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31, 2010

言路:公正黨重修馬來路線?


言路:公正黨重修馬來路線?
2010-05-31 19:12

在最近的公正黨年度代表大會上,公正黨的領袖們頻頻發表黨的改革方針。先是公青團建議要辦“馬來子民大會”,後是黨主席旺阿茲莎,宣佈該黨將設立一個工委會,專司處理馬來社會的問題。從公正黨的這兩項強調以馬來人為主的新舉措看來,公正黨是否有意重修馬來路線?

繼連續多場補選下來,基本上國內的種族選票趨勢已成定局,即華裔選票傾向民聯,而非華裔選票,尤其是馬來選票,已開始有回流國陣的跡象。國內的華人僅佔22.6%人口而已,而馬來人卻佔了接近三分二數,相比之下,馬來選票比華裔選票佔有更加龐大的比率。毋庸置疑的是,民聯如果死守華裔選票,卻放任馬來選票回流國陣的話,那麼入主布城永遠都只是個夢,唯有開拓馬來選票票源才是唯一的出路,即使公正黨真要改弦易轍也不難理解其苦衷。

然而,大馬種族政治,本身就充滿著種族之間的極度矛盾。朝野政黨若主張馬來路線,就甭想爭取到華人的選票;反過來若主張華人路線,也一樣不可能爭取得到馬來人的選票。唯有秉持多元種族路線,才有可能兼得華巫選票,但以目前的國情看來,多元種族政黨還只是處於萌芽階段而已,不容易做到名副其實的多元種族化,否則就難以在國內政壇佔有一席之地。

公正黨向來標榜著開明的政治作風,尤其是在種族政策方面,儘管公正黨的黨員與支持者也是以馬來人為主。而民聯在公正黨的主導之下,正好融合了華人為主的行動黨和馬來人為主的回教黨,形成一個足以抗衡國陣的聯盟陣線。坦白說,如果公正黨有朝一日真的是重修馬來路線,那麼民聯的平衡就會瞬間被打破,或許回教黨會樂見其成,然而行動黨則變得無法向其黨員和支持者做出交代,尤其是廣大的華社。

種族政治發展到最悲哀的程度,莫過於朝野兩派共同競爭最大種族的選票市場,從而忽略了其他少數民族的利益。在斯里蘭卡就正在上演著這樣的悲劇,自由黨和統一國民黨只專注於競爭僧伽羅族的選票,卻徹底忽略了泰米爾族的利益。同樣的情形也有可能發生在大馬,或許有朝一日國陣和民聯為了執政而共同競爭馬來選票的市場,從而忽略了華人的利益。可以很肯定的是,我們任何人都不想看到這一天的到來,種族政治今天的存在或許是個無可奈何的事實,並不是一朝一夕能夠改變得了,但至少我們要確保種族政治一步步走向消逝,而不是一次又一次的死灰復燃。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31

哈迪阿旺:我不知道......

哈迪阿旺:我不知道......原来共主大人承诺行动党当第二副首相......

身为民联的一员,标准答案应该是:我赞成!

身为回教党的一员,标准答案很可能是:我反对!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身份,标准答案才会是:我不知道......

不妨告诉哈迪阿旺说,华人根本就不在乎当什么副首相,华人要的是公平施政而已,所以你老人家也别太为难了......

Sunday, May 30, 2010

林冠英:若民联夺下布城,长者每年1000回馈金


“ I help you, you help me” 山寨版???
你给我票,我给你一千!!!
修桥补路建学校算什么?老子直接给CASH!!!

Saturday, May 29, 2010

聂阿兹:赌博和酒如粪便


我说聂老啊!你不让人赌球也就算了,怎么现在万字也不让买?酒也不让喝啊?

Friday, May 28, 2010

公正党终于“醒觉”了???

昨天看到公青团要开马来子民大会,我擦了擦眼睛一下,怀疑我有没有看错。

今天看到民联共主安华的夫人说,要设特工队来处理马来人课题,我更加是嘴巴张得大大。

旺姐也说:

“为了揭露巫统背叛民族,以及解释我们推行的各种政策来拯救马来人,公正党将会设立一个特工队,研究数个马来人和土著的问题,包括联邦土地发展局问题、提升公务员技能、回教产业管理问题等等。”

原来巫统一直以来为马来人做的事情,叫做“背叛民族”,那么我们华人一直肚烂的种族政策,其实也是子虚乌有的罗?

看来,几届补选下来,马来选票回流国阵,已经开始让公正党“醒觉”了。

又要再来重新竞争“马来化”吗?

唉,看来下届大选马华连马来票都不保......

公青团建议办马来子民大会???



公青团建议办马来子民大会???

那么行动党是不是应该也来办个华人子民大会???

民联精神万岁!!!

内阁议决一视同仁,政府承担半津华小水电费



之前国阵宣布恢复中央缴付全津学校水电费,虽然惠及了全津的华小,但依然引起了一些争议,因为半津的华小被排除了在外。

如今国阵已经进一步调整政策,已经把范围扩大至半津学校,这意味着所有的华小都会受惠。

Thursday, May 27, 2010

言路:馬華過不了華社心理那關


言路:馬華過不了華社心理那關
2010-05-27 19:02

最近,馬華在新任總會長蔡細歷的領導之下,頻頻在報章媒體上高調問政,一洗馬華過去沉默是金的作風。然而,值得我們探討的是,馬華的這一番洗心革面,又是否能夠挽回大馬華社的信任與支持呢?

馬華自從在308海嘯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創以來,大幅度縮水的政治版圖導致了馬華的士氣一直萎靡不振。再加上之後又爆發了有史以來最為荒謬的黨爭,造成了馬華在華社心目中的形象與地位更是一落千丈。除此之外,現今的行動黨正值如日中天,以29國席躍升為民聯最大成員黨,無疑是馬華最為強勁的競爭對手。而且很明顯的,現今的華社絕大多數人都選擇了行動黨,而不是馬華,作為他們在政治上的寄托。

種種不利馬華的因素綜合在一起,實在很難想像馬華是否能夠再次振作起來。筆者認為,現在馬華最大的難題,就是馬華過不了華社心理那關。蔡細歷近期以來大刀闊斧的改革行動,筆者很質疑馬華是否能夠因此而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地挽回華社的支持?即使馬華真的做出了成績,試問華社又是否會以正面的態度去看待馬華的改革成果?悲觀地說一句,馬華的政績與華社的支持,絕不可能是等值的交易。

華社對於馬華所累積的負面印象,其實是冰凍三尺,絕非一日之寒。若要真正走入華社群眾當中,瞭解到他們對於馬華的不滿,無非是出自施政不公,也就是劍指國陣的種族政策。對於華社而言,在他們的心理有一種被虧欠的感覺,為何土著與非土著之間會有不同的待遇?為何華社的個人發展空間,總是要受到種族政策的諸多限制?身為國陣華裔代表的馬華,就得為這一切買單,當然也必須一應承受華社的憤怒。

如今即使馬華的改革,能夠為大馬華社的利益帶來逐步的改善,在短時間之內,也不見得華社會因此而回心轉意支持馬華。只要國陣的種族政策依然存在的一天,就必然會成為華社心中的一根刺,時刻提醒著他們不可能接受身為國陣一員的馬華。近期大選補選的華裔選票傾向,已經非常明確地證實了這一點。或許要等到華社再也感受不到施政不公的一天,才會開始釋懷,慢慢重新接受馬華,但這肯定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面對在野黨的強大競爭,馬華可以說是招架乏力。反對黨未曾執政中央,華社並不知道在野黨究竟可以為華社帶來何種改變。馬華能否浴火重生,唯有拿朝野的實際政績來比較一番,才能下定論。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27

蔡总,很对不起泼了你冷水,不过忠言逆耳啊!

今时今日的马华,是绝对不用期望可以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了。

我们只能继续默默耕耘,唯有改变整个施政不公的大环境,才能真正改变到华人的心境。

这条路还很长,如果行动党有能力代劳的话,那就有请吧!

Wednesday, May 26, 2010

今年起,森华淡小独中地税1令吉


森美兰国阵踏出了正确的一步,虽然跟马华未必有直接的关系,但只要对于华社利益有所改善便可。

这个改善虽然不大,但跟一般的空头支票相比,至少华社可以亲身感受到它!

Tuesday, May 25, 2010

言路:行動黨在民聯的地位


言路:行動黨在民聯的地位
2010-05-25 19:23

一直以來,人們都非常熱衷討論馬華和民政在國陣的地位,皆因這兩黨都是國陣的主要華基政黨,他們在國陣的地位基本上反映出華裔在執政黨的代表性。如今民聯已經坐擁4州,而且也正在朝著布城大步邁進,我們何不探討一下行動黨,這個以華人為主的民聯成員黨,如今在民聯的地位又是如何?

民聯經常強調,民聯3黨是平等地位的,因此公正黨、行動黨和回教黨之間是不分尊卑高低的。在308海嘯之後,公正黨以31國席稱霸民聯,而公正黨的領袖安華也名正言順地被推上了民聯共主的寶座,實際上是公正黨主導了民聯。然而,最近公正黨經歷了一連串的議員退黨事件,如今公正黨僅僅剩下24國席。而盟黨行動黨最近剛攻下了詩巫國席,已經衝至29國席,比公正黨還多出了5席。

如果按照政治的常規,最多國席的成員黨即是最大的成員黨,理應主導整個聯盟陣線。然而,身為最大成員黨的行動黨並沒有主導民聯,而其秘書長林冠英也沒有順理成章成為了民聯的共主,至今時今日民聯還是依然以安華和其公正黨馬首是瞻。很明顯的,民聯與國陣有一點大不相同的是,成員黨的大小,以及國席的多寡,並不是取得聯盟陣線領導權的唯一條件。

或許有者會說,之前的國陣檳州政府,以許子根為首的民政黨也是以少數議席執政的例子,真正最大的檳州國陣成員黨其實是巫統。然而,須知檳州巫統在這些年來,一直都不曾間斷地吵著要奪取檳州首長之位,最嚴峻的時刻甚至還需要行動黨和馬華聯手襄助,民政才得以保住首長之位。跟檳州巫統的例子一樣,行動黨其實也是可以向公正黨要求讓出民聯的領導權,只是視乎行動黨到底有沒有這個意願。

行動黨在民聯的地位,毋庸置疑肯定是繼公正黨之後的第二大角色,畢竟行動黨實際上也是民聯的最大成員黨。除此之外,在一定的程度上,行動黨也肩負著華人在民聯的代表性,就好像馬華在國陣裡面,即使大選輸得七零八落,都還是一樣穩佔國陣的老二位置。然而有點不同的是,馬華跟巫統的議席是天淵之別,而行動黨卻是已經超越了公正黨,為何行動黨還是無法主導民聯呢?如果行動黨從公正黨手中接過了民聯領導棒子,將可能會有甚麼後果?筆者認為,或許回教黨將無法向其黨員和支持者交代,而馬來選民對於民聯的信心也會進一步動搖,這一切皆要歸咎於行動黨的華人色彩太過濃厚。

行動黨在民聯的地位,其實可以從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中得到答案:如果明天民聯執政了,公正黨的安華必然是首相,請問副首相應該由誰來當?如果要設立雙副首相的話,那麼又應該以誰為第一副首相和第二副首相呢?馬華應該覺得慚愧的一點是,直到如今馬華都尚未成功爭取到第二副首相,或許行動黨可以在不久的將來為華社爭取到這個位子。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25

Sunday, May 23, 2010

一个欠骂的笑话


1999年,一个小伙子被抓进了ISA大牢,同一间牢房里面还有另外2个囚犯。

囚犯甲问小伙子:“年轻人,你衰什么进来的啊?”

小伙子义愤填膺地回答:“哼!我是支持安华的烈火莫熄,被关进来的!”

囚犯甲听了马上破口大骂道:“TMD!当年1987年我就是因为茅草行动反对安华,才被关进来的!”

小伙子愣了,指着另外一个囚犯乙,问:“那这位大叔又是怎样进来的?”

囚犯乙慢条斯理地回答:“我就是安华......1998年就被抓进来了......”

这个笑话不是我原创的,是在某处看回来的......

ISA至今都还未变化,一直在变的其实是......

Thursday, May 20, 2010

言路:吉打州的民联精神呢?


言路:吉打州的民联精神呢?
2010-05-20

最近,吉打州的回教党政府积极“鼓励”州内商家,在商业广告招牌置放爪夷文,其字型之大甚至可以远远超过原本为主的马来文字。只要进入吉打州境内一看,四处都林立着满是爪夷文的广告招牌,乍看之下仿佛到了中东的回教国家一般。

吉打州虽然宣称是民联执政,但众所周知,吉打州政府其实一直都是由回教党独揽大权。从州议席的数目上来看,回教党大可以单独执政吉打州,不必为了凑数执政而需要看其他盟党的脸色。也因为如此,回教党多次不顾所谓的民联精神,一贯我行我素地在吉打州内实行了许多回教化的政策。

从一开始的50巴仙土著房屋固打,到拆除州内唯一的宰猪场,回教党在吉打州内早已经是没有什么民联精神可言了。直到现在,满是爪夷文的广告招牌在整个州内大行其道,根本就是罔顾州内非回教徒的感受,试问吉打州的非回教徒此时此刻作何感想?须知吉打州的华裔居民人数实际上远远超过了吉兰丹州,两州之间的回教化政策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回教党的民联盟党,包括了公正党和行动党,对于回教党在吉打州实行的一系列回教化政策,看起来似乎置若罔闻,不禁令人感叹吉打州的民联精神何在?行动党当年曾经指责国阵在路牌放上爪夷文,如今却可以对回教党的爪夷文招牌不闻不问,形同默许,这是否又有双重标准之嫌?除此之外,民联可以为东马原住民的贫困打抱不平,然而却对吉打州非土著、非回教徒的遭遇视若无睹,难道说民联的眼睛也是“选择性”明亮的?一旦对上民联执政州属,视线就马上变得模糊了?

最近普遍流行一种论调,那就是说现在的民众不再害怕回教国,回教国课题基本上影响不了民联支持者的投票意向。然而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回教党是为民联的第二大成员党,原本是最大成员党的公正党,因为一连串的议员退党事件,如今只剩下24席,反倒沦为了最小成员党。除此之外,在霹雳变天之前,回教党更是囊括了民联5州的其中3州之州务大臣。对于我们而言,怕不怕回教国是一回事,但能不能看小回教党,却又是另外一回事。而现今吉打州的回教党,明显尚未能说服人们相信,回教党是可以包容所有种族宗教的。

或许我们可以说,以行动党为首的槟州民联政府之前换上了中文路牌,如今吉打州的回教党也换上了爪夷文招牌,表面上看似无伤大雅,人们也无需过度敏感。就现阶段而言,民联3党还可以在民联执政州属各自为政,倘若有朝一日民联执政中央了,当行动党的中文路牌硬碰上了回教党的爪夷文招牌,这又应该如何是好?这当然只是一个比喻而已,可我们都知道,两者之间碰在一起所产生的矛盾,以及之后衍生出来的政治协商,都不可能完全满足马来人或华人,到时是否可能又要走回国阵的旧路?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20

Tuesday, May 18, 2010

言路:兩場補選,一種趨勢


言路:兩場補選,一種趨勢
2010-05-18 19:05

剛剛落幕的詩巫補選,人聯黨的劉會耀以398票飲恨,敗給了行動黨的黃和聯。這場補選對於民聯的意義非凡,民聯第一次在東馬的補選中勝出,終於打破了國陣在東馬的政治神話。

不久前剛落幕的烏雪補選,跟這場詩巫補選相比之下,雖然這兩場補選的勝利者皆屬於不同的陣線,然而兩者之間卻顯示出同一種趨勢,即華人選票一面倒向民聯,而非華裔選票則有回流國陣的跡象。

雖然烏雪和詩巫補選顯示出同一種趨勢,然而實際的補選結果卻取決於華人選票的巴仙率。烏雪的華人選票巴仙率偏低,國陣因此能在烏雪補選勝出;然而詩巫的華人選票巴仙率卻偏高,國陣則因此而慘遭滑鐵盧。

除了種族性的選票傾向之外,烏雪和詩巫補選還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國陣的糖果策略已經證實失靈。之前的烏雪補選,國陣雖然給予了當地華社不少份量的補選糖果,然而當地的華社顯然並不領情,接近八成的華人選票依然投向了民聯。如今的詩巫補選,國陣還是一如既往地重施故計,向當地華社大派特派補選糖果,然而當地華社也顯然不肯賣國陣的賬,民聯依然囊括了超過七成的華人選票。

烏雪和詩巫補選帶出來了一個很明顯的訊息,那就是東西馬兩地的大多數華人都不願意支持國陣,而且他們堅定不移的票向,不是補選糖果可以輕易左右的。

如果國陣能夠早一點領悟到這點,或許國陣也無須大費周章地釣取華人的選票;臨時抱佛腳的派糖果,反而還會引起華人的反感,結果更加得不償失。然而問題的重點,其實是在於國陣長期以來的執政成績,明顯不能令華社感到滿意,尤其是在種族政策方面。

國陣對於現今華人的思維,明顯做出了過時的判斷,以致國陣始終都未能真正捕捉到華人的心理。以前舊時代的華人,教育尚未普及,三餐不得溫飽,對於政府偶爾的小施小惠,仿如久旱逢甘露一般,自然而然會對政府感恩戴德。如今新時代的華人,普遍受過高等的教育,懂得身為納稅人的權利,也十分清楚政府的撥款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政府若是謙虛恭敬地拿出撥款還不大要緊,但如果是趾高氣揚地要人們向他“感恩”,那就實在令人汗顏了。

社會會改變,政府也一樣要改變。當華社開始唾棄政府,政府就應該檢討現有的政策,以便能夠迎合所有民族的需要。

如果政府選擇繼續無視民情,那麼人民的不滿也一樣會持續下去,在接下來的每一場全國大選、大小補選,通過選票而顯現出來。到時就切勿再問“華人到底要甚麼?”,除非你已經徹底放棄了華人的選票。

【熱點新聞:詩巫補選】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18

Sunday, May 16, 2010

恭贺行动党再下一城!


行动党终于胜出了诗巫补选,可喜可贺!

远在东马的人联,也终于感受到了马华的痛。

华人不投国阵,已经是全国性的趋势,相信国阵的华基政党在短期之内也无力回天。

行动党原本的28国席,再加多诗巫这一席,就变成了29席。

隔壁的公正党,刚刚走了一个黄朱强,现在就只剩下24席而已。

毋庸置疑的,行动党已经压倒性地成为了民联的第一大成员党,在民联内部占据了绝对主导的地位。

行动党的林冠英,理应比公正党的安华更加名正言顺地当民联的共主。

不过林冠英拥有我们华人谦让的美德,林冠英依然认同安华是民联的共主,即使安华因为塞夫案而锒铛入狱,相信安华的接班人还是会继承民联的共主地位......

Thursday, May 13, 2010

言路:解決種族課題須有共識


言路:解決種族課題須有共識
2010-05-13 18:45

馬來西亞目前奉行的種族政治,朝野政黨的背景與屬性,依然還是以種族作為主要的依據。在這種情況之下,種族課題就會有一定的市場,不負責任的政客只須提出種族課題來登高一呼,就會立刻引起自己族群的共鳴,並因此而提昇自己在黨內的人氣和威望。

政壇有一個很不健康的現象是,種族課題一直以來都被一些朝野政黨視為是“非贏即輸”的零和遊戲,一定要在種族課題上分出個勝負才肯罷休。在這種情況之下,朝野雙方的其中一方只要在某個種族課題中失利,另外一方就會被解讀成自動得利,孰不知一旦觸動了種族關係這根神經線,國民團結也隨之會被埋葬。更嚴重的情況是,當朝野雙方發展到競爭種族市場的階段,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來討好自己的族人,甚至損害到其他種族的利益,以便在大選時使之成為己方的強大票倉。

每次國內爆發極為敏感的種族課題之時,朝野雙方的主流政黨在處理危機上的態度,都顯得相當的慢條斯理和避重就輕,尤其是涉及馬來人權益的課題。舉例來說,在某個涉及馬來人權益的課題上,民聯的公正黨回教黨只須要按兵不動,靜觀其變國陣的巫統如何化解危機便可。巫統的立場如果偏幫馬來人,立刻就會遭到非巫裔的反彈;巫統如果保持中立,又要擔憂公正黨和回教黨的馬來票會流失。

筆者認為,以後舉凡遇到敏感的種族課題,朝野雙方都有必要達致一定程度的共識。不能由得朝野雙方繼續利用種族課題來競爭種族市場,雙方都必須拿出誠意來解決正在發生著的種族課題。舉例來說,必須設定一個朝野合作的機制,讓朝野雙方可以針對即時的種族課題儘快做出深入討論,並聯合發表朝野雙方的聲明。這麼一來,朝野雙方都不須要在種族課題上面對零和的結果,絕對可以打造出雙贏的局面,因為所有的競爭對手都已經站在了同一陣線。

馬來西亞的政治氣候,基本上都是由朝野政黨,主要是國陣與民聯所打造出來的。朝野雙方對於國內的種族課題絕對能夠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只是視乎朝野雙方有沒有這個意願去共同解決眼前的問題。或許筆者的建議是有利於執政的國陣,反而卻扼殺了民聯的宣傳機會,然而解決種族課題確實是人人有責,不分朝野。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13

Wednesday, May 12, 2010

吉打州的现状???(转载自孙文部落)


林吉祥以前看到马来西亚文大过华文就大做文章,而今爪夷文大到宪法规定的国文都不见,却不见其本尊讲话。这就是政治的无奈《榨着LP没声出》,还说什么改革从诗巫开始,殊不知回教国却在民联努力改变下从吉打州逐步开始转型。回教党为首的州政府先从屋业发展的房屋保留50%固打制下手,又硬性拆除米都太子路过港宰猪场,也故意刁难吉打佛学院建筑工程(2001年国阵政府曾批准图测),更大事“鼓励”广告大招牌采用“大过天”爪夷文。

而州务大臣以爱好文字《我“爽爽”就換》为官车换车牌,行政议员以棺材车载送新年恩物,以及把开发森林树桐的数十百万钱来筹建回教大学。更年耗7百万来委任大街小巷的社区长,却说州政府没有钱来发展吉打州。难道曾在《进进出出》剧场被州务大臣说过saya tak kisah还能厚脸皮留在里头争取民利,还是为了官位+分果果而牺牲族群的权益。

以上文章转载自孙文部落,孙文兄针对吉打州现状所提出的种种事项,有待各位看官去一一查明......
孙文兄的个人见解小弟不予置评,然而我关注的,是吉打州的现状而已。

Tuesday, May 11, 2010

言路:既有“偷錯”,何謂“偷對”?


言路:既有“偷錯”,何謂“偷對”?
2010-05-11 18:41

轟動全國的雪州總警長卡立阿布巴卡官車被偷一案,最終以這輛官車原封不動地物歸原主告終。

如果說偷警察車是“偷錯”了,那麼是否意味著,偷其他尋常百姓的車就叫做“偷對”呢?大馬盜賊的猖狂,連一州總警長的官車都膽敢偷,簡直就是太歲頭上動土,這已經算是歎為觀止了。如今盜賊竟然還留字註明偷錯了,更是凸顯出這些盜賊們視王法如無物,即使偷盜行為也能夠以對錯之分地合理化。治安敗壞到如此程度,試問教人民如何能夠安居樂業?

國家的治安敗壞,雖然說是與國家的發展速度相輔相成,國家發展得越是迅速,犯罪率就越是攀升。然而,警方所扮演的角色也至關緊要,這就要視乎警方的辦事效率,究竟是否能夠追得上犯罪率的攀升。一旦犯罪率超出了警方的能力範圍,治安敗壞的現象就會展現無遺在我們的眼前,人們會開始發現到四處都有撲滅不了的罪犯,而盜賊之輩也紛紛竄起,如入無人之境。

警方的辦事效率,基本上可以被分為破案與防範罪案兩大類,筆者認為後者的重要性遠遠大於前者。針對已經發生的罪案,警方傾全力追捕真兇歸案的確是無可厚非的事,但卻沒有多大的實際阻遏作用。然而倘若警方能夠在防範罪犯方面下一番功夫,進一步擴大警方的監視範圍,讓所有的盜賊皆無所遁形,這才是治本之道。

總的來說,警方的主要工作,就是要讓盜賊之輩不能存有僥倖的心理,即犯案之前必會受到警方的阻截,而犯案之後又肯定受到警方的追捕,總之就是逃不過法律的制裁。只有營造一個法治的社會環境,人人守法不敢越軌,國家的治安才有望恢復昔日的安寧。這一點,不能單單依賴警方而已,公眾自己也必須隨時隨地提高警惕,防範罪案發生在自己的周圍,並與警方攜手撲滅罪案。就以這起偷車案為例,公眾還須時時刻刻確保鎖好車門,並且安裝上防盜系統。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11

Sunday, May 9, 2010

林吉祥与华人选票


乌雪补选的时候,林吉祥说,华人选票要冲破八成半!!!

现在的诗巫补选,林吉祥又说,华人选票要冲往八成!!!

这八成的华人选票,或许可以送马华民政人联去荷兰,但它送得了火箭进布城吗???

民联的分工合作,火箭专吸华人选票,公正党专吸马来人选票,回教党专吸虔诚回教徒选票。

然而,谁来负责吸“马来西亚人”的选票?当然是要打着民联的统一旗号......

林吉祥说:“我是马来西亚人优先!”

Thursday, May 6, 2010

言路:人民期待大鱷落網


言路:人民期待大鱷落網
2010-05-06 18:51

反貪委會副主席蘇蒂娜說,反貪委會將動員全國130萬名公務員,共同來打擊貪污,以糾正和洗脫公務員多涉貪的負面印象。筆者認為,雖然公務員的貪污現象絕對是不容許姑息養奸,可這些公務員都盡只是“江魚仔”而已,然而人民真正期待的,莫過於政府高官等“大鱷”的落網。

每一次聽到反貪委會辭嚴義正地說要打擊貪污,結果撈上來的全是江魚仔而已,對於位高權重的政府高官們又總是投鼠忌器。如今反貪委會索性乾脆把反貪範圍縮小至公務員而已,而且還只是針對行賄的公眾來開刀。見到反貪委會對於公務員的貪污現象如此嫉惡如仇,對於政府高官的貪污舞弊又不吭一聲,實在令人感到汗顏。

須知公務員所能貪污的款項,與那些政府高官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公務員充其量只能向公眾討個1000幾百,然而政府高官卻是有本事掏空我們的國庫,把整個官場給弄得烏煙瘴氣。擺在眼前的事實是,人民絕對不會因為反貪委會成功抓到多少個公務員而感到雀躍,然而人民卻肯定會對一兩個政府高官的逍遙法外而痛恨得咬牙切齒。

人民的心中自然有一把尺,去衡量反貪委會的公信力。然而,反貪委會一而再、再而三與人民的意願背道而馳,故意放縱大鱷不理,由得他們逍遙法外,反倒鍥而不捨地追著小魚咬住不放。或許反貪委會認為這些小魚可以作為戰績充充場面,當作是給予人民的一個交代,果真如此,反貪委會早已徹底淪為一個名存實亡的公權力機構了。

如今反貪委會要大張旗鼓地整肅公務員的貪污風氣,然而還須知上樑不正下樑歪的道理。公務員的貪污風氣之所以猖獗,這還要多虧了上層政府高官為公務員所立下的不良示範。當上層的政府高官尚且肆無忌憚地貪贓枉法,我們又怎能期待下層的公務員能夠出淤泥而不染呢?當貪污儼然變成了一種既定的文化,堅持清廉的人往往反而會被認為是異類,遭到排斥,甚至是陷害,到最後想要繼續生存的人就必須接受這一切潛規則,人民的悲歌莫過於此。

反貪委會若真想做一齣好戲給人民看,那就得放膽去抓大鱷,沒有人會相信這些大鱷全都是清清白白的,只是視乎反貪委會究竟有沒有這個本事將他們繩之以法。公務員這等小魚還是要抓,只是一切皆須秉公處理,而不至於淪為反貪委會僅僅用來交差的唯一戰利品。

最後,絕對的權力,就會造成絕對的腐敗。貪污腐敗絕對不是任何一個朝野政黨的專利,只要調派資源的權力在手,經不起誘惑的人自然而然就會中飽私囊,甚至勾朋結黨、徇私枉法。而反貪委會就應該起制衡的作用,監督政府的作業,一旦發現有越軌的行為,即可立刻繩之以法。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06

Tuesday, May 4, 2010

言路:電視台應開放予在野黨


言路:電視台應開放予在野黨
2010-05-04 18:39

隨著世界新聞自由日降臨,馬來西亞新聞自由排名被排在第141位,名列新聞自由最低的32%國家之一,試問身為馬來西亞人民的我們,應該做何感想?也許我們唯一可以感到欣慰的是,比我們更為發展進步的鄰國新加坡,其新聞自由排名竟然還落在我們之後。

馬來西亞的新聞自由,經歷了一場308海嘯後,可以說已經取得很大的進步,然而僅此程度還是遠遠不夠的。當政者必須知曉一個道理,處於一個資訊無界限的年代,還有甚麼是在網上找不到的呢?新聞自由亦是同樣道理,當政者若以為單憑打壓新聞自由,就可以阻擾人民獲取資訊,其實當政者不但不可能如願,甚至隨時還會招致反效果。

然而,雖然平面媒體的新聞自由已經露出曙光,可我們的傳統電子媒體,尤其是電視台,似乎還未準備開放空間予在野黨。電視台的政治立場基本上還是相當保守,雖然不至於徹底淪為當政者的代言工具,但在野黨想要衝破電視台這一關卡,還是不容易。其實,若換另外一個角度思考,如果當政者願意開放電視台的空間予在野黨,這何嘗不是促進一場良性競爭的機會?

今日的民聯,一直以來都缺乏一個有力的宣傳平台,能夠向人民闡述他們的治國理念。單憑平面媒體,其感染力是不足夠的,而民聯各成員黨似乎一直都只停留在全國巡迴演說的階段。至今,人民或許可以大概瞭解民聯3黨各自的政治理念,然而對於民聯統一的治國方針,民眾似乎都還模糊不清。筆者建議,電視台應該給予民聯機會,讓民聯3黨領袖站在同一個台上,通過電視節目,向全國千千萬萬人民闡述民聯針對政經文教的政策制定,所要走的統一路線。人民最為關注的,莫過於民聯執政過後,打算以甚麼方式來處理“種族政策”問題,這一點肯定是我們華社最想瞭解的大事。

對於當政者來說,開放電視台的空間予在野黨,不但凸顯自己開明的一面,也好讓人民能夠徹底瞭解在野黨的治國理念,就好像親身體驗當政者的施政方針一樣。沒有良性的競爭,當政者永遠不會進步,反而被冠上禁錮新聞自由的罵名,徒然增加民怨,促使選民把怨氣發泄在選票上,到時更得不償失。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5.04

我在此敦请马华的副新闻部长王赛芝同志,能够听取小弟的意见,赶紧把民联给搬上电视台的大荧幕吧!

试想一想,民联3党的安华、林冠英(或他父亲也可以)、哈迪阿旺(或聂阿兹),能够站在同一个台上,与民分享他们民联共同的治国理念,尤其是对于废除种族政策的真知灼见,这是多少人民梦寐以求的画面啊!还等什么?

Saturday, May 1, 2010

民联州也有豆腐渣工程?


槟州州议会的天花板突然坍塌,竣工仅仅只有一年半之久而已,也就是308后期的事情。

天灾人祸,没有人想要的.......

因为是在民联州,不可能会有贪污舞弊的因素牵涉在内,所以也不用再做无谓的调查!

因此,官老爷们大可把全部罪名都往承包商的头上推,把承包商列入全国黑名单内,就此结案!

收工!吃饭!

“州法律顾问”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恕小弟才疏学浅,我很好奇到底“州法律顾问”是什么玩意儿?

之前几乎没有听过这个名词,可是最近槟州的州法律顾问看起来好像很有power酱。

前几天,看到一则新闻说,槟州的州法律顾问团建议林大首长通过某某途径,去寻求恢复地方选举。

现在,又看到了新一则新闻,爱民如子的林大首长是朝思暮想、日盼夜盼地能够推行“资讯自由法”,然而哪里知道这个“州法律顾问”半路杀出,说违宪不能推行,林大首长才被逼踩brake.....

“根据州法律顾问,资讯属于联邦政府权限,不在州政府权限以内。”

类似以上这句话的台词,我们好像听过n次了,上一次的地方选举也是如此,看来“资讯自由法”的世界杯足球赛又要开波了......

说到资讯自由,衰多口的我不得不提一件去年发生的事,是谁去年号召州政府杯葛《新海峡时报》的......
我只希望,这个州法律顾问,不是高薪请来唱双簧的......
后来得知,州法律顾问其实是中央委派的,也解答了我心中的疑问。
但无论如何,球还是少点踢比较好......

政策改变:教育部恢复缴学校水电费,410全津华小受惠


教育部於4月6日發出通令指示從6月1日起,全國全津貼學校的水、電、電話及排污費將由中央付款制度(Sistem Bayaran SecaraPukal)處理,校方無須自行繳交這些費用。

我小时候读的那间华小,早上是上课时间,下午是学校补习,晚上礼堂还租借给外人打羽毛球,有时候礼堂也租借外人摆喜酒宴会。

水电费累积下来,确实是一笔庞大的数目,经常听校长说水电费的预算不够。

如今,通过这项措施,华小从此无须自行缴交水电费,确实为校方减轻负担不少。

现在受惠的暂时是410间全津华小,下一步放眼其他未被惠及的华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