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9, 2011

言路:民聯執政6件事

言路:民聯執政6件事

據悉民聯三黨將會在下個月召開大會,正式推出大選宣言,筆者對于此宣言的期待,只有6件事:內閣官職、土著特權、固打制、新經濟政策、華教、伊斯蘭刑事法。

 首先是內閣官職:民聯的首相是誰?副首相又是誰?內閣部門要如何分配給民聯三黨?行動黨可以分到什么重要部門?而伊斯蘭黨又會被分配到什么部門?

 第二是土著特權:土著特權已是白紙黑字地寫入我國憲法,不知民聯是否有此意願修改憲法,廢除土著特權呢?

 第三是固打制:固打制其實是土著特權的細節之一,不知民聯是否有此意願,廢除政經文教各大方面,所有形式的種族固打呢?

 第四是新經濟政策:新經濟政策的重點在于30%的土著股權,雖然首相納吉已經率先開放了一大部分,不知民聯是否有此意願,直接廢除土著股權,改為全面開放呢?

 第五是華教:華教可分為華小、獨中兩類,不知民聯是否有此意願,把制度化增建華小、制度化撥款華小和承認統考文憑,列入民聯的大選宣言呢?

 最后是伊斯蘭刑事法:民聯的伊斯蘭刑事法究竟實行與否,至今依然是個懸念,不知民聯是否有此意願,把民聯對于伊斯蘭刑事法的“統一”立場,清楚明確地列入大選宣言呢?

 以上6件事,是決定華社支持民聯的關鍵因素,但民聯三黨卻長期避而不談這6件事。趁這一次大選來臨之際,民聯何不引頸一快,一次過一口氣把這6件事的共同立場寫入大選宣言和橙皮書內呢?

 這6件事,民聯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到了民聯真正上台執政的那一天,始終還是要面對這6件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現在連空口承諾都不敢給的話,人們實在也不敢期待會有真正實現的那一天。

吴启聪 中国报 29/12/11

Friday, December 23, 2011

巴罗佛学会温情赈灾

言路‧網絡資訊不可盡信

言路‧網絡資訊不可盡信
2011-12-23 09:41

現在多數的智能手機都具備無線上網的功能,讓用戶能夠走到哪裡,就上網到哪裡。
因為互聯網的普及化和上網的方便,人們能夠在彈指之間,通過網絡接收各種各樣的資訊。

在這些資訊當中,當然也參雜著許多不盡不實的消息,讓人一時之間難以分辨真假。最典型的例子是,不久前檳州首長林冠英的兒子,就在網上被某名部落客誣蔑非禮女生,初初爆發之際還教人半信半疑,幸好這個謊言最終也被狠狠戳破了。

這個例子告訴了我們,網絡的資訊固然可以作為參考,但卻絕對不可盡信,因為消息來源並沒有受到正式的確認。網絡不同傳統媒體,傳統媒體需要據實報導,才能確保所報新聞不會有誤,以免遭到起訴或吊銷執照的後果;然而網絡的用戶,卻大可肆無忌憚地在網上胡亂發言,即使誤導讀者也在所不惜,因為現有的法律尚未能有效阻遏網絡犯罪。

雖然如此,在當今的通訊科技之下,政府其實已經有能力追蹤到網絡造謠的起源。只要通過網絡地址(IP),就能一路追查到用戶的身份和所在地點。換句話說,網絡造謠者能夠輕易地被揪出來,並加以對付。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國的《多媒體法令》得以更加完善,到時更教這些網絡造謠者無所遁形。

嚴厲對付網絡造謠者,其實只是治標,而並非治本。俗語說“謠言止於智者”,如果讀者能夠明辨是非,分清網絡資訊的真假,那麼到時一切謠言必定會不攻自破的;反之,如果讀者多為人雲亦雲、隨波逐流之輩,那麼就算是“睜著眼睛說瞎話”的低級謠言,都還是會有人對之深信不疑的。由此可見,培養網絡用戶的讀者智慧,才是至關緊要的事。

不管怎麼樣,網絡用戶始終都必須對網絡資訊採取謹慎的態度,不完全排斥,也不完全接受,只把它當作是其中一種參考,另外再綜合其他媒體的報導,才來下定論。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言路:炒屋風氣苦了窮人

炒屋風氣苦了窮人


最近筆者在搜集一些購屋資料的過程當中,發現國內的炒屋現象已形成了一種風氣,時下的屋價是越炒越高,最終導致窮人根本無力購買像樣一點的房屋。

「居者有其屋」的概念,莫過於每個家庭都能擁有一間遮風擋雨的住屋;但炒屋現象卻是反其道而行。富人嫌銀行利息太低,就把錢投資在房地產,屋子買了一間又一間,自己本身就只能住一間,其他的不是空置,就是租出去,一直到子女長大才讓出,不過那也是多年後的事了。

與此同時,因為這些富人對屋子的需求過高,導致房地產都在熱賣,甚至供不應求。於是發展商拚命蓋屋子,價錢定再高也不愁沒有人買。筆者親眼目睹的情況是,發展商只是圈起來了一塊地說要建一個花園,什麼具體計劃都還沒有拿出來,人們就已經搶著要預訂了。真正到了推介禮當天,排屋老早已被搶購一空,只剩下獨立式、半獨立式問你要不要。

眼前的屋價居高不下,無力購屋的窮人就只能望屋興歎,不敢奢望購買排屋,而把目標轉向中價和廉價屋。試想一下,發展商起了一大堆排屋,到最後都沒人住,反而窮人卻被逼去擠爆中廉價屋,這種現象是何其的不健康,無疑又進一步擴大了貧富懸殊的鴻溝。

最近政府高調推出「一個大馬房屋計劃」,雖然能夠稍微紓緩眼前的房屋問題,讓窮人有機會以更低價格購買優質房屋,但是筆者始終認為這並不是治本之道。政府並不可能無止境地幫助全國窮人建房子,必須從根本上遏止炒風,才能降低房價,讓窮人也有能力自行購買市場上的屋子。建築成本上升固然是無可厚非,但炒屋的投機活動則必須進一步控制。

人們如果有餘錢投資,不應過份投資房地產,導致屋價迅速上漲,這就是為何政府要向第二間房屋徵稅的原因。房子理應是買來自己住,而不是買來當資產囤積,害慘窮人無力購屋。筆者認為,或許可以改為投資股票,尤其是優質的藍籌股,至少這不會對廣大貧民造成困擾。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3/12/11

言路:那些年,我們一起選過的議員

言路:那些年,我們一起選過的議員

大選跫音日近,人們都議論紛紛哪些朝野領袖會上陣哪裡的選區。身為選民的我們,又可曾認真細數,我們的現任議員,在任內的工作表現究竟如何?

 議員的工作,基本上分成兩類:一是代表人民參與立法議會;二是處理選區地方上的民生服務。前者的工作,又分成朝野兩類:在朝的,負責擬定政府政策;在野的,負責監督政府施政。至于選區地方上的民生服務,就沒朝野之分,只要是議員,就得出面為人民解決問題。

 工作內容是如此,但工作表現是否達標,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立法議會上,在朝的,是否有擬定利國利民的政府政策,並且確保政策得以穩健執行?在野的,是否有就事論事辯論政策,而非為反對而反對?

 在民生服務上,朝野議員有否盡心盡力下場,為人民解決問題?還是大玩失蹤,完全不見人影?還是糾眾拉橫幅開記者會,儘是空喊空罵,完全沒有實際行動?還是最為惡劣的,干脆把一切工作推到一干二淨,給隔壁政黨去做?

陷入困境

 議員的成績單,只有人民才可以評定,作為下屆大選的考量。但有一個情況例外,就是人民會輕易陷入“投黨VS投人”的困境。如果政治情緒讓選民不顧一切投黨不投人,那么議員的服務素質就變得完全不重要,就像人們常說的──“放隻牛下去選都會贏”。

 不管是“投黨不投人”,還是“投人不投黨”,都不理智,我只可以說黨和人這兩個因素一樣重要,缺一不可。那些年,我們一起選過的議員,究竟是讓現在的我們感覺選對了?還是選錯了?下屆大選再選好好來吧!

吴启聪 中国报 21/12/11

Monday, December 19, 2011

言路:辭退表現過差公務員

辭退表現過差公務員


政府宣佈要大刀闊斧改革公務員制度,在公共服務薪酬制度(SBPA)下,表現評估分數低於69分的公務員,若不改善將被辭退。

人們對公務員的刻板印象,莫過於打不破的鐵飯碗,不管公務員表現得再如何差勁,都不可能會被辭退。因為要開除一名公務員,政府需要特別設立調查委員會,經過冗長的程序才能夠將公務員開除,耗時又耗力,所以往往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終不了了之。

也就是因為這種過於保護公務員的制度,致使不負責任的公務員,肆無忌憚地怠慢工作,工作表現不但差勁到離譜,而且工作態度也非常惡劣。他們不止拖慢了部門的工作進度,甚至還會擺臉色給公眾看,故意刁難公眾。人們對政府的不滿,公務員的服務素質就是其中一個主要因素,並將之全數歸咎於政府。

如今政府採取辭退表現過差公務員的措施,是來得合時的明智之舉。這將會為公務員灌輸危機感,讓他們對工作表現有所覺悟,不敢再以鐵飯碗自恃,從而全力以赴地堅守崗位。這將會形成一種公平的淘汰機制,自動淘汰掉那些能力不足,工作表現無法達標者。只要雙管齊下,相信就能夠大大提升整體公務員的服務素質。

辭退表現過差的公務員,可說是知易行難。我國的公務員多達130萬人,如今政府突然宣佈這項措施,肯定會招致公務員的不滿,即使沒有明說出口,也必定會積怨在心里。但為了要提升公務員的服務素質,政府其實也別無選擇,絕對不能因為投鼠忌器而放棄這麼做。

政府今後在錄取新晉公務員時,必須謹慎規劃職位的空缺,嚴格鑒定面試者。等到表現過差時才來辭退,始終是種補救方式;若能一早就嚴格篩選新晉公務員,採用精英路線,那才是真正的治本之道,可省卻日後不少麻煩。不管怎樣,就現階段而言,國人都應對這新措施,抱持「樂見其成」的心態。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0/12/11

Saturday, December 17, 2011

言路‧電腦專才法案行不通

言路‧電腦專才法案行不通
2011-12-16 09:11

科學、工藝及革新部剛推出《電腦專才法案》,以註冊和管制電腦業者、電腦專才、個體戶、提供電腦服務的夥伴和公司。筆者認為,就現階段而言,這個法案是不合邏輯,也完全行不通。

試想一下,一旦這個法案落實,所有與電腦行業有關的業者,都要向部門註冊。但問題在於,要如何註冊呢?電腦行業五花八門,產品有硬體軟體之分,業務又有網絡和零售之分,部門究竟如何將所有電腦行業一一歸類,並且制定每一個電腦行業的資格鑒定標準呢?可想而知,這個法案在執行上,是徹底行不通的。

這個法案不止是執行上有問題,其動機更加有問題,政府由始至終根本就沒有必要管制電腦業。一直以來政府立法管制的行業,通常都是與消費者人身安全有關的行業,尤其是醫藥領域,如今政府劍指電腦行業,可以說是風馬牛不相及。相反的,政府倒是應該大開方便之門,讓國內電腦行業百花齊放,以刺激我國的經濟增長。

除此之外,《電腦專才法案》不單只牽連到電腦行業,其影響範圍也極有可能會擴大至其他的電子產品行業。現今科技日新月異,電腦以及其他電子產品的界線是越來越模糊了。就拿手機為例,現代多數人都是把智能手機當作是電腦一物二用了,如今《電腦專才法案》又是否要誅連手機行業呢?這還未包括其他一樣具備智能的電子產品。

與其立法管制電腦行業,政府倒不如自行培訓大量高素質的電腦專才,讓這群電腦專才帶領國內整個電腦行業,走向世界電腦科技的最尖端,並且順便淘汰那些濫竽充數的低素質電腦業者。硬性管制電腦行業,無疑是多此一舉,反而還會因此而限制了國內電腦行業的發展空間,對國對民都只會是百弊而無一利,還希望政府能夠重新徹底檢討這項法案。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言路:又见福利国?

又见福利国?

随着大选的跫音已近,伊斯兰党毫无意外地,又再搬出了它那美丽动人的“福利国”。与此同时,伊斯兰党讲了足足三年半的“神权伊斯兰国”,却突然间销声匿迹了。

记忆不差的朋友应该还会记得,伊斯兰党的“福利国”对于我们来说,都不算是什么新鲜事了。早在308海啸之前,伊斯兰党也是打着“福利国”的口号,要求广大的非穆斯林,尤其是华社,投伊斯兰党神圣一票。

只是当时的大选一过,“福利国”就马上被束之高阁,伊斯兰党即刻改口说要在马来西亚建立神权伊斯兰国。与此同时,在这三年半来,伊斯兰党在宗教方面的极端表现,也一直都是有增无减。伊斯兰党在吉打和吉兰丹州施行的一系列伊斯兰化政策就是铁证,甚至连公正党执政的雪州也无可幸免。

现在下届大选山雨欲来,原本的“神权伊斯兰国”又再度换上了“福利国”的华丽外衣,试问还有多少人敢去相信?

说实在,笔者对“福利国”的概念并不是很了解,究竟政府要给予何种程度的福利,才能被称为福利国呢?每公升汽油津贴9毛钱、免费医疗、免费教育、柴米油盐样样津贴,只需缴付26%的所得税(英国40%,美国35%),虽然无可否认这些都还不算是最好,但政府需要再掏出多少钱来成全真正的“福利国”呢?钱又从哪里来?

“福利国”的概念本身是可取的,但如果每隔四五年一次,就被伊斯兰党借用来包装它的“神权伊斯兰国”,那就未免太过自欺欺人了。

远的不用说,就拿伊斯兰党现在执政的吉打和吉兰丹州来做例子,为何伊斯兰党又不率先把这两州变成“福利州”呢?只可惜伊斯兰党执政超过21年的吉兰丹州,至今依然是国内最穷的州属之一。

吴启聪 中国报 14.12.11

Thursday, December 8, 2011

言路:馬來組織圍剿馬華

言路:馬來組織圍剿馬

縱觀近期圍繞在馬華的政治局勢發展,不難發現馬華儼然成為馬來組織圍剿的目標,多個以種族和宗教為名的馬來組織,接二連三向馬華發難。

 早在大半年前,馬華總會長蔡細歷在某場經濟大會上,建議逐步廢除土著固打制之后,馬華就遭到馬來社會反彈,尤其是巫統。

 上個月,一群回教激進組織在馬華大廈門口示威,事后馬華門口被發現遭人潑紅漆。

 在這一兩年內,馬華跟象征種族極端的土權,一直勢如水火,最近土權更因為伊斯蘭刑事法課題,恫言要在下屆大選教訓馬華。

 無可否認,這些發生在馬華身上的轉變,皆要歸功于蔡細歷上台以來提倡的高調問政

 儘管遭馬來社會圍剿,無疑馬華正走著一條正確的路。昔日的馬華,給人印象不外乎逃避政治,只會搞終身學習的慈善團體;今日的馬華,因在種族和宗教課題上堅持鮮明立場,即使招致馬來社會非議,也無可厚非。

 更有趣的是,不難發現今時今日的馬華,已經取代昔日的行動黨,成為馬來組織的箭靶。

目標轉移

 以前馬來組織都斷定行動黨是華人種族主義分子,專找行動黨的碴,現在怎么對行動黨完全失去興趣,把目標全都轉移到馬華身上?

 只有兩個可能性:在種族和宗教課題上,究竟是馬華太過高調?還是行動黨太過低調?

 馬華本來就是純華人政黨,在種族和宗教課題上捍衛華人的立場,是馬華的本分,以前沒做是失職,現在再不做就是失敗。

 但馬華可能因此付出慘重代價。眼下馬華的選情每況愈下,做得再多再好,也難以挽回華人的心,如果再流失馬來選票,下屆大選就真的很可能要去荷蘭了。

吴启聪 中国报 8/12/11

Tuesday, December 6, 2011

言路:兼聽則明

兼聽則明

吳啟聰

Share to Facebook

最近許多網民提出了一個說法,認為現今主流報章全淪為了政府的「鷹犬」,因此不願再訂閱主流報章,而開始轉向網絡媒體。筆者認為,讀者必須對媒體抱持「兼聽則明,偏聽則暗」的態度。

一家報館的盛衰,取決於報紙的銷量;而銷量則取決於報館的公信力。報館的公信力貴於據實報導,人們閱報,無非就是為了探索新聞的真相。如果一家報館的報導不盡不實,即使不需要你多做負面宣傳,這家報館自然會受到讀者的唾棄,銷量下跌可證明一切。但往往即使報館的報導千真萬確,抱有不同政治立場的讀者,會以不同的心態去看待這些新聞。曾經有一位著名新聞工作者對筆者說,有時他在某個政黨的場合上,發表一些趨向中立的言論,也照樣被該政黨的支持者大喝倒彩,皆因他並沒有像這些人一樣盲目吹捧自己的政黨。

同樣的道理,同樣的現象,也會發生在媒體身上。欠缺理性的政治情緒,已讓我國政治徹底陷入「非友即敵」的狀態。即使媒體由始至終都秉持「不敵不友」的原則,也會因為不夠偏幫某方,而被定位成敵人。這時,媒體就必須做出抉擇:究竟是要投其所好,寫一些讀者愛看的新聞;還是不理讀者的喜惡,堅持據實報導一切?

如果真要逼媒體走到投其所好這一步,是非常悲哀的,因為政治立場已經超越了新聞事實,所謂媒體也已名存實亡,最終淪為政黨的應聲蟲。如若要維護新聞事實,讀者首先就要拋開一切政治立場,用開放的態度去看待每一篇新聞,不論這些新聞對於自己政黨是屬於正面還是負面。

不管是主流媒體,還是網絡媒體,讀者如若只願選擇閱讀符合自己政治傾向的新聞,那是「偏聽則暗」之舉,把自己的耳朵蓋上了一邊,只愛聽報喜不報憂,不願接受事實的全面,永遠都不可能瞭解新聞的真相;讀者應選擇開放閱讀所有媒體的新聞,把兩邊耳朵都徹底放開,「兼聽則明」更瞭解事實的全面,也更容易判斷新聞的真偽。

杯葛媒體絕對是一種扼殺新聞自由的舉動,因為那只是把自己的政治傾向強加在媒體頭上而已,也愚弄了廣大讀者的智慧。面對失實的新聞報導,相關政黨或人士應該據理力爭地提出反駁或者控告,而不是號召全天下人都一起來杯葛這家媒體。

东方日报 7.12.11

Friday, December 2, 2011

言路:公務員體系太臃腫?

公務員體系太臃腫?

最近再度掀起公務員體系的問題,首先是行動黨宣稱民聯執政後將會削減公僕,爾後又立刻被公正黨和伊斯蘭黨全盤否定,繼而爆發連串的朝野爭議。筆者認為,我們應該用正面的心態來看待整個公務員體系的問題。

華人社會經常都非常慣性地,用負面的心態來看待公務員體系,總認為我國現今的公務員體系太過臃腫,只要大刀闊斧地削減公僕,國家就會更加省錢,辦事會更有效率。

實際上,真的這麼簡單嗎?我們可曾認真思考過,為何馬來社會針對同一件事情的觀點,可以跟華人社會完全相左?

有者經常出示數據拿馬來西亞和歐美先進國家對比,揶揄馬來西亞的公僕占總人口比例,是全世界最高的等等。但他們卻從來不提,為什麼馬來西亞需要這麼多公務員?有什麼公共服務是歐美國家政府沒有提供給人民,而馬來西亞政府卻有提供的?例如:醫療與教育。

眾所周知,大馬政府眾多部門之中,衛生部和教育部的開銷往往都是最為龐大的,皆因衛生部提供所有大馬人民免費醫療服務,而教育部則提供所有大馬學生從一年級到中六的免費教育,接著還有高教部提供國立大學的學額。

公務員體系的問題,不應該被泛政治化,淪為朝野政客展開口水戰的戰場。即使挑起人民再多的負面情緒,如果沒有正面去看待問題的話,問題始終都不會解決。衛生部和教育部確實是需要為數眾多的公僕來維持日常運作,因此馬來西亞的公僕占總人口比例偏高是無可厚非的。筆者也不否認,一些其他比較小的部門,並不需要應付太多的服務對象,如果發生了公僕過剩的現象,確實應該慎重考慮削減公僕。

馬來社會之所以會對削減公僕的言論如此敏感,無非是因為現有的大多數公務員,都是來自馬來族群,可想而知,這究竟關係著多少個馬來家庭的生計。華人公務員只佔公僕總數的一小部分,而且只高度集中於教育部和衛生部而已,因此華社自然對削減公僕的言論感到不痛不癢,甚至還會認為能夠因為這樣而省下他們的稅金。

我們必須緊記,華巫兩族在思想和價值觀上的分歧,是一顆隨時都會引爆種族情緒的不定時炸彈,但在公務員體系的課題上,華巫兩族的立場就處在了兩個不同的極端。朝野兩派確實應該達致共識,增加國人的職場競爭力,減少國人對公務員體系的依賴,這才是治本之道。

吴启聪 东方日报 2/12/11

Thursday, December 1, 2011

言路:行動黨只剩下“打貪”?

言路:行動黨只剩下打貪

最近在網上瘋傳一個宣揚打貪的惡搞短片,雖然並沒說明出自誰手,但火箭的支持者都很有默契同時傳發出去。

 筆者看了這個短片后,固然對國內的貪腐現象有所感慨,但也發現一個現象,當今的行動黨,似乎集中全部火力在打貪課題上。

 從表面上,我們不難發現行動黨的鬥爭目標,其實正在迅速轉型中。過去我們熟悉的行動黨,50多年來都不斷環繞著種族和宗教課題,打著人人平等的旗號,追著馬華民政咬住不放。如今,我忘了已多久沒聽到行動黨再提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了,現在行動黨打出的課題,來來去去似乎就只有打貪而已。

 當然,我完全不敢否定打貪的重要性,只是覺得很好奇,為何行動黨的鬥爭目標,會有如此巨大的轉變?答案很簡單──橙皮書!自從橙皮書面世以來,行動黨對于種族和宗教課題就極為謹慎,也鮮少發言,因為隔壁的馬華動輒就會挑戰行動黨,把嘴巴說的白紙黑字寫進橙皮書裡。

政治現實考量

 說的做的當然完全不一樣,如果真把華人訴求一字不漏地寫進民聯橙皮書的話,即使行動黨得到公正黨和伊斯蘭黨認同(雖然這是不可能),民聯也甭想在來屆大選拿到馬來選票。這就是政治現實的考量,民聯不敢這樣做,皆因為他們非常明白后果將會是什么。

 行動黨和馬華民政的市場價值差異,絕對不是建立在打貪課題上,而是建立在種族和宗教課題上。如果行動黨繼續專注打貪,絕口不提華人訴求的話,很快的,就會失去華人救星的光環,在平等鬥爭上交出的政績是個零。筆者絕對贊成行動黨繼續打貪,與此同時,也希望行動黨在種族和宗教課題上,不要再投鼠忌器。

吴启聪 中国报 1/12/11

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1

言路‧大專法令當改則改

言路大專法令當改則改

2011-11-30 09:23

自從大專法令被宣判違憲以來,朝野就不斷爭議其存廢問題,最近首相納吉宣佈允許大專生參政。


在這之前,大專法令禁止大專生加入政黨和參與任何政治活動。但實際上,大專生在進入大學之前,只要滿18歲即可加入政黨,他們進入大學之後,校方也不可能追究。即使大專生入學後才加入政黨、參與政治活動,正如法庭宣判是屬於結社自由,如果被禁止就等同違憲。


筆者認為,大專生理應享有加入政黨和參與政治活動的自由與權利,但僅限於校園範圍之外,絕不能把政治帶入校園。大專學府理應是學習的地方,不應淪為政治的戰場,因此校方必須禁止大專生在校內進行任何政治活動。


如果校方放縱不管的話,可以預見大專生經常在校園內做政治宣傳,拉人入黨;朝野兩派的大專生劍拔弩張,拉布條喊口號;課堂上不再講課,而是講政治,講師和學生之間因為政治歧見而產生種種摩擦。因此,任何人都不應把政治帶入校園,尤其是大專生自己,要參政就必須只限於校園範圍之外。


筆者也認為,在籍大專生不應被允許參選議員。在籍大專生理應是全職學生,如果一旦中選,他們根本不可能兼顧學業和代議士工作。大多數的大專學府都有規定學生必須達到一定的出席率,才被允許應考,馬大就把此門檻定為70%出席率。如果大專生出任議員,根本就不可能順利畢業;但如果為了兼顧學業而怠慢了議員工作,那就對選民極為不公,而且也枉領議員薪水。


與此同時,大專生時時刻刻都必須警惕自己,是否擁有明確的政治理念?還是純粹為了支持而支持,為了反對而反對?如果盲目地隨波逐流人雲亦雲,那倒不如做好學生的本份。


相信大專法令到了最後,還是必須面臨被廢除的命運,最終可能會變成大專學府的校規,禁止大專生把政治帶入校園的規定而已。政府理應伸縮性處理大專法令,當改則改,當廢則廢。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Friday, November 25, 2011

言路‧改革僵化教育體制

言路改革僵化教育體制

2011-11-25 09:06

副首相兼教育部長慕尤丁表示,教育部將重新檢討已經沿用了40年的《拉薩報告書》,可能在近期內會進行一系列重大的教育改革。


筆者認為,我國現有的教育方式,的確是太過僵硬了,只是建基於書本上的理論,卻不重其實用性。顯而易見,現在的學生學習方式多數是囫圇吞棗,只懂得啃書本,將課文內容一字不漏地背起來,卻不曉得如何應用所吸收的知識。


背多分的舊制度應該被摒棄,取而代之的是鼓勵邏輯思考的新制度。無需叫學生倒背如流課文內容,而是要學生學習以理論作為基礎,並在各方面靈活應用,簡而言之就是實用二字。就以語文科為例,學生如果只是單單背生字、背語法、背作文,但卻無法靈活應用相關語文,甚至連最基本的交談都做不到,這一點就必須被糾正過來。


至於知識性的學科,例如數理科和商科,學生如果只是死背理論和方程式,卻無法將之靈活應用在相關方面,考試時只要問題稍微刁鑽一點,學生就無法作答,更甭說要達致實用的效果。真正實用的教育方式,理應是不斷地教導學生在面對不同的狀況時,如何應用既有的知識去破解它。


總而言之,就是要活化現有的僵化教育方式,不要再用填鴨式的僵硬課程綱要來捆綁學生的思維,而是改用一邊學習、一邊實戰的方式來鼓勵學生作邏輯思考。但若要促成改革,不單單課本內容必須修改,亦得同時加強教師的能力,讓他們接受相關的訓練,因此師訓的課程內容也必須進行整頓。


至於學生若要能在學習上達到更好的成效,教師扮演極為重要的引導角色。尤其是當中小學生仍然處於漫無目標的學習狀態,教師有責任將學生引導至正確的方向,並且從旁監督學生的學習方式,適時加以糾正。而教育部的責任,就是要培養稱職的教師,以便能教導出優秀的學生。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Thursday, November 24, 2011

言路:第三種聲音

言路:第三種聲

最近在報章上不乏有關網絡槍手的新聞,朝野兩派各顯神通在網上過招,務求爭取中間網民的青睞。

 朝野兩派在網絡上的戰場五花八門,尤其是在面子書。戰場上多數充斥著兩種聲音,一種來自在朝,另一種來自在野,兩者的性質皆相同,無非是抬高自己,貶低對手,內容趨向三煽,即煽情、煽動及煽風點火,這些都是網絡槍手的共同點。

極力爭取對象

 還有一點很有趣的是,有些網絡槍手會跟你說他是為了正義而來,但你絕對看不到他講另外一邊的壞話。

 實際上,除了朝野兩派,網上還存在第三種聲音,即中間網民。朝野兩派的死硬派網民應該是各佔30%,剩下的40%就是沒有特定政治立場的中間網民,也就是朝野兩派極力爭取的對象。

 這群中間網民,雖然人數最龐大,但聲量往往最小,平時只是默默觀望朝野兩派的網戰辯論,偶爾才會插嘴幾句。

 中間網民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征,儘管他們還是罵國陣居多,但他們偶爾也會罵一下民聯,簡而言之,對事不對黨,這就是中間網民跟網絡槍手最大差異之處。

所謂的網絡槍手,不一定要受薪方可被稱為槍手,只要你抱著為某個黨宣傳的動機,那你就是不折不扣的槍手。

 中間網民的第三種聲音,即不為在朝,也不為在野,做任何政治宣傳。他們才是真正為了正義而說話,他們無需考量朝野政黨的政治利益,只需娓娓道出與人民切身利益有關的心聲。

 以現在網民的智慧來說,應該還可以分辨得出第一、第二和第三種聲音的差別。第一和第二種聲音如果是擺事實,講道理,言之有物,自然會得到中間網民認同。

吴启聪 中国报 24/11/11

Thursday, November 17, 2011

言路:YES!就是要“健全”的兩線制

言路:YES!就是要健全的兩線

日前在報紙上看到凱裡說巫統不但能保住檳州11席,而且還會締造比308更佳的成績。此時此刻筆者心想,不知檳州的馬華民政是否能說出跟凱裡一樣的豪情壯語?

 這則新聞筆者看了甚是感到悲哀,我國的種族兩線制究竟已經走到何種嚴重的地步? 凱裡自然不是信口開河,馬來選票大量回流國陣,巫統不但保得住原有的馬來選區,甚至連公正黨和回教黨的馬來選區也可以順便接收;但馬華民政的華人選票究竟情歸何處,大家應該心裡有數。

 行動黨近期高調推出的口號“YES!就是要兩線制,試問我們現在真的是朝向兩線制邁進嗎?只見公正黨和行動黨還在搶著上陣華人選區,行動黨的宣傳機制也是不斷在華人圈子打轉,只有伊斯蘭黨是唯一認真經營馬來選票,只可惜它打的是神權主義牌。

必須衝破瓶頸

 坦白說,如果民聯依然按照現在的模式經營各族選票,雖然能夠成功囊括絕大多數華人選票,但不可能爭取到宗教極端以外的馬來選民,也就是絕大多數的馬來選票。換句話說,民聯如果不能衝破這個瓶頸,就甭想執政中央,再多華人選票也不夠填補馬來選票的空缺。

 兩線制前面,必須再加多健全二字。一個健全的兩線制,朝野兩派理應不只在議席和選票上勢均力敵,更要強調種族比例的均衡。我們現在看到馬來社會一面倒向國陣,華人社會亦全數靠向民聯,這個並不是兩線制,而是種族兩線制

 國陣固然要加把勁拉回華人選票,民聯亦要努力爭取馬來選票。前者已祭出一個大馬口號,后者幾時才打算放棄專攻華人選票,開始轉攻馬來選票呢?

吴启聪 中国报 17/11/11

Sunday, November 13, 2011

言路‧海外選民應回國投票

言路海外選民應回國投票

2011-11-14 09:11

最近掀起了一系列有關選舉改革的課題,而最新引爆的莫過於海外選民投票的課題。人們正在熱烈爭議,是否應該讓海外選民投票,以及如何投票。


有者說,海外選民長年旅居國外不通國情,所以不應該讓他們投票。筆者認為,這個說法是不正確的,海外選民只要是大馬的合格選民,就固然擁有其投票的權利,任何人都不能質疑。在這個地球村的時代,海外選民即使長年旅居國外,也一樣可以通過網際網絡瞭解國家的最新動態,他們頂多是不知道家鄉的議員究竟做了甚麼民生服務而已。因此若說他們不通國情,是不合理的。


海外選民投票的權利固然無可質疑,問題的關鍵是在於投票的機制。有者建議,可以讓海外選民到居住國家的大馬大使館投票,再把選票寄回大馬計票。筆者認為,這個建議說易行難,全馬有222個國席,505個州席,大使館要如何將選票順利寄達這多達727個的選區?再說,這根本就不是大使館的份內工作,選舉機制理應是選委會全權包辦的。


這並不是分配工作的問題,選舉機制本來就應該由選委會全權負責,絕對不能假手於人,才能確保選舉機制不會中途出現任何的偏差。因此政府也不可能委託大使館暫代選委會的角色,如果堅持的話,就必須特地委派選委會的官員駐守所有的大使館,試問這個方法可行嗎?而且我們還未思考要如何將這些選票在一天之內寄達選區計票。


筆者認為,海外選民若有投票的意願,就理應跟在新加坡旅居的大馬選民一樣,親自回到來大馬的國土,在這裡的選區投下神聖的一票。這個要求其實並不過份,大選只是每四五年才一屆,海外選民四五年才回國一次,當作探親也好,又可以投票決定國家的未來5年,是很有意義的。除此之外,那些在國外通過網際網絡無法完全掌握的國情民情,只要親自回來大馬一趟就肯定全部都補足了。


總的來說,海外選民投票的問題並不在於投票的資格,而是在於投票的機制。就目前而言,在海外大使館的投票機制存在著太多技術問題,在這些技術問題尚未被克服之前,海外選民唯有親自回國投票,無他選擇。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1

言路:民聯的候任首相?

言路:民聯的候任首相

筆者已經記不清楚,馬華總會長蔡細歷到底是多久前開始公開問民聯的候任首相是誰?只知道民聯一直都對這問題裝聾作啞,不曾正面回應過。

 一直到最近,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終于給了回應,他說全馬2800萬人民都知道民聯候任首相是安華,唯獨只有蔡細歷一人不知道。說實在的,林冠英沒必要告訴我們大馬人民知道誰是民聯候任首相,他只需要告訴我們民聯執政后,推舉誰來做首相就可以了。

 從字面上的意義來看,林冠英並不需要負上任何責任,因為他沒確實地代表伊斯蘭黨或民聯,對外公開民聯的統一立場。林冠英只是取巧地說,全馬人都知道民聯候任首相是安華,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么他也不用跟你們多說了。

 民聯的候任首相是個非常實際的問題,眾所周知,民聯的影子內閣鐵定難產的了,但至少總該要有個民聯三黨都認同的候任首相吧?同一個問題,蔡細歷問到口水都干了,為何民聯三黨就是不肯堂堂正正來一場聯合聲明,宣佈誰是民聯的候任首相,堵住蔡細歷的嘴巴?

還有人不知道

 林冠英基于華人的身分,一開始就宣稱自己沒資格當首相,因此首相之位就只能從公正黨和伊斯蘭黨兩者選其一。行動黨靠華人選票維生,固然不希望首相之位落在伊斯蘭黨手上,問題是今時今日的伊斯蘭黨,是否依然尊安華為民聯共主?

 如果林冠英的三言兩語,就回答了蔡細歷的問題,也解決了問題,那么蔡細歷就不可能同一個問題問到現在。照我看,不只蔡細歷一人不知道民聯候任首相是安華,至少還有聶阿茲、哈迪阿旺,以及整個伊斯蘭黨都不知道

吴启聪 中国报 10/11/11

Thursday, November 3, 2011

言路:大專法令很快廢除

言路:大專法令很快廢

繼首相納吉宣佈廢除內安法令以來,又再一個大專法令即將走入歷史。轟動一時的四名國大生案件終于上訴得直,上訴庭已經宣判大專法令違憲,相信大專法令很快就會被廢除。

 跟內安法令一樣,大專法令也是一個已經徹底過時了的法令。政府當初制定大專法令之際,是為了抑制盛極一時的學潮。如今時過境遷,所謂學潮跟淨選行相比之下,也只是小菜一碟,再說原有的大專法令,也已經控制不了大學生反抗思潮。

 現在是資訊科技爆炸的年代,落伍大專法令即使可以成功阻遏大學生走上街頭示威,但卻阻止不了大學生在網絡的虛擬世界裡互通訊息,甚至建立一支難以想像之龐大反抗軍團。在這種情況之下,毋庸置疑,大專法令越是高壓,就造就了越多的反抗分子,與其宗旨徹底背道而馳。

 站在民主的角度來看,大專法令無疑是民主二字的公敵。禁止大學生參政這種粗糙做法,是難以在民主面前抬起頭的。政府只要一日仍未廢除大專法令,在民主方面的成就始終都要比別人還要矮一截。總的來說,大專法令對于當今政府而言,絕對是食之無味,棄之也不可惜。

 大專法令最失敗之處,莫過于它完全控制不了朝野政黨對大專學府的滲透,更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執政黨在這方面竟然遠遠輸給在野黨一個馬鼻。君不見多少學生領袖的青年才俊,一大學畢業就馬上躍升為在野黨的重要幹部;反觀執政黨這邊,又何處覓得大學生的蹤影?

 不管怎么樣,廢除大專法令肯定是大勢所趨,但值得我們深思一點是:入世未深大學生在參政當兒,究竟有沒有非常明確政治理念?還是純粹為了支持而支持,為了反對而反對?

吴启聪 中国报 3/11/11

Monday, October 31, 2011

言路‧強化英語重於英語教數理

言路強化英語重於英語教數理

2011-10-31 08:06

英語教數理課題又再掀起軒然大波,雖然絕大多數家長反對英語教數理,但仍有一小部份家長堅持力挺英語教數理。筆者認為,實際上強化英語比英語教數理來得更重要。


英語教數理的可行性,必須建立在學生已精通英語的大前提下。如果學生尚未掌握英語的基礎,就倉促強制學生用英語學數理,無疑形同拔苗助長。到頭來不止無法提昇學生的數理掌握能力,甚至很可能也會一併扼殺學生對數理科的興趣。就現階段而言,恢復母語教數理是明智之舉。


人們喋喋不休地爭議英語教數理,可曾想過其實強化學生的英語掌握能力,才是真正的當務之急?經常聽到有人揶揄我們本地大學生,連句英語都說不好,這是我們無法否認的事實。筆者認為,我們現在迫切需要強化現今中小學的英語課程,尤其是小學階段,而英語掌握能力必須以讀、聽、講、寫為基礎。


小學階段不應該用英語教數理,而應該在這段期間,盡可能增進學生的英語掌握能力。因為如果小學生在小學畢業之前,仍未掌握英語,升上中學就無法適應英語教數理。換言之,只要小學的英語基礎已經打好,到了中學階段才開始英語教數理,就沒有後顧之憂。


教育部長慕尤丁廢除英語教數理,連中學階段的英語教數理也一併廢除,的確是矯枉過正。英語教數理的最初宗旨,無非是為了要方便學生日後銜接大學的數理課程,而且唯有通過英語,才能學習原本最正宗的數理科。中學階段開始實行英語教數理,完全符合這個宗旨,條件是必須先假設學生們在小學階段已經充份掌握英語。


總言之,教育部必須慎重考慮強化小學階段的英語課程,以及檢討恢復中學階段的英語教數理。唯雙管齊下,才有望突破英語教數理目前東不成、西不就的困境。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吳啟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