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9, 2010

言路:馬華中委會應直選


言路:馬華中委會應直選
2010-03-28 18:47

馬華重選雖然已經塵埃落定,然而,馬華一直奉行至今的中央代表代選制,顯然已經不合時宜了,就連盟黨巫統也已經修改黨章換成了直選制。重選結束之後,馬華接下來或許應該重新探討中委會直選制的可行性。

馬華現今奉行的代選制,是由支會投選出區會代表,進而由區會代表投選出中央代表,最後才由中央代表投選出中委會,而州聯委會則是由總會長直接委任的。馬華雖然號稱坐擁百萬黨員,然而在這個代選制之下,最後決定中央領導層的人卻只是區區2400名中央代表而已,難保這2400名中央代表就可以全面地代表馬華的黨意,更甭說代表華社的民意。

對於馬華來說,馬華根深蒂固的派系鬥爭,就是扎根在這個中央代表的代選制之上。各大派系只需要控制幾百或千多張中央代表的選票,就可以把整個馬華操控在鼓掌之中。一個領導人即使在黨內黨外的支持度只是平平無奇而已,但只要可以成功籠絡簡單多數的中央代表,他就可以成為總會長了。

直選制的落實或許可以改變這個局面,早在翁詩傑2008年競選總會長的時候,就已經提出了落實直選制的宣言,不過當時翁詩傑強調的只是總會長的直選制而已,不知是否涵蓋整個中委會。然而,直選制來來去去都還只是停留在“競選宣言”的階段而已,即使在翁詩傑之後也陸續有人提及,但一直都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馬華若要改變當今的格局,首先就得落實直選制,不止是總會長一職,整個中委會都必須被包括在內。

所謂直選制,其實是擴大中委會的投票權,從原來的中央代表擴大至全國的區會代表。原來的中央代表只有2377人,而全國的區會代表卻有好幾萬人,各大派系的領袖若沒有強大的民意基礎作為後盾,休想可以輕易地操縱中委會的選舉結果。這麼一來,不止凸顯黨內的民主,而馬華的中委會也可以更具代表性,大大拉近了黨中央高層以及地方基層之間的距離。

對於一心想要在黨選中出線的黨領袖來說,他們已經不能再靠籠絡中央代表來取得選票了,而必須要通過各種途徑,大大提昇自己在全國的人氣以及形象,方能獲得全國區會代表的認同和肯定。到時不難預見,馬華的黨領袖們仿如諸子爭鳴一般,紛紛躍身為“敢怒敢言”的新生代領袖,當然也不忘突顯出自己的政績表現,這些本來就是政治工作者應盡的本份。馬華現在最嚴缺的就是有膽識的“英雄”,如若直選制一旦落實,未嘗不是為馬華灌入一股全新的氣息。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3.28

整合团队,冲刺大选!!!


328重选,赢的不是蔡细历,赢的是马华!

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整合团队,冲刺大选!!!

Friday, March 26, 2010

还记得“共进退”的故事吗?



今天是重选的前夕,不禁让我想起当初在双十特大的前夕,翁诗杰在报章封面上登了《30中委与翁共进退》的新闻。

那个时候的翁诗杰,背后站了30个“共进退”的中委,他们原本是姓翁的,后来又改姓了廖,到最终原来是姓黄的。

如今看回了这张照片,何其讽刺?

直到今时今日,从未改变过立场的,就唯有翁诗杰仅存的6个中委,和整个蔡派!

忠心无价啊!只要不是愚忠就好。

因利益而结合的团队,最终都会因利益而分裂!

这句话我在此留给翁蔡黄三大派系,谨此提醒一下全体中央代表们。

马华重选最终章


首先,我要感谢由黄家定领军的黄派,感谢他们终于露出了狰狞的脸孔,什么“电台DJ不要通奸总会长”、什么“5000令吉买一张票”,真让人无法相信一个退居幕后接近两年的前总会长,竟然还可以有如此惊人的动员能力,坦白说过去的林良实、陈群川、李三春都肯定做不到,究竟这两年来黄家定真的退位了吗?

人们还要感谢黄派的提醒,才不至于忘了蔡细历的性爱光碟,到底谁才是在幕后一手操纵的人?我也很欣慰直到今时今日,黄派还依然把性爱光碟当作是唯一的致命武器,无法在别人的政绩上抓到痛脚,就只能够从别人的私生活下手,这种手段还真的是令人汗颜。 大家都知道那个光碟,是有心人部下天罗地网,用埋CCTV来装老蔡的。如果人们真的会忘记那个拍摄人的话,那么罗国本又怎么会当上国会议员呢?

感谢一路以来情义相挺老蔡的忠实支持者,在老蔡输得一无所有的时候,即使翁诗杰投入了整个马华的资源,蔡派都还能与翁派拼个平分秋色。媒体很喜欢形容老蔡有打不死的惊人战斗力,但这股战斗力并不是属于老蔡独有的,而是属于全体在老蔡背后风雨如晦地硬挺老蔡的支持者。为什么这群人会如此般支持老蔡?老蔡手上可以分配的资源难道多得过翁派、黄派吗?仔细想想这个问题,你就会知道它的答案。

马华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领导人?这还要看我们马华过去有着什么样的领导人!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我们绝对不可能会憧憬走回旧时的错路!行动党的强大,跟马华的弱势相比,我们从中领悟到了些什么?如果我们还一味地继续“内部协商”,我们赢得回华人的选票吗?如果我们依然鼓吹“终身学习”,搞一些卡拉OK、土风舞之类的来继续逃避政治,华人会觉得我们马华为华社争取到政治权益了吗?

马华跟行动党最大的分别,就在于我们是在朝,行动党是在野,我们开出的支票绝对不能是空头,一旦兑现不了就会立刻跳票。别以为单纯的“敢怒敢言”,就可以哄骗到华社的信任以及支持,日子久了发现到原来是空头支票一张,一样还是照反不误!

我们需要的是策略,是脚踏实地,能够将理想化为现实的策略,谢绝天马行空又或者空洞无章的纯属理论。马华要走出308阴霾的窘境,还要视乎马华的领导人要怎样跟巫统拗手瓜,彻底摆脱与巫统的主仆关系,而重新回到谈判桌上与巫统据理力争。马华并不能再像从前一般,只懂得向巫统摇尾乞怜,而是要让巫统清楚明白一个道理:“老兄,现在我们都在同一艘船上,再不做出改变的话,只要再多一个海啸打来我们就会沉船了!”

马华的格局,在期待着改变!!!华社日日夜夜望穿秋水的平权,我们马华有所行动了吗?要怎样才可以让华社感受到他们的政治权益正在逐渐正常化着?要怎样利用执政党的空间,去最大化华社应该享有的权利?要怎样让华社开始认为,马华是可以为他们做到事的?马华要做的事太多太多,而你们是否觉得我们应该还停留在“讲”的阶段吗?

马华重选终于走到了最后的一天,仔细想想马华现在需要的是什么?而谁才是最适合领导马华的人?
一位叫做小明的看官,其肺腑之言可在comment里查询:
其实。。。。。。。。。。。。。。
我不是政党的支持者,我是理念/行动的支持者!
我知道就算蔡上来,
1)新经济政策的本色不会变
2)华小的拨款一样是五巴仙不到
3)华小一样要跪求回来才能新建
4)非回教的场所一样难求
5)马华在国会一样不敢对不人道法令投反对票
还有很多很多。。。。。。
如蔡/翁上台的话,就可能会给一些好心华人假希望,这假希望就可能变成国阵一票,这少数票就可能在每票比争的下届大选的造王者。
这样的话,华人又回到原点也可能永不变天。。
如是这样,倒不如让黄上台,这样的话就较少华人会给他骗票了。。。。
马华今天的格局是神仙也难救,因很多马华新旧领导都有跟巫统分果果的痛脚,你要马华如何去纠正巫统?
但如蔡/翁上台的话,偏还有人信他们能?
这样,我们又要等了。。。。。。下一个。。。。。下一个希望的等。
与其只有等,倒不如让黄上台,这样就不用等那麽久!
你不要怪任何人,在你眼里那麽烂的黄在马华依然有那麽多人为他站台?问题在马华自己!

Thursday, March 25, 2010

中央代表要的是什么?


马华的决战之日,就进入倒数最后三天了!

马华2400名中央代表,决定的不止是马华的一届领导,更关系着下届大选由谁领军?

各大派系的领袖在各说各话的当儿,我们有没有想过到底中央代表要的是什么呢?

道德?诚信?道义?(这些都是双十特大前后最多人拿出来讲的......)

而现在呢......

整合?

还是在来届大选中重新站起来?

中央代表们自己心里最清楚到底自己要的是什么。

不需要外来的引导或是误导,中央代表们自己可以决定谁才是最适合领导马华的人。

言路:“國家原則”的原則問題


言路:“國家原則”的原則問題
2010-03-25 20:13

“信奉阿拉,忠於君國,維護憲法……”當小學生們朗誦的“國家原則”,變成了如此版本,我們是否可以想像一下那個情景?回教黨主席哈迪阿旺,近日在國會裡面就提出了這個修改國家原則的建議,欲將第一句的“信奉上蒼”改成“信奉阿拉”。

首先,我們還須追溯回去國家原則的起源,國家原則是大馬第二任首相敦拉薩掌政時期所定下來的。當時的馬來西亞剛剛經歷了513事件,國內的種族關係變得非常惡劣,從而導致了國民的嚴重分裂。而敦拉薩這時推出了國家原則,就是為了要促進國民的團結,並可以很肯定的是,這個國家原則是為全國人民,不分種族宗教所量身打造的。

雖然回教是大馬的官方宗教,但基於國家原則是屬於全國人民的,當然也包括了多元種族以及多元宗教,因此國家原則的第一句採用“信奉上蒼”,而不是“信奉阿拉”,可見得是為了適應全民的需要。如今,哈迪阿旺語驚四座地建議要修改國家原則,其背後帶有甚麼政治議程我們尚且不論,然而毋庸置疑的這個建議並未曾全面顧及非回教徒的感受。

早陣子大馬陷入了“阿拉之名”的宗教危機,爭端的根源起於東馬的天主教會被禁止使用阿拉之名,雖然幾百年來都是如此通俗使用。或許哈迪阿旺的論點可以以此例子作為根基,顯示出阿拉之名也可以廣泛被非回教徒所使用。然而從整體來看,在大馬眾多的非回教徒裡,使用阿拉之名的僅限於東馬天主教(可能西馬亦有),只佔相對少數而已,哈迪阿旺並不能以偏概全,就此設想所有非回教徒皆能接受阿拉之名。

除此之外,哈迪阿旺的這個建議,筆者實在看不出它的建設性何在。鮮少有人會去仔細分析國家原則的每一個句子每一個字眼,只知道那是從小學時期開始就已經朗朗上口的必念之物。國家原則對於我們個人的影響力是見仁見智的問題,然而如若肆意修改並涉及敏感的字眼,勢必會引起軒然大波,難說到時又會再一次引爆宗教危機。可是話說回來,把原來的“上蒼”修改成“阿拉”,對大馬國民來說又有甚麼實際的意義可言?

或許修改國家原則的建議,可以被解讀成是回教黨為回教鬥爭所做出的其中一項努力,然而這一項努力距離回教黨的終極目標建立神權回教國,始終還是非常遙遠的。不過令人擔憂的一點是,回教黨身為民聯的成員黨之一,也參與了民聯的統一政治綱領,然而哈迪阿旺身為回教黨主席,在國會提出這個建議之前,又是否曾經徵詢過盟友公正黨和行動黨的意見?不管怎麼樣,國家原則的宗旨在於促進國民團結,是否適應全民的需要是一項原則性的問題,絕對不能輕易動搖之。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3.25

言路:居銮人清醒得很---回应巫程豪医生


言路:居銮人清醒得很---回应巫程豪医生

2010-03-24

拜读了巫程豪医生的大作《沉睡的居銮人》,笔者身为其中一名居銮人,认为巫医生对于居銮人并不是很了解,而且还有着相当程度的误解。居銮人对于水荒的反应,如果不能迎合到民联的意愿,这其实未必代表居銮人还在沉睡。

巫医生在文中极力强调在朝与在野之分,只因为水供是州政府的权限,即使在任的居銮州议员是民联行动党的黄南华律师,我们都还得把这个责任全部往国阵的州政府头上推去。然而对于老百姓来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水,人们关心的是怎样解决眼前的水荒问题,而不是配合民联造势捞取政治资本。

民联号召的“请愿活动”,可以说绝对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即使全居銮人都站了出来,指着国阵政府骂个狗血淋头,难道水源就会从天而降吗?即使国阵政府现在亡羊补牢,种植树木、增建水坝,难道水荒问题就会马上获得解决吗?民联的主要目的或许是在于要谴责国阵,燃起人民对于国阵的那把怒火;然而人民现在真正需要的,却是水。试问民联是否有更实际的方法可以马上为人民唤来水源?

一系列图文并茂的新闻报导,已经让居銮人十分清楚目前干旱的情形。连续数个月未曾下雨,河水早已干枯见底,甚至还长出了草;至于水坝里面的水,老早已经是所剩无几。如果说是政府故意囤积水源、切断水供,那人民示威抗议还可以骂到政府乖乖放水;可是现在根本就是没水可放,人民即使再怎么示威抗议都只会是白费气力,倒不如更加积极地去应付眼前的水荒问题。

近年来全球的气候起了巨大的变化,而这一回突如其来的干旱也实在让我们措手不及。数年前居銮才刚刚经历了百年大水灾,怎料现在竟然可以滴水未下好几个月。须知居銮县内现在已经干枯见底的水坝,其中有好几个,当初建立的功能其实是用于防洪,如今正好相反,倒变成了防旱,但也最终难逃干枯的命运。无可否认,政府对于气候的变化欠缺了一定的敏感度,须知马来西亚已经不再是幸免于天灾的国度。政府绝对有必要听取民联的号召,着手做好日后的防范措施,但可以肯定的这并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

居銮人对于这次的水荒,怨声载道固然是避免不了,但人们也很纳闷的一点是,为何人们必须寄望于败选的国阵候选人,更甚于胜选的民联州议员?民联是否只要一天尚未执政,就只能臭骂国阵的不是,而不是以更实际的方式来帮助人民解决问题?民联经常大放豪语地说不做看水沟、修路灯的议员,那么我们的水沟应该找谁来看?路灯应该找谁来修呢?谁在做正经事,谁在做无谓事,居銮人清醒得很,不管是民联还是国阵,居銮人都会用选票淘汰掉应该淘汰的候选人。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3.24

Wednesday, March 24, 2010

重选结束,党争就结束了吗?


久投星洲,石沉大海

重选结束,党争就结束了吗?

随着蔡细历赶在提名前的最后一天正式表态攻打马华总会长,马华328重选的总会长之争即将会是一场全面开打的三角战,翁诗杰、蔡细历和黄家定三大巨头约定一局定生死。然而,现在有一个非常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是,马华党争是否会随着这场重选的结束而曲终人散呢?

首先我们还需深入探讨这场重选的意义,马华三年一度的党选本来就预订在明年2011年如期展开,然而如今马华众领袖们却急着要在此时此刻进行重选,一切无非是为了即将来临的全国大选而铺路。极具争议性的总会长一职,手中却掌控着推荐马华候选人以及内阁官职的权力,如果要等到全国大选尘埃落定了才来进行党选,到时恐怕马华群雄们对于党争也已经是意兴阑珊了。

在马华各大派系尚未公开表态攻打何职之时,或许我们都还可以期待派系之间会如何进行磋商配对,以把对党的破坏程度给降到最低点。然而如今翁蔡黄三大派系三足鼎立,最终只有一派能够生存,而其余落败的两派从此则命运堪虞。举例来说,翁蔡黄三人攻打总会长,落败二人将会一无所有;而廖中莱和江作汉这两位部长级人马竞选署理总会长,落败者必然拱手让出部长宝座。现在最大的问题来了,胜利者应该要如何安抚落败的派系?而这些落败的派系又是否会延续党争的战火?

可以预见的是,重选结束过后胜利者要收拾党争的残局,恐怕会遇到困难重重。尤其是当全国大选来临之时,这些“党争余孽”的扯后腿效应更是持续发酵。他们不但不会匡助党的候选人,甚至还会在其背后搞破坏,最终导致党的候选人败选。马华在308海啸中惨败,反风固然是马华的一大败因,然而扯后腿效应也着实为之贡献了不少。

除此之外,重选的胜利,并不意味着胜利者从此就可以高枕无忧。或许他可以操控着来届大选候选人以及内阁官职的推荐权,然而须知明年2011年又会再来一次马华党选,到时不难看到之前的手下败将又会再次铺天盖地地卷土重来。马华党争若想要真正做到彻底地落幕,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重选只不过是给予目前的党争乱象一个喘息的空档而已。

重选结束过后的派系倾轧问题,还要视乎重选胜利者将会如何应用智慧,去化解派系之间的利益冲突。如果能够处理得当的话,少点杀戮,多点安抚,必然可以减弱反抗的势力,也可以确保马华在来届大选能够没有后顾之忧地全力冲刺。马华群雄争得你死我活的官职党职,在他们眼里或许那只是功名利禄,然而实际上那却是莫大的责任,要收拾马华这个一甲子的烂摊子,谈何容易?马华在来届大选要如何突围而出,马华衮衮诸公心里是否已经有了一个谱?(个人感觉现在的黄派好像一直都在逃避这个最后的问题......)

Tuesday, March 23, 2010

原来救了马华的,是晨运客......


晨運客追問‧10天掙扎‧晨跑釋懷

十來天的內心掙扎,終於在上週六早上的晨跑獲得釋懷。

他回想起當天早上,他如常地去附近公園晨跑,一路上,晨跑者及一些熟悉馬華的人都不約而同說:“你怎麼還在這裡跑步,還不去做些事情幫幫馬華,不然你的馬華就慘了。”

“這些聲音都衝擊著我的內心。我在想,我在這裡跑步,他們(基層代表)在那裡呼吁及提醒我,要很大的責任要挑,難道我可以這樣不聞不問嗎?”

當他回到家時,守候在家門外的第7電視台記者便採訪他,他也有感而發地說“如果我能協助馬華,我義不容辭。”他說,他當時未完全決定參選,但內心卻深深感受到這些期望。

他表示自己是經過一兩天考慮後,最終決定必須在這個緊要關頭出來,義無反顧地參選。

“如果我還不出來,獨善其身的話,我相信未來的日子,我會更加地過不了自己這關。”

他說,他的好友也告訴他:“作為朋友,我支持你繼續享受安逸自由與逍遙的生活,不要再挑起這麻煩的工作;但是,作為馬來西亞華人,你應該出來協助馬華,恢復團結與穩定局面。

因為當兩線制的健康政治趨勢產生時,也不能有一個弱勢的馬華,否則難以跟民聯有健康的競爭。”

星洲日報‧2010.03.18

刚才从波力那里看到了《黄家定的灵感》一文,我真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心里想:“这是不是你个波力又在老作啊?”。

后来我去星洲网站翻箱倒柜找出了这一篇新闻,原来是真的......太雷人了!!!

我建议他干脆躲进一个山洞,闭关修炼一两个礼拜,然后再出来的时候,告诉大家上帝给了你启示,要你以救世主的身份拯救整个地球.......oops!!!忘了你早已经是救世主了,失敬失敬......

为何要堕落到这个地步?真的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来神化自己到这种程度吗......

手机短讯的数字游戏


马华重选已经正式开跑了,候选人们就忙着到处拜票,那么中央代表们除了出席饭局,还有什么事做呢?单单接手机短讯就可以接到手软!

这些手机短讯很有趣的,里面的文字不多,但却充斥着数字,但抱歉这不是什么数独之类的益智游戏,也不是向大伯公求来的真字号码,而是各大派系的菜单,所谓的数字其实是候选人的竞选编号。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没有假的呢?菜单也一样有假,大家收到的话还请小心仔细地分析短讯内容。

如果菜单上的号码,从总会长至最后一个中委,都是属于同一派系的候选人,那么这张菜单的可信度就稍微高点(但绝对不是100%)

如果菜单上的号码,虽然有很多自家派系的候选人,但又掺杂了很多其他派系的候选人,那你就要小心了。这很有可能是隔壁派系混水摸鱼,要来摸走你家选票的。

还有一种更为可恶的情形是,也是我最要强调的,如果菜单上的号码不止掺杂着自家以及隔壁家派系的候选人,还刻意抹去自家派系重量级人物的号码。这样一来,就可以让这些被遗漏掉的候选人疑心大起,怀疑自己派系的领导人有意要排挤自己,最终形成了自家内讧。

最后,我在这里并不是鼓吹菜单文化,我个人也是反对菜单文化的,在这里只是想提醒收到菜单短讯的中央代表们,谨慎分析菜单短讯的内容,别被引导或是误导其票向。

尤其是在自家领袖宣称没有所谓菜单的时候,更加不好很傻很天真地去误信隔壁派系放过来的假菜单!

Monday, March 22, 2010

暂时撇开派系不说,我个人最推崇的两位候选人

暂时撇开派系的矛盾不说,我只想凭我良心说出我个人真正最推崇的两位候选人!



蔡细历~目前马华总会长的三角战中,翁诗杰、蔡细历、黄家定三人之中,我个人坚决认为蔡细历才是最有可能带领马华走出308阴霾的领袖。我起初一开始支持蔡细历,是因为我不满翁诗杰打压蔡细历的手段,但这一路走来,蔡细历的政治手腕也不得不让我折服,而这正是当今马华最为需要的。

颜炳寿马华副总会长陷入了十角战,颜炳寿也出人意表地插上了一脚。虽然颜炳寿并不如其他候选人一般老江湖,但我个人亲眼目睹颜炳寿一直以来如何为政治教育局鞠躬尽瘁,他那满腹经纶的改革方针,目前就只差一个机会让他去实践而已。
暂时抛开派系的枷锁,看看候选人名单里面,有哪些是人才,哪些是废柴吧!

Sunday, March 21, 2010

Saturday, March 20, 2010

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说:“候选人不该分团队,没献议翁诗杰退选......”

他前几天才说了这个,“两人达致协议”算不算团队呢?“暗示翁诗杰退选”算不算献议翁退选呢?

廖中莱今天终于宣布攻打老二了,他还信誓旦旦地说要与黄家定组合黄廖配!
廖二哥,你大哥才刚刚说了“候选人不该分团队”,别酱快来拆人家的场好吗......
睁着眼睛说瞎话!!!


翁诗杰与回锅肉的不解之缘


很久没有讲翁诗杰了,自从黄家定东山再起以来,翁诗杰的相对弱势也渐渐让人淡忘了他的存在,然而实际上翁诗杰还是当今的马华总会长,一直到328卸任为止。

虽然有很多人在说现在的翁诗杰是采取哀兵策略,装可怜、博同情之类的,但无可否认的,翁诗杰目前的确是处于黄蔡之后的绝对弱势。

而我现在要探讨的,是翁诗杰与回锅肉的不解之缘。

早在2008年翁诗杰竞选总会长的时候,身为黄家定钦点接班人的他,对于自己真正的竞争对手蔡锐明不屑一顾,反而倒看不过眼隔壁竞选署理总会长的蔡细历。

翁诗杰当初对于蔡细历竞选署理总会长的举动,狠批了一句“回锅政客”!意指蔡细历辞了党职还要再回来竞选。孰不知蔡细历当初辞职,是为了以示对光碟事件负责;而蔡细历再次竞选,是要证明自己即使是背负着光碟的骂名,也依然是获得代表认同的。

黄家定既然钦点了翁诗杰接班,而翁诗杰当然就得继承了与蔡细历为敌的立场。当蔡细历顺利中选为署理总会长之后,其老二的身份更是马华总会长的宿敌,一场无可避免的翁蔡党争终究还得爆发。但是,我要强调的是,回锅论可是在蔡细历中选之前就有的了。

如果说翁诗杰的灾难,都是蔡细历这盘回锅肉带给他的;但我想说的是,真正终结翁诗杰的政治生命的,是另外一盘更大盘、更难啃的世纪超级无敌回锅肉。

这盘超大回锅肉,可是特地被人一请二请三请才请出山的,此次回来要拯救地球,维护宇宙和平的救世主黄家定。说到回锅的程度,跟上一次的蔡细历相比,黄家定这位前总会长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家定当初虽然把衣钵传给了翁诗杰,如今却要毫不客气地给抢回去,难道翁诗杰由始至终都只是黄家定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小喽罗吗?

蔡细历对于翁诗杰来说,或许称得上是个宿敌;然而黄家定对于翁诗杰来说,却是师父,这受到打击可不是一般被战友出卖的程度。

如果翁诗杰现在对黄家定的回锅行为,而感到痛心疾首,我只能说翁诗杰当初在接手这个总会长的时候,并没有看穿黄家定“其实不想走”的心态,竟然很傻很天真地相信黄家定是真心诚意地退位让贤。实际上,没有308海啸的话,黄家定至今时今日依然还是总会长。

翁诗杰与回锅肉真的是有着太多的不解之缘,或许翁诗杰一生人都不敢再吃这道菜吧......

Friday, March 19, 2010

兜了一大圈,原来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黄家定在报章媒体上词正义严地表示,他自己规定下来的三届九年总会长,他之前已经做了五年半,如今他顶多只能做多个三年半。

以黄家定目前排山倒海的声势看来,距离中选的目标好像是越来越靠近,即使跟你们摆明了车马,我就是要做完这个三年半,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黄家定这一次东山再起的出师表,只是专攻一个缺口开炮,那就是要“整合马华”。然而说实在的,马华的缺口又何止一个党争?40国席输剩15席,90州席仅赢31席,黄家定口口声声说要如何再次团结马华,整合马华,可又不见黄家定说要如何赢回那些输掉的议席,实际地挽回马华昔日的光辉?

看到了黄家定现在俨然一副救世主的样子,让人有点忘记了这些议席当年就是在他的手上给败光的!!!

我们仔细回想一下黄家定过去做总会长的时光,他对于马华伟大的“贡献”自然是多不胜数,但我现在就挑两个“终身学习”和“九大政纲”来说。不为别的,正以为这两样都是黄家定至今还引以为豪的作品。

“终身学习”,我想说这是把马华的“逃避政治”具象化的一大创举,马华的工作不再是通过政治途径为大马华社争取政治权益,而是循循善诱教导华社如何学习一些生活技能之类的。不知卡拉OK和土风舞的文化是不是从这源头开始的?

对于华社而言,这个“终身学习”会是华社想要的吗?然而,我们马华又需不需要继续把“终身学习”当作是我们马华一项重大的政治资产呢???

“九大政纲”,经典的教条式政纲,我不是律师也不是内行人,没有资格去批评里面的内容,但我只想实际地一问,九大政纲你们了解了吗?九大政纲你们实行了吗?九大政纲纠正了马华了吗?九大政纲帮马华赢回华社的信心了吗?

如果九大政纲从推出至今,都还不能获得预期的正面效果的话,那我们的九大政纲到底是不是拿来摆美的?还是用来竞选总会长时宣传用的?正如我所说,教条式的政纲,终究还是教条而已,不是藤条,是鞭不动马华党员的!

我们马华最辉煌的时代,跟最落魄的时代,都落在了黄家定时期。黄家定当年2004年,在阿都拉新上任的效应下,马华囊括了31国席和77州席;可在2008年的308海啸,马华这些家当却全败光了,如果黄家定真的如众人所说的救世主一般,为何黄家定在308海啸中不顺便救救马华一把?

说到这里,我不禁感叹,看到黄家定一步一步地逼近总会长的宝座,我才了解到一个真谛:

我们兜了一大圈,原来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我们又要回去“终身学习”和“九大政纲”的时代了......

马华还经得起第二轮的308海啸吗......

家定三美比比看!


三美威鲁在去年国大党党选蝉联党主席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很雷人的话:“我一走,国大党马上就毁了一半!!!”

当时我就对这个三美威鲁很嗤之以鼻,难道你一个人就可以毁掉半个党???

现在我再也不敢笑了,因为我们马华的前总会长黄家定,他一个人就可以拯救整个党,如果他不复出的话,马华就会马上亡党......
雷人程度简直就等于三美威鲁的double!!!


拯救地球是他的天职,维护宇宙和平是他的使命,他就是救世主黄家定。

当过分的“神化”变成了“神话”,也不知还会有多少人真的去相信它......

Thursday, March 18, 2010

評論:吳啟聰‧馬華青黃不接


評論:吳啟聰‧馬華青黃不接
2010-03-18 19:35

隨著黃家定以排山倒海之勢正式宣佈復出競選總會長,馬華全體上下眾多黨員紛紛為黃家定的回歸背書,一致認同黃家定才是唯一能夠平息馬華黨爭的黨領袖。筆者並不質疑黃家定或許真有這個能耐,然而當黃家定的回歸成為了當務之急,無疑暴露出馬華正面臨嚴重的青黃不接

早在雙十特大剛剛落幕之際,筆者陸續接觸過不少馬華的二、三線領袖,問及他們如果翁蔡齊走的話,現階段又有誰能上來取代翁蔡?他們都皺起了眉頭,無法正面回答筆者的問題,直到如今他們也確實找不到答案,唯一能做的就是請前總會長黃家定再次出馬。這個現象非常明顯地顯示出,就翁蔡以外、副總會長以降的黨領袖,在黨員的心目中實在沒人能夠挑此大梁

堂堂全國第二大政黨的馬華,坐擁百萬黨員,難道真找不出一個能夠與黃家定、翁詩傑、蔡細歷三雄實力匹比的黨領袖?筆者認為,馬華的確是時候該好好檢討了,為何會造成今天這種青黃不接的局面?難不成馬華也要學隔壁國大黨的三美威魯,做了幾十年的黨主席,至今時今日還聲稱培養不出像樣的接班人?

不過筆者要強調的一點是,接班人絕對不是單單靠黨領袖“培養”出來的。倘若黨領袖指定了某人做接班人,這就有點私相授受的味道,須知真正的黨領袖還是要從民主程序中投選出來的。黨領袖真正應該做的,就是營造一個適合黨內菁英茁壯成長的政治環境,讓有潛質的黨員能夠充份發揮自己的政治才能,多加磨練累積實戰經驗,有朝一日必能成為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新生代領袖。馬華當初若能做到這一點,今天又何愁找不到接班人頂替翁蔡?

相反的,馬華歷來的傳統卻是打壓下屬,扼殺下屬的發揮空間,不止是中央而已,這種陋習可以說是遍佈每一個階層,小至支會、區會比比皆是。在位的黨領袖莫不惟恐後生可畏,生怕後輩總有一天會超越自己取而代之,做出“欺師滅祖”之舉,因此一直都習以為常地打壓下屬,讓下屬永無出頭之日。然而,實際上自己會不會被別人取而代之,最大的因素並不是在於下屬的力爭上游,而是在於自己到底有沒有這種領導能力,光拿職位不會做事,無疑等同霸著茅坑不拉屎。

筆者聽說過更加誇張的是,有許多支會主席,拒絕了醫生、律師、博士等專業人士、青年才俊的入黨申請,唯一理由就是害怕這些有識之士會蓋過其鋒芒。拒絕優良的新血加入,繼續讓老殘的黨團衰敗,這種做法不是自殺是甚麼?對於還未入黨的申請者尚且是如此反應,那麼對於在任的執委、黨員們豈不是更加苛刻?值得一提的是,這種類似現象即使到了中委會的階層,都還是一樣屢見不鮮的。

馬華青黃不接,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意味著馬華隨時隨地都可能會面對斷層的危機,尤其是當黨領袖倉促離開的時候。馬華需要的,是源源不絕可以獨當一面的新生代領袖,而不是一群永遠躲在權威領袖背後的應聲蟲。至於該怎麼做,則要視乎黨領袖們究竟是比較重視黨的利益?還是個人的利益?

【熱點新聞:馬華黨爭】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吳啟聰‧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10.03.18

总会长的笑话一则



话说在2010年以后的某一天,马华总会长突然心血来潮说要引退,于是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总会长:“各位记者们,今天我要郑重宣布一个消息,打从今日起我将全面引退......”

某位记者打断了总会长的发言,提问道:“请问你打算几时又再复出?”

全场记者都向总会长投以期待的眼神......

Wednesday, March 17, 2010

大选惨败,非黄家定之罪???

黄家定如今东山再起,我们不难看到他手下有几多马仔,正在拼了老命为他洗清308海啸的罪名!

现在,他们甚至terang-terang告诉你说,308海啸完全不关黄家定的事......

呵呵,笑过就好......


上面这位有点秃头哨牙的帅哥,是雪兰莪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

在308竞选期间,我还在马大念书,住家附近的SS2 pasar malam,行动党有在那里摆档做宣传,我就风尘仆仆地跑过去凑热闹了。

SS2的国会议席是潘检伟VS周美芬,州议席是谢永贤VS胡渐彪。

在那里,来了一个我不认识的帅哥,在场讲话比潘检伟和谢永贤还要多,他就是上面这个刘永山。

这个刘永山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至今亦久久未能忘记。

他说:“Ong Kata Nothing!!!”

你们知道在场的观众,是如何热烈地回应这一句“Ong Kata Nothing”吗?

大选惨败,真的非黄家定之罪吗?(真的是一点点都没有关系吗?)

值得一提的是,行动党跟马华在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一起摆档做宣传,行动党的场子虽然是要站立的,但也挤满了人;马华的,周美芬摆好了椅子,还准备了幸运抽奖,小猫没有两三只。

更巧的是,周美芬是黄家定的爱将之一,而胡渐彪更是黄家定指定的天兵神将,他们的共同点都是输得一塌糊涂!

马华大选惨败,如果不是黄家定的错,那就是天意了......

Tuesday, March 16, 2010

黄家定:以后的历史对我自有评价


不做官的感觉其实一点也不好......
反正也已经“置身度外”了一年半之久,要不是有重选......

这首诗是从黄家定个人网站的主页里摘录下来的,而且也非常适合现在东山再起的他,特此放上这里跟大家分享分享。

请投黄家定一票!!!

马华大厦灵异事件?

Monday, March 15, 2010

吳啟聰‧反思馬華今後的價值


吳啟聰‧反思馬華今後的價值
2010-03-15 18:33

紛亂已久的馬華黨爭,從一開始的雙十特大、大團結方案、中委會重選,一直到最近盛傳黃家定即將會東山再起,劇情高潮迭起、峰迴路轉,莫不教觀眾拍案叫絕。但是,就在人們紛紛都關注這場黨爭誰將成王敗寇之際,筆者反而感興趣的是,馬華今後的價值何在?

不管誰將會在這一場黨爭脫穎而出,馬華是否從此就可以重新振作?相信任何一個正在爭著做總會長的黨領袖,都不敢拍胸口說自己做得到這一點。馬華經歷了308海嘯以來,試問至今還剩下些甚麼?競選40個國席輸剩15個,競選90個州席僅贏31個,這些才是黨領袖真正應該正視的問題,可是他們現在眼裡卻好像只有總會長這一張椅子而已。

馬華雖然貴為全國最大的華人政黨,可是縱觀馬華現在的價值似乎就只剩下黨爭而已。人們不再關注馬華如何發揮其執政黨的功能,盡只是看到馬華領袖怎樣樂此不疲於沒完沒了的黨爭。須知馬華的真正價值,其實是建立在大馬華社的支持度上,倘若失去了華社的支持,馬華也就不再具有任何繼續存在的價值。到時敗光了國席州席,即使爭到總會長來做也不會有任何實際的意義,因為整個馬華早已走入了歷史。

馬華在華社心目中的形象,本來都已經是江河日下了,如今再加上這一場黨爭的爆發,可以說更加是蕩然無存。坦白說,當人們看到這些馬華領袖儘是為了一己私利而殺得眼紅的時候,教人們如何去相信這些黨領袖能夠為人民謀福祉?這是一個非常簡單易懂的道理,馬華黨領袖如果不及早醒悟,再是這麼日以繼夜地內鬥下去,到時恐怕他們將會親手埋葬掉馬華這間60年老店。

黨領袖固然不該在黨內挑起戰端,而黨基層更加不應該隨著黨領袖而起舞。黨爭消耗的盡只是黨內的資源,對黨只有破壞沒有建設,莫不讓親者痛,仇者快。除了黨爭之外,馬華真正的鬥爭是如何為華社謀取福利,馬華真正的戰場是如何在大選中贏回輸掉的議席。馬華如果可以把投入在黨爭的熱忱,用在於馬華的政務與黨務之上,也許馬華不至於會落得今日如此下場。

馬華的全體黨員們應該反思的,是馬華今後的價值,而不是誰將會做總會長。

經歷了這一場黨爭后,滿目瘡痍的馬華就應該痛定思痛,徹底擺脫黨爭的陰霾,讓馬華重新回到正軌。馬華接下來要走的路線,是要做好自己身為執政黨的本份,在國陣政府內為華社爭取最大的利益,用實際的政績來挽回華社對馬華的信心。馬華的政治戰略不是用於對付自家人的,而是要用在如何跟民聯,尤其是行動黨,競爭選票,說服人民把神聖一票投給馬華。這才是馬華黨員應該擁有的視野,而不是僅僅只局限於黨爭的框框。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3.15

黄氏兄弟,你们还真以为马华是你们两兄弟的啊???


刚才从医院放工回来,路上听到了MyFM 5点新闻的一段报导:
黄家泉说:“如果家定复出的话,最吃亏的那个人是我才对,因为我的弟弟出来打总会长,我自己就不能打高职了......”
听了这一句,真的是压抑不了我内心的肚烂!黄氏兄弟,你们还真以为马华是你们两兄弟的啊?
为什么马华的高职,就应该理所当然地统统给你们当???
黄家泉,你只是2008年度马华党选,通过民主投票,被蔡细历打败的手下败将而已。
中央代表的民意,曾经否决了你,请你不要忘记!
请别摆着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大摇大摆地回来复辟你们两兄弟的黄家皇朝。

Saturday, March 13, 2010

重新认识黄家定


他曾经说过:“我不会东山再起......”


他确实说到做到,他的个人网站的最后一个发帖,竟然是2008年9月30日的《开斋节快乐》,连他在国会里面的发言都没有放上来,充分显示出他要引退的决心与诚意......


他发明的《九大政纲》,第一条就是“打造健康政治文化”......

他规定了总会长不可以做超过三届九年,其他的官职亦以此类推......


他现在“慎重考虑是否复出”......

他就是我们敬爱的前总会长,或许不久后又将会是下任总会长,黄家定!!!




林亚礼也要请黄家定出山???



看到林亚礼在报纸封面头条上叫黄家定出来选总会长,我的脑海里马上想到了n年前看过的电影《黑社会》,一堆和联社的叔伯在选话事人的画面。

这些叔伯年纪已经一大把,没权亦没势,就只赚得一个元老级的辈份,要选年轻人做话事人的时候,大多数竟然还被候选人用钱给收买了。

我看到现在马华的“叔伯们”一个个跳出来干预马华党务,我就真的觉得我们越来越像戏里头的和联社,看来我们干脆连中央代表投票制也废除掉好了,改由他们这些自称元老的叔伯们自己选饱它就够了!

也不对哦,有些叔伯们,甚至可以推荐回自己出来竞选话事人的哦......

林亚礼不止请黄家定出山,他也一样请整个马华“出山”,“出殡”的那个出山!!!

Friday, March 12, 2010

黄家定下台容易,上台才容易?


“黄家定是否会复辟???”

自马华党争爆发以来,这个问题堪称是目前最受众人瞩目的。

在翁蔡廖三人都打到半死不活的时候,人们才开始想起了黄家定。

不过,想归想,看你要往哪一个方面去想......

你可以幻想黄家定回来复辟,二度登基为总会长的美好光景......

但你也可以回想黄家定当初是怎样下台的......

黄家定或许可以很无辜地说:“308海啸是非战之罪......”

然而,你真的那么确定黄家定不是当初把马华给带去荷兰的那个人吗???

《终身学习》?《九大政纲》?这些记忆你们还存留着吗?

当初黄家定离开的时候,他老人家钦点了谁做接班人?翁诗杰!

翁诗杰从当选总会长开始至今对马华的“重大贡献”,想必你我都是有目共睹的。

如今,黄家定又皇者回归了,程序上当然是要把他当初钦点的接班人翁诗杰给先干掉。

你们觉得没有问题吗?翁诗杰对垒黄家定,那是何其古怪的画面......

黄家定卸任时曾经说过,不做官更好,他可以更加专注于他的选区工作。

他的国会选区古来,他本身御驾亲临了几次?请向古来选民查询......

他在国会里有发言过一句话吗?请向国会记者查询......

如今明显摆在我们眼前的一个景象,就是越来越多演技精湛的演员,把黄家定这位最佳男主角从幕后给“请”到台前来。

而且还要一请、二请、三请......

一直请到黄家定很不好意思地站出来说:“既然大家都如此坚持,那我就只好勉为其难了......”

黄家定当初信誓旦旦说过的“我不会东山再起”,跟翁诗杰的“输一票就走”,又有什么差别?

差别是,黄家定的复辟还未成为事实,就视乎他自己要不要砸了自己的贞节牌坊......

看了黄家定的例子,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下台容易,上台才容易”?

当初的黄家定走得轻松,现在也依然可以若无其事、大摇大摆地回来领导马华公会!!!

怎么会这么像???


怎么会这么像???(虽然两个都是总会长......)

Thursday, March 11, 2010

黄者回归


废话不用多说,只有四个字:不言而喻!!!(再加埋会心一笑......)

Wednesday, March 10, 2010

吳啟聰‧地方選舉朝野角力戰


吳啟聰‧地方選舉朝野角力戰
2010-03-10 20:36

最近檳城首長林冠英以及雪蘭莪州務大臣卡立,雙雙向國陣的中央政府下了恢復地方選舉的戰書,只可惜國陣到最後關頭都還拒絕一戰。然而,這並不代表整個事件就會因此而告一段落,相反的相信民聯還會持續針對此課題頻頻向國陣發難。

恢復地方選舉的冷飯之所以突然間又再度被炒熱,是因為不久前掌管檳州地方政府事務的行政議員曹觀友曾經向媒體表示,檳州行動黨不願意做恢復地方選舉的領頭羊。曹觀友如此說法立刻遭到各方的強烈反應,主要是質疑行動黨在恢復地方選舉方面的決心與誠意。於是不久後,身為檳州首長的林冠英就徹底推翻了曹觀友的說法,宣佈恢復地方選舉,只等待國陣的中央政府的點頭而已。林冠英此舉等同於把腳下的球踢給了國陣,至於能否恢復地方選舉的責任,又落到國陣身上。

毋庸置疑,正如曹觀友一開始所說,恢復地方選舉是為架空州政府權力之舉。根據目前的制度,所有的地方政府皆由州政府直接管轄,縣市議員也是由州政府直接委任,並非通過民意委託。如果說恢復了地方選舉,縣市議員就必須通過民主選舉而產生,而州政府也必須歸還管治權予勝出選舉的地方政府,州政府的權限也會因此而削減一大半。

恢復地方選舉對於州政府來說,絕對是壯士斷臂之舉。如今檳州和雪州民聯都相繼向國陣挑戰恢復地方選舉,縱觀全國13州的局勢,民聯僅佔4州,而國陣卻佔了9州,如若國陣民聯相約同步恢復地方選舉的話,國陣的損失必然比民聯更大。國陣在現階段自然不肯吃此大虧,然而恢復地方選舉實乃大勢所趨,相信國陣遲早都要被逼就範。

除此之外,筆者認為,恢復地方選舉,無利於執政中央的國陣政府,卻有利於尚未執政中央的民聯。人民普遍上不滿國州政府的施政,莫過於全國性的國家政策,以及地方上的民生服務。如今倘若恢復地方選舉,地方上的民生服務將會是由民意委託的地方政府一手包辦,而無關州政府的事。即使民生服務出了甚麼紕漏,人民也不會劍指州政府,只會拿地方政府開刀。然而若論全國性的國家政策,則必然是由中央政府全權負責,一旦人民對國家政策有所不滿,那麼中央政府也必然是責無旁貸,成為眾矢之的。

雖然恢復地方選舉確實如同開著一輛“三頭馬車”,然而若能因此而改善人民的生活素質,何樂而不為?國陣政府未必是永遠的中央政府,有朝一日若國陣下台,取而代之的就是民聯,而民聯又是否已經準備好承受一切國陣現在所承受著的施政壓力?希望現在的民聯已經具備應有的執政心態,發表政見也是建立在實際的政治邏輯之上,而並非一味地為了反對而反對。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3.10
恢复地方选举的好处与坏处,太多人说了,我没有必要去炒别人的冷饭,在这里说一些比较刁钻一点的观点......

Tuesday, March 9, 2010

《建国大业》



也许有点过时了,我昨晚闲来没事做,在网上找到了这部电影便按进去看。

国共战争的历史虽然我是略知一二,然而其细节我却从未深入研究过。

看了这部电影,让我感到非常惊讶的一点是,戏里的国民党和共产党,跟我们现实里的国阵和民联,实在是太过相似了!(虽然有点太过抬举了国阵和民联)

戏里说着,晚期的国民党如何腐败,再加上党内派系的倾轧,蒋介石在内忧外患的夹攻之下,即使有心要励精图治,但也始终无力回天......

戏里说着,共产党怎样从几十万支破枪,一路打下整个中国的江山,毛泽东周恩来等人是怎样吃着馒头喝着稀饭,把国民党给推翻的......

我看完过后的感想是,《建国大业》是一部超值得看的电影,而对于国阵、马华的同志们,更加是不得不看!

你们会发现,我们根本就是在走着国民党的旧路而已......

昨天的国民党,就是明天的国阵......

额外附加一点评注:不用太刻意去看毛泽东的戏分,那很明显是神化过后的效果;我反而建议多注意一点蒋介石的内心戏,他跟他儿子蒋经国的对白,句句都是经典!

Monday, March 8, 2010

吳啟聰‧公正党必须主导民联


吳啟聰‧公正党必须主导民联
2010-03-08 18:34

隨著朱基菲裡被開除黨籍,再加上至今尚未平息的退黨風潮,公正黨的國會議員人數已經正式從31人減至27人,落在行動黨的28名議員之後,淪為了民聯的第二大黨。根據大馬政壇的傳統,國會的反對黨領袖,理應由占最多議席的反對黨擔任,然而如今在特殊的情況之下卻一反傳統,行動黨的林吉祥孔融讓梨,支持公正黨的安華繼續領導民聯。

除此之外,行動黨和回教黨全體56名國會議員,都聯合簽署支持安華繼續領導民聯的聲明。即使公正黨最終的議席落在行動黨和回教黨之後,行動黨和回教黨都會義無反顧地力挺安華繼續領導民聯。無可否認,行動黨和回教黨對於安華的鼎力支持,很大因素是出自安華個人的領導魅力。然而,現在官司纏身的安華倘若不幸再度鋃鐺入獄,試問行動黨和回教黨究竟又是否還會給公正黨這個面子呢?筆者認為,會!

不管公正黨陷入多麼嚴苛的處境,公正黨都必須主導民聯,而行動黨和回教黨也已經在行動上表示認同這一點。民聯是308海嘯後才催生的產物,雖然它成立的目的只是為了湊數執政,如今它卻是一個邁向穩健的聯合陣線。不過,民聯也存在著自己的不穩定性,除了公正黨是走多元和中間路線,而行動黨和回教黨卻在宗教、種族、政治理念與鬥爭路線各方面都是趨向兩極化。雖然民聯已經制定了統一的政治綱領,然而民聯卻久久未能註冊成為正式的聯合陣線,也就是說在來屆大選,民聯3黨很可能還會要繼續沿用各自的旗號上陣參選。

公正黨在民聯裡面的最大作用,就是消弭民聯的不穩定性。對於宗教、種族、政治理念與鬥爭路線各方面都南轅北轍的行動黨與回教黨來說,公正黨就是最好的粘合劑,即以公正黨主導的模式,把3黨的勢力結合起來。行動黨和回教黨雖然在政治邏輯上無法兼容,然而他們都可以同時接受公正黨的領導,並在公正黨的協調之下,配合發揮自己在民聯的功用。一旦公正黨喪失了民聯的主導地位,民聯3黨之間的這種平衡就會隨之被破壞。

如今如果要根據議席的多寡來決定誰才是民聯的領導人,未必一定要公正黨,行動黨或是回教黨都有可能可以主導民聯。然而,行動黨所主導的民聯,如果打出“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口號,教回教黨情何以堪?而回教黨所主導的民聯,如果打出“神權回教國”的口號,到時又教行動黨怎不汗顏?事實上,行動黨和回教黨都必須對它們的黨員與支持者做出交代,因此我們並不難預測這一切後果的可能性。

雖然說公正黨如今面臨的窘境完全是因為青蛙議員所造成,然而如今公正黨以少數議席繼續領導民聯,這種難堪的場面也讓我們看見了民聯對於公正黨的過度依賴。倘若有朝一日,行動黨和回教黨的步伐也可以調整到跟公正黨一致,那麼到時任何一個成員黨都可以獨當一面地領導民聯。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3.08

Friday, March 5, 2010

别只看头,脚也要看!


这一次的马华重选,虽然大家都把目光投注于总会长的龙头之争,但千万不要忽略了手手脚脚的中委也是非常重要的。

一直以来,马华的25名票选中委,都只是菜单传统之下的产物,他们姓什么名什么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的老大是谁?是属于哪一个派系的?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往往都选了一篮子我们自己也不是很认识的中委上去,反正他们也干不了什么大事。

可是经历了这一场马华党争过后,让人们无法否认中委在整场党争中,扮演着至关紧要的角色。马华党争的行情变成了数字的跳动,而这个数字就是你手上有多少个中委?

硬道理只有一个:就是谁的中委最多,谁就是大赢家!

从一开始的逼宫,到大团结方案,一直到最后的重选,我们的中委不停地在那边翻来覆去,搞得我们这些在下面的基层也跟着团团转。这让我们切身体会到了,我们投选出来的中委,绝对不是陪衬用的花瓶而已,他们的集体决定可以改变马华的未来。

因此,这里要带出一个很重要的讯息就是:要选中委,don't play play!

除了上面那几个最大的职位,那25个中委也是非常重要的,吁请大家谨慎投票!

一定要选出,你们觉得你们可以信任的中委,要选人!不要选派系!

马华能不能浴火重生,就看这一朝了!

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西周忠臣舍命陪葬


西周的末代天子周幽王,当年为搏爱妃褒姒红颜一笑,不惜点燃了烽火,引四方诸侯披星戴月带兵前来勤王。

当诸侯们的兵马被周幽王玩得团团转的时候,褒姒竟然笑了,周幽王欢呼一声“值得!”

诸侯们、兵马们却只能在心里肚烂!

在国人暴动之时,周幽王这一回是真的为了叫救命而再度点燃烽火,不过再也没有诸侯要来救驾了,哪里知道这一次是不是周幽王又耍他们了。

结果,周幽王被杀了,西周也灭亡了,这个真实的历史故事堪称是中国版的《狼来了》。

《烽火戏诸侯》与《狼来了》不止是告诉我们不可以随意戏弄别人,然而它更深一层的意思是,一件完全没有意义的事情,你如果还要劳师动众地去做,赚来的只是别人的愤怒而已。

马华重选已成定局,翁诗杰也亲口承认这一项事实,然而翁诗杰也一样坚持要照样如期召开三机构大会。

这种做法,跟周幽王烽火戏诸侯有什么两样?明明知道中央代表聚集之日,就是重选之时,为何还要劳师动众,让代表们疲劳奔命于毫无意义的三机构大会?

站在代表的立场去想,总会长您既然已经确认了重选是事在必行,可为何还要我们在一个月内赶来马华大厦两次?您高官厚禄于putra jaya,有官车可以载送你到马华大厦,然而我们沙巴的同志要坐飞机来、东海岸的同志要爬山涉水来,北马南马的同志要连夜驱车来,这些您有想过吗?

在这种时刻,就请别再做毫无意义的无谓事情了吧!你的支持者情愿你马上启动竞选机制,跟着你拉大队到各州各属展开拉票工作,这样还比较实际一点!

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被杀掉了是他的该死,然而真正可怜的是那些西周忠臣,舍命做了陪葬品。

在大是大非之下,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选择的了......

Thursday, March 4, 2010

马华重选之始末


马华重选之始末

马华重选难产至今已有近半年之久,单凭廖派之力根本就不足以达致重选。要中委总辞,手上只有13名,还差8名才能促成重选;要号召特大,结果只来了500多中央代表,1128特大变成了汇报会。势同水火的翁派自然不可能会成全廖派的重选意愿,能否杀出一条血路就只能指望蔡派而已。

蔡派对于重选的立场,一直以来都是非常明确的:要重选,但不可仓促!

蔡细历在双十特大结束后的第二天,就是第一个表态呼吁重选的人;接下来翁诗杰被廖派逼宫的时候,翁诗杰成了第二个呼吁重选的人;一直到大团结方案出炉,廖派被逼到墙角的时候,廖中莱又成了最后一个呼吁重选的人。

当重选这粒球踢到廖派的脚下时,基本上除了翁派誓死反对廖派呼吁的重选,蔡派却是依然同意重选的。然而,廖派与蔡派最大的意见分歧,则出在于重选的日期。廖派当初要求的是越快越好,甚至要在2009年结束之前速战速决。这种快熟式的马华重选,并不能够给予中央代表们足够的时间去应付党选,也不见得在仓促之间能够选出最理想的中委会团队。

蔡派当初承诺的重选日期是2010年的三月,如今三月出头,蔡派已经实现承诺,率领8名蔡派中委辞职,与廖派一共凑足21名中委总辞,促成重选。然而,蔡派中委的总辞,与之前廖派中委的“总辞”,两者之间的性质是全然不同的。

廖派13名中委之前曾经“总辞”过一次,就是呈上“附带条件”的辞职信予总秘书,而其附带条件则是“只要中委会还未解散,他们的辞职都不会生效”。如今蔡派8名中委的总辞,是完全没有附带任何条件,直接就是头也不回地豁出去了,倘若中委会并不因此而遭到解散,那蔡派中委就是泼出去的水,不像廖派一样,是再也收不回来了的。这一点,就清楚告诉了我们什么叫做“诚意”!

如今21名中委总辞促成重选已成定局,马华重选将会在30天内,即4月2日之前尽数完成。马华党争究竟可不可以从此画上一个句号,还是一个未知数。然而,整个重选的始末,从最先的争取到最后的落实,我们都务求清清楚楚、光明正大、实事求是地摊开来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马华重选终成定局!

马华党争峰回路转,老蔡突然率领蔡派8名中委,与廖派13名中委凑足人数总辞,促成重选。

不过,这也应验了老蔡事前所说过的:“马华重选最快也要今年三月。”


现在这个时候,相信所有人都只关注一点:谁会攻打总会长?

翁诗杰、蔡细历、廖中莱三人最有可能攻打总会长,形成三角战!

躲在一边钓鱼的黄家泉也有可能会来凑热闹!
不过不管怎么样,在以上的人选当中,个人认为还是老蔡最适合领导马华!

马华不需要一个讲多过做的总会长。

马华也不需要一个yes man的总会长。

马华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跟巫统拗手瓜的总会长。

而此君,非老蔡莫属也!

但我只希望一点,尽量把这场党争的战围缩小至这几个巨头而已,不管是谁最后胜出都好,都不要把敌方人员全数歼灭赶尽杀绝,有用的就应该留下,没用的就快快滚蛋!

马华已经没有本钱再分裂出一个什么民政、爱国党之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