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0, 2010

杨善勇:独家穴道只点国阵


民行党308上台执政之前,应对一个马来西亚发生那一匹布长的丑闻,共有四门招牌注册,屡试不爽的独家穴道,专门用作克制国阵的正副首相、部长、副部长、大臣和首长。

如果相关的案情发展确实错综复杂,尺码属于XL级别或以上,则主张第一时间设立皇家委员会介入寻探真相大白。

反之,如果事情一般,相对地说,不算曲折,也不严重,我党领导往往要求涉案的要员本身自行呈辞,以示全权负责;或者被动地火速停职接受调查,直到事情有所结果。

第三级的个案呢,按照过去的做法,是建议“扣除”相关代表十令吉薪金,以示惩罚之意。

除此之外,民行党一向不遣遗力力主建立一套“公报财产”的制度之外,也一再倡导诸如阳光法案的声音。

308海啸之后,南中国海两岸的一个马来西亚民心集体思变,促成民联在五个州属上台批;火箭上下一时措手不及,岂料原先的四门独家所有的招术,居然因此害残自己。

本次郑文福据云盗用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信笺的公案,正是这么一回事。为什么纪律委员会除了不痛不痒地开除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党一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同理,奉首席部长的人身安全为由,关闭光大五个通道封闭生意,导致光大成气急请愿,首长政治秘书黄伟益居然回说“请便”;如此发言的非常不当何不建议扣薪十令吉?

不但这样,除了年前碍于民情激愤,民联不得不抚顺民意,意思意思公布雪州行政要员的家产之后,直到2010年的此时此刻,我们为什么从此不见民联议员再一次的财产申报?

由此可知,民行党作风的彻底虚伪,和国阵的腐败其实没有本质的差别。唯一的不同或许仅是他们脸皮的厚度。那么,他们自己做不到所谓CAT政府的标准,怎么还敢公开一再提出,要求对手做到廉洁一百分?

眼前因为郑文福案的效应继续扩散,党主席卡巴星律师甚至因此下令全党高层和基层一起封口,不准公开论争。但是,这么一来,从今以后,民行党如何面对自己,如何面对对面的政敌,如何面对自己的支持者?

深谙火箭的资深评论人黄永安点评的正是这一个尴尬的困境:“行动党在经过这次(郑文福公案)的冲击后, 相信也不会在愤怒知青群中获得2008年大选时数量那么多的助选义工或站台义嘴,网上的替代性传媒也会更批判性对待朝野政党……”

认识了这一点,我们自可明白槟州首长林冠英自言民联政府非常重视中文博客的崛起,“他们在网上发挥的效力可让网民获得更均衡的消息来源”云云,当然纯属一篇表面文章。

一旦天下博客把刀剑直接面指火箭的脸上,说不定他们就要设立皇家委员会专事调查中文博客的消息来源了。

作者:杨善勇

Sunday, August 29, 2010

斯里兰卡的教训


斯里兰卡位于印度东南部的一个岛国,虽然跟我们马来西亚有千里之远,然而其国情民情却跟我们马来西亚有几分相似。

斯里兰卡也是一个多元种族国家,它的国民超过7成是僧伽罗人,而淡米尔人则占剩余的两成。

斯里兰卡的政治已经达成相对稳定的两线制,国内两大主要的僧伽罗人政党势均力敌,两党均有足够的政治力量达致轮替执政以及互相制衡。、

但是,美中不足的是,这两大僧伽罗人政党,为了互相竞争那超过7成僧伽罗人的主流市场,而彻底忽略了剩下少数的淡米尔人。

淡米尔人长期在政治方面受到了边缘化,当他们了解到宪政斗争已经不可能改变淡米尔人的命运时,他们拿起了枪杆组织了“淡米尔之虎”,跟斯里兰卡政府展开了长达数十年的武装斗争。

在不久之前,最后一只“淡米尔之虎”终于被斯里兰卡彻底剿灭了,结束了淡米尔人在斯里兰卡的武装斗争,至于宪政斗争还是停滞在原地不动。

到最后,淡米尔人的命运还是没有改变到.....

我们感到很欣慰的是,马来西亚不可能变成像斯里兰卡一样,华人也不会步上淡米尔人的后尘。

虽然国阵在照顾华人的方面表现差强人意,然而我们还有民联。

回教党、公正党、行动党,这个两个马来人、一个华人政党的组合,相信能够改变华人的命运。

民联没有必要跟愚蠢的国阵竞争马来选票,而民联定当会以华人的利益为重。

只要扳倒了国阵,种族政治、种族主义、宗教极端,全都会随着国阵埋入坟墓里。

让我们来成就一个更加“伟大”的马来西亚!
下面链接是淡米尔之虎的悲惨下场,恐怖画面,不喜慎入:

Saturday, August 28, 2010

言路:言論自由的濫用


言路:言論自由的濫用

988電台主持人迦瑪被撤換的風波,儼然發展成捍衛言論自由的運動,眾多路見不平之士紛紛拔刀相助,為迦瑪主持公道。不過,在這群人士當中,不乏有人宣稱他們並非挺迦瑪,只是挺言論自由而已。

從這點說法可大概探知,迦瑪過去的言論並不是很受歡迎,為其站台者也急著與之撇清關係。坦白說,迦瑪過去的言論,筆者也不苟同。迦瑪說過,華社不應該送孩子去讀華小,更聲稱華小是導致國民不團結的主因;迦瑪也說過,用回教法治國是合理的;迦瑪也公開指責華總總會長方天興賄賂記者,后來方天興得以昭雪,迦瑪也為此而道歉。

被請下台無異議

筆者不敢否定人民應該擁有言論自由,然而迦瑪無疑已濫用被賦予的言論自由。他站在電台主持人的位置,向全國聽眾發表一些難以被人認同的言論,甚至有扭曲事實的成分存在。站在人民的角度,迦瑪確實不適合電台主持人這個工作崗位,被請下台,很多人不會有異議,目前的問題在于請他下台的程序,疑似侵犯了言論自由。

雖然整個迦瑪事件,緣起于新聞部屬下多媒體委員會的一封警告信,馬華並未直接參與其中。然而身為988電台的持有人,馬華或許早該對迦瑪採取相關行動。暫時撇開言論自由不說,迦瑪雖然身為988員工,其言論屢屢與馬華的立場相左,並非都具備理性及建設性,往往以極具顛覆性的言論為主,例如華小導致國民不團結的說法就是鐵證之一。

傷害到服務對象

馬華基于不干涉988運作的承諾,不對迦瑪採取任何行動,有欠明智。當言論自由遭到濫用,甚至深深傷害到馬華的主要服務對象,即華社,馬華應當立刻出面干涉,不是等新聞部的多媒體委員會代為下手。即使那不是馬華旗下的電台,馬華也應當表明立場,明確指出該主持人言論的問題所在,並要求當局盡快作出相關措施。過去對土著權威組織的無理叫囂,馬華作出了回應,難道這次就不能出聲,以正視聽嗎?

然而引人關注的問題是,怎樣才能規範言論自由是否遭到濫用?如果政府經常以言論自由遭到濫用為名,大肆堵塞言路,那豈不是天下大亂?對于言論的尺度,人民心中自有一把尺衡量。當一個人發表的言論牴觸現有法律及社會普遍認知,也嚴重扭曲事實真相,類似言論自然不會有很多人附和。

如今的情況比較特殊,眾人雖然口口聲聲說不認同迦瑪言論,但為了挺言論自由,還是站出來說話。筆者只希望大家能夠認真思考一個問題:迦瑪是應該留?還是應該走?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9.8.10

Friday, August 27, 2010

言路:不能說的劉天球?


言路:不能說的劉天球?

前陣子鬧得滿城風雨的鄭文福事件,讓雪州行政議員劉天球成了眾矢之的。劉天球曾向媒體表示,支持信事件他有一半責任。除了黨外壓力,劉天球也遭遇來自黨內的撻伐,甚至更加嚴重。行動黨主席卡巴星下封口令,禁止黨員繼續討論劉天球。

向來標榜為言論自由鬥爭的行動黨,這舉措並不妥當。卡巴星禁止黨員討論劉天球,違者即送紀委會查辦,無疑剝奪了黨員的言論自由。雖說劉天球課題有損行動黨的整體形象,然而以封口令堵住黨員的口,課題不見得能還其清白,甚至有越描越黑的可能性。

劉天球叱吒政壇多年,官拜雪州行政議員,必須坦然面對一切指責與批評。一些無關痛癢的冷嘲熱諷,劉天球大可一笑置之;然而比較嚴重的惡意中傷,劉天球可採取法律行動,入稟法院告其誹謗。如果是黨內人士,劉天球可通過正常程序,向行動黨紀委會作出投訴。不管怎么樣,都沒必要出動到封口令。

謠言止於智者

針對鄭文福事件,行動黨必須採取更開明態度處理。唯有讓人公開討論此課題,真相才得以揭露,謠言止于智者。與行動黨敵對的國陣,在眾多課題上遭受的非議,遠比行動黨來得嚴重,卻鮮少動用封口令。如今行動黨的封口令,可說極為不明智。有朝一日行動黨站上執政舞台,要承受的考驗肯定更加嚴峻,明顯地封口令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方式。

如今鬧得沸沸揚揚的988事件,行動黨不遺余力為捍衛言論自由而站台。然而行動黨主席卡巴星卻下達封口令,禁止黨員討論劉天球。這種強烈的對比,試問行動黨要如何凸顯捍衛言論自由的誠意?筆者只想理性建議行動黨,封口令對于言論自由來說,無疑是開倒車之舉,絕不能嚴以待人,寬以待己。

馬來西亞建國至今,還鮮少有不容討論的政治人物。我國奉行的是民主政治,所謂的政治人物,必然是通過民主程序,在黨選中中選為黨領袖,或在大選中中選為人民代議士。政治人物被人民公開批評,無可厚非,更甭說僅僅只是討論而已。如果行動黨能夠瞭解這點的話,就應該解除封口令,讓事實與真相還劉天球和行動黨一個公道。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8.8.10

Thursday, August 26, 2010

安华与回教法


为了要解决最近民联内部闹起的回教法争议,民联特地发表联合声明来替这个课题“消毒”。

然而,毒好像没有什么消到,反而中毒却越来越深......

联合声明里完全没有提到“回教法”,记者单刀直入地多番追问,安华依然还是三缄其口,反而把球踢回了给巫统。

他问:巫统对于回教法的立场是怎样?巫统对于合法赌球的立场又是怎样?

国阵和巫统是执政党,不是在野党,巫统的立场不是用嘴巴来讲的,而是用实际政策来做的。

马哈迪确实在10年前承认过马来西亚是回教国,但至于回教法,no way!国阵依然坚持实行世俗法!

对于合法赌球的立场,到最后国阵不是决定了不批准吗?

反倒要问回安华,身为在野党的民联,难道连口头上的一句承诺(或者立场)都这么困难吗?

说白了,如果安华说反对回教法,肯定不懂要怎样跟回教党交代,而回教党的聂佬哈迪阿旺他们也下不了台。

如果安华说支持回教法,这回倒不懂要怎样跟行动党和广大的华社交代了,堂堂民联共主支持回教法,真的接受不到罗!

所以最好的答案,就是没有答案!安华的诚意,我们都非常清楚了。

只要还没到民联执政的那一天,安华都没有必要揭盅!Yeah!

我其实也很反对马华用回教国这个课题来攻击民联,毕竟这已经是过时了的课题,对华人也不再管用。

然而,民联对于回教国的态度,也未免太过模糊不清了......

Wednesday, August 25, 2010

言路:灌輸種族和諧意識

言路:灌輸種族和諧意識
2010-08-24 19:23

吉打武吉士南卯一中學校長,公開訓斥幾個在齋戒月進食的華裔學生,直呼他們“回去中國”,在場的馬來學生則拍手叫好。

該出言不遜的校長成為眾矢之的,然而筆者則認為在旁拍手叫好的馬來學生,我們必須更加的關注。這些馬來學生,年紀都在十來歲左右,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如果他們自小就持有和此校長一樣的思維,國家的未來堪虞。

“回去中國”(Balik Cina)這句話無疑是帶有貶義的,種族主義者說這句話的用意,當然不是真的要華人回去中國,而是諷刺華人至今未能入鄉隨俗,被本土文化所同化。本地華人雖然承續保留中華文化的精粹,但在國家身份認同上卻絲毫不含糊:馬來西亞是我們的國籍,亦是我們的祖國,這一點是絕對不容置疑,也是必須向友族一再強調的。

自獨立建國至今,種族主義的幽靈就一直不斷地纏擾著我們。擺在眼前的事實是,我國目前的種族關係,與獨立初期相比,無疑是變得脆弱多了。我們先輩時期的種族和諧情景,如今似乎再也找不回了,各大種族之間隨時都可能會陷入劍拔弩張的狀態,種族矛盾一觸即發。

針對校長出言不遜的事件,筆者認為,即使教育部嚴懲校長,也只不過是殺雞儆猴之舉,而問題的根源在於如何教育大眾擺脫種族主義的思維。那些在場拍手叫好的馬來學生,對校長的種族極端言論無疑起了共鳴,然而嚴懲此校長並不代表能夠糾正這些學生的思想,而這些學生思想將影響國家的未來方向。

若要真正摒除種族主義,必須從小就開始灌輸種族和諧的意識,家長與教師都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尤其家長更是塑造孩子人格的主要推手。如果家長與教師所灌輸孩子的是種族主義,孩子在種族主義長期影響下,也必然成為一名種族主義者。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8.24

Tuesday, August 24, 2010

平起平坐的民联3党...




民联人士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民联3党平起平坐,行动党跟公正党一样高一样大,你马华跟巫统做得到咩?”

当然,我不否认这是事实,行动党的国席不止跟公正党一样高一样大,甚至还超越了公正党,以29席遥遥领先,公正党的26席次之,回教党的23席居末(不过州议席也算上来的话,行动党公正党的总和也未必多过回教党...)

现在砂劳越的州选举已经是近在眉睫了,民联已经近乎完成了竞选议席的分配,敲定了所有的候选人名单。

身为龙头老大的公正党率先攻打40个州席,而屈居老二的行动党却只打20个州席,足足是公正党的一半而已。虽然说巫统马华的议席比率比这个差还要多,但难道这就是民联所谓的“平起平坐”?

如果民联大获全胜的话,那么行动党的议席岂不只是公正党的一半罢了?你相信到时会有我们坚信不疑的“平起平坐”?

不过我想我应该是过虑了,反正公正党竞选的马来人土著选区,都拿不到他们的票,多数还是当炮灰的;行动党就不同了,只要是逢过华人选区,就必有斩获,20个议席里面,起码11个人联党的议席是要送给行动党的。

加加减减起来,公正党最后胜出的议席,顶多是胜过行动党一点点,甚至比行动党还不如。

天佑民联!!!

Sunday, August 22, 2010

行动党与回教党的回教国


民联上台前......

行动党在华人面前:“我保证不会有回教国!”

回教党在马来人面前:“我们不会放弃建立回教国!”

OK fine!反正都还未执政,我们怎样说,人们就怎样听呗!

民联上台后......

行动党在民联闭门会议里:“可以不要回教国吗?”

回教党在民联闭门会议里:“可以要回教国吗?”

公正党在民联闭门会议里:“可以不要烦我吗?”

OK fine lagi!民联人士很喜欢说民联3党是平起平坐的,懂得如何互相尊重和异中求同,到最后“回教党会因为尊重行动党,放弃回教国的理念”!(为何行动党就不可能反过来尊重回教党呢?)

公道地说一句,只要以马来人占据绝大多数的公正党,不跟着回教党起舞的话,回教国是不会成事的!

天佑民联!!!

言路:土著特權與公平施政

言路:土著特權與公平施政

最近回教黨主席哈迪阿旺,針對潘儉偉廢除土著購買商業及豪華房地產折扣優惠的建議,向報章媒體表示土著特權必須保留,因事實上大部分土著仍舊貧窮,他們有權享有憲法闡述的特權。哈迪阿旺的這番言論,擺明與潘儉偉背道而馳,也模糊了民聯成員黨之間的共同路線。

我國國情不同于其他單一種族國家,我國社會是由多元種族共同組成。其他國家的政治課題可以涉及政經文教各大領域全面發展,然而我國的政治課題始終都環繞在種族政治。尤其土著特權與公平施政之間的爭議,一直是朝野政黨人士最愛的政治課題,仿彿永遠都不會過時,也持續獲得人民熱切關注。

佔據主流市場

除了現今的回教黨,國陣的巫統也一直都標榜是土著特權的捍衛者;民聯的非土著政黨,尤其是行動黨,則一直高喊公平施政的政治口號。土著特權,代表著憲法賦予土著在各領域的特別優待;公平施政,則代表著不分種族宗教公平分配資源。很明顯地,土著特權與公平施政是徹底南轅北轍的兩個政治口號,一個政黨或陣線只能兩者選其一,不可能同時擁護這兩個政治口號。

土著特權在我國政壇,佔據主流市場。這或許是因為土著佔了我國人口的絕大多數。根據最近獨立調查中心的民意調查顯示,超過七成受訪馬來人表示反對廢除土著特權,這意味著捍衛土著特權的口號,將會在馬來族群中取得一定市場。這也是為何308海嘯並未真正衝垮掉巫統,即使民聯三黨總和起來的國會議席,都不如巫統一黨來得多。在民聯三黨之間,國州議席最為眾多,實力最為雄厚的,始終還是馬來色彩極濃的回教黨。

面對嚴峻考驗

在我國政壇,公平施政非常受落于非土著,尤其是華裔,一小部分開明的馬來人也會欣然接受。最為強調公平施政口號的行動黨,則幾乎囊括了絕大多數華裔選票,以及華人選區,成為馬華、民政等國陣華基政黨的首要競爭對手。馬華、民政現今的華裔支持率,已經正式跌破卅大關,目前徘徊在廿多巴仙左右。308海嘯近乎衝垮國陣所有的非土著政黨,下一屆大選除了國大黨的選票會稍微回流,馬華、民政恐怕必遭遇更嚴峻的考驗。

不管怎樣,土著特權雖然是憲法所賦,不能受到質疑或挑戰;然而無可否認,公平施政是全世界的大勢所趨。雖然目前階段的政治現實,不大可能讓公平施政取代土著特權成為主流,相信總有一天即使是土著本身,也會選擇放棄枴杖政策,與其他種族在公平施政的情況下,一起公平、公正、公開地競爭。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3.8.10

Friday, August 20, 2010

OMG!真凶不被当作真凶!

迦玛事件的真凶到底是谁?

相信绝大多数的升斗市民都会异口同声地说:“马华!蔡细历!”

我倒想请教一下那些正在忙着“炒面”的在野党领袖们:“人是马华杀的吗?”

我非常好奇他们是否会给我一个非常肯定的答案:“是!”

那马华又是怎样杀迦玛的?

马华命令新闻部,指示其属下的多媒体委员会,向988发出一封警告信,然后再逼988封迦玛的唛!

多么完美的谋杀案推理,不知在野党的领袖们是否认同这个推理呢?

这边每天揶揄马华当家不当权,那边又认为马华有权力使唤新闻部,还真的是蛮令人汗颜的!

新闻部、多媒体委员会还在开着大门,摇着脚,等着你们来伸张正义呢!

只不过你们全都一窝蜂地涌去了马华大厦抓拿真凶......

OMG!真凶不被当作真凶!

Thursday, August 19, 2010

言路:貫徹扶貧政策

言路:貫徹扶貧政策
2010-08-19 19:16

國家目前的當務之急,應該是要重點落實扶貧政策,以消除赤貧為我們全國人民的共同目標。

我們目前的經濟現象,日漸趨向一個窮者愈窮、富者愈富的M型社會。貧富不均的鴻溝日益擴大,尤其是在百物騰漲的情況之下,人民的收入已經開始追不上通貨膨脹的速度,生活水準和素質也被逼降低。政府經常以國民收入總值來衡量國家的發展,然而那只是貧富收入總和的平均數而已,並無法反映出窮人的實際窘境。

扶貧政策,顧名思義就是要扶助貧困人士,理應是不分種族、膚色和宗教的。倘若以種族來分野扶貧政策的目標對象,那其實只是種族政策,而並非真正的扶貧政策。無可否認的是,目前在我國的貧窮人士,不僅僅只限於某個特定種族而已,所有種族都有陷入貧困的可能,只是各族之間的百分比略有不同罷了。然而毋庸置疑的是,所有的貧困人士,不分種族宗教,都一樣期待著被救贖。

扶貧政策一旦被扭曲成種族政策,就會形成朋黨的文化,很容易被利用來牟取暴利。到時窮人不但沒有被扶助到,反而富人卻因此而越來越富,無疑已經徹底乖離了扶貧政策的原來宗旨。由此可見,政府是否應該重新檢討現有的種族政策,而把焦點轉移去扶貧政策呢?政府在原則上也是同意扶貧政策的,然而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如何執行之,以及如何避免行政偏差。

扶貧政策不止是單純的臨時救濟而已,最主要還是要幫助貧困人士尋求自力更生,提高其收入,逐漸脫離貧困的行列。一系列的再培訓計劃、和政府的微型貸款等,都可以幫助達致這個短期目標。而更加實際的長遠之計是,保障貧困孩童的教育,一路扶助他們完成高等教育。唯有高教育水平,才得以讓貧困孩童擺脫繼承貧困的命運,也可以直接地改善其家境。

根據我國目前的國情民情看來,馬來人的貧困人士總數,絕對會比其他種族來得多,印度人的貧困比例或許更高,但貧困人士的總數還是只佔少數。在這種情況之下,馬來人的受惠人數也將會是各種族之間最多的,但與現在不同的是,這並不是在種族政策下的產物,而是真正重點落實扶貧政策的結果。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8.19

Sunday, August 15, 2010

行动党步入后《锦衣卫》时代


邓章钦的一句《锦衣卫》,远比他两个礼拜前投下的“天啊!真凶逍遥法外!”还要来得震撼!

个人“主观”地认为,行动党已经正式步入后《锦衣卫》时代,或许邓章钦的这一句《锦衣卫》,会为行动党的今后带来截然不同的后续发展。

首先,请问一下,《锦衣卫》过后,邓章钦还是邓章钦吗?

答案肯定“是!”因为邓章钦就真的只是看了一部电影罢了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行动党纪委会接受了《锦衣卫》作为解释,请问一下,行动党还是行动党吗?

答案肯定“是!”因为《锦衣卫》正是标准答案,其他答案一律零分!

请问一下,刘天球还是刘天球吗?

这题我来答,是!刘天球依然还是雪州的龙头老大,他依然还是雪州行政议员,郑文福案件连他一条寒毛都伤不了。

请问一下,林氏父子还是林氏父子吗?

这题也是我来答,是!林氏父子对于郑文福案件依然保持一贯的沉默是金,对于刘天球或者任何的行动党人绝对是一视同仁,谁敢乱来,纪委会的狗头铡伺候!郑文福的下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后《锦衣卫》时代的第一单代表作,应该算是林冠英高调提出的3项竞选承诺了:

1)废除暗中抄牌
2)1000令吉福利金
3)全国免费无线上网

如果这3项承诺,从现在开始直到下届大选,都是行动党的“主要”诉求的话,那么行动党确实是士别三日,令人刮目相看啊!

华人的命运、前途、以及未来,全靠行动党了!

人人平等是我们共同的梦想!

Friday, August 13, 2010

言路:鄭文福給行動黨的警鐘

言路:鄭文福給行動黨的警鐘

鄭文福事件是從一個市議員涉嫌簽發支持信開始,豈料雪球越滾越大,不但把雪州行政議員劉天球牽扯進來,更引發行動黨紀委會主席陳國偉和雪州議長鄧章欽之間的口水戰。然而筆者認為,整個鄭文福事件,不啻是對行動黨的一個警鐘,深深影響行動黨的政治前景。

其一,鄭文福事件堪稱是行動黨廉正形象上一大污點,雖然反貪委會至今尚未介入調查,但行動黨紀委會本身已以鄭文福簽發支持信予自己兒子的公司作為理由,開除鄭文福的黨籍。行動黨向來標榜廉正,與國陣形成強烈對比,此案正好暴露了行動黨在這方面的缺口,不免讓其支持者感到些許失望及遺憾,有者更感歎天下烏鴉一般黑。

其二,以陳國偉為首的行動黨紀委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僅僅一天的聽證會,就讓鄭文福人頭落地,開除其黨籍。不管紀委會對他們的決定如何振振有詞,看在旁人眼裡,難免覺得紀委會的決定過于倉促,甚至有草率了結此案之嫌。紀委會掌管一黨之生殺大權,其公信力一旦受質疑,就無法服眾,也難取信人民。

可能案中有案

其三,雪州議長鄧章欽在其“推特”上說了一句:“天啊!真兇逍遙法外!”立刻引起紀委會主席陳國偉不滿,傳召鄧章欽問話。鄧章欽這一句話,無疑為鄭文福事件添加更多疑點,讓黨內外人士懷疑可能案中有案。陳國偉的反應過于激烈,甚至直言紀委會的決定不能受到批評。陳國偉的言論,無疑打擊了紀委會的形象與公信力。

其四,鄭文福不過是區區一名九品芝麻官的市議員,卻能涉及簽發百萬令吉工程的支持信,讓人有“小兵干大案”的感覺,就像之前國防部幾個小兵可以偷走戰鬥機引擎一樣。人們對此案最關注的,莫過于是否另有其他大鱷躲在幕后操縱?鄭文福又是否只是個頂罪的替死鬼?人民期待行動黨發揮它一貫揭發國陣弊案的精神!

以上四點,可說是鄭文福事件給予行動黨的難題,有待行動黨一一化解。行動黨必須在眾目睽睽下,徹底解決這起事件,方能擺脫事件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行動黨如果處理不當,其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難免大打折扣,或許會影響下屆大選選情。筆者認為,鄭文福事件不失為行動黨的一項執政考驗,倘若能夠從中汲取教訓及經驗,必能為其邁向布城之路貢獻一分力量。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4.8.10

Thursday, August 12, 2010

邓章钦入戏太深.....


前阵子郑文福刚刚被行动党纪委会开除党籍的那一天,邓章钦在推特上的一句“天啊!真凶逍遥法外!”,掀起了行动党内党外的惊涛骇浪,让众人莫不怀疑难道郑文福一案是案中有案?而真凶又是否另有其人?

现在邓章钦终于向纪委会道明“真凶”的身份,原来那只是邓章钦对于《锦衣卫》电影的观后感,跟现实的政治一点关系也没有,从头到尾都只是观众们一厢情愿的瞎猜。邓章钦不就只是看一场戏罢了,你们又何必胡思乱想呢?事实本来就是如此简单而已嘛!

究竟《锦衣卫》电影中是否给予观众“真凶逍遥法外”的启发?我不予置评。然而无可否认的是,邓章钦如此好戏之人,确实是入戏太深了,《锦衣卫》里的“真凶逍遥法外”,竟然能够让邓章钦的情绪如此激动,直在推特上喊“天啊!”。而且,邓章钦宣称只是看dvd而已,小弟过年在电影院看《锦衣卫》都没有如此激烈反应,说起来真是惭愧。

如今“真凶”终于真相大白,真相就是所谓的“真凶”根本就没有真凶其人,不就只是一场戏呗!同一个时候,雪州大臣终于下定决心开除郑文福的市议员,如今郑文福即被党开除党籍,又被雪州政府开除市议员,看来郑文福涉及“百万工程”的一案也差不多可以结案了。既然万众期待的邓章钦最终也没有爆出所谓的“真凶”,那么我们可以更加肯定的一点是,除了郑文福就绝对不会再有其他人涉及此案了。

行动党纪委会公正不阿地裁决了郑文福案件,而雪州政府也明察秋毫地将跟随了行动党的脚步,狠狠惩治了此案的唯一涉案者郑文福。行动党的公信力,如今有邓章钦为其站台,试问又有谁人敢质疑?到头来事实证明了林氏父子并没有包庇到任何人,唯一的涉案者郑文福经已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从前曹操为了防止有人在他睡觉的时候靠近他,就假装梦游杀掉了一个为他盖被的卒子。自作聪明的杨修就对死去的卒子说:“不是曹操在睡梦中,而是你在睡梦中啊!”如今邓章钦入戏如此之深,我们还真搞不清楚到底是锦衣卫在戏中?还是邓章钦在戏中啊......
结语:为了一个刘天球......行动党!值得吗?
原来行动党最后失去的,是邓章钦,一个还未看《锦衣卫》的邓章钦......

国阵出了个笨间谍!


国阵出了个笨间谍!


都什么年代了?难道不知道现在的针孔摄像机可以穿过钥匙孔,窃听器可以小到像一粒纽扣吗?


竟然还用这种“大块衰”的摄像机,而且没有电了还会哔哔叫救命?


现在要侦查的对象可是一州之大臣咧!

最少也要派个mission impossible的tom cruise等级间谍来,国阵怎么可以派这么一个笨间谍来?


还好我们的雪州大臣英明神武,这种笨间谍的把戏哪里逃得过他的火眼金睛,妖魔鬼怪还不立刻现形?

就算间谍再聪明也没有用,因为卡立说了,他没有做过“见不得光”的事情......

言路:消逝中的方言


言路:消逝中的方言
2010-08-12 19:07

方言在大馬華裔新生代中,似乎正一步一步走向消逝。中年或以上人士,大多數依然還可以廣泛使用方言,作為平日社交的其中一種溝通語言,然而新生代中又還有多少人能夠掌握基本的方言應用?

大多數方言都沒有專屬的文字系統,我們大致上都是使用華語為統一書面語文,因此方言的傳承也就只能通過口述了。父母和家中長輩皆以方言溝通,孩子也就自然而然地學會方言。另外是長大後因為工作或者社交需要,長期在方言語言環境下耳濡目染,也漸漸掌握了方言的應用。

方言的發展,與籍貫和地方性有很大的關連。通常某種籍貫人士聚集之處,其方言都得以穩健發展,成為當地華社的主要溝通語言之一。而在不同的地方,其方言都會有不同的發展方向,比如說北馬華人慣用福建話,雪隆華人慣用廣東話,然而南馬華人就慣用華語,方言則淪為次要語言。這種現象自然跟各地文化背景的不同有很大的關係,然而筆者身為南馬華人,認為新加坡長年累月的華語電視節目,確實非常深遠地影響了南馬華人的語言傾向,致使他們捨方言而取華語。

縱觀我們新生代對於方言的掌握,基本上北馬和雪隆一帶的情況還算樂觀,北馬的新生代在平日的社交中依然廣泛使用福建話,而雪隆的新生代也依然以廣東話作為主要的溝通語言。除此之外,香港粵語電影電視劇也長期滋養了本地廣東話語言環境。然而南馬的新生代,掌握方言的情況並不樂觀,許多新晉家長已經不再教孩子講方言,而是直接以華語作為主要溝通語言。至於在社交方面,方言也被束之高閣,多統一使用華語。

方言不啻是中華民族泱泱5000年的文化瑰寶,雖然我們選擇了華語作為統一用語,但這不代表著其他方言就必須跟著消失殆盡。我們有責任捍衛方言,使之繼續流傳千秋萬世。

新生代是未來的主人翁,傳承方言的責任就落在他們身上,還懂得講方言的新晉家長,應該多多嘗試與孩子講方言。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8.12

Wednesday, August 11, 2010

言路:恢復地方議會選舉之必要

言路:恢復地方議會選舉之必要

近來恢復地方議會選舉,成為膾炙人口的熱門課題,朝野雙方為此展開長久的拉鋸戰。站在人民的角度出發,筆者認為各造有必要全面探討恢復地方議會選舉,這也是大勢所趨。

在我國現有的政治制度,地方議員並非通過民主程序由選舉產生,而是由州政府直接委任。地方議會並末享有獨立自主權,它屬于州政府的權限,地方議會的施政方針也必須以州政府馬首是瞻。

在這種制度下,由州政府直接委任地方議員,並沒有強大的民意基礎。值得我們探討的問題是:地方議員的委任程序,是否公平、公正、公開?

官職當作資源分配

一般上,各州執政黨都委任其成員出任地方議員,執政黨成員會各自推薦自己政黨的人選,最終交予州務大臣或首席部長一錘定音。

問題就出在這裡,在這種“內定”的委任文化下,執政黨是否會遵照規定的標準推薦地方議員人選?還是純粹根據執政黨領袖的喜好厭惡來決定?有多少不稱職的地方議員,雖然善于奉迎政黨領袖,卻無法取得人民信任,最終也未能勝任地方議員的工作。

更糟糕的情況是,地方議員的官職,被執政黨當作資源分配,政黨領袖以此拉幫結黨,擁兵自重,形成一個官官相護的關係網。在這個關係網下,貪污舞弊百病叢生,從最高層一直腐敗到最底層去,層層相扣。更甚的是,有人刻意在地方議會上安插自己的親信黨羽,排除異己之余,也壯大自己的政治勢力,方便助其在黨選黨爭中攻城掠地。

遴選程序黑幕重重

地方議員是站在最前線與人民直接接觸的官員,他們掌管地方上的民生,也扮演人民與政府間溝通的橋樑。沒有人民支持,地方議員不可能聽得到人民心聲;沒有治理能力,地方議員不可能勝任民生服務工作。如今地方議員的遴選程序黑幕重重,儘是黑箱作業,究竟能否給予人民一個適合的地方議員人選?

不管怎樣,始終還是要恢復地方議會選舉,才可讓人民運用手中神聖一票,選出他們心儀的地方議員,一如投選國州議員一樣。地方議員的個人素質固然重要,然而地方議會若因此而獲得自治權,則可擴大地方議會的發揮空間。

恢復地方選舉如今處于懸而未決狀態,筆者認為朝野雙方必須放下眼前的爭議,共同擬定路線圖,恢復地方議會選舉。無論如何,任何一個政黨在恢復地方議會選舉上真正付出努力和誠意,人民肯定看在眼裡,是政績的重大考量之一。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2.8.10

Thursday, August 5, 2010

郑文福让行动党失去了什么?


区区一个九品芝麻官的郑文福,竟然可以把天下第一大在野党行动党搞得鸡毛鸭血,值得我们省思的是,郑文福究竟让行动党失去了什么?

其一,向来标榜着廉正的行动党,因为郑文福事件而首度蒙上污点。如果涉案者“只有”郑文福一人,那么这个污点老实说其实也不算大,但对于白璧无瑕的行动党来说,这简直形同把行动党从神话中给拉回现实世界来。当人们心中开始冒出一句“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时候,行动党已经失去了它最宝贵的神话地位,今后恐怕必须以凡夫俗子的身份,赤手空拳地继续跟马华过招。(不过实力还是远胜于马华)

其二,以陈国伟为首的纪委会,开除郑文福党籍的下刀之快,堪称空前绝后,仅以一天听证就让郑文福人头落地,而另外一个关键人物球哥则被重重保护起来。不管行动党愿意承认与否,看在人们的眼里,纪委会的行动确实过于仓促,甚至有草率了案之嫌。当人们开始质疑纪委会决定的时候,行动党已经失去了纪委会的公信力,以及彻查此案的诚意。(或许仅限于此案)

其三,邓章钦在推特上的一句“天啊!真凶逍遥法外!”毋庸置疑等同投下了一颗原子弹在整个行动党的头上,尤其是球哥和有关人等。这一句话,已经足以让行动党失去了一部分人对其公正性的信任,尤其是邓章钦的忠实粉丝群。接着陈国伟兴师问罪,还要传召邓章钦问话,而且也撂下狠话说纪委会的决定不能受到批评,纪委会的形象再次受到重创。

其四,郑文福区区一个市议员可以涉及百万工程,这跟偷战斗机引擎的那几个无名小兵一样神乎其技。相信即使是行动党人,也不敢全盘否定球哥牵涉其中的任何可能性。然而球哥如今依然百毒不侵,老神在在地坐在行政议员大位,试问又有谁人能动摇得了球哥在雪州的地位?林氏父子跟球哥的密切关系,已经足以让行动党失去了其一贯秉持的原则。

虽然行动党在这起郑文福事件中失去了不少优势,然而马华也不用太过高兴,实际上行动党只是在走回马华、国阵的旧路,犯着所有执政者都可能会犯的错误。严格上来说,马华赚到的,就只有“现实”两个字!

言路:禁止中學憑成績收生


言路:禁止中學憑成績收生
2010-08-05 18:59

教育界有著不健康現象,經常聽到某某著名中學,需要若干個A學生才能報名就讀。然而這些中學並非私立中學,而是政府國中名校。這些所謂名校究竟有沒有權力,自行設定入學門檻,以UPSR成績作為收生標準。

國人都擁有接受11年免費教育的權利,倘若校方自行決定以成績收生,專收資優生,卻拒平庸生於門外,這是否嚴重違反了教育原則?

中小學教育是屬於普及教育,與大學教育不同。中小學教育是國人都必須接受的最基本教育,而大學教育卻是培養知識份子。或許大學可以採取成績收生制,然而,中小學卻實在沒有理由根據學生素質的優劣來收生。

家長學生們莫不對名校趨之若鶩,寧可擠破名校的門口,也不願問津鄰近的普通學校。筆者認為,名校的成功之處,主要是在於學生的素質,而並非師資的因素。名校早在學生入學之前,就已經過濾掉了平庸生,僅留下資優生,整體學術表現優異的可能性也自然會相對提高。至於師資,教育局不大可能會根據師資的優劣分派各校。

然而,名校的出現,對其他普通學校甚不公平。大多數的資優生被吸納進名校,普通學校就必須面對學生素質良莠不齊的問題,甚至會被認為是學術表現差勁的學校。校長和教師們也會一樣感受到不公平,他們的工作表現很大比例是取決於學生的學術表現,例如政府考試的總及格率,政府的嘉獎和表彰也只會落入名校的校長教師之手。

教育部應當禁止所有國中以成績收生,而改成以學生住址與學校的距離,作為收生的首要考量。學校理應優先考慮那些住址與學校最為靠近的學生,而並非強調要考獲多少個A才能報名就讀。真正的貫徹“有教無類”的教育原則,不分學生素質的優劣,給予學生平等的教育機會。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8.05

Monday, August 2, 2010

什么叫做“在野党”?(适用于国阵与民联)


当在野党还未做议员的时候:“这是议员的错!”

当在野党做了议员的时候:“这是政府的错!”

当在野党执政了的时候:“这是前朝政府的错!”

当在野党继续执政的时候:“这不是我的错.......”

虽然是有一点偏见,然而前面三句你能说不是事实吗?

刘天球与邓章钦,一州不能藏二虎?


郑文福被开除党籍之后,最大反应的,竟然不是在等着执死鸡的马华,反而却是行动党雪州议长邓章钦。

邓章钦一句:“我的天啊!真凶依然逍遥法外!”

这一句话所带给行动党和刘天球的震撼,毋庸置疑是非常可观的。

以林氏父子挂帅的行动党这时应该说一句话:“有此朋友,何需敌人?”

我不是金田一或福尔摩斯,没有办法推理出刘天球、邓章钦和郑文福之间复杂的三角关系。

然而,对于一个旁观者来说,这简直就是上一单selcat听证会的续集(刘天球半年内用完99%拨款,一直猛灌水,然后给邓章钦骂到臭头的那一轮)

刘天球与邓章钦,难道一州真的不能藏二虎吗?

看样子,刘天球还是一样要有“神明”保佑的,至于邓章钦,还是自求多福吧......

分分钟连议长的“冷板凳”都没得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