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5, 2011

言路:「禁令」與「提醒函」的分別

言路:「禁令」與「提醒函」的分別

雪州禁止賣酒商家聘請回教徒的風波,最后起了戲劇性變化,雪州大臣卡立澄清該項“禁令”並非禁令,純粹只是梳邦市議會當局發給賣酒商家的“提醒函”。“禁令”與“提醒函”的分別,不言而喻,禁令帶有強制性,一旦觸犯就必須受到懲罰;提醒函則不帶強制性,即使不遵守,也不會受對付。

卡立這個“提醒”的說法,其實遠在回教黨執政的吉打和吉蘭丹州,都有過類似案例。前陣子吉打州民聯政府在跨年倒數活動中,特地“提醒”男女觀眾分開左右兩邊,不過沒遵守的觀眾並無遭到秋后算賬;去年哈芝節時,吉蘭丹哥打峇魯市政局也刻意“提醒”所有購物中心、娛樂中心、巴剎和小販中心休業一天,不過沒遵守的商家必須受到罰款對付。

“禁令”和“提醒函”雖然在約束力上有明顯不同之處,當這一紙文書交到升斗市民手上,或多或少會起一些正面阻遏作用。以這回雪州的賣酒課題為例,如果你是賣酒商家,已正式收到書面通知,政府並不鼓勵你聘請回教徒,你是否會完全不為所動?或許我們真正應該探討的,並非“禁令”與“提醒函”之間的分別,而是為何雪州政府要有此“提醒”?

與開明路線背道而馳

無可否認,禁止賣酒商家聘請回教徒的舉措,與回教化脫不了關係。因為回教教義禁止回教徒飲酒,甚至與酒接觸,所以試圖通過政治途徑,禁止回教徒在賣酒場所工作。然而,這一項突如其來的禁令,不只可能砸了為數眾多的回教徒飯碗,甚至還會連累其他經營賣酒生意的非回教徒商家,瞬間導致人手嚴重短缺問題。

坦白說,雪州政府沒必要把宗教教義強加在州政府的政策上,即使真的僅是提醒,已與民聯素來秉持的開明路線背道而馳。政教分家是我國世俗政治一直以來奉行的不二原則,我們應當拒絕一切形式的政教合一,誓死不讓宗教因素影響施展在人民身上的政策。有朝一日民聯上台執政,即使回教黨都必須臣服在這個大原則下,不得造次。

除此之外,卡立的“提醒”說法,無疑等同摑了掌管地方政府事務的行政議員劉天球一巴掌。劉天球事先已指示梳邦市議會“撤銷”禁令,如今卡立直呼這是提醒函,不是禁令,那么劉天球之前何來禁令讓他撤銷?劉天球與卡立之間的互動,確實令人好奇,但更值得我們關注的是,這項“提醒”最終會不會演變成真正的“禁令”?不管怎么樣,這將會作為回教化的重大指標之一,視乎民聯如何在政治與宗教兩者之間做取捨。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吴启聪 中国报 26/1/11

1 comment:

蚯蚓 said...

民联的意识是先提醒你,如果不听就发出禁令。。。。。这就是他们一步一步来的手法。