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言路:公正黨署理之戰

言路:公正黨署理之戰

25/09/2010 18:42

隨著公正黨黨選全面開打,第二把交椅的署理之戰變成眾人的焦點。原任署理賽胡申已正式宣佈不會尋求蟬聯,署理之戰幾乎變成阿茲敏與再益之間的肉搏戰,其他有意加入戰圍者,估計只有陪跑的分。

 公正黨署理主席一職的意義重大,誰人能登上署理寶座,即代表是安華的繼承人,如果安華不幸再度鋃鐺入獄,新任署理即將扛上公正黨的大梁,甚至代安華統領整個民聯。正所謂“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308海嘯后的公正黨一夜之間躍升為全國最大在野黨,氣勢直逼布城,各方英雄諸侯莫不覬覦黨內高職,紛紛下場攻城掠地。

國州議員表態支持

 綜觀阿茲敏與再益兩大署理候選人的選情,各有所長。阿茲敏佔了黨組織的優勢,再益則佔了民心的優勢。阿茲敏宣佈競選署理之初,就獲得大多數公正黨國州議員表態支持,看來之前雪州逼宮事件盛傳的20議員聯署名單,此時呼之欲出。無可否認,阿茲敏個人在黨內的組織能力極強,可以動員的人力物力範疇極廣,表面上看其勝算略高一籌。

 再益的優勢在于個人名氣,以及高瞻遠矚的政治理念。雖然再益沒有可與阿茲敏匹比的組織能力,然而公正黨這一輪黨選採取直選制,全國上下45萬黨員同時直選中央黨職,再益的明星效應或多或少能夠抵銷掉阿茲敏的組織優勢。

 如果勝出的是阿茲敏,預料公正黨依然延續中規中矩的舊路線;若是再益勝出,這意味著公正黨的路線很可能有天翻地覆的變化,尤其在種族政策方面。

難免出現短暫分裂

 不管阿茲敏或再益哪個勝出,公正黨難免出現短暫分裂,尤其領導最大派系的阿茲敏一旦落敗,后果不堪設想。為避免這種局面,公正黨內有一股勢力提出“安旺配”,由安華出任主席,其妻旺阿茲莎退為署理主席,這個組合相信能夠化解阿茲敏和再益之間的惡鬥。雪州大臣卡立,最近剛剛加入支持“安旺配”的陣營。

 公正黨創黨至今已有11年,如果直到今日還以安華一家人作為黨中心,無法通過民主程序投選出能穩定大局的黨領導層,那么公正黨確實尚未成熟,也只能淪為安華的個人政黨。如果卡立不是為了報阿茲敏昔日逼宮的一箭之仇,實在難以想像何以他會支持“安旺配”?當事人安華有言在先,表明立場不會競選任何黨職。

 對華社而言,在阿茲敏與再益之間,毋庸質疑再益會比較迎合華社口味,因為他的開放路線,尤其在種族政策方面,確實是華社夢寐以求的領袖人選。阿茲敏與再益相比,就跟一般的巫統或公正黨領袖無異。如果中選的是阿茲敏,華社難免大失所望。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6/9/10

言路:馬大跌出200大的省思

言路:馬大跌出200大的省思

19/09/2010 18:55

一年一度的國際大學排行榜再出爐了,身為馬來西亞國內首號大學的馬大,終于第二次跌出了200名以外,屈居于第207名次,而馬大以外的其他本地大學更是慘遭全軍覆沒。

 馬大跌出200大,對于馬來西亞的高等教育可說是一項奇恥大辱,更令我們蒙羞的是,鄰國新加坡國立大學和南洋理工大學,竟然把馬大給遠遠拋在后頭。很明顯,問題出在于我們的大學,即使跟我們處于同一個區域的新加坡大學,也一樣能夠在國際眾多頂尖大學中脫穎而出,為何我們反倒變成了墊底?

 幾年前馬大副校長哈欣耶谷還在掌校時候,曾經針對馬大排名的退步表示,馬大並沒有退步,只是其他大學進步得太快。這種說法無疑只是安慰自己的藉口,在這個競爭激烈的地球村時代,如果沒辦法做到與時並進,就唯有面臨遲早被淘汰的命運。不管馬大有沒有退步,一旦無法跟其他大學競爭,遲早都會淪為不入流的大學,大學也必須講究“適者生存”的硬道理。

 馬大“輝煌時期”甚至一度暴升至第89名次,后來證實這只是一個誤算結果,原來大學排名當局誤把馬大校內的所有華裔、印裔學生當作是外籍學生,結果在第二年馬大又恢復稍微“正常”的排名,即150名次開外。馬大從這次誤算事件所汲取教訓,就是在短期內,招攬了為數眾多的外籍學生前來馬大攻讀碩士博士,他們多數都是來自非洲、西亞等回教國家學生。

進步絕對沒有捷徑

 馬大學額固然是有限,這邊大舉增加了碩士博士生的學額,而另外一邊就必須大肆削減學士本科生的學額。馬大雖然美其名轉型成為了“研究型大學”,然而實際上卻不知犧牲了多少本地學子的馬大夢,而今日換來的成果竟然是再次跌出了200大,真是諷刺。或許這一回打擊可以讓馬大徹底覺悟一個道理:要進步是絕對沒有捷徑的!

 馬大如果不腳踏實地嚴格收生、篩選師資、和改革制度,恐怕今后的大學排名,依然還是一樣會兵敗如山倒一退再退。然而擺在我們眼前事實是,馬大收生依然還是奉行“蘋果與橙”的雙軌入學制;馬大師資依然還是良莠不齊;馬大課程依然還是保留填鴨式的制度。雖然不能否認馬大這些年來也做出了不少改革,然而如果進步得不夠快,還是一樣會被其他大學給拋在后頭。

 馬大在改革路上面對最大瓶頸,莫過于政治因素的纏擾。馬大無論是在收生、師資、和制度方面,都免不了與政治因素掛鉤,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實。如果馬大有朝一日能夠徹底擺脫政治的枷鎖,純粹以學術掛帥,相信到時的馬大又豈是池中物?馬來西亞地廣人多,人才難道還會輸給新加坡不成?馬大,加油!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20/9/10

Thursday, September 16, 2010

马华,你累了吗?

马华,你累了吗?

创党至今一个甲子了,你又得到了什么?

你以为你为华社做了很多,但这只是你以为而已,又有什么意义呢?

就算你做再多又怎样?巫统只要一句种族言论就可以把你给打回原点!

但很抱歉的是,华社认为你什么都没做,而且还一直在卖华!

这虽然未必是事实,但却是你必须要接受的现实!不管你怎么抗辩也是于事无补。

别赖华社忘恩负义不支持你,对他们来说,你没有恩,更没有义!

没有让他们感受到你的存在、你的重要性,那是你马华自己的错,怪不得别人!

当火箭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轻松夺走你的所有议席,你就更应该反省你给不了华社所要的东西!

马华啊马华,你累了吗?

当你发觉你做什么都没有意义的时候,倒不如歇一歇,让火箭去表演吧!

在国阵倒台之前,马华算是绝望的了......

Tuesday, September 14, 2010

言路:巫統與土權切割的抉擇


言路:巫統與土權切割的抉擇
2010-09-14 19:21

最近巫統正式公告天下與土權(perkasa)劃清界線,結束了這些日子來巫統與土權之間不明朗的曖昧關係。在這之前,有者說土權是巫統的外圍組織,然而如今巫統已經正式與土權切割,即使土權在馬來族群中的聲望再高,也不會再惠及巫統半張選票。

巫統做出的這項切割,在馬來選民佔據主流市場的馬來西亞,可以說是一場豪賭,賭的正是馬來選民的心態。巫統給予人們的刻板印象,莫過於一個大馬來民族主義的執政黨;而如今這個土權,在大馬來民族主義方面,跟巫統比較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趨向極端。或許兩者之間的方向一致,都是以馬來人的權益作為鬥爭,但後者相對明顯比較極端。

巫統與土權切割,下重注賭馬來選民並不會選擇土權的種族極端路線,而是偏向支持巫統中間偏右的政治路線。換句話說,如果馬來選民比較青睞土權更甚於巫統,那麼馬來選票極可能大量轉向民聯,國陣和巫統甚至會有倒台之虞。巫統在下屆大選來臨在即做出如此抉擇,或許是要向全國人民明其志,視之為破釜沉舟的背水一戰。

有者說巫統此舉是為了挽回非馬來選票,筆者認為這個可能性不高,因為巫統與土權切割,所流失的馬來選票,極有可能遠遠超越於挽回的非馬來選票,從政治考量來說,這不是明智之舉。何況,以今日的選情來看,國陣要挽回非馬來尤其是華裔的選票,可以說並非易事。

土權領袖伊布拉欣恫言,巫統將因此而流失大量的馬來選票,而巫統有60%黨員是他們土權的成員。伊布拉欣此話並非空穴來風,我們可以看到《馬來西亞前鋒報》一反常態地批評巫統與土權切割的決定,而馬哈迪父子也還在繼續力挺土權。無可否認,巫統內部肯定存在著土權的忠實信徒,即狂熱的民族主義者。然而現在就是巫統轉變的最佳時機,能否跳出極端的馬來民族主義,就要看巫統是否能夠堅持與土權切割到底。

說到底,巫統與土權切割的抉擇,其實是徘徊在政治理念與政治考量之間。政治考量,正如剛才所說,如果巫統想爭取更多馬來選票,跟土權靠攏或許是更加有效的方式;然而政治理念,則取決於巫統要走怎樣的政治路線?是土權的極端民族主義?還是巫統之前的中間偏右?兩者之間只能選擇其一。

很明顯的,在這一輪巫統始終還是選擇了跟隨自己的政治理念,更甚於短期的政治考量。或許巫統可以有更加理想的選擇,那就是人人平等的中間路線,但就目前的國情民情而言,這暫時不可能落實。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9.14

卡立支持安华夫妻掌公正党


针对公正党的署理之战,雪州大臣卡立终于出声了。

如今卡立宣称支持“基层的决定”,要安华夫妻出任公正党主席与署理主席二职。

不知卡立此举是不是为了要报复当初逼他宫的阿兹敏,不让他这么顺利当上署理。

不过不管怎么样,卡立支持安华夫妻掌公正党,这已是既定的事实。

这也证明了,公正党尚未是一个完全成熟的政党,基本上公正党还是以安华一家人作为中心。

或许这可以为公正党和民联增添不少凝聚力,然而对于长远来说是好是坏?民联和公正党还是自己多想想吧!

Sunday, September 12, 2010

倪可敏:华社不应该轻易上当!


亲爱的YB倪可敏律师,

你说:“巫统疏远土权是一石二鸟之计,华社不应该轻易上当。”

那么我很好奇想问你一个问题。

如果今天巫统“抱紧”土权,请问你又应该说些什么呢???

是不是不管巫统做什么都好,华社都不应该轻易上当???

21世纪的政治变成如此彻底盲目的模式,实在教人感到悲哀......

Saturday, September 11, 2010

迦玛事件与欧阳文风


这一稿跟上一稿,连续多次都投不进《当今大马》的读者来函,向《当今大马》的言论自由致敬!!!
迦玛事件与欧阳文风

针对988噤声事件,名笔欧阳文风放话说:“如此罪大恶极的节目,做为当天节目特别嘉宾的我,没有被有关当局对付,如今逍遥‘法’外。”身为名笔的欧阳文风,应该没有理由不知道,多媒体委员会的广电条文只能用来对付拥有执照的电台,而不能用来对付受邀出席的特别嘉宾。如果欧阳文风这么想被绳之以法的话,或许内安法令会比较适用于他,不过这当然这也要看欧阳文风究竟有没有真的犯法先。

根据广电的10.2与10.3条文,持有关执照者“不能提供任何扰乱国内种族或宗教的敏感性与情绪的内容”,“不能提供与国家的社会志向有冲突的文化或道德价值的内容”。

欧阳文风指出:“从9点至10点,谈种族主义问题,从美国的种族主义谈及大马族群关系,呼吁大众不应对友族持有刻板印像,强调社会应提倡包容与多元的文化。”

我无法搜索回当日9点至10点的谈话内容原文,不过看到欧阳文风如此精简地总结其内容,即“从美国的种族主义谈及大马族群关系,呼吁大众不应对友族持有刻板印像,强调社会应提倡包容与多元的文化”。实在让人好奇,所谓的“对友族的刻板印象”,不知是否有可能已经触犯了“不能提供任何扰乱国内种族或宗教的敏感性与情绪的内容”或“不能提供与国家的社会志向有冲突的文化或道德价值的内容”?

这一点唯有当天亲耳听见电台节目的听众,才能自行判断,没有听过当天节目的人,像我一样,就只能听欧阳文风讲故事。不过老实说,每个人的标准都是不一样的,就像黄明志的歌听起来总是让人觉得很爽,简直就把他捧做华人的民族英雄,他指出友族的种种“问题”,那些根本都是事实来的,警察为什么还要抓他?莫名其妙!

兜了一个大圈,欧阳文风还是要出“主菜”来压轴了:988噤声事件,纯粹只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蔡细历要剁掉曾经挺翁反蔡的988人马!

我想要大家认真地思考:

1) 蔡细历有没有必要特别对付988人马?对于他的政治有什么实际的帮助?

我个人认为有必要对付迦玛,纯粹是针对他个人过去的言论,不符合华社的价值观。

2) 就算蔡细历要对付988人马,那么请问蔡细历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吗?还要请新闻部的多媒体委员会来帮忙做戏?

当年翁诗杰要换掉988的整批人马,只需要一声令下,根本就不需要跟你兜这么大个圈。

3) 现在声称挺言论自由的人士们,尤其是迦玛和黄莉娥等人,当初许国伟被下逐客令的时候,你们有站出来挺言论自由吗?亲爱的欧阳文风,你呢?

988噤声事件不止是一个单纯的言论自由课题,更加是可以用来攻击马华和蔡细历的黄金机会,机不可失!

Thursday, September 9, 2010

迦玛党搞错了对象


此文太拙,连投三次<当今大马>皆石沉大海......
迦玛党搞错了对象

闹得满城风雨的988电台噤声事件,黄莉娥与迦玛终被革除,结束了整个事件的最后悬念,然而迦玛与黄莉娥两人坚持在这起事件背后隐藏着政治阴谋,剑指以蔡细历为首的马华领导层,在幕后操纵整个事件。

988噤声事件,从一个迦玛的噤声,接着引发捍卫言论自由的运动,一直到最后竟然演变成马华的阴谋论。虽然整个事件的发展越来越富戏剧性,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必须根据逻辑去判断事情的真伪,而不是人云亦云地以讹传讹。

纵观整个988噤声事件,虽然迦玛和捍卫言论自由者看似站在同一阵线,然而实际上两者之间的针对对象明显大不同。捍卫言论自由者,多数宣称是为了言论自由而斗争,而不是为了挺迦玛。因此他们针对的对象,是新闻部旗下的多媒体委员会(MCMC),也就是向988电台发出警告信的始作俑者。他们质疑为何多媒体委员会有权干涉电台的运作,以及电台主持人的言论自由?

然而迦玛从头到尾都不曾提及过多媒体委员会这个罪魁祸首,反而迦玛却是紧紧咬着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不放。迦玛的斗争重心,并不在于争取多媒体委员会所钳制的言论自由,而是在于证明蔡细历为了报复迦玛曾经挺翁,而狠下杀人刀。从这一点看来,不难发现迦玛和捍卫言论自由者的目标其实并不一致,前者看起来似乎另有个人议程,而后者捍卫言论自由原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

迦玛的说法成立与否,其实视乎马华究竟有没有借多媒体委员会的刀杀人?因为无可否认的一项事实是,作为导火线的警告信确实是由多媒体委员会发出的,而不是马华直接命令星报执行噤声。除非马华有能力使唤新闻部旗下的多媒体委员会,要不然马华并不大可能促成此事,这一点或许可以询问一下新闻部长莱斯雅丁,问他究竟是否曾经听命于马华?

马华虽然是星报的公司持有人,然而马华也一再重申不会干涉988电台的的运作,即使曾经一度挺翁倒蔡的电台高层,在蔡细历当选总会长之后,也依然还是安然无恙地退守自己的岗位。如果不是多媒体委员会的介入,988噤声事件就不会发生,相信黄莉娥迦玛等人在988电台的地位依然还是会稳如泰山,不过迦玛言论的尺度会惹上麻烦是迟早的事。

如今迦玛党剑指马华幕后操控这一切政治阴谋,却丝毫不提多媒体委员会当初是为何原因向迦玛发出警告信,不觉得迦玛党已经严重搞错了对象吗?如果迦玛党要讨回失去的言论自由,理应向多媒体委员会呛声;然而如果迦玛党纯粹要蔡细历和马华为噤声事件负责,那可就另当别论了。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迦玛的言论、以及多媒体委员会的行动孰对孰错,就视乎广大的听众读者如何去判断了。

Wednesday, September 8, 2010

言路:發獎勵金是好的開始

言路:發獎勵金是好的開始
2010-09-01 19:10

馬華成功為50名成績優異的獨中生,爭取到每人4萬5千令吉的獎勵金,總額高達225令吉。對於一直處於教育主流之外的獨中來說,這一份突如其來的獎勵金無疑代表著政府對獨中的一項肯定與認同,是為獨中制度歷史上一個極具意義的里程碑。

每人4萬5千令吉的獎勵金,跟本地國立大學的高教基金貸學金相比,既不用償還,而且數目也比後者來得多。筆者大學5年的貸學金總額,也只不過是3萬5千令吉而已,這當中還包括學費與生活費。

根據獎勵金發出當局,這筆獎勵金的宗旨,主要是幫助成績優異的獨中生,繼續在國內或者國外升學,而且也希望這群優異生他日學成歸來之時,能夠回國服務。

從電視新聞上可以看到,這群受惠的獨中優異生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大多都不約而同地表示他日學成之時,願意回國發展。這不啻是一個令人振奮的訊息,眾所周知我們每年流失海外的獨中人才不計其數,如果我們可以爭取到更多的獨中人才回流我國,這對於我國的發展定當有很大的幫助。舉例來說,隨身碟發明人潘健成,就是曾經留學台灣的大馬獨中生。

然而單單只是一筆獎勵金,又是否真的能夠為國家挽留人才呢?普遍上華社一直都期待政府能夠進一步承認統考文憑,這麼一來獨中生也有機會躋身進入本地國立大學,不至於被逼留學海外,甚至一去不回。無可否認的,承認統考文憑是挽留獨中人才的治本之道。馬華總會長蔡細歷也透露,針對承認統考文憑的課題,政府目前尚在解決一些技術上的問題,一有好消息即將立刻公佈。

筆者認為,馬來西亞的經濟發展以及職場環境,也是能否挽留人才的決定因素之一。很多本地國立大學畢業的高知識份子,尤其是華裔,並不甘屈居於國內有限的發展空間,而紛紛湧到國外淘金,新加坡就是吸取我們最多人才的國家之一。如果我國\的經濟發展裹足不前,又或者是進步緩慢,那麼即使本地國立大學吸納再多的獨中生,也一樣無法阻止人才外流的趨勢。

不管怎麼樣,獨中人才不啻是我國極為重要的國家資產,一旦流失去國外就會造成我們龐大的損失,因為這不止是為他人做嫁衣裳,而且這群獨中人才也就因此而無法為國家貢獻一份力量。政府如今頒發獨中生獎勵金,或許正是因為察覺到了獨中人才流失的這一點。而政府就應該多管齊下,既承認統考文憑,也努力營造更加具競爭力的經濟環境,方能真正有效地挽留人才,而如今頒發獎勵金不失為一個好的開始。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