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1, 2010

言路:檢視公正黨的民主

言路:檢視公正黨的民主

公正黨終于完成史上首創的直選制,一路上雖然風波不斷,總算圓滿結束,成功誕生最新一屆中央領導層。綜觀近期一系列發生在公正黨的負面事件,很有必要重新檢視公正黨的民主,究竟在什么地方出了毛病?

第一,公正黨直選雖開放給全黨上下幾十萬黨員投票,然而前來投票者不超過黨員總數的9%。首開先河的直選,理應非常具吸引力,必然讓所有黨員躍躍欲試,一嘗參與投選中央最高領導層的滋味。事實剛好相反,公正黨直選的投票率不但不高,反而低得離譜,完全反映不出黨員對黨選的熱衷。

這對公正黨來說,無疑是一記民主警鐘。公正黨很可能面對跟馬華一樣的虛胖問題,黨員的龐大人數只是被誇大的數字,裡頭其實不乏幽靈黨員,以及對黨政漠不關心的黨員。被誇大了的黨員數目,對公正黨毫無額外生產力可言,甚至可能導致公正黨錯誤判斷自己的動員能力,最終招致大選失敗。如果黨員對黨政漠不關心,那就更令人擔憂,因為公正黨的鬥爭已無法引起這些黨員共鳴。

一個莫大諷刺

第二,公正黨雖號稱最民主,世界上第一個落實直選制的政黨,然而直選落幕當兒,安華卻在一片人群歡呼聲中,被推舉為終身“實權領袖”,這對“民主”二字,簡直是莫大諷刺。這邊廂採用最民主的直選制,選出中央領導層;另一邊廂沒經過任何民主程序,推舉出擁有絕對權力的至尊“實權領袖”。

在這“實權領袖”制度下,其他通過民主程序投選出來的中央領導層,仿彿只是陪襯鮮花的綠葉,在絕對權力面前,絲毫發揮不了任何作用。換句話說,安華的權限有多大,公正黨的民主就相對地名存實亡。如此民主制度,即使頂著直選制光環,也掩蓋不了安華一人獨裁的事實。最悲哀的是,公正黨創黨迄今已有12年,始終擺脫不了安華和其家族的影子,遲遲未能蛻變成成熟穩固的政黨。

現今的公正黨,最需要的不是安華這種魅力型領袖,而是完善的民主制度,引導公正黨建立穩定的組織架構,即使沒有安華家族,一樣能按照制度完成新陳代謝。這種民主,才能真正帶領公正黨乘風破浪,繼續與國陣抗戰。要不然,可以見的結果是安華淡出政壇時,公正黨很可能隨著迅速瓦解。到時行動黨和回教黨失去公正黨作為粘合劑,整個民聯有可能跟著陪葬。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1/11

Tuesday, December 28, 2010

言路:行動黨開創多元性先河

言路:行動黨開創多元性先河

剛落幕不久的檳州行動黨代表大會,行動黨特別在大會儀式開始前,插入一段回教祈禱。大會也不再使用華或英語,改成全程以國語進行。行動黨表示,這兩項改變是為了展示行動黨的多元性,連受邀前來觀禮的回教黨領袖,也為之驚訝。

對于超過90%華人黨員的行動黨來說,此番改變無疑是開創多元性先河。馬來西亞的政壇雖然存有許多以多元種族自居的政黨,實際上這些政黨都是以單一種族的黨員和支持者作為基礎勢力,連鬥爭路線都是以特定種族的政治訴求為主。舉例說,我們無可否認行動黨和民政是屬于華基政黨,而回教黨和公正黨則是屬于巫基政黨。

以行動黨為例,絕大多數基層都由華裔組成,在很多黨的場合,華語以及各種方言因為方便溝通,理所當然變成主要媒介語。除了語言方面,行動黨的內部文化都散發極濃厚華人色彩,也一直把行動黨給困在華人政治的小框框裡。如果行動黨有心確立黨的多元性,首先就必須淡化這一切華人色彩,並以國家的主軸文化作為核心。

踏出最艱難第一步

回教祈禱和國語開會固然只是形式,畢竟在場的州代表沒幾個是回教徒和不諳華語。然而行動黨無視黨員種族和宗教比例的因素,毅然做出這項改變,證實行動黨欲落實多元性的決心,為多元性踏出最艱難的第一步。行動黨雖改變不了華基政黨的事實,但鬥爭路線絕對可以朝多元性方向邁進,除了造福華社,一樣可以照顧馬來和印度族群的同胞,成為真正屬于全民的政黨。

行動黨礙于華基政黨身分,往往被敵對陣營抹黑成極端種族主義分子,如今執政檳州的行動黨,也經常被誣蔑邊緣化馬來人。檳首長林冠英最近就向媒體展示,檳州這兩年內的水利局工程,100%由馬來承包商獲標,公共工程局工程則98%由馬來承包商獲標。不管在質還是量方面,馬來承包商的獲標工程,都比過往國陣執政時有過之而無不及,足以證明檳州行動黨沒邊緣化馬來人,反而促進了馬來人的成長。

行動黨要轉型成全民政黨的同時,缺乏馬來人支持,將成為最大障礙。如今邊緣化馬來人的誣蔑,對行動黨來說有如毒藥。行動黨現在能夠做到的,除了在政策上維護馬來人權益,也迫切需要淡化華人色彩,呈現多元性,以吸引更多馬來人認同行動黨的理念。我國的種族政治能否走入歷史,就看行動黨是否可以帶動多元性風潮,讓多元種族政黨逐步取代現今種族政黨的主導地位。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9/12/10

Monday, December 27, 2010

言路:叫“一個大馬”太沉重

言路:叫“一個大馬”太沉重
2010-12-27 19:14

最近,雪州民聯政府突然下令禁止雪州境內貼掛一切含有“一個大馬”標誌的廣告和招牌,雪州當局給予的理由是“一個大馬”標誌純屬政治性口號,因此有權將之拆除。然而,雪州政府如今竟然拿區區一個標誌來開刀,怎不叫“一個大馬”太沉重?

“一個大馬”堪稱首相納吉上台執政以來的代表作,一個近乎與納吉劃上等號的標記。“一個大馬”在剛推出爐的時候,就充滿爭議性,因為“一個大馬”並沒有一個法定的定義,而由得各方各界自行詮釋。然而值得一提的是,納吉究竟是以政府的名義推出“一個大馬”?還是以國陣的名義推出“一個大馬”?想必舉凡懂得黨政之分的人,都應該清楚瞭解答案非前者莫屬。

或許國陣長期執政,普遍上導致了民眾一種黨政不分的錯覺,如今“一個大馬”也被理所當然地當作是國陣的政治口號。“一個大馬”實際上只是一個用來團結國民的口號,相信不止是國陣,任何上台執政的政黨都可能會推出類似的口號。

“一個大馬”只是區區一個標誌,當然不具有甚麼神奇魔力,可以指使選民投誰一票。然而如今民聯卻拿這個標誌來開刀,看在人民的眼裡,不僅顯得民聯的心胸狹窄到容不下區區一個標誌,更加質疑民聯日後有沒有這種氣度,去包容人民所應當享有的自由。面對這類無關痛癢的意氣之爭,民聯又何必為了逞一時之氣,而有失民聯的風度呢?

民聯真正的對手,並非“一個大馬”區區一個標誌,而是隱藏在這個標誌之下,國陣政府在人民心目中所重新樹立的品牌。要拆除“一個大馬”標誌何其容易,但要超越國陣的民望,就要胥視民聯有沒有這個實力,以行動來贏取人民的選票。很明顯的,民聯的當務之急是在於拼政績,而絕非動輒拆除“一個大馬”的標誌。人民想要看到的,是一個挑戰國陣政策的民聯,而不是拆除“一個大馬”標誌的民聯。

如今,雪州民聯也看見情勢不對,而臨時對“一個大馬”的禁令踩了緊急煞車。從整體上而言,“一個大馬”的禁令由始至終對於民聯一點政治利益都沒有,但卻白白賜予國陣一個機會借題發揮。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12.27

Tuesday, December 21, 2010

言路:民聯須化解盟黨矛盾

言路:民聯須化解盟黨矛盾
2010-12-21 19:12

在剛落幕不久的第二屆民聯大會上,民聯3黨浩浩蕩蕩地宣佈了民聯執政中央後的10項新政,毋庸置疑都是惠及人民的建議,如若民聯執政中央過後真的可以盡數落實,實為人民之福也。

眾所周知,來屆全國大選即使來不及在明年,最遲也會在後年年頭舉行。而此番的民聯大會,堪稱是民聯的誓師大會,民聯是豁出去了地宣佈這10項新政,而且絕大多數的新政還頗有難度,此舉徹底表明瞭民聯問鼎布城的決心,簡直就形同公開向國陣下戰書。畢竟國陣多年來做不到的事情,民聯現在就給予人民一個希望去實現這一切夢想。

正當民聯的這10項新政來勢洶洶之時,一些國陣成員不僅沒有做出相關的省思,反而還對民聯的新政嗤之以鼻,狠批民聯開空頭支票,對人民做出不可能實現的承諾。筆者認為國陣此舉是有欠明智的,因為人民會樂意給予民聯機會去嘗試實現他們的承諾,如果民聯屆時食言的話,定當承受所有惡果,根本無需國陣代為操心。國陣其實可以提出一些比較有建設性的意見,例如指出民聯遺漏掉的重點政策,而絕非拿這10項新政來開刀。

民聯大會的10項新政雖然氣勢磅礡,然而實際上仍有美中不足之處。無可否認的,民聯只是宣佈了民聯3黨都不存爭議的共同政策,卻絕口不提如何解決民聯3黨之間的矛盾。最近民聯3黨最為明顯不過的矛盾之處,莫過於較早前的回教國課題、和較後期的副首相人選爭議。針對這兩項熱門課題,民聯大會是三緘其口,可見得民聯尚未能向人民清楚交代,民聯如何克服3黨之間意識形態的分歧。行動黨主席卡巴星也公開表示,回教國課題必須立刻解決,因為民聯絕對不能把問題掃入地氈下。

此外,民聯還有更加重要的課題需要達到共識,例如內閣官職、土著特權、新經濟政策、固打制、回教法、和華教。可以肯定的是,華社對於這些課題的關注,遠遠超越於已經列出的10項新政,是左右華社投票傾向的最重要考量。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12.21

Monday, December 20, 2010

言路:政治太過虛偽

言路:政治太過虛偽

眾所周知,政治人物人前人后兩個樣,台前扮大仁大義,幕后儘是爾虞我詐,這就是政治的虛偽。全世界的政治都如此,但筆者認為馬來西亞會更嚴重,我國的政治確實太虛偽。

政治的虛偽雖然是一種需要,如果過分了,無疑是對人民智慧的侮辱。身為政治人物,或一個政黨,或許可吹噓自己的政績,如果太過刻意用好言好語扮假仁假義,簡直形同睜著眼睛說瞎話,人民不僅不會相信,甚至還覺得受愚弄,對其印象大打折扣。

例如霹靂州行動黨內鬥,黨選開跑前已經露出一些跡象,身為州內第二號人物的古拉,一度高調辭職,而后又打消念頭。如今黨選落幕,倪氏兄弟陣營大獲全勝,古拉陣營全軍覆沒,碩果僅存梁美明一人掛尾榜末。

沒有共生共存空間

無可否認,霹靂州行動黨這回黨爭,是一場權力殲滅戰,倪氏兄弟和古拉兩大陣營已不可能有共生共存空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戰果就是古拉陣營全敗。

確定古拉失敗后,倪可漢高調委任古拉為州副主席,聲稱“我們需要古拉”。耐人尋味的是,霹靂州行動黨改選的戰果,明顯是政治菜單下的產物。如果倪可漢真如他所說“需要古拉”,為何黨選中又不給古拉佔有15個州委中的區區一席?坦白說,此等“好話”,完全說服不了人民。

當然,政治的虛偽不可能是行動黨的專利,其他朝野政黨,尤其是執政黨,也一樣在行。拿馬華領袖為例,分分合合純屬政治需要,不受任何原則羈絆。昨日還想置對方于死地的敵人,今天可以互相擁抱一起,稱兄道弟;昨日還歃血為盟誓言共進退的戰友,今天可以調轉槍頭逼宮。

不管怎樣,政治人物需不需要虛偽,最終還是取決于人民相信與否。如果人民不相信,就算演技再精湛,也是毫無意義。

我們身為人民,不被政治人物的虛偽所騙,甚至把它當笑話看待,可以肯定的是政治人物已經和民心民意徹底脫節,他們已無法洞悉人民心態,還繼續把人民當作無知婦孺愚弄。

時代會進步,政治的虛偽也是時候淘汰了。人民不需要也不會相信政治人物的假仁假義,他們只希望政治人物做出利國利民的實際政績;誰能對現狀作出最大改善,就會成為人民心中的首選。那些演技一流卻政績空白的政治人物,也是時候收拾包袱準備下台。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1/12/10

Wednesday, December 15, 2010

请停止诬蔑行动党亏待马来人!

林冠英:獲100%水利局工程‧“檳沒邊緣化馬來人”
2010-12-15 18:30

(檳城15日訊)檳州政府出示數據,駁斥邊緣化馬來人及反回教的指控!

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說,從2008到2010年期間,州內水利灌溉局的工程100%由馬來承包商獲標。公共工程局方面,馬來承包商也獲得了98%的工程。其中水利灌溉工程總值為4千零94萬,工程局工程則達2千零40萬令吉。

“不管在工程的量及質方面,都比過往國陣執政時有過之而無不及,我不明白為何還是有人可以扭曲事實,對我們做出不實的指控。”

出示證據反駁巫統

他今日在新聞發佈會駁斥檳州馬來承包商公會主席莫哈末法茲爾的說法,即馬來承包商雖標獲較多工程,但數額卻很小的指控。

他強調,檳州政府原本不想回應這樣無理的指控,但問題是對方一直糾纏不清,透過《馬來西亞前鋒報》無的放矢,州政府被迫出面澄清。

“這個人明明就是巫統的領袖,現在拿不到便宜了,就轉移視線來指控民聯政府。”

為杜絕這樣的問題,檳政府已下令各部門,對競標的巫統朋黨給予特別關注。

星洲日報‧2010.12.15

请停止诬蔑行动党亏待马来人!

『“不管在工程的量及質方面,都比過往國陣執政時有過之而無不及,我不明白為何還是有人可以扭曲事實,對我們做出不實的指控。”』

有林冠英这一句话打底,你们还想继续栽赃嫁祸吗?

两面政治的最高境界,莫过于在精神上满足了华人,而在物质上又满足了马来人,愚蠢的国阵应该学!

Monday, December 13, 2010

言路:行動黨的中庸之道

言路:行動黨的中庸之道
2010-12-13 19:18

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在檳州代表大會上表示,行動黨必須通過擁抱中庸制度、遵從法治及成為一個讓人民相信的政府。林冠英也透露,國陣及他們的盟友拿不出證據來證明行動黨是反馬來人、反回教、反統治者和反馬來文化。

林冠英已經不是第一次在行動黨內提及“中庸”,較早之前林冠英也曾經提出了“中間路線”,只是當時得到的反應並不是很理想。毋庸置疑,凡是有意執政者,始終都必須採納中庸之道,走中間路線,才能夠爭取多方面的選票和支持,尤其是佔據主導地位的中間選民。如今行動黨大張旗鼓地鼓吹中庸,值得我們期待的是,究竟行動黨將會通過怎麼樣的改變,來達致中庸之道?

無可否認,行動黨一直以來都帶有極為濃厚的華族色彩,而其黨員和支持者也以華族為絕大多數,因此行動黨的傳統鬥爭路線都是以華族的政治訴求為主,尤其是在爭取平權的方面。如今行動黨改走中庸路線,必然有別於其傳統的鬥爭路線,行動黨將會對原有的鬥爭路線做出一定程度的調整,或許會與盟黨公正黨和回教黨取得一個中間價值,並在民聯的旗幟下貫徹之。

行動黨的中庸之道,一方面也是民聯3黨共識之下的產物。在民聯大會上,民聯已經明確地表示民聯雖然倡導改變,但有4項共識是鐵定原封不動的,即回教是官方宗教、承認馬來統治者地位、承認馬來人特殊地位、及承認國語作為官方語言。這4項共識無疑為行動黨原有的鬥爭路線設限,行動黨接下來制定的所有政策,都必須以不牴觸這4項共識為前提,從而催生出現今的中庸之道。

攤開來分析這4項共識,在回教是官方宗教的前提之下,行動黨不可能為其他宗教爭取平等的地位,一些宗教課題可能會繼續延燒;在承認馬來人特殊地位的前提之下,行動黨不可能為其他種族爭取平等的地位,一些敏感課題如新經濟政策和固打制也難以下手;在承認國語作為官方語言的前提之下,行動黨不可能為其他語言爭取平等的地位,華教課題如華小和獨中也可能會面臨困境。除了承認馬來統治者的共識不受爭議之外,其餘3項共識必定會把行動黨綁緊到動彈不得。

然而值得我們欣慰的是,民聯至少在大選之前,開宗明義地向人民展示民聯的這4項共識。雖然還有很多備受爭議的課題未有定論,例如華裔副首相的爭議,但這起碼讓人民開始初步瞭解民聯的執政藍圖,知道民聯日後會以這4項共識作為基礎治理國家。對於人民來說,人民可以直接拿國陣和民聯的執政藍圖來做分析和比較,繼而把神聖一票投給最為信任的政黨。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12.13

Saturday, December 11, 2010

言路:民聯成敗自己定

言路:民聯成敗自己定

308海嘯已經過去兩年半,眼看下屆大選也山雨欲來,國陣民聯究竟誰主布城,現在還沒有任何人能說得準。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國陣民聯雙方都必然會動員一切力量,投入所有資源在這場世紀之戰──國陣志在奪回三分二優勢,民聯亦放眼執政中央。

下一屆大選,對于國陣和民聯都具有非凡意義:對于國陣來說,下屆大選不啻是一場翻身仗,國陣能否一洗前恥,重振旗鼓,奪回在308海嘯中丟掉的半壁江山,全看這一場大選;對于民聯來說,肯定集合一切可以集合的在野力量,準備給予國陣致命一擊,一舉推翻國陣政府,取而代之,不成功,便成仁。

藉著反風大盛

無可否認,308海嘯中原本勢單力薄的民聯諸黨,藉著反風大盛,順勢奪下國陣半壁江山,方能成就今日強大的民聯。然而民聯必須認清一個事實,如今的民聯不再是純粹在野黨,它同時執政吉蘭丹、吉打、雪蘭莪和檳城四州。

現在的民聯若要估計大選勝算,斷不能把反風理所當然計算在內。第一,反風不是經常都有;第二,反風也有可能反回自己。

昔日的民聯諸黨,在有限的發揮空間,只能靠批評國陣政府的不良施政,累積政治資本。有些選民雖然不是民聯諸黨支持者,但因為不滿國陣,狠狠地把神聖一票投給民聯諸黨。

換句話說,民聯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人民對國陣的民怨,才崛起成為一股能夠與國陣抗衡的勢力。然而如今可以肯定的是,民聯的成功不能夠僅僅建立在國陣的失敗上,民聯不單單只是用來教訓國陣的工具,而是隨時準備取國陣而代之的替代陣線。

建立正面政績

民聯的成敗應該由自己來定,而不是受國陣因素左右。民聯應該徹底擺脫國陣因素,充分利用現有的政治資源,建立起自己的正面政績,並以此贏取人民的信心。如果民聯一味跟國陣比爛,人民固然會對國陣不滿,卻不會為民聯增值,甚至無法掩飾不足之處,下屆大選選民未必會再把票理所當然投給民聯。如果民聯可以充分向人民展示改革的誠意和成果,這才是民聯成功的立足點所在。

跟成功是同樣的原理,民聯的失敗不會是國陣所致,有也是民聯自己一手造成。如果民聯無法向人民展示改革的誠意和成果,反而走回國陣舊路,因為絕對的權力而造成絕對的腐敗,人民一旦感受不到絲毫改善,必然會用選票否決掉無能的政府。

民聯必須引以為戒,不能讓這些負面政績成為前進布城路上的絆腳石。對于我國的民主政治來說,最壞的結果莫過于國陣和民聯都是人民啃不下的爛蘋果,或許現在的民聯還來得及改變這一點。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12/12/10

Monday, December 6, 2010

言路:國陣能否重新出發?

言路:國陣能否重新出發?
2010-12-06 19:10

睽違15年的國陣大會,終於再次舉行,此次大會,堪稱是國陣掀開總動員的序幕,目標直指第十三屆全國大選。無可否認的,2008年第12屆全國大選的308海嘯,帶給了國陣前所未有的震撼,國陣不僅丟了5州政權,更失去了國會三分二的優勢。除此之外,原本是一盤散沙的在野勢力,也因為時勢的轉變,而凝聚成了一個有史以來最為強大的在野陣線,即民聯。

在下一屆大選,毋庸置疑國陣將會面臨最為嚴峻的考驗,國陣已經不可能再像以往一般將力量分散的在野黨逐個擊破,而是要跟勢力足以與國陣抗衡的民聯硬拚。在政治版圖上,國陣固然是要放眼奪回失去的三分二優勢和州政權,然而實際上,國陣要固守現有的議席都已經頗有難度,至於要如何收復山河恐怕會難上加難。

如今事隔15年後再度召開國陣大會,可以被解讀為國陣針對眼前的重大危機尋求應對方式,畢竟國陣的舊模式已經明顯不合時宜,無法迎合現今人民的口味,再不做出改變的話,隨時都可能會被人民淘汰。人們都期待著,國陣在這一次的國陣大會上,究竟是否能夠突破現有的舊格局,並以全新的模式重新出發呢?

國陣能否重新出發,取決於國陣如何消除人民的不滿,並重新贏回人民的信心。雖然近期以來的多場補選,稍微顯示出馬來人選票和印裔選票有回流國陣的跡象,但無可否認的是,國內各大民族對於執政了53年的國陣都存有著各自的不滿。馬來人不滿現有的貪腐現象,而華人和印度人則不滿種族之間的不平等待遇。如果國陣有心要爭取全民的選票,就不可能繼續把這些不滿給掃進地毯底下視而不見,還需給予正視和妥善處理,才有望走出目前的窘境。

國陣主席納吉在國陣大會上,破天荒地列出了國陣成員的4大通病,即妄想症、健忘症、惰性和傲慢自大。無可否認的,這4大通病恰恰就是造成今日國陣難堪局面的罪魁禍首,如今納吉毫不忌諱地一語道破,究竟國陣的成員能否就此大徹大悟,從此洗心革面地根治這4大通病?還是同樣的道理,如果國陣成員依然執迷不悟,人民自然會用選票來否決他們,這是決定國陣生死存亡的關鍵所在,國陣成員除了改變,其實已經別無選擇。

在巫統以外的國陣成員面前,納吉也認同了馬華總會長蔡細歷的建議,主張停用“馬來人主權”的口號。要消除華裔和印裔的不滿,國陣必須在現有的種族政策中尋找一個合理的平衡點,才能真正贏回華裔和印裔的信任。“馬來人主權”對於華裔和印裔的情緒或多或少有些負面影響,然而人們真正最為在意的,還是在於政府的施政方針。

【熱點新聞:國陣大會】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2010.12.06

Sunday, December 5, 2010

言路:正視公正黨種族傾向

言路:正視公正黨種族傾向

隨著再益退黨,公正黨的署理之戰毫無懸念地篤定由阿茲敏勝出,整場黨選的焦點,也隨著轉移去戰情激烈的公青團長爭霸戰。根據最新戰情,尋求蟬聯的三蘇目前已勝券在握,挑戰者巴德魯望塵莫及。

根據媒體報導,巴德魯的選情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競選拍檔鄭立慷的影響,一些基層質疑為何巴德魯選擇華裔青年領袖組成聯盟,而不是馬來人?這充分顯示部分公青團員,仍舊依據膚色作為政治考量,排斥非馬來人領袖。

然而公正黨的種族傾向,並不止于公青團,再益在署理之戰被阿茲敏遠遠拋在后頭,又何嘗不是因為公正黨員無法接受再益過于開明的政治理念?

必須調整黨員心態

公正黨雖然標榜自己為多元種族政黨,然而絕大多數黨員都是馬來人,只有少數非馬來黨員,就整體結構而言,公正黨可以稱得上是巫基政黨。雖然黨員的種族比例擺脫不了巫基政黨的事實,公正黨還是有機會落實多元種族主義,胥視其政治教育如何調整黨員心態,尤其是領導層的心態。

公正黨的種族傾向,對于民聯的政治生態平衡來說,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民聯和公正黨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對于人民來說,跟國陣相比下,民聯佔的優勢莫過于三黨平起平坐,能夠達致相互制衡的效果。然而綜觀民聯的內部結構,行動黨傾向華裔,回教黨傾向巫裔和回教徒,作為粘合劑的公正黨,就必須在種族課題上持有中立和開明立場,才能有效相互制衡。如果公正黨在種族課題上跟回教黨同出一氣,到時說什么相互制衡,也不過是癡心妄想。

灌輸創黨開明理念

要糾正公正黨的種族傾向,領導層,尤其是民聯共主安華及其家人,有責任引導公正黨員走出種族思維的框框,並灌輸他們當初創黨的開明理念。

公正黨的開明理念不應該被束之高閣,只停留在理論階段,領導層應該身體力行,批判國陣現有的一切種族政策,排斥一切極端的種族沙文主義。公正黨員需要開明的領袖作為榜樣,才能夠上行下效,否則就上樑不正下樑歪。

如今下屆大選跫音已近,正是民聯與公正黨大顯身手的時候。民聯和公正黨應該捨棄抨擊國陣雞毛蒜皮的支線課題,集中火力迎頭痛擊國陣主幹線的種族課題。

筆者認為民聯和公正黨可以針對四大課題向國陣作出挑戰,即新經濟政策、固打制、回教法、和華教課題。如果民聯以開明態度展示對這四項課題的共同政策和綱領,必能贏得人民信任及讚賞。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6/12/10

Thursday, December 2, 2010

言路:行動黨劃地為牢

言路:行動黨劃地為牢

最近行動黨全國副主席陳國偉向媒體表示,如果能夠在每個選區都增加10%選民支持,民聯就有望入主布城。行動黨能夠持有執政的意願,固然是好事,然而在執行方面,就不應該側重華裔而已,否則就如劃地為牢,永遠把自己局限在華人政治的小框框裡。

行動黨雖然宣稱是多元種族政黨,然而主要支持者皆非土著。自獨立以來,行動黨每逢大選都囊括過半華裔選票,308海嘯,華裔選民的支持度更近乎衝破八成。無可否認,華裔選票是命脈,問題是行動黨是否應滿足于此?還是進一步爭取全體馬來西亞人民的支持?

最近的幾次補選,顯示行動黨的同一個趨勢,林吉祥和林冠英在補選選區高喊華人選票要衝破七八成的口號。現在的行動黨,印裔支持者不少,當領袖高喊側重華人選票口號時,這些印裔支持者作何感想?這還不包括盟友公正黨和回教黨的馬來人支持者。行動黨需要釐清的是,多元民族政黨的行動黨並不等于華人,也不應該太過刻意凸顯華人色彩。

行動黨一向以“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作為政治鬥爭,強調人人平等的理念,固然能吸引非土著響應,尤其是華人和印度人,卻難以得到馬來人青睞。

穩住印裔軍心

最近霹靂州行動黨黨爭,把威望極高的印裔領袖古拉拉下馬,在很大程度上動搖印裔的支持。原本已經缺少馬來人的行動黨,若再失去印度人支持,簡直形同純華人政黨了,所謂的多元種族政黨,其實名存實亡。眼前行動黨最應該做的,莫過于多加重視印裔支持者,讓他們不至于感覺自己的族群被邊緣化,並穩住他們的軍心。

行動黨若孤注一擲專注在華裔選民,不擴大其他種族的支持度,簡直形同劃地為牢。須知馬來西亞華裔僅僅佔人口比例的22.6%;而且根據現有的國州選區劃分,華人佔多數的選區簡直少之又少,單單依靠華人選票,根本無法打下整個江山。再說,華人的人口比例正在急速下降,華人選區也越來越少,行動黨死守華人票倉,終究不是長遠之計。

不管行動黨怎么否認自己側重華人的事實,它只需重新翻查自己幫助登記的新選民。在這些新選民中,華人是否佔了絕大多數,甚至近乎全部?其他種族,尤其是馬來人,又佔多少巴仙?現在馬來票和印度票都回流國陣,如果行動黨認為馬來票方面可尋求盟友公正黨和回教黨幫助,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依賴,有可能因此而受制于盟友。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3/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