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30, 2010

马华跟巫统的冲突升级?


马华之所以会丢掉华人票,还不是因为帮巫统的种族政策买单?

如今巫统的某个区部要求马华退出国阵,难道这些倒米将有心要成全一个纯马来人的国阵执政党?

马华告别黄家定的时代已经很久了,马华也是会怒吼的!

就看看马华这一次到底会不会向巫统的小拿破仑们屈服......

Wednesday, April 28, 2010

PERKASA,看你横行到几时!





PERKASA!伊布拉欣!看你横行到几时!
马华再怎么流失华人票,也不会折堕到要你PERKASA帮忙!

Monday, April 26, 2010

言路:補選成績反映政治現實


言路:補選成績反映政治現實
2010-04-26 18:34

沸沸揚揚的烏雪補選終於落幕了,國陣候選人卡瑪拉納登以1725張多數票擊敗民聯的再益。烏雪補選,是民聯執政州屬迎來的第一場補選,如今民聯輸了,對民聯來說無疑是一記沉重的打擊。然而縱觀整個補選成績,筆者認為,烏雪補選大致上反映出大馬的政治現實。

在大馬民主制度下,朝野政黨一直以來都以種族作為依據,用來分析選民的票向。這一點雖然毫無保留地暴露出大馬種族政治的現實情況,而非常令人感到遺憾的是,根據種族比例來預測選票,在大馬近乎是百發百中,即使是烏雪補選也不例外。毫無意外,馬來選票和印裔選票都轉向了國陣,唯有華裔選票依然較傾向民聯。

馬來選民分別經歷了國陣與民聯的執政,在兩者之間,馬來選民始終認為國陣比較能夠保障他們的權益。而馬來選民壓倒性的人數,往往成為大多數選區的關鍵性因素。今日的印裔選民,當初對興權會的激情早已不復在。或許印裔選民跟華裔選民一樣對現有的種族政策感到不滿,然而不滿的情緒跟308海嘯當初相比,也已經大不如前。最後剩下華裔選民,華社對於種族政策的被剝削感,以及社會不公所造成的心理不平衡,相對來說是非常穩定的,並不是補選時的一些糖果就能夠改變過來。

烏雪選區是典型的混合選區,國陣只需要掌控多一點點馬來選票,不要流失太多印裔選票,就有望勝出了。而民聯除了回教黨的傳統回教強區,其他的混合選區則必須依賴非巫裔的選民比率,比率越高就越有勝望。以上所說的類似情形,多次在全國各地的國州選區上演,但可以預見的是,只要按照同樣的模式,國陣仍可穩穩在位,而非巫裔,尤其是華裔,恐怕只能為在野黨站台。

要打破現有的政治現實,我們必須正視身為最大決定因素的馬來選民,要如何扭轉他們的票向,不再單純地以種族政策作為投票的考量。我們應該如何找到那個平衡點,既讓馬來選民對於非巫裔的資源分配不會太過排斥,而對自身的權益也可以保留一份安全感?這個問題對於改變大馬政治現狀來說,是非常關鍵的。然而我們也不能放棄逐步廢除現有的種族政策,並徹底改變馬來選民的思維,總有一天種族政策對於馬來選民來說,不再會是具有吸引力的因素。

卡瑪拉納登以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兵,竟可擊敗再益這種大將,這也意味著,民聯執政中央之路,彷彿有了障礙,現有的路線並不能護航民聯入主布城,還須再重新摸索新的路線,才有望殺出一條血路。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4.26

Sunday, April 25, 2010

言路:高教基金貸款的意義


言路:高教基金貸款的意義
2010-04-25 17:30

馬華總會長蔡細歷在上任總會長的第25天,為華社捎來了一個好消息。即從現在開始,獨中生能夠申請高教基金貸款,用以承擔繼續在私立大專升學的費用。在這之前,高教基金貸款,僅僅只是開放予SPM和STPM的考生而已,並沒有包括獨中生在內。

高教基金貸款的意義,對於獨中生來說,他們從此不需要再僅僅依靠父母的儲蓄,甚至是半工半讀,只要通過申請高教基金貸款,就可以用來應付私立大專的學費,以及自身的生活費。絕大部份的獨中生,都選擇繼續留在國內的私立大專升學,尤其是拉曼大學,而這項新措施對於獨中生來說,無疑可為他們分憂不少。

在這個百物高漲的年代,坦白說很多小家庭連日常生活的開銷,都難以勉強維持下去,更甭想還能有多餘的儲蓄。據筆者的觀察,很多華裔父母平日無法為子女準備任何教育儲蓄,直到子女要升學,才來為錢煩惱。莫說是昂貴的私立大專,即使是象徵式收費的國立大專,單單是學生自身的生活費,也無法應付。

筆者本身的5年大學生涯,可以說是全靠高教基金貸款支撐過來。筆者總共貸款10個學期,而每個學期都會獲得3500元的貸款,扣除了大約1000元的學費,剩餘的其實是足夠應付一個學期的衣食住行的,即使馬大一帶的生活費頗高,也沒有多大問題。前提是,不要過份的吃喝玩樂,筆者一些節儉的同學甚至還能夠儲蓄。

因為筆者是國立大學生,貸款數目相對來說,會比私立大專生的還要少許多,因為私立大專的學費過於昂貴,高教基金貸款當局當然必須在貸款數目上,做出適當的調整。筆者一些同學,即使就讀於非常昂貴的私立大專,也一樣通過申請高教基金貸款,作為教育費用。

一旦學生畢業,高教基金貸款當局就會提供畢業生一個償還貸款配套,根據貸款的數目,在若干的年份之內,每月份期付款百多200令吉之間。對於已經成功就業的畢業生來說,這個償還配套算是非常合理的,不至於會造成很大的負擔。

高教基金貸款對於所有在籍學生來說,其意義是非常重大的,尤其是家境不好的學生。如今獨中生能夠取得如此突破,實令人感到鼓舞,但願下一站即將會是,承認統考。但我們大家都必須知道,這並不是一條容易走的路,還得咬緊牙關走下去。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戰神‧2010.04.25

Friday, April 23, 2010

老蔡上任25天,华社迎来的第一个政策改革


高等教育基金贷款,也就是我们俗称的ptptn,独中生已经取得突破,能够正式申请该项贷款。

在这之前,ptptn仅限于spm和stpm的考生,而未曾开放予独中生。

如今,所有的独中生不再需要单单依赖父母,只要申请ptptn,就有能力在我国的私立大专继续深造。私立学院、私立大学,尤其是拉曼大学,都被包括了在内。据我所知,拉曼大学的现藉学生当中,独中生占了很大的比例。

针对华社的实际政策改革,这应该算是第一项(跟一次过的小施小惠不同性质)。下一站,放眼承认统考(前路虽长,但还是要咬紧牙根走下去)。

何谓ptptn?

小弟5年的大学生涯,可以说是全靠ptptn支撑的。

我总共有10个学期,每个学期获得rm3500的贷款,扣除了大约rm1000的学费,剩余的钱其实是够我衣食住行的,不过当然不包括吃喝玩乐啦,我有些很节俭的同学甚至还能够存钱。

毕业过后,ptptn会提供你一个偿还贷款的配套,大概整9年左右,每个月还固定的数目,大概百多两百块之间。

由于我是国立大学的毕业生,私立大专的情形跟我们有一点不一样。

我有些旧同学是在私立大专就读,有些甚至是读limkokweng,超贵的那种。他们也可以申请ptptn,而ptptn给他们的贷款数目相对来说,也比我们国立大学的多出许多,因为他们的学费比我们昂贵很多。



Thursday, April 22, 2010

致人民:民主的力量


人民:

你们选择了你们相信可以为你们带来改变的政党,如果你们真的亲身感受到了你们想要的改变,那就证明了你们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没有什么好质疑的。

民主的力量,莫过于此!

拔牙佬上

在此先强调一句:国阵从1957年到2010年间为马来西亚带来的改变,差!

Wednesday, April 21, 2010

STPM 2.3的马来人,进得到政府大学吗?


昨天带着我的两个男护士去诊所附近的马来餐厅吃午餐,平时跟他们的交流仅限于工作,难得坐下来共聚一餐闲话家常。

他们都只是20出头,还是在实习中的牙科护士,我原本以为他们是SPM一毕业,就马上进入槟城的牙科护士学院了。但他们告诉我不是,他们是考了STPM后,申请不到大学,才去读牙科护士的。

当我听到他们说他们读STPM,我就不禁讶异了一下,毕竟我那个年代STPM还是华人称霸的,鲜少看到马来人的踪迹。

当我听到他们说他们申请不到大学,我就更加惊讶了,他们不是马来人吗......

听到他们说读STPM又申请不到大学,我就很自然而然地问他们STPM的积分多少......

最后,最令我吃惊的是,原来他们两个都是2.30!!!

满分是4.0,政府大学的最低门槛是2.0,可是通常一些冷门课程甚至不介意收2.0以下的,2.30要进大学其实不难,更何况他们是马来人。

我心中闪过了一个疑问:可能他们申请热门科系吧......

他们打趣地对我说:这种成绩难道你认为我会申请医科咩?哈哈~

这两个近在眼前的例子,颠覆了我一直以来对于我国高等教育种族政策的观念。

每次我们华裔子弟,徘徊在2.0边缘申请不到大学,都会来马华敲桌子。

我一直以来都以为,他们是种族政策之下的牺牲者(其实我自己也曾经是),而我也先入为主地以为,马来人即使2.0以下也应该是bila-bila可以进到大学的。

我的这两个护士,究竟是异数?还是现实情况并不是我想象的一般?

抱有先入为主的观念,确实容易让人看不清事实的真相,我会开始仔细观察这个现象的。

Tuesday, April 20, 2010

言路:對事不對人


言路:對事不對人
2010-04-20 17:18

行動黨副宣傳秘書張念群要求馬華中央領袖,即蔡細歷、林祥才、顏炳壽等人解釋,為甚麼當初支持再益廢除內安法令,但是如今卻與再益為敵?筆者想強調的一點是,馬華當初支持的,是再益廢除內安法令的建議,而並非是再益本人,因為馬華向來秉持的原則,都是對事不對人。

當初的再益依然還是國陣的一員,毅然提出了廢除內安法令的建議,馬華並不曾考量過到底是何方神聖提出了這個建議,只要是認為合理的就應該聲援支持。尤其是當時郭素沁、拉惹博特拉、陳雲清被政府援用內安法令逮捕,馬華更是不可能保持沉默,自然附合了再益的建議。然而,馬華對於再益的個人發展,由始至終並沒有抱持任何特定的立場,也沒有義務去支持再益除了廢除內安法令以外的政治立場。

馬華曾經支持再益廢除內安法令,並不代表馬華就必須支持再益往後的政治發展,更何況再益從國陣過檔去民聯,甚至代表民聯出戰烏雪補選。舉個例子來說,紅遍一時的霹靂州九洞議員許月鳳,試問在她退出行動黨成為獨立議員之後,那些當初曾經支持過她的九洞選民,現在是否依然繼續支持她嗎?按照張念群的邏輯,九洞選民當初既然用選票支持許月鳳中選為九洞的州議員,那麼九洞的選民是否也應該解釋為何現在不再支持許月鳳?然而再益的例子又跟許月鳳相差多少?實際上,許月鳳是從行動黨的黨籍變成無黨籍,而再益卻是從巫統的黨籍變成公正黨的黨籍。

如今再益代表民聯的公正黨出戰烏雪補選,再益跟馬華站在不同的陣線,除了當初的廢除內安法令,兩者之間的政治立場可以說是完全對立的。向來人稱開明派的再益,或許他個人的願景會跟馬華不謀而合,旨在建立一個公平的大馬社會。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再益與馬華選擇了不同的政治鬥爭路線,就現在而言,馬華無法認同再益的民聯公正黨路線,也確實是無可厚非的。就是在這種狀況之下,行動黨和張念群是否真的理性要求馬華義無反顧地支持再益?倒不如干脆叫馬華退出國陣更加實際一點。

即使再益現在再次挑戰馬華是否認同他廢除內安法令的立場,筆者相信馬華依然還是會給予認同,不過就僅僅只限於廢除內安法令的立場,馬華並沒有義務支持再益跳槽民聯、出戰烏雪、以及再益現在走著的公正黨路線。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4.20


先前被YB张念群所提供的史料给混淆了,之后找到真正的资料,因此在这里要做出一些纠正:

马华当初支持的立场是:

1)即刻释放陈云清及无故遭扣者;

2)政府应全面检讨内安法令。


Monday, April 19, 2010

言路:民聯何時組統一陣線?


言路:民聯何時組統一陣線?
2010-04-19 20:04

隨著烏雪補選掀開戰幔,國陣與民聯皆如火如荼地展開拉票工作,其中不免穿插一些小插曲。選委會以民聯還未正式註冊為理由,禁止公正黨以外的民聯成員黨,即回教黨和行動黨,高掛他們的黨旗。回教黨和行動黨因此而提出嚴正抗議,指責選委會雙重標準的處理手法。

然而,回教黨和行動黨在抗議選委會的當兒,人們不禁感到納悶,為何民聯還不能正式註冊成為合法的統一聯合陣線呢?從308大選以來,民聯就已信誓旦旦要註冊成為合法的統一聯合陣線。可是2年以來,註冊陣線依然還是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每一次的老調重彈最終都不了了之。

須知在308過後,國陣聲望處於劣勢,而民聯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卻不斷提昇。在這麼一個民心所向的情況下,民聯沒有道理不把握這個黃金機會,建立起一個強大的民聯,而註冊成為一個陣線,應是在野黨重大的里程碑。但是,民聯對於註冊成為陣線卻一再耽擱,很多義無反顧支持民聯的人民,或許都還未知道民聯其實並非一個合法的陣線。

能否達致大馬兩線制,就視乎民聯是否有能力抗衡國陣的勢力。如今國陣與民聯,其實並非1對1的朝野模式,而是1個在朝的國陣對壘3個以民聯自居的在野黨。如果集合民聯3黨之力,或許還有可能威脅到國陣的江山,倘若民聯3黨各自為政,就甭想可以動搖到國陣的地位。如今的民聯只有靈魂,卻沒有軀殼,雖然佔有了民心,也推出了統一的政治綱領,卻沒有一個具體的集中管理系統,並不能以一個統一的形態呈現在人民的眼前。

如今擺在眼前的事實是,烏雪補選民聯派出了公正黨的再益出戰,而行動黨和回教黨卻不能合法地掛上自己的黨旗來為補選造勢。在烏雪補選的選票上,民聯支持者必須在“藍眼”的旁邊打叉,而並非“火箭”或“月亮”,又或者是民聯的統一標誌。國陣的政績雖然不是很令人滿意,但是國陣眾成員黨至少還可以集合於同一個天秤的標誌底下,如果民聯也可以做到這一點,相信其效果是非常令人鼓舞的。

雖然筆者並不是很清楚民聯對於註冊陣線,到底還在顧慮著些甚麼因素,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民聯一日尚未註冊陣線,就無法徹底甩開“湊數執政”的影子。人民期望看到的,是一個擁有共同願景、共同路線的民聯,而絕對不是3個為了執政才來勉強抱在一起的政黨。或許民聯3黨,都還需要一直打著自己黨的旗號,向自己的黨員以及支持者負責。然而民聯3黨在兩線制的漫漫長路上,難道不應該從頭到尾都是一體的嗎?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戰神‧2010.04.19

Saturday, April 17, 2010

18岁少年的梦想......


有一个跟我很有关系的青少年,今年刚刚18岁,去年的SPM考到了满堂红,现在失学失业成为了标准的双失少年。

他从小到大都有一个很伟大的梦想,就是......

他会变成有钱人(绝对肯定,没有其他可能性的那种......)

我只问他说:“How?”

他说:“我不管!总之我一定会变成有钱人......”

事实上,他的成绩依然还是满堂红,他依然还是失学失业的双失少年。

我不质疑他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去实现他的梦想,不过他自己总该知道怎样回答这个how?

答案是留给他自己的,而不是给我的......

Thursday, April 15, 2010

陈暐树退党......



华人青蛙,就像许月凤一样,被人们痛恨得咬牙切齿!
本人坚持制定“反跳槽法令”,所有更换党籍的在籍议员,不管是从国阵跳去民联,还是从民联跳去国阵,甚至是从有党籍变成无党籍,其议席都要立刻被悬空,进行补选!

Tuesday, April 13, 2010

言路:行動黨須走多元種族路線


言路:行動黨須走多元種族路線
2010-04-13 18:13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華團列席馬華會長理事會課題,相關華團最終還是以拒絕邀請作回應,而這個極具爭議性的課題也應該就此告一段落。縱觀整個事件,由始至終最落力抗議華團列席馬華會長理事會的,莫過於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

筆者認為,行動黨以自身名義來抗議華團列席馬華會長理事會,而並非以民聯之名,這種做法是欠缺妥當的。行動黨雖然標榜自己為多元種族政黨,然而實際上,行動黨一貫以來的政治鬥爭路線,都是以華裔選民作為軸心,而行動黨也成功囊括了絕大多數的華裔選票。

如今華團列席馬華會長理事會的課題,很明顯只是華社單一種族的家事,行動黨急著在此課題插上一腳,徹底暴露出行動黨的華族色彩。或許針對這個課題,民聯3黨可以聯合發言,抗議政黨邀請民間團體參與政治,根本沒有必要刻意凸顯出任何的種族色彩。

在《風雲巨辯》裡的其中一段辯論,代表行動黨的倪可敏曾經說過,馬華需要靠混合選區的馬來票才可以過關;而代表馬華的魏家祥則反駁說,行動黨又何曾走出過華人選區?理性地分析倪可敏與魏家祥的論點,兩者其實皆不無道理,也反映了大馬政治的真實情況。馬華身為單一種族的純華人政黨,以種族做為依據確實是無可厚非,然而行動黨身為多元種族政黨,又豈能單單靠華族的支持而生存呢?

馬來西亞的華裔僅僅只佔22.6%而已,相比之下馬來人卻接近七成。在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底下,馬來西亞的社會定律始終還是少數服從多數。行動黨若只甘心於攻佔華裔的市場,不思開拓全民多元種族的市場,恐怕行動黨由始至終就只能攻下華人居多的檳州,而永遠無緣入主布城。由此可見,行動黨不能故步自封於華社的市場而已,還須放眼多元種族路線,徹底走出華族色彩的框框,讓所有民族都能感受到行動黨的政治魅力。

308海嘯後,民聯剛執政霹靂州時,行動黨雖然坐擁絕大多數議席,卻無法理所當然地成為州務大臣,就只因為行動黨18個州議員裡沒有1位是馬來人或回教徒。這無疑是對行動黨的一記警鐘,行動黨不能只局限於某個特定族群而已,還必須實實際際地貫徹多元種族路線。

不久前,林冠英高調推出“中道大馬”來取代之前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前者與後者相比,確實是一個比較不會太令馬來人反感的新口號,這或許是一個邁向多元種族路線的開始。

然而行動黨如今針對華團與馬華的華族事務,卻依然為自己抹上極為濃厚的華族色彩,甚至不惜恫言要重新檢討行動黨與華團的關係。華團自然不敢輕易開罪行動黨,畢竟行動黨才是坐擁絕大多數華社支持度的社團組織。只可惜行動黨的多元種族路線,至今模糊不清。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4.13

雪州华小课题,朝野政党没有资格论真假!


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雪州华小课题,一开始是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指出雪州尚未批准5间华小的校地,而民联则反击一个回马枪,彻底倒反过来说是国阵不肯批什么保留地的(抱歉,不是很清楚民联的说法)。

看到民联支持者,尤其是华社,群情汹涌地剑指老蔡,因为他们一早已经认定了民联的说法铁定就是事实的真相!

然而实际情况是,请问你们有什么具体的证据,可以证实国阵民联说法的真假?(别告诉我任何一方的一面之词......)

我个人认为,国阵跟民联,朝野双方都没有资格辩论华小课题的真假,只要拥有特定的政治立场,真的可以变成假的,假的也可以变成真的,更糟的是根本就分辨不出谁真谁假。

谁敢说:国阵说的就肯定是假的???

谁敢说:民联说的就肯定是真的???

华小的课题,要追查其真相,我们还须找回专业管理华教的人士,董教总。

所有华小都总该会有董事会和家教协会吧?

而任何华小的发展进程,相信董教总都应该有记录在案吧?

尤其是新建、增建、搬迁的华小,董教总没有理由不盯紧国阵做事吧?

按照以往的纪录,国内每次爆发华教课题,董教总都是闹翻天的,可这回为何至今还不出来说个明白呢?

我倒情愿董教总可以出示马华说谎的真凭实据,好得让马华死也死个明白!

国阵有它的“政治正确”,民联与其支持者也未尝没有“情绪正确”啊!

Saturday, April 10, 2010

现在与未来,希望与改变


马华跟行动党对于华社而言,有着两种完全不同的角色(纯属个人看法):

马华教华社如何实际地活在现在;

而行动党却教华社如何理想地活在未来。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也是纯属个人看法):

华社现在活得一点也不快乐,而未来的生活却充满了未知数与变数......

究竟是先有希望,才会有改变?

还是先有改变,才会有希望?

我丝毫不敢怠慢我的现在,也不曾放弃过展望我的未来!

拥有希望去做到改变,才会有改变(知为何而做);

做到改变去拥有希望,才会有希望(知何为可做)。

Friday, April 9, 2010

冠英恫言检讨华总行动党关系?


针对最近老蔡邀请华总列席马华会长理事会的建议,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终于给予了回应,他促华总收回列席马华会长理事会的决定,并恫言检讨华总跟行动党的关系......

行动党的官方说法非常有说服力:华总可以超越政党,但不可以超越政治!

马华的官法说法有没有说服力,视乎你反不反对马华,支不支持火箭而已:马华要与华社沟通,而华总就是国内最具代表性的华团。

华总的官方说法,有没有说服力都不会有很多人去在意:人家有心找我谈,难道我应该赶他走?

马华党选时期,有者说他们听过最垃圾的一句废话就是:中央代表的智慧

中央代表当然必须要有智慧,才不至于被人操纵选票,可以理性地投选出马华的中委会领导。

如今华总贵为最具代表性的华团,华总的中央领导层也是由华团通过民主程序投选出来的,我们是否应该在这个时候稍微尊重一下华团的智慧?

如果华总真的不幸被林冠英言中,被马华“操控”了,你认为这个当今领导层还可以做多久?整个华总还会有公信力吗?

林冠英过虑了!!!

华总认可马华身为华裔执政党的地位(那是大选成绩,没得选择),马华在为华社争取政治权益的斗争当中(那是马华的宗旨,不做的话不如回家种番薯),需要到华总的咨询(华总应该可以综合华团的声音),以增进马华与华社之间的共识(马华跟华社有了更大的互动)。

比起担心华总是否会超越政治,我看林冠英更担心的是马华可能借此管道来壮大马华在华社的支持度吧?

如果是这样,林冠英更加过虑了!!!

当今马来西亚,全国上下的华裔选票,多少巴仙绑在行动党身上,打风都打不甩,何必惧怕马华如此雕虫小技?

行动党带给华人的希望,莫过于“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和“人人平等”,只要跟行动党有此共同梦想的人,都不可能轻易放弃对行动党的支持,这一点马华不大可能做得到哦!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林冠英又何须恫言检讨华总与行动党关系?到底是怎样个检讨法呢?

是否只要华总列席了马华会长理事会,行动党就要马上跟华总割席绝交?

其实这也何尝不是件好事,只要证明了华总跟马华“狼狈为奸”,到时行动党的华社支持度更加巩固,简直就是垄断。

唉!一句说完!静观其变吧!华总如果真的因此而变质,到时我跟林冠英一起跟华总“割席”......

Thursday, April 8, 2010

言路:“一個大馬”多元包容

言路:“一個大馬”多元包容
2010-04-08 19:02

最近的“種族優先論”引起了社會廣泛的爭議,雖然並不是在辯論著甚麼重大政策的制定,然而種族課題在馬來西亞即使只是口舌之戰,也是非常令人敏感的,更何況被無限放大來炒作。然而無可否認的,這個課題或多或少讓我們重新思考了“一個大馬”的定位。

“一個大馬”感覺上好像是要強調全民一體,不分你我,帶有類似“同化”的味道。然而近在咫尺的鄰國新加坡,早在數十年前就已經開始提倡了“一個新加坡”的概念,可新加坡卻從未表現出任何同化的意願,相反的卻大力鼓吹多元文化的百花齊放。直到今時今日,新加坡的錢幣上還是印有華巫印英4種文字,而國慶慶典上也保留了華巫印及歐亞等民族的傳統文化表演。由此可見,“一個大馬”其實未必要同化,反之需要容納多元化的存在。

當有人在馬來西亞人與族群之間做出選擇的時候,筆者不禁疑惑這些年來我們統稱自己為“大馬華社”,究竟是否也違反了“一個大馬”的精神?既然對自己馬來西亞國籍的身份是毋庸置疑,那為何還要再對華族身份另加額外認同呢?筆者反覆思考了這個問題良久,終於發現到一點,原來真正的“一個大馬”,其實必須是多元化的。

眾所周知,馬來西亞是多元種族國家,一個完整的馬來西亞是由多元種族所組成的,彙集了各族不同的多元文化。如果我們要落實“一個大馬”,沒有所謂共同的“馬來西亞文化”可以讓我們奉之為經典,反之容許多元文化的共生共存、百花齊放,才能真正凸顯出“一個大馬”的原汁原味。我們不可能勉強催生一個共同的文化,更甭說要強逼他人接受這個共同文化,這一點相信我們大馬華社是最能親身體會到的。

雖然大馬華社對於自己的馬來西亞國籍是堅定不移,然而我們同時也保留了一套非常完整的華人文化,在這片土地上繼續發揚光大,華教、華文媒體、華團、華基政黨都是我們最為重要的文化資產。我們從來都不曾懷疑過保持自身的文化傳統,會造成任何的國民分裂,反之華人文化卻豐富了我們的精神與思想。相信同樣的情形,也一樣會發生在其他友族同胞的身上,我們不可能否定他們的文化傳統,卻在另一邊廂宣揚我們“大中華我族”的優越感。

不管是國陣還是民聯,馬來人還是華人,任何“同化”的嘗試都是不可能成功的,即使真的成功,那也只是令人口服心不服的陽奉陰違而已。要落實“一個大馬”,首先就得認同各大民族的多元文化,進而在國家政策上建立起國民團結的基礎。強調人民要以馬來西亞人自居,其實是沒有多大實際效益可言的,筆者寧可選擇:我是馬來西亞人,我也是華人,我是甚麼人並不會影響我對這個國家所做出的任何貢獻。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4.08

Tuesday, April 6, 2010

言路:烏雪補選為民聯把脈


言路:烏雪補選為民聯把脈
2010-04-06 19:06

在2008年瓜登補選的時候,民聯曾經屢次挑釁國陣,把瓜登補選當作是對國陣的信心公投。然而瓜登無論是在種族比例、宗教影響、以及風土民情各方面,都不可能成為全馬來西亞的縮影。如今,突如其來的烏雪補選,反倒有可能成為民聯的信心公投。

烏雪選民的種族比例,可以說非常接近西馬半島華巫印3大民族的真實比例,其中巫裔佔53.9%,華裔佔26.7%,印裔佔19%。國陣跟民聯雙方都必須在這個種族比例之下,從3大民族當中取得簡單多數的支持率,才能夠在這場補選中勝出,情形就好像國陣跟民聯競逐中央政權一樣。然而,單憑種族比率論信心公投,尚不夠全面,還須考量其他因素。

民聯名義上雖是聯合陣線,實際上其成員黨卻是各據一方、各自為政,例如回教黨執政吉蘭丹和吉打兩州、行動黨則執政檳州。剩下唯獨一個雪州,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公正黨執政,然而實際上公正黨必須與行動黨、回教黨聯合才能湊足議席執政雪州。相對來說,雪州議席的佔有率、官職的分配、以及州政權的共享,才能體現民聯的統一色彩。而如今座落於雪州的瓜雪補選,正好可以用來測試人民對民聯的認同感。

308海嘯距今已兩年,民聯執政雪州也有一段時日,至於民聯政府在這兩年裡的政績表現如何,唯有雪州人民最能親身體會。雪州人民將藉烏雪補選,用手上的選票為民聯政府填寫這兩年來的成績單。這是執政者必經歷的過程,政績必須定期受到人民的檢驗,做得好的自然可以再次受到人民的委託,反之,就會被請下台。如今眼前雖然只是一場小小的補選,並不是全國大選,然而對於民聯來說,這又何嘗不是一場牛刀小試的熱身賽呢?

眾所週知,下一屆全國大選已經近在眉睫,只是視乎納吉何時才宣佈解散國會。納吉自從上任首相以來,坦白說確實做了一系列阿都拉時期不曾有過的政策改革,如今這些改革究竟可以為國陣從308海嘯挽回多少優勢,還是個未知數。如今這場烏雪補選正好可以為民聯探溫,讓民聯觀察納吉的新首相效應是否動搖了民聯支持者的基本盤,以便在來屆大選能夠做更精密的部署。

總的來說,這場烏雪補選是在為民聯把脈,有病當須從淺中醫。308海嘯無疑是民聯一個重大的轉捩點,然而兩年後的今天,民聯究竟是要繼308後扶搖直上?還是停滯不前?甚至是倒退?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如果民聯依然沉浸在308海嘯的狂勝裡,而不求進步,很快就會被國陣迎頭趕上。

【熱點新聞:烏雪補選】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戰神‧2010.04.06

Saturday, April 3, 2010

有一种原罪,叫做执政党......


刚才在糊涂侠客兄的facebook那里,看到了这一句经典对白:

『如果说国阵在大选或补选时承诺如果当选就要发展这个那个的是属于赂选,那林冠英说如果执政中央就给乐龄人士每年1000令吉算不算赂选呢?』

我心里只有一个答案:

“有一种原罪,叫做执政党......”

(想骂的人,请针对以上四句文字来开骂,扯得太远的恕不招待)

Friday, April 2, 2010

70%选民反对取消固打?


我很有兴趣知道,到底默迪卡民调中心的准确率有多高?

如果这项民调结果跟大马国情相符,那么我们就真的应该要担忧了!

比慕尤丁的优先论,以及perkasa的谬论更加可怕!

因为这一次的问题不是出在政客,而是出在选民......

巫统鹰鸽之争的虚与实


最近副首相慕尤丁踩到了林吉祥的陷阱,简单一句“I am malay first”,让慕尤丁一夜之间成了全国上下非马来人的箭靶。坦白说,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慕尤丁这回真的是失言了,能够广泛引起种族性的争议,慕尤丁就已经是责无旁贷了。

慕尤丁这个人,老实说他在就任柔佛州大臣的时期,堪称是最为出色的其中一任州务大臣,他对柔佛华人的政策,或许是受到柔佛苏丹的影响,一向来都是蛮不错的。而且,更为明显的是,柔佛州财政在他掌政之下,一直以来都是有盈余的。

自从慕尤丁移师上京后,慕尤丁就一直徘徊于二线的政府部门,一直到308海啸过后,慕尤丁大举逼阿都拉的宫,才突然崛起,跃身成为今日纳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第二号人物。

据说,纳吉跟慕尤丁也有着跟马华一般的瑜亮情结,各自在巫统内部领导着属于自己的派系。不过巫统的派系带有明显的理念之分,单单这一点就强过马华许多。纳吉带领的是主张改革的鸽派,而慕尤丁带领的则是主张保守的鹰派。

纳吉自从上任首相以来,他所推行的改革政策,虽然不可能达到民联要求的至高境界,但至少跟阿都拉马哈迪相比,也已经是一个天一个地了。在纳吉改革的过程当中,最为棘手的挑战就是种族政策,要打破既得利者的饭碗谈何容易?至于最终改革成果会是如何,我们也以正面的态度拭目以待。

而慕尤丁带领的保守势力,则是负责捍卫大马来民族主义,或许他没有马哈迪这么极端,但也已经足以让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非常不悦。他虽然乐意跟华社对话,探讨承认独中的课题,但他也明确地为自己的立场画下了一道底线:不可能完全满足或牺牲自己与别人的利益。(给人感觉就好象:可以谈也有得谈,但千万不好拿我当老衬......)

很多学者以及政治评论员都有留意巫统的鹰鸽之争,也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是比较普遍的,也是如同刚才我所说的,鹰鸽两派在巫统内部是竞争对手,他们各自代表改革与保守两大势力。

第二种,则是比较有趣的,有者说所谓的鹰鸽之争,其实只是纳吉和慕尤丁之间的黑白脸把戏,纳吉做白脸,而慕尤丁则做黑脸。

巫统鹰鸽之争的虚与实,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我们看不透!

如今慕尤丁口里爆出:“I am malay first”,我们又是否应该要以鹰派的角度来解读慕尤丁?

坦白说,我也不知道......

Thursday, April 1, 2010

言路:馬華的KPI


言路:馬華的KPI
2010-04-01 18:57

馬華重選雖然已經落了幕,但至今仍有不少事後諸葛,正在興致勃勃地為重選結果做賽後檢討。然而筆者認為,馬華經歷了一場如此漫長的黨爭過後,如今已經再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回顧歷史了,而應該抓緊時間,提昇馬華的關鍵表現指數(KPI),為即將來臨的全國大選鋪好前路。

馬華身為一個華基政黨,其存在的價值理應是建立在華社的支持度之上,而華社對於馬華的評價,可以說得上就是馬華的KPI。馬華的KPI基本上可以被分成兩大類別,一是民生服務、二則是全國性課題。馬華在民生服務以及國家課題方面上的表現,將可以直接影響到華社在大選時期的票向,從而決定了馬華的政治資產。

民生服務,是關係到最貼近人民本身的基本服務,其中包括了軟硬體的公共設施,以及為人民提供解決大小問題的管道。無可否認的,馬華基於執政黨的優勢,再加上極為龐大的人脈網絡,一直以來在民生服務這方面,或許會略勝在野黨一籌。馬華的國、州、市縣議員,各自在民生服務方面各司其職,而且也是息息相關。舉例來說,市縣議員是站在最前線與人民接觸的官員,而國州議員則比較傾向於申請撥款,以及協調於中央州屬政府事務。

民生服務相對來說,對於年紀較長的人比較具有影響力,公共設施的完善與否會是一個很重要的考量。一個選區民生服務的效率,基本上取決於此區國、州、市縣議員的辦事能力。勵精圖治的議員們,固然可以把選區民生服務做到有聲有色;然而漠不關心的議員們,尤其是無法與當地居民取得良好溝通的市縣議員,必然會招致此區人民的怨聲載道,而選票也肯定會因此流失。

全國性課題,尤其是具有炒作價值的爭議性課題,往往都是馬華最弱的一環。

全國性課題可以被分類為偶發事件,又或者是長久性的政策制定。偶發事件例如寄居論、趙明福事件,在短期之內就已經足以折損馬華的公共形象;長久性的政策制定,例如華教課題、固打制、土著特權等,一直以來在巫統的強勢底下,馬華就顯得努力不足,招致華社的非議。

全國性課題相對來說,對於年紀較輕的人比較具有影響力,他們對全國性課題一般上會較為敏感。華社對於馬華的期待,莫過於馬華在應對全國性課題的時候,能夠勇敢地提出正面的回應。尤其是涉及華社族群權益的課題,華社更加期待馬華能夠扮演好一名捍衛者的角色,為華社爭取最大的權益。國內的種族政策是否可以逐步被廢除,這將會是華社給馬華的終極目標,而這個目標也必須在一系列的策略與實踐之下,方能得以實現。

馬華如今在蔡細歷的領導之下,華社都在拭目以待,馬華近期內會做出甚麼樣的改革。究竟馬華是否可以達到一個令華社滿意的KPI?這關乎馬華在來屆大選究竟能夠保住多少個國州議席。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4.01

蔡细历值得让华社期待


马华重选终于落了幕,蔡细历中选为新任马华总会长。

在翁蔡黄的三角战中,个人认为蔡细历占了一个很重要的优势,那就是蔡细历是唯一一个没有做过总会长的人。

一个是最厉害逃避政治的总会长,一个是专门乱砍人的总会长,就只剩下蔡细历会是怎样的总会长,大家都拭目以待。

蔡细历确实值得让华社期待,蔡细历究竟在这短短的一年半任内,可以对马华做出什么样的改革?你我都不可能知道,但我们都情愿让他一试(至少901个中央代表)。

就在蔡细历刚刚中选之际,党内党外都传出了“否定”蔡细历作为总会长的声音,一个才上任几天的总会长,你们就这么急着否定他吗?为何不可以等到他做不出成绩的时候,才拿他的领导无方来否定他?

我们根本就不需要特别神吹蔡细历的丰功伟绩,在他的领导之下,马华究竟是好是坏,华社究竟是福是祸,马华与华社都可以亲身体会到。

距离下一届党选大概还有一年半,距离下一届大选大概还有一年,就在这个短短的时间里,难道我们就没有这个胸襟让蔡细历好好表现一下吗?

蔡细历当选为总会长,已是既定的事实,与其一味地否定蔡细历作为总会长,何不好好看他怎样做个总会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