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31, 2010

刘天球是清白的......


看来郑文福一案已结,以开除郑文福党籍为终点,刘天球是清白的......

Thursday, July 29, 2010

言路:立法定義“支持信”


言路:立法定義“支持信”
2010-07-29 19:15

雪州巴生市議員鄭文福矢口否認有盜用雪州行政議員劉天球的信箋,以為他或他家人向巴生市議會申請或接受工程合約。不過鄭文福承認,他的確有“代表”劉天球簽署過不少的支持信,包括給投標工程的承包商。

筆者覺得不解的一點是,政治人物所發出的“支持信”,究竟在法律上能夠起甚麼樣的實際作用?這已不單純是政治炒作,我們要探討的問題是,支持信的文化會帶給社會怎樣的衝擊?之前在巴生港口自由區弊案中,中央交通部長也一樣涉及發出類似的支持信,如今只不過是換了一個主角。

一直以來,支持信的法律效用都是非常模糊不清的,當年筆者上訴大學申請的時候,也曾經獲得了一封時任教長的支持信,只可惜毫無效用。然而政治人物發出給商界的支持信,究竟又有多大的實際效用?商界人士是否只要手持一張政治人物的支持信,就彷彿得到了一紙聖旨,讓有關機構因此不得拒絕他的任何要求?由此可見,支持信在國家發展上能帶來極大破壞。

如今支持信的課題已經浮上台面,朝野雙方不應該五十步笑百步,必須想方設法如何亡羊補牢才是最為要緊的。筆者認為,朝野雙方應該立刻全面否定支持信的效用,以及嚴禁成員發出任何形式的支持信,在政黨內部作自我監管。

除此之外,政府也應該儘快立法定奪支持信的法律效用,規範支持信在政經文教各大領域上的使用。如此一來,所有相關機構如再接獲任何類似的支持信,可以有法可循。

長久以來,人民對於貪污腐敗的官場現象恨之入骨,如今擺在眼前的支持信課題,或許就是其中一個源頭。人民對於政治人物有所要求,可以通過正常的途徑來申請,但絕對不是抄捷徑索取支持信來方便其行事。政治人物如果是出於熱心助人,那還無傷大雅,但倘若中間涉及了官商勾結、瓜分利益,那就是不折不扣的貪贓枉法了。

不管怎麼樣,唯有政黨自律,再加上律法嚴明,雙管齊下才有可能約束支持信的使用。不管是任何一個政黨,大事炒作支持信課題之舉都是有欠明智的,如何提供建設性的方案,來解決眼前的不良現象,才是為上上之策。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7.29

Wednesday, July 28, 2010

Sunday, July 25, 2010

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


我有一个梦想~马丁.路德.金

一百年前,一位伟大的美国人签署了解放黑奴宣言,今天我们就是站在他的灵魂安息处集会。这一庄严宣言犹如灯塔的光芒,给千百万在那摧残生命的不义之火中受煎熬的黑奴带来了希望。它之到来犹如欢乐的黎明,结束了束缚黑人的漫漫长夜。

  然而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们必须正视黑人还没有得到自由这一悲惨的事实。一百年后的今天,在种族隔离的镣铐和种族歧视的枷锁下,黑人的生活备受压榨。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生活在物质充裕的海洋中一个穷困的孤岛上。一百年后的今天,黑人仍然萎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并且意识到自己是故土家园中的流亡者。今天我们在这里集会,就是要把这种骇人听闻的情况公诸于众。

  就某种意义而言,今天我们是为了要求兑现诺言而汇集到我们国家的首都来的。我们共和国的缔造者草拟宪法和独立宣言的气壮山河的词句时,曾向每一个美国人许下了诺言,他们承诺给予所有的人以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不可剥夺的权利。

  就有色公民而论,美国显然没有实践她的诺言。美国没有履行这项神圣的义务,只是给黑人开了一张空头支票,支票上盖着“资金不足”的戳子后便退了回来。但是我们不相信正义的银行已经破产,我们不相信,在这个国家巨大的机会之库里已没有足够的储备。因此今天我们要求将支票兑现——这张支票将给予我们宝贵的自由和正义的保障。

  我们来到这个圣地也是为了提醒美国,现在是非常急迫的时刻。现在决非奢谈冷静下来或服用渐进主义的镇静剂的时候。现在是实现民主的诺言时候。现在是从种族隔离的荒凉阴暗的深谷攀登种族平等的光明大道的时候,现在是向上帝所有的儿女开放机会之门的时候,现在是把我们的国家从种族不平等的流沙中拯救出来,置于兄弟情谊的磐石上的时候。

  如果美国忽视时间的迫切性和低估黑人的决心,那么,这对美国来说,将是致命伤。自由和平等的爽朗秋天如不到来,黑人义愤填膺的酷暑就不会过去。1963年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而是开始。有人希望,黑人只要撒撒气就会满足;如果国家安之若素,毫无反应,这些人必会大失所望的。黑人得不到公民的权利,美国就不可能有安宁或平静,正义的光明的一天不到来,叛乱的旋风就将继续动摇这个国家的基础。

  但是对于等候在正义之宫门口的心急如焚的人们,有些话我是必须说的。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错误的做法。我们不要为了满足对自由的渴望而抱着敌对和仇恨之杯痛饮。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我们不能容许我们的具有崭新内容的抗议蜕变为暴力行动。我们要不断地升华到以精神力量对付物质力量的崇高境界中去。

  现在黑人社会充满着了不起的新的战斗精神,但是不能因此而不信任所有的白人。因为我们的许多白人兄弟已经认识到,他们的命运与我们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他们今天参加游行集会就是明证。他们的自由与我们的自由是息息相关的。我们不能单独行动。

  当我们行动时,我们必须保证向前进。我们不能倒退。现在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

  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我们在外奔波而疲乏的身躯不能在公路旁的汽车旅馆和城里的旅馆找到住宿之所,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少数民族聚居的小贫民区转移到大贫民区,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只要密西西比仍然有一个黑人不能参加选举,只要纽约有一个黑人认为他投票无济于事,我们就绝不会满足。

  不!我们现在并不满足,我们将来也不满足,除非正义和公正犹如江海之波涛,汹涌澎湃,滚滚而来。

  我并非没有注意到,参加今天集会的人中,有些受尽苦难和折磨,有些刚刚走出窄小的牢房,有些由于寻求自由,曾在居住地惨遭疯狂迫害的打击,并在警察暴行的旋风中摇摇欲坠。你们是人为痛苦的长期受难者。坚持下去吧,要坚决相信,忍受不应得的痛苦是一种赎罪。

  让我们回到密西西比去,回到亚拉巴马去,回到南卡罗来纳去,回到佐治亚去,回到路易斯安那去,回到我们北方城市中的贫民区和少数民族居住区去,要心中有数,这种状况是能够也必将改变的。我们不要陷入绝望而不可自拔。

  朋友们,今天我对你们说,在此时此刻,我们虽然遭受种种困难和挫折,我仍然有一个梦想,这个梦想是深深扎根于美国的梦想中的。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朝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我怀着这种信念回到南方。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从绝望之岭劈出一块希望之石。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把这个国家刺耳的争吵声,改变成为一支洋溢手足之情的优美交响曲。

  有了这个信念,我们将能一起工作,一起祈祷,一起斗争,一起坐牢,一起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终有一天,我们是会自由的。

  在自由到来的那一天,上帝的所有儿女们将以新的含义高唱这支歌:“我的祖国,美丽的自由之乡,我为您歌唱。您是父辈逝去的地方,您是最初移民的骄傲,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个山岗。”

  如果美国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梦想必须实现。让自由之声从新罕布什尔州的巍峨的崇山峻岭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纽约州的崇山峻岭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科罗拉多州冰雪覆盖的落基山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加利福尼亚州蜿蜒的群峰响起来!不仅如此,还要让自由之声从佐治亚州的石岭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田纳西州的了望山响起来!

  让自由之声从密西西比的每一座丘陵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每一片山坡响起来。

  当我们让自由之声响起来,让自由之声从每一个大小村庄、每一个州和每一个城市响起来时,我们将能够加速这一天的到来,那时,上帝的所有儿女,黑人和白人,犹太教徒和非犹太教徒,耶稣教徒和天主教徒,都将手携手,合唱一首古老的黑人灵歌:“终于自由啦!终于自由啦!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啦!”

出自:马丁.路德.金

Thursday, July 22, 2010

民联,我等着你执政!


现在国阵的声望真的是已经跌到了谷底,马华的就更加不用说。

我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只是在讲事实罢了。

民联,我等着你执政!

具体一点来说,华人票你拿完了,印度票你也拿了一半以上,剩下的马来票你只需要轻轻地拿个35%到40%,布城就是你的了!马来票,再努力一点吧!

国阵已经执政了53年,而民联的3个成员党都未曾执政过,恶贯满盈的国阵跟白璧无瑕的民联,根本就没得打!

什么也不用多说,就让民联试一届吧!

让公正党,让安华,试一届吧!

让行动党,让林氏父子,试一届吧!

让回教党,让聂阿兹和哈迪阿旺,试一届吧!

每天都在喊民联执政过后的前途如何一片光明,不要再喊了,直接干了吧!

到时候:

贪污舞弊,没了;

种族政策,没了;

苛捐杂税,没了。

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我们用选票打造出一个人间天堂!

不是讲笑的,马来票还真的是要请民联务必再加把劲,只要35到40%,布城就是你的了!

别又再半天吊着,拿完马华民政国大党的议席,但却又进不了布城。

马华的颈项被你勒得很辛苦,又死不去才惨,你就干脆来个痛快一刀吧!

民联,我等着你执政!!!

Wednesday, July 14, 2010

言路:民聯對土著特權的立場


言路:民聯對土著特權的立場
2010-07-14 19:09

馬華總會長蔡細歷之前揚言民聯若敢廢除土著特權,他本人將會投民聯一票。然而,民聯對於蔡細歷的挑戰似乎完全不感興趣,至今尚未給予任何正面的回應。不過即使沒有蔡細歷的提醒,相信人們一直都很期待,民聯對於土著特權的存廢究竟抱有怎樣的立場?

眾所周知,我國一直奉行著種族政治,朝野政黨的政治勢力大多數都還是依據種族來分野,除了單一種族政黨的巫統、馬華和國大黨,其餘宣稱多元種族政黨,如行動黨、公正黨和回教黨其實也是存有著極為濃厚的單一種族色彩。自獨立以來,種族課題一直都在大馬的政壇上層出不窮,而種族因素也往往成為了決定政治的重大考量。

土著特權固然是受到了憲法的保障,並不容許任何人的質疑。然而無可否認的,土著與非土著之分造就了社會上種種的不公平現象,也因而引起了眾多的不滿和爭議,尤其是沒有受惠的非土著。絕大多數的非土著,尤其是華社,對於民聯的期待,莫過於取消土著與非土著之分,甚至廢除土著特權。試問如今民聯究竟是否有這個義務,來向其支持者說明民聯對於土著特權的立場呢?

這一個問題對於尚未執政的民聯來說,確實是一個難題。民聯若說不廢除土著特權,那難免會讓所有對民聯寄予厚望的非土著大失所望;然而民聯若說廢除土著特權,很可能會立刻引起大多數土著的反感,並在來屆大選中徹底遭到土著的唾棄。國陣身為執政者,無法逃避這個問題,然而民聯只要一天尚未執政,就依然可以繼續給予人民一個希望。

不過從最近一些民聯領袖的言論中,稍微可以捕捉到一點他們對於土著特權的立場。早在上個月雪州政府舉辦的《第十大馬計劃》研討會上,民聯共主安華一再重申民聯的經濟立場,即在不違反憲法153條文保障特別地位的情況之下,落實以需求為導向的扶弱政策。而在剛落幕不久的回教黨腦力激盪營上,回教黨副主席馬伕茲透露,回教黨議決將更積極捍衛憲法所保障的馬來人權利,不過條件是不否決其他族群身為國民的權利。縱觀公正黨與回教黨對於土著特權的立場,都依然還是相當保守的,但也不敢太過高調,以免遭到非土著的反撲。

如此一來,蔡細歷對於民聯的挑戰,其實也並不是完全沒有回應的。坦白說,倘若有朝一日民聯真的可以鐵下了心一舉廢除土著特權,到時蔡細歷本人投不投民聯一票都已經不再重要了,因為馬華將會徹底失去了繼續存在的價值。對於筆者而言,只要行動黨在執政後能夠在華社課題上做到比馬華更加好,那麼馬華也就可以關門大吉了。然而,這一切還要等到民聯真正執政中央了,才能下定論,現在說似乎還言之過早。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7.14

Tuesday, July 13, 2010

这一定是国阵的栽赃嫁祸!!!


这一定是国阵的栽赃嫁祸!!!

一定是......一定是......

只有三岁小孩才会相信民联贪污......

Monday, July 12, 2010

言路:逼宮令民聯亂了方寸?

言路:逼宮令民聯亂了方寸?

隨著傳聞中的逼宮派之首阿茲敏受委為新任公正黨雪州主席,雪州大臣卡立的逼宮事件終于告一段落。表面上看來,公正黨似乎免去一場黨爭,躲過一場浩劫,然而無可否認,這起突如其來的逼宮事件,確實令民聯方寸大亂。

儘管以阿茲敏為首的“逼宮派”紛紛站出來宣稱自己沒有逼宮,而安華更是干脆說公正黨內根本就沒有人要倒卡立,臨時撤換雪州主席其實也是沒有什么特別議程的。人們到底會不會相信阿茲敏和安華的說辭,這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但毋庸置疑的一點是,公正黨在逼宮這個節骨眼上突然撤換雪州主席,那也未免太過“巧”了吧?更甭說卡立剛剛才請假到國外散心去了。

縱觀“臨時撤換雪州主席”這個政治決定,可以看得出來安華在處理這回的逼宮事件中,其手法顯然生硬了一點。這一頭才剛鬧逼宮,那一頭就馬上用黨職來安撫,可見得逼宮派的攻勢是如此之凌厲,即使是經驗老到的安華也不得不向之屈服,必須忍痛割愛,拱手讓出雪州主席的寶座。在這之前,公正黨雪州主席一直都是雪州大臣卡立的囊中之物。

隱形黨爭勝利者

阿茲敏跟卡立,兩者之間屬于完全不同類型的政治人物。卡立屬于親民型,深受人民愛戴,在民間享有極高個人聲望;阿茲敏給予人民的印象並不深刻,卻一直縱橫于公正黨官場之中,在黨內極具凝聚力和號召力。

阿茲敏取而代之卡立,受委為新任雪州主席的政治決定,大家都心裡有數,阿茲敏才是這場隱形黨爭的勝利者,公正黨內部選擇阿茲敏的領導,更甚于認同卡立。

儘管如此,安華依然宣稱撤換卡立黨職,是為了貫徹“黨政分家”的理念,讓卡立可以更專注于雪州大臣職務上。然而,事實真如此嗎?眾所周知,我國的政治現實一直以來都以黨職決定官職,試問沒了黨內勢力扶持,官位還能坐得穩嗎?阿茲敏如今黨職上已超越卡立,卡立只保留雪州大臣一職,孰強孰弱,一目瞭然。阿茲敏會不會取而代之,登上雪州大臣寶座,也只是遲早的問題而已。

最后,逼宮事件不止是公正黨內部的大地震,也一樣波及其他友黨,尤其是行動黨。最耐人尋味的是,當眾多記者追問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的看法時,林冠英叫記者不要問他“外州事”。

雖然我們清楚知道林冠英是檳州首長,其旗下行動黨遍佈全國各地,其所參與的民聯也放眼入主布城,何以林冠英對“外州事”竟然如此漠不關心?究竟是林冠英不知如何回應逼宮事件?還是林冠英不打算走出檳州?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13/7/10

被逐出议会的巫统议员,你的舢舨准备好了吗?


原来逐敌对阵营的议员出议会,并不只是国阵的专利,民联这两年来也学得似模似样了。

看到现在邓章钦逐阿都苏古出雪州议会,不知昔日臭骂国阵逐民联议员出议会的正义之士,如今又应该要做何感想?

被逐出议会的巫统议员阿都苏古,不知要不要效仿砂劳越州那个同样被逐出议会的行动党议员,也来划舢舨过江去开州议会呢......

Sunday, July 11, 2010

市议员抢破头?都是你罗!!!


看到了这一则新闻,我不禁由衷地向行动党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根据行动党的说法:

雪州市议员的委任之所以会出现抢破头的混乱,这完全是因为前朝政府没有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而且更加要怪马华没有协助民联州政府争取到恢复地方选举......

或许你们应该说:

都是你们不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罗!搞到我们的人不可以通过民主程序投选出市议员,更引诱他们一个两个争权夺利,现在抢市议员抢到破头!都是你罗!都是你罗!都是你罗!

Friday, July 9, 2010

聂阿兹:卡巴星与行动党的意见分歧?


也是丹州務大臣的聶阿茲是針對行動黨主席卡巴星早前發表不認同回教國的理論,作出回應。

“我始終認為那是他個人的意見,不是行動黨的意見。”

按照聂老的意思,身为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的意见是不认同回教国,那么行动党的意见又应该是什么呢???

如果说卡巴星与行动党的意见并无分歧,那么又教聂老情何以堪呢???

同床异梦!!!

一直到行动党和回教党把各自的梦带入了中央政府,人们才会领悟到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矛盾......

党政到底分不分家?


安华之前说,撤换掉卡立的公正党雪州主席,是为了要“党政分家”,让卡立可以更加专注于他的雪州政府工作。

公正党是党,雪州大臣是政,安华把党政分得楚河汉界一般清清楚楚。

如今,掉过头来,安华又要卡立继续担任雪州民联主席。

这就让我混淆了,公正党是党,民联也就是3党的结合,那么为何担任公正党主席兼雪州大臣就不能党政分家,而担任民联主席兼雪州大臣却又能够党政分家?

安华啊安华,难道要你承认公正党内部的党争,真的有那么困难吗?

Tuesday, July 6, 2010

言路:原來逼宮只是一場誤會


言路:原來逼宮只是一場誤會
2010-07-06 20:11

人民公正黨因為不滿一篇針雪州大臣卡立有可能會辭職的報導,決定公開杯葛《星洲日報》長達一個月,以示抗議。坦白說,公正黨的這項舉措,是非常令人感到遺憾的,不但無助於推動大馬新聞自由,反而更有開倒車之嫌。

民聯公開杯葛媒體,公正黨其實並非首例,早前檳州行動黨政府也曾經公開杯葛《馬來西亞前鋒報》,至今仍未解除禁令。然而令人感到不解的是,一向來都高喊維護新聞自由的民聯,為何如今卻頻頻以州政府之名公開杯葛媒體?《馬來西亞前鋒報》或許只是區區小報一份不足掛齒,然而《星洲日報》可是眾所周知的全國第一大華文報,杯葛《星洲》之舉也未免太過干涉新聞自由了?

縱觀公正黨對於《星洲》的指責,是不滿一篇針對卡立有可能會辭職的報導。而如今卡立從澳洲渡假回來,依然繼續保有雪州大臣一職,因此公正黨認為卡立辭職的說法是子虛烏有的傳言,甚至整“逼宮”事件從頭到尾都純粹只是一場誤會。筆者認為,平時民聯領袖缺乏真憑實據也依然可以在報章上大肆揭露國陣的貪污舞弊,可為何如今報章卻不能根據案情發展來推測民聯內部的人事糾紛?

不過不管怎麼樣,只要卡立依然在位的一天,辭職的說法就不可能成真,我們就只能從已經發生的事實來剖析雪州的政局。打從公正黨15國會議員聯手逼宮的傳言開始,行動黨雪州主席歐陽捍華就在第一時間促請公正黨儘速解決倒大臣爭議,可見得即使是盟友行動黨也認為此事並不簡單。

在逼宮事件剛剛爆發之際,安華竟然選擇在這個敏感時刻改組雪州公正黨領導班子,撤換原來的雪州主席卡立,改由傳聞中的逼宮派之首阿茲敏頂替。安華說此舉是為了達致“黨政家”,但很明顯他的說法嚴重缺乏說服力,即使是民聯忠實支持者也難以置信。

自從阿茲敏確定受委為雪州主席過後,整場山雨欲來的公正黨黨爭似乎有了戲劇性的變化,突然間完全踩了煞車,15議員聯手逼宮事件也從此成為了不解之謎。更加耐人尋味的是,卡立竟然選擇在此敏感時刻請假到澳洲探望孩子。綜合以上所有已經發生過的事實,或許我們不能斷言卡立是否會辭職,然而值得關注的是,失去了雪州主席的卡立,今後在公正黨和雪州政府究竟還有何作為?

公正黨內部的人事糾紛,可以說已經是浮上了台面。縱觀卡立的雪州主席一職被摘了下來,可以預見卡立在公正黨黨內已大勢已去,取而代之的阿茲敏,才是公正黨內部真正青睞的人選。
總的來說,卡立雖然深得民心,但卻不如阿茲敏般成功籠絡公正黨內部的人心,而公正黨也始終揮散不去舊時巫統所殘留下來的影子。

◆相關新聞:郭素沁:行政議會未提蔡添強建議‧雪州不杯葛星洲
◆相關新聞:星洲日報聲明
◆相關新聞:澳洲之行引揣測‧卡立回國後辭雪大臣?
◆相關新聞:蔡添強:不滿對卡立新聞報導‧公正黨建議雪杯葛星洲
◆相關新聞:“星洲與前鋒報不一樣”‧安華:未議決杯葛
◆評論:公權力私用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7.06

言路:加強民眾語文能力


言路:加強民眾語文能力
2010-07-05 19:17

一直以來,筆者都認為國人的語文能力未及令人滿意的程度,尚有待加強。所謂語文能力,其實不是用多種語文作長篇大論,而是至少能用多種語文達致平日生活上的語言溝通。

我國是多元種族、文化國家,華語、馬來語、英語、和淡米爾語4大語文充沛了我國的語文環境。然而,除了馬來語和英語是全國人民通用的語言,華語和淡米爾語大致上還是僅限於華族和印族而已,當然這不包括就讀於華小的巫裔、印裔學生。筆者想提出的問題是,我們現今的社會,是否能夠在多元種族之間,毫無語文障礙地進行溝通?

筆者目前服務於政府牙科診所,通常在同一個工作崗位上的數名醫生之中,就只有筆者是唯一的華人醫生。筆者覺得非常有趣的一點是,每當馬來同事遇到了不諳馬來語、英語的華裔病人,筆者都會被請去充當翻譯。不時有些華裔病人直接遇上了筆者,也會稱說慶幸,因為不知要如何跟馬來醫生溝通。

如果說上了年紀的人士未曾受過正統的語文教育,那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如果年輕一代亦是如此,那就不能不令人擔憂了,很明顯我國的語文教育出了問題。真正的問題是,我們正統的語文教育,涵蓋華、巫、英3語,從小學一年級上至中五,前後至少11年的歷程,卻無法令國人能夠掌握基本的語文能力,不能流暢地用多種語文進行跨種族的語言溝通。

縱觀我國的教育制度,多年前馬哈迪雖然曾經提倡了3M制度,強調讀、寫、算3大基本能力。然而筆者認為,在語文能力的培養方面,教育部應該更加強調“聽和講”兩大能力,不能再一貫性地以書面上的英文字母作為唯一準繩,而要鼓勵學生們通過“聽和講”來訓練語言溝通能力。簡單來說,語文科的知識,不能太過強調理論,實用才是最重要的。

筆者當年升上中四之時,是第一屆遇上大馬教育文憑要考馬來語、英語文學的“白老鼠”。至今筆者都依然認為,我們需要的是實用的語文能力,附加的文學知識固然是錦上添花,但倘若學生們連基本的語文能力都無法掌握,那麼無疑這些文學知識也只會是於事無補。

毋庸置疑的,教育部確實應該徹底檢討現有的語文教育制度,要如何將之從理論型的語文知識,轉變成實用型的語文能力。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7.05

Monday, July 5, 2010

行动党:向种族主义说不!!!


“向种族主义说不!!!”

这句话,从行动党的嘴里说出,还真的是铿锵有力!

小弟高举双手双脚赞同行动党“向种族主义说不!”的理念!!!

看来在不久的将来:

- 行动党就可以走出华人选区,去到马来人、印度人多的选区也一样高奏凯歌!

- 行动党的文宣工作走出华文媒体的框框,贯通三语在马来语、英语的媒体上宣扬“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

- 行动党的议员不再仅限于华人、印度人,很快将会有马来议员出现!

- 行动党不需要再抢占马华和民政的选票市场罢了,终于可以明刀明枪跟巫统一较高低了!

- 说不定林氏父子下台过后,会出一个马来秘书长也不一定(或印度人也可以)!

让我们再来齐声高喊:“向种族主义说不!!!”

Saturday, July 3, 2010

谁缺席了“反赌集会”???


一场“反赌集会”的盛事,谁缺席了???

是反对赌博的人?

是赞同赌博的人?

还是赞同其他赌博,但却反对单一赌球的人???

我只知道,出席的都清一色是回教徒..................

Thursday, July 1, 2010

言路:馬華須回歸政治


言路:馬華須回歸政治
2010-07-01 19:11

近幾個月來馬華在總會長蔡細歷的領導之下,其高調問政的姿態無疑已經改變了馬華的形象。或許在這短短幾個月內還未能見到其成效,但至少在華社心目中,馬華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沉默是金,如今也開始跟在野黨一般積極問政。

不管馬華願意承認與否,在這之前很長的一段時間之中,馬華在華社的心目中不外乎是個當家不當權的執政黨。馬華在政事上的低調作風,一直都被華社嘲笑為“逃離政治”,甚至還被揶揄成福利團體。毋庸置疑的,就是一個這樣的馬華,才會在308海嘯中兵敗如山倒,而選擇唾棄馬華的選民,正是馬華宣稱自己所代表的大馬華人。

坦白說,馬華如果選擇繼續走回“逃離政治”的舊路,毫無疑問馬華的未來就只會越來越黯淡。經歷了308海嘯的馬華聲望堪稱已經是跌到了有史以來的谷底,如果再不做出改變的話,恐怕下一屆全國大選馬華會輸得更慘。筆者認為,馬華若要做出改變,首先就必須徹徹底底地“回歸政治”,讓華社切身感受到馬華正在努力扮演好一個華基政黨的角色。

如今蔡細歷帶領馬華高調問政,針對國內大小政治課題踴躍發表政見,並且積極參與國內政治活動。正如蔡細歷所說,以前的馬華對於沒有把握的事情不敢大肆宣揚,然而現在的馬華只要有所行動就應該公告天下。有者質疑,如果馬華到時實現不了這些議程,那馬華豈不是下不了台?說實在,華社並不需要只會報喜不報憂的華基政黨,而是需要能夠真正全心全力為華社辦事的華基政黨。如今的行動黨雖然並非執政黨,手中也完全沒有實現任何議程的權力,可是為何華社又會情牽於行動黨?

除此之外,筆者認為更加重要的是,馬華的政治立場,必須徹底擺脫國陣的舊框架,凡事應以自己獨立的立場出發。馬華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只會一味盲從和跟隨巫統的立場,面對任何大小政治課題都要百般顧忌,被牽著鼻子走。筆者看到了近期的馬華確實有著一個重大轉變,那就是馬華已經開始會針對政治課題發表純屬馬華的政見,即使與巫統背道而馳也在所不惜,之前的統制品執照事件就是一個例子。這才是一個政黨所真正應該擁有的本色,只要自己認為是對的,即使是盟友也不能妥協。

現在距離下一屆全國大選已經是不遠了,然而馬華是否已經做好了準備?雖然馬華確實做出了一些正面的改變,但縱觀烏雪和詩巫兩場補選下來,馬華的華人選票依然還是有減無增,實際情況並不樂觀。不管怎麼樣,就算下屆大選馬華輸到一席也不剩都好,馬華至少也要好好洗心革面一番,重新尋找屬於自己的定位再度出發。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