清政府竟然为革命党建军营、练新兵、还贴埋大炮枪弹。

不管怎么样,过程并不重要,重点是中国人民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打入XX,纠正XX,只是骗人的鬼话!!!

双十是个大日子,大家也要好好记住历史上的这一天!

(讲了一大堆废话,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与君分享刘震东的《中道》


劉鎮東‧中道
2010-01-22 18:32

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於1月17日的全國代表會議上為民聯提出“Middle Malaysia”的策略定位,是民聯繼去年12月19日大會公佈共同綱領以來,對大馬政治邁向來屆大選比較明確和全面的論述,受到國內外輿論關注。

最新的例子是前新海峽時報總編輯、敦拉薩愛將阿都拉阿末也在《Sinar Harian》撰文告誡巫統和國陣必須謹記在兩線制的政治競逐中,唯有贏取他所謂中間的“沉默/被動大眾”才能掌政,奉勸國陣加緊改革。

一週以來,巫、英文評論對這番闡述的看法近乎是正面的,中文媒體的意見則參半。

原因大概有二。其一,有好些意見針對“中道”的翻譯。要以精簡幾個字從另一個語言翻譯一個背後有著語境的政治論述絕非易事。我自1998年至今參與台前幕後的政治文字工作,至今仍認為丘光耀把reformasi譯成“烈火莫熄”最為傳神。

“Middle Malaysia”要如何譯?

我和同僚有3個選擇︰“中庸”、“新中間”和“中道”。在巫統走向偏鋒、特別是阿拉事件民聯各黨選擇趨中之際,中庸當然是我們要傳達的訊息。但“中庸”不完全可以概括爭取政治中間的論述,而“新中間”的說法台灣民進黨曾用過,“中間馬來西亞”或“馬來西亞中間”也不容易說得明白。

林冠英在提出Middle Malaysia的論述時,清楚說明這是策略定位,不是口號。行動黨的核心論述仍然是延續“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的“馬來西亞人優先”。在上述考量下,我們選擇了“中道馬來西亞”,既強調“允執厥中”的中庸之道(也有簡稱“中道”),也意指中間路線。

原因之二,也許是論者比較深層的憂慮。在任何轉型的過程中,總會有人擔憂一個原有受到推崇的精神和理想,為了結合更廣大的力量,而面對妥協的需要。

行動黨在馬來西亞政治的艱辛路途中數十年如一日,主要的感召來自追求公平的馬來西亞。公平,普遍的認知指族群之間的待遇平等,但更為重要的則是經濟與其他各種機會的平等待遇。

提出“中道”,因為唯有贏得各族的中間選民,尤其是年輕、城市的各族人士支持,民聯3黨在多數人民支持下,結束國陣的霸權,完成行動黨向來追求公平的馬來西亞,當中並沒有妥協的因子。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劉鎮東‧國會議員‧2010.01.22

与各位看官分享行动党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震东的好文章,绝无任何褒贬之意!

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一个中道的马来西亚


周星驰在《食神》里有一段这样的戏:

当莫文蔚和基哥在争论应该做濑尿虾,还是牛丸的时候,周星驰就插嘴道:“参埋一起做濑尿牛丸啦,笨!”

当我看到林冠英还口口声声说要用这个“中道马来西亚”来抗衡国阵的“一个马来西亚”时,我脑海里就马上浮上《食神》的画面,真想对林冠英和纳吉说:“参埋一起做一个中道的马来西亚啦,笨!”

一个马来西亚,从字面上的诠释,应该是跟新加坡的类似,表示整个马来西亚是全民一体的,不分你我。

中道马来西亚,从字面上的诠释,应该是马来西亚不要走极端路线,改为采取包容性最大的中间路线。

两个都是非常漂亮,而且又非常正面的口号,要真正的分辨孰优孰劣,还真的是有点伤脑筋。

不过,从纳吉口里喊出的“一个大马”,虽然懂得诠释“一个大马”的人很多,但会真心支持“一个大马”的人,又有几多呢???尤其是华人!

至于从林冠英口里喊出的“中道大马”,虽然懂得诠释“中道大马”的人近乎没有,但会拼了老命去支持“中道大马”的人,肯定大有人在,尤其是华人!

说到这里,口号如果彻底沦为了一个口号,那就视乎这个口号是出自谁口了......

不管怎么样,即使硬要我的嘴巴说出“中道大马一级棒!一个大马去荷兰!”之类的比较话语,然而事实上,不觉得“一个中道的大马”更加是我们所需要的吗?

口号终究还是口号,如果没有付诸行动的话,那么不管是一个大马,还是中道大马,再怎么振奋人心都没有用,因为我们并无法亲身感受到任何的改变!!!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0

吳啟聰‧平權之路


吳啟聰‧平權之路
2010-01-20 21:33

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高調提出“中道馬來西亞”的口號,讓人不禁開始緬懷行動黨昔日振奮人心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兩個口號雖然字眼上有所不同,然而其包含的意義卻有異曲同工之處,無非是為了馬來西亞的平權之路而鬥爭。

一直以來,華社普遍上都認為自己是種族政治的最大受害者,因此在爭取平權的鬥爭上,華社一直都扮演著最為積極的角色。要爭取平權,沒有其他的選擇,唯有通過政治途徑,才是最實際有效的。服務華社的華基政黨大致上可以分為朝野兩類,在朝有馬華民政,而在野則有行動黨,多年以來朝野的華基政黨對於爭取平權都有自己一套的鬥爭路線。

當巫統在過去的50年來推行一系列種族政策的時候,馬華民政礙於政治勢力的式微以及黨領袖的軟弱,而無法及時的阻止。莫說要爭取平權,即使是要遏止種族政治的繼續氾濫,馬華民政都顯得無能為力,然而這也是執政華基政黨所必然面對的窘境。

跟馬華民政比較,行動黨在爭取平權的鬥爭上,明顯佔據了一個絕對的優勢,那就是行動黨尚未執政的在野黨身份。行動黨為華社爭取平權,並不需要像馬華民政一般投鼠忌器,行動黨的在野黨身份令其不用顧慮到施政的需要,即可非常理想化地喊出平權口號。也許,還須等到民聯真正執政的那一天,行動黨也終於成為了執政黨之一,才能公平地與馬華民政比較爭取平權的實際政績。

縱觀現今民聯3黨的合作模式,倘若民聯一旦執政後,行動黨還須真的說服以馬來人為主的公正黨與回教黨,為平權之路做出適度的讓步。不過可以預見的是,要達到平權絕非易事,即使要回到憲法153條的原點,恢復國家獨立初期的原貌,都已經是難如登天。不過筆者相信,行動黨雖然不至於可以達到真正的平權,但也應該會繼續致力於提昇華人在國內的地位與權利。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1.20

Monday, January 18, 2010

吳啟聰‧行動黨須有執政心態


吳啟聰‧行動黨須有執政心態
2010-01-18 19:15

2010年度的民主行動黨大會剛剛落幕,根據媒體描述,大會上代表的辯論內容缺乏實質內容,淪為了內訌平台;而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則失望其所高調提出的“中道大馬”口號,並未受到代表的重視。

社青團團長陸兆福在大會上說:“每一個代表都說要去布城,但如果沒有執政的心態,我們卻要如何說服選民,支持行動黨當政府?”陸兆福的這一席話,一語道破了現今行動黨所面臨的問題,而這個問題也在這屆代表大會中充份地顯示出來。試問,目前的行動黨是否真的擁有執政中央的心態呢?

308海嘯後的行動黨,已經不再是昔日的小小在野黨;現在的行動黨,實際上已經是一個掌控著28個國會議席和73個州議席的超級大黨,其政治版圖超越了馬華的兩倍以上。但是,從這一屆的代表大會來看,行動黨的眾領袖似乎都對代表的素質,尤其是心態,都有所失望。身為一黨之魁的林冠英所高調提出的“中道大馬”口號,也反應冷清,代表們似乎並無法與黨領袖同步協調。
須知行動黨在308海嘯中的大選佳績,並不是從天而降的禮物,下屆大選行動黨不止要捍衛現有的議席,更是要再下一城攻陷更多的國州議席,甚至執政中央。在接下來的挑戰,行動黨已經不能再依賴人民對於馬華和國陣的不滿,而要用實際政績來向人民證明,行動黨是絕對有能力執政的。要做到這一點,行動黨的國州議員、以及代表的素質,尤其是心態,都必須要做出適當的調整,至少不要再讓當前的黨領袖大失所望。

筆者認為,行動黨目前除了提昇代表的素質,還有另外兩個懸而未決的問題需要正視。第一,行動黨必須把競爭對手從原有的馬華和民政,擴大至國陣所有成員黨,尤其是巫統。行動黨總有一天要衝出華人選區,爭取其他種族支持,尤其是身為最大種族的馬來人。第二,行動黨目前在民聯裡與公正黨、回教黨的合作模式,尚處於還未成氣候的陣線雛形,缺乏統一的領導架構。民聯應該儘早註冊成一個合法陣線,並選出統一的陣線領導層,另外再設立正式的影子內閣來監督國陣內閣部門的施政。

不止是行動黨而已,民聯的另外兩黨,公正黨和回教黨都需要為執政之路而做足百分百的準備。如今行動黨的代表大會,已經讓黨領袖看到了改善的空間,相信不久後的將來就能看到正面的成果,然而公正黨和回教黨又怎能落人後呢?故步自封,一直以來都是朝野政黨埋葬自己政途的最大因素,希望行動黨全體黨員能夠領悟陸兆福的金玉良言,從此培養執政的心態。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1.18

Sunday, January 17, 2010

看了行动党大会,马华应该反省!


代表辩论没营养沦为内讧平台
冠英失望“中道大马”未受重视
李伟伦及郭史光庆1月17日

2010年民主行动党大会在秘书长林冠英提出“中道马来西亚”口号下,热烈掀开序幕;不过,整场大会却“反高潮”,辩论环节缺乏营养,绝大多数代表只在枝节问题上打转,鲜少听到针对政策的建设性辩论。

即便是林冠英提出的“中道大马”新概念,也没获得代表的关注,以致林冠英本身及数名中央领袖,在总结时不禁大叹失望。

大批代表随林冠英离去

由于槟城发生龙舟翻船意外,也是槟州首长的林冠英在总结后即提前离席,以赶返槟州主持救灾工作。不料,在林冠英一离开后,大批代表竟如追星族般,跟着林冠英离去,结果偌大的会场马上空出近四分之三的座椅。

当时,大会仍未通过提案,也未完成修改党章的工作,因此在大批代表离席后,该党领袖被迫苦撑场面,以完成这两项重要的议程。

虽然大会议长沈同钦过后宣布,一致通过提案和修章,然而一些眼尖的党员却苦笑说,大会尾声的法定人数不足,通过的议决案和修章是否合法,也是一项疑问。

扣除了约400名观察员外,本届行动党大会的登记代表是1284人,唯真正出席者只有641人,出席率仅达50%。在大会尾声,代表人数更是锐减至难堪的200人左右。

政策辩论犹如蜻蜓点水

共有19名代表参与辩论,包括一些无党职的国州议员。总结整个辩论环节,几乎所有代表只是泛泛之谈,只一味声称要迈向布城执政,却提不出具体的执政方向,或者如何赢取选民的支持。

只有少数几名代表,如雪州莲花宛州议员李映霞和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提及要落实地方选举的议题,唯他们只是如“蜻蜓点水”,只简略地带过。

梁美明与基层隔空交锋

一名来自霹州的代表郑福基更借用党大会的平台,趁机宣泄他对一些州议员的不满。他以不点名方式,指控一名州议员在中选后“变质”,不仅拒绝捐款给党,其中两人更私吞3万令吉的党大厦基金。

他也在辩论时出示一张海报,显示3幅佳节恭贺布条,上面只有行动党议员的肖像,却没有火箭标志。

不久后,也朗州议员梁美明随后上台,同样借辩论的机会,承认本身就是其中一名被指责的议员。不过,她强调本身在处理党产方面没有问题,张挂的节日布条也有附上“火箭娃娃”的标志。

她甚至出人意表地自揭,曾有谣言指她将跳槽,并以激动语气强调,她将永远与行动党同在。

林冠英:应提实际建议

对于今日的辩论内容,林冠英、行动党副主席陈国伟及政治教育局主任陆兆福,在总结辩论时都表示失望和遗憾。

林冠英表示,既然已经确立了执政的目标,代表们在辩论中便应该提出,如何能达到这项目标的点子。

“辩论分成三种,有的提建议、有的说事件、有的只谈他们自己。我们要执政,就要提出建议如何达到这个目标。”

陈国伟不满谈人事纠纷

陈国伟也深感遗憾,因为今日的主题“全民启动,改造大马”是要呼吁全民与行动党一起努力推动民主政治,并且改造马来西亚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和团结的国家,但是代表们却提出一些不值得讨论的话题,例如党内人事纠纷与内讧。

陆兆福:如何说服选民?

也是社青团长的陆兆福更是直指,党大会应该拿来辩论政策议题,而非谈些小枝小节或日常琐事。

他举例,在林冠英早上提出“中道大马”的概念后,《当今大马》和《马来西亚内幕者》便即时报道此事,但是代表们却只字不提。

“每一个代表都说要去布城,但如果没有执政的心态,我们却要如何说服选民,支持行动党当政府?”

通过修改党章怡保宣言

行动党大会是每18个月举办一次,今年的大会除了辩论总秘书政策演词,也通过修改党章与一项《怡保宣言》。修改党章主要是赋予国会选区联委会投票权,以鼓励基层成立更多国会选区联委会,目的是为了协调和领导数量骤增的支部。

《怡保宣言》则阐明该党欲执政中央的政纲,包括各领域的政策。

其他通过的议案还包括,促请党中央严厉对付利用媒体或公开破坏党形象的党员,以及呼吁国阵联邦政府立即成立皇委会调查赵明福命案。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民联多番拖延落实地方选举,汶莱富都支部提出议案呼吁民联州政府注重恢复地方政府的议程,强化州政府的权力来推动地方政府选举。

马华输给了这样的行动党,反省吧!

Thursday, January 14, 2010

吳啟聰‧通貨膨脹山雨欲來


吳啟聰‧通貨膨脹山雨欲來
2010-01-14 18:39

2010新一年的開始,政府調高白糖和麵粉價格20仙,一般上人民都已經預測到新一波的通貨膨脹即將來襲。除此之外,還有信用卡稅、明年的4%消費稅、以及來勢洶洶的油價上漲,意味著相當嚴重的全面性通貨膨脹已經是山雨欲來了。

通貨膨脹的發生,是每當遇到成本提高的時候,商販們為了保持固定的收益,而被逼提高貨物的價格。然而,通貨膨脹就仿如傳染性極高的病毒,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能在商販之間散發開來,導致商販們“有樣學樣”地提高貨物價格。在馬來西亞,有些無良商販更是趁火打劫,以種種有的沒的藉口做為起價理由,籍此機會撈取暴利,猶如雪上加霜般加劇通貨膨脹的嚴重性。

白糖未起價之前,筆者常光顧的雜菜飯店,就極其荒唐地以“信用卡稅”做為起價的理由。然而,對於當地選擇不多的顧客來說,也只能任由無良商販宰割。如今白糖正式每公斤起價20仙,雖然政府勸請商販勿擅自提高食品和飲料價格,實際上,全國各地的咖啡店早已靜悄悄地給每杯飲料起價10仙,政府對此事並非一無所知,而是無能為力。

政府雖然信誓旦旦,會對趁火打劫的無良商販採取行動,然而並沒有顯著的效果。為何我們鮮少看到有關當局把這些無良商販揪出來,並施予罰款、吊銷執照之類的懲罰呢?當通貨膨脹變成了一種全面性的流行,人民對於自由市場其實也選擇不多,除了默默承受通貨膨脹的負面效果,就只能期待政府能夠採取應變的措施來制止通貨膨脹的蔓延。

如今白糖起價和信用卡稅方為剛剛掀起了通貨膨脹的序幕,接下來還有壓軸的4%消費稅以及油價上漲。畢竟白糖和信用卡影響的層面有限,並不會對整體市場造成太大的衝擊,然而消費稅和油價上漲影響的層面近乎全面性,絕對會造成極為嚴重的通貨膨脹。如果政府現在就已經無法妥善處理白糖起價的後遺症,恐怕日後更是無法招架消費稅和油價上漲所導致的通貨膨脹。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1.14

Wednesday, January 13, 2010

雪州的阿拉vs马来西亚的阿拉


《禁止其他宗教使用阿拉字眼,雪州苏丹谕令子民严格遵守》

这几天在《当今大马》看到了这一则新闻,才突然醒起了,不久前雪州才是开创先河禁用阿拉的民联州,那时候人们都很疑惑今后州歌到底要怎么唱? (这句话很有争议,事实上是2009雪州回教理事会禁止非回教徒唱含有阿拉字眼的歌曲,几乎成为禁唱州歌第一州)

事隔年多后的今天,我差点把雪州的阿拉事件给忘得一干二净了,现在雪州苏丹出来谕令子民严格遵守,方才让我重温这段记忆。

现在看到民联三党,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地向国阵政府施压,要求允许全国的非回教徒都可以使用阿拉。民联此举的出发点,绝对是我们非回教徒所一致认同的,并且站在同一阵线强烈要求政府就范。

不过....................

为何年多前雪州禁用阿拉的时候,民联身为执政党又不见有如今的“慷慨激昂”???

现在烫手山芋传到了国阵的手上,为什么民联又可以如此的“慷慨激昂”???

我不是想吹毛求疵,或是鸡蛋里挑骨头什么的,不过这真的是摆在眼前的双重标准,即使民联现在争取的“标准”是我们想要的......

当我们在热切渴望宗教自由的时候,我们的声音却被一些政客“借”去捞取政治资本,可怒也!

当日既然可以放弃雪州的阿拉,今日为何又要誓死捍卫马来西亚的阿拉???民联请回答我!

把政治因素给强加在宗教危机上,徒然只会更加复杂化现有的问题罢了。

与其依赖朝野政党,我倒比较寄望于宗教的权威组织。

实在没有这个雅兴去观看政客们的大戏,还是比较关注如何化解这场宗教危机!

Tuesday, January 12, 2010

如果锡克庙遭袭击事件并不是个误会......


吉隆坡洗都百年锡克庙遭袭击,凶徒掷20颗石头大门镜裂一角

宗教危机已经升级,现在已经不止是回教与基督教之间的纠纷而已,也渐渐牵连到其他宗教,锡克庙因此惨遭池鱼之殃。

希望锡克庙遭袭击的事件,纯属极端分子错误以为锡克庙是教堂,不然如果宗教危机真的延烧至其他基督教以外的宗教,那就不堪设想了。

如今宗教危机已经陷入草木皆兵的状况,内政部是否依然可以气定神闲地说“政府已经稳定局势”?

切勿小觑锡克庙遭袭击事件,如果这并不是一个误会,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下一个目标。

况且,化解这场宗教危机,不管是回教徒,还是基督教徒,我们所有人本来就是人人有责!

内政部!醒醒吧!!!

警察叔叔!做工吧!!!

回教与基督教权威组织!站出来引导各自的教徒吧!!!

最高元首!吁请陛下出来主持公道吧!!!

Monday, January 11, 2010

内政部的两大谬论

四天八案仅一教堂被严重攻击希山慕丁:政府成功稳定局势

外使问为何仅我国限用阿拉字眼内政部:国情不同苹果橙不可比

我真的觉得很震惊,刚才在当今大马看到了内政部针对宗教危机一案做出以上两项发言。

四天八案!!!也叫做“成功稳定局势”???

亏他好意思说得出口,是不是要等到闹出人命了,局势才叫做“不稳定”???

稳定局势固然重要,稳定人心更加重要,内政部至今又做到了什么???

国情不同苹果橙不可比!!!这是我最火滚的一句!

当年林吉祥用苹果与橙,来揶揄大学预科班和大学先修班的双轨入学制,政府就说要“多元化化入学管道”,也就是说苹果跟橙差不多的意思。

现在政府又用苹果与橙来掰非回教徒不能用阿拉之名!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一点,希山真的是不行,以前教育部管到一团糟,现在内政部更加是离谱!

与其发表这些无聊的谬论,倒不如放多点心思去抓纵火犯吧!

还有,下一届内阁如果还是国阵执政的话,内政部长换人吧!

马华未来的斗争路线(原文+事后检讨)

原文

【在308海啸中,马华竞选40国席,仅胜15席,输了25席;马华竞选90州席,仅胜31席,输了59席。
从以上的数据显示,马华之前沿用的斗争路线,在现实中的政坛是再也行不通的了,如果再继续沿用下去,恐怕下届大选会像民政一样近乎全军覆没。毋庸置疑的,马华未来的斗争路线,必须要改变,变中求存!
我们暂且不论马华为什么会败?我们先探讨一下,我们败给了谁?行动党!
行动党为什么会赢?因为华人支持行动党!
华人为什么要支持行动党?因为行动党是华社争取平权的唯一希望!
(也许以上问答纯属我个人的一厢情愿,不过我身边朋友的确多数抱有如此想法)
最近我开始与一些地方马华领袖接洽,在闲谈中大概了解到他们对于马华斗争路线的概念。
我不能苟同的一点是,他们大多数都还致力于补救马华那残破不堪的声望,希望能藉着一系列“振兴我党”的活动,来重新塑造马华在地方上的品牌。
人微言轻,不敢多说,但我坚持认为,这只是白费心机而已!
马华今时今日的声望,坦白说再怎么挽救都是于事无补,华社对于马华的负面印象老早已是刻骨铭心,不管马华做任何的努力,华社都不可能会多望马华一眼。
既然这样,我们又何必白费功夫去补救马华的声望呢???
我个人认为,我们不应该再浪费时间在改造马华上,而应该集中火力攻击行动党的弱点!
我们也不需要耍一些肮脏手段来对付行动党,我们要的是从行动党胜利的根源对症下药!
华社认为行动党是争取平权的唯一希望!
这个其实是一个不堪一击的美丽幻想,不是说我们并不应该争取平权,而是现今的行动党根本就不可能为华社做到这一点。
行动党最大的优势,是在于民联尚未执政中央,行动党还未走到真正与公正党、回教党分享权力的那一步。
华社还未知道,也许行动党在民联里面的位置,也不会好过国阵里面的马华几多。
当民联真的执政中央了,林吉祥或者是林冠英,可能会做到副首相吗?(如果首相是安华,副首相就肯定是回教党的聂阿兹了)
内阁官职要怎样分配?五大重镇部门,财政部、国防部、内政部、教育部、贸工部,公正党必须要控制多少个才会有执政党应有的“安全感”?
而行动党又会被分到几个???
国家政策的制定,种族政策是否从此就绝迹了?行动党是否真的可以为华社争取到平权?土著、非土著之分从此走入历史???
我敢说,现今众多行动党的死忠支持者当中,不少还做着林吉祥会做副首相、潘检伟会做财政部长的美梦。
他们更加坚信,民联一旦执政,即将结束种族政策,开始人人平权的新时代。
不能否认,这些理想的出发点是好的,不过我也要强调一点的是,这些理想行动党是给不了你们的。
与其让补救马华的声望,倒不如让华社对于行动党的美梦快点觉醒过来,这才是我们未来应该走的斗争路线。
华社对于行动党过度的期待,是不争的事实,而我们又应该如何让华社能够理性地回归现实,看到行动党真正做出来的政绩呢?
如果行动党真的做得到,那我也无话可说,输得心服口服!
以上文章虽然偏激了点,但也只是因为太过“肚烂”一点,马华不管做什么都没有用,而行动党却什么都不用做,华社依然还是照投火箭!】

事后检讨

因为这篇文章,让我吃了不少苦头,但也不是没有学到东西,我学了很多!

原本我打算等到风平浪静的时候,才再上一篇改良过的温和版,不过因为有人强烈要求,所以我还是贴上了原文,后面附带着《事后检讨》。

我的这篇原文从头到尾都有很多大错特错的地方,我太过注重把我当时的意见与马华同志分享,所以在形式上忽略了其他马华以外读者的心理。我还以为我站在马华大选行动室里发表振奋人心的伟论,孰不知实际上是在广大的华社面前发表被丢臭鸡蛋的谬论。

我必须承认一个事实,部落格就是公开给大众的!

说到内容,只有一个读者完全摘录了我最初的论点,他就是飞翔。

【启聪的整篇文章,其实就是只有一个中心思想,那就是:马华之所以会败,会败给行动党,基于的是华社对行动党的过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奢望行动党(或民联)上台后得以消灭种族政治,人人真正平等得以在马来西亚实现,所以不管马华再做多大的努力,也无法挽回劣势,只有打破华社这一妄想,才有望挽狂澜于既倒!】

不过有一点点不同的是,前面的“马华之所以会败”应该被删去,这不是我原来的意思。

其他的读者大多数不是抓着头来骂,就是抓着脚来骂,不过他们骂得都对,都很有道理!

现在我就要向大家说明我要如何检讨文章内容了。

马华最大的对手是行动党没有错,但马华最大的败因,是马华自己!

马华一直以来的政绩表现,无法令华社感到满意,再加上内斗连连,马华的形象早已荡然无存!

我也不应该预先假设行动党无法为华社争取到平权,毕竟民联尚未执政,说这些都只不过是言之过早,而且很大成分上出自于我的一厢情愿。

况且,行动党目前在民联州,尤其是槟城,的确是让我们看到了他们正在一步一步渐渐迈向平权的目标。

虽然我整篇原文的论点都可以翻了过来,但我始终还是要捍卫一点,相信人们也会认同,当今的马华真的是做什么都没有用,即使再怎么改革,华社都不会给予马华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认同。虽然飞翔说我很消极,但我看到的事实确实是如此,可我还是希望马华可以一直不断地自强不息。

我有一个愿望,真的不是骗人的,我是真的期待民联下届大选执政中央。既然我是真的忠于马华,那我认为马华唯一的出路,就唯有期待第二次的政党轮替。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经过这一个风波过后,我从三方面学到了三样东西。

一、Daniel教会了我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二、佳礼坛友教会了我什么叫做“舆论”。

三、这是我最要感谢的,mountebank教会了我“人心可以去到最尽头的歹毒险恶”。

好了,这场风波也应该到此结束了,你们要继续骂也无所谓,至少我是真的已经检讨过了。

Sunday, January 10, 2010

吳啟聰‧化解宗教危機人人有責


吳啟聰‧化解宗教危機人人有責
2010-01-10 17:28

基督教堂縱火案發生以來,大馬即陷入了一場山雨欲來的宗教危機,導致人心惶惶,惟恐爆發更為劇烈的宗教衝突,至今各大報章媒體都還在追蹤報導這起事件。然而,我們心中都必然有一個共同的信念,此番宗教危機必須儘快化解,而且人人有責。

雖然這起事件起源於“阿拉之名”的爭議,然而現在這個課題已是次要了,目前的當務之急是立即遏止教堂縱火案所引爆的宗教衝突。從目前的情況看來,一些不法份子還在繼續滋擾基督教徒,所幹下暴行也在持續增加,而身為受害者的基督教徒之反應,恐怕會越來越強烈。如果不加緊控制當前的情況,恐怕最終會釀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目前我們唯一感到欣慰的是,沒有任何的朝野政黨“膽敢”為這些暴徒背書,大家都一致聲討譴責暴徒的縱火暴行。只要保持在這樣的情況下,就暫時不會因政治因素捲入而導致當前的宗教危機更複雜化,而眾朝野政黨也必須秉持相同的立場直到化解這場宗教危機為止。

內政部與警方的工作效率,是化解這場宗教危機的關鍵,因為他們是站在最前線與縱火暴徒搏鬥的執法者。縱觀現在的事件發展,莫說要捉拿縱火暴徒歸案,即使是要遏止新一波的教堂縱火案,警方都似乎力不從心。警方如果可以成功遏止暴徒繼續幹案,至少可以減緩目前宗教危機的惡化情況;至於把所有肇事的暴徒捉拿歸案,那更是對全國人民,尤其是受害者的一個交代。除此之外,警方也必須維持社會上的安寧,掃除社會人士的一切恐慌,不讓有心人繼續滋事煽動宗教情緒,更不能讓不同宗教之間有機會起正面衝突。

非回教徒,尤其是首當其衝的基督教徒,對於這起事件的心態與反應也是至關緊要的。面對這場宗教危機,非回教徒們必須壓抑心中的怒火,理性看待這起事件,絕對不能心存復仇心態,這樣徒然加劇宗教之間的仇恨而已。筆者認為,非回教徒不應該集中火力以宗教、甚至種族的名義來撻伐回教極端份子,應該交由警方援引內安法令和刑事罪處理這群不法份子,並依法嚴懲。

要化解這場宗教危機,首先就要從我們自己開始做起,堅持以正確的管道來維持社會公義。我們必須鞭策警方傾全力迅速破案,並給予警方一切合作,務必將縱火暴徒繩之以法。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1.10

Friday, January 8, 2010

一把火烧掉了宗教自由


因为阿拉之名的争议,回教极端分子不止示威游行,竟然还焚烧基督教堂。

我国独立以来奉行了53年的宗教自由,就被这一把火给烧掉了。

让我们开始怀疑,我们是不是也变得跟印尼一样了,基督教徒也会受到暴力迫害?

基督教徒是否还可以继续安心地信奉其基督教?宗教自由还存在吗?

如果佛教、道教也牵涉阿拉之名争议的话,是否今天的佛寺、神庙,甚至德教会,也一样会惨遭毒手?

这些现象应该发生在21世纪的马来西亚吗?

和平集会可以不管,但暴徒绝对不可以不抓,希望政府会倾全力缉拿真凶归案!

这些暴徒,烧掉了的何止是教堂而已,还烧掉了多元宗教共存的空间,导致社会人心惶惶,罪大恶极!

倘若政府也对他们“无能为力”的话,那么人民对这些暴行的恐惧,相信久久都挥散不去。

到时只会更加纵容这些极端分子继续肆虐!进而加深宗教之间的仇恨!

这一条罪,相信没有一个政党敢啃下来,那就不应该让政治因素再进一步复杂化这个课题。

阿拉之名,到最后还是要物归原主......
不过我要强调一点,希望政府,以及在座愤怒的诸位,不要太过以极端的心态来反应极端分子的暴行。
具体来说,暴徒应该被控以纵火及内安,依法论处;而不是还以报复的心态,非要置之以死地不可......
我只怕回教与基督教之间的仇恨,会双方面一起进行无限的膨胀......

Thursday, January 7, 2010

吳啟聰‧華社、華團與華基政黨


吳啟聰‧華社、華團與華基政黨
2010-01-07 19:45

馬華署理總會長蔡細歷非議一些華團領袖干預馬華黨務,他表示華團領袖可以提出不滿,但卻不應干預馬華。無可否認最近有甚多華團領袖,頻頻針對馬華黨爭發表言論,甚至呼吁支持某某人擔任總會長。馬華對此課題保持了許久的緘默,直到如今蔡細歷才正式回應。

多元種族是馬來西亞獨有的特色,因此存有很多以種族為依據的社團、政黨,其中以華人為主的華團、華基政黨長期都處於活躍的狀態。馬來西亞的華人是繼馬來人之後,國內第二大的種族,佔了21%,大約有600萬人左右。這群以馬來西亞作為國籍的華人,結合起來就形成了大馬華社。華社內部又衍生出林林種種的民間組織,被統稱為華團;而華人參政又創立了各種以華人為主的政黨,被統稱為華基政黨。

多年以來,在華社、華團與華基政黨之間,都有著切割不了的三角關係,皆因華團和華基政黨縱使性質不同,卻同樣以華社作為服務對象。舉例來說,華團的佼佼者華總,以及華基政黨的龍頭馬華,它們的社會功能雖然不同,但其宗旨都同樣都是維護華人的利益。因此,舉凡在民族的課題上,華團和華基政黨往往都會站在相同的立場,通過民間和政府的管道,以達致共同的目標。

一直以來,華團和華基政黨都相處得不是很融洽,兩者之間長期陷入口水罵戰中,皆因它們在爭奪大馬華社的“代表權”。雖然這個所謂的代表權實際上是虛無縹緲的,但華團與華基政黨三不五時就搶著宣稱自己代表華社說話,即使爭得面紅耳赤也樂此不疲。如今蔡細歷道出的例子,又何嘗不是再一場華團與華基政黨之間的無謂罵戰?但不管怎麼樣,干預他人黨務也實在是過火之舉,倘若馬華也宣稱支持某某人擔任某華團掌舵人,相信該華團也一樣嚥不下這口氣。

說實在,華團和華基政黨又是否真的能夠代表華社?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筆者認為不能。華基政黨縱使也有朝野之分,而華團更是多如星辰,即使規模再怎麼龐大,也絕對不可能覆蓋得了全國600萬的華社,更何況這些華團、華基政黨的掌權領袖只是處於華社頂端的一小撮菁英而已。況且,代不代表華社其實一點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們是否一直秉持著維護華人利益的精神?

華社的心聲,往往都不能有效地傳達予華團和華基政黨,更甭說要它們代表華社說話。筆者認為,真正能反映出華社心意的,莫過於華社在大選時投下的神聖一票。華團和華基政黨也無謂再陷入沒完沒了的針鋒相對,應該用心去聆聽華社的心聲,倘若得不到華社支持的話,那他們也就形同虛設。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1.07

Wednesday, January 6, 2010

民联应设影子内阁


民联应设影子内阁

随着白糖和面包的突然起价,再加上山雨欲来的消费税和汽油起价,人民对于国阵的支持度已经是每况愈下,下届大选其中央政权分分钟都可能要拱手让人。然而,如果国阵真的倒台,取而代之的就非民联莫属,至于现今的民联是否已经做好了执政的准备?

撇开民联三党在过去近两年来的纷纷攘攘不说,就最近的民联注册课题而言,回教党基于民联三党的政治理念不同为理由,因而耽搁了民联注册成为统一阵线。到了国阵真正倒台的那一天,人民并不希望看到民联三党为了凑数执政,而又再度抱在了一起。人民想要看到的,是现今的民联正式注册成为一个类似国阵的统一阵线,这可以说是民联迈向执政所要踏出的第一步。

现今的民联,其实是行动党、回教党、及公正党,三个各自为政的政党,虽然三党都普遍上被统称为民联,然而实际上民联仍欠缺统一的领导架构。试问民联目前的“共主”是谁?是安华?还是聂阿兹?一旦民联执政中央了,究竟是安华还是聂阿兹会出任首相呢?而代表行动党的林吉祥或是林冠英,又是否会出任副首相呢?

摆在眼前的事实是,民联三党对于权力分享尚未达致一个共识,这将造成民联执政中央后的混乱局面,或许可能会重演当初民联初掌霹雳之时,需要呈上三党的首相推荐人选供最高元首定夺。除了正副首相的委任以外,内阁官职的分配也将会存有极大的争议。重要的部门,如财政部、国防部、内政部、教育部以及贸工部,又将如何公平分配予三党代表呢?

除了民联的注册,民联的当务之急是要设立影子内阁。影子内阁是由在野党所设立的非正式内阁,由在野党领袖选出一众“影子部长”,以一对一的方式监督执政党各部门的运作。早在308海啸过后,民联的实权领袖安华就曾经提出过影子内阁的概念,可不知为何中途又不了了之。如今民联已经打破了国阵三分二国席的优势,又坐拥八十多名国会议员,要设立一个影子内阁也实在并非难事。

随着影子内阁的设立,民联的领导架构就自然会一目了然,让人民彻底了解民联三党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达致权力分享,并会以什么样的阵容来准备执政中央。毋庸置疑的,影子内阁的设立等同派了一颗定心丸予人民,让人民相信民联已经做好了执政中央的准备。除此之外,影子内阁也的确存有它实际的功能,在影子部长的各司其职之下,民联将能更加有系统地监督执政党各部门的运作。纵观当今的民联,其三党对于执政党的施政仍然停留在各说各话的阶段,并没有统一的立场可言。

最后,坦白说,以民联目前三党之间的龃龉,虽然看得见三党以打倒国阵为统一目标,但却看不见三党能够达致权力分享的共识,为执政中央做好准备。民联如果还要继续对权力分享这个课题诸多避讳的话,恐怕永远都踏不出执政中央的第一步。

Tuesday, January 5, 2010

吳啟聰‧大魚與小魚


吳啟聰‧大魚與小魚
2010-01-05 20:21

總檢察長阿都干尼聲稱,震驚全國的戰機引擎失竊案件,其涉案者皆是“普通士兵”,而且完全不涉及任何高級軍官。耐人尋味的是,軍階低微的普通士兵竟然有如此偷天換日的能力,可以把價值1億令吉的戰機引擎,神不知、鬼不覺地從空軍基地偷出來,而頂級上司的高級軍官卻毫不知情?

戰機引擎的失竊案件雖然繞過了反貪委會,直接被警方列為偷竊的刑事案件來處理,然而實際上這起案件還有許多謎題有待反貪委會為我們解答。區區一架F5戰機的引擎,是否真的價值1億令吉?根據戰機廠家的官方數據,每架F5戰機的造價也只需210萬美元,兌換成馬幣則是714萬令吉,何以兩粒戰機引擎就要上1億令吉天價?

反貪委會的前身是反貪局,之所以升格成反貪委會,是為了在名義上擺脫與首相署的直屬關係。雖然人們都對它充滿期望,以為反貪委會能夠一洗反貪局之前的頹勢,為反貪大業建立全新的氣象。然而事實證明,反貪委會的表現並不如我們預期般理想,大致上還在走著反貪局的舊路,一直到趙明福墜樓事件的發生,反貪委會的聲望更是一落千丈。

反貪委會和過去一樣,一直犯著只抓小魚不敢抓大魚的毛病。反貪委會至今都還是可以為了破獲1000幾百令吉的貪污案件而沾沾自喜,卻鮮少看到反貪委會針對“大魚”做出調查,更甭說要將之繩之以法。即使真有“大魚”落網,通常也只是鮮為人知的中級公務員,而不是我們所熟悉的政治人物。

不管是反貪委會,還是檢察署,尤其是幕後操縱的政客,都應該知曉一個道理:人民並不是愚蠢的。如果有關當局還是一味地繼續專抓小魚,不抓大魚,這種機構對人民來說如同虛設。人民並不可能為了幾隻小魚的落網而跟著有關當局手舞足蹈,人民知道真正的大魚依然還在逍遙法外,而有關當局卻無動於衷。當反貪委會和檢察署在人民之間的聲望,已經墜入谷底之時,有關當局就應該反省,他們需要做些甚麼改變?甚至全面性的改革?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1.05

以下这段是被编辑删掉的,个人认为还蛮有意思的:

如今检察署对于战机引擎失窃案的处理方式,看起来也似乎与反贪委会处理大鱼小鱼的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处。高级军官涉案的可能性一早就已经被检察署完全摒除了,接下来就“假设”普通士兵神乎其技地偷出了战机引擎,再暗渡陈仓地避过了海关,最后卖到了南美洲的乌拉圭去。倘若检察署真以此“假设”作为前提来查案,怎不教我们拍案叫绝?这已不同于“专抓小鱼,不抓大鱼”了,而是直接告诉你“河里面只有小鱼,没有大鱼”。

(本来位置在最后第二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